69书吧 > 贵宠娇女 > 75|---

75|---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姑娘,这就是奴婢说的女大夫。”秀锦引着女大夫走到苏娇的身侧轻声道。

    苏娇寻声看去,只见那女大夫穿了一件极其简单的段青色袄子,斜肩背着一个药箱,面容温和可亲,只是因为皮肤细嫩的缘故,倒是有些看不出年岁。

    苏娇从美人榻上起身,打量了那女大夫一眼道:“不知大夫年方几何?”

    那女大夫轻笑一声道:“我闺名穆菀,姑娘唤我穆菀即可,至于我的年岁,过了年,便是二十有八了。”

    “二十八?”刚才还唬着一张脸的秀珠一听到那女大夫的话,立马便惊叫了起来,连带着都打翻了她手边的雀儿药粥,那暗红色的粥汤弥散开来,漾出一阵又一阵苦涩的药味。

    其实也不怪秀珠惊讶,因为这女大夫确实是皮肤细嫩非常,好似一掐一兜水的模样,如果不是那双明显有了阅历经验的眸子,苏娇也不会突兀的问起她的年岁了。

    掩下眸中的惊讶,苏娇朝着那女大夫微微颔首道:“穆大夫,烦劳你了。”

    穆菀微微点头,将肩上的药箱卸下来,然后目光落到秀珠正在收拾的雀儿药粥上,语气轻柔道:“这是雀儿药粥吧?”

    秀珠伸手抚了抚被粥汤沾湿的毛毯,听到穆菀的话猛力点了点头道:“对啊对啊,穆大夫好生厉害。”顿了顿,秀珠又凑到穆菀身侧,神秘兮兮的轻声道:“穆大夫这皮肤是怎么保养的啊?”

    穆菀轻笑一声,对着秀珠道:“等一会儿我写张方子与你,你照着上头去做便好。”

    秀珠惊喜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猛地点着脑袋,然后端着那收拾好的雀儿药粥便小跑着出了内室。

    看着秀珠欢腾的身影,苏娇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头看向穆菀道:“穆大夫,是要把脉吗?”穆菀点了点头,从药箱之中拿出脉垫,然后突然道:“这雀儿药粥是与三只麻雀,枸杞子,大枣,粳米熬制,用以补~肾,温~阳,益~精。以姑娘的身子吃些确是不错的。”

    穆菀说话说的平静,但是苏娇听完之后却是涨红了一张脸,完全不知道如何反应,心里也已经把那该死的金邑宴给咒骂俳腹了不知多少遍了。

    穆菀没有看到苏娇的表情,只静下心来细细的替苏娇把脉。

    片刻之后,穆菀收手,一边收拾着那脉垫一边道:“姑娘身子有些虚,湿气过重,肝气郁结,思虑过重,可多食些红豆薏仁熬成的细粥。还有那雀儿药粥一般益气补肾方的吃食药膳,姑娘也可多食些,药方子我就开些药膳给姑娘吧,姑娘可吩咐厨房换着烧制,毕竟这药补不如食补,特别是女子,积药过多,对子嗣不利。”

    苏娇点了点头,目光定定的在穆菀的身上回转了一圈,越看越觉得熟悉。

    “姑娘在看什么?”穆菀收拾完手上的药箱,正准备掏出纸笔书写方子,就看到苏娇那直盯着她看的视线。

    苏娇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慢慢道:“不知穆大夫可有姊妹兄弟,或者是……女儿?”

    一开始的时候苏娇还没有想起来这穆菀到底为何一见面时就让她产生如此大的熟悉感,但是刚刚那垂头的一瞬间与桐华极其相似的侧脸已经让苏娇整个人都处于震惊状态了,因为真的太像了,这样相似的程度不难不让苏娇产生疑虑。

    “姑娘说笑了,我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却不至于还有个女儿,不过要说那姊妹兄弟的话,姑娘怕是也要失望了,我父母只生我一人耳。”穆菀脸上没有恼气,只淡淡的叙述道。

    苏娇面上表情不便,只点了点头,脸上含笑道:“穆大夫不要见怪,我只是见穆大夫面善的很,所以多此一问。”

    穆菀轻笑着微微摇了摇头,然后伸手将写完的方子递给苏娇道:“姑娘请看,这是三张药膳方子,其余的等我回脉枕堂再让小童替姑娘送来。”

    “多谢穆大夫。”苏娇扫了一眼手里字迹娟秀的药膳方子,然后转向刚刚撩开珠帘走进来的秀锦道:“秀锦,去送送穆大夫。”

    秀锦轻应一声,转头看向穆菀道:“穆大夫,请随奴婢来。”说罢,径自在前带路,穆菀背着药箱紧随其后。

    苏娇躺在那美人榻上,状似漫不经心的甩着手里的药方子,心中暗自思量。

    内室的炭盆烧的旺火,窗户口都封上了厚毡子,今日是大年,外头甚是热闹,人来人往的络绎不绝,也只苏娇这院子里头冷清的很,拜礼的人皆被拦在了外头不得门而入,院子里头的人也谨守自律的很,一点规矩都不敢出。

    “姑娘,那穆大夫说药方子现下就可以让厨房准备起来了,奴婢去吩咐厨房一声?”秀锦送了穆菀回来之后,就看到苏娇又躺在那美人榻上发呆,便走到她的身侧轻声道。

    苏娇回神,将手里的药方子递给苏娇,然后突然道:“秀锦,你附耳过来。”

    秀锦皱着眉头靠近苏娇,听完苏娇的耳语之后脸上露出讶异之色,但还是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内室。

    苏娇看着秀锦的身影消失在自己面前,有些头疼的按了按额角,她总是觉得这穆菀与那桐华很像,实在是不能放心,而这种费脑子精力的事情她肯定是不会自己做的,毕竟现在她也算是跟那金邑宴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了,这种费脑子精力的事情还是让他自己来了,她派秀锦去告知他一声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姑娘,厨房送来的栗子桂圆粥,熬了小半个时辰呢,最是活血益~精。”秀珠又端着一碗栗子桂圆粥走了进来,那米糯的香甜气味原本还勾着苏娇的味蕾,但是一听到秀珠的话,苏娇便立马便的面色道:“又是那敬怀王派人送过来的?”

    秀珠懵懂的点了点头道:“对啊,姑娘真是好福气,敬怀王这么看重姑娘,日日都想着姑娘……”

    苏娇耳边都是秀珠的啰嗦声,她伸手拉起盖在身上的薄被重重盖到脸上。

    确实是日~日都在想着她!

    苏娇蒙着薄被,在温暖的内室之中不知何时睡着了,半个时辰之后,她是被自己腹中的饥饿给硬生生饿醒的。

    “秀锦?秀锦?”苏娇连叫了两声,都未听到秀锦的回应,她皱着细眉从美人榻上起身,穿好绣花鞋之后撩开珠帘走到了外室。

    外室之中空无一人,就连秀珠那个小丫头也不见了踪影。

    苏娇略感奇怪,走到那厚毡子处刚刚掀开一条细缝,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给撞得摔倒在了铺着毛毯的地上,虽然没有受什么伤,但是那一瞬间的冲力还是让苏娇在地上呆坐了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苏五!”李蔷身上穿着一件艳红色的披风斗篷,风风火火的便冲了进来,一眼看到坐在地上的苏娇,皱着眉头嫌弃道:“你这是什么癖好,怎么喜欢坐地上?”

    苏娇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只是慢吞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但还没等她站稳,李蔷便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道:“走,跟我出去。”

    苏娇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李蔷给拽出了院子。

    一出鹧皎院,这外头的烟花爆竹之声便怦然而响,人语叠叠,推杯换盏的声音充斥在苏娇的耳畔,吵闹的紧。

    苏娇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在冬日的冷风之中,她被李蔷突然的从院子里头拽了出来,发髻因为刚刚睡醒也没有收拾,杂乱的很,身上也只穿了一件小袄,整个人被冻得瑟瑟发抖,还是李蔷看不惯苏娇这副娇弱模样,解了身上的披风斗篷给她裹了个严实。

    “到底什么事儿啊?”苏娇纤细娇小的身子裹着李蔷的斗篷,整个人都埋在了里头,那艳丽的颜色衬得她肤白貌美,娇媚可人,只那李蔷比苏娇高了半个头,苏娇穿着那斗篷,斗篷的下摆都拖曳到了地上,这苏娇被李蔷一路带着走,还要抽空去提那下摆,所以一路跌跌撞撞的好不狼狈。

    “到了,你看。”李蔷喘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身后的苏娇,只见苏娇撑着身子半靠在她的身上,白皙的脸上一片绯色,香汗涟涟。

    “你身子也太虚了。”李蔷皱着眉,推了一把苏娇往那后花园子的僻静处走去,让她靠在假山石上小憩一下。

    苏娇抹了一把脸上的热汗,身子软绵绵的靠在假山石上,顺着李蔷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身上穿着一件露胸的齐胸襦裙,偷偷摸摸的躲在一处假山石后往外张望,琉璃灯下露出的那张侧脸还算好看,只那双狭长的眼睛和厚重的妆容让她整个人多了几分小家子的俗气。

    “那是宁远侯府二房的嫡女金臻臻。”李蔷压着苏娇的脑袋往另一处假山后面躲了躲,然后继续道:“你知道她为什么要躲在这处吗?”

    苏娇的脑袋被那冷风吹得嗡嗡作响,听到李蔷的话也没有反应过来,只呆呆的反问道:“为什么?”

    “因为她让人给你大哥下了药,又贿赂了那引路的小厮……”李蔷的声音幽幽的带着几分看好戏的意思。

    “下药?”苏娇一惊,整个人猛然惊醒,瞪着一双大大的杏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不远处的金臻臻。

    “那金臻臻早已珠胎暗结,不找个替罪羔羊,这闺誉岂不是就毁了吗?”李蔷伸手抚了抚颊边被风吹乱的秀发,看着苏娇一副震惊模样,嘴角轻轻的勾起一抹笑,眼中作恶意味尽显。

    “所以那金臻臻想的是一石二鸟之计,既嫁了我大哥,又解决了肚子里头的孩子……”苏娇垂着脑袋喃喃细语了片刻之后猛然抬头,就看到苏灏脸色绯色,双眸迷离的被一个小厮扶着从房廊之处慢慢走出。

    “看,来了。”李蔷撞了撞苏娇的肩膀,朝着苏灏的方向努了努嘴。

    苏娇咬唇,看着那金臻臻躲在假山石后头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眸色深沉道:“蔷姐姐,帮我一个忙。”

    大年之夜,鞭炮声声,一侧房廊之上,三个人影跌跌撞撞的挪着往前走。

    “苏娇,我真是吃饱了撑的来找你受罪……”李蔷一边咬牙切齿的扶着苏灏的右手,一边闷声抱怨道。

    苏娇扶着苏灏的左手,脚步趔趄,比起体力极好的李蔷,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要大口喘气的份。她本来就身形娇小,而苏灏虽然身形瘦弱,却因为是吃了酒的人,身子比起平日里都会沉重一些,几乎把苏娇压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三个人跌跌撞撞的往苏灏的檀菊园走去,檀菊园之中安静异常,好似根本没有人气,那萧瑟的落叶碾落成泥,冷风呼啸。

    “那金臻臻还真是用心良苦啊,连檀菊园里面的人都打发走了。”李蔷看着空无一人的檀菊园,脸上扯出一抹讽刺的笑。

    “蔷姐姐,往这处走。”苏娇努力的憋出这一句话,嘟起的嘴巴顺着那桐华阁的方向动了动。

    “这边?这边不是主屋吧?”李蔷只看了一眼那桐华阁,便猜出了几分苏娇的意图,“是侍妾还是通房?”现下这苏灏的身上滚烫的吓人,他那箍着她肩膀的手也用力的紧,额上冷汗直冒,青筋暴出,虽然还不至于完全失去理智,但是不快点解决的话,李蔷估计也不远了。

    苏娇扯了扯嘴角,看了一眼神色愈发迷离的苏灏道:“不是……呼呼……侍妾……也不是……呼呼……通房……”

    “那是什么?”李蔷皱着眉头甩了甩酸胀的手臂,看着苏娇因为脱力而一屁股坐在了满是泥泞的地上,她自己一个人撑不住苏灏沉重的身子,直接便甩了手站到了一旁,任由那两兄妹一个躺一个坐的瘫在地上。

    “是……是……一个琴师……”苏娇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喉咙被冷风灌得生疼,她仰头看去,桐华阁三个飘逸飞扬的大字清晰的印出在她干净的杏眸之中,迟钝如苏娇,也能从这三个大字之中看出满缠情意。

    “琴师?”李蔷侧眼看了看喘着热气,衣衫近乎湿了一半的苏灏,摇了摇头道:“没想到看着清清冷冷的模样,也是这种人……还学着人金屋藏娇?哼……”说罢,李蔷眼中显出一抹嘲讽。

    “蔷姐姐,帮我去敲下门。”苏娇撑着身子从地上站起来,那纤细的两条腿哆嗦的厉害,几乎站立不住。

    李蔷皱了皱眉,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上前敲响了那桐华阁的大门。

    等了一会儿,那涂着斑驳红漆的大门被慢慢打开,露出一张干净白净的面容,只那双眼睛漆黑暗沉,毫无一丝光亮,“苏公子?”

    苏娇撑着最后一口气,将地上的苏灏连拉带拽的给弄了起来,然后朝着桐华的方向一推。

    桐华皱着细眉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一个滚烫而沉重的身子压在了身下。

    “关门,关门……”苏娇催促着推了一把李蔷,李蔷下意识的猛推上桐华阁的大门,将仰躺在地上交叠的两人关在门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