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95|------

95|------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及笄礼之后,初春冷峭的天气微转暖,日日绵连细雨的天色也好转了许多。

    三房的人基本都分出了庆国公府,只苏妗舍不得庄氏,央着苏娇去求了庆国公留在了庆国公府,而赵氏作为苏三的妾室,虽然自己的女儿苏妗留在了庆国公府,但是她却是没有什么理由留下的,只好含泪跟着苏三去了外庄。

    这边苏娇虽然对许氏放下了心中芥蒂,但是两人想一下便亲近起来,还是比较困难的,不过好在有那双胞,粉粉嫩嫩的犹如金童玉女一般让人抱在手中便舍不得放开。

    “姑娘,这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早日回院子里头去歇息吧。”秀锦看着苏娇靠在那木制的小床之上,歪着脑袋不停的打量着正酣睡着的苏宝,有些急切道。

    “再等一会儿。”苏娇伸手戳了戳苏宝胖嘟嘟的小脸,心下一阵欢喜。

    上辈子时她因为对这双胞饱含怨恨,所以连多看一眼都懒,但是这辈子因为与许氏解除了误会,苏娇一下看到这双胞,总是觉得欢喜不够,大抵血缘这种东西,还是最亲密的一种存在吧。

    秀锦劝解不了,只好无奈的转头看了看正给苏珍喂着奶的许氏。

    坐在绣墩上的许氏小心翼翼的将刚睡着的苏珍递给身旁的奶娘,然后起身走向梳妆台,从梳妆台下的小抽屉中取出一个绣囊,有些羞涩的走到苏娇身侧道:“娇儿,这是给你的及笄礼。”

    听到许氏的话,苏娇有些讶异的抬首,一双水灵灵的杏眸从许氏那张显出几分羞赧的面容之上慢慢下移,最后落到那被白皙手掌托着的精致绣囊之上。

    有些犹豫的伸手拿过那绣囊,苏娇在许氏略微紧张的目光下拉开了绣囊上面系着的细绳。

    绣囊之中放着的是一块冰花芙蓉玉髓,上头细细的刻着苏娇前些在及笄礼在新得的字,“葳蕤(wei第一声rui第二声)”。

    葳蕤,一为枝繁叶茂之意,二为华美艳丽之意,古语有言,敷蘂葳蕤,落英飘飘,更好的衬出苏娇如花般的娇媚美貌。

    苏娇本是不满意这个字的,毕竟说出去像绣花枕头一样,但是在苏尚冠明示暗示这字是她那未来的夫君敬怀王起的之后,苏娇便只能翻着白眼受了下来,谁让人家是王爷呢。

    这冰花芙蓉玉髓颜色淡粉,通透温润,内含云状白色云纹,据说极其养肤,苏娇捏在掌心,便感觉这玉心温温热热的似乎与她相通一般,甚至随着苏娇微微的摩擦,这玉色渐渐由淡粉变为深切的紫罗兰色。

    “好漂亮……”苏娇眨着一双杏眸,目光牢牢的盯在那冰花芙蓉玉上。

    “我还做了个平安扣,可以给你戴在脖子上。”一边说着,许氏翻出一个红色的平安扣穿过那冰花芙蓉玉髓的中心系紧,然后拉出两头的线头对苏娇道:“我来与你戴上?”

    苏娇微微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往许氏的方向靠了靠。

    那冰花芙蓉玉髓晃晃悠悠的贴到苏娇的胸前,苏娇只感觉脖颈处微微一凉,那平安扣便安安稳稳的贴在了肌肤上,朱红色的平安扣配上那枚冰花芙蓉玉髓,只把苏娇原本白皙的肌肤更衬得白细如凝脂温奶一般,分外好看。

    许氏看着垂首把玩着那冰花芙蓉玉髓的苏娇,暗暗抹了一把眼泪,然后抬首对苏娇道:“娇儿,今日有些晚了,快些回院子里头去吧,过半月便是大婚的日子了……要好好休息。”

    听到许氏的话,苏娇不知为何也是有些伤感,她深深抚了抚胸口处带着的冰花芙蓉玉髓,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准备与秀锦回鹧皎院,却是不想在走到许氏院门口的时候,被郑嬷嬷给拦住了。

    郑嬷嬷是许氏从许家带过来的家生子,可以说是一路看着许氏长大的,平日里一直跟在许氏身后帮着料理庆国公府后宅之事,也是一个颇有手腕的人。

    “五姑娘。”郑嬷嬷的身上穿着简朴的灰色褂子,发髻梳的一丝不苟,整个人看上去虽然严肃,但是却不会让人产生反感。

    “郑嬷嬷?”苏娇止住步子,转头看向身后的郑嬷嬷。

    苏娇与郑嬷嬷不是十分熟识,上辈子时也与她未有过多的接触,只知道这郑嬷嬷虽然只是个奴婢,但是在这庆国公府之中的地位却不容小觑。

    “五姑娘,奴婢出来,是有些话想与你说。”郑嬷嬷说罢,转头看了一眼跟在苏娇身后的秀锦,止了话头。

    苏娇会意,侧身对身后的秀锦道:“秀锦,你去外头等我。”

    秀锦看了一眼郑嬷嬷,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去了院子外头。

    “郑嬷嬷,有何事?”苏娇侧身往屋檐下站了站,伸手拨了拨被细风吹到颊边的碎发。

    郑嬷嬷看着苏娇那张与许氏颇为相似的娇美面容,心下暗叹一口气,缓缓开口道:“五姑娘,我知道你与夫人十几年未亲近,即便解开了误会,也难免有些生分,我下面说的话,也不是为了给夫人开脱什么,只想告诉姑娘,夫人虽然性子软了一些,但是对姑娘的心还是好的。”

    顿了顿,郑嬷嬷继续道:“姑娘可知道,为什么夫人从小便将姑娘放在那偏僻的鹧皎院?”

    不等苏娇回话,郑嬷嬷便自顾自的答了,“那是老奴出的主意,姑娘生出来时,便遭人诟病,老太太本是要把姑娘送到外头庄子上去的,还是夫人亲自去求了拂扇大师入府,才打消了老太太这个念头,那时候夫人身上还带着月子,硬生生的在那寒冬腊月的天熬着自己到了上云寺,不过这一去,难免便落下了病根,可怜也是到了这把年纪才好不容易又有了孕。”

    说到这里,郑嬷嬷的眼眶有些微红,她伸手抹了一把脸,声音带上了几分哽咽,“让姑娘从小住在鹧皎院,只是怕这庆国公府之中出了事,安在姑娘头上,还有姑娘好歹是个姑娘家,带着这么一个天煞孤星的名声,又哪里好嫁人,夫人原本还是舍不得的,是老奴抱着姑娘半夜送去了鹧皎院,夫人瞒着老奴去看了好几次,后来还想去,是被老奴给拦住了的,姑娘不要怪夫人,夫人对姑娘的心,还是好的。”

    苏娇听罢郑嬷嬷的一番话,心中说不感动是假的,但是那十几年的生分也不是说没有,便能没有的,而且……

    苏娇掩在宽袖之中的手掌微微握紧,娇软的声音透过细微的春分,飘飘荡荡的带上了几分难掩的悲切,“她,也是怕的……”

    听说苏娇的话,郑嬷嬷脸色有些发白,但是却没有反驳,确实,苏娇作为许氏的骨肉,许氏这般作为,很是让人心生感动,可是话又说回来,许氏也是怕的……许氏是一个深闺女子,还是一个性子软和的深闺女子,但是碰上这样的事情,她能够豁出去为苏娇做这些事,已经很不容易了。

    苏娇缓慢的吐出一口气,转头看向郑嬷嬷道:“郑嬷嬷,我原本是怨的,但是后来想想,她,也有她的难处,我不能将我的不幸,全部施加于她的身上,而且她已经做的很好了,毕竟……路,还是要自己走的。”

    说罢,苏娇轻笑一声,提起裙摆转身而去,身后的郑嬷嬷看着苏娇慢慢远去的纤细身影,幽幽的叹出一口气。

    这世间的谁对谁错,又哪是简单的能用对错来衡量的呢?

    秀锦正等在院子外头,看到苏娇款款而来的身影,赶紧迎了上去,也不说话,只安安静静的跟在苏娇身后。

    天气愈发的暖和起来了,满目看去也不在是那单调的萧瑟之相,苏娇伸手轻轻抚过手边的一株含苞待放的小小春梅,嘴角轻轻浅浅的勾起一抹笑,云发素丝,娇美惑人。

    *

    苏娇与那敬怀王的大婚被定在半月之后,时间有些紧迫,所以庆国公府之中继苏娇的及笄礼之后,便又愈发的忙碌了起来,只苏娇整日里歪在鹧皎院里头不管事,吃吃睡睡的好不惬意。

    “姑娘,这是宫里头差人新送过来的凤冠霞帔,还有嫁衣,您来试试合不合身。”秀锦引着一众宫娥缓缓步入鹧皎院的内室之中,只见苏娇衣衫不整的斜靠在美人榻上,身上只着一件薄细春衫,隐隐露出那藕荷色的缎面肚兜,听到秀锦的也只是懒懒的动了动身子,一副懒怠动的模样

    “哎呀,我的姑娘,那宫里头的內侍还在外头等着呢,您可快些吧……”秀锦上手将苏娇从美人榻上半拉半扶的给弄了起来,一挥手,那些宫娥便训练有序的将手中捧着的托盘放置在绣桌之上,然后纷纷小心翼翼的拿起那凤冠,霞帔,嫁衣……一一往苏娇身上套。

    那嫁衣一系红底缎绣金纹,内里搭一件红娟衫,外套一宽袖窄腰的绣花红袍,下面一条简筒长裤,外套百花裥裙,还有配套的璎珞垂旒,玉带蟒袍,以及绣着云霞鸳鸯纹的霞帔,看上去极其金贵喜气。

    苏娇垂首看着秀锦帮自己穿上一双红缎绣花鞋,那绣花鞋上鎏着金丝,豆大的明珠镶嵌其上,分外显眼。

    “姑娘,好了,站起来看看。”秀锦起身,又帮苏娇顺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发髻道。

    苏娇撑着这一身沉重的霞帔嫁衣起身,眼角看到一宫娥正小心翼翼的捧着那凤冠要往自己头上戴,赶紧开口道:“这个就不用了,看着挺好的,就这个吧。”

    那宫娥略微慌张的看了一眼秀锦,秀锦伸手接过那凤冠重新放回绣桌上,看了一眼额上已经冒出细汗的苏娇,到底是有些心疼,“那这凤冠便先别戴了。”说罢,秀锦扶着苏娇往那梳妆台前的花棱镜前走去,只见镜中模糊的显出一个姿容娇美,身姿纤细,一身喜红,云鬓花颜,千娇百媚的美人。

    苏娇微微转动了一下身子,那艳丽的霞帔缀着细碎的流苏,随着苏娇的动作而微微晃动,裙裾翻飞,露出一截白皙纤细的脚踝,甜香阵阵,惑人心神。

    一众宫娥站在苏娇不远处,看着苏娇这副娇美模样,皆都看愣了眼,再看她那未施粉黛便已倾国倾城的面容,心下不禁暗惊,若是那般容颜再点上一点朱砂,那该是何等的仙姿,也怪不得那脾性古怪的敬怀王视若珍宝,特意进宫求娶。

    “秀锦,帮我脱了吧,好累……”苏娇只略略看了这嫁衣一眼,便再没甚兴趣,娇娇软软的说完话,便开始垂首解着自己腰间的绶带。

    苏娇的话音刚落,身后便慢慢的搭上一只手,顺着苏娇的霞帔缓缓下滑,然后那缀着流苏的霞帔便晃晃悠悠的落到了地上。

    苏娇看着脚边落下的霞帔,神情一愣,刚想转头便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给覆住了双眸,身后贴上来一具温软的躯体,苏娇纤细娇小的身子被完全包裹其中。

    一块冰凉丝冷的红头盖从后盖住苏娇的视线,而那只修长白皙的手缓缓移开,苏娇眨了眨眼,但眼前除了红盖头那一片嫣红的艳色之外,便只有她目光下垂之际看到的那双穿着皂角靴的修长双腿。

    内室之中安静的厉害,秀锦以及刚才那些宫娥都不见了踪迹,只剩下苏娇清浅的呼吸声打在面前的红盖头上,细细吹起一小片流苏缀,漾起一阵氤氲热气。

    按住苏娇想掀开盖头的双手,金邑宴单手将她的双手桎梏于腰后,然后另一只手从她的后颈处绕出,隔着那艳丽的盖头细细描绘着苏娇的五官,最后似乎是因为姿势的不顺畅,金邑宴又是一个拉扯,苏娇便转了一个身子正面窝进了金邑宴的怀中。

    红盖头为半蚕丝所制,细细飘飘的朦朦胧胧显出面前人的模糊脸庞,苏娇努力的睁大一双杏眸,却因为隔着红盖头,所以还是看不真切面前的人。

    那带着冰冷感觉的指尖顺着苏娇的脸颊慢慢滑动,最后落在她微翘的嘴唇之上,隔着红盖头细细摩挲,似缱绻留恋。

    苏娇慢慢的放缓自己的呼吸声,感受到那贴在自己唇瓣上的手指时,微启双唇道:“金……”

    但是苏娇刚刚开口,那手指便趁虚而入,隔着那红盖头肆意逗弄着苏娇。

    苏娇双手被缚,只能微侧着脑袋企图躲过那根手指,但是不管她如何躲避,那手指如影随形的都捻着她的唇舌不放。

    “唔……”苏娇轻哼一声,娇娇软软的声音浸着糯蜜一般。

    还没反应过来,苏娇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黑,金邑宴隔着那红盖头猛压下来,呼吸又急又热,那凶猛的气势好似要将她吞噬殆尽一般。

    苏娇身上的嫁衣被扯落,露出里面的红娟衫,那细薄的衫子根本就遮掩不住什么,苏娇内里的藕色缎面肚兜配着这红娟衫若隐若现的显现出来,一身白细皮肤直晃花了人眼。

    “金,金邑宴……”胸前被压的有些疼,苏娇轻叫一声,那娇娇软软的声音带着一抹急促的轻哼,暧昧非常。

    “你压疼我了……”感觉到那凑在自己脸侧炙热而急促的呼吸声,苏娇有些害怕的扯了扯他的宽袖,声音带上了一点哭腔。

    话音刚落,苏娇身子一轻,被压上了美人榻,她头上的红盖头还没有被掀下来,那一抹浸着水汽的红色变成了她眼中的唯一色泽。

    胸前一热,苏娇睁着一双杏眸,耳边响起一阵低哑的轻笑声。

    金邑宴垂首看着那块随着苏娇渐渐绯红起来的肤色,而一齐变化的冰花芙蓉玉髓,说话时,那温热的呼吸声喷洒在她的胸前,酥酥麻麻的让苏娇忍不住的缩了缩身子,“人养玉三年,玉养人一辈,表妹这玉,果真与你般配的很。”

    说罢,金邑宴垂首,轻吻着那刻着“葳蕤”两字的冰花芙蓉玉髓,温软的触感好似苏娇软腻的肌肤,让他禁不住的将这冰花芙蓉玉髓含入了口中,那柔腻的好似要融化在口中感觉,就如同含着苏娇的嫩肉一般,让人舍不得松开口。

    苏娇敞着身上的红娟衫子,素发披散,仰躺在美人榻上,掩在红盖头之下的双眸水雾蒙蒙,勾着媚意。

    金邑宴慢慢向上,细碎的吻落在苏娇盖着红盖头的额角之上,然后轻轻的顺着额角落下,隔着红盖头对着那双迷蒙杏眸轻~舔~舐弄。

    苏娇的眼前覆上一片温润感觉,她用力眨了眨眼,只感觉那湿润的感觉更甚。

    吞了吞口水,苏娇动了动重获自由的双手,轻轻的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金邑宴,却感觉那人又更压紧了自己几分。

    “表妹莫动……”金邑宴的声音隔着那红盖头传入苏娇的耳中,低哑暗沉,似乎在努力克制着什么。

    苏娇看不见金邑宴的表情,只能靠他的声音分辨想象他此刻的神情,所以当听到那熟悉的暗哑语气时,她下意识的整个人一僵,那原本娇软的身子陷在金邑宴的怀中,一下便崩的紧紧的。

    感觉到苏娇的紧张,金邑宴轻笑一声,叼着苏娇的耳垂细缓道:“表妹莫怕,今日我不动你……”

    毕竟以后……来日方长……

    这边苏娇一听到金邑宴那看似安慰的话,却是下意识的被吓得一个机灵,整个人更加害怕了起来,脑子里面那种养肥了之后再宰杀的感觉也愈发强烈了几分。

    苏娇抖着手碰到自己红盖头的边缘,正准备往下拉,却是被金邑宴按住了手掌。

    揉捏着掌心之中苏娇那只白皙娇嫩的手掌,金邑宴启唇轻咬着她粉嫩的指尖,声音有些模糊道:“大婚三月之内不见面,表妹可莫忘了这规矩。”

    听到金邑宴的话,苏娇一愣,然后只感觉自己指尖一痛,小半截手指便被金邑宴含进了嘴里。

    “你,你也不嫌脏……”苏娇绯红着一张小脸,透过那细薄的红盖头,声音娇软带上了几分羞赧。

    “表妹哪里,我都不嫌脏……”含着苏娇的指尖,金邑宴说话有些模糊,但是苏娇却听得真切,她埋着脑袋声音嗡嗡道:“三月不见面,那你今日过来做什么……别以为给我盖个盖头遮着就当没见过面了,你这是掩耳盗铃……”

    听着苏娇细细软软的抱怨话,金邑宴笑的更加畅快,他捏着苏娇的手,将它搭在自己的腰间,然后贴着苏娇娇软的身子,修长白皙的手掌顺着苏娇纤细的腰肢上移,声音低沉道:“表妹这可就错怪我了,这铃我可还没盗呢……”

    “呀,你碰哪里……”苏娇惊叫一声,蹬着一双细腿猛地一踢。

    “唔……”金邑宴闷哼一声,紧紧按住苏娇的双腿,“表妹可别瞎动,弄坏了表哥……”

    “流氓……混蛋……”苏娇虽然听不出金邑宴的意思,但是却明显的感觉到那不是好话,当下便绯红着一张小脸怒骂出口,只是那撒娇似的娇糯声音哪有什么杀伤力,还不是便宜了某人的耳朵。

    金邑宴好笑的将人按进自己的怀里,然后隔着那红盖头再次轻覆而上,细细捻柔轻挑。

    苏娇晕晕乎乎的被金邑宴揽在怀里啃了许久,才虚脱似得回了神,但是当她软着身子揭下面上的红盖头之后,却只见内室之中空无一人,哪里还见那厮的踪迹,只那鲜红嫁衣破布似得被扔在地上,上头还有一个显眼的大脚印。

    “混蛋……”走也不说一声……

    苏娇撅着艳红红的唇轻哼一声,捏着手里的红盖头踩着脚上那双大红绣鞋下榻。

    从地上拾起那大红嫁衣,苏娇伸手拍了拍上头的脚印,然后突然烦躁的往一旁一扔,又将脚上的大红绣鞋给甩到了一边,露出洁白宽松的罗袜,整个人往美人榻上一躺,裹着那薄被便闭上了眼。

    秀锦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那散落一地的红嫁衣和霞帔绣鞋,当下吓得不轻,赶紧上前拾掇起来,好在只是有些褶皱和灰尘,没有破损的地方。

    “咦,姑娘,这红盖头上怎么湿了这好多块?”秀锦拿着手里的红盖头,走到苏娇侧躺着的那美人榻旁,轻声道。

    苏娇闭着眼睛装睡不说话,只掩在薄被之中的双手细细的捏紧了自己身上的红娟衫子,那挂在她胸口的冰花芙蓉玉髓黏黏腻腻的似乎还残留着些许温度。

    脏死了……

    苏娇心下暗想着,身子却躺在美人榻上一动不动。

    秀锦看着随着苏娇那不断抖动的长睫毛而绯红起来的面颊,暗叹一声,提着手里的东西将那些宫娥招进来,让她们平日再来取这些凤冠霞帔。

    宫娥们应声告退,秀锦给苏娇关了窗子掩了风,也悄声离了内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