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129|第129章

129|第129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三章黄芪牛肉汤本文首发于jj文学城,请支持正版

    其实苏清觉得,这古代人应该还是挺厉害,单就坐在她面前的这个人来说,能一击即中,那方面的本事,果然还是天赋异禀的吧。

    但不怪苏清乱想,因为就她道听途说而来,这皇帝去后宫的次数真的不是很多,但是每次都能一击即中,先不管是真是假,就前几日传出皇后怀孕的事情,已经让苏清对面前的种马皇帝另眼相看了。

    然后想到这里,苏清便是不免担心起自己来,因为她突兀的想起自己那时候回来可是什么都没有吃的,不会她肚子里也…不会的不会的,那日她回来正好碰到日子,应该是属于安全期的。

    这样自我安慰着,苏清自然是没有看到那泓禄渐渐凝聚在她身上的视线,竟然蕴着一层浅淡的柔意,但也不过一瞬即逝。

    房间之中安静万分,细辛站在苏清身后,看了一眼手中拿着一本册子淡淡翻阅的泓禄,移步上前,撩起宽袖将苏清面前的清茶斟满,然后细声道:“娘娘,平乐苑的小厨房新建完善,娘娘要不要去试试?”

    “小厨房?”苏清杵着自己的脑袋撑在绣桌上,奇怪的看了一眼细辛。

    “娘娘忘了吗?搬入平乐苑时,皇上不是特地吩咐在平乐苑新建小厨房供娘娘使用。”说罢,细辛的视线看了一眼稳坐在绣墩之上,轻抿了一口香茗,面色如常的泓禄。

    苏清动了动掩在裙摆下的绣鞋,视线落到身侧的泓禄身上,她抿了抿嘴唇试探道:“皇上,臣妾去给您做点吃食?”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回事,那皇后都怀孕了也不见他去看看,一天到晚的窝在她这小地方,捧着一本破书一看就是个把时辰,直把苏清憋的人都要发霉了。

    泓禄慢悠悠的翻过手中的一页纸,淡淡出声道:“嗯。”

    苏清面上一喜,赶紧提起裙摆出了房间。

    一触及到外面温暖的空气,苏清便忍不住的吐出一口气,再和那个面黑心黑的皇帝呆在她绝对会寿命缩短,早死很多年。

    “娘娘。”细辛跟在苏清身后一齐出了房间,她欲言又止的看向苏清,声音有些暗哑,“娘娘,皇后怀孕,必是许氏一族猖獗之际,您…也是要抓紧,奴婢看的出来,陛下是真心对您好,您难道真的没有什么感觉吗?”

    细辛的一番话,就好似一记重锤打在苏清的脑中,苏清的脸上现出几分迷蒙,似乎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细辛知道,感情这种事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能做的,最多也就是在旁提点几分罢了。

    轻叹一口气,细辛伸手抚过苏清身上的宫装道:“娘娘随奴婢去小厨房吧。”

    新建的小厨房不大,但是却处处精致,苏清一踏进去的时候便感觉十分舒服,精简的橱柜,有序的摆放,洁净的地面墙壁,巨大的橱柜,还有新鲜的蔬果菜肉。

    “娘娘,需要奴婢做些什么?”细辛站在苏清身侧,看着她细细的在小厨房之中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一盆新鲜的牛肉上。

    “就这个吧。”苏清伸手戳了戳手边的牛肉,颜色新鲜,味道腥甜,纹理清晰,应该是刚刚切好的,还带着血腥色。

    选好主料,苏清迈动脚步,走向放置在大面墙壁上的一个巨型柜子。从刚刚走近那个柜子的时候,苏清便闻到了里面淡淡的药香味。伸手打开柜门,苏清看着里面分门别类摆放好的各类药材,嘴角浅浅的露出一个笑意。

    取出一些黄芪和党参,苏清将它们洗净之后装于双层纱布袋内封口做成中药包,然后将牛肉洗净切块,与姜、葱一起放入砂锅置于大火上,投入中药包,倒进早就煮好的高汤,移至小火炖熟。趁着炖煮的时候,苏清又切了几口鸡骨架放入汤汁中提味。

    黄芪可补气升阳、固表止汗,党参能健脾补肺、益气养血生津,牛肉有补中益气、滋养脾胃、强健筋骨、化痰息风、止渴止涎之功效,所以这个汤对于现在身体虚弱的苏清十分合适。

    熬煮了许久之后,苏清将砂锅里面的药包和其它一些葱姜鸡骨架捞去,拿过细辛早就准备好的瓷盅装了一盅放置在托盘上。

    拿了一个勺子,苏清首先自己尝了一口那黄芪牛肉汤,汤汁香浓可口,牛肉鲜嫩柔滑,带着特有的药香味,弥漫出一点点苦涩的味道,却是转瞬即逝,口腔之中依旧是那浓厚的汤汁味道层层叠叠的崩炸开来。

    “娘娘,奴婢给皇上端过去。”按住苏清的勺子,细辛端起那托盘,直接便出了小厨房。

    苏清捏着手里的勺子,看着细辛渐渐消失在长廊之上的身影,半天没有回过劲来。

    低头看着勺子里面剩下的半勺子汤汁,苏清抿了抿嘴,将它们尽数喝下,然后放下勺子坐在了桌旁的凳子上。

    敲了敲自己有些酸麻的手臂,苏清努力耸了耸鼻子,厨房里面弥漫着的黄芩牛肉汤味道还没有褪去。

    掩在裙摆下的脚穿着小巧的绣鞋无意识的摆动,苏清垂头,看到了不小心被踢到的小矮凳。那小矮凳放置在桌下,不仔细看的话根本不可能发现。

    看着那小矮凳,苏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这矮凳十分的熟悉。

    歪了歪头,苏清刚想将那小矮凳拖出来,厨房门口便出现了刚刚离去的细辛。

    “娘娘,回房吧。”

    苏清听到细辛的话,面色一动,身子慢慢挺直,却是没有动作。

    “娘娘,回房吧。”看到苏清没有动作,细辛继续又重复了一遍道。

    被细辛催促了好多次,苏清才慢慢的挪动步子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

    一离开厨房,苏清就突然感觉自己有些无所适从,不可否认的,苏清对着厨房有种难掩的安全感,那让普通人讨厌的油烟味,对于她来说,却是十分舒服的味道,让她觉得有一种家的感觉。

    “陛下很是喜欢那个汤。”一边帮苏清擦去脸上的油渍,细辛一边细声道。

    “哦。”苏清兴致缺缺的应了一声,目光看向不远处一棵枝桠干瘪的树木,上面的新绿早就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些半黄半绿的叶子垂落在那里,细风一吹,便簌簌的落下一大片,让人无端的感觉到几分淡雅的伤感。

    顺着苏清的目光,细辛也看到那棵树,她跟在苏清后面,声音好似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一样,“这闷热的天倒真是要过去了,不过秋老虎猛的很,娘娘要当心身子……”

    苏清抬头看天,今天的天气十分好,一眼望过去,都是蔚蓝的天色,只有天际之处透出一层细云,就好似装饰品一样的,绵软可爱。

    原来,自己来到这里,都小半年了。

    苏清突然便有些记不清自己以前的记忆了,那些她生活过的痕迹随着她在古代生活的磨合都模糊了记忆。

    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现代生活过,还是那只是一个遥远的梦,也许她只是周庄梦蝶罢了,那蝶看的到,却是碰不到。

    微风轻拂,吹起苏清微微摆动的裙摆,露出里面精致纤细的绣鞋和被那白色亵裤包裹住的白嫩脚踝。

    细辛站在苏清身后,清淡的香气随着风气飘进她的鼻子里。

    走廊尽头,泓禄一身明黄色常服,黑色的皂底靴衬托出他修长的身形,白皙的面皮,目光幽深,眼角微微挑起,显出几分笑意,那对着苏清伸出的手骨节分明,细长有力。

    苏清走的很慢,但是再慢,也走到了泓禄的面前。

    她的眼睛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是天下最尊贵的人,是她名义上的丈夫,是她与许多女人共享的男人。

    苏清觉得,任何女人都忍受不了和其它女人共享一个男人,但这并不是绝对的,就好像说被人诟病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在极度的强压下,突然的一个甜枣便会让你受宠若惊。

    在这个一个庞大的后宫之中,苏清不说自己早就习惯,但是那种生活模式渐渐植入她的内心,有人说,习惯的养成只需要二十一天,而在这里生活了小半年的苏清清晰的发现她渐渐动摇的内心,她发现,这种极度不合理存在的生存等级模式,在腐蚀她的思想,一点一点的将她吞噬殆尽。

    握住泓禄放置在自己面前的手,苏清纤细的手掌被轻轻握住。

    细密的汗水从苏清的掌心沁出来,让原本就紧张万分的苏清更加难掩面色的紧张神色。

    “怎么了?”刮了刮苏清的掌心,泓禄嘴角的笑容似乎一直没有消退过,苏清侧眼看去,那抹笑容刺眼的厉害。

    苏清摇了摇头,伸手缩了缩被泓禄牵住的手,“皇上,你…今天有好事?”

    “好事?”泓禄闷笑一声,然后点了点头道:“确实是好事。”

    “什么好事?”泓禄比苏清高太多,就这样走在房廊之中,她要扬起很高的头,才能勉强看到一个光滑的下巴。

    “你猜。”伸手点了点苏清的鼻尖,泓禄的眼中那明显的宠溺让苏清有一瞬间的怔愣。

    “哦…嗯…”反应过来的苏清迅速低下脑袋,脸上绯红一片,逐渐弥漫开来,浸透了纤细的脖颈,就好似冬日里被染红的素梅,美丽至极。

    果然,颜值是大杀。

    第六十四章红豆卷

    苏清最终还是没有知道那天泓禄心情那么好的原因,但是让她更加心焦的事情就是那太后的生辰到了,自己要准备寿礼。

    其实本来她是不用上什么心的,但是就那狗皇帝竟然说自己要闭门抄写佛经以尽孝心,所以现在苏清只能捏着一只毛笔缩在大宽椅上一个个的描着那些佛经里面的鬼画符。

    苏清作为正正经经的现代人,没有用过毛笔字,只有在大学的时候为了培养一些所谓的艺术气质参加过软笔书法社,不过苏清清晰的记得那根脱了毛的毛笔和那还没有开封就已经被自己封存的墨水瓶早就不知道被自己扔到了哪里。

    挠了挠自己的额头,苏清用了沾了一毛笔的墨水,开始写那些歪歪扭扭的字。

    “娘娘,你这样是写不好的。”细辛站在苏清身后,看着那被墨团晕开的一张张纸,无奈出声提醒道。

    “唉…”苏清用力戳了戳面前的这张纸,看着那比毛毛虫都不如的字唉声叹气。突然的,苏清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抬头看向身侧的细辛道:“细辛,要不你来帮我写吧?”

    细辛端着茶碗的手一顿,轻声道:“奴婢…不识字…”

    苏清戳着纸的手停了下来,她看着脸上露出几分尴尬落寞神色的细辛,声音有些干哑,“哦,那,那个…”

    “奴婢给娘娘换杯茶水吧。”似乎是为了避免苏清的尴尬,细辛侧身端起桌上的茶壶转身离开。

    看着细辛的背影,苏清捏着毛笔的手动了动,却是没有叫住她。

    苏清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她不会安慰人,示好什么的事情也不是很擅长,所以在现代的时候,朋友不是特别多,只有那一两个相好的,也知道她嘴拙,并不会多么为难她,所以后来便衍生出一种奇怪的定律那就是只要发生什么不愉快,苏清最后必是做一道药膳之类的食物来调和关系或是作为两人之间的缓和物。

    所以对于细辛,苏清也准备用这种方法。

    拍了拍浸漫墨汁的手掌,苏清刚刚准备起身,却是突然听到了珠帘响起的声音。

    小佺子身上穿着宽松的太监服,纤细的腰肢被勒的很紧,看上去十分瘦弱,皮肤白皙的过分,大概因为是从小便净身的缘故,有种雌雄莫辩的美。

    “娘娘,奴才做了一点红豆卷,您写了那么长的时间,歇息一下吧。”小佺子将小碟里面的红豆卷放置在苏清手侧,声音细软道。

    红豆卷里面包着细软的红枣丝和煮的烂烂的红豆,还有一颗颗乳白色的西米粒,浓郁的红豆香甜味道带着淡淡的牛乳味,让苏清忍不住的耸了耸鼻子。

    “这是你做的吗?”小佺子站在苏清身侧,苏清微微抬头便看到了他那张光滑的小脸。

    “奴才手艺不好,让娘娘见笑了。”小佺子羞涩的搓了搓手边的宽袖,脸上显出几分红晕,看着十分可爱。

    “唔…很好吃。”苏清一口一个小巧的红豆卷,脸上显出一个笑容,露出浅浅的梨涡。

    小佺子看着苏清那清浅的笑意,脸上绯色更重,他的目光在苏清沾满墨汁的手上略过,连忙掏出帕子沾了清水替苏清擦拭。

    细细的擦完苏清的手,小佺子笑眯眯的将那帕子小心翼翼塞进宽袖里,然后看到桌上散落着的七七八八的纸张,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一些字。

    “这是娘娘抄写的佛经吗?”

    “嗯。”顺着小佺子的视线,苏清看着那些纸张上面的鬼画符尴尬的点了点头,但是迅疾的,她的脸上显露出来的,满满都是哀怨。

    “娘娘,要不,奴才帮您写吧?”小佺子倾身,靠在苏清的耳侧,声音依旧是细细的,但是目光却放在苏清那白皙的皮肤上,眼中满满都是痴迷,流连忘返。

    “咦,你会吗?”苏清抬头,脸上满满都是兴奋。

    “奴才,奴才以前学过一点…”

    不等小佺子说完,苏清便侧身让出了身下的椅子道:“来,你坐这。”一边说着,苏清伸手拽住小佺子的胳膊将他按在了椅子上。

    胳膊处似乎还残留着苏清身上的温度,小佺子动了动胳膊,细白的脸上红彤彤的,他有些犹豫的拿起苏清放置在一旁的毛笔,然后慢慢的铺开一张纸抄写起来。

    小佺子的的字不算十分好看,秀秀气气的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但是比起苏清的来说,确实是好看很多了。

    小佺子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一章佛经便在苏清的眼皮子底下抄好了。

    “哇…”拿过小佺子抄写的那份佛经,苏清忍不住的发出一声感叹,“小佺子,你好厉害啊!”

    小佺子听到苏清的话,不好意思的低下脑袋,熟练的沾了沾墨汁,继续开始抄写起来。

    苏清撑着脑袋靠在桌子旁边,自己拖了一个绣墩放在一旁,看着小佺子秀气十足的手指捏着毛笔杆子,一点一点的抄写佛经。

    夏转秋的天气过度总是那么的让人感觉到舒服,苏清靠在桌子,不知不觉的便闭上了眼睛。

    小佺子侧头,看着苏清安静的睡颜,捏着笔杆子的手不禁一动,紧紧的捏了起来,然后再慢慢松开。

    一下,只碰一下就好。

    这样想着,小佺子放下手里的笔杆子,伸出手,慢慢的移向苏清的脸。

    房间之中只有苏清和小佺子两个人,暖暖的风顺着半开的窗子吹进来,带进了几缕清淡的花香味。

    苏清不知道做到了什么美梦,嘴角的笑容勾起,左耳上那可爱的梨涡愈发明显起来。

    珠帘的声音响起,小佺子与苏清那仅差了半指距离手指迅速撤回。

    珠帘处,李顺半弯着身子撩起手边的珠帘,泓禄双手背于身后,白皙的面容上双眸幽深,面无表情的看着小佺子。

    “吱呀”一声,小佺子身后的宽椅被他的身体挤开,发出刺耳的声音。

    “扑通”,小佺子颤抖着身子跪在地上,纤细的腰身被拉长,额头碰上冰冷的地面,更加加剧了他心底的寒意。

    “唔…”苏清被宽椅摩擦地面的声音吵醒,睁着一双迷蒙的眼睛四下看了一圈,然后目光定在站在珠帘处的泓禄。

    泓禄挪动步子,慢慢走向苏清,伸出手抚了抚她略微毛躁的鬓角。

    刚刚醒过来,苏清的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只感觉头上的手十分温暖,竟然让她产生出几分留恋,所以当那只手离开的时候,她的心中无端的冒出几分遗憾,甚至想按住那只手让它多停留一会儿。

    “出去。”泓禄眼角微微下挑,看向小佺子的目光冷冽寒光,甚至带着明显的杀意。

    “…喏…”紧咬着下唇,小佺子掩在宽袖之中的手收紧,撑起身子,低垂着脑袋赶紧离开了房间。

    “你抄的?”伸手捻起桌上的一份佛经,泓禄漫不经心道。

    苏清看着泓禄面无表情的脸,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目光落到那份秀气的字体上,昧着良心点了点头。

    “不错。”淡淡看了苏清一眼,泓禄将那纸按在桌上,食指指节扣着那桌面,一声一声,极富旋律,但是却让苏清愈发的心虚难安。

    拉住苏清的手,泓禄坐上那宽椅,将人按在自己的腿上,他的后背靠着宽椅,食指卷起苏清的头发,一圈一圈的绕上自己的指尖。

    “写一张。”

    “啊?”苏清扭捏的坐在泓禄的身上,还反应过来,手里便被塞了一根毛杆子。

    握着那毛杆子,苏清的手动了动,脑袋随着那毛杆子下垂了一点。

    “写。”泓禄突然下压的声音让苏清吓的一个机灵,手里的毛杆子不自觉的就抵上了桌上的纸张。

    黑色的墨汁晕染开来,在白色的纸张上留下一朵墨色花枝。

    硬着头皮,苏清一边看着小佺子的字,一边小心翼翼的落下第一笔。

    唔…其实,除了歪一点,字大了一点,也…也差不多啊……

    蹙着眉头,苏清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身后的泓禄,手心开始出汗。

    看到苏清那心虚的眼神,泓禄一手箍住苏清的腰肢,一手握住苏清的手,微微收紧,然后带着她重新在纸上落下一个字。

    那字,苍劲有力,铁画银钩,透着浓浓的野心,但是细看之下却是发现笔画之间笔笔沉稳,内敛和外放的两种姿态,却奇异的融合在一处。

    “清?”苏清微微歪着脑袋,极力的辨认那个龙飞凤舞的字。

    “怎么,就算字写的不一样,这字…也该认识吧?”泓禄的目光从那两份截然不同的纸张上略过,嘴角隐含着的,是调侃笑意。

    “嗯…”苏清垂着脑袋模糊的应了一声,放置在桌上的手磨着指尖,一脸的忐忑表情。

    伸手掐过苏清脸颊上的软肉,泓禄的下巴搁在苏清的脖颈处,呼吸声细细的打在苏清的耳垂处,让她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但因为脸颊被人掐着,她又躲不过去,只好哼哼唧唧的应了一声。

    “那这个字呢?”大笔一挥,又一个字潇洒的出现在苏清面前的纸张上。

    苏清的脸颊被挤成一堆,眼睛细细的眯成一条缝,勉强的看到那个字,“…绿…?”

    “什么?”耳边的声音下调了几个度,让苏清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唔…绿?”小心翼翼的又说了一遍,苏清的脸颊立即一阵剧痛。

    收回狠掐了一把苏清脸上软肉的手,泓禄将人用力往怀里托了托道:“禄。”

    “禄?”

    “对,禄,再说一遍。”

    “禄…”

    “再说一遍…”

    “……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