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138|第138章

138|第138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四章参归炖鸡(二)

    泓禄将苏清整个人紧紧的掖在薄被里,然后起身走到房中的圆桌旁,再回来时手里便多了一杯凉茶。

    撩起下摆坐回榻上,泓禄侧头,却见苏清不知何时已迷糊了起来,身上紧紧裹着薄被,缩在一角抖得厉害。

    掖好那被角,泓禄连人带被,一起搂进了怀里。

    两人靠的近了,苏清鼻息之间那不断呼出的炙热温度让泓禄不自觉的皱了皱,他侧了侧手,将手里的凉茶杯子喂到她嘴边。

    杯沿触到唇的地方带着一丝凉意,苏清咽了咽干涩的喉咙微微张开了嘴无意识的轻抿了一口。

    那茶水早就凉透了,冷意让苏清一个哆嗦,喉咙的干涩疼痛感倒是缓解了不少。

    喝了大半杯水,苏清整个人都松快了不少,脸上泛起的绯红衬得那白瓷小脸清秀娇美。

    泓禄抚过苏清的脸颊,随手拿过苏清榻上的帕子,浸了冷茶之后,便将那帕子叠起盖在苏清滚烫的额头上。

    燥热缓解了不少,苏清无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缩,脑袋愈发混沌,两张眼皮子也愈发沉重起来,只下意识的往泓禄身上缩了缩,那温热的感觉让迷糊的她感受到了几分暖意。

    看着像虾米一样蜷在自己怀里的人,泓禄轻笑,替她把被子拢好,尔后便隔着被子紧紧得将苏清抱在了怀里,时不时贴上自己的额头去探她额上的温度。

    身上传来阵阵暖意,脸上的烧烫也渐渐消失,苏清喉咙里享受地发出“咕噜”一声,舔了舔沾过茶水的双唇。

    泓禄微微别过头去,调整好自己变得略显粗重的呼吸。

    一侧,李顺手里捧着一只白瓷碗过来,白色氤氲的热气盖住了李顺白皙的半张脸,那飘散过来的浓重药味让半梦半醒中的苏清忍不住的皱起了眉。

    李顺慢吞吞的走动榻旁,看了一眼歪斜在榻上的两个人,眼观鼻鼻观心,放轻声音道:“陛下,退热药。”然后顿了顿之后从暗袋之中拿出一小瓷瓶道:“这是苏大人上次配好的清热丸。”

    泓禄看了一眼那清热丸,慢条斯理的伸手接过李顺手里的白瓷碗,侧身紧了紧搂着苏清的手,另一只手端着那白瓷碗,目光在苏清脸上游移,似乎在想从哪里下手。

    “陛下,苏清姑娘大概是烧的有点糊涂了,不硬灌怕是不行。”李顺弓着身子在一侧道。那册封的懿旨还未下来,李顺依旧是称呼着苏清为姑娘。

    泓禄听罢李顺的话,捏着那白瓷碗,另一只手绕过苏清的脖颈,直接捏住了她冒着冷汗的鼻子。

    “唔…”苏清迷糊之间鼻子不畅的很,她狠命的拖着迷糊的脑子甩了几下,在没有甩开之后,憋的狠了,下意识的张开了嘴。

    泓禄面无表情的举起那白瓷碗,那碗里浓厚的药汁便顺着他手腕的弧度倾斜而下。

    “唔…咳咳…”苏清被苦涩的药汁呛的狠了,猛力咳嗽起来,却是被泓禄拖着脖子又灌了几口。

    药汁喝了一大半,苏清的脸上也被泼了一半,她迷糊的睁开眼睛,绯色的脸颊上是深褐色的药汁,泛着浓郁的药味。

    苏清轻哼一声,伸出软绵绵的手去推泓禄,却是被顺势握住了手裹紧了薄被里。

    脸上被泓禄随意的抹了一把,苏清将头往旁边一撇,下颚被抬起,被塞进了一颗药丸。

    那药丸入口即化,苏清一点味道都没有尝到,身上一沉,另一条薄被便又给盖到了她的身上。

    “别动。”箍着苏清,泓禄半靠在榻上,微眯上眼睛,将卷成春卷一样的苏清用湿帕子盖了额头,然后揽在了胸前。

    苏清被那薄被热的厉害,身上黏腻腻的开始出汗,但是身子上都是那药汁味道,头发丝里面浸的也都是那苦涩的药味,让她怎么睡都不安稳,最后终于是找到了一个好角度,闻着泓禄身上的龙延香,勉强闭上了眼。

    那药汁里加了安眠的药料,苏清的脑子又不清楚的厉害,只一下便窝着睡了过去。

    泓禄拨了拨苏清额前浸着水渍的头发,侧头看向一旁的李顺道:“册封的事,都安排好了吗?”

    李顺低垂着脑袋,思索了一番泓禄的话后恭谨道:“都安排好了,苏清姑娘住在平乐苑,宫女太监也都是精心挑选过的。”

    听到李顺的话,泓禄点了点头道:“那就平乐苑吧,清净些。”一边说着,视线落到苏清那竟然打起了小鼾的秀气鼻头上,指尖微动,伸手捏了捏苏清冒着热气的鼻尖。

    苏清受扰,皱着鼻子转了一个头,那红彤彤的脸上满是被热出来的细汗,随着那细汗的愈发增加,泓禄看着那层出不穷的热汗,却是不知为何微微敛起了眉。

    幽闭的房间之中,从苏清的身上,淡淡幽幽的传来一阵清腻的味道,随着热汗的排出,竟是盖过了那苦涩的药味,泓禄略一思索,收回了放在苏清脸上的手。

    苏清是被热醒的,当她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泓禄那白皙俊朗的面容,在窗棂之中透出的细光下,清晰的连眼帘下那略青的颜色都看的一清二楚。

    苏清的身子酸痛的很,她看了一眼身上盖的薄被,想起昨天晚上一团糟的事情,忍不住皱起了眉,轻轻动了动麻木的胳膊,一侧头,却是对上了泓禄那黝黑的眸子。

    没有了昨日的酒意,今日的泓禄依旧如往常一般的冷漠高贵,他慢慢的抽出放置在苏清身下的手翻身下榻,那绣着蟠龙纹图案的龙袍经过一夜的睡躺,已经有些褶皱,但却依旧掩不住泓禄那身芝兰玉树的清冷气质。

    双手置于身后,泓禄习惯性的去摩挲那挽在手腕处的佛珠,冷眼看着蜷在榻上,发丝凌乱,面色苍白的苏清,声音低哑道:“闹够了?”

    那泛着冰渣子一样的声音让刚刚大病初愈的苏清攥紧了手里的薄被,她扯了扯身上干巴巴的好像酸干菜一样的宫装,抬头看着泓禄的目光带着一股湿漉漉的感觉。

    “陛下。”门外的李顺听到里头的声音,轻声询问道。

    “进来。”泓禄的视线一直冷意意的看着苏清,置在身后的手慢悠悠的点着那佛珠,指尖有些微颤,昨晚被压了一晚上,确是有些麻了。

    泓禄身后,李顺弓着身子进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那青釉色的瓷盅侧放置着一只白瓷勺,尾柄处刻着一朵清梅,小巧精致。

    “陛下,参归炖鸡,安神定悸,可大补元气。”

    泓禄轻“嗯”一声,李顺便侧身,端着那托盘去了苏清榻前道:“婉仪,请。”

    青釉色瓷盅的盖子被掀开,里面浓郁的鸡汤味道弥漫开来,酥软的鸡肉,糯白的瓷团,让一天一夜都没有好好吃东西,又折腾了许久的苏清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只那李顺顺嘴的“婉仪”二字,让苏清本来就苍白的脸,愈发的变得难看了几分。

    御膳房做的东西当然是极好的,但苏清心中抑郁,在泓禄冷冰冰的目光下喝着那参归炖鸡,就如同白水一般,毫无味道。

    天色尚早,苏清窝在榻上,小心翼翼的喝着那参归炖鸡,完全没有了昨日那仗着头疼脑热,不顾一切闹起来的大志气,只不时的看一眼站在榻侧的泓禄,对上那墨黑的眼睛,“咕噜噜”的一下便把手里的汤灌完了。

    苏清料想的没错,当她把那参归炖汤喝完之后,泓禄抬腿便走,连一个眼神都舍不得留给她。

    看着泓禄那消失在房间中的身影,苏清终于的大大的吐出一口气,低头自己身上沾着乱七八糟药汁和汗渍的宫装和薄被,忍不住嫌恶的皱了皱眉。

    苏清从榻上起身,腿脚还有些软绵绵的,脑袋也钝痛的很,她四处看了看,走到那装着清水的铜盆便净了净手,然后抹了一把脸,清冽的水一下便打散了她混沌的思绪,让苏清脑子清明了几分。

    “彭!”的一声,房门被打开,苏清正擦着手,被那略大的动静吓了一跳,转身便看到一个年纪稍大的嬷嬷穿着勒紧的宫装,身后带着几个小宫女毕恭毕敬的进来,为首站着的那嬷嬷对着苏清欠了欠身道:“婉仪吉祥,奴婢奉皇后娘娘之命,来为婉仪净身。”

    苏清一看那嬷嬷便知道是个不好惹的人,单那犀利的目光上下扫视了自己一眼,她就感觉发软的腿脚愈发的酸软了几分,但是这些嬷嬷宫女不是苏清想回绝便可以回绝的了的,不过这皇后娘娘也是心急,这皇帝一走便派了人来,是生怕折腾自己折腾的晚了吗?

    撑着身子对那嬷嬷欠了欠身,苏清声音有些哑意道:“有劳嬷嬷了。”

    徐嬷嬷声音洪亮,端着身子对苏清的行礼毫无愧疚的全承道:“婉仪不必多礼,那懿旨未下,奴婢虽然称您婉仪,但却是不承礼了。”说罢,侧头对着身后的一众宫女道:“愣着做什么,还不伺候婉仪净身。”

    那些宫女垂着脑袋轻“喏”,面无表情的走近苏清。

    苏清苍白的脸色,看着那徐嬷嬷犹如老树皮一样的面皮,胃里不知为何泛起一阵酸涩,努力忍了半响,最后却还是吐了那徐嬷嬷一身。

    看着徐嬷嬷面色铁青的样子,苏清不知为何,生出一阵欢愉感,对着那徐嬷嬷欠身道:“妾大病初愈,还望嬷嬷见谅。”

    那徐嬷嬷虽然一开始的下马威嚣张的厉害,但是毕竟是个奴才,而且现在她站的地方还是未央宫,只好硬生生的吞下了这口气。

    第五十五章冰糖雪梨银耳羹

    苏清换上了新制的襦裙,腰部被一条青黛色的宽制水带缠绕了好几圈,那不盈一握的腰身被放大的愈发纤细,细碎的裙摆上绣着大朵大朵的艳色芍药,微微摆动便漾出一圈艳丽踪迹。

    但最好看的莫过于苏清脚上的那双单色绣鞋,即便是只有一对青绿小缵花,却是清秀可爱的紧。

    只不过…苏清微微动了动自己的脚趾,便见那绣鞋的前脚凸显出一块明显的拇指痕迹,在水嫩色的鞋面上尤其清晰。

    这绣鞋比苏清的脚小了许多。

    “婉仪,奴婢奉皇后娘娘之令来教习您,得罪之处还望见谅。”那徐嬷嬷眼角下垂,目光似有若无的看着苏清的脚,双手置于腹前,面上一片严肃神情。

    苏清放下裙摆,遮住了那双水嫩色的绣花鞋,踩着那缎面便站起了身。

    小了许多的鞋穿着确实是十分的不舒服,苏清轻轻的撑了撑那绣鞋,却是被那结实的缎面给压了下去。

    真是做的很结实啊。

    苏清默默的吐槽了一句,然后在徐嬷嬷犀利的视线下站直了身子。

    徐嬷嬷上下扫视了一眼被打扮一新的苏清,腰身微弯道:“请婉仪随奴婢移驾平乐苑吧。”说罢,那徐嬷嬷侧身,为苏清让出路。

    苏清抬头,看着被晨曦之光印出一片光晕的房门,带着苍白病色的脸被阳光照的白皙透明,那双漆黑流转的眸子里,却是明显的现出几分迷惘。

    那平乐苑与未央宫离的不远,但是苏清穿着那绣鞋一路过去的时候,便感觉自己的大拇指都痛的没有知觉了。

    “婉仪,请加快脚步。”徐嬷嬷站在苏清的侧边,看着面色愈发苍白的苏清,冷淡的吐出这句话。

    苏清咬了咬牙,拖着那绣鞋狠狠的迈了一大步,却是疼的自己龇牙咧嘴了一番。

    “婉仪,请注意仪表。”那徐嬷嬷杵着那肥壮的身子,直接便拦在了苏清的面前,似乎是对她刚刚的动作十分不满。

    “苏清知错。”苏清被那徐嬷嬷一拦,原本前倾的步子硬生生顿了下来,被勒疼的脚顿顿的疼,冷汗随着她的发髻滑落。

    “婉仪,奴婢虽然只是一个奴婢,但好歹也是…”

    “陛下御撵,回避!”正当那徐嬷嬷端起架子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清扬的说唱从不远处传来,让徐嬷嬷肥胖的身子打了一个机灵,赶紧扶着身子跪在了地上。

    苏清提着裙摆,动了动麻木的腿,也伏跪于地。

    那御撵明明看上去是不紧不慢的速度,却是来的很快。

    苏清伏跪于地,面前出现一双穿着皂底鞋的腿,衣摆处的蟒龙纹随着那身子的移动而若隐若现。

    “婉仪,请随奴才来。”李顺低头站在苏清面前,看着伏跪于地的苏清,声音尚带着几分少年的清脆之感。

    苏清抬头,便被李顺身旁的宫女搀扶起来,然后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被一路半强制着搀扶上了御撵。

    御撵很大,但是不知道是泓禄的气场太足,还是苏清对泓禄产生了一种膈应的感觉,她总是觉得这御撵太过于窄小,空气太过于稀薄。

    透过那微微晃动着的黄色帷幔,苏清看到李顺正跟那徐嬷嬷说着什么,徐嬷嬷脸色苍白的抖着身子不停应着,就好像一只肥胖的蠕虫在不停的颤抖。

    李顺的表情始终很平静,甚至有种和颜悦色的意思在里面,可是那徐嬷嬷不知道为什么,却是怕的厉害。

    视线被那黄色帷幔遮住,苏清的身子被泓禄一拉,又加上御撵突然的往前走动,瞬间便失去了平衡,脑袋磕上那硬邦邦的御撵杆子。

    泓禄的手里搭在苏清的脚腕之上,艳色的芍药大朵大朵的绽放铺洒而下,与苏清白皙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

    绣鞋被脱下,苏清的罗袜顺着光滑的肌肤落在黄色的绸布之上,那肿的像是红头萝卜一样的大拇指便被暴露在了泓禄的视线之下。

    苏清有些羞赧的缩了缩脚,却是被泓禄按住了大拇指狠狠捏了捏,痛的她立马泪眼朦胧起来。

    “还知道疼?”泓禄嘴角轻勾,捏着苏清的大拇指上下打量了一番。

    苏清撇了撇嘴,弯过身子想去掰泓禄握着自己的脚踝的手,可是刚刚一动作,那泓禄便放开了握着她脚踝的手,苏清的脑袋再一次与那御撵上的栏杆进行了一次亲密接触。

    这次没有第一次那么好运,苏清本来就憋在眼眶里面的泪水一下被激了出来,她捂着自己的后脑勺,整个人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御撵上。

    伸出手,泓禄面无表情的将苏清的裙摆往下拉了拉,然后那双在阳光下散发着琥珀色泽的眼睛在看向苏清的时候,带上了几分琉璃色的光彩。

    苏清将自己从那御撵上撑起来,看到光着的脚,赶紧将它缩在了裙裾之下。

    看着双眸微红的苏清,泓禄慢条斯理的将身子往后靠去,膝盖前倾,碰触到苏清伏置在旁的手。

    那手冰凉凉的完全不似夏日里的燥热,反倒似一块青翠的冷玉,通透而舒凉。

    “陛下,平乐苑到了。”李顺的声音从御撵之外传来,苏清才发现这御撵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停了下来。

    泓禄撩起衣摆,在苏清挣扎着想下御撵的时候,轻轻松松的一个打横抱,便把人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苏清的手里还抓着一只洁白的罗袜,那被层层叠叠的裙裾掩盖住的脚踝,只那红肿的大拇指若隐若现。

    平乐苑不是很大,只有四合院子,却是格外的清净,那青绿的树蔓,顺着庭院里搭建起来的竹枝架子蜿蜒而上,粗壮的藤蔓根茎从底部开始抽芽,慢慢的往两边延伸开去,顺着竹枝往上攀延,造出一片自然的阴凉之地。

    苏清看着那藤蔓上摇曳的紫色小花,不自觉的前倾了一下身子,却是被泓禄给毫不留情的按了下去。

    “别动。”快走几步,泓禄在一众宫女太监的众目睽睽之下,径直抱着苏清进了里间。

    屋子是提前打扫过的,而且打扫的很干净,青瓷色的花瓶上还插了几束淡白色的素花,散发着宜人的清香。

    将苏清放置在软榻之上,泓禄探手一拿,便将苏清身侧的丝绸被盖住了她的脚。

    而苏清没有看到泓禄的动作,只四顾的看了看自己呆的房间,干净素雅,十分的符合她的口味,只不过房间里面垂头站着的,泓禄带过来的那几个宫女,面无表情的样子和她身边的人尤为相似,人苏清十分不喜。

    外房内,珠帘轻响,李顺的身影出现。

    “陛下,冰糖雪梨银耳羹。”李顺端着托盘,躬身走到泓禄身侧。

    “嗯。”泓禄淡淡应了一声,戴着佛珠的手慢慢的敲击着手边榻上的小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新贡上来的上好雪梨,御膳房也就得看几只,婉仪今日可是有福了。”李顺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泓禄,将托盘装着冰糖雪梨银耳羹的瓷盅端了出来,放置在苏清手侧。

    那掀开的瓷盅之中,洁白的雪梨晶莹剔透,嫩白的银耳绕着雪梨打转,清甜的香味软糯的冲进苏清的鼻息之间,带着冰糖独有的甜味,萦绕不散。

    李顺恭谨的对着苏清递上手边的白瓷勺子。

    苏清咽了咽口水,侧头看了看坐在自己身侧,至今没有发出一言的泓禄,终于是伸出手接过了李顺手里的白瓷勺子,小心翼翼的舀了一勺子。

    雪梨入口即溶,带着几分哑哑的沙意,银耳滑腻软嫩,汤汁带着甜意,让苏清自昨夜开始便不舒服的喉咙舒畅了许多。

    “婉仪,这是为您新挑的宫女太监,您看看可满意?”李顺看了一眼眯眼喝着冰糖雪梨银耳羹的苏清,侧身朝着身后挥了挥手,一众太监宫女便有条不紊的走了进来。

    苏清听到李顺的话,放下手里的瓷勺往李顺身后看去,却是突兀的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细辛?”苏清惊喜的叫了出来,刚刚撑起身子想要下床,却是被泓禄单手揽住了腰肢。

    而苏清也因为刚刚猛然的一动,脚趾一阵剧痛,整个人都不自觉的往泓禄的方向倾斜了过去。

    苏清的腰肢被束的很紧,泓禄只感觉自己一只手便可以将那纤细的腰肢圈起来还留有富余。

    “奴婢(奴才)叩见陛下,婉仪。”小宫女和太监们面不改色的伏跪于地,对着苏清和泓禄行着大礼。

    “起吧。”泓禄不甚在意的将苏清用丝绸被包裹住,目光不着痕迹的在细辛脸上游移了片刻。

    李顺注意到泓禄的视线,弯身对跪在地上的小宫女和太监道:“你们以后便是这平乐苑的人,要好好服侍婉仪,可记住了?”

    “奴婢记住了。”

    “奴才记住了。”

    跪下的小宫女太监齐声回道。

    然后便是对着苏清又磕了一个头,一个个有条不紊的道:“奴婢细辛。”

    “奴婢秋梨。”

    “奴婢浅桃…”

    “…奴才小佺子…”

    刚刚苏清咋一看到细辛,便是一阵激动,却是没有想到细辛身后还有这许多的熟面孔。

    苏清知道这肯定不可能是巧合,所以当她把视线转向身侧的泓禄之后,便瞥见他微微勾起的唇角,心下便是一沉,原来自己的一切,都是早已在他的掌握之中。

    突兀的,苏清感觉的胸腔之处隐隐沁出一抹疼痛,就好像是从骨子里面硬挤出来的一样,疼的苏清都变了脸色,身子也禁不住的开始颤抖起来。

    “怎么了?”泓禄侧身,将苏清蜷成虾米一样的身子揽在怀里,眉头微皱。

    “好疼…”苏清每说一个字,就感觉自己好像出不了气来,胸口疼的厉害,她看着眼前一大片一大片的血雾,就好像是凝聚在她的眼前一样,挥之不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