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142|第142章

142|第142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七章枸杞红枣茶

    本文独发于,请支持正版!苏清的身体确实是十分虚软,这一场病下来,她活脱脱的又瘦了一圈,下巴更加尖细,衬得巴掌脸上的那双眸子水盈盈的凸显了不少,纤细的腰肢看着一折就断。

    细辛侧身,帮苏清又紧了紧那缠在腰间的腰带,蹙着眉头道:“你这腰,怎的都瘦成了这样?”

    苏清任由着细辛动作,目光只幽幽的落到面前的棱镜之上,棱镜里面的人,一身绯色衣衫,袅袅仙姿,面上粉黛略施,冰肌玉骨,倾国倾城。

    “好了。”上下打量了苏清一番,细辛细心的帮她整了整有些歪斜的衣襟,然后又侧蹲下身子拉了拉那微褶的裙裾。

    苏清站在原地,透过微光的窗棂,声音干哑道:“走吧。”

    细辛看了一眼苏清即使涂了胭脂也掩不住的满脸病容,担心道:“婉仪?”

    苏清转头看着细辛满脸愁容,勉强的扯起一抹笑道:“没事的,我们走吧。”说罢,便是牵住了细辛的手,慢慢往外走去。

    夏末秋初的天气有些阴冷,风吹的“簌簌”作响,苏清的发丝随着那细风摇摆不定,余下几根贴在她皎色的面容上。

    椒房殿与平乐苑离的不远,苏清只带了细辛和浅桃两个人,便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青砖地上是清早凝结出来的一层薄薄细水,苏清掩在裙裾下的绣鞋有些微湿,慢慢的浸润入脚,寒意随着那湿气一点一点的渗透全身。

    椒房殿苏清不是第一次来,但是以这种身份来,却是第一次。

    苏清站在椒房殿门口,看着不远处隐隐绰绰的走过来一个身姿窈窕的女子,一袭黛青色收腰宫装,叮铃作响的步摇一动一摆,艳丽非常。

    “应昭仪。”苏清侧站在椒房殿入口,对着那应昭仪欠身行礼。

    “哟,今儿真是巧的紧,竟在这碰到了妹妹,妹妹不嫌便与我一同进去吧。”应昭仪画着艳丽的桃花妆,那微挑的眉眼灿若桃李,比之寡淡的苏清明艳了不止几分。

    “喏。”苏清低低的应了一声,垂眸跟在应昭仪身后。

    椒房殿,繁花似锦,一盆又一盆的锦花蜿蜒在曲折小路之上,一路踩踏过去,满鼻之间都是那清淡香味。

    苏清与应昭仪一起进去,那本来落在她身上的探究目光,也便一下一分为二,另一半毫不意外的落在应昭仪身上。

    毕竟苏清只是一个小小的婉仪,即便是一朝隆宠,可是哪里比得过应昭仪的长宠不衰。

    苏清与应昭仪进入椒房殿主殿,里面水果盆锦,软垫凉茶,准备的很是充分。

    苏清随着那领路宫女坐在末首,低垂着脑袋,看上去十分安分,但是就算是苏清多么的安分,这战火还是烧到了她的身上。

    这是苏清第一次看到这皇贵妃,她穿着一身藕色宫装,黛青色系的裙裾,压实的下马缀上是青绯色的一整套头饰,端着身子坐在侧首位,看上去端庄娴雅,仪态芊姿,确实是不愧为她被皇帝亲封的“庄仪”封号。

    “这就是皇上新封的妹妹?果然是国色天香之姿。”皇贵妃掀开手边的凉茶轻抿了一口,声音娇柔。

    “贵妃娘娘谬赞。”苏清从位置上站起身子,双手置于腹前对着那皇贵妃欠了欠身。

    “这好看便是好看,不好看便是不好看,有什么谬赞不谬赞的。”应昭仪斜倚在软椅之上,微挑起的眼角看向坐在她身侧的皇贵妃道:“你说对吗,姐姐?”

    “应妹妹说的当然不错。”皇贵妃把玩着捏在指尖的茶盖子,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坐在椒房殿之中的女子不多,但是也不少,就苏清看来,除却还没有出现的皇后,她只认识那应昭仪一人,淑妃因为怀孕的关系没有出现在这里,而那访良人因为等级不够,还不到请安的级别。

    苏清不着痕迹的一番打量下来,发现这皇帝的女人果真是各有千秋,那些或丰腴或纤细的女子仪态万千的端坐于位上,面色各异,却都是不置一词,坐山观虎斗。

    苏清不知如何接皇贵妃的话,只好默然不语,低垂着脑袋站在座位旁边。

    “哟,妹妹站着做什么,快点坐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欺负妹妹呢。”捂住唇角轻笑一声,那皇贵妃神情柔和的看向站着的苏清。

    苏清对着那皇贵妃欠了欠身,低声道:“多谢贵妃娘娘。”

    “妹妹这么客气做什么,大家都是姐妹。”皇贵妃微微动了动身子,施着粉黛的脸颊上那双眸子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苏清。

    苏清嘴角轻勾,端坐在位置上,轻启红唇道:“贵妃姐姐。”

    皇贵妃掩嘴轻笑,刚想说话,上堂一侧走出身穿宫装的香嵩,对着在位各人侧身一曲之后道:“皇后娘娘今日身体不适,不便请安,请各位娘娘回吧。”

    皇贵妃斜睨了一眼那香嵩,语气有些微讽。“那还真是不巧的很。”

    香嵩低垂着脑袋,对着皇贵妃欠了欠身,却是没有接话。

    “哼。”轻哼一声,那皇贵妃甩起宽袖,微侧身对着站在身后的宫女道:“新巧,我们走。”

    “喏。”新巧长的纤细,面容不算漂亮,顶多用清秀这个词,只那双眼睛分为灵动,像是蕴着无限巧意。

    皇贵妃第一个离坐,接下来便是那应昭仪,她嘴角含笑,看了一眼坐在末首,一直垂着脑袋的苏清道:“既然皇后娘娘身体不适,那臣妾也不便叨扰。”语罢,她看向苏清道:“妹妹,一同走吧?”

    苏清当然拒绝不了应昭仪,她顶着那些女人或阴或阳的目光,只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跟在应昭仪的身侧出了这椒房殿。

    椒房殿外,阳光正好,苏清沉默的跟在应昭仪身后,鼻息之间弥漫开来的却是一股淡淡的药香味。

    鼻头微动,苏清有些疑惑的看向应昭仪的背影,想起这熟悉的药味,好像便是那日去淑妃处闻到的。

    “对了,听闻妹妹善做药膳,我觉得近日里有些头晕目眩,不知妹妹可有什么调理的法子?”应昭仪脚步微顿,看着慢慢走到自己身侧的苏清道。

    苏清站定身子,看向应昭仪掩在艳丽妆容下的面色,确是有些苍白憔悴。“如若是气血不足,昭仪可喝些枸杞红枣茶。”顿了顿,苏清继续道:“不过妾毕竟不是太医,昭仪还是请太医来把把脉的好。”

    应昭仪轻拂衣袖,嘴角微勾道:“听闻妹妹的父亲被皇上亲指为淑妃太医?”

    苏清身子一顿,轻声道:“是。”

    “呵。”轻笑一声,应昭仪的目光淡淡的从那微光之中的椒房殿挪到面前的苏清身上,说话的声音带上了一分飘然,“妹妹真是好福气,不过这福祸相依,妹妹可要当心了。”说罢,那应昭仪也不看苏清的反应,带着身后的宫女扬长而去。

    苏清微曲着身子站在原地,直到那应昭仪走出视线,她才慢慢的站直身子,目光清冷。

    “婉仪。”细辛站在苏清身后,看着不知在发什么呆的苏清,轻声道。

    “回去吧。”苏清面上没有什么表情,掩在宽袖之中的手掌微微握紧,但刚走了几步之后,苏清却是突兀转头看向身后的浅桃辛道:“浅桃,帮我去一趟外宫,请我父亲过来。”

    “可是…”细辛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苏清,又转头看了看身侧面无表情的浅桃。

    “请不到便罢,去一趟。”苏清执拗的看着浅桃,咬了咬唇继续道。

    “喏。”浅桃欠了欠身,转身便离去。

    细辛站在苏清身侧,看着浅桃的背影,犹豫了片刻后开口道:“婉仪…”

    苏清伸出手,打断了细辛的话,语气有些疲惫,“回去吧。”

    细辛咽下嘴里的话,欠了欠身道:“喏。”

    第五十八章牛乳梨汁

    苏清最终还是没有等来自己的便宜老爹,但是却等来了一个让人惊骇的消息。

    应昭仪意欲投毒淑妃。

    “这是怎么回事?”苏清的手里端着一杯牛乳梨汁,浓郁的奶香味伴着雪白小块的梨块,十分适合作为闲暇之时的吃食。

    浅桃对着苏清欠了欠身道:“奴婢刚才去外宫,正巧苏御医去了淑妃处,听太医署的人说,淑妃似乎落子了。”

    落子?听到浅桃的话,苏清心下却是一笑,这无子哪里来的落子,不过她原本是猜测这皇帝是要拿淑妃来牵制皇后的,怎么竟然扯上了应昭仪?

    “那你可知应昭仪现在如何?”苏清放下手中的牛乳梨汁,微侧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浅桃。

    “人赃并获,应昭仪自己也承认了,现下应当是被幽禁掖庭了。”浅桃的脸上始终没有什么表情,一板一眼的叙述,让苏清不禁将目光落到了她的脸上。

    房间之中只有浅桃和苏清两人,苏清喝了半盅牛乳梨汁,齿颊吃都是那甜腻的味道,但是不知为什么,苏清只觉得那甜腻的牛乳带着清淡的梨汁在口中苦涩的发麻。

    “浅桃,淑妃这件事情,你是知道的吧?”苏清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字字笃定,看着浅桃的眼神也是带上了几分犀利。

    浅桃站着的身形微动,听到苏清的话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恭谨道:“奴婢不知婉仪在说什么。”

    “呵…”轻笑一声,苏清摩挲着手里新沏的一杯新茶,淡淡道:“浅桃,我知道你是我爹的人,但我是我爹的女儿,所以算起来,你也是我的人。”说罢,苏清眼角微微上挑,清丽的眸子拉长,竟然显出几分媚意。

    浅桃的身子明显一僵,但是不过一瞬,她便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对着苏清欠身道:“请婉仪不要为难奴婢。”

    听到浅桃的话,苏清嗤笑一声,“怎么,难道我爹让你过来不是助我一臂之力的?”

    浅桃“扑通”一声,猛的跪在了地上,声音低哑,“婉仪,奴婢不知。”

    “碰!”的一声,苏清将手中的茶碗放置在手边的梨花木桌上,但是看着浅桃恭垂的身形,却只是长长的出叹一口气,“罢了,你下去吧。”

    “喏。”浅桃应了一声,弯着腰退了下去。

    苏清轻按着额角,感觉自己真是做不得坏人,连装都装不像,那浅桃明明是一副假装不知道的样子,她也能给人放了出去。

    伸手拿过桌上已经有些凉意的牛乳梨汁,苏清喝了一口还没有下肚,便看到细辛略微慌张的撩开珠帘走进来道:“婉仪,今晚皇上宣您侍寝。”

    “噗…”苏清嘴里的那口牛乳梨汁,全数贡献给了身上那套绯色宫装。

    这皇帝还真是勤奋啊,刚刚那淑妃落了子,虽然是假的,但是竟然这么快就开始找下家了。

    “婉仪。”看到被那牛乳梨汁浸湿了半边衣物的苏清,细辛轻叹一口气,拿出丝绢帮苏清擦拭了半响,然后继续道:“婉仪,您还是早点准备吧。”

    准备?准备什么?

    正当苏清还在发愣的时候,珠帘再次被撩起,一个年长的老嬷嬷身宽体胖的站着苏清面前行礼道:“婉仪,请让奴婢为您沐浴。”

    苏清身子没有动,只是定定的看着那女人,一言不发。

    细辛站在苏清身后,轻轻的碰了碰她的腰。

    “来吧。”苏清回神,对着那老嬷嬷点了点头。

    那老嬷嬷垂眸对着苏清欠了欠身,便领头带着人往外走去。

    这老嬷嬷是宫里的老人,专门负责这类侍寝之事,苏清虽然活过了两世,但却是个实实在在的黄花大闺女,连猪跑都没有见过,更不用说吃猪肉了。

    拿着手里那本露骨的册子,苏清的手指有些发抖,指尖泛白。

    “婉仪,请您好好的过目。”那老嬷嬷面无表情的站着苏清面前,声音洪亮。

    苏清捏着册子的手一顿,挣扎了一会儿终于是翻开了那册子,册子很清晰,甚至还上了颜色,苏清平缓了一下呼吸,一页一页缓慢的翻过去,但是她根本就不知道入目的是些什么东西,只感觉自己脸颊热的发烫。

    “啪!”的一声,苏清看完最后一页,将那册子狠狠合上,然后抬头便对上那老嬷嬷的视线。

    沐浴后的苏清肌肤清润如水,看上去便是那滑腻如脂,透着几许绯红色泽,滑落的青丝垂在肩头,还没有干透,湿湿的印出几抹印记,显出圆滑小巧的肩头,那露出的纤细脖颈,就好若含苞欲开的娇嫩花儿,美丽的紧。

    “婉仪,莫怪奴婢多嘴,这侍寝之时,便是再疼也得忍着。”老嬷嬷接过苏清手中的册子,突然道。

    苏清抚着手腕的动作一顿,那看向老嬷嬷的眼神有些怪异,但是好在人家是在提醒她,也算是好心,苏清对着那老嬷嬷的语气温和了几分道:“谢谢嬷嬷提醒。”

    那嬷嬷对着苏清欠了欠身,转身退去。

    苏清坐在房间之中,身上只着了一层薄纱,细风透过窗棂之中吹过她身上的薄纱,留下一阵颤栗。

    细辛手里托着一件披风走了进来,她看到呆呆坐在房中的苏清,几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将手里的披风掩在苏清的肩上道:“婉仪,凤鸾春恩车马上就要来了。”

    苏清听到细辛的话,慢吞吞的点了点头,然后伸手从旁边拿过一杯凉茶,“咕噜噜”就灌了下去。

    一杯凉茶下肚,苏清的脑子清醒了不少,缩头一刀,伸头一刀,还不如痛快一点。

    这样想着,苏清起身,对着细辛招了招手道:“给我拿壶酒来,要最烈的。”

    “婉仪…”细辛有些不同意的看着苏清,欲言又止。

    “快去。”伸手推了推细辛,苏清发现自己确实是紧张的厉害,她给自己下了无数的心理暗示,但是却无论如何都平静不下来,既然这样,那就借助一点外物吧。

    细辛看了一眼苏清,终于是转身去取了一壶酒来。

    按住苏清想拿酒壶的手,细辛从宽袖之中取出一个半个手掌大的精致酒壶,拨开塞子,倒入小半壶的酒道:“婉仪,这酒烈的很,不可过三口,你随身带着,进殿之前喝上一口。”

    “嗯。”应了一声,苏清将那酒壶子塞进暗袋之中,然后拉上披风的带子,指尖细微颤抖。

    第五十九章青蒲酒

    从那凤鸾春恩车上下来,苏清的腿有些发软,刚才那车驾的不是十分平稳,她的身子被颠的难受的紧。

    “婉仪,这边请。”李顺早已站在殿前候着,此事看到下了车的苏清,赶紧躬身站到她的身侧,引着苏清进了内殿。

    苏清不是第一次进这未央宫的内殿,但是穿成这样来却是第一次。

    未央宫之中安静的很,一路过去皆是点燃的琉璃灯,流光溢彩的颜色顺着烛光变幻多姿,细小的风微微吹拂,惹得苏清身上的薄纱不停的舞动。

    有些狼狈的掩住身上的薄纱,苏清侧头,对上李顺平静无波的眼神,她下意识的掩了掩身上的披风,率先跨进了内殿。

    “吱呀!”一声,殿门在苏清身后关上,听到声音的苏清侧头便是只看到了李顺那张白皙细腻过分的脸。

    内殿之中空无一人,宽大的龙床上铺着一层软垫,薄被被叠的整整齐齐的铺满小半张床铺,垂下的黄色帷幔缀着细细的流苏,随着苏清慢慢坐在床沿的动作而微微抖动。

    房间之中只那案前的小机旁燃着一盏细碎的琉璃灯,在周围印下一片黄色的氤氲光晕。

    苏清坐在床沿处,从宽袖里面摸出那个酒壶,犹豫了片刻之后,猛的拔开了酒壶的塞子,一股浓郁的酒香飘散开来,弥散在宽大的内殿之中,窜进苏清敏感的鼻息之中,让她产生了一种未喝先醉的感觉。

    拿起酒壶,苏清指尖轻点,轻抿了一口。

    这酒入口香醇,一点没有烧喉的感觉,就好像是最醇厚的液体带着柔顺的感觉乖巧的顺着喉咙往下流去,细腻的醇香混着去年收藏好的雪水嫩梅,齿颊留香。

    忍不住的,苏清又喝了一大口,那入体之后的浑身舒畅让她感觉自己的身子都轻飘飘的。

    泓禄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番场景。

    苏清的身子半披着披风,露出里面的纱衣,若隐若现的身姿在晕黄色的琉璃灯下显出一身瓷白肌肤,偌大的内殿之中弥漫着浓厚的酒香,呼吸之间似乎还夹杂着几分其它的香甜味道,混着酒香十分好闻。

    苏清手里的酒壶只装了小半壶的酒,所以即便是她仰着脖子倒了半天也没有再喝到一滴。

    “唔…”光着一双脚,苏清踩在凉滑的地面上,脖颈高高扬起,那拉出的纤细弧度配着白皙的皮肤分外诱人。

    “唔…没有了…”苏清眯着眼睛看向走过来的人,她迷蒙的眼睛根本就看不清面前的人是谁,只是感觉那渐渐逼近的威压让她十分不舒服。

    单手搂上苏清的腰肢,泓禄拨开她黏在脸上的碎发,声音低沉道:“喝了酒?”

    苏清歪着脑袋,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泓禄的话,只捏着手里的酒壶递到泓禄面前,结结巴巴的道:“没,没有了…”

    伸手拿过苏清手上的酒壶,泓禄捻过一点边缘的酒渍尝了尝,果然是后劲极大,却是香醇极致的青蒲酒。

    苏清半倚在泓禄的怀里,手指抓着他的衣襟,说出的话断断续续的并且十分不清晰,“还,还要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