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147|第147章

147|第14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四章蜜汁香蕉薯泥羹(贰)

    苏清眨巴着眼睛,偷偷瞄了一眼面色如常的泓禄,却看到那双浸着寒冰的眸子,赶紧又瑟瑟的缩回了脑袋,心下却是一阵的百转千回。

    听刚才那许皇后的话,她是被这皇帝用什么条件从她的椒房殿讨过来的?可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哪里用得着他皇帝这么大费周章啊?

    “朕是答应过你放那博望侯一马,那现在是那傅太保不放博望侯一马,与朕何干?”泓禄从床上翻身坐起,慢慢的捻起那被放置在床头的佛珠,嘴角微微勾起,神情高深。

    狡辩!苏清听完那泓禄的话,深刻觉得这个皇帝简直就是一个标标准准的腹黑大帝啊,咬文嚼字推脱话语什么的,信手拈来。

    “皇上,当年若不是许氏,现在这皇位上坐的还不知是谁呢,您现在这般是在过河拆桥吗?”这许皇后估计也是气急,竟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话。

    “呵。”轻笑一声,泓禄慢慢的从床畔站起身,那挺拔的身姿高挑欣长,白皙的面容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看着便让人感觉到一种从骨子里面生出的毛骨悚然。

    “传朕旨意,将皇后禁足椒房殿一月。”泓禄的声音清晰透彻,在内殿之中分为清明。

    “皇上!”许皇后听罢,画着精致妆容的脸扭曲的厉害,涂抹着艳色玫瑰红的樱唇微张,发出嘶哑的吼叫。

    “带下去。”看着被两个太监死死扣住身形的许皇后,泓禄面无表情道。

    “皇上,皇上,泓禄!…”许皇后的声音透着凄厉,那声嘶力竭的感觉让人从心底里发毛。

    苏清缩在床脚,听着许皇后那声嘶力竭的叫声,便感觉身上那又痒又疼的感觉愈发严重了一点。

    在这宫里几月有余,再加上原主的记忆,对苏清这皇后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在泓禄还是太子时,许皇后便嫁与了他,据说那时候,十里红妆,绵延千里,锣鼓喧天,响彻天际,整个京城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热闹程度可想而知。

    那个时候,整个东宫,也只有她太子妃一人,专宠多时,这太子妃时的许皇后也被京城之中的贵女名门争相羡慕,毕竟泓禄这般的地位,这般的容貌才情,能独宠她一人,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

    可好景不长,后来,先皇赏赐美人,太后下派宫娥,东宫之中出现愈来愈多的娇媚宫女,都让那时候的太子妃许皇后一日焦过一日。

    她看着泓禄身侧的女人一个接着一个出现,即使知道这是必然的结局,却还是忍不住的想,那时候的他们,是多么的温馨幸福。

    焦躁,不安,恐惧,年老色衰,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许皇后心神俱伤,所以她决定,即便是抓不住这男人的心,也要把这男人的身给留在身边,许氏一族那繁盛荣高的地位,便是她的武器。

    许皇后口口声声说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许氏,可她那幽暗的心底深处,清晰的知道,她只是用许氏这个庞大的背影,来压制,牵制泓禄,她害怕,许氏倒了,她的皇后之位,她的一切,都会随着许氏的倒台而烟消云散。

    许皇后明白,是她对许氏的偏执以及泓禄的执着,将这个男人越推越远了,可是她不后悔,她相信如果没有许氏,他的身边也不会只有她这么一个女人。

    苏清是女人,她大概是有些明白许皇后这股难掩的偏执,这幽幽后宫,深深宫闱,女人的命运境地,不都系在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上嘛,只是这许皇后已然太过于沉迷于权势,那对上皇帝都不愿意低下的头颅,注定了她的悲剧。

    “过来。”正当苏清皱着脸一边挠后背一边胡思乱想的时候,泓禄的声音沉压压的传过来,带着一丝不耐烦。

    苏清抬头,看到泓禄那张俊朗的面容,下颚微绷,眉目微眯,即便是一脸不耐的神色,却也是赏心悦目的紧。

    拢着自己乱糟糟的衣物,苏清垂着脑袋往外挪,声音细细的道:“奴婢失态,请皇上恕罪,如果皇上没有什么事的话,奴婢就先告退了…”

    苏清搅着自己的衣服,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但是反应过来之后便是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你这做人奴婢的竟然还敢嫌弃人家皇帝多事。

    一把拽住苏清的胳膊,泓禄垂下脑袋,伸出指尖,慢慢的挑起苏清的下颚。

    那顺着脖颈往下滑的指尖让苏清的身子一个打颤,她微微的挣扎了一番,却是没有挣脱,只感觉泓禄那清雅的声音透着一股难说的暧昧,“淡了。”

    淡了?什么淡了?还没等苏清反应过来,泓禄却是突然侧过了头,挺拔的身子向内殿门口看去,那目光似有所感的落在一处,随着那微微顿住的漆黑目光,他嘴角突兀的扬起一抹浅笑,好似雪霁天晴之际那直击心灵深处的震撼。

    “熏荨。”这是苏清第一次听到泓禄如此轻柔的声音,淡淡的带着温热,就好像苏清最喜欢的乳制品一样的滑软,带着无限的温柔意味。

    苏清微微抬头,便看到泓禄光洁的下巴,以及那微微滑动的喉结。

    “皇帝哥哥。”一道细细的声音透着从苏清侧边传来,苏清整个人一震,赶紧将看泓禄看痴了的目光收回来,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

    声源处,站着一个梳着双髻的小姑娘,髻上戴着两朵青釉色珠花,身上穿着绯色的印鎏金苏缀丝绸宫装,身后是躬身候在后面的李顺。

    “来。”放开苏清的手,泓禄对着那小姑娘招了招手。

    那小姑娘身形瘦弱,似乎身体不是很好,那宫装穿在她身上,空落落的紧,此刻迈着步子急匆匆的往泓禄身边赶,喘着细微的气息,苍白的脸颊上带上了一抹绯红色泽,看上去红润了一些。

    这熏荨公主长的不算惊艳,顶多只能用清秀来形容,只那略带着婴儿肥的脸上那双黑漆漆的眸子圆溜溜的带着怯意,看上去让人平添的生出了几分怜惜。

    “皇帝哥哥。”走到泓禄身侧,那小姑娘拉过泓禄的宽袖,软绵绵的叫了一声,然后才好似注意到站着泓禄身后的苏清,白嫩的手指指了指苏清,眼中显出几分疑惑。

    对上那小姑娘的盈盈双眸,苏清这才恍然反应过来,对着那她行礼道:“奴婢苏清,见过熏荨公主。”

    在苏清有限的记忆之中,这熏荨公主是皇帝一母同胞之胞妹,作为皇帝的胞妹,又深受泓禄喜爱,这熏荨公主当然应该是众人巴结的对象,只是面前这畏缩在泓禄身侧,一脸怯意的娇弱人儿,真的应该是那个嚣张跋扈的熏香公主?

    “苏清,你就是苏清吗?”那熏荨公主听到苏清的话,眼睛猛的一亮,那黑漆漆的眸子几乎占了一小半的脸颊,看上去可爱的紧。

    苏清的眼中带上了几分疑惑,却是只欠了欠身回道:“奴婢是苏清。”

    那熏荨公主扬起一脸笑意,扯了扯泓禄的宽袖,声音清脆道:“皇帝哥哥,甜甜的。”

    “好,甜甜的。”轻轻刮了刮熏荨的鼻尖,泓禄侧头,对着苏清道:“去,做份蜜汁香蕉薯泥羹。”

    听到那对自己与对那熏荨公主截然不同的声音,苏清低垂着脑袋暗自撇了撇嘴,藏在裙裾之下的脚不自觉的蹭了蹭地面。

    “还不去?”

    “…喏。”低低应了一声,苏清转身往外走去,却是突然被李顺拦住了去路。

    “苏清姑娘,先去换件衣裳吧。”李顺双手置于腹前,站在苏清的面前,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苏清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狼狈的宫装,想起刚才后背又痒又疼,现在却突兀的已然消失的感觉,顿时觉得整个人都阴冷的厉害,赶紧对着那李顺欠了欠身便拐进了一侧的房间。

    房间之中,新瑶正端坐在桌前缝补自己的衣物,咋看到狼狈的苏清,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赶紧放下手中的针线快步走到苏清身侧道:“苏清姐姐,这是怎么了?”

    对着新瑶摆了摆手,苏清的嗓子有些干涩道:“去帮我拿点清水过来。”

    新瑶听闻,便急匆匆的出去了。

    苏清迈着步子走到自己的绣床上边,那绣床锦被之上工工整整的放着叠好的新制宫装,那不显眼的衣角处还绣着娟秀的“苏清”两字。

    新瑶端着一盆水进来,注意到苏清看着那宫装的视线,将水放置在洗漱架上,有些羞赧道:“今日制衣局送来这宫装,却是没有制字,所以就私自给苏清姐姐绣上了,苏清姐姐可不要怪罪我啊。”

    嘴角扯出一抹浅淡的笑,苏清看着新瑶道:“怪你做什么,我还要谢谢你呢。”苏清说这话确是真心的,因为她虽然有原主的记忆,却是没有她的手艺,先不说那细致的绣花,在现代她连衣服都没有缝过。

    “对了,你帮我看看这后背。”慢慢褪下自己身上的宫装,苏清扭过脑袋,使劲的往后面看去,却是什么都看不见。

    新瑶见状,端过那水盆置于苏清后腰处。

    透过那清水面,苏清终于是看到了自己的后背,一块又一块像斑马一样的东西,虽然没有了刚才那又痒又疼的感觉,但是却十分难看。

    “苏清姐姐,这是怎么了?”新瑶皱眉看着苏清的后背,想伸手却是不敢碰。

    “无碍的,只是吃错了东西。”原主一直对红糖过敏,苏清则是百无禁忌,所以也便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没有想到,今日这过敏竟然是如此的严重。

    内殿之中,李顺端过宫女呈上来的芙蓉酥点,放置在熏荨公主的面前,那熏荨公主清澈如幼童一般水润的眸子盯着那酥点,在看到泓禄微微点头之后才欢快的伸出手抓了一块便往嘴里塞。

    “皇上,看来那红糖过敏却是真的了。”李顺不着痕迹的挡住熏荨公主的视线,站在泓禄身侧道。

    泓禄抚弄着手里的佛珠,并未搭李顺的话,只对着三步远处的熏香招了招手道:“今日让你背的东西背熟了吗?”

    那熏荨公主眨了眨眼,吃着酥点的手一顿,求救似的看了李顺一眼。

    “你看李顺也没用,没背出来就不准吃那蜜汁香蕉薯泥羹。”泓禄慢条斯理的说完,便对上熏荨雾蒙蒙的委屈眼神。

    “不行。”泓禄对着熏荨微微摇头,丝毫不受影响。

    瘪下嘴,熏荨默默的塞下一口芙蓉酥点,然后怯怯的看了泓禄一眼,掂着脚蹭了出去。

    看着熏荨的背影消失在内殿门口,李顺躬身为泓禄倒上一杯凉茶。

    “奴才觉得,这苏清大概真是醒过来的时候伤了脑袋,不然这几番试探下来,怎的一点痕迹也无,毕竟那毒也不是一般的毒。”

    李顺说完,泓禄却是没有说话,只那深谷幽潭似得目光落在那沉沉浮浮的碧绿茶叶之上,指尖轻捻腕上佛珠,面目暗沉,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另一侧,苏清换好宫装,便是又去了那大内御膳房。

    御膳房里,苏清四下看了看,没有看到熟悉的面孔。

    一侧的小宫女看到走进来的苏清,赶紧走到苏清身侧躬身道:“尚膳。”

    苏清微微点了点头,侧头对着那小宫女道:“帮我准备一些新鲜的香蕉,红薯,还有一些鲜奶酪和甜蜂蜜。”说完,苏清便慢慢挽起自己的宽袖,却在看到那红色的斑痕时又不自觉的将宽袖往下拉了一点。

    那小宫女顺着苏清的动作,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她的手臂,然后转身去准备食材。

    苏清侧着身子,没有在意,只将手放入木盆之中细细的洗净双手。

    这蜜汁香蕉薯泥羹做起来不难,是专门小姑娘或是孩童吃的食物。

    苏清接过那小宫女准备好的食材,先将那红薯去皮,切块之后放入蒸笼,然后将香蕉去皮与蒸好的红薯一起压成泥状,置入青瓷小碗之中,调入鲜奶酪和甜蜂蜜,最后撒上细碎的干花瓣,看上去颜色鲜亮,味道浓厚。

    这蜜汁香蕉薯泥羹生津止渴,润肺滑肠,刚刚苏清看那熏荨公主的面容,却不是十分康健的样子,这蜜汁香蕉薯泥羹应该很是适合她,那皇帝还真是会点呢。

    第四十五章杏仁茶

    苏清端着那蜜汁香蕉薯泥羹走进内殿,便听到一道断断续续的仿若清脆童稚声的声音。

    “六六三十六,数中有术,术中有数。阴阳燮理,机在其中。机不可设,设则不中……”

    其实从第一次见到那熏荨公主的时候,苏清便有种怀疑,这熏荨公主是个心智不全的。

    即使这宫中的人都缄默不言,其实心里都清楚,这熏荨公主现在虽已十四芳龄,但是看着却如八岁的孩童一般,心性懵懂非常。

    只是刚才那熏荨公主疙疙瘩瘩背的是三十六计吧?让一个好好的女孩子背这种东西真的好吗,古代不应该是女戒和女训之类的天下吗?

    苏清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往里面走,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坐在软榻上的熏荨公主和泓禄,但随着她脚步的移动,腹部的大姨妈不知何时又开始痛的厉害,苏清白着一张脸端着那装着蜜汁香蕉薯泥羹的托盘走到李顺的身侧道:“公公。”

    李顺看了苏清一眼,只嘴角轻勾,对着她道:“苏清姑娘还是自己去吧。”

    苏清端着托盘的手顿了顿,她微微侧头看去,只见仰坐在软榻之上的泓禄微眯着眼眸,那幽暗的视线若有若无的扫过来,苏清吓得赶紧低下了头,但等到她惊惶惶的抬头想仔细辨认的时候却又不见了踪迹。

    紧了紧端着托盘的手,苏清低垂着脑袋,慢慢朝着泓禄和熏荨公主的方向而去。

    “甜甜的…”那熏荨公主的手里捏着一本半开的玄青暗色古书籍,眨巴着的大眼睛死死盯在苏清手里的托盘上。

    “不背完,不准吃。”伸手覆盖住熏荨公主那盯着苏清手里托盘的视线,泓禄慢条斯理的侧头,看了一眼站定在他身侧的苏清。

    苏清低垂着眼眸,泓禄那微微上挑的眼角落入她的眼中,只感觉竟然带着几分女子才有的波光潋滟之美感。

    暗暗的掐了掐自己的手掌心,苏清闭了闭眼,再睁开时,那泓禄早已挪了位置,正靠在软榻之上闭目养神,只那熏荨公主苦着一张俏脸还在磕磕巴巴的背书,“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呃,太…太…”

    那熏荨公主坐在泓禄身侧,似是有些坐不住,只一个劲的扭了几下,然后伸着脖子小心翼翼的偷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泓禄,慢慢的将手里紧闭的书打开一角。

    那熏荨公主动作有些笨拙,白嫩的脖子往侧边挪了挪,却不经意的对上苏清的视线,赶紧手忙脚乱的将那书盖好,做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只那满脸的绯色早就将她出卖了。

    看着那因为被自己发现偷看书籍而满面涨红的熏香公主,苏清只觉一阵好笑,这么单纯的孩子,能在这后宫之中生存到现在,真的是很不容易,而护着她的那个人,应该更不容易吧?

    苏清的视线不知不觉的又往泓禄的方向看了过去,却发现泓禄细长的眼睛下是明显的青色疲痕,在窗棂下夕阳落日的余晖之中格外明显。

    苏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愣神,她想那几日在茶房之中,看到那个点着琉璃灯翻看奏折的欣长身影,想起那个深夜与自己的小厨房之中消磨时光的“御前公公”。

    面前的这个男人,得到了很多,比如权势,成为了天下最为尊贵的一个人,可是同时,他也失去了很多,比如亲情,爱情,友情,这些普通人每天都会接触的东西,于他而言,得到它们,却是犹如登天一般。

    苏清看的有些痴了,泓禄却是突兀的睁开了眼睛,那纤长的睫毛微微抖动,露出里面深潭一般的黑眸,没有小憩之后的迷蒙,没有休整之后的疲惫,有的只是精湛异常,能看透人心的精明硬悍。

    快速的收回视线,苏清不知道泓禄有没有看到自己的目光,只是心里紧张的很,那跳动的心脏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砰砰砰”的跳的厉害,让她被落发掩盖的小巧耳垂之上都粘上了几分绯色。

    “不记得了?”泓禄的声音带着一点磁性的沙哑,放在黄花梨高束腰雕花小桌上的手轻轻捻着手里的佛珠,目光直直的落在熏荨的脸上。

    熏荨公主低着脑袋,显然对这位存着又爱又怕的心理,只绞着白藕似的手几不可闻的轻轻“嗯”了一声。

    泓禄没有说话,那熏荨公主的头低的更低,只露出那两朵精巧的发髻,清秀的脸上因为垂着脑袋的缘故被挤出两团软肉,看上去肉呼呼的,可爱的紧。

    一旁的李顺看着沉默不语的泓禄,挪动身子向前,走到泓禄身侧道:“圣上,熏荨公主确是尽力了,您不要太过于苛求了。”说完,李顺看了苏清一眼,对着她向泓禄的方向使了一个眼色。

    接收到李顺的眼神,苏清的心中有些微的讶异,实在是想不清楚这李公公为什么会让自己帮着说话。

    但讶异归讶异,既然这李公公都这样示意自己了,而且那熏荨公主确是可爱的紧,苏清也便就硬着头皮说了一句道:“皇上,这蜜汁香蕉薯泥羹都要凉了,还是趁热吃的好。”

    确实,苏清这捧在手里的蜜汁香蕉薯泥羹已经有些凉意,虽然说是在这三夏伏天,但是刚刚出锅的蜜汁香蕉薯泥羹还是热乎的好吃。

    泓禄动了动身子,看了一眼苏清托在手里的蜜汁香蕉薯泥羹,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苏清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那熏荨公主已经迫不及待的从软榻上起身,朝着她的方向冲了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