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宠娇女 > 165|第165章

165|第165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九章金秋小饼(壹)

    当苏清端着那鸡丝阿胶汤进入披香宫正殿后,便被里面的闷热气弄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这披香宫里头的窗棂全部被关的严严实实的,就连门口都挂上了纱帘,那气出不去,进不来,一口呼吸下去都是火热热的闷热的紧,偏生这正殿之中还弥漫着苦涩的药味,随着呼吸散发在舌尖之上,愈发的让人难受起来。

    跟在苏清身后的小宫女和小太监也有些不适,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却立马被苏清制止。

    把宫女太监留在了外面,苏清一人端着托盘进了内殿,只见内殿之中温度更甚,即使房间四处放着冰鉴,也架不住那密不透风,甚至还用湿棉布把窗棂缝隙都堵起来的完全封死的房间。

    苏清一进入,身上便是一阵潮热,额上滚落的汗珠顺着衣襟滑落,留下一道汗渍。

    “尚膳,请在此稍等片刻,奴婢去回禀淑妃娘娘。”正在苏清要里走时,穿着清茶色宫装的方卉从一侧走出,双手置于腹前,躬身对着苏清道。

    苏清止了脚步,看着那方卉轻点了一下头。

    方卉躬身退去,苏清伸出手拂了拂脸上的热汗,目光在这殿内扫了许久,才看到方卉迈着步子匆匆回来,对着她欠身道:“尚膳请随奴婢来。”

    苏清点了点头,跟在方卉身后进了内殿。

    内殿闷热的很,苏清一眼望去,便见那淑妃靠在绣床之上,身上盖着绫罗绸布,脸色苍白的紧,身侧的宫女热汗淋漓的给她扇着细风,但那风扇出来也是热的紧,可有可无的很。

    淑妃看了一眼朝着她行礼的苏清,声音有些疲惫道:“本宫最近身子不适,你有什么事便快说吧。”

    苏清慢慢站直身子,将手里的托盘捧高道:“奴婢奉圣上口谕,特为娘娘带来鸡丝阿胶汤,滋补养身。”

    听到苏清的话,那淑妃一听到泓禄,立马眼前一亮道:“快,给本宫来过来。”

    方卉上前一步,将苏清手中的盅拿了过来,只是却没有直接递给淑妃,而是将那盅放置于绣桌之上,躬身对着那淑妃道:“娘娘,您不宜吃冷食,奴婢让人帮您热一下。”

    淑妃听罢方卉的话,才像是想起什么似得,脸上露出一抹惊恐之色,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声音有些颤颤道:“对,对,本宫怀着龙嗣,是应当小心,去给本宫热热。”

    “喏。”方卉躬身,亲自端着那盅走出了内殿。

    苏清看着这一副场景,心中叹然,这淑妃也真是太过于小心谨慎了一些,先不说这皇上赐的东西她不敢食,便是将这披香宫弄成密不透风,生怕着了凉也是奇葩的很。

    “对了。”喝了一口身侧宫女递过来的酸梅汤,淑妃看向安静站立在那处的苏清道:“上次本宫与皇上说的金秋盛宴,说好是借了人的,正好你过来,便将那金秋小饼做一份,比本宫宫里的比比,看看如何。”

    轻拭了一下唇角,淑妃揉了揉酸胀的额角,似乎十分疲累,她打起精神看向苏清,继续道:“那小厨房你也是熟识的,自行去吧。”

    苏清看着淑妃那愈发苍白的面色,轻声道:“喏。”然后躬身退去。

    小厨房确是苏清十分熟识的地方,便是这披香宫也是她呆了好几个月的地方。

    熟门熟路的提着裙摆走向以前的居所,苏清的心中有些不安和紧张,刚才她进入那正殿之时四处看了许多,没有发现细辛的身影,心下便有些不安,许久未见,也不知这细辛如何了。

    院子还是以前的那个院子,小宫女们站在宽窄的院落里互相调戏,那声声欢声笑语让苏清有些怔忪。

    绿荫垂蔽,苏清躲在那树下,看到了独自一人安静坐在门前的细辛。

    细辛侧坐在绣墩之上,纤细的身姿上穿着一件豆蔻色的宫装,低垂着脑袋,露出一截白皙脖颈,手上绣着一件绯色衣物,脸上时不时的带上那抹熟悉的笑意,清清浅浅的,一如以前。

    苏清小心翼翼的踏着步子走向细辛,终是看到她手上正在绣着的花样子,三条波浪形的用碧波色一点一点勾勒而出,就好似细细的凌波纹。

    鼻头不知道为什么突兀的一酸,苏清猛的一个步子,直接落到了细辛的面前,要不是怕她分了神刺到手,苏清还想来一个大大的熊抱。

    “苏清?”细辛看着面前熟悉的面孔,脸上显出一抹惊讶,但是很快,眼中便溢出满满的欣喜,浅浅的落在瞳仁上,漾出一点水渍。

    “细辛。”苏清上前一步,狠狠的抱住细辛,两个女孩抱在一处,哭哭笑笑的。

    站在院子里的小宫女们看着一身不同装扮的苏清,又看了看被抱着的细辛,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细细讨论起来,也不敢上前,就这样看着。

    “你怎么过来了?”放开苏清,细辛看了一眼满满都是人的院落,拉着人进了屋。

    屋子还是以前的那个屋子,苏清的心上涌出一抹熟悉感,她摸着那青瓷茶碗上小小的磕痕,小小的笑了一下。

    “坐。”拉着苏清坐在绣墩之上,细辛倒了一杯凉茶给她,但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将转手递给苏清的凉茶又收了回去。

    “我倒是忘了,你最是挑嘴,这粗劣的凉茶怕是入不得你的口了。”

    苏清听到细辛的话,抬手抢过细辛手里的茶碗一饮而尽,倒扣于桌,然后豪气的抹了一把唇角道:“有什么喝不得的。”

    “呵。”轻笑一声,细辛又给她添了一杯,然后道:“怎么突然回来了。”

    “是皇上让我给淑妃送了一盅鸡丝阿胶汤。”顿了顿,苏清听着院子里面小宫女们的说笑声,压低了嗓子道:“这披香宫是怎么了,怎么搞成这副样子?”

    细辛的目光也落在那窗户外的院子里看了一眼,她伸手搭在苏清的手,声音低低道:“想必你是听说了的,那应昭仪今日被罚跪的事,便是冲撞了那淑妃,淑妃肚中有龙嗣,原本便是小心翼翼的紧,现今便是连那平常的宫女太监都近身不得,只那方卉和王烨终日伺候在旁,这不,这些小宫女都落了闲,整日在这院子吵闹。”

    苏清听罢细辛的话,皱了皱眉道:“我方才进那披香宫时看到那淑妃住所被封的密不透风,这又是何缘故?”

    听到苏清的话,细辛有些怪异的看了她一眼道:“今日你爹来了披香宫为那淑妃把了脉,出来后这披香宫便变成了如此。”

    苏清愣了愣,想起那她至始至终只见了一面的便宜老爹,心中有些惴惴。

    如果按她上次的推断来说,这淑妃的胎是假的,她的便宜老爹特地为她隐瞒,现今披香宫这番作为也便是无可厚非了,可是按她自己来看,这淑妃就好似根本不知道自己没有孕一样,是她的演技高,还是她真的不知道呢?

    看着陷入沉思的苏清,细辛好笑的点了点她的额头道:“这是怎么了,许久不回来便是坐着发呆么?那淑妃定是让你去做那金秋盛宴上的东西了吧?”

    “你怎么知道?”苏清抬头,惊愕的看向细辛。

    “我怎么不知道了,这淑妃也就这般了。”细辛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拉起苏清的胳膊道:“走吧,陪你去小厨房。”

    对话告一段落,苏清挽着细辛的手便是往外面去,却是被细辛挣脱了手臂道:“你现在是御前尚膳,可不能跟我这般。”说罢,细辛推开了房门,躬身站在门侧,对着苏清道:“尚膳,请。”

    苏清轻笑一声,无奈道:“也罢,这皇宫终归是这般。”说完,跨出了房门,细辛垂着脑袋,紧跟在她的身后。

    两人一路上无言,只那时不时路过的太监宫女看到身后跟着细辛的苏清,眼中透着几分疑惑,恭恭敬敬的对两人行了宫礼便退到一处。

    苏清看到那些小宫女太监,也只微微颔首,目不斜视的一路到了小厨房。

    小厨房里空无一人,还是一贯的摆设,和苏清离开时一模一样。“倒是都没变呢。”

    有些怀念的抚了抚那放在角落处的小板凳,苏清慢慢蹲下身子坐了上去,脸上显出一个笑意,就如得了玩具的稚童一般。

    “吱呀”一声,小厨房的木门被打开,苏清抬首望去,只见一个身形纤瘦穿着太监服的小太监挎着竹篮子走了进来,在看到坐在小板凳上的苏清时,脸上一愣,然后突然惊喜的掉下竹篮子,快步走到苏清面前,结结巴巴道:“苏,苏清…姐姐…”

    “小佺子。”苏清从那小板凳上起了,脸上的笑容还未褪去,愈发清丽无双,惹人侧目。

    “我,我,奴才,拜见尚膳。”小佺子看了一眼苏清身上的宫装,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得,赶紧伏跪身子下跪道。

    “快起来,这般的虚礼我可不要。”苏清笑着将那小佺子扶起来。

    “行了,叙旧便罢了,先做那金秋小饼吧,省得你回去晚了,那未央宫闭了门。”细辛不着痕迹的分开苏清扶着小佺子的手,笑盈盈的带着两人走向那收拾的整洁如新的料理桌前。

    第五十章金秋小饼(贰)

    作为金秋盛宴的东西,这苏清做出来的金秋小饼肯定不能小气,但是也不能太过于华贵,因为用皇帝的话来说,这是家宴。家宴,应当以小食为主,即使是这偌大繁复皇宫,吃□□细一些也就罢了。

    苏清在这小厨房搜刮了一番,找到一些瓦罐子,里面悉数是以前做的料子,还有一些新鲜的瓜果蔬菜被放置在角落,洗的很干净。

    苏清蹲在在篮子前面挑挑拣拣了许久,才选出一些上好的紫薯和山药。

    挽起宽袖,苏清将紫薯和山药去皮,紫薯一分为二,山药切成小块,然后让一旁的细辛将紫薯与山药放入蒸笼蒸熟。

    在等候紫薯和山药蒸熟之际,苏清用清水泡开瓦罐里面的桂花,那星星点点的桂花浸润在清水之中,慢慢的沁出香浓的味道。

    将桂花泡开之后,苏清用纱布将桂花包裹住,然后放置在一小碗之上,用手掌按压,挤出桂花汁。

    一旁的小佺子正在烧着火,看到苏清那吃力捻着桂花汁的模样,刚想上前帮忙,却是突兀的看到了细辛那双看向自己的眸子,幽暗暗的好似洞悉了一切。

    小佺子心中一惊,赶紧低垂下了脑袋,脸上苍白的紧,在火光想照耀下印出一片火红。

    终于将那桂花汁弄好,苏清又拿出一些洗净的金钩放置于其中。

    金钩,因其形似鱼钩,色泽金红,福州呼为“金钩”。用它与白菜配成蒸菜后,虾体膨胀变圆,俨如“扳指”,因得“金钩扳指白菜”之名,小巧玲珑,颇为高雅,清鲜醇美,爽口不腻清。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二月时品》:“﹝菠薐﹞同金钩虾米以麪包合,烙而食之,乃仲春之时品也。”与蛋蒸熟后,虾体膨胀变圆,蛋中无腥味,反而鲜美无穷。

    拿出一些糯米粉,苏清将浸了金钩的桂花汁加入一些牛乳,一起混在一处。

    “苏清,蒸好了。”从蒸笼里端出蒸好的紫薯和山药,细辛小心翼翼的端到苏清那处。

    苏清净了净手,看向细辛拿过来的紫薯和山药。

    蒸好的紫薯和山药香甜软糯,苏清用筷子试了试软硬,然后便用木勺子细细按压,将之碾成细泥状。

    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月饼模具,苏清先将一些榛子酥扫在上面,然后加入刚刚浸了桂花汁混成的面团,再加上一层细细的紫薯泥,最后覆上白色的山药泥。

    小心翼翼的将做好的小饼拿出模具,苏清用细小的竹签挑着,用紫薯做出一朵精细牡丹花,用山药做出一朵白玉芙蕖,慢慢的捻入小饼之中。

    那两朵立体的花被放置在表皮上,苏清用圆柱形状的竹筒圈住,慢慢的将它们往下面压,便将它们一齐放入了小饼正中间。

    “真漂亮。”看着苏清做出的小饼,细辛忍不住的发出一道赞叹。

    这小饼的外形花纹清晰饱満,特别是那两朵牡丹和芙蕖,清丽瑰媚,好似活物。饼腰微凸,饼面平整,皮质松软、表皮汕润光亮,底部山药莹白如玉。

    “这便是可以了。”将这小饼托入一方平面荷叶边青瓷白玉碗碟之中,苏清看着自己的作品,也禁不住的弯曲了嘴角。

    做这小饼的材料虽然都是及其普通的东西,但是胜在这小饼精细有新意,应该可以入得这淑妃的眼。

    “那现在便给那淑妃娘娘送去吧。”细辛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小饼,眼中满满喜爱之情。

    “不急。”苏清一边擦拭着双手,一边道:“这小饼金秋盛宴上一路吹拂过来,定然已经凉了,我等看这凉了之后的口味如何。”

    “还是你想的细致。”细辛看着苏清点了点头,如何看着那剩下的材料,便是有些心动的挽起了宽袖道:“我也来试试。”

    “好啊。”难得看到细辛有如此兴致,苏清当然不会反对,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一筐水灵灵的白菜,赶紧上前抱了一棵,转身对站在一旁的小佺子道:“还剩下一些金钩,我做道金钩白菜,正好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小佺子对上苏清那张清丽的面容,脸上现出一抹红晕,声音嗡嗡道:“嗯…”

    细辛背对着两人用竹签做着那朵清丽的芙蕖,指尖一动,那芙蕖便歪斜了下去,变成一滩烂泥状。

    苏清喜滋滋的抱着白菜转身,又拿出一些瓦罐里面收拾好的小虾米和香菇,切了一些腌制的火腿。

    先将白菜切成大条,放入五成热的油锅中炸至柔软,捞出,沥干油。洗净锅,把三片新鲜的火腿大片三对角地摆在锅底,中间放水发香菇,火腿片之间各放用料酒、温水泡软的大金钩两只,然后把白菜整齐地放在火腿、香菇、金钩上面。

    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苏清另取一净锅,放猪油烧热,下葱段、姜片煸香,放鲜汤熬成白汁,再放料酒、细盐,烧沸后,捞除葱姜,倒入白菜锅中。

    用中火扒烧,至汁浓菜酥烂时,下水生粉勾流水芡,旋锅转动,再沿锅边淋上猪油,使原料滑润,再大翻身使火腿、香菇、金钩都翻在白菜上面。

    将做好的金钩白菜装盘,苏清深深吸了一口那让馋虫都“咕咕”叫的香味,对着两人招了招手道:“来,好了。”

    两人已经被那金钩白菜的香味吸引,此刻各自拿着筷子走到苏清身侧,二话不说便开吃了起来。

    “唔…好好吃…”小佺子一口下去,满嘴香脆忍不住的赞叹道。

    细辛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乳白色的汤汁,口齿留香,对着苏清点了点大拇指。

    苏清轻笑,自己也拿过一个小碗吃了起来。

    一大盘的金钩白菜被三人瓜食而尽,苏清揉了揉有些吃撑的肚子,将目光落到那略有些干硬放凉的小饼之上。

    她凑上去细细闻了闻味道,觉得桂汁的味道依旧十分明显,才放下心似的用竹签挑了一点放入口中品尝味道。

    香软酥滑,甜腻浓厚,夹带这牛乳的软腻口感,果然自己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给淑妃送去吧。”苏清端起那托盘转头对着身后的细辛和小佺子道。

    细辛轻柔一笑,伸手抹去苏清脸上粘上的点点细粉道:“我还要帮着小佺子收拾一下这小厨房,你自行去吧,省的淑妃嫌你手脚慢,生了气。”

    苏清看了一眼乱糟糟的小厨房,转而看向细辛的眼中有不甘和不舍,但还是点了点头道:“那我先去了。”顿了顿,她继续道:“我下次再来寻你。”

    细辛点了点头,轻轻推了一把她。

    苏清脚步挪动,终于是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看着苏清的背影消失在长廊深处,细辛转身,对着站在自己身后,还在向不远处张望的小佺子道:“小佺子,我知道你对苏清好,但有些东西,不是你能肖想的,且不说苏清现在是御前女官,只一点清风波动,便能要了她的命。”说完,细辛对着小佺子伸出了手。

    看着面前那只白皙却覆着薄茧的手,小佺子身形一颤,却还是慢慢的从宽袖之中拿出了一支珠玉小簪。

    将那小簪子拿在手里,细辛看了一眼低垂着脑袋一直无话的小佺子道:“我们都是为了她好。”说完,细辛转身,拿起桌上残余的菜叶子扔进一旁的废娄之中。

    当苏清回到披香宫之际,便看到正殿之处,一派的肃穆井然,李顺穿着紫色蟒服站在门口,目光低垂。

    苏清端着托盘慢慢往李顺的方向走去,她眼角看着那几张在御前比较熟悉的太监面孔,心下有些恼然,莫不是那折磨人的皇帝又来了?

    “苏清姑娘。”看到苏清袅袅走来的身影,李顺看着她笑眯了眼。

    苏清看着李顺这副可以算的上是谄媚的表情,身子禁不住的一抖,赶紧朝着他欠了欠身便进了正殿之中。

    正殿之中依旧闷热的很,但好在冰鉴加了一个,苏清进去的时候铺头的闷热迎面而来,让她有些应接不暇。

    照旧是被方卉拦在了外面,苏清看着方卉撩开纱帘走入内殿,隐隐约约的透过那黄纱帷幔看到一抹熟悉的欣长身影端坐于淑妃的绣榻前,慢条斯理的说出一句让苏清整个人五雷轰顶的话,“既然淑妃觉得可以暂代皇后事宜,掌中宫笺表,那朕想封苏清为正六品贵人,淑妃觉得如何?”

    苏清听到泓禄的话,整个人冷不丁的一震,手里的托盘显现不稳,幸好站在前面的方卉正好回过身,帮她稳住了那托着小饼的托盘。

    “尚膳,进去吧。”方卉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苏清,撩开了前面的黄纱帷幔。

    苏清的身子有些抖,她抬头看去,只见泓禄那双漆黑眸子定定的看着自己,暗含笑意,就好像刚才那句话便是偏偏要让她听到的一样。

    淑妃的脸色依旧苍白的吓人,她的身侧站着捧着酸枣竹茶的王烨,正躬身为淑妃奉上那茶。

    淑妃指尖微抖,慢慢的掀开那茶盖,轻抿了一口那酸枣竹茶,嘴角勾起淡笑,看了一眼躬身站立在不远处的苏清道:“臣妾无甚异议,皇帝高兴就好。”

    用一个苏清来换这中宫笺表,自己还有什么不划算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宠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贵宠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