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53章 大修

第53章 大修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祁昱此刻没有冻死,也没有饿死,不过也没有好到哪儿去,正站在城墙上,他如沈郁说的那样,是个没法享福的人,大年三十,边关同样飘着雪花,要比京师还要冷上数倍,他却还一遍遍的巡城。

    程谨之跟周烈等人跟着他,萧祁昱站在最高的城墙上往下看,这里的城墙他们这几个月已经加固了,各自增高增宽了一米,三十公里周长的城墙,全部加固,这是一个浩大的工作量,全凭他们这些人徒手完成的。

    程谨之跟他报备道:“皇上你放心,我们的城墙经过这一次的加固后,更加牢固,这次用的是黏土跟红柳,经过这一个冬天的冰冻就成型了,等开春的时候就牢固不化了。”

    萧祁昱点了下头:“好,这次的改良,护城河的水是一时半会儿也泡不透了。”

    程谨之笑了:“那些羌贼们光望着这十八米的高墙也怯步了。”

    周烈听着他的话哈哈大笑。

    萧祁昱嘴角也忍不住勾上了点笑意,但是也没有如他们那样笑的太放松,如果一座城墙就能拦得住北羌的话,那北羌为什么年年进犯呢?他们为的不是那一丁点儿的粮食,他们为的是这城池,是这城池背后的万里中原。

    北羌的支持者是沙俄,沙俄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要进驻中原,就要趟过北羌,而北羌是一个强悍的游牧民族,还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灭了的,所以两方便联合起来进攻中原了。

    程谨之拿出随身携带的地图给他看,萧祁昱手指沿着大梁的国土的边缘线游走了一圈,羊皮的地图在寒冷的风中僵硬,萧祈煜的手指摩擦在上面却是火热的,这是他的万里江山。

    程谨之也随着他的手指轻移视线道:“要是哪一日能把我们大梁朝全都驻上城墙那就好了,固若金汤了。”

    萧祁昱也笑了下:“驻上城墙固然是好,可有时候城墙也挡不住敌人的铁蹄,一个国家的牢固不是看城墙有多厚,而是看他有多强大。”

    他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低了下来,像是自言自语。

    他们站在最高处,北风夹着雪粒子直往人脸上扑,稍微一不留神便漏听了他的话,程谨之抹了把脸后不得不问他:“皇上,你说的什么,刚才风太大了,没有听见。”

    萧祁昱指了指北羌的方向,硬声道:“今年夏天的时候,北羌使者突利拜访我朝,强求公主,态度极为恶劣,从那个时候起,我便知道他们用心险恶,绝不是一个公主便能满足他们的。”

    程谨之也握紧了拳头:“他们欺人太甚!”

    萧祁昱在风雪中点了下头:“所以永远不要对他们降低戒心。”

    周烈看着他,眼里爆出一股子热气,抱拳道:“皇上放心!北羌若敢冒犯,就踏着臣的尸体过去!”

    萧祁昱拍了下他的肩膀:“好样的!若我大梁全是卿等好男儿,强国之日不远亦。”

    他宽慰了两人之后笑道:“今日是大年三十,一年又过去了,在这边关日子过的真快,不知不觉中一年了。”

    程谨之打趣道:“皇上你光埋头公务,自然不知道今天是除夕了。”

    萧祁昱摸索着城墙笑:“所以多亏程将军你提醒,今天是除夕,就给你们按照京师里的规矩,放七天假,你们不肯回家探亲,愿留在这边关陪我,我就拿出我最大的诚意了。”

    他这难的开玩笑,程谨之也顺着他的话笑:“皇上,那您今晚上可要陪我们大喝一顿啊!”

    还是周烈最实在:“臣等没有家室,在哪儿过年都一样,在这边关风景还好,吃的也好,好酒大肉,臣可乐意了。”

    萧祁昱笑了:“好!今晚不醉不归!”

    程谨之经周烈这么已提醒,倒想起他的来意了,他是有些话要跟萧祁昱说的,得单独说,所以他支走了周烈。

    用厨房里需要杀猪这等事来支走他,那这目的也太明显了,所以萧祁昱看着程谨之笑:“程将军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程谨之低头笑:“皇上英明。臣是有话想单独跟皇上说。倒不是防着周将军,周将军心广,不在意这个。”

    萧祁昱转过身向前走:“好你说吧。”

    程谨之踌躇着,便说的有些慢:“臣刚才因周将军的话才想起问问,皇上您可想念家人?”萧祁昱顿了下脚步,倒是想了几个,他想了下回答程谨之的话:“想是当然想的,母后年时已高,且有病痛缠身,虽然她在信中绝口不提,但是我还是知道她是想念我的。”

    程谨之便道:“那皇上您不如回去探望下吧。”

    他等着萧祁昱的回话,但萧祁昱却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说到:“边关战事要紧,我不放心回去。”

    程谨之心里叹了口气,年节对一个皇上来说是多么重要的日子啊,祭天、宴请朝臣、奖功惩罚这些都需要天子亲自做啊,哪里能让别人代替呢。

    程谨之知道这话不好听,所以他小心翼翼的问道:“皇上,臣说句不当听的话,请您勿怪。”

    萧祁昱回头看他:“你有什么话说就是了。”

    程谨之轻咳了声:“那臣就斗胆问了,皇上您就不怕王爷他……有僭越之心吗?”

    萧祁昱愣了下,是真的怔愣,因为他从没有往这个方向向,沈郁怎么可能有这个心呢?沈郁不是喜欢他吗!

    等想到这里之后,他才发现他赖以依存的是沈郁的喜欢,这个想法让他一阵僵硬,也觉得他自己实在是没有脸。

    他僵硬了片刻后才道:“我没有想过。”

    他的语调太平淡了,简直像是满不在乎,程谨之被他这态度也弄的急了:“皇上你怎么能不想想呢?臣也知道臣这话不好听,可臣今天必须要说,身在皇家,哪儿还有血脉之说,亲父子都能成仇人,更何况瑜王爷他是您的异姓皇叔啊。”

    他还没有说的是,他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以前不知,现在知道了,他已经扣下了他们的军饷,自从他们打赢了仗以后,他就开始压制他们,过了年就要派陆家军过来了。

    萧祁昱看他这么激动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心里都清楚,瑜王爷不会有僭越之心的,他若是有,当年就该称帝了。”

    这句话他不完全是在为沈郁说话,一部分是事实。

    沈郁是完全可以称帝的,他有这个条件,大梁朝所有一切都在他的手中,摄政王当年没有称帝,是因为还有所顾忌,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积累,完全可以把他儿子送上皇位的,但沈郁也没有。

    萧祁昱有时候都会坏心眼的猜想他,他大概是怕当皇帝,因为不能三宫六院,甚至连孩子都生不出来。

    他这想法挺恶毒的,甚至很不厚道,要是让沈郁知道了,得掐死他。

    萧祈煜先掐了一把他自己,他竟然开这种龌龊的玩笑。

    他不想再想这个问题,回头看程谨之,他知道程谨之为什么这么着急,沈郁不给他发军饷这件事太严重了,放在普通将领身上,还有理由说朝廷凑不起饷银,但是放在他的身上就是造反,皇上在边关御敌,他不倾全国之力支持他,却还克扣,这让别人不知道怎么看。

    对于沈郁这种幼稚的行为,萧祁昱也暗暗的磨了下牙,沈郁太失风度,平白的让人笑话,他应该偷偷的派个人来掐死他,一了百了。可萧祁昱也只是想想,沈郁就是这么种脾气,有时候别扭的如同个女人,没法弄。

    尽管很郁闷,萧祁昱看着程谨之还是安慰道:“你别担心,也许军饷已经在路上了,这年关京师的事情多。路也不好走。”

    沈郁闹脾气也顶多闹一时半会儿,过去那个劲儿就好了。再说,就算沈郁不发军饷也饿不死他,他可以征粮,他是皇帝,有这个特权。

    程谨之看他这么漠不关心,着急了:“皇上,现在不只是这个问题,瑜王爷不肯称帝是因为怕天下人说他,可他大权独揽,哪一样不是违背了族制!他的野心人人可见啊!”

    萧祁昱神色也渐渐的冷了起来,程谨之知道他是听进去了,便继续道:“皇上,臣现在还担忧王爷他万一再拥立别人为帝呢!”

    萧祁昱终于僵硬了下,他从没有想过沈郁有一天会选择别人。

    倘若沈郁想要那个江山,他也给他,毕竟江山是沈郁给他的,他并不想死皮赖脸的祈求沈郁给他那个江山。他来到这里的那一刻就不想再生活在他的掌心之下。

    愿意把江山给他,却没有想过沈郁会给别人,两个的性质其实是一样的,可那心里却这么的接受不了。

    程谨之知道他的药下对了,便缓和了语气:“皇上,臣也只是未雨绸缪而已,瑜王爷想必也不会做这么荒唐的事,可不管他会不会做,咱们总要提前预防着,要不然等那天来了,措手不及。”

    萧祁昱点了下头:“你说的不错,我会回去的,”程谨之还没有笑出来的,就听见他说:“等我灭了北羌,让他永远不敢踏过这片草原后,我便回去。”

    他听进去了程谨之的话,有那么一瞬间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可看着这万里江山他忍住了。同雪地里追他的那一次一样,他不能回去追他。

    他对沈郁再也不能跟往日一样了,吵架吵过了就算,没几日便能和好,见了之后还能面不改色的叫他皇叔,他心中有了不可告人的念想,而这念想让他无颜见列祖列宗,更……对不起死去的楚云清,楚云清是因为他才死的。

    萧祁昱握住了城墙的一角,冰冷的石砖让他的理智回来了,他将难以启齿的思念咽了下去,深吸了口气去看城墙外的蜿蜒山峦,这才是他来这里的目的,固守山河,扫平北羌。

    他也知道这样挽回不了楚姑娘的命,可至少能让他心里好过点儿,扫平北羌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他自己,是为了以后……还能见沈郁。

    他也足够无耻的,萧祁昱微敛眼神,面如寒霜。

    他意识到了对沈郁的感情,可正因为知道了便对他越发的狠,沈郁把他对楚姑娘的那点儿感情击的粉粹,捡都捡不起来,他也只能对他自己狠,又或许他心里有了底,沈郁永远会在那里等他,不用他去想,也不用他去追,反正他除了是他的还能是谁的呢?

    本着这种想法,萧祁昱打断了还在喋喋不休的程谨之:“谨之,你说的我都明白,我心中自有计量。”

    程谨之只好停下来了,萧祁昱这个皇上,他跟了他算是两年了,他的脾气他也了解了,虽然平日里从不责罚人,什么事也是一马当先,待他们犹如亲人,从来不摆架子,可他的脾气是在这里摆着的,很固执,说一不二,决定了的事情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程谨之也只好不再说,萧祁昱站了一会儿才回头,脸上已经不再冷硬,已经意识到他刚才对程谨之不好了,他伸手拍了下程谨之的肩膀:“刚才我说话重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听他这么说,程谨之恐慌道:“皇上你千万不要这么说。”

    萧祁昱这个皇帝太难得,态度难得,知错能改,礼贤下士,冷静理智,尊贵无双。

    看到程谨之正襟,萧祁昱也正色道:“你的好意朕记着,朕也答应你,扫平北羌之日即是班师回朝日。”

    他不能再做沈郁的傀儡皇帝,能够重新回去见他的首要条件就是扫平北羌给他看,他要他从此再也不能小瞧他。

    萧祁昱很少用朕这个字,此刻用在这里就是一种承诺。程谨之重重的点头:“臣明白了!”

    萧祁昱淡笑:“至于军饷,我回去写信给你催催。招兵买马的事情继续,粮草问题你不用担心,万不得已时你就去征粮。”

    这话说的程谨之不好意思了,仿佛他催着似的,萧祁昱看他这样尴尬笑了,揽着着他下城墙,他也时常揽周列等人,他们一起练兵的时候这些动作也常做,摔跤啊,格斗啊,这些动作做起来太自然,一点儿都不别扭,他对男的是真的一点儿别的意思都没有,直的不能再直。

    这辈子倘若不是沈郁强求他,他大概也不会跟他纠缠在一起。

    萧祁昱回去的时候真的写了信,写的不长,只有一页纸,没有任何的威逼利诱,只是平述,希望他顾全大局,发军饷,不要让他在大西北征粮。

    没有多余一个字,所以这封信理所当然的被沈郁撕了。

    沈郁也知道他困不住萧祁昱,他不发他军饷时只是想让自己别再去犯贱,但是现在看到萧祁昱这封信,他还是气着了,萧祁昱这是来笑话他了,沈郁恨得牙根痒痒,直接就撕了,他想这兔崽子是真长大了,翅膀真硬了。

    萧祁昱等了一段时间没有收到任何动静后也有些茫然,沈郁为什么不给他回信呢?在想清楚了沈郁是不想理他后,他沉默了一会儿便不再写信,开始行驶他的备用方案,边关征粮。程谨之不仅给他征粮还征兵了,这个举措从某一方面来说很好,众将士看他依旧招兵那也就放心了,军饷本来也不是月月发的,一年两次就行了。

    更何况皇帝身先士卒,天天同他们住军营,所以他们士气很好,一心要打败北羌,接受萧祁昱的封赏。御林军,本就是要与皇上同甘共苦的。

    萧祁昱站在城墙上向东看,哪儿是京师的方向,他看了很长时间也没有觉察到,他想他就不信了,他离开了沈郁他会一事无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