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63章 送别3

第63章 送别3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郁站在哪儿走不动了,而贺云正在激动中也没有发现他的异样,他抬脚就向顾飞踹了过去,顾飞被他踹的晃动了下,可始终没有醒,旁边的士兵告诉他,他们对他洒了*药,要不也不可能这么容易抓着他。顾飞当初可是武状元啊,擂台赛的武状元。

    贺云此刻已经知道他了,于是便越发的恼恨,顾飞就是他招进来的,就是这么一个叛徒毁了他的大本营,让他受所有人嗤笑!

    他拿起鞭子狠狠的抽了上去,一鞭又一鞭,他的力气太大,顾飞的衣服没一会儿就被抽碎了,沈郁捏紧了手。看他又一鞭要上去时,他终于忍不住喝住了他:“贺将军,住手!”

    贺云这时才想起还有一个沈郁,他缓慢的回了头:“王爷!”声音是含恨的。沈郁强忍着怒火劝他:“贺将军且慢打,至少要问清楚原因。”

    贺云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王爷这还要什么好问的吗!他是来救那个死囚的,显然是同伙啊!”

    沈郁深吸了口气:“我知道,可现在打死他也没有用,你还不如等他清醒了,问问他是为什么?”

    沈郁看他深吸气,便知道他听进去了,继续说:“我们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呢?不敢保证他们外面还有没有别的同伙,我们也不知他们为什么单单要与贺家军为敌!”

    最后这句话他加重了语气,贺云终于咬牙切齿的扔了鞭子,对傍边的守卫说:“给我好好盯着他,他一醒来就告诉我!”

    沈郁走的时候深深的看了一眼顾飞,他还没有醒,他们不知道给他洒了什么药,打得那么重都没有醒,沈郁闭了下眼随着贺云出了刑部大牢。

    刑部尚书躬身跟着他们俩,贺云狠狠的道:“给我守好了他,若是出了一点儿岔子,我就唯你是问!”

    刑部尚书点头称是,沈郁看了他一眼也道:“这个人是这次纵火事件的重要人犯,所以一定要给我看好了,不得出任何差错,也不得滥用刑罚,一定不要让他死了!本王明日再来审讯!”

    他的语气挺重的,贺云便没有听出别的意思来,沈郁回到家后便开始在书房里走,已经是深夜了,外面敲响了三更的锣声,马上就要天亮了,可他一点儿睡意都没,他走了好长时间都想不出办法来,明天的审讯该怎么办啊?

    他苦笑了下,其实不用审讯了,他可以肯定是顾飞看了他的军折,看了他的军队布防图,顾飞一直跟他说他大哥没了,父母双亡,是他没有往别的方向想,是他没有敢去查。

    沈郁在凌晨的时候合衣睡了一小会儿,顾飞很久便不曾抱过他了,自从那一次他喊错了名字,他就没有抱过他,每天只守着他,看他的眼神带着伤痛,他以为他是吃醋,别的没有想,原来那伤痛里不仅仅是吃醋,他有心事瞒着他。

    沈郁在梦中皱紧了眉,他为什么不去查一查呢,如果早一点儿查到的话是不是就不会让顾飞去冒险,如果他早一点儿知道,顾飞就不会伤成这样……

    沈郁做了一个恶梦,梦里顾飞满脸的血,喃喃的喊他:王爷……王爷,我疼。

    沈郁大喊了一声:“顾飞!”

    他从床上坐起来,心依然砰砰的跳着,好一会儿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的,门外守着的小福子闻言进来看他:“王爷你怎么了?”

    沈郁看了眼外面:“什么时辰了?”

    小福子回答他后,他迟缓的点了下头,快天亮了,原来是做梦,是做梦就好。

    沈郁自此便没有再睡,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等到贺云来叫他,他要同贺云一起到的刑部,去得早了不行,去的晚了更不行。

    这次顾飞已经醒了,跪在地上,看到他来张了张口,可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只低下了头。

    刑部尚书蒋和朝他迎来:“王爷,贺将军,罪犯已经提到,我们可以审讯了吗?”

    沈郁嗯了声:“贺将军,我们也坐吧,让蒋大人审问吧。”

    贺云点头坐到了一边,他是准备打长久之战的,前面捉着的那几个死都不松口,现在这个估计也是个硬骨头,今日是少不了要动用刑罚了。

    他本来想着这个顾飞会什么都不说的,但是他没有想到他招的那么快,什么刑罚都没有用呢,只随着蒋大人的问话一一说出,理由是那么的简单,打擂台,进军营,进宫门都是为了报仇,贺家军血洗西山寨,而他们西山寨活着的人必将报仇。

    他说的平平淡淡,不是沈郁昨晚让人教他说的那些,他是不想活了,他的大哥二哥全都死了,他西山的兄弟都死了,他无颜苟活,也无颜见沈郁。

    沈郁听着他说的这些话,闭了下眼,说什么都没用了。

    贺云被顾飞这个正气凛然的表情气火了,他拍了一下桌子:“你们这些匪贼无恶不作,现在还有脸给我谈道义!”

    顾飞原本是低着头,听到这话去看他,眼里满是仇恨,他不是一个善于恨人的人,可第一次如此的痛恨他,贺云被他这个眼神气着了,冷笑道:“怎么你还想将我也杀了,可惜啊,现在沦为阶下囚的人是你!是你们这一群匪贼!”

    他一口一个匪贼,刺激的顾飞就要站起来打他,可惜他的腿被打断了,怎么都站不起来,沈郁看不下去了,咳了声:“好了,既然他已经认罪,那就押入死牢,等秋后处斩!”

    贺云不同意,这离秋天还有一个多月,谁知道这一个月里会出什么岔子,他道:“王爷,这些人罪恶滔天,理应午门凌迟处死!”

    沈郁看了他一眼:“贺将军所言极是,只不过太后身体不好,已宣旨不得用酷刑,且已近中秋节,不应有大刑。”

    贺云听着他这话有些皱眉,可也不能不遵守,柳太后再不是也是太后。沈郁知道他不满意,所以继续道:“本王答应你秋后处斩,自然不会不算数,还是贺将军你不相信本王?”

    他都这么说了,贺云也就同意了,反正也不差这一月了,就让他在这刑部大牢里住一个月吧,说实话死了是便宜了他们!

    沈郁当着贺云的面也不能说什么,就让人把顾飞带下去了,这次审讯结果出来了,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沈郁跟贺云一起出了刑部大牢,看着外面的阳光,沈郁深吸了口气,他总是不适应刑部大牢那种环境,让人喘不过气来,那不知道住在里面的顾飞该有多难受。

    沈郁深吸了口气,回头朝贺云道:“贺将军,这次的纵火事情已经落幕了,贺将军就放心的去重建军营吧,所有费用算好后递给户部。”

    贺云想他拱手道:“多谢王爷。”

    沈郁摆摆手:“不必,我们本是一家。”这话说的倒也对。于是贺云便不再推辞。沈郁顿了下又道:“贺将军,这次的事情想必你心中也有数了,下次记得要万分小心。”

    他点到为止,官与民的关系向来是最不好处理的,贺云低头称是。

    沈郁回到家后又招来了他的密探赫连,赫连轻易不出场,是沈郁轻易不招他,他是沈郁的情报智囊,然而沈郁这些年过的很安稳,基本上用不着他,他的情报司都快闲的长毛了。

    赫连听他召唤以为有什么大事,很激动的换上了他的夜行衣,结果到了沈府后,沈郁竟然让他去死牢救人,还是救一个匪贼。

    赫连本着什么事都不能问只能做的规矩跟着沈郁到了刑部大牢,刑部尚书已经回家了,但是贺云的人还在这里守着,沈郁面不改色的将他们调开,守卫的副将有些迟疑:“瑜王爷,这……贺将军说不能让我们离开这里一步。”

    沈郁笑道:“你们贺将军今日已经跟我审过他了,本王已经将他定罪,秋后处斩,现在来这里,是有一事未明,想要问问他,这问什么话你也要听吗?”

    副将连连摇头:“卑职不敢!”他们贺将军很尊敬这个瑜王爷的,他们都记得他的训话,但是……

    沈郁看他还不走,淡淡笑道:“行了,本王跟你保证,这里出了任何岔子,你就让贺将军来找我。”

    副将终于把他的人带走了。

    沈郁终于走到了他的面前,隔着牢房的栏杆,沈郁蹲了下去,顾飞已经站不直了,那条腿不知道还能不能治好。

    沈郁朝坐在草堆里的顾飞笑:“过来让我看看,腿疼不疼。”

    顾飞看着他眼圈一下子就红了,他哽咽良久就是不过去。

    沈郁隔着栏杆这么看他:“顾飞,你过来,我有话想要问问你。”

    顾飞终于蹒跚着爬过来了,离沈郁还是有一些距离,沈郁看着这段距离苦笑了下:“你是在怪我吗?”

    顾飞死劲摇头,应该是他问这句话才对,沈郁应该怪他才对。

    沈郁看他不说话又道:“你是为你的大哥报仇才来的宫里,那靠近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这次顾飞终于抬头看他了:“不,不是。”

    沈郁脸上的笑维持的很累,他在感情上总是受挫,已经不敢抱任何希望了。

    顾飞沉默了一下终于解释:“我是真喜欢你。”江湖人有江湖人的道义,冤有头,债有主,是贺云害死了他大哥,害死了他们西山的山民,他要报仇的人是贺云,从来都不是沈郁,他也没有想过会牵扯到沈郁。

    他去的晚了,他的二哥全都被围在了南河义庄里,贺云五千兵马,就算是马蹄踏过也会将他们踩死,他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火烧他的军营,他只是想引开贺云的,没有想过要连累沈郁。

    他喜欢沈郁也是真的,那些喜欢他也装不出来。

    后可惜一切都晚了,顾飞笑了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沈郁苦笑了下,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办法了,顾飞坦诚了他的罪名,他无法再护着他,可他舍不得这个陪了他这么多日子的少年,他不能让他在菜市口断头,他只看他这一身伤痕已经疼的受不了了。

    沈郁手指有些发抖,他笑了下:“我送你的匕首还在吗?还给我。”

    顾飞愣了一下才从他扎紧的腿部把深藏的匕首给他,这把匕首他没有用,一直这么藏着,沈郁拿过匕首后没有说什么,他狠狠的把铁锁砍断了,又把顾飞身上的锁链一点点的砍断了,顾飞声音都颤了:“王爷……”

    沈郁头也不抬的笑:“记着匕首是这么用的,藏着没有用,下次遇到这种事知道怎么做了吗?”

    这是教他跑吗?顾飞说不出话来,沈郁已经低头划他的衣服了,他是怕血,所以手一个劲的抖,抖的赫连都看不下去了:“王爷我来。”

    沈郁把匕首给他,但是他没有走,他得看看顾飞伤成什么样,随着赫连一点点儿把衣服撕开,沈郁闭了下眼,再次睁开的时候,他开始帮小福子帮他包扎。

    顾飞疼的咬牙,可看着沈郁那张苍白的脸,他一声都没有吭,赫连给他看了下伤口道:“王爷,他的腿是打断了,得接起来,这个好的慢,别的地方的伤口养几天就好了。”

    沈郁松了一口气,不知道再说点儿什么好了。他扭开了头,指挥小福子:“把衣服给他,跟他换一下,快点儿。”

    顾飞猛地抓住了栏杆:“王爷!”

    沈郁没有看他,只背对着他说:“从今以后我不想再看见你,我让赫连送你去南诏,走的越远越好。你的家人已经没了,你以后也不用再回来了。”

    从他口里听到那一句喜欢就足够了,足够他今天做这件傻事。

    这件事太傻了,傻到他没脸解释,没有脸跟贺云解释,没有脸跟那枉死的两百将士解释。

    沈郁站起来往外走,一步都没有回头。顾飞从地上爬起来追他,可也只能抓着牢房的栏杆,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进黑暗里。

    赫连看他这副情深义重的样冷哼了声:“快一点儿,别辜负王爷一片好心。早干嘛去了!”

    顾飞身受重伤,由着赫连给他涂抹,没有一会儿他便变了个模样,穿上一身太监服后,因着腿伤,弯着腰看上去也跟太监差不多。小福子替他在牢房里待着,赫连便把顾飞带出去了,沈郁在尽头等这他们,一言不发的带着他出去了。

    等出了宫门,沈郁才看了他一眼:“走吧。”

    顾飞咬了下牙:“王爷,我还会来看你的。”

    沈郁良久没有说话,此一去不知何时才能见着面,其实最好是再也不要见了,与其让他回来报仇送死,他只希望他能平安。舍不得也没有办法,谁让他是做长辈的那个,顾飞不懂事,可他懂啊。

    沈郁站在黑暗里望着他们远去的影子沉默良久,等实在看不到了,他才转身回到了府里。

    这个王府处处都有顾飞的影子,顾飞活泼好动,连海棠树都爬上去过,他们家的屋顶,他更是日日在上面喝酒。

    沈郁慢慢靠在海棠树上睡着了。没有了顾飞,屋顶他上不去了。

    ---------------------------------------------------------------------------------

    沈郁睡着的时候,贺云却发了大火,事情起因是因为魏延。

    魏延同贺云的关系非常好,这五家中他们两家的势力相当,陆家的势力跟沈家、秦家势力相当,他们五家其中秦正年纪比他们大了一半,玩不到一起,而陆琪又去了边关,沈郁他们敬而远之,所以留守京师的就剩他们俩了。

    所以魏延常去找贺云玩,贺云军营出事他也是知道的,知道后还百般嘲笑了一番。所以贺云最近都不待见他,他本想隐瞒着的,这种事说出去就是丢人,但那天晚上的大火是根本就掩盖不住的,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他不待见他,魏延也看不出来,依旧来找他,听说他结了案特意来恭贺他:“听说查出来了,是谁啊。”

    贺云没好气的说:“同伙!”

    魏延眨眨眼:“谁?”

    贺云一点都不想提顾飞,顾飞还是他亲自招收的呢,简直是打他自己的脸,所以他咬牙切齿。

    魏延疑惑了下:“顾飞?瑜王爷身边的那个护卫?”

    贺云嗯了声,魏延嘴角抽了下:“还真是没想到啊,这个护卫沈郁可宝贝了。这下要死了,沈郁得心疼死。”

    贺云听着脸变色了:“你说什么?!”

    魏延不明白他生什么气,只回想了下:“这个护卫沈郁很喜欢,走到哪儿带到哪儿,而且这个护卫也很厚待沈郁,你还记得前段时间沈郁去玉州狩猎吧,就是带着他去的,他还拿了冠军,还替他挡酒呢。”

    贺云听到这里已经不单只是气了,他本来觉得是自己剿灭西山寨才引来的祸事,没有想到沈郁也有份!他就说他这边没有什么问题,绝对不可能泄露军机,原来都是沈郁,好一个沈郁啊,宠信一个侍卫,把脏水都往他身上泼!还敢说让他以后行事小心点!

    贺云猛地站了起来,就要去找沈郁理论下,凭什么看他们贺家军不顺眼呢,要是想削掉他的兵权直接说就是了!何必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他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这里,是这些年沈郁一直打压他们。

    魏延被他这猛地一起吓了一跳:“怎……怎么了?”

    贺云冷笑道:“好一个沈郁,好一个周幽王,好一个烽火戏诸侯啊!”拿着他的军营替他的侍卫报仇解闷,真是好啊!

    魏延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贺云一字一句的道:“瑜王爷宠信一个小小的侍卫,为了一个侍卫不惜点燃我贺家军营,这不是周幽王是什么?”

    魏延被他这比喻逗乐了,但他看着贺云那脸终于把这笑给憋回去了,他结巴了下:“不……不太可能吧……”

    他是大大咧咧的人,跟陆琪差不多,他爹也常骂他没心眼,让他多跟着贺云学学,贺云的稳重是他的好几倍,那么也就是说贺云说的是真的?

    魏延开始想沈郁与小侍卫的关系,越想越觉得可疑,贺云没说前,他没有觉出什么来,这么一说他立刻就决定那俩人奇怪了。虽说是御前侍卫,但也未免太宠了。

    魏延咳了声:“这是没证据的事,我瞎说的。”

    可惜贺云已经站起来了,不再听他说,他拔腿就往外走,是他太疏忽了,沈郁拖延时间,那就是要救他走!

    可惜他去的太慢了,顾飞已经被赫连的人连夜护送出去了,赫连的人就是沈郁的人,出示沈郁的令牌后,谁都不能拦。

    贺云把一腔怒火一直忍到了天亮,忍到天亮后,他反而想通了,沈郁既然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那他也没有必要为他效忠了。

    他平静的去上了朝,下朝之后他也平静的说有事要单独禀告瑜王爷。

    等进了沈郁的书房后,贺云问他:“不知王爷可听说了,昨晚刑部大牢里关押的死囚顾飞逃走了。”

    沈郁点了下头:“我已经听说了,刑部尚书已经跟我说了。”

    贺云看他这个旁若无人的样,气的握紧了手:“王爷为什么要放走顾飞!”

    沈郁见他点透了也就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他咳了声:“贺将军,这件事关系到武林中人,而朝廷与武林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这件事再查下去也无意,所以就到此为止。”

    如此的狡辩,贺云都气乐了:“末将斗胆问王爷,顾飞是你御前的人吧?他偷盗军折已是死罪,而王爷你却袒护与他,置我贺家军营两百兄弟白白牺牲!”

    贺云气急态度非常的不好,沈郁看着他声音也大了:“贺将军不要忘了,他是你送进宫里的,他现在是烧了你的军营,你有没有想过他若是烧了皇宫该是什么后果!”

    他就是看中了他细心,结果他可好,一点儿小小功劳就自吹自擂,以至于让别人混进了宫!他已经不敢想,如果那个人不是顾飞该怎么办!

    他把所有的错误都推给了贺云,贺云被他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顾飞是他送进去的,可……可,这一口气他咽不下去,贺云看着座上毫无同情心的沈郁觉得自己的眼睛都是冒星星的,他看着他直直的道:“王爷既然这么说,那我贺家就愧对皇上,愧对先祖,无颜再在宫中当值了,左总司一职王爷收回吧,罪将告退!”

    沈郁看着他头也不回的出去沉沉的闭了下眼,他知道他应该去好好安抚贺云,可他低不下头去,他是摄政王啊,他说什么他就应该听着,而不是来指责他!沈郁捏着茶杯好一会儿又放回去了,这件事是他理亏在先。

    沈郁的毫不负责任终于把贺云给气走了,贺云带着他的两万将士离开了京师,回到了他的驻地湘南。

    临走的时候还是只有魏延来送他,看着他满面寒霜心下也凄然:“贺兄你真的要走吗?”

    贺云嗯了声:“瑜王爷既然不想我在京师,那我就不在这里碍他的眼了。”

    他没有说沈郁的坏话,然而魏延还是记着他那天晚上说的话。

    那天晚上贺云刚从宫中回来,脸似蒙上了一层寒霜,魏延常跟他开玩笑,一时没控制住笑他:“怎么你又跟沈郁吵起来了啊,你去宫中问他了?那个侍卫果然是的他宠臣吗?哈哈……”

    他笑着笑着便笑不出来了,因为贺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也就是说他猜对了,魏延干咳了声:“不可能吧,沈郁再怎么荒唐也做不出这样的事啊。”再说他是那么精明的人。

    贺云坐了下来,声音冷冷的:“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沈郁是想削我的兵权罢了。”

    他这句话当即把魏延惊住了:“什么?”

    贺云冷笑了声:“沈郁借着那个侍卫的手削我的兵权,那个侍卫是不是他的宠臣我们不管,可他借着我的军营开玩笑,目的有多明显,你难道还看不出吗?”

    这番话说的魏延呆住了,他讪笑道:“怎么说?”

    贺云端起桌上的茶开始喝,等他急的不得了的时候才道:“我们都是一同长大的,按理说理应同根,可惜沈郁与我们不一样,他是摄政王沈世奎的儿子,他统一着我们的兵权。若是以往的沈王爷在,我们也不说什么,沈王爷带领我们打下的这个天下,我们愿意与他荣辱与共。”

    魏延知道他还没说完,便也静等他说,贺云放下茶杯,声音也冷了些:“可沈郁没有沈王爷那么豪气,他一心谋权,现在就谋到我们的头上了!”

    魏延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看他道:“我们?”

    贺云冷冷的道:“沈郁早就想削我们的权利了,几个月前他把陆琪派往边关,前去跟随皇上打北羌,我们都知道那可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损兵折将也不见得能把北羌打回去。打不回北羌便一辈子待在那。

    陆军在京师的势力让他四两拨千斤的调走了,陆琪走了后,他碍于我们五冀的面子让我上任,看着我的势力在京城一点点儿的扩大,他又容下我了,想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他这是在一点点儿的削我们的权利,总有一日我们五冀兵马全都掌握到他一人手里了。”

    魏延被他说的反应不过来,慢慢的坐到了椅子上,他说不出反对的话,不得不说贺云剖析的太对了,他就是再傻也被他说的心凉,心中也不得不开始怀疑沈郁。越是怀疑便越发的肯定,沈郁这么些年确实没有怎么待见过他们,也瞧不上他们。

    最重要的是这些年他们没有任何的战事,天下好似是天平的,他驻守平南的这些年没有做过任何有建设的事,不打仗便没有盈利,而沈郁却每一年都要支付他们庞大的军费,他是支付够了吗?

    魏延并不像他表面那么傻,如果傻,他父亲去世后他也不可能把魏家军支撑到现在。

    他也很清楚军队中的那些无法说出去的龌龊事,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沈王爷在的时候,他们打天下,烧杀抢掠积攒了无数的钱财,可这么多年没有战事,那他们也渐渐的吃透了,现在吃的都是沈郁的军饷。

    魏延想通了这一茬后心也凉了下来,贺云看他这个表情便知道他想明白了,于是痛斥道:“沈郁想的是真好,他削我们的兵权,他姐夫他却一根汗毛都没有动,禁卫营他统治着,我这个左统领等他一并拿去后,那京城就全是他的天下了。”

    魏延看了他一眼:“那我们该怎么办?”

    贺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如今我已经被他逼到绝境了,京师没有我待的地方了,我准备回湘南了,至于你,我不能决定你魏家军的去留,为兄跟你说这么多,只是想把我的想法告诉你。你自己心中有数。”

    魏延久久的没有说话,贺云走的时候他还是来送了,不管沈郁会不会因此而恼怒他,他都不能不来送。贺云看见他来是很高兴的,只挽着他的手,都没有看旁边的秦正。秦正也知道贺云是在气头之上,不愿意搭理他,可有些话他还是得说:“贺兄弟,我知道此次对不住你,可瑜王爷他不是有意的,他……”

    贺云打断了他的话:“秦将军不必再说了,我去意已决。”秦正无数次看向宫门,希望沈郁能来,可沈郁就是没有出来,他也只好看着贺云走。

    送走了贺云,秦正到宫中去见沈郁,沈郁正坐在凉亭里,自己跟自己下棋,那模样看着也是孤单,秦正把想说他的话咽下去了,沈郁这名声也太不好了,本来就不好,现在就更不好了。

    秦正是他的大姐夫,长姐如母,那他也当得起半个父亲了,他看着沈郁只叹气:“王爷,贺将军走了。”

    沈郁只噢了声,秦正看着他:“王爷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沈郁没有想什么,他也知道他的做法让贺云寒心,可他没有办法看着顾飞死,纵然顾飞在他身边的目的让他生气,可喜欢了就是喜欢了,他无法否认。

    沈郁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秦正也无法说他什么,只转了话题:“王爷,这禁卫营的左统领位置,你看谁合适啊。”

    沈郁想了一会儿也想不出具体的人,应该调魏延来的,但是经此一事他不想调了,他的名声在他们眼里已经是个笑话了,不想再整天的面对着。

    沈郁道:“姐夫你有合适的人选吗?稳妥点儿的就行。”秦正点了下头:“好的,我会去找一个稳妥点儿的人。”他又坐了一会儿,又问他:“贺将军那边,我们要不把军饷提一下?”

    沈郁看了他一眼:“姐夫,你着人看好了贺家军。”

    这一句话绝对不是为了贺云好,秦正啊了一声,他原本还想着给他们俩撮合下,哪知沈郁已经要监视贺云了,沈郁看着他姐夫也没法解释,贺云是被他气走的,而他低不下头去求他回来。

    这下秦正也走了,他走了后,沈郁又跟自己下棋,他最近什么人都没有召见,终于清闲了,清闲了后,他把所有的事都处理了,首先把萧祁昱的军饷发了,连同前几个月的,全都给了。

    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觉得没有意思了,他压着他们的军饷干什么呢?他们没有一个是真心实意喜欢他的,不是真心的,强求来有什么意思呢?

    萧祁昱每月一封信,全是催军饷的,没有一句多余的,眼看又到八月份了,又一份信要到了,他不想看了。

    萧祁昱不知他是这种想法,他不知道如何给沈郁写信,他的自尊让他放不下身段跟沈郁求和,那就更不可能说任何好听的话了,所以只能催军饷。他不给他军饷,他反而有了理由,一封一封的写。

    而这一封封信在沈郁的眼里像是一个个的催命符,他有时候都不敢拆他的信,上面的每一个数字都在证明萧祁昱的壮大。而萧祁昱的壮大就证明他倒台之日在一步步靠近。倒台之后什么样,他不知道,他翻遍了所有史书,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