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66章

第66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户部尚书走了,天渐渐的黑下来了,沈郁处理好了折子走出了宫,也没有回家,萧珩在他的醉仙楼等他。

    等他到了,站起来帮他拿衣服:“怎么才来,饿了吧?”

    沈郁看着他笑:“有点儿了,今天下午喝了一下午的苦茶。”

    萧珩哦了声:“是见客了?”

    沈郁点点头:“福建总督来了。”他说着端起茶:“这不会也是苦的吧?”

    萧珩看他皱着眉头的样子宠溺的笑:“不是,是你的雀舌。”

    沈郁点头:“吃饭吧,我饿了。”

    萧珩朝小桂子喊道:“去催催厨房,先上燕窝粥。”

    沈郁喝完了一碗燕窝粥,剩下的菜也齐了,都是些清淡的饭菜,萧珩只陪了他半个月,却已经将他喜欢吃的饭菜全都记住了。

    是的,他勾引了萧珩。

    明知道萧珩一妻四妾还拖儿带女,可沈郁还是勾引人家了,他享受着萧珩给他的温柔。

    萧珩没有做任何让他为难的事,没有要求上朝,也不会要求他日日陪着,他只是在偶尔的某一个黄昏来接他出去玩,京师上下,戏院茶楼,风景名胜,他陪着他一处处的走,看得见人间百姓的热闹,见过了晚上的灯火辉煌,吃过夜市上的小吃,萧珩让他知道了另一种生活原来如此简单,如此简单的快乐。

    他想也许等他以后退却朝廷时能够喜欢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好的,会有一个人来看看他,领着他出去走走,他不求他一生一世,只求他偶尔能来看看他。

    是的,他只能要求这么多,因为即便他借着船不稳倒在他身上,搂住他脖子了,拉到床上了,萧珩也只是给他盖了盖被子,再没有进一步。

    于是沈郁也就只好退而求其次了,现在其实也很好,萧珩一如既往的待他。就跟眼前一样,会等他吃饭,会给他端一碗燕窝粥,会给他捏捏肩膀,这么大一个男人,做起这些活来丝毫不觉得违和,他在他身后笑:“你看你整天坐着,年纪轻轻的,筋怎么这么硬,别动!我就捏一下!”

    沈郁疼的要命,他怎么可能筋骨不硬,他又怎么可能不天天坐着,他那成堆的折子批到天亮也批不完。为了能够挤出时间来见他,他只能头都不抬的批。

    萧珩连拍带推拿的,把沈郁修理了一顿,沈郁纵然拍的时候嗷嗷叫,但是等他拍完后也舒服多了,拿筷子的手也有劲了,萧珩给他扒虾:“多吃点儿这个。”

    沈郁吃饱了,腿一蹬,很舒服的靠在了椅子上,那个懒样萧珩都看着摇头:“出去走走,刚吃饱不要躺着。”

    沈郁又被他拽起来:“去哪儿?”

    萧珩想了想:“去看灯会吧,还有二十天是中秋节,灯会那边已经筹备好了,我们就趁这人还不多的时候去看看吧。”

    沈郁随他去了,他说的果然是不错,灯笼虽然还没有齐全,但是胜在人少,这么一路看过来,也非常的美,沈郁也不觉得累了,走着走着就消化完食了。

    他侧头看了眼身边的萧珩,觉得这个小妾找的真好,非常体贴不说,还不会同他闹,他娶了妻子了,有了孩子了,那就是不会再被父母逼迫了,总之是万事俱备。

    沈郁自以为找了个温柔的小妾,哪知他才是人家的小妾,这个是从这天晚上说起的。

    萧珩晚上送他回家,送的是后门,这样两个人都不用绕路,也不怕被人看见,萧珩临别时拉了拉他,沈郁回头看他:“早点儿回去吧,你那王妃应该等你很长时间了。”

    他这话也没啥意思,沈郁这张嘴不好,说话从来都是带刺的,听到萧珩的耳朵里就觉得他是在吃醋了,于是就这么看着他,他不知道怎么对沈郁,他当然是想他的,想娶他当第五房,可知道那是在侮辱沈郁,所以他从没有做过分的事,即便那天晚上沈郁扑倒他怀里了,他都没有动。

    这么想着,萧珩终于缓缓的低下了头,沈郁看他终于行动了,于是把眼睛闭上了,手却搭在他脖子上了。

    萧珩想给他个告别吻的,但是不知怎的,吻着吻着就把他压在了墙上。是沈郁太主动了,太热情了。

    他使劲把他抱住了,两人正当难舍难分的时候,恭王爷来了。

    萧珩先僵住的,沈郁已经完全无意识了,萧珩在他耳边说:“我爹来了,怎么办?”他爹的那一声咳嗦,他从小听到大,不用看人就知道是他。

    浑身发软的沈郁听着他的话机灵灵的打了个寒战,顺着他的身体就想往下溜,他吓软了腿,他平时是不怕恭王爷的,可此刻不行,他不能让恭王爷发现他,萧珩没有比他好到哪儿去,他更不愿意他爹看见沈郁,这是他们家的后门,他爹从来不会走,所以这里成了他每天送别沈郁的地方,可现在为什么他爹会在呢?

    萧珩也紧张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看到沈郁瞪他,他有些结巴的指了指沈郁身后的那个洞:“要不从这里走吧?”

    沈郁就这么看着他,恨不得掐死他,这是狗洞啊,萧珩这个王八蛋竟然要他钻狗洞!可萧珩真的没有办法了,沈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还是钻了那个狗洞。等他钻过去之后,萧珩的腿才不发抖了,而恭王爷也站住了:“你在这儿干什么?”

    萧珩咳了声:“我……我回来的晚,就想从这个门过去。”

    恭王爷朝他身后看:“就你自己?我怎么看着刚才有个人呢?去哪了?”

    沈郁僵硬的贴着墙,手指扣在墙上恨不得出去掐死萧珩,要是他敢说错一句话,他就掐死他!萧珩在外面干咳了声:“父亲大人,你看错了。”

    恭王爷嘿了声,是沈郁极为讨厌的声音,像是看穿一切似的,果然外面的萧珩支撑不住的道:“我就是跟个丫鬟,咳,她怕见你,就跑回去了。”

    恭王爷嘲笑似的笑了声:“你喜欢一个沈家的丫鬟?怎么着偷偷摸摸的是怕谁知道啊?怕我?怕我说你喜欢一个低贱的人?哈,你应该去问问人家沈府愿不愿意跟我们结亲啊。”

    萧珩低声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恭王爷哼了声:“喜欢就娶回家做小妾行了,偷偷摸摸的干什么,要是让人家沈府知道你玩弄人家丫鬟,沈家的人能绕得了你吗?”

    他一口一个低贱,一口一个小妾,一口一个玩弄,他什么都没有干呢!偷鸡不成赊把米说的就是他了,真是活该。沈郁贴着墙根恨的牙痒痒,可他没法出去,只有把这口气生生的咽下去了。

    这口气是咽下了,可他还是恼恨萧珩了,好几天都没有理他,萧珩特意在宫门口等他,他当没有看见,萧珩知道他是生气了,可看着他跟旁边的大臣说说笑笑,他又没法上去找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沈郁进了家门,那他就更进不去了。

    萧珩万般无奈下只好让小桂子给他去递信,约他在老地方见,说要有东西给他,如果沈郁不去他就一直在那等着,反正醉仙楼是他们家的,他要在哪里一直赖着。

    沈郁不让他进家门,但让小桂子进门了,那也就是说气已经消的差不多了,所以萧珩在酒楼等了他半个时辰后他就去了,萧珩看见他来很高兴:“我就知道你会来。”

    沈郁呸了他声:“我是怕你赖上我们醉仙楼了!”

    萧珩笑着想去拉他的手,被他甩开了:“说找我干什么!”

    他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再说他也怕萧珩给他闹出点儿事来,整天赖在他们酒楼,保不住别人会说他什么,所以基于这种种原因他又来了。

    他现在真是后悔了,早知道不跟他玩暧昧了,沈郁咬着一口细白的牙,表情狠狠的。萧珩看他这个样也就不敢去拉他了,他咳了声:“周老板说给我留了一样好东西,我想领你去看看。”

    他也不知道怎么捧沈郁好了,沈郁没跟他好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的脾气不好,所以他想过要远远的看着他就行,不要惹他生气就行,可好运就这么砸在了他的头上,沈郁喜欢他了,于是他常常不知道怎么对他了,捧在掌心怕摔着,含在口里怕化了。

    他是真的想对他好,尽他所有的一切,可偏偏这一次惹毛了他,都怪他爹,萧珩还不能说他爹什么,只好尽力的弥补沈郁。

    沈郁看他说的这么好,不太耐烦的跟着他去,路上萧珩察言观色的看他:“马上就要中秋节了,宫里今年还举行宴会吗?”

    沈郁轻飘飘的嗯了声:“举行。”

    萧珩笑了:“为什么啊,去年不是没有举行吗?”

    沈郁看了他一眼:“去年没举行,今年难道就不举行了吗!”

    这还是有些生气,萧珩很容忍的看着他:“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沈郁看他这个无措的样子也知道自己说话不好听,于是低下了头:“我不是要怪你,我脾气不好,对不起。”他什么都没有干,没有陪人家睡觉,也没有给他点儿什么,所以他这脾气不能朝着他发,他只是控制不住,想起他爹来他就不得劲。

    萧珩看着他笑:“说什么对不起啊,我们俩不需要说这些。你对生气我很高兴,只要你别憋在心里就好。”

    沈郁被他这句话暖了下,终于低声道:“今年皇上会回来,应该会举行宫宴。”就算是为柳太后冲冲喜也会举行的。萧珩吃惊了下:“皇上要回来了?为什么啊?”

    沈郁冷漠的说:“因为柳太后要死了。”太医说熬不过这个月了,所以他已经给萧祁昱送信去了,过不了几天他就回来了。

    他说的太冷漠了,简直让人心寒,萧珩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就那么恨柳太后,可他也不敢说什么,只小心的转移话题:“他回来了也好,宫里的那些事就都交给他吧,他撇了这么长时间,累坏你了。”

    沈郁看了他一眼,很怀疑他,他真像恭王爷派来的卧底,萧珩被他这么看着苦笑:“我是为了你好,你做这么多事出力不讨好,所有人都埋怨你,何苦呢?”

    沈郁知道他是好意,低了声音:“我放权后你养我啊?”

    似是开玩笑,萧珩认真的看着他,看了一会儿道:“好,我养你。”沈郁切了声:“去哪养?去你府里,当你的第五房?!”

    萧珩咳了声:“你若是愿意,就你一房。”

    沈郁才不相信呢,这个多情种子,哪一个妻妾都舍不得伤,指望他把她们休了,还不如他重新去找一个呢,再说她们都拖儿带女的休什么休!

    沈郁哼了声:“算了吧,走,先去看你送我东西!”连□□都不算,就别再去掺和人家的家事了,就这么过一日算一日吧。

    珩王爷是玩中好手,京师没有他不知道地方,运河看花灯、龙船赛诗会、景园花展、翠园古董,总之只要是玩的地方都有他的影子。

    玩则需要花银子,萧珩还是个败家子,一掷千金就是眨眼间的事,翠园的大小老板们都非常喜欢他,每次看到他来,好茶好水的备着。

    赵老板抱出一个神神秘秘的瓶子:“珩王爷,这个可是官窑真品啊,上次陆公子来,非要要,我都没有舍得给他呢,就单等珩王爷你来了。”

    萧珩一听果然高兴,打了下扇子:“打开我看看。”

    赵老板把瓶子夸的上天入地也难有,沈郁在一边看着,并没有出声,等老板夸够了,萧珩也要出手时,他用手轻轻的盖了下瓶子,赵老板不得不看他:“怎么了?”

    沈郁笑:“且不说这是不是官窑,但看这瓶口就知道不值这个价格。”

    赵老板脸红脖子粗:“你凭什么说我这不是官窑!”

    沈郁笑着看他:“赵老板怎么不把手放上来试试,凹凸不平,哪一处的官窑能有这样的残品啊?”

    赵老板还想狡辩,沈郁继续笑:“玉娆是珍品,就珍贵在他的瓷色如玉,胎质却敦厚,两者看似相悖,然而却是玉娆珍品的特点,也真因为这种瓷器难以烧成,所以才如此珍贵。那么赵老板以为你这个具备了哪一个条件呢?”

    他这么说着,气势却渐渐的出来了,眼神犀利,虽面色含笑,却有种让人置身冰库的感觉。

    赵老板刚开始时看他不说话,没想到还是个厉害的主,能跟珩王爷来且能跟反驳珩王爷,而珩王爷又只能赔笑的人那一定不是善茬,他从事这一行,练的也是眼力,所以这下便有些心虚,结巴的道:“这,也许是我看错了。”

    沈郁把二郎腿放下了,是要站起来的意思,赵老板也忙恐慌的站了起来,沈郁看着他道:“身为商人,诚信第一,身为古董商人,诚信就更是珍贵,要比玉娆珍品还要真,要比这一屋子的摆件还要真,赵老板,你说呢?”

    他这一身官腔,说的赵老板脸上汗都出来了,送他们俩出来时,一直偷看萧珩,想挽留他下,但萧珩不想理他了,本来想送给沈郁件礼物,但是却没有想到是假的,他没有发火已经是不错了。

    看着大踏步走远的沈郁,萧珩追上他:“对不起啊。”

    沈郁看了他一眼:“跟恭王爷说才对啊,你个冤大头,他们都看你好说话,不管真的假的都往你这堆。你说你,枉你家有玉器铺子,这么多年你看也应该看出真假了啊!”

    萧珩摸着鼻子不好意思的笑,他是有玉器铺子,但也不代表他就是高手啊,再说瓷器哪能是那么好看的,而且他也没有沈郁这么精明啊。当然这句话萧珩不敢直接说,他笑着道:“我没有你这么聪明嘛,这样吧,我请你坐镇我的玉器铺子怎么样?”

    沈郁看着他笑:“我缺你家的铺子吗?”都不要他的人还送他铺子,他也得敢要才行啊,什么事情总是付出才有收获对吧。他真是想不出萧珩到底看中了他什么,就是这样的陪伴吗?于他太奢侈了。

    萧珩以为说错了话,想想沈郁确实不缺,怎么会跟他家里的老二跟老三那样为了一间绸缎铺天天吵架呢。

    哎,关心则切,所以活该当着他的面闹了个笑话,都怪他听信了赵老板的夸,以为真是玉娆真品。

    他有些尴尬,只是因为送错了礼物而尴尬,压根就没有反省的意思。沈郁看的郁闷,忍不住想骂他:“以后不要再来了,有钱多了是吧!以你这个眼力,银子还不如去买了包子喂狗呢,狗还给你看个门!”

    萧珩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沈郁终于觉得他这话说的太槽了,他咳了声:“就算要买也要带着个师傅来,特别是瓷器,最不好辨认。”

    萧珩看着他笑:“我听你的。”

    沈郁被他直白的看着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他扭开了头:“这里得好好整顿一番,天子脚下,京师的脸面不能丢。”

    萧珩还是笑:“好。”他心里很高兴,沈郁这么骂他,那是不是他还是很在意他的?

    萧珩看着他笑,觉得他很像他的管家婆,此生若能娶他,他的铺子一定会名满京师吧,萧珩只是想了想,没有敢说。

    萧珩这么想着从怀里掏出一块玉来给他:“以你的眼力帮我看看,这块玉怎么样。”

    沈郁拿着看了看:“不错。”

    萧珩笑:“你喜欢吗?”

    沈郁瞟了他一眼,玉是好玉,可萧珩是什么意思吗?

    果然萧珩放到了他的手里:“你喜欢就送给你了。”

    沈郁摇头:“我不要。”

    萧珩笑了,半蹲在他身下给他把这块玉系在了腰间,他今天穿了件玄衣,于是配这块儿白色的玉特别好看。

    萧珩笑:“好看吗?”

    好看啊,层层绿叶间捧出一朵白莲花,可惜他不配啊。

    沈郁半响后嗯了声:“我就承你的情了。”萧珩这是把他当初恋情人看,沈郁不知道什么滋味,他早已不是什么纯情之人了,沈郁这么想着讪讪的笑了下。

    萧珩没有看出他勉强的表情,心里还是挺高兴的,美玉配美人,与其摆在店里卖不出去,不如挂在沈郁身上,所以萧珩看着他笑:“快中午了,我陪你去吃饭吧?”

    沈郁看了看天色摇了摇头:“我得回宫了。”他有些不知道怎么见萧珩了,不知道萧珩把他当成什么,当兄弟还是当初恋情人对他来说都有些尴尬,最重要的是,他不应该再来找他,是他今天没有忍住,又出来跟他混了,以后那些陪他吃饭、陪他游玩的事就算了吧,见不得人。

    萧珩要拉着他再说点儿什么,然而沈郁已经怕了,他摇摇头回了宫,萧珩看着他的背影默默的叹了口气。要怎么才能两全?要怎么才能不负妻妾不负他?

    尽管沈郁如此的低调,还是有些流言传到王府里了,众人都在传沈家要与恭王爷家联姻了,沈家四小姐要嫁给萧珩了,因为萧珩与准大舅子的关系日渐融洽了。

    沈四小姐看着她哥哥:“哥,你要把我嫁给萧珩?去给他做第五房小妾?”

    她的语气并没有嫌弃,只是平铺的论述了一下实情,且眼睛直直的看着他,这是话里有话,果然四小姐又说:“哥,他都一妻四妾了,他……”后面的话不是一个闺阁女子能够说的,可是他是她哥哥啊,如果她不说,那还有谁来说。

    所以四小姐一咬牙:“哥,他有家室,他不适合你。”

    这句话像是点中了沈郁的伤疤,沈郁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了,他知道这个事实,可他这不是什么都没有勾引到他吗!

    可这个事实让他更加的难堪。他的心里从来没有把人想好过,萧珩不肯抱他,他以为他不喜欢男人,他开始想萧珩喜欢过的那些人,无论是去青楼还是去戏院,他捧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女的,所以结果显而易见,萧珩不过是来可怜他的。

    沈郁恶狠狠的盯着四小姐,四小姐毫不示弱的看着他:“哥,先不说他喜不喜欢男的,先说他的那些家人,他的妻子……人很好,她有儿子了,哥,你不能那么对她,你不能拆散人家的家庭。”她讲的艰难,萧珩的妻子跟她还是闺蜜,跟她诉过苦,说不知道王爷这日子又去干什么了,常常夜不归宿,又不知道喜欢上了谁,她管不了她多情的丈夫,谁让他的丈夫是王爷呢,一妻四妾已经算是少的了。

    四小姐还曾劝过她,可没有想到有一天她哥哥也是这其中的一个了。

    沈郁被她这么□□裸戳中伤口,也不由的羞恼成怒,他看着四小姐冷笑道:“你以为你好啊,你以为你清高啊,你清高你拣什么男人啊!拣个要饭的都能喜欢上,连人家的底细都不知道,就厚着脸皮追人家,你怎么知道人家没有妻妾呢!哈哈,是因为知道人家是南诏大皇子了是吧?你跟我说有钱的有地位的你嫌弃,现在怎么不嫌弃了!南诏大皇子你以为他就是个好的了吗?谁知道在南诏有没有妻妾成群呢!你以为你嫁过去是什么!也不过是……”

    他嘴里恶毒,因为内心无比的嫉妒,凭什么他遇到的男人都一个一个的喜欢女的,凭什么他遇不到一个好的呢!凭什么该死的陈良生就没有娶妻呢!他一个皇子啊,为什么就不娶呢!为什么偏偏就让四小姐捡到了呢!

    沈郁这一刻丧失理智了,他把所有恶毒的语言都给了四小姐,直到四小姐眼泪一下子掉下来时,他才怔住了。

    四小姐站起身走了,沈郁看着她一边走一边哭的样子终于清醒了,他恼恨的拍了一下桌子,手拍疼了,他狠狠的骂了句:“活该!”是骂他自己,他真是混账,他为什么就成了这样的人,内心如此的恶毒,连他自己的妹妹都嫉妒。为什么就这么饥不择食呢!为什么连人家有妻妾的都去勾引呢!沈郁,你为什么成了这样的人呢?

    两兄妹第一次闹了别扭,四小姐两天没下楼吃饭了,沈郁看着对面的空椅子也觉得没有胃口吃饭了,老管家安慰他:“王爷你放心,郡主的饭已经送到楼上了。”

    沈郁哦了声:“吃了吗?”

    老管家这次不那么肯定了:“吃……了一点儿。”

    那就是没吃了,沈郁也放下了筷子,站起身来了,老管家看着他:“王爷,你要去看郡主吗?”沈郁摇了摇头:“我要去上朝。”都几点了还上朝,但看他灵魂出窍的样子,老管家只叹了口气:“那老奴去备轿子。”

    他不去给四小姐道歉,与其是说他拉不下脸去见四小姐,还不如说他无法面对四小姐说的那些话。

    他走到了后花园,陈良生正在那里劈柴,劈的一丝不苟,那么一大堆柴,都快把他的身影挡住了,但是他也没有丝毫的耍滑,柴堆的整整齐齐,从小处便能见识一个人的品质,四小姐真的没有看走眼,陈良生很好,尽管他是异族人。

    沈郁没有叫他,只这么看着他,他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嫉妒四小姐,陈良生长的很帅,眉目俊朗,身形魁梧,并不输于他大梁的男儿们,就连劈柴的姿势都很帅。

    沈郁就这么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摸摸他自己的心跳,发现并没有跳的很厉害,也没有脸红,也没有那种相见又不敢见的心理,于是他终于放心了,他没有爱上陈良生,应该要庆幸他那狗眼看人低的眼睛。

    他瞧不上陈良生,一想到陈良生那个烂摊子国家,他就本能的不乐意他,每次来就想骂他,想讽刺他几句,所以幸好,幸好,沈郁后退着慢慢走远,他可以抢萧珩,但是他不能抢他妹妹的男人,他妹妹好不容易看上个人啊。

    沈郁这么想着却没有再去找萧珩,四小姐的话终究是打击到了他,或者说他自己早就知道了,早知道他寡不廉耻,只是不被人撕破脸皮他不知道羞愧,现在终于好了,与其被别人撕破,那还不如让四小姐来呢。

    沈郁自嘲的笑了下,这样也好,至少以后不用再钻狗洞了。沈郁不自觉的看向那个狗洞,脸上火辣辣的,他每当想起那个晚上,就恨不得把自己劈了,被恭王爷看着钻狗洞啊,恭王爷那个老不死的一定会猜到是他了。他心里不知道怎么鄙视他呢。

    沈郁这么想着终于不敢回家了,他好几天都在宫里待着,宫里也并不消停,柳太后要死了。

    柳太后没有毒死他,她自己却要死了,沈郁不知道说他自己是祸害遗千年,还是说柳太后活该报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