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30章

第3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铁勒还想徒手挣扎,萧祁昱毫不留情的往他脖子上一送鲜血顺着刀刃留下来,纵然铁勒再狠这一刻也终于举起了手,他眼眶子冒着恶狠狠的光,都是他太大意,是他看着萧祁昱快要死了太大意了!

    这个时候周烈大喊起来:“住手!让你们的士兵住手,你们的大将已经被俘虏了!住手!再不住手我就杀了他!铁勒被俘虏了,住手!铁勒被俘虏了!”

    他的声音很大,激动万分,在这风雪厮杀中犹如惊雷一样,正在厮杀的北羌士兵被这一声都惊住了,回头看向他们的将军,等看到铁勒被萧祁昱一点点推着出来,看到他们的兄弟一点点儿让开一条路时终于都停下了,铁勒的脸色阴沉,可毫无办法,萧祁昱将刀狠狠的划在他脖子上,他知道他死期不远了,可他已经说不出话了。

    萧祁昱冷冷的道:“放下兵器!要不然我就杀了他!”

    周烈护在他身边,超着自己所剩不多的先锋队挥了下手,那个动作他们都懂,整兵后撤,萧祁昱一直拖着铁勒,看着跟随过来的北羌士兵,他冷声道:“就站在那,不然我就杀了他!”看到他又往铁勒身前送了一刀,另一副将大喊:“停下!都给我停下!将军!”

    铁勒愤怒的看着他的副将,想说让他不要管他,可说不出来,萧祁昱死死的掐着他,而且他心里的寒气这一会儿也渐渐的生出来了,任何人都怕死的,尽管他这么多年横征西战、偷抢掠夺,无数次从刀口下活下来,也终究是怕死的,谁不怕死呢,拼命抢夺不就是为了活的更好一些吗?

    萧祁昱押着铁勒冷笑了声:“要劳烦将军陪我走一趟了。等我到了安全地方就放将军回来!”

    要不是不能说出话了,铁勒真想呸他声。

    再走出一段路后,铁勒终于被杀了,临死前看着萧祁昱冷笑:“萧祁昱,别以为我死了,你就无后顾之忧了,你的好日子还在后面呢。我先到地府等着你!哈哈!”

    萧祁昱成全了他,一刀摸了脖子,干脆狠辣,铁勒狂笑就僵在了脸上,又随着头滚到了雪地上,周烈愤恨的踢了一脚,还想上去再补几刀,萧祁昱拉住了他:“周烈,我们走!”

    如果多砍几刀、多杀几次能削他心头之恨的话,他就砍了,可是不能,铁勒的死不能挽回他无数士兵的生命。

    萧祁昱拉着周烈没有停顿,铁勒是威胁他边关数年的恶贼,他今日死了,他心中没有喜悦,恨意依然冰冷。

    萧祁昱一行人一直跑到扎木林才停下,夜色已经渐渐的黑了,雪光反射着微弱的月光,在对准了暗号之后,程谨之才惊喜的出来迎他们:“皇上!”

    萧祁昱从马上爬下来,落地的时候踉跄了下,程谨之吓了一跳:“皇上,你没事吧!”

    萧祁昱摆了下手:“没事,防御工事都做好了吗?”

    程谨之便把他往营帐迎边说:“全都做好了,皇上你们这边……”

    凭着光线已经看清楚他们的狼狈,特别是萧祁昱身上,全是血腥味,厚厚的盔甲也盖不住这种血腥味,周烈跟在他们的身后这一会儿终于道:“皇上受伤了!快去请军医!”

    军医很快就到了,萧祁昱身上小伤不计,可腰间被横劈了一刀,这一刀才是最重的伤。这让程谨之看的又急又难受,等军医退下去后他回头痛骂:“周烈,你是怎么保护皇上的!”

    萧祁昱看着他笑了下:“我没事,你别骂他了,他身上也受了不少伤。”

    程谨之知道,他们先锋队一万人只回来了五千人,还有不少都是伤员,这个惨烈的代价让他心里说不出的痛苦,他恨他自己:“都怪我,要是我留下就好了!”

    萧祁昱看他道:“谨之,别自责了,我不会有事的,铁勒剩余五万兵马在我们后方。”

    程谨之重重点头:“皇上放心,这里交给我,我一定让他们有来无回!”

    萧祁昱笑:“好。”

    周烈忍不住跟他说:“皇上,我告诉他个好消息吧。”

    程谨之看向萧祁昱,萧祁昱笑着点头,周烈脸上的喜悦非常痛快:“铁勒死了,死在皇上手里!”

    程谨之果然大喜:“真的?!那太好了!太好了,那今晚这一仗就好打了!”

    萧祁昱知道他谨慎,但还是想了想道:“我们还是要打伏击战,铁勒虽然死了,可他还有五万精兵,他的手下副将禾阔一定会为他报仇,哪怕是回去后对铁勒父亲有个交代都会不惜一切的来围攻我们,所以这一仗依然很难打。”

    程谨之点头:“我明白,我已经布置好了。我们背靠着哀牢山,三面屏障,他们只有这一条捷径,我已经在路边设下埋伏了。我们做出在林间休息的样子,以诱他们前来,树林里,末将已经密密麻麻的设下了马绊。”他知道萧祁昱不听完他的汇报是不会休息的,所以他详细的跟他汇报。

    萧祁昱想了想:“我们上一次击败冒锋时就是用的密林战,我怕他们这一次不会轻易上当了。”

    程谨之经他这么说也沉思了下,他在账内走来走去,他们的兵力有限,先锋队已经损失惨重,那五千回来的士兵们都带着大大小小的伤,这种情况下根本不能再出去打了,他们是有一万轻骑军,可也不是那两万铁骑的对手,更何况他们还有三万步兵。

    程谨之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头上除了密密麻麻的汗,萧祁昱知道他已经是准备在林子里歼灭他们了,所以道:“谨之,你既然已经准备完全,那就想个办法诱他们进来。把我伤重的消息散播出去。”

    程谨之看着他:“皇上!”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是太不吉利了!

    萧祁昱笑笑:“我不信这个。”程谨之最后只好点头同意了,萧祁昱安慰他:“放心吧,有秦川、周烈他们在我身边,不会有事的,既然布疑兵那就让他们深信不疑,不付出点儿代价是不行的。”

    秦川跟周烈跟他保证道:“这一次就算我们死,也会好好保护皇上的!”

    禾阔如萧祁昱想的那样,他带着满腔的愤恨杀过来了,他愤怒萧祁昱在他们的铁蹄下逃跑了,甚至杀害了他们的总将军铁勒,让他无颜回去,不知道回去之后怎么跟他的总统领交代,总统领一定不会饶了他的,饶不了他就饶不了他的家族,所以就算是为了他的家族,他也只能死战,只能拿萧祁昱的人头来求情了。

    在这样满腔愤怒的情况下,禾阔一直追到了扎木林,铁勒横死在路上的,头颅跟身体分了家,他的马蹄踏过他的身上时他才发现的,那所有的士兵都看见了,这种耻辱以及铁勒死后的后怕深深的印在他们心里,可不管是怎么样,他都必须要为铁勒报仇。

    前方探子回报:“禀告将军,敌兵在前方树林里扎营。”

    禾阔冷笑了声:“中原人狡诈诡计,在周围一定布下了伏兵,诱我进去呢。再给我去探!”他是想要给铁勒报仇,但也不能连他自己的命也搭上。

    探子再次去探视,这一次时间久一些,回来的时候据实报到:“周围没有伏兵,两边道路都已探过。敌军两万多人都在林间帐子里。”

    禾阔皱了下眉:“确定?”

    探子点头:“是的,最里面的帐子里是黄帐,那边里里外外的人把手,而且他们的皇上受重伤了!”

    禾阔攥了下马缰绳:“萧祁昱受重伤?要死了?”他受伤他是知道了,被他的兵从背后砍了一刀呢。接下来探子的话安定了他的心,探子说:“将军,我摸到了他们的阵营,亲耳听的,那些守在外围的士兵们小声的在谈论,说他们皇上自回来就从马上掉下来了。然后军医进去后就一直没有出来。”

    禾阔看着前面黑沉沉的林子再问:“他们还说了什么?”

    探子想了想:“他们后面说的就是些废话了,说什么想家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说他们这一次出来太长时间了,还跟城内的人断了联系,粮草自从被我们截断后都供应不上了。这么等下去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禾阔大喜:“好,好!太好了!”他们的粮草当然是被他们抢了,谁让他们败退时那么惨呢,只顾着跑了。

    禾阔终于领着五万兵马在后半夜的时候靠近了扎木林,微弱的月光照耀着雪地,林内林外一片静谧,扎营在林间的果然是密密麻麻的营帐,三三两两的还有几束光,但大都灭了,就连最中央的主营帐里也只有一盏油灯,照着昏花,旁边站着的守卫都靠着树眯着,手上抱着刀,偶尔一顿惊醒下,然而看是林间一只飞鸟飞过于是又不在意的闭上了眼。

    他们太累了,站着都能够睡着,也对,被他们追杀了这么久啊。

    探子再一次的汇报,主营帐里住的确实是萧祁昱,因为他的周围兵力最多。

    禾阔点了下头,既然已经摸清楚林子里的情况,那他们就可以进去了,禾阔再一次的看了眼周围,因为不是林间,低矮的灌木丛也藏不了人,白雪皑皑下一目了然。

    尽管如此,禾阔还是命人将两边的空地上放箭,数百只箭把灌木丛射的哗哗作响,人没有射出来,反而惊动了最外围的守卫,守卫茫然回顾:“什么……”还没有说完的就被禾阔给射死了,禾阔回头骂他们:“行了!别射了!”

    在再三的确定了没有伏兵后,禾阔领着兵马整齐而快速的进了这片树林。

    这条道路太窄,他们的队伍太长,五万人,先是步兵后是轻骑队,程谨之握着刀柄趴在雪窝下面的工坊沟里,耳朵贴在墙面上,便清晰的听见他们的路过声,副将轻声的跟他比划:“程将军,我们现在出去吗?步兵已经过去了。”

    禾阔不会想到他们埋伏的地点不是靠近树林的两边,而是这里,所以他看不出来,程谨之摇了摇头:“不着急,要等他们进了树林再说,让他们看到里面全都是空的,惊慌失措之时再打也不迟!”

    于是禾阔的步兵首先进入了树林,直扑帐子里熟睡的士兵,在树林里当诱饵的士兵被这猛然闯进来的士兵吓的惊叫起来,纷纷喊着:“不好了,敌军来了,不好了,敌军来了!”

    嘹亮的号角声尖锐的吹起来了,喊杀声,惨叫声掩盖住了进入树林里那些步兵的惊异声:“咦,怎么是空的?不对,有埋伏!”

    可惜也完了,等他们反应过来向往后退时也完了,因为正好撞上扑上来的重骑军,禾阔一听见林子里的惨叫声以及嘹亮的号角声便下令直扑树林,要在他们反应不过来时杀他们个措手不及,所以这一个猛蹿根本来不及刹住脚,自己的步兵成了脚下亡魂,惨叫声还没有听全的就听见了自己的叫声,因为马屁不知道为什么猛的绊倒了,于是就是他自己的惨烈叫声,马蹄踏过他们,已经躲都没有地方躲了,那么多的将士,那么多的马绊子,偌大的树林里仿佛到处都是。于是后面压前面,一层层的扑进来。

    在他们还没有刚刚站起来时,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数之不清的士兵,呐喊着砍杀着冲进来,于是那些终于反应过来的士兵大喊着:“不好了,中埋伏了!啊!”

    惨叫声终于传到了禾阔这里,他在中后方,看到这种情况紧急命令后撤,然而还没有等他们掉过马头,后面又传来了大批喊杀声,竟然是轻骑兵!一万多人的轻骑兵速度飞快的扑上来,黑漆漆的夜看不清有多少,只能听见马踏雪地的声音,因为太多,听起来像是波涛的奔啸声,足有千军万马!

    禾阔惊的汗都出来了,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兵?现在跑还来得及吗?来不及了,只有这一条路,只有向这树林里扑,只有冲进去才有活路,可树林里对骑兵作战太难了,他们大多数都是被绊倒的,被自己人踩死的砍死的。

    本来是想偷袭别人的,可却被别人瓮中捉鳖了。这种天差地别的待遇让众人都心慌起来。

    禾阔不是铁勒,他心中存着对萧祁昱的忌惮,以及对后面千万铁骑的惧怕,指挥已经失了方寸,在看到大势已去后,踩着自己的士兵夺路而去,其他的士兵也都纷纷学他,为了能够逃出去不惜杀死自己的同伴,因为知道萧祁昱从不收俘虏,他们这些年抢掠边关,萧祁昱这个皇帝应该是恨死他们了。

    求生的意志让他们开始相互搏杀,整个战场乱成一团。萧祁昱坐在一个高高的树上往下看,周烈因为要保护他就没有下去,虽然已经在树上急得摩拳擦掌,恨不得亲自下去收拾他们了,他们下午的那一战太惨了,五千先锋兄弟悉数丧命,鲜血把厚厚的雪都染红了。

    萧祁昱也没有比他好到哪儿去,他也恨,可是他的伤让他老老实实的待在树上了。他站的高,便纵览了全局,知道这一仗他们赢了,尽管付出的代价很大。

    他的士兵也在这混战中。惨烈对决时,双方死伤其实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拼的是谁占尽先机而已。

    等天色渐渐亮起来时,这一场战斗终于结束了,程谨之清点完人数后报给他:“皇上,我们共歼敌四万,俘虏五千,禾阔逃走了,末将失职未能将他斩于马下。”

    萧祁昱摇了摇头:“没事,让他回去报信吧。”他已经不再怕他们了。

    程谨之点头继续跟他报:“我军伤亡八千人,其中步兵五千,轻骑兵三千。”这个数字其实比起禾阔的人来说少多了,可是他们的兵马本就不多,本来就只剩两万五,现在就剩一万七千人了。

    所以萧祁昱心中也高兴不起来,他点了下头:“好,原地整军!稍作休整。”

    这时候前去劫粮草的周烈回来了,他高兴的跟萧祁昱报到:“皇上,我们的粮草又全都夺回来了!还有铁勒的粮草,我们也抢回来了!”

    他跟炫耀似的,秦川嘿了声:“皇上,我们这次俘获完好战马两万余匹,武器万数之多!”

    萧祁昱笑了:“好!”

    大军只休息了一天,萧祁昱便要整军出发了,程谨之劝不住他:“皇上,你的伤还没有好啊。”这伤虽然没有动到筋骨,可这么深的口子颠在马背上怎么受得了啊。

    萧祁昱摇了摇头:“我们要尽快的跟陆将军、沈将军汇合。我们跟他们失联太久了。”跟边关梁督军也失联了,跟京师也失联了,这个结果让他心头涌上一片黑云。

    他一直在想铁勒临死前说的那句话,他想把他当成一句气话,可心里就是不踏实,或许来这边关时心里就已经不踏实了,那时候想的就是今年的北羌难打了,可没有想到这么难打,北羌的兵马像是倾巢而出一样,北羌纵全国兵力也不过二十万余,这短短的两个月已经出兵十五万人了。

    这个数目太大了,还有铁勒是怎么知道他来边关了呢,还不惜一切的要杀了他,这其中一定有别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萧祁昱一路上没有想通,直到跟沙撒十万铁骑对上的时候,他才明白铁勒的意思,他们果然跟沙撒勾结在一起了。当然这是后话。

    萧祁昱此刻面无表情,心中却思绪万千,他想不通,是不想去深想,可不想也得想,京师有人叛变了,那到底是谁叛变呢?如果那个人深藏不漏,沈郁该怎么办呢!他到底知不知道呢,他现在什么样了呢?

    日日联系到京师的时候,他没有去想沈郁,当联系不到了,他才开始着急,可急也没有用,只能让他越走越快。

    程谨之看着他的这种不要命的走法心中有疑虑:“皇上,你是有什么心事吗?”

    萧祁昱再次问他:“我们与京师失联多久了?”

    程谨之想了下:“一个半个月了,四十天消息全无。我们在外面打仗,失联是有的,皇上你别担心。”

    萧祁昱缓慢的摇头:“我担心的是别的,北羌好战部落也不过两个,两个加起来不过十万,可他们已出兵十五万,这意味着北羌大可汗已经默许与我大梁结敌了。”

    程谨之点了下头:“皇上,既已开战,双方便再无交情可言。”

    萧祁昱深吸了口气:“我知道,我心里还是不踏实。”他不知道怎么跟程谨之说,毕竟那只是他心中的想法,程谨之却已经猜出来了:“皇上,你是怀疑别的吗?”

    萧祁昱看了看东边京师的方向道:“这也只是我的怀疑,北羌换了打法,以往他们以攻城、抢掠粮食为主,而如今他们集中兵力攻击我们的部队,且知道我的身份,那就是朝中出现了叛徒。”

    说叛徒还是好听的,怕是出事了,萧祁昱不想多疑,可事实就是这么摆着。

    程谨之看他心情沉重,安慰他:“皇上,瑜王爷他手握兵权,定能守住京师的。”

    萧祁昱点了下头,他知道他说的对,沈郁手中有三十万大军,除了这北羌的十万,还有二十万,京师有三万卫兵,一万禁卫营,他自己护卫队有五千,秦家军也有两万驻扎京师,其余各地兵力也不在少数,倘若京师有危机,他能够应付的过来,可就怕在他不知道奸细是谁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此时的萧祁昱只担心沈郁不知道谁是叛徒,他还不知道萧璟已经攻打到京师了。

    沈郁在没有虎符,调不动兵,当兵力只剩下三万时,根本不是贺云与萧璟八万兵马的对手,所以他们只能保全实力,守住这最后一座城池。

    萧璟在经过了两月的长途跋涉终于抵达了京师,看着京师那高高的城墙,他笑了下,侧头看贺云:“贺将军,你有多久没有来过京师了。”

    贺云脸上没有表情:“回王爷的话,末将有一年没有来了。”

    萧璟笑了下:“本王却是六年没有来过了。”

    六年前的沈郁将他从高高的准太子位上拉下来,发配燕南,六年了,他在那个破败的地方呆了整整六年,这六年他每一天都想着重新踏入这个京城,这是他的京城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