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摄政王 > 第120章

第12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郁一路没有再搭理他,到了张大哥家时,他们下了车,沈郁把事先分好的棉花以及买好的糖果递给张卫民夫妇:“张哥张婶,这些棉花及糖果是我买给孩子的,您别推辞,承蒙你们照顾,我们叔侄俩无以为报。前些日子是最冷的时候,可张嫂你却毫不犹豫的把被子给了我们一床,现在我送这些根本不算什么的。”

    他的态度坚决,端庄贵气的脸上是不容人拒绝的笑容,这些日子他们也看出了他的为人,从不欠人的,所以张家夫妇看着被他硬塞进怀里的被子,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他们给的被子不是好料,甚至不及他怀中棉花一半的价格。

    沈郁也不要他们说什么感激的话,他不愿意欠别人的,前些日子是没有银子还,买别的张婶也不要,不如就送这个吧。

    看他们俩还想说点什么,萧祁昱道:“张叔张婶你们就收下吧。”

    如此,张卫民夫妇总算是收下了。反正日子还长着呢,以后就多请他们叔侄俩吃饭吧。

    回到家后,萧祁昱做了饭,这一次终于买到了他要吃的鸡,两人现成的吃了顿午饭,等吃完饭后,沈郁把棉花晒到席子上,然后抱着买回来的布去了山下的河边。这布太大了,萧祁昱帮他拧,沈郁还嘱咐他:“使点儿劲,今天下午就要干。”

    他光说不动,手上是一点儿力气都没了,于是萧祁昱一使劲都快把他带到了,沈郁撞他身上,差点把鼻子撞着,他从他怀里挣出来:“也没让你使这么大劲,没洗破得让你拧破。”

    萧祁昱手还在他腰上,看沈郁捡地上的衣服了,才有些不舍的放开了,他咳了声:“是你太笨了,你起来,我自己来。”

    沈郁把布重新漂洗了一次,递给了他,自己到岸边站着了。

    萧祁昱拧的没有水了了又轮着摔了几下,在他的这番功夫下,这薄薄的麻布真没一会儿就干了,沈郁把棉花跟布都收进来,铺在床上看。

    他见过四小姐新婚的被子,但是也只是看着绣娘缝,绣娘好像是把这棉花一层层铺上,然后两个被单夹在一起,然后再缝起来的。

    沈郁边想边比划,他裁布足够多的,所以照着这张床裁了两块足够大的布,他都没有再去看萧祁昱的身高,反正大点儿没关系。

    萧祁昱在边上是一点儿都插不上手的,因为沈郁自己都弄不明白,一会儿棉花铺厚了,扎不上去针,一会儿又薄了,一会儿又铺的不匀称,总之他拆了好几次总算最后不薄不厚非常匀称了。于是他终于开始缝了。

    萧祁昱看他坐在一堆棉花里缝被子特别好看,棉花雪白,蓝布如天,跟坐在白云里一样,他今天也换了件白色的衣服,于是硬是让简陋的茅草屋也发光了。要是他缝被子的姿势再对了的话就更好了,然而他光穿针就要穿好一会儿,萧祁昱看不过去了,帮他穿上的,萧祁昱看着他的眼问:“皇叔,你这不会连个针都穿不好了吧。”

    沈郁也擦了下眼眼睛:“花眼了。”

    萧祁昱看着他,知道沈郁这是眼不好了,他在牢里受了罪,气血两亏,又加上中毒,一路奔逃,刚好了又开始描花样子,那是最累眼的一项活,所以眼睛是累着了。

    萧祁昱把针递给他:“你缝吧,我给你穿。”

    沈郁捏着针也不会缝,萧祁昱看着他左看右看不知道哪里下针的样建议道:“你要不请张婶来缝?”

    沈郁摇了下头:“已经很麻烦她了,而且要是让她知道她给我们的被子不够盖到脚的,她心里也过意不去。”

    他这还挺会替人着想的,萧祁昱便不说什么了。

    萧祁昱一个下午给他穿了无数次针,终于缝好了,刚开始的针脚不好看,但是越到后面针脚越匀称,被子缝的暖暖实实的,因为晒得蓬松,一个针脚一个窝儿,看上去分外可爱,萧祁昱忍不住躺在了上面,沈郁缝到他面前时拍拍他:“起来。”

    萧祁昱就换到他缝好的一面,继续躺着,这个布料躺上去了才知道舒服,洗了一水后的布更加的柔软,真是不想起来。

    沈郁后面掌握了技巧后就缝的越发快了,一次都没有扎着手过,被子缝好了后,他又开始缝别的,这是缝上瘾了。

    萧祁昱也不知道他要缝什么,一块接一块的,感觉手一下子就巧了,等他完全缝好之后,沈郁喊他:“站起来帮我挂上吧。”萧祁昱这才发现是床帐子。萧祁昱这才想起他在集上转来转去买的那些挂钩等琐碎品。他一一挂号后,沈郁站在地上点了下头:“好了,下来吧。”

    萧祁昱也跳到地上看,这么一会儿他们家的床总算有样子了,浅蓝的帐子,浅蓝的被子,浅蓝的床单,沈郁铺的很好看,他把两床被子都铺在了下面,于是上面也铺上了一块蓝色的面单,这么看上去特别的整齐,特别的清爽,一扫往日的简陋,这张床看上去就让人有睡的*。

    萧祁昱挨着沈郁,不知不觉的手已经到腰上了,沈郁哪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今天一整天都在蠢蠢欲动了,大概一个月的期限到了,他忍不了了。沈郁拍开了他的手:“天要黑了,先去做饭吧。”

    萧祁昱只好又把手收回去了,出去做饭了,吃完饭后他就要把他往床上抱:“皇叔睡觉吧,今天晚上先不画了。费灯油,晚上就是睡觉的时候。”

    他还挺振振有词的,沈郁看了他一眼:“你总得让我洗个澡吧。”

    萧祁昱看被他点破了,咳了声:“好吧,那我去烧水。”他把沈郁放下,去烧水了,这次烧的很欢乐,也无比快速。没一会儿就把桶里倒满了水,他试了试水温:“皇叔可以了,过来吧。”

    沈郁指了指门口:“你先出去,我自己洗。”萧祁昱看着他,这有什么不能看的吗,前些日子他不能动的时候都是他帮他洗的,萧祁昱不肯走,沈郁叹口气:“快点儿,去外面等着,我自己洗就行了。”

    以前是以前,以前的时候是正常的叔侄关系,可现在不是。沈郁泡到桶里时脸有点儿红,不知道是不是被热气晕染的,他撩水给自己深层次清洗的时候,脸就低下去了,这天底下大概没有这样的叔叔吧。

    沈郁这么想着还是好好的洗了一番,他对上床前的那一套程序太清楚了,即便是这几个月都没有做过,可依然记得应该干什么,他洗的很快速了,可外面的萧祁昱还是等的不耐烦了,他都已经洗好了,沈郁还没有出来,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洗些什么。

    萧祁昱这么想着,脸却红了下,他其实知道沈郁洗什么,这么多年了,他要是不知道那就真白睡了。他只是急的慌,不知道怎么就那么急不可耐了,他站在这个薄薄的柴门前觉得自己站不好了,因为下身硬的厉害,已经都把衣服撑起来了。

    而门内的水声依然哗哗的,萧祁昱只好站在门口等着,好不容易听见他站起来了,萧祁昱咳了声:“皇叔,我给你毛巾。”

    沈郁嗯了声:“进来吧。”

    萧祁昱把门推开了,他们屋里目前还是什么屏风都没有的,所以沈郁站在一片热气中,是侧着的,没有背对他,看见他进来也只是伸了下手:“给我吧。”

    他的态度比他要自然多了,于是萧祁昱忍着自己的毛躁,把一块大毛巾布披在他身上,给他胡乱的擦了几把:“皇叔,我抱你出来吧。”

    沈郁也不看他了,算了,知道他等不及了,萧祁昱也不等他回答,一把把他从桶里抱出来了。横抱到了床上,沈郁只咳了声:“把灯吹灭吧。”他还是不太适应开着灯。萧祁昱去把油灯吹了,然而今晚的月光很好。他们的床紧挨着窗子,从这半面窗户里洒进了柔和的月光,于是屋里的一切还是影影绰绰的,沈郁看着萧祁昱把所有衣服脱了,腰线结实,容颜……俊美,沈郁终于看到了他脖子上的虎符:“这是?”

    萧祁昱俯下身让他看虎符,前几日他学着张大哥的手法,搓了一根结实的绳子挂在脖子上了,这样就不会丢了。沈郁拿着虎符摸了一会儿,他当然记得这是他的虎符,这是母符,一母五子,只要有了这个便可调动五冀兵马,他还以为他丢了呢,原来挂在脖子上,既然虎符还在,那萧祁昱就可以回边关去做他的大业了。

    沈郁心里凉凉的想着,他以为他看到虎符会很高兴,但是却没有什么感觉。

    他没有多少感觉,萧祁昱现在也没有,他急着干别的,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沈郁有吸引力了。沈郁躺在他身下,明明眼睛还是那个眼睛,鼻子还是那个鼻子,嘴巴还是那个嘴巴,但就是有魔力了,仿佛是这月光让他倾城了,他已经想要的不行了。

    萧祁昱深吸了口气,钻进了沈郁的被窝,被窝是非常舒服的,他今天下午已经赖在上面很久了,但是现在他趴在沈郁身上,觉得沈郁身上更舒服,肌肤是细腻温润的,而且还是香的,软的,他这一上去,他自动的把身体放软了。

    萧祁昱再也忍不住把头埋下来了,在他脖颈间胡乱的亲吻,他经过这么多天早就试出来了,沈郁就受不了他这样对他,果然呼吸都乱了,辗转着要翻身,萧祁昱使劲把他抱住了,看着他有些红润的脸笑:“皇叔,今晚让小妾伺候伺候你。”

    沈郁就算已经淡定了,此刻也被他雷的不轻,这个混蛋真的是越来越没样子了,而且还真够记仇的,他就说了那一句而已,萧祁昱自己说完后也哈哈笑了,毫不在意,嘴角一抿,腿一使劲,硬是挤、进他紧并着的两腿间,这一进去沈郁就老实了,仰着面让他亲,眼睛闭的很紧,长长的睫毛颤的跟扇子一样,萧祁昱忍无可忍,他并不是蛮横的人,但是他碰到沈郁就受不了,沈郁跟致命的曼陀罗花一样,沾上一点儿就让他理智全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摄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若雪并收藏摄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