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吐息的白狼,携着满天冰雪出现在两人面前,高傲的兽瞳轻蔑的藐视了他们,然后转向回廊延伸过来的方向,足爪无声落地,示意他们跟着它走。

    风不祥好久没见过这么有灵性的野兽了,颇有好感的上挑眉梢。

    “这是冯家养的狼?”

    王凤华没有放松警惕,皱紧眉头的看向自顾自走在前面的白狼。

    “会不会有危险?”

    “怕什么?”风不祥满不在意的跟上,“早晚都要进去。”

    王凤华一想,也是,便没有反驳。

    二人一狼路过无端破败的庭院,凌乱生长的植物张牙舞爪的出现在路途之中,令人莫名觉得此地已经废置许久。

    但是风不祥却心里有数,安生告诉他,冯家直到一个月前还有其他人活动的消息,但是一个月后倒成了这副死地的模样,要说里面没有鬼魅,他怕了绝对不会信的。

    走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半人高的巨狼散发出无形的威严,难以等闲视之。

    也就是这股气势,王凤华和风不祥才没有把它当成普通的野兽忽略或直接战斗。

    锋利的兽瞳里是比人性更加尖锐的高傲,冰白眸底充满望着的睥睨,白狼作为穆回风心底的另一面,也因为对方的变化,成长,而更加富有力量。

    说到底,斗兽和其宿主精神相连,往往都是某一种念头的体现,最先现身的大白鲨是远海深处的顶尖捕食者,是穆回风前半生的生动写照。年轻充满好奇心,又冷静到近乎残酷左右战场的局势。既是一名年轻人,又是一名优秀的指挥官。

    大白鲨身为大海中的霸主,完美的与他现实的地位重合,是一颗闪亮的帝国新星,前途无量的军部上将。

    而这头白狼则用爪子,气势,以及能力撕裂了大地的守备,狼兽的狡猾,狼兽的奸诈,狼王在群体中的重要性,狼群行动起来猛兽避让的森林铁则,都在说明狼不比老虎,狮子优秀,甚至体能上屈居下位,但是当狼群结合起来,就算是百兽之王也只能不甘退避。

    不是一头大白鲨,充满好奇心的年轻人,白狼代表的是一名老辣的政客,未来的王者,他在初步登上元帅之位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变化。从前他可以是臣子,但是当白狼傲视群雄的时候,他就已经踏上王途。

    穆回风似乎有些明白了白狼的存在意义,而白狼比穆回风还要理解自己的存在,所以把本体的成长当做血食,一日一日,比过去更加富有王者风范。

    当白狼出现在无聊喝茶中的冯晨面前时,也就造成了震撼性的第一面。

    冯晨擦着嘴角水渍,目中异色涟涟。

    “真没想到,这可和我们第一次第二次见面完全不同了,我是该说初次见面还是……好久不见呢?”

    白狼探出右肢,清淡的冰雪气息从三人鼻尖穿过,好似感觉到了雪花落到皮肤上的凉意。

    风不祥盯着白狼,在发现它还有异能力后,他真的超想把它拐回去,但冯晨嘴里话好似另有内情,所以他分出一部分心神,关注起了此时的情况。

    冯晨看了看王凤华,稍稍挑高了眉梢,白狼压根没理他,他倒也说的津津有味。

    “你既然没带她去,看来是对这场战役心知肚明,啊呀呀,就好像那次那样,明明你什么都不知道,竟然还能那么干脆的利用了我,这实在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个晚上都关在屋子里喝两人份茶水什么的,我想抱怨都找不到人啊……”

    说着他站起身,这次冯晨穿了一身月白色旗袍,盘口紧紧的贴在他的喉咙下方,略长的衣袖没过半个手掌,衣摆走动间,有流云安稳若隐若现。

    他也是个分外雅致的男人,和安生的仙气四溢不同,这个男人的白下是看不出色彩的混沌,可能是五颜六色混到一起的乱调,却绝不是一眼就可看出的黑。

    白狼想,就算是他,目前也看不透这个男人。

    冯晨哼笑两声,嘴里仍说着像是抱怨的调侃,他显然对当日穆回风说把他扔下就扔下的举动分外不满。

    “不知道你去联邦的时候有没有碰到有趣的人,那一日我等在奥赛罗嘉的客房里,足足等到天明,真狠的心啊,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叫我宝贝来着……”

    王凤华:“……”

    风不祥面色不动:“表情收起来。”

    目瞪口呆的王凤华转头看过去,接受到风不祥嫌弃的眼神才整理好复杂的心情。

    王凤华低咳了两声,“是风筝那次?”

    风不祥点头。

    王凤华:“……那宝贝……?”

    风不祥果断:“我不知道!”

    白狼在王凤华看过来之前动了动姿势,趴在地上好似慵懒的模样,实则它气势强硬,愣是把还想说什么的冯晨吓了回去。

    他乖乖闭上嘴,白狼才似乎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说话,平时它和本体说话都相当懒惰。

    “不过是一次试探,也值得你特意提出来。”

    冯晨只觉得一股冷意漫心,像是站在冰天雪地之中,被白茫茫环绕到将近绝望,幸好白狼在他闭嘴后就没再继续压迫下去,独用一声清冷似夹着霜雪的不快吹过他的耳际。

    冯晨特意看看王凤华和风不祥的表现,发现他们似乎都对狼能说话,以及声音那么好听而惊讶才露出“我比他们更了解”你的笑意,其深长的模样看的白狼不悦。

    白狼是穆回风成为合格王者后才会完全长成的神兽,自然有其强大之处。

    操驽风雪,冰霜之王,两地瞬移,空间转换,可以说,它的强早就在众多斗兽之上,若不是它未长成,就连神兽中的王者,它都有资格与其一战,决出高低,这样未来几近无限的家伙,其智慧早已远超人类,人族虫族中也仅有数人可以和它比较。

    他如今出现在这里,肯定是不会再让冯晨继续装聋作哑下去。

    “德川家在你的操纵下为皇帝办事,奥赛罗嘉也是你为亚兰·斯佩准备的棋子,联盟有你的手笔,安达更是被你从皇族的灭口行动中救下,这一系列行动,把你看成效忠皇帝一系的人并不奇怪。”

    冯晨勾起嘴角,神色不变,似乎听出了白狼还有未尽的话,而眼底流动着了然。

    白狼冷漠看他,眼神比穆回风的要更加残酷无情。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冯晨手指点唇,低咳一下藏起笑意。

    “请继续说。”

    他很冷静。

    白狼想,但这不足以动摇这天生的王者,冰白狼瞳流露出几许杀机和冯晨的笑意一样,藏在这交锋中的话语之间。

    “可是你又与穆回风交好,本身更是七姓中的一员,无端投靠皇族,这更模糊了你的本意,如果你真的是亚兰·斯佩的人,就该知道他对穆回风的杀意究竟有多么强烈,你对穆回风的示好,足够激怒他,更别说,你竟然会拖着德川家一起拍卖石卵……”说到这里,白狼歪过头,尖牙从深紫近黑的唇吻间露出一个尖尖头,散发着危险的寒意,“你到底想做什么?”

    冯晨顺着白狼的回想,才恍然大悟的记起一年前的那次海盗拍卖,他举起手,好脾气的解释道:“石卵那次是我想和德川家开个玩笑,就是没想到家主的气量那么小,随便玩玩就气死了,不过这样不是很好吗?安家和风家联合把德川家赶出日和星系,如今德川家落到我手里,你们就更不需要怕他们卷土重来。”

    “已经落魄的家族谁会管它啊?”风不祥闻言嗤笑出声,他单手□□裤子挎斗里,一手张狂的直指冯晨,“搞不好德川家落到你手里才更危险。”

    冯晨莞尔:“我好歹也是七姓一员,怎么会对七姓不利,更何况我就是个普通的冯家子弟,那里来的实力让风家异数说出这种警告。”他拍拍手,摊开,一派无辜。

    风不祥见此只是冷笑。

    “这话说的就假了,整个冯家早就落到你手里,再加上德川家的势力,谁知道你会干什么?”

    冯晨神色越发无奈,“一些小玩具,要是你喜欢,我大方的送给你如何?”

    风不祥扬眉,“哦?”

    冯晨微笑,“不过,风不祥你也要成为我的人才行。”

    王凤华到这个时候才清楚的从冯晨眼底看出真实赤_裸到可怕的嘲笑。

    似乎他们两个从出现在这里开始就已经在他的意料之中。

    风不祥噗嗤一下笑出声,明晃晃的对冯晨的不屑。

    “想要我?也要看你有没有本事,就那些破烂,我才看不上呢。”

    冯晨两手掐腰,活动活动头发,嘴里说着:“那真是遗憾啊。”

    这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意识到风家和德川家到底是怎样的庞然大物,就这样随口间把它们贬做垃圾。

    王凤华:“你……”

    风不祥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

    “说来……安生告诉我要把你带回去。”

    王凤华看不下去,张口想要说些什么,风不祥倒是丝毫不怜香惜玉的打断了她。

    风不祥似笑非笑的对准冯晨,“别以为你和亚兰·斯佩的交易我们不知道,想扳倒我们七姓可不是一两个人的阴谋能够办到的。”

    冯晨平静的完全不在意被风不祥当众怼,也一点儿也不像之前那样你怼我一下我立马怼回去,提起这个话题开始,他冷淡的就仿佛别个人一样。

    “风不祥,他想要的可不是七姓。”

    白狼张口一句,在场三人的视线就这样停到它身上。

    它虽然是一副野兽的模样,却远比人类睿智,白狼不管落到自己身上的目光有着怎样的意味深长,声音带着几分冰雪的霜寒侵袭当场。

    “他想要的是七姓倒下之后的局面……”

    冯晨在白狼这么说的时候,头一次露出分外愉快的模样,怎么说呢?就好像酒徒找到了好酒,剑客找到了唯一的对手,棋盘对面,终于坐下了另一个人。

    白狼拂面而来的风眯起眼睛,淡淡说道:“骤时天下大乱,群雄四起,又有谁能再立王旗。”

    七姓叶茂根深,不是说假的,他们谁家一动,天下势必大乱,平时七姓可以互相扼制,但要是七姓全倒下了,生灵涂炭绝不是说假的。

    风不祥和王凤华的反应都不慢,听白狼这么一说,他们相继明白了冯晨的打算。

    要真是如此,亚兰和他合作,无疑与虎谋皮!

    王家大小姐敏锐的政治嗅觉告诉他,眼前这个家伙绝不是甘心在一人之下的。

    风不祥冷冷嗤道:“原来你就这么个打算?我还以为你好不容易有了第二次生命后,会更珍惜着自己的点儿,找些更像样的目标。”

    一直神色平静,仅在白狼说出他的真实意图时有所变动的情绪,头一次这般清晰的展露在他们眼前。

    从生到死都佩戴着虚伪面具的皇族之人,慕容王朝的三皇子,燕王爷以冯晨的身份皱起眉头,通身尊贵威严的气势,将另一个灵魂拉入台前。

    直到出现这样的变化,白狼才满意的看过去,精准的叫出另一个名字。

    “慕容悱,燕王爷。”

    冯晨眼珠转动,飘到白狼身上时,骤然大笑,直到笑出眼泪,才伸手抹掉眼角泪水,似笑非笑的说道:“嗯,真是耳熟到疑似上辈子的名字,看来你们也不是全无准备。”

    王凤华见状,看不顺眼的说道:“我们早就发现你不是原本那个人了,还装什么装?”

    风不祥凉凉说道:“管你是慕容悱还是慕容华的,我们来的目的你知道吧?”

    冯晨展开双手:“带我去见安家大公子吗?”

    他这样配合,风不祥凡人皱眉,警惕的看着他。

    冯晨迎着风不祥的目光,面露遗憾。

    “原本我是想对你做些什么的,控制住你就相当于有了一把安生毫不设防的利器,必要时候,安大公子的死,也会是相当好用的筹码,只是……可惜了……”

    他看向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已然让他感觉到威胁的白狼。

    风不祥听到他的话,毫不犹豫的挥出手中光刃,赤红的血光落到他脖颈上,鲜红的血液停了一阵才流到衣领上面,浸出一朵红云。

    “呵呵,”冯晨无所谓的笑笑,好似全然不重视那把就比在脖子上的利器,随手抹掉皮肤上的血,只对着白狼说道:“这次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就跟着他们乖乖过去了,别忘了你欠我两个人情。”

    白狼冷淡的目光不见一丝波动,冯晨无奈的摇摇头,“穆回风阁下,您还真是冷淡。”

    冯晨口中吐出的人名,炸到了在场两个人,风不祥眉头跳跳,看冯晨的目光像是在看神经病。

    王凤华哪怕对自家长官信心十足,但也知道他正开着天风号在宇宙中迎战虫族呢,怎么也不可能大变活狼的跑到这里来。

    两个人都对冯晨的话表现出了不信任,真相也只有这两个人知道。

    白狼倒是不在意冯晨的话,见他老实了便起身准备离开,在它临走前,冯晨的声音在它背后响起。

    “因为你是我尊敬的对手,我再送你一个情报。”

    白狼离开的脚步停下。

    冯晨眯起眼睛,心中有了计较,脸上的笑容顿时更欢快了。

    “我知道你在找一件可怕的东西,而你会找那件东西的原因是那一位已经把那个东西交给你了,所以你要找到那件可怕的东西才行,但是啊,你现在是找不到的,因为你没有把那个东西融合掉啊。”

    白狼歪过头看他。

    “本来我是不想管你的,但是你话太多了。”

    冯晨睁大眼睛,一股冰蓝的箭芒瞬间穿过他的身体。

    “一个假体而已,也配让我入套?”

    白狼轻蔑的语气传入另外两人耳中,他们都惊悚了。

    风不祥啧啧有声的看着冯晨从胸口开始涣散开来的身体,“假体”吗?他若有所思的想着,真的和人类身体别无二致啊!

    确定面前这个冯晨是假的,王凤华大步走到他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上去。

    冯晨作为假体都被打懵了,他呆滞的看着怒上眉梢的王凤华。

    “七姓招你惹你了,就这么想毁了它?”

    说完又扇了一巴掌。

    “冯家怎么你了,要折腾的它祖宅都废弃了?”

    揪住他的衣领提到眼前,王凤华满目尽是夕阳色,是肉眼可见的倾城绝世。

    “百姓又是何等无辜,天下大乱,流民失所,你又知道有多少人命亡于其间?”

    她像是一团燃烧到极致的绝美凤鸟,就这样撞入冯晨的眼底,烈焰般的色彩,生生摄住他的呼吸。

    在假体溃散后,冯晨从安达的实验室里起身,还在摸着脸颊,流露出一副恍然奇异的神态。

    安达正把一个试验品扔进焚毁炉,见他醒来,反感的推推眼镜。

    “又去做什么坏事了?”

    冯晨整理好思绪,再看向安达时已经和平日一般无二,嘴角挂着假笑,眼底是薄凉。

    他笑意深长的对安达说道:“你的实验有人成功了,要不要去看看?”

    安达肩膀一紧,马上转过身跑到冯晨面前,抓着他的肩膀,焦急的追问道:“真的吗?有人人造出了神兽?他是怎么办到的?叫什么?实验体呢?”

    “好、好啦,等等,你冷静点儿!”

    冯晨把肩膀上攥出青筋的手扒拉下去,头疼的按按酸痛的肩膀,望着还在等着答案的安达,他笑意上升到嘴角,不怀好意的说道:“也许你听过——穆回风,这个名字。”

    见安达眼睛一亮,冯晨算是知道,自己的打算成功了。

    另一方面,白狼在冯晨消失后,也第一时间消失,这是帝国有史以来第一例空间异能的出现,让风不祥见猎心喜,更加想把那头狼拐回去了。

    所以虽然任务失败了,风不祥回去仍是缠着安生讲了半天白狼的优异之处,然后他不经意的提起冯晨说白狼是穆回风这回事,他报以赤_裸裸的嘲讽。

    “开什么玩笑,人和狼的差别还是很大的好吗?谁会那么二,给狼起人的名字啊!”

    但是他说完,却发现安生神色不对,非常不对。

    风不祥担心的收起落到桌面上的脚,握住安生的低声询问道:“怎么了?”不听的很开心吗?

    安生抿紧嘴唇,转过头看向他,神色变幻莫测,半响,他下定决心,回握住风不祥的手掌。

    “不祥,跟我去陈家一趟。”

    “什么?”

    陈胜奇和陈欢都跟着天风号出站,陈家不可能没有家主,陈怡时不得不被拉了回去,帮侄子替起了班。

    “我糊你一熊脸哦!明明是陈胜奇帮你代班,你现在是物归原位。”

    “嗨,物什么的……”

    陈怡时伤脑筋的蹲坐在陈宗仁旁边,这名陈家长老磨着草药,一株株珍贵的药草被碾烂成汁,所以陈宗仁之前说的糊他一熊脸绝对不是说瞎话。

    留在陈家,就意味着需要旷课,陈怡时庆幸自己临时找到人替换,不然说不定会发生学生等老师等一天,导师也不出现这么奇葩的事情。

    “长老,你这次催的也太急了啊!”

    想起可能发生的后果,陈怡时难免抱怨起来,他可是非常优秀的导师啊,这次可是差点就在履历上留下不光彩的一笔了!

    陈宗仁全当没听见的白他一眼。

    “这次叫你回来是真有事。”

    陈怡时知道陈宗仁不是乱来的人,正正神色,严肃道:“说吧,什么事?”

    陈宗仁又拍了几株药草扔进去,抬头看他。

    “要变天了,你说事大不大?”

    陈怡时:“……”

    没等他说什么,陈宗仁低下头去,埋头说道:“前些日子,分家密林的长老们,有人私自开坛,起了箓练。”

    陈怡时失声喊道:“什么?!”

    陈宗仁没等他继续惊讶下去,淡声接道:“周天八卦,起箓封练,阵成天变,神鬼莫测。这阵在二十年前就备成了,在十年前起阵,十年后方才显现出威力,以防万一我测了下,天机显示,此箓起风向,降神灵,寻龙脉,伏爪牙,不管怎么看,都是变天的一卦。”

    陈怡时哑口无言,一张儒雅的脸都扭曲了。

    陈宗仁看他那没出息的样子,不高兴的拍在他脸上。

    “幸运的是,此卦应在真龙身上。”

    陈怡时不在意的拍开长老的手,眼底是松了口气的轻松。

    “既然是真龙身上,我们就不用操心了。”

    皇帝自古以来都是被最多人盯着的那一个,如今遇到事了,对方也不会缺了帮手。

    可是没等他这口气松实在,就听见陈宗仁继续说道:“降神灵,寻龙脉,龙家那位龙脉已经扔出去了,这降神灵又是什么意思?”

    陈怡时心底咯噔一下,对上陈宗仁老迈却绝对睿智的双眼。

    “降神灵,降神灵,在神消失了一万多年的现在,到底还有什么神灵可以降?”

    只听见陈宗仁沧桑的声音缓缓响起,陈怡时眼前好似出现了幻觉一样模糊不清,唯有声音倍显清晰。

    陈宗仁嘴唇翕动,晴空一道天雷炸响,仿佛在警告人类不要窥测天意,但陈怡时也确确实实听清了他说的是什么。

    “……箓起……天动……神……现……”

    苍老的声音,携着无形的力量揭露了天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帝国一星上将[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直白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直白人家并收藏帝国一星上将[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