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舱门打开,犹带战场气息的阿波尔走了进来,一扫眼愣愣盯着自己的众人,思考下要怎么说才能解释自己之前的行为。

    不管怎么说,在能脱身的情况下还和对方主将继续战斗,以至于身处险境这都不是他这个身份的人应该做的。

    想到这里,阿波尔目色复杂。

    大步走进来的母舰指挥官有着贝尔菲姆闻名已久的姣好容貌,以雌虫的审美来看,阿波尔绝对长的分外和那些雄虫喜好,更别说他位高权重,血统高贵。

    若要嫁娶,更是可为雌君。

    贝尔菲姆想起他家那些老家伙对这位虫族战神的点评,又也想起了自家那些对阿波尔避之不及的雄虫兄弟。

    忍不住抽抽嘴角,果然是代沟,年龄的代沟,性别的代沟。

    虽说三皇子殿下是肯定不会登上王位的,一定会嫁给某个血统高贵的雄虫当雌君生育子嗣,但自家爹妈总想让他那些雄虫把人家娶回去是闹哪样?

    这样一个人物,就该活在宇宙才对。

    也许是人生观念出现了偏差,贝尔菲姆也是一名雌虫,却从不以讨好雄虫为乐,甚至隐隐欣赏彪悍到被雄虫鄙视不已的三皇子。

    阿波尔在虫族的名声可谓异常极端,他在雌虫之中有多么受欢迎,在雄虫那边儿就有多被嫌弃。

    一开始,贝尔菲姆崇拜着他,对自家的雄虫兄弟多有不满,可是虫族的社会结构就是如此,再怎么看不上那些除了生孩子就完全是骄奢淫逸的典范的雄虫,但虫族的未来也确实在他们身上。

    所以贝尔菲姆对自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嫁给谁,他都能愉快的上天就ok!

    原本他以为阿波尔也应该是和他同个想法的,不然怎么解释他完全不在意自己名声,把自己生生变成雄虫眼中行走的大魔王?

    但是今天,被大皇子评价为感觉敏锐的贝尔菲姆却感觉出了几分不妙的滋味。

    原因自然是面前这个人。

    “三皇子殿下。”

    贝尔菲姆在其他人都不语的情况下上前,行了个军礼,礼貌的问道:“请问您有什么身体不适?”

    很好,我先问问看,你要是有借口快些说。

    然后他被对方瞧不出任何心思的金色眸子扫了眼,一如既往的轻飘高傲,仿佛神灵活在人间,他便哑然了下来。

    过了这么长时间,阿波尔好歹弄清了怎么给他们说明之前的情况,他还不至于被兄长送来的人质问。

    只见战神迈着稳健的步伐来到指挥官的座位前,他平静的坐下。

    毫无弯曲的脊背,被紧身的战斗服勾勒出一道浅浅的弧度,腰窝紧致,肩宽腿长,当时人间尤物。

    但落到熟悉他的艾迪眼中,那就是长官决定对他们说写什么的前兆。

    阿波尔:“坐下吧。”

    艾迪第一时间响应号召,之后的几个指挥部的人也跟着坐下,当然,贝尔菲姆也是其中一员。

    似乎是阿波尔的气势太强,他们落座后还频送眼神,坐立难看,看起来比干了错事的阿波尔还要不安。

    阿波尔握着手掌,斟酌一下,才开口说道:“你们觉得我做错了?”

    “……”

    众人噤声不语。

    阿波尔淡淡看向对方,浅淡的颜色一瞬间拢住金影,进而越发迷彩百幻。

    “我本来是打算在下一刻脱离。”

    “可是您没有。”

    能够在恍若神明的阿波尔主场下开口,也就只有身为局外人的贝尔菲姆。

    他的声音一落下,想当然的引起了惊呼。

    艾迪他们更是嘴角抽搐,这些人都想着只要阿波尔给他们一个合适的理由,他们就不追究了,那想到这个新来的小子竟然敢直面冲撞过去,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即使知道自己被众多目光惊骇的盯着,贝尔菲姆也顶多是抽抽嘴角,他的家室让他有底气无视太多人,而他身为大皇子幕僚的地位,也让他有直面阿波尔的威力。

    贝尔菲姆敲敲桌面,前倾过上身,认真道:“请说明原因,殿下。”

    这声殿下叫的人汗毛直竖,艾迪保证他还没见过贝尔菲姆这样有气势的时候。

    看起来一手就能提起的小身板,换作往常都不会被阿波尔注意到,当时大哥把他塞过来的时候,他也顶多对这个人产生“竟然有这么瘦弱的虫族”的感慨,随即就忘到脑后。

    但看他能有勇气直面身上犹带肃杀气息的自己,就可以想象,他并没有表现的那么无用。

    阿波尔眼神不变,却改了主意,换了说辞。

    “那个计划是你想出来的?”

    贝尔菲姆不卑不亢的应道:“是的。”

    阿波尔点头,“我记得你的声音,想法不错。”

    贝尔菲姆皱起眉头:“请您不要转移话题!我需要的是您的理由!”

    艾迪立刻呵斥道:“无礼!”身为部下竟然敢质问船上权利最高的殿下,简直是目无军纪!

    没等艾迪继续说下去,阿波尔摆摆手,示意他安静。

    目光落到贝尔菲姆身上,他从容的脸色不由一紧,身体下意识挺直,总觉得战神的眼神也有着不小威力是怎么回事?

    真心感受到什么是百战之将的压力的贝尔菲姆脸上总算是透出一些恭敬,但他执着的姿态不减。

    阿波尔并不想和他们纠缠下去,但要能让面前人私心也是一定要下重手的。

    有了想法,满身威严再不收敛,混合他满身锋利的杀机,成了在场人挣脱不去的梦霾。

    “唔!”

    贝尔菲姆忍不住发出一声呻_吟,但马上闭上嘴,生生吞了下去,他恐惧的看着面前人姣好白皙的面容。

    恍若神灵,恍若冰雪,不似生人不似活物。

    他以为阿波尔是和自己一样的雌虫,却不知道他早就已经不是凡人可以理解的人物。

    他以为阿波尔也会和自己一样接受世俗的要求,却没想到早已成神入魔的怪物又怎么稀罕他人的眼光。

    越是这么想,一个念头反而越是清晰。

    例如他只是怀疑阿波尔产生了不该存在的感情,因为那他超越理念,他也仅仅只是怀疑。

    但是看到现在的阿波尔,他却觉得自己所想的是真的,如果是他的话……他不会畏惧。

    想到这里,一股冷意自心口漫了上来,惊恐的感觉更加清晰。

    别人不知道贝尔菲姆在害怕什么,但他惊惧的模样却都落在众人眼底。

    这些人忍不住感叹,知道会这样又何必去招惹殿下呢?明明殿下平时都是懒得发脾气的,可你却偏偏作死。

    瞧瞧,这不就是不作不死了吧?

    也怨不得这些老部下都这么想,实在是正色起来的阿波尔有一瞬间从人变为神的魔力。

    而这种状态的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独自驾驶的明神战机上,能够直面与这样的阿波尔相对的,也就是夜幕落下,神明无力的漆黑暗夜。

    战斗时撩到脑后的金发落下几缕,挡在光洁的额头上,威严神圣的金色双瞳恍惚间有了巨龙的强势冷酷,暴露出全部棱角的五官轮廓,侵略性十足,衬得他面前的任何一人都能沦为小丑。

    贝尔菲姆在这样的阿波尔身前战栗,恐惧,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在这只需要一口气,一个音节就会引爆的气氛中,阿波尔恍若未觉的扔下一句话,却堪比雷霆炸响,炮火轰鸣。

    贝尔菲姆一口气抽了回去,嘴里吐出嘶嘶的心冷感。

    阿波尔冷漠道:“你怎么知道穆回风就一定会按照你的计划走?”

    他轻蔑,他藐视。

    “我都能躲开你,你又怎么知道他会躲不开?”

    他睥睨,他尊贵。

    “唯一能够跟我对战的人叫穆回风,这不是夸耀,不是赞美,而是事实。”

    他冷静,他理智。

    “如果他能这么简单的死去,我反倒会高兴些,因为终于没人给我找麻烦了。”

    他戏谑,他嘲讽。

    眼前人的一举一动都化作巴掌,一下下扇到自己脸上,贝尔菲姆感到脸上火辣辣的,这一切都是因为面前的这个人。

    一腔不甘涌上心头,他居然挣脱了被无形压力的束缚,抬起头,怒视着他。

    阿波尔见状却不怒反笑,这一笑,由冷酷的明神转而了托莲慈悲的菩萨佛陀。

    “战斗中的时机掌握,再没有比我更适合判断的人了,我确定他能够躲开,这就已经是不需要质疑的事情。”

    贝尔菲姆:“……”

    是的,他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没有人比战斗中的人更知道该怎么做。

    要是别人向来心高气傲的他还能指摘几句,但面前的人却是比他的战斗经验更多,实战经验更是用无数战役与人命堆积起来的。他是虫族的战神,就凭他的一句话,就已然是铁证。

    可为什么如此不甘心呢?

    他仰头望着身材挺拔的男人,即使坐着对方也比他高出一个头。

    曾经他羡慕他。

    今天他嫉妒他。

    这样一个人,不得不嫉妒,心甘情愿去羡慕。

    然后这样想的自己,又不由自主的会去好奇,会让他那么欣赏以至于产生另外感情的男人又是怎么样的。

    贝尔菲姆在战事上确实青涩,可他也是真的敏锐。

    目光从质疑变成好奇,阿波尔不会去猜想这种转变是怎么来的,但他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说服了唯一会对自己起疑的人。

    说完起身,离开的背影被自动开合的舱门挡住,艾迪他们才松了口气,刚刚的殿下真是太吓人了。

    艾迪说道:“原来还有这番顾虑,也是呢,再怎么说对方也是能和殿下抗衡这么多年的人物,要是这么简单就能干掉也实在是太奇怪了。”

    随着他开始说话,气氛终于被缓和,然后之前被无辜受累感受到战神怒火的人把冒头直对不知死活的“新人”。

    “小子,惹怒殿下的感受怎么样?”

    有人似笑非笑的问起。

    他们光是被擦个边儿就被气势压的半死,这直面过何为“重若泰山”的人又是怎样感受,说出来让兄弟们乐乐。

    贝尔菲姆一直不在意这些人对他明里暗里的排斥,反正虫族的本性让他们除了说些风凉话外什么都不会去做。

    而今情绪虽然经历了大起大伏,贝尔菲姆也没有做些其他,反倒借机问道:“你们见过这样的三皇子殿下?什么时候?”

    艾迪当了阿波尔这么多年的近卫长知道的一定比别人多,平时没人问还好,贝尔菲姆这一插嘴,其他人也好奇起来。

    别说,这副比鬼神还可怕模样的殿下可这新鲜啊!

    瞧出这些不怕死家伙的小眼神,艾迪嘴角抽抽。

    刚被吓一顿还不老实,也真活该!

    但是没辙,都是多年战友,艾迪抱着没大错的心态说了下。

    “殿下情绪一向平和,与其说他是性格好还不如说目下无尘的傲慢,”说着说着,艾迪自己又不确定了,“不,是很高傲,但还不至于目下无尘,最起码对他感兴趣的对象,他的情绪起伏反倒多一些。”

    贝尔菲姆听的若有所思,“就这些吗?怎么感觉你也不是很了解三皇子的样子?”

    艾迪敲敲桌面,不以为意道:“我要是能理解殿下是怎样的人,也就不会只是个近卫长了。”

    这倒也是。

    贝尔菲姆看看他那张虫族之中很普通的脸孔,暗自点头,然而没等他发表看法,却没想到艾迪还有后词儿。

    艾迪想了想,才又不甘不愿的说道:“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能理解殿下的也就只有对面那位了。”

    不甘心,不情愿,也不得不接受。

    虽然是敌人,但他们却也真是相似过头了。

    有的时候艾迪甚至还考虑过,要是穆回风是虫族,还是个雄虫,那一定最适合自家殿下,那还至于让阿波尔落得备受嫌弃的程度?

    当然这想法艾迪也只是想想,毕竟有够大逆不道。

    贝尔菲姆听到他这样说,脸色瞬间变的古怪,他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目光一下子有些深长,沧桑。

    心细的人活不久,敏锐的压力大。

    贝尔菲姆想,他家老大说的真没错,自己猜到的真相不管是说出来还是不说出来都*是麻烦事,前者妥妥被战神灭口后者就是现在的自己——压力山大!

    叹了口气,从八卦海洋里抽身而退,平时聪慧灵敏的脑袋瓜再次转动,他才猛然意识道。

    妈蛋!被糊弄了!

    不愧是“战神”!

    贝尔菲姆牙痒痒的,他当时问的是理由,但这个理由是指整个事态,但是阿波尔却只说明了前半段他为什么没躲,而忽略了后半段最关键的部分。

    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平安无事?

    到底是黑天战机救了身为敌人的明神,还是明神救了黑天?

    亦或者你们联手脱离险境?

    只用一个问题却把全部人都忽悠过去,还对他留下敬畏印象的母舰指挥官,虫族战神,果然是当得起“老奸巨猾”的一个人物。

    怪不得政治和军事都一把抓还是个皇子,也没有引来两位兄长的猜忌。

    有这个能力,这个决断,这个心思……贝尔菲姆才终于对他心服口服。

    人和人,真是不能比啊!

    幽幽叹息,就这样飘远而去,无形中影响了被念叨的人。

    阿波尔回到房间,就这样坐倒在床上,静默一阵,抬起手对准天花板,他透过指缝瞧着头顶的一片雪白才把心底的莫名叹了出来。

    他也想问,为什么黑天会把他也救了。

    谎言对他并不陌生,他是高傲不是高洁,哪怕他的战机占了一个神字,他也不是言出必行的神。

    在登机那天开始,见过他战斗的虫皇虫帝会笑言他战斗起来仿若鬼神,所以他的战机才是明神。

    很多人都敬畏着他的战机,敬畏着他本人,反倒是他自己对战斗中的自己没什么观感,但想必也就和平时一样。

    指缝里泄露出几束光晕打在脸上,阿波尔无知无觉,既不讨厌刺眼的光亮,也不屈身躲入黑暗,他就这样身不动,已然视风浪无形。

    所以谎言可以当做武器被他使用,刺向他人和“自己人”都没有动摇。

    一切都是为了掩饰自己。

    掩饰自己的这份心跳。

    凌乱的心绪将他的高傲尽数破去,他下了明神时腿一软,险些跪了下去,虽然险险扶住了,但他额头上险死还生的冷汗还在往外渗了出来。

    那个时候他更加不明白,虽说立场决定出的战争,生死不论已然是惯例,但同样遭遇到这一切,且自己还是罪魁祸首的情况,他想不明白,当时升起的蓝光为什么会连着自己一起保护。

    用立场解释,荒唐可笑。

    用关系解释,不明所以。

    自己想了太多借口,最终都差了那么一些说不通的地方。

    阿波尔是冷静的人,谁也不能说穆回风不够理智。

    他们半斤八两,可正是如此他不明白。

    阿波尔能同意母舰传来的计划就已经说明了他不是会动私情的人,虽然最后他没有及时逃离——可是穆回风那边儿也是一样,既然有手段保护自己,那么为何不看着敌人作茧自缚?

    就像是他说的,对方活着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他就那么想留下自己这个麻烦吗?

    他不是不顾立场,一心私心的人!

    阿波尔相信穆回风有机会杀死自己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但事实是他被放过了。

    一对宿敌,其中一个满心复杂,岂知有这个想法的何止他一人。

    穆回风也思考过一个类似的问题。

    当时战场上,虫族母舰发射来的能量炮已然来不及打断,黑天能保证自己能够跑掉可也有明神抽冷子的打断,让他难以逃出能量炮庞大的攻击范围。

    一时之间,穆回风就等着明神关键时刻抽身离开,他也可趁机展开手脚,处理危险。

    但是直到炮火近在咫尺,明神也没有停下缠斗,实力相近的对手在侧,穆回风想干什么都很难施展,这让他无意识间思绪乱飘,实在想不通阿波尔的目的。

    母舰的炮火粗而宽,用来征服星球,一炮就能打出三十公里的坑洞,其深度也是难以测量的。

    这样的战略性兵器出现在宇宙中,每一次发射都代表着无数生命灰飞烟灭的结局。

    如今自己被这样的炮口对上了,没有充足时间打断它的蓄能,也没有充足时间逃离简直是必死之局。

    他甚至相信,阿波尔要是不跑,他留下来也肯定是个死。

    穆回风以为阿波尔会跑,可实际上他没有。

    死亡的阴影笼罩下来,明神一反常态的停下攻击的步骤,好似知道全无意义一样,做出一个寻常的姿势,虽然看起来也和站军姿一样严肃,但他知道这是阿波尔放松时候的模样。

    海盗船上奇异的相处,到现在也潜意识让他解读出阿波尔的每一个行为背后的真实。

    可正是如此,他才更加不懂。

    “怎么……想和我殉情吗?”

    关键时刻,精神斗兽发起远古的咆哮,掩盖了穆回风无意识的自言自语,也爆发出了精神海的宽阔无垠。

    那一刻把他们两个全部包围起来的精神力,将近把整片海域的密度压缩,其坚固程度就算是星际战略用兵器也难以动摇它分毫。

    只是后果有些严重,被大白鲨抽空海域的精神世界一片荒芜。

    穆回风疼的恨不得立刻去死!

    但也是这个疼,反倒疼的他心无杂念。

    危机临身,他一跃而起,抓住袭击来的匕首翻身拉扯对方的手臂,强硬的把他压在身下,膝盖压制在他的背上。

    “——叮铃!”

    钢铁的凶器落地,滚到墙边,发出脆响。

    穆回风趁机碎了他的手腕,一声闷哼发了出来,他疼的满头冷汗,手上力道依旧不弱。

    全世界只有一个九级体修,而这个人叫穆回风。

    只差一步就踏足神域的男人,躺倒在地的敌人知道自己低估了对方,他恨意森然的抬起头,用着张天师的脸孔却比恶鬼更加可怕。

    穆回风眼底了然,把对方的手背在身后,用一只手确保钳制住他,才用空出的手拍打他的脸蛋。

    仔仔细细摸过,他才挑起眉头,“你居然做了磨骨手术。”

    眼见这人瞳孔收缩,穆回风知道自己说对了。

    把整张脸的皮肉血管尽皆融化,生命则用机器吊着,直到剩下的头骨打磨完毕,再把血肉融化出的汤汁重新浇筑上去,形成新的面容——极端危险的手术,极端微小的成功率。

    这本是被帝国禁止再开的手术,竟然还有机会重新现世。

    确定了这一点儿,穆回风更是知道派他来的人是谁了。

    本来心头有的几个名字被尽皆划去,亚兰·斯佩的大名闪亮亮的成了唯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帝国一星上将[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直白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直白人家并收藏帝国一星上将[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