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放心,它离开时候没有痛苦,它自己似乎也意识到了,它已经是不被需要的存在。”

    神眼温和的劝说,其实是变相告诉他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自己的事实。

    毕竟,大白鲨出现的那个时间点儿,和白狼出现的时间点儿都非常微妙。

    前者是穆回风上将时代的终结,后者是王者崛起的最初。

    原来他有两个斗兽竟然是这个原因。

    穆回风嘴唇弯起的弧度分外苦涩,神眼还玩味的在他脑中絮叨着等会出场一定要拉风,一定要帅气等等仿佛一个人呆了多年,猛然看到另一个存在就会止不住的话唠一样。

    平时穆回风也许会和他打趣看看,但是今天,他实在没有心情。

    干脆利用白狼的空间能力出现在战场,来不及预估落地时的情况,直接召唤了大招。

    所有人就见之前匆匆离开的黑天战机突然出现在战场上,棱角分明的机体,威风霸气的武器,为这原本绝望的时刻注入一管强心剂!

    “穆回风!”

    阿波尔一个失神,差点被鲲鹏偷袭成功,他忙把能量炮冲到最大,再一次把鲲鹏打去转换形态。

    穆回风到场的下一秒,左眼里的眼白被金色迅速覆盖,连带着眼眶周围都有神秘的纹路攀爬上去,神眼低沉玩味的笑声,展露出他当年决胜天下的风华。

    “小子,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我还是报一下神名吧。”

    “白虎之君,凤赦陌,曾经万战而不败,三千大世界,唯我独尊,乃正神位帝君之一!——但对你来说,恐怕也只是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自我介绍吧……哈哈哈,不说了,不说了,开战吧!”

    自顾自开始说起,自顾自开始战斗,这个本名凤赦陌的神眼,真是非常任性。

    穆回风想着,脑子里已经被自动灌入神眼自带的神力使用知识。

    黑天战机在众目睽睽下举刀向天,下一刻,天空仿佛被惊醒了一样,睁开了无数眼睛。

    有人见过神眼就会发现,这些眼睛和穆回风此时的左眼一模一样。

    “接下来……”神眼笑着提醒:“锁定锁定。”

    穆回风按照他说的,把每一只神兽锁定上。

    众人只见天空上原本静默的眼球突然转动起来,下方的神兽被一个又一个金色阵法困住,然后一起升到空中。

    “最后了。”

    神眼又说,穆回风当然也知道,他才是有种天地万物都在自己手中的畅快感,这就是神的力量吗?说实话很让人着迷啊。

    “哈哈哈,果然你也被迷住了吗?”

    神眼仿佛知道他所想一样的说道。

    穆回风专心的操控着这份力量,心里想着消灭神兽,然后思想变成命令,化作铺天盖地的雷霆降临。

    所有睁开的天眼在这一刹那汇聚出庞大的紫色雷电,翻滚在空气中的雷霆巨蟒无情的鞭笞着每一只神兽。

    弱小的在第一道神雷降临时就被打成灰灰,强大的也挨不住这仿佛无穷无尽的雷电。

    白虎发出一声又一声大吼,细听过去居然还有疯狂。

    穆回风这时才说道:“它认识你?”

    从认识开始就一直很多话的神眼这次却沉默了。

    白虎每一次前冲都会被雷霆打落,但它毫不放弃,一次次冲上去。

    雪白的皮毛被打的焦黑一片,个别地方还流出鲜血,尖利的爪子也在抵抗神雷时折断了,它却不屈不挠的继续下去。

    直到最粗最壮的那道狂雷打到它身上,白虎发出一声让人心尖发凉,心生酸涩的吼声,重重的摔到地上。

    它的爪子都已经断掉了,皮毛再不复第一次出现时华丽柔顺,吼声越来越衰弱,那里还有百兽之王的威风凌然。

    穆回风驾驶着黑天把所有神兽清理光,白虎也吼叫到喉咙出血却还是一副不放弃的模样,但它气息微弱显然支持不了多久了。

    打中它的那一下子,可以说是耗去了神眼大部分神力,白虎还能坚持这么久,本身就已经足够稀奇了。

    “你和它到底什么关系?”

    眼见白虎马上就快死了还不放弃的大吼,穆回风沉默的问道。

    神眼:“……你知道神兽都是能说人类语言的吗?”

    穆回风:“现在知道了。”

    神眼:“白虎是不会说人话的。”

    穆回风眼神微动,“为什么?”

    神眼:“……因为我没有教过它。”

    穆回风此时反复感受到了来自左眼的复杂情绪,那是不属于自己又和自己心情极为接近的感情。

    都是在失去太多后,身心自然留下的空洞。

    不是软弱,而是少了一些东西填进去,也不会再有其他能够填进去的东西,才因此而诞生的空洞。

    穆回风沉默下来,不去再问,专心收拾起战场上最后的残骸。

    他又一次动用神力,满天的眼睛迅速移动着融合成唯一一颗巨大的眼睛,黑色的眼珠在金色的眼眶里转动,现场所有人都有一种它在看我的感觉。

    不自觉的在神威下发颤,已经没有了敌人的帝*,下意识停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慕斯手臂颤抖,勉强拍拍张天师的肩膀。

    “你老大又弄了什么出来?怎么感觉这么不好?”

    身体本能的战栗,快要逼疯他了。

    张天师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天空巨眼所在的位置,什么也没说,但他也在抖是没错了。

    穆回风最后挥动惊天雷霆,送了白虎最后一程。

    这头来时威风凛凛的走兽之王,西之白虎,走时,却伤痕累累,柔软哀戚的吼声是它留在在这个世界最后的声音,雷霆降下,形体灵魂尽皆被泯灭。

    当场上再无一头神兽,确定周围毫无威胁,穆回风才手掌合拢,巨眼缓慢闭合然后消失,天空恢复一片湛蓝。

    没有了神兽,没有了敌人,人类才恍然大悟——他们赢了,他们终于赢了!

    歇斯底里的欢呼,哭泣,哀嚎,大吼,人性百态都展露出来。

    这种时候,再冷静的人也忍不住像个疯子一样大喊大叫,再热情的人也忍不住捂着脸低低哭出来。

    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黑天趁着所有人都激动不已的时候,悄悄降落,明神紧跟其后的过来。

    阿波尔和穆回风都从战机里出来,穆回风发现阿波尔脸上似乎有着不好意思的情绪,最起码所有人都高兴的时刻,他皱着两道眉峰过来了。

    阿波尔:“鲲鹏趁机跑了,我没拦住它。”

    “鲲鹏啊……”穆回风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没记错的话,神眼……哦,他现在就在说。

    神眼:“鲲鹏不用担心,他最会审时度势,这次你们把它教训的够呛,它是不敢再过来了。”

    听了这话,穆回风才放下心来,望着阿波尔干燥起皮的嘴唇,萌生了低下头给他润润的想法。

    心随意动,他托着阿波尔的侧脸吻了上去,而阿波尔虽然愣了一下,倒也没拒绝,闭着眼睛让他亲。

    都说了,这种时候没有谁还和平常一样。

    时光转瞬即逝,距离末日战争结束已经过去三年。

    这之间,虫族和帝国因为战争时候结下的情谊,再没有人提起过去一千多年仇恨的事情,结盟协议被公布时,没有人提起反对,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学校教科书里用来哄孩子的话,真信的人就是傻瓜,”冯晨把报纸扔到桌上,嗤之以鼻,“明明是两方主战的人差不多都死在末日里了,留下来的人自然不敢违背咱们那个传奇陛下的意思。”

    安达还在埋头实验,压根不理他。

    原本在末日之前,是龙天王管着冯晨,现在龙天王去世,冯晨自己一个倒是那里都呆,那里都留不下。

    冯晨:“安达,李星辰怎么样了?”

    到底龙天王照顾了他一段时间,冯晨也想知道龙天王死后,李星辰的现状。

    也许是因为李星辰脑子里的东西不比自己少,安达少见的有了反应。

    推推眼镜,安达回想后说道:“没有,和平时一样。”

    “哦,这样就好,”冯晨两手放到脑后,两腿支在实验室里的桌面上,懒洋洋的说道:“如果因为一个人死去就变的不是自己了,也担不起时代的天才之名。”

    安达:“闭嘴。”

    就像是冯晨说的,龙天王死后,李星辰的生活没有任何改变,忙忙碌碌的一天就过去了,睁开眼睛又开始忙忙碌碌。

    由于他的杰出贡献,末日过后,李星辰时代天才之名越发传的广泛。

    而且因为他之前被人手不足的后勤部门拉去,也参与了物资的安排,偶然认识了译本兄弟。

    今天,他就是抽出一点儿时间和译本兄弟中弟弟,西提译本见面。

    曾让人感叹曾经年少的少年,如今也长成了谁也不能比的青年模样。

    西提·译本打扮的非常整齐和他年少时的性子不符,或者说,他就像是他哥哥彼林译本一样,从形貌到气质,逼真到近似同一个人的程度。

    “咖啡?红茶?”

    李星辰在厨房里准备饮品,西提随意的说道:“咖啡就可以。”

    李星辰端着咖啡出来放到他面前,自己那边只放了杯白水。

    坐好后,李星辰两手交握着说道:“彼林的事情我知道,那是个很遗憾的意外。”

    谁也没想到,在末日战争时,给帝*送了无数资源的译本家族长公子居然没有在末日时死去,而是在末日之后出了意外。

    提起哥哥,西提·彼林骤然握紧杯壁,他沉默半响说道:“哥哥不是死于意外。”

    李星辰:“……”

    “父亲和我说了,译本家族就是这么传承下去的,上一代,也就是父亲那一代,他也是这样。”

    西提望着咖啡慢腾腾升起的气息,慢慢的说道:“我在得知真相时就质问他了,为什么会选择我而不是哥哥,明明一开始就说了,哥哥才是译本家族继承人,也说了他是最适合译本家族的下一代家主。”

    西提语境平静无波的说着,李星辰则沉默的听着,他知道西提需要的只是一个倾听者。

    西提:“但是父亲那时才告诉我,彼林对他来说确实是很好的继承人,可是还有更好的,那就是我。”说到这里,他动动嘴角,好似想露出微笑,但最后也只出现一个似哭非哭的表情,“我才是父亲眼中那个天才,哥哥是能把译本家族经营的很好,但能出现奇迹的是我,只是我一直没有继承的意愿,才会先让哥哥当上继承人。”

    “……我没想到……我全力为哥哥减轻压力,其实是在……”

    西提一想起自己为了彼林不被末日战争的压力弄崩溃而拼命工作是导致他死去的真正原因,那么他一定什么都不会做。

    李星辰平静的把一封信推过去,西提眼里流着泪,神色茫然的望着它。

    “我想彼林是知道的,你如果认真起来他就会失去价值这件事。”

    “怎、怎么可能?”

    “给你吧,这是彼林前些日子交给我的,他应该是想让我转交给你。”

    李星辰看着西提拿起信,说道:“想想吧,即使他知道也仍是让你接手下译本家族的权利,这难道不是他信任你的证明吗?”

    西提浑浑噩噩的走出李家,在一个普通的公园里拆开那封信。

    “给西提叮嘱。”

    信的开头是这样写的,熟悉的字迹,熟悉的语气,读完之后,西提不禁泪流满面,跪在地上呢喃着:“……哥……彼林……哥……!”

    “又一个伤心人啊。”

    李星辰把人送走后,转回自己实验室,冲着玻璃里面的龙头说道。

    他背靠着玻璃,龙头安静的漂浮在保存液里,深沉的龙瞳再也没有光泽,李星辰却不以为意的垂着头笑道:“天慧,原来你的真名这么女气,不要生气,这是我找陈家的长老问出来的,真遗憾对不对,那个老人和我说,你命里有这一劫,他想了办法你还是没躲开。”

    “……”

    “明天孩子就要出生了,你说叫天慧怎么样?反正是你和我的孩子,继承你过去的姓名也没什么不好。”

    “……”

    “呐,龙天王,我喜欢你哟。”

    李星辰的白大褂上倒映着容器里面的反光,他仰头说道。

    正在实验室外面想要进去的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他们都知道,这种时候不要去打扰李博士。

    “怎么出来了?”

    助手奇怪的看着进去没多久就回来的人,那人摇摇头:“没办法说。”

    助手恍然,看来也清楚对方看到了什么,但他有些着急的道:“但是穆回风阁下那边儿怎么办?已经昏迷三年了,生理指标一直平稳,但今天却有了奇怪的变化。”

    “变化只是一瞬间不是吗?”

    “可是……”

    “放心,有人去看了。”

    那人理所当然的说道。

    助手不明所以。

    那人翻白眼:“忘了,今天是那个日子!”

    助手:“啊!我忘了,今天是阿波尔大人来的日子!”

    ……

    实验室最北边儿的房间里,一向有许多人在,但今天却没有什么人,只因为阿波尔过来了。

    安静的环境,只有仪器的声音回响。

    阿波尔望着躺在修复液里沉睡的男人,三年过去了,那头黑发变的银白,之前的检查结果出来,也说明穆回风的身体仿佛被抽干了全部生命力,即使醒来也活不了多久,而且那双眼睛,其中一只睁开也不会看到东西。

    “怎么搞成这样的我虽然能够想到,但有些后悔了……”

    手指触碰着透明的玻璃罩,阿波尔神色落寞。

    回想起那一瞬间结束战争的可怕力量,再想起这个人中途离开……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

    一想到这个人在和自己亲吻之后就突然昏倒,之后再也没醒过来,他便觉得浑身都在疼。

    “……怎么……还不醒……”

    一滴,两滴,泪水滴落。

    阿波尔从未想过自己会发出如此虚弱的声音,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忍不住静静流泪。

    他没有想过用这种方式把自己的感情爆发出来,他一向认为自己的爱情是内敛的,精致的,不会被热血冲昏头脑,不会狂热的想要把对方融入体内。

    这应该是穆回风在专利,但穆回风的昏迷不醒在三年里把这份感情发生了质的变化。

    “快醒来啊!”

    阿波尔忍不住一遍遍呼唤。

    死死睡了三年的穆回风忍不住掀动眼皮,脑子里神眼还在不断絮叨。

    “喂喂?你可算醒了,还好还好,你这人的寿命比我想象的长,虽然用了不少,但好歹还够你活一段时间,接下来我会用你的眼睛看世界,不会打扰你的生活的,你只需要在你快死的时候把我交给另一个信任的人就行,其余的时候我都会装死的放心!”

    甩甩头,穆回风努力弄清神眼说了什么,发现他有所动作的修复舱自动打开护罩,他挣扎的坐起身,对面就是好似哭过的阿波尔。

    “怎么了?”

    穆回风在还没弄清情况的时候本能的问道,手伸出去弄下衔在阿波尔睫毛上的泪珠,拿到嘴边舔了舔。

    “咸的。”

    阿波尔眼睁睁看着这人突然醒过来,突然一改昏迷状态的虚弱变的活蹦乱跳,他简直有种正在做梦的感觉。

    “穆回风……”

    穆回风没管阿波尔的不敢置信,张开手臂搂住他,在他耳边儿深深的说:“让你久等了,我回来啦。”

    阿波尔:“……你……”

    没等阿波尔把接下来的话说出来,大门被猛的推开,一众听到修复室被打开警报的研究员以极其强悍的气势涌了进来,然后发现穆回风醒了的他们齐齐掉了眼镜。

    穆回风:“呃……”

    “快上!”

    不知谁吼了一句。

    接下来穆回风就被推去做了全身检查,没有一点时间和阿波尔互诉衷肠。

    但不急,前文都说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他和他有时间把这份感情继续下去。

    穆回风找准机会冲阿波尔眨眨眼,那副样子惹得阿波尔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点点,算是同意了私下再聚的意思。

    转到了普通寝室休息,穆回风迎面了不少好友的探望,慕斯一个猛扑把他压在被子里,张天师一本正经的念叨,半路还哭出来也算是另类的欢迎方式,以前指点过的几个小家伙也来探病了,还有陈怡时的徒弟莫烽那小子……

    “唉,原来是他找来人鱼一族帮忙的啊。”

    说起来莫烽是半人鱼血统,如今精神力一开,他也算是人鱼族的一份子了。

    穆回风吃着阿波尔送到嘴里的苹果,含含糊糊的说道:“那么见到辛了吗?”那条梦幻的人鱼。

    阿波尔摇头:“人鱼族早就离开了。”

    “真遗憾啊,”穆回风感叹道:“也想让你看看呢,在海洋中无忧无虑的梦幻之美。”

    “没关系,以后有机会。”

    阿波尔低着头给他削苹果,回忆起医生的话。

    他们难以置信的说着,虽然还很虚弱,寿命也没有多久,但和之前那样一个不注意就会死亡的脆弱状态截然不同了,之后只需要好好疗养说不定能活到五十岁!

    五十岁啊……阿波尔想,这和星际时代比起太过短暂的年岁。

    瞥了吃着苹果乐呵呵的人一眼,他知道短寿这件事穆回风自己是知道的,但是他这么冷静的样子还真是显得自己大惊小怪。

    “对了,阿波尔。”

    “嗯?”

    “我之前和大臣们提起了,要联姻这件事。”

    “……”

    阿波尔削苹果的手一僵,抬头望向他。

    穆回风嚣张的笑道:“这下子阿波尔会是我的王后喽!”

    一刀扔过去,擦着他的脸边钉进墙里。

    阿波尔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什么时候找到的机会?”

    “……呃……刚醒的时候……”

    那么多人围着你你都能找到机会,是真不怕死啊你!

    阿波尔气的都气笑了,然后笑着笑着……拿他完全没办法了。

    ……

    帝国皇帝和虫族三皇子结婚的那一天,整个帝国都被鲜花覆盖,两艘庞大的母舰并列的停驻在皇宫上空天际。

    一身雪白的阿波尔,与一身漆黑的穆回风相伴着走过通往帝国最高王权的红地毯。

    穆回风被戴上王冠,手里拿着王权的宝杖,而阿波尔则被穆回风戴上另一顶精致的王冠,另一柄短一些代表王后权利的手杖在阿波尔站起身后递给他。

    全帝国崇拜,尊敬,爱慕的男神陛下终于有了喜欢的人了,而另一个人他们仇视,憎恨过,如今也和喜欢陛下一样的喜欢着他。

    虫族的三皇子,明神的阿波尔。

    他今天一身雪白,是高山远雪融化,遍地生花的春光无限。

    容貌精致到让人忘了时光流逝。

    明神都如此耀眼的时候,陛下自然也同样丰神俊朗,帅的冒泡。

    堪称人族第一人的样貌挂起恶作剧的笑,在这个既是登基大典,又是结婚典礼的重要场合,他趁“王后殿下”不注意,一下子把他横抱起来。

    接着毫不犹豫的一路跑下王座,身后红披风飞扬,是他张扬到被铭刻在时光中的幸福笑容。

    多年之后的现场的人纷纷去世,但仅剩下的那几个也是十足的老人,他们还会在他人莫名的视线里,摸着这张照片呢喃着儿孙听不懂的祝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帝国一星上将[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直白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直白人家并收藏帝国一星上将[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