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竹马未老 > 第24章 惊驾之罪

第24章 惊驾之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七八岁的小童都知道,京里最负有盛名的乾道有两位,一是城内长春观的周道长,一是西山白云观的王道长,都是数十年积起来的名声。而金楼观原是外城南山上一无名小观,自从两年前吕仙人做了金楼观的住持,祈福求平安的自不必说,据说妇人求子格外灵验,如今不但金楼观香火旺盛,吕仙人的在京中的信众也已有赶超王道长和周道长之势。

    薛云晗在雁回山别院一待三年,回京之后也没出过几次门,自然不清楚这些,夏毓珠解释了一回,完了不知想到了什么,略皱眉道:“只是没想到吕仙人在宫里竟然如此超然。”

    薛云晗自个儿是个死后重生的,所以对吕仙人到底能不能通鬼神倒是不敢下论断,但是她可以肯定,吕仙人号称可以为宣和帝招来五公主的魂魄定然是有问题的,毕竟她的魂魄已经变成了如今的薛云晗。

    而且吕仙人看她的那一眼,那种黏腻的目光让人觉得肮脏恶心,绝不是面上那样一派清风明月的高人样。

    再者,薛云晗还是五公主的时候,宣和帝就时时作画写诗悼念她的生母淑妃,如今既可以招魂相见,为什么又只见女儿不见淑妃呢。

    不过这些都是不好问的,薛云晗默默放在心里,等后面有机会再探查。

    秀女们都是未出阁的官家女,因着前程未定,明面上大家是以平辈相交的,所以静怡轩的晚宴并没有预先排好座位,而是让女孩儿们随意择座,薛云晗和夏毓珠到的时候,大部分秀女们已经按各自的交往圈子坐好。

    薛云晗见薛云萍还站着,便过去几步想拉她一起坐,没想到薛云萍只和她打了个招呼,便堆起笑脸儿往另外一个方向去,和一位坐得十分靠前的姑娘说笑起来,那姑娘衣饰华贵,但穿戴风格明显不同中原。

    夏毓珠小声说道:“你这位二姐姐可真不简单,那位姑娘瞧见了没?那可是最近才入京的云南镇南王家的怀宁郡主,你二姐姐至多昨天才见到的,这么快就和她熟络了起来。”

    怀宁郡主笑容轻快明朗,和薛云萍看起来十分亲热,聊了两句便拉着薛云萍一同坐下。

    薛云晗倒也没觉得有什么,毕竟彼此之间没什么感情,同一个府里出来的堂姐妹,只要大面上让人没甚说嘴之处就好。

    “毓珠,快到这里来坐,还是我对你好吧,专给你留着呢。”说话的是是魏国公府世子爷的嫡长女,也就是卫贤妃的侄女儿卫芙,她穿一件浅碧色半臂搭月白色百褶裙,说话间眉宇带着浅笑,把原先并不算美的容貌衬出了几分清新的气质。

    薛云晗当然是熟悉卫芙的,皇后一系和卫贤妃一系早就势同水火,上辈子听多了二公主的挑唆,没少给卫芙当面下绊子,不过卫芙是个圆滑世故又善于隐忍的人,就像现在,她若不是知晓内情,还真会以为卫芙和夏毓珠交情不浅。

    卫芙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当众抛了好意过来,夏毓珠倒不好拒绝,拉着薛云晗过去,席上七七八八坐了些人,卫芙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座位,夏毓珠和薛云晗便分列两边坐下。

    此时秀女们已经来的差不多,宫女们便捧着托盘鱼贯而入,先上果品、冷盘和酒水,只等几位公主入坐之后上热菜开席,一个宫女进来贴在卫芙身边说了几句话,卫芙神色一变,“我姑母犯了心疾,我去陪着姑母,一会儿便不回来了。”说罢匆匆而去。

    从前也常听说卫贤妃有心疾,时时宣了太医过去诊治,宣和帝每次听闻她发病也会过问一回,现在看来倒不像是皇后说的装病争宠那样的。

    卫芙既然要去侍疾不参加晚宴了,薛云晗索性坐到卫芙的位置上,和夏毓珠两个挨着,身后站着的伺候秀女们吃席的小宫女神情一闪,恭身上前,把手往薛云晗面前的席面伸去。

    小宫女手刚伸到一半,便听到太监高声唱喏“公主驾到”,一时殿内众宫女并秀女都出列行礼,小宫女看薛云晗一眼,咬咬唇终是收回胳膊,也提裙下拜。

    薛云晗只看到小宫女伸了下手,也不知道她要作甚,行完礼开了席便没放在心上,席上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瓷瓶,里面装的是宫里特制的桃花酿,味儿虽醇香却是不醉人的淡酒,夏毓珠是个贪杯好酒的,忍不住拉着薛云晗碰了几杯。

    晚宴过了半,夏毓珠被公主们宣去聊天,旁边坐着的姑娘转过来看薛云晗一眼,讶然道:“你的脸好红,不会是喝醉了吧。”

    薛云晗思忖自己没喝几杯,但是觉得有些闷热,自个儿拿手一摸脸蛋儿,果然有些烫人,“桃花酿这么淡,哪里会醉人,想来是殿内人太多了,一会儿毓珠回来劳烦你说一声,我出去透透气。”

    摆宴的大殿虽然宽敞,但是架不住人多,确实有些闷热,别的姑娘离席敬酒寒暄的,也有污了衣裙回去换衣裳的,薛云晗出去透气倒不算失礼,那姑娘点头笑道:“行,可别走太远。”

    薛云晗出了门口,守门的宫女问过一声便放了行,初夏的京城说不上热,风里还带着两分凉意,然而她却觉得越发烦热,不禁往园子里的湖边水榭走去。

    墨蓝的夜空中两三点星子衬得圆月如玉,空气里弥漫着栀子的甜香味儿,草丛里“吱吱”有声不知是不是纺织娘,薛云晗思绪迷蒙,不知今夕何夕。水榭旁边一座峥嵘嶙峋的假山,里面小道造得精巧,既迂回婉转却又恰好在拐角处便能透光透气,薛云晗怔了片刻,扶着山石走了进去。

    也不知拐了几个弯儿,她站在石洞里望出去,看到不远处的石桥上,一小队侍卫列队而过,领头的是个英姿挺拔的三等侍卫,桥端迎面站着个丽服姑娘,薛云晗仔细辨认了两眼,是承恩侯家的锦萱表妹,张锦萱叫住了那个三等侍卫说了几句话,才转身离去。

    薛云晗听不清说了什么,觉得哪里不太妥当却又想不甚明白,摇了摇头继续往前头走,这处假山内部有处石头是松动的,只要搬开便能通过,小时候和父皇在这里捉迷藏,父皇总是找不到她。

    薛云晗有些晕眩,弯下腰一点一点挪开松动的石块,露出个不大不小的洞口来,她有些吃力地钻进去,等整个身子都钻过去了才爬起来,眼前仍是假山,薛云晗熟门熟路地往前走,越往前心跳得越快。

    从假山洞里出来,薛云晗沿着山石小径吃力地往上爬了片刻,终于看到了假山顶上的飞檐小亭子。那一轮圆月好似就挂在亭子顶上,亭子里有个身材消瘦的人一动不动地站着,如水似银的月光将人影拉得老长,风迎面吹来乱了薛云晗的额发,她不知道为什么,鼻腔胸腔里都好像受了潮,呆呆地望着那个人片刻,终于想起了要说的话:“怎么又不带个人就出来了?”

    那人听到这句话身子一震,倏地转过来盯着薛云晗,薛云晗看到那个人眼里那点光一点点黯淡下去,慢慢收起哀伤转为愤怒,眉目一皱,沉声喝道:“你是何人”

    薛云晗叫这话问得莫名其妙,父皇问她是谁,是什么意思?

    玉秀宫从前是淑妃住的,淑妃去后就一直空着,只定期派人打扫,宣和帝一个人进了玉秀宫的园子多时,侍卫统领郑全在殿门口几次想去看看都被梁三全拦住了,梁三全打小就伺候宣和帝,自认再无人比他更了解宣和帝,这位主子怀念淑妃的时候最不喜欢被人打扰。

    此时听到宣和帝的呵斥之声,两人对看了一眼脸色都吓白了,郑统领连忙提剑飞奔而去,梁三全和众侍卫也赶紧跟上。

    薛云晗茫然地看着她父皇,直到被一众铁甲森严的侍卫围住,脖子上架了一把沉重锋利的大刀,她懵懵地歪头一看,雪亮的刀身里映出一个圆头圆脸的小姑娘,她才突然明白,她已经不是父皇的五公主了。

    比心痛更现实的是,此刻,她以一个秀女的身份,惊了圣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竹马未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蜜丝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丝余并收藏重生之竹马未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