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竹马未老 > 第33章 魑魅魍魉

第33章 魑魅魍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液池里遍植荷花,长了这许多年,每到夏天荷叶总比别处的生得繁盛些,今夜的月色很好,银亮的光辉千朵万朵地洒下来,照得见的地方婀娜多姿好比瑶台仙子,照不见的地方却暗影婆娑浑似魑魅魍魉。

    薛云晗挽着夏毓珠的胳膊,和其他秀女们一起站在石舫的船头上,看到张锦萱回头的那个笑容,不由自主起了身鸡皮疙瘩,却想不清楚这其中的关节,难道是二皇子在此私会薛云萍被发现了,皇后一党想趁此机会打击二皇子?

    薛云晗上辈子被皇后教以以势压人的粗暴方法,这辈子虽然被夏氏带了三年,却是这三年里几乎与世隔绝,此时暗叹自己蠢笨,临到头了还没有想到破解之法,只望御花园里亭台楼阁甚多,也许薛云萍和二皇子约见的并不是这里,她看到张锦萱已经将门推开了一条缝,心跟着高高提起来。

    “吱呀——”木门约莫在夏季的热度里略微变了形,推开的时候发出一声响。

    先是扑鼻而来的酒气,未免秀女门失仪,宫里给她们准备的都是淡酒,而汀兰舫里的光凭气味就能知道酒性更加醇厚绵长,张锦萱用衣袖挡在鼻前,朝里面看去。

    厅里面的面向湖水的那一面的窗户尽数大开着,里面的确有两个人迎着月光背对众人坐在地上,流泻如水的月华将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旁边歪七倒八地散乱着几个酒壶,其中一个人转过头来:“你们干嘛呢?”

    是二皇子的声音。

    张锦萱立刻知道事态不对,却忍住了没有往前探看,面色如常地站在门边,示意两列宫人提灯进去,二公主这时也听出里面的声音了,虽则张皇后和卫贤妃一系早已水火不容,但是皇家最是会装兄友妹恭的,尤其许多大臣的女儿在此,二公主往前走两步,和众人一起给二皇子行了一礼,方说道:“今夜我们在御花园里开宴,这会儿准备挪到汀兰舫里继续玩些小游戏,却不知二皇兄好雅兴,竟在这里赏月。”

    说完好奇地看了看另一个背影,那人似乎是喝醉了反应有些迟钝,听到这番对答才转过来愣了一下,然后半醉半醒般踉踉跄跄地行礼:“臣夏承磊参见二公主。”

    在两列宫灯的映照之下,可见夏承磊脸颊潮红、眼色略微迷离,一看便知比二皇子醉的更深。

    张锦萱虽然不知二皇子为何在这里,看到夏成磊的面色却知道他是因为助兴的药起了作用,而不是醉酒,既然他没能脱开身,那王细蓉说不定也没能转移,只要让众人看到衣衫不整的王细蓉,夏成磊便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说不定还能让二皇子也惹一身腥。

    毕竟在场的各位秀女的父亲兄长身居高位者众,并不是能被谁封口或者威胁的。

    总之,今日这一计未必就败了。

    前几日夏成磊在御花园的池子里救了落水的王细蓉,当时张锦萱刻意高声呼救引来的人不少,王细蓉虽然品味不咋的,却生了一副不错的脸嘴,而且胸脯饱满臀部挺翘,血气方刚的少年人肌肤接触过一回之后起了心思再正常不过了,至于王细蓉,她只会知道自己是换衣服时被人从后面敲晕了的,之后有人冒了王细蓉的声音告知外面的宫女不必伺候了,她有些疲累要吹灯歇息。

    本也就是芝麻小官的女儿,宫中最是势力,那宫女得这一声倒是趁了愿,自回去休息了。

    夏承磊这个人性格十分方正,不肯轻易破坏规矩,每日的巡逻路线、下值时间都十分固定,要堵到他实在不费事儿,而那个小太监确实是三皇子宫里的人,在夏成磊出入三皇子住处时是打过几回千儿混了个面熟的,这人心思活络却并不得重用自然就会想着高就,张锦萱这众人眼里过几日就会被赐婚的板上钉钉的东宫正妃,收拢利用这样一个人并不难。

    二皇子一身酒气,实则十分清醒,今晚这事儿有意思得很,他面上带温和笑意,眼睛却打量着门口的一圈人:“几位皇妹另外寻个地儿吧,你知道的,承磊这人一向少年老成,为兄今儿好不容易才拖到他喝一回酒,若是不尽兴,恐怕是再没有下回了。”

    前几日和薛云萍相会没能得手本来已经放弃了,毕竟有些冒险,但是今晚看到她跳那一曲绿腰舞,越发显出了身姿曼妙风情冶艳,心里那点儿因为没得到而留下的火星便一下被点燃成了熊熊大火,汀兰舫可月下赏荷又久无人来,最适宜风月之事,二皇子想起传说中某朝有位贵妃酒后微醺便格外媚态,甚至还带了两壶酒助兴。

    谁知他前脚进汀兰舫的门,就看到了神色亢奋的夏成磊和一个衣衫凌乱的女子,夏成磊看着手脚无力有些虚浮,那女子却是半昏半迷几乎站立不住,两人面色都有些异常,夏家虽然至今不肯站队,但二皇子却知道夏成磊的品行和智商,断不会如此荒唐,这是被下了套了。

    还没来得及问详情如何,后脚小安子就匆忙跑进来说宫宴的秀女们要来汀兰舫玩耍,宫宴之地和汀兰舫相隔甚近,二皇子连忙让小安子着人出去截住薛云萍,但是按理薛云萍早该到了,秀女们来的这么巧,不知是只算计夏成磊还是也要算计他。

    不管怎样,薛云萍没来,他是安全的,二皇子安闲地看向夏成磊和那女子,思量着该摆个什么态度,没成想夏成磊一咬牙,“咚”地一下跪到地上:“今日之事是臣太过愚笨才着了算计,容后再向殿下解释,求殿下救我,承磊必将殿下恩德铭记在心,只要无愧于朝廷的道义,他日愿以性命必报!”

    夏成磊下到舱底之后已知不对,奈何那药见效其快,四肢迅速酸软下来,他咬破舌尖保持清明,强行爬行到上面大厅开了窗户呼了才逐渐恢复了些力气,只是这时已经来不及撤离,避无可避地被二皇子撞见了。

    “承磊,这话就说的生分了,你父亲和堂叔都是忠肝义胆的肱骨大臣,我一向敬慕得紧,而且我早就欣赏你文武双全才华天纵,”二皇子自认是喜好女色了些,食色性也嘛,但时摆在第一位的还是夺嫡,他脑子飞快地转,夏家在老牌世家勋贵中属于中坚力量,一直是纯臣的姿态:“你放心,我断断不会容人这样污蔑夏家。”

    今儿夏成磊这位安南侯世子若是被当众抓住奸.污秀女,其罪必将株连家族,救了他就是卖给夏家一个天大的恩典,二皇子当然并不满足于夏成磊个人的“以死相报”,他要的是整个夏家的投靠。

    夏承磊沉默着不开口,二皇子心道逼急了反而不美,呵呵一笑,一边飞快安排个宫女将王细蓉背出汀兰舫,一边将酒壶打开,往两人身上各浇了些,又各自牛饮几口,作出副拼酒的模样来,这才有了张锦萱开门看到的这一幕。

    薛云晗听到二皇子声音时心里一紧,却转念看到张锦萱脸色只细微变化,站在前面的其余人等并无惊异之声,便知并不是“皇子私会秀女”这样的劲爆之事,心下松了口气。

    只是,薛云萍去了哪里?

    夏成磊又怎么和二皇子混到一起去了?

    薛云晗和夏毓珠对视一眼,各有各的疑惑,却都知当下不便开口,只按下不提。

    “云萍,你去哪儿了?”怀宁郡主突然说道,她比京里的闺阁爽朗,说话声音略大些:“是不是皇后娘娘和贤妃娘娘赏了你好东西,你赶紧去藏起来了?”

    在场众人除了当事的、知情的,其余多数人都并不知有多少暗流涌动,还沉浸在刚才宫宴未了的轻松气氛里,怀宁郡主这句玩笑话倒并未显得不合时宜,几个相熟的秀女闻言还都跟着笑了起来。

    除了薛云晗和薛云萍十分熟悉,其余人觉得她神情十分自然:“跳舞之前原是喝了几杯酒的,劳动一下筋骨之后好像酒入了周身血脉,我换了舞衣就在办宴的花厅附近吹了会儿风醒酒,刚听宫人说你们挪了地儿便赶过来了。”

    今晚遇到的事太多,薛云萍想起来心里仍然十分烦乱和后怕。

    她换好舞衣出来时接到二皇子的邀约,想着宫宴时间很长,去附近的汀兰舫和二皇子幽会一阵并不碍事,便跟着二皇子的宫女走了,谁知没走几步,就被教坊司派来的弹琵琶的乐工截住,本来是不欲理会的,那乐工却自称梅娘子,将薛云萍上下一打量,笑眯眯地问她:“我身份低贱,不能自由出入,这才冒昧打扰,请问姑娘可是姓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重生之竹马未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蜜丝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丝余并收藏重生之竹马未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