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薛云晗不答梁凤君的疑问,指着纸条上的字,道:“看这笔迹。”

    那一张小小的纸条已经泛黄,边缘有些毛糙,可是上面的字迹仍然十分清晰,笔走龙蛇,雄健洒脱,端的是一手好字。薛云晗看一眼便知,正是上辈子诱她赴魏国公府的那一张,应该是朱衣在她出宫之后藏起来的。

    “这字,是我的笔迹。”林恒拿着纸条端详半晌,对梁凤君道:“但是这纸条不是我写的。你姐姐千方百计地将这张纸条传出来,定然是关系到极隐秘的事情,乃至于可以影响她的生死。我要约人相见自然有许多种方法,试问,如果真的是隐秘而重要的事,怎么会选择留下自己的手书这么明显的把柄呢?”

    “而且,这不符合我一向的习惯。”这话却是看着薛云晗说的。

    薛云晗明白林恒的意思,这两年林恒每回以纸条约她,都是书写几乎看不出个人风格的馆阁体,连这种不经过他人之手传递,就算被人拿住了也无关紧要的,都如此谨慎,又何况其他。

    梁凤君亦觉得有理,点点头:“我姐姐此前写信一直都是说五公主大婚后住进公主府,就能自个儿当家作主,到时候看在主仆情分上,说不定五公主就能赏姐姐恩典,让她出府。但是死之前的一段时间,其中一封信叫我娘赶紧留意着置办宅院,似乎她很快就能出宫。”

    本朝的宫女或是贫寒出身,或是由罪犯女眷、战争俘虏充任,除非朝廷遇到特殊情况,否则一般是不兴放出宫的,一旦进宫基本就是终老宫中的结局,朱衣觉得自己很快就能出宫,那只有一种可能,宫里有高位者愿意帮她。

    上辈子毕竟被朱衣伺候了许多年,薛云晗还是有些了解她的:“梁大家,你和你娘都是普通老百姓,可以说宫里面的事情你们丝毫帮不上忙,把你们牵扯进宫闱之事只会给你们凭白增添危险,以朱衣的孝顺,藏这张纸条应该不是为了让你们查明死因,而是她为了保命。”

    虽然最终没能如愿。

    梁凤君知道的也就是这些信息,诚如林恒所言,庆安长公主在宫里的人手十分有限,对于梁凤君这样的身份而言,知道的少反而安全些,因此薛云晗并没有将心里的想法都说出来。

    首先,朱衣在宫里当差多年,除了五公主以外,能够承诺放她出宫,并且能让她相信办得到的人就那么几个……宫里的事务由皇后和卫贤妃共同打理,其他的娘娘妃嫔几乎诸事不问,卫贤妃倒是有能力做这件事,但是以她和皇后一系的关系,插手五公主身边贴身宫女的事太过显眼,而且朱衣想必也信不过她;剩下的就只有皇后这边的人了。

    梁凤君扶着庆安长公主出了小院,林恒一直审视着薛云晗:“你要查的并不是朱衣的死因,其实是要查和五公主相关的是吧?”

    怎么说都是不合理的,薛云晗轻轻咬一下嘴唇,只能撇过头不看林恒。

    林恒刚才看的分明,薛三姑娘说“抱柱之信,不见不散”时,梁凤君根本还未打开纸条,梁凤君也许以为她有什么消息渠道,但是他不会这么以为。

    林恒早就查过,这姑娘家世中上,身份清白,她本人的人际关系也十分简单,除了小时候在在薛府生活得不大如意,七岁那年曾落水,其他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要说她本人有什么理由查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信。

    但若说是受人所托……一则她的圈子里似乎无人能和深宫秘事关联起来,二则以这两年的接触,薛三姑娘算不得顶聪明的人,家世又十分有限,谁会将如此重要的事托付给这么个不谙世事、人才两无的小姑娘?三则,她手里的某些信息,除非手眼通天,否则只有当事人才能知晓。

    一看薛三姑娘这模样就是不打算说的了,林恒叹一口气:“你总该知道,你做的这件事情有多危险,上面的贵人们看着最是祥和,但是他们刮个微风下个小雨都是你不能承受的,你执意如此吗?”

    薛云晗闻言点点头,听着林恒的话语里似有关心,莫名地觉得心暖,认真道:“我比任何人都想要好好活着,我只会尽力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绝不会以命犯险,谢谢林叔关心。”

    林恒一听“林叔”二字,头又一大,闷闷道:“不用谢,毕竟你是……是毓珠表妹嘛。”

    小院虽然偏僻,但也不宜久留,二人说完了话,就穿过一片林子,往年轻人们聚集的马球场地去,场上有两拨人正在比赛,场外的看台上是各位公子的姐姐妹妹们。夏毓珠在看台上看到林恒和薛云晗,便热情地招呼:“表哥,表妹,这里视野极好,快上来,现下是白鹿书院领先了太学呢。”

    薛云晗的身量和其他姑娘相比属于偏高的,平时都是穿平底的鞋子,今儿因为穿了件襦裙,才穿了双高底鞋,上台阶时一个不稳趔趄了一下,林恒眼疾手快扶住,待她站稳了才放了手。

    男子的体温比女子高些,薛云晗衣服穿得不薄,却仍然感到扶着她胳膊那只手上的热度绵绵地传到她的肌肤上,慌忙把手抽开,快步往前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匆匆一瞥,那人脸上却是一片风轻云淡,水波不兴。

    旁人因为夏毓珠的话,只当二人是兄妹或者表兄妹,也未当回事,都留意着场内的比赛情况,除了球场对面看台的二公主,自林恒过来,她就一直拿着架西洋来的千里镜往这边看,此时眉头一皱,不知想到了什么。

    夏毓珠看了有一阵了,兴致勃勃地给薛云晗讲解:“白鹿书院今天势头很强,尤其是傅御史家的二公子,年初的时候还毛毛躁躁的,这会儿却跟换了个人似的,打得稳健有力,命中率奇高……”

    少女的胳膊温软富有弹性,林恒看似专注于场内比赛,扶过薛三姑娘的那只手却在背后不由自主地握拳、伸掌反反复复,听得夏毓珠长篇大论的讲解,脑海里突然模糊闪过一个怪异的念头。

    像换了个人似的……

    这念头一闪而过,林恒还未来得及抓住,心里就叫刚才那一片刻的回味占了上风。

    ***

    本朝开国皇帝以武夺得天下,太平下来之后为了使皇室后代和勋贵子弟们习骑射、知劳苦,几乎每一年都要在清河举行秋狝,经过几代帝王之后,就逐渐演变成了一见君臣同乐的盛事,如此盛事,宫宴自然是少不了的。

    清河行宫毕竟不如皇宫宽敞,宫宴就在宣和帝起居的清凉殿前殿举行,宣和帝和大臣们在正殿,后妃和女眷们则在两侧偏殿里。

    “哟,皇后娘娘可是身子不舒服吗,来得这么迟。”

    “可不是不舒服,太医都说我是太过焦虑了,”张皇后听着卫贤妃不大客气的话,不但不恼,反而心情很好地道:“皇上在清河行宫,京里就太子一个人坐镇管事儿,连个帮衬的都没有,而且太子妃也怀着身孕,这头一胎嘛,我难免挂怀得多些……这桩桩件件都是让人操心的事儿,还是贤妃妹妹好,无事一身轻呐。”

    太子在京城监国,太子妃怀有身孕,娘家弟弟升任御林军右统领,宣和帝面前还有个王宁处处为太子说话——张皇后心情是真的很好。

    眼见得张皇后在自个儿面前抖起来,卫贤妃心里腹诽一句不要脸,才一个多月胎都没坐稳,就急着嚷嚷出来笼络大臣,据说已经私下联系柏阁老,提议宣和帝立皇太孙,哼,且让她再嚣张一阵。

    卫贤妃往女眷们的席位看去,朝兴宁侯韩家的侯夫人使个眼色,韩夫人心神领会地点点头。

    “贤妃娘娘吉祥,”韩夫人笑意盈盈地行完礼,将身后的两个姑娘拉到前面来,一个是韩秀晴,另外一个是个看着有些怯弱的姑娘,“娘娘,这是我们韩家的表姑娘依兰,刚到京城不久,秀晴,依兰,快见过娘娘。”

    大家族子嗣兴旺,一表三千里,韩夫人连这位表姑娘的父母都不介绍,可想是多远的亲戚,卫贤妃却把亲亲的外甥女韩秀晴晾在一旁,拉着叶依兰的手,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心里十分满意,自个儿看一阵,拉着叶依兰的手走到皇后跟前,“皇后娘娘,臣妾今儿见到个标志人儿,臣妾觉得把京里的小姐们都比下去了,来,请您掌一掌眼。”

    张皇后本是在和一位上来请安的贵妇人闲聊,听到卫贤妃的话转过头来时,脸上仍旧带着拿一脸亲和端庄的笑意,没想到一看到叶依兰的脸,脸上立时就跟罩了寒霜似的,竟没绷住。

    殿内上了年纪的夫人们看到这边的动静,有不少都开始窃窃私语,卫贤妃充耳不闻,笑得越发仪态万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竹马未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蜜丝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丝余并收藏重生之竹马未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