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薛云晗坐的乃是安南侯夏家的座位,离主位并不是很远,此时也看到了卫贤妃和张皇后的互动,她不大明白为什么一个和五公主长得相似的姑娘会让张皇后倏然变色。

    秋狝本就是君臣同乐的盛事,这时候举行的宫宴,气氛便不大严肃,许多夫人都在交头接耳,安南侯夫人林氏年龄和资历都不浅,旁边就有一位相熟的夫人用袖子掩着大半张脸道:“夏夫人,我觉着那位姑娘瞧着十分面善,倒是很像一位去世了十几年的贵人。”

    薛云晗面色不改,和夏毓珠两个吃菜饮酒,眼角的余光见到林氏朝叶依兰看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十几年?不对,她上辈子去世到如今只有四年多。

    薛云晗还想知道得更多些,那位夫人和林氏却已经默契地住了口。

    韩秀晴的性子往好听了说是直爽,说不好听了是鲁莽沉不住气,因此韩夫人只告诉她带远房表妹叶依兰出来亮亮相,别的一个字也没说。韩秀晴看姨母卫贤妃和母亲一意抬举叶依兰,心里不大高兴,特意往前想站到皇后跟前去,没想到刚走两步就被韩夫人拉到一边瞪了几眼。

    夏毓珠是和薛云晗一起进的女学,平日里见多了韩秀晴有事无事针对薛云晗,这会儿看到韩秀晴拧不清的样子,她靠到薛云晗耳边轻笑道:“你看那一个……要不是模样长得像,还真看不出来是韩夫人的女儿。”

    薛云晗听了夏毓珠的话朝韩夫人母女看过去,韩秀晴一味浅薄骄纵,丝毫没有继承韩夫人的精明强干,所谓相由心生,两人站在一起虽然看得出五官有几分相似,气质却截然不同。

    就像……就像她上辈子和生母淑妃。

    淑妃去世得早,薛云晗对淑妃的相貌印象并不深刻,这会儿才想起从前父皇总是说她活泼开朗,而淑妃则是温柔娴静的性子,她也就是长相随了淑妃,性格却是像父皇年轻的时候多一点。薛云晗突然福至心灵,叶依兰虽然有点像上辈子的她,恐怕更像的是她去世的生母,淑妃。

    带一个酷似皇帝去世宠妃的姑娘在这种时候亮相,卫贤妃的心思昭然若揭,也难怪张皇后变脸色。

    “皇后娘娘,这位姑娘出尘脱俗,就跟画里的人似的,您说是不是?”

    无论是张皇后还是在座见过淑妃的众位夫人们,脸色都或多或少地流露出了先惊讶后恍然的表情,可见众人眼里叶依兰的确是很像淑妃,卫贤妃笑得仪态端方,心里却有些复杂。

    淑妃进宫之前,卫贤妃和四皇子生母王惠妃都算是很得宠的,淑妃进宫之后,宣和帝几乎是独宠淑妃一人,好不容易难产去世了吧,宣和帝就跟丢了半个魂似的,如今再来这么个酷似淑妃的姑娘在宣和帝身边,这些年卫贤妃仅比张皇后略厚一点的宠爱恐怕要更稀薄了。

    卫贤妃唯一觉得安慰的是,叶依兰一家人都捏在韩家手里,以后进了宫无根无基的,还不是得靠着她这颗大树,任她拿捏,叶依兰越得宠,对于儿子夺大位来说便越有利。

    张皇后已经神色如常,拉着叶依兰的手上下打量一番,还从手上撸了个镯子直接套到叶依兰手上,对着韩夫人矜持笑道:“难为你们寻来这么个标志的姑娘,往日里只道贤妃妹妹天姿国色,没想到竟有比贤妃妹妹更胜一筹的。”又对贤妃道:“哎哟,妹妹可别恼,这不过是个小辈儿的孩子,看着年轻新鲜些,和妹妹自然是没得比的。”

    明明介绍了是韩家的表姑娘,被张皇后一说倒好像来历不明似的,且还趁机刺了卫贤妃两句,其他人不好接这话,唯一能开口的卫贤妃不理会张皇后话里有话,只笑一笑,从头上拔下一根金嵌碧玺的镂空簪,插到叶依兰头上,“娘娘说的对,依兰长得好不说,这年纪又最是鲜嫩水灵,将来必是有大造化的。”

    说着“长得好”“大造化”时特意加重了音调,朝张皇后柔媚一笑。

    “贤妃啊,我前儿听了一个故事,”张皇后冷哼一声,不急不缓地说:“说是有个牧羊人,放羊的时候遇到一只狼,那只狼在羊群外徘徊了很久都没有攻击任何一只羊,牧羊人就以为这是一只无害的善良的狼,有一天牧羊人去赶集,就托这只狼替他看管一下羊群,你猜怎么着?”

    韩夫人恭敬低了头只当没听见,叶依兰惶恐得身子快要抖起来,韩秀晴则在一旁不明所以。

    无非就是一个引狼入室的故事,便是连刚开蒙的小孩儿都知道,卫贤妃不理会张皇后的挑拨,敛衽行了一礼:“娘娘,臣妾劝您啊,还是别去担心别人家的羊,先过好自个儿的日子吧。”

    言罢挥挥手,叫韩夫人几个各自回了席位。

    宣和帝就在隔壁的正殿里,不过一室之隔,薛云晗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见到父皇,欣赏不进去偏殿中央女乐们表演的节目,正觉得丝竹之声太过嘈杂,音乐声竟戛然而止,跳舞的女乐们都停了下来。

    “你听。”夏毓珠拉拉薛云晗的袖子,下巴朝正殿那边扬一扬。

    “好!”“好!”

    只听那边响起一阵一阵的轰然叫好之声,薛云晗和夏毓珠不明所以,上首的卫贤妃开了口:“皇后娘娘,听说皇上今晚兴致极好,亲自从私库里出了彩头,下了旨意叫各家的年轻儿郎们比拼诗词呢。咱们大梁向来崇尚文风,但凡家境尚可的,都会送女子开蒙入学,更何况在座的许多姑娘都在女学里读书,想必有不少锦心绣口的,不如咱们也凑个热闹如何?”

    张皇后知道卫贤妃是早就想好了,打定了主要要叫叶依兰露脸,自然不肯附和:“男儿读书是为了科举入仕,为国家效力,咱们女子不过是读书明理,不做睁眼瞎罢了,怎么好和他们一样。”

    卫贤妃早和张皇后撕破了脸皮,这会儿当面就驳道:“那臣妾差个人去请皇上的旨意,看皇上怎么说吧。”

    张皇后一噎,人人皆知宣和帝爱好琴棋书画诗酒花,且一向在这方面上并不轻视女子,现今女学大门处的匾额就是宣和帝题的,若真使了人去请宣和帝的旨意,不过是白白讨一个不喜而已。张皇后心里虽不悦,却仍笑道:“也好,各家的小姐们自愿参加,家里无人参赛的夫人做第一轮的评比人,最后再由本宫和贤妃定夺前三名。”

    卫贤妃朝张皇后一笑:“若是皇和后臣妾定不下来的,便请皇上裁决,左右皇上富有天下,出的彩头可不是咱们能比的。”

    张皇后待要反驳,魏国公府、兴宁侯府等素来亲善二皇子一系的几位夫人已经行礼称道:“皇后娘娘圣明!”其他夫人们怕在贵人面前失礼,自然跟着行礼起来,生生将张皇后的话堵了回去。

    薛云晗略思索片刻,就明白前三名一定会因为“张皇后和卫贤妃无法定夺”而送到宣和帝跟前,并且得了赏的人需去御前谢恩,她当即毫不犹豫地问宫女要了纸笔。

    比赛以秋狝为题,应情应景,或诗词或绘画或二者结合,限时一炷香。薛云晗瞥见卫贤妃身边的一个宫女往正殿去了,想必已经去给宣和帝通风,以确保到时候能将贵女们的作品呈送御前。

    这位表妹的诗书画在女学里算是不错的,但是平时并不是掐尖要强的人,怎么今儿竟似想要在御前显山露水,夏毓珠投以疑惑的眼神儿,薛云晗以手抵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然后闭上眼,回忆上辈子的往事,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叫父皇知道是她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竹马未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蜜丝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丝余并收藏重生之竹马未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