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竹马未老 > 第85章 一对璧人

第85章 一对璧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薛老太太端坐在一张铺了锦褥的黄檀木正面榻上,拉了侄女儿在身旁坐下,一脸的笑意盈盈,她今儿心情着实是很好的。

    谢巧姝和年前相比清减了一些,眼下有淡淡的青影,按理女子双十年华正是容颜熟而未减之时,但是联想到此前谢府老太君做寿时听到的那桩亲事,平大太太又并不像个好打发的人,可以想见恐怕这两个月谢巧姝过得并不好,她如今肯来谢府定然是不肯屈服于嫂子。

    “老太太,三姑娘、四姑娘来了。”门外的小丫头报了一声,便卷起帘子。

    谢巧姝闻听得门口的响声要站起来,被薛老太太一把拉住,笑道:“你是长辈,合该她们给你行礼,站起来作甚。”

    薛云晗和薛云岫进了屋里,见薛老太太拉着一个年约二十的女子的手,少见的是那女子在这个年纪仍做姑娘打扮,穿一身丁香色的鸡心领襦裙,料子普通,款式还是前几年时兴的,头上的钗环首饰亦很少,和薛老太太屋里的富丽堂皇并不相称,连府里得势下人家的女儿也比她穿得好。薛老太太的娘家谢府乃是侯爵之家,家底儿比薛府还厚,这一位既是娘家侄女儿,那定然是庶出旁支无疑。

    薛老太太给两个孙女儿介绍道:“这是你们二舅公家的大表姑。”谢二老太爷已分出府去,理当另立排行,他就这一个女儿,是以应称一声“大表姑”。

    薛云晗心道果然,和薛云岫蹲身行礼:“见过大表姑。”

    薛云岫近年脾气有所收敛,嘴里并没有如幼时那样出什么张狂的话语,但这种打秋风的亲戚见多了,脸色那点轻视的神色便没能掩住,叫薛老太太瞪了一眼。老太太算得上公允讲理,但素来并不时常流露出慈和安善的样儿,这一份亲近叫薛云晗讶然,要说是喜欢的侄女儿吧,从前却并未听薛老太太提过。

    “两个姑娘都生得这般灵秀,可见老太太养得好。”谢巧姝说着从旁边立着的丫头手里拿过两个荷包装着的见面礼,递给薛云晗和薛云岫。

    荷包放在手里的分量不重,薛云晗手指一触便知道是金银锞子之类的东西,在谢、薛二府这样的百年世家,实在有些拿不出手,但是谢巧姝脸上半点局促也无,神色一派落落大方。

    姐妹儿二人起身接过,谢了礼,薛云晗趁着起身的动作抬头再打量一番,这位谢大表姑虽然衣着俭寒,却无半点卑弱气,举手投足间反而透着脱俗离尘的气质。

    眼前薛家大房的姐妹二人通身穿着皆是一般无二的华贵,也都生得秀雅清丽,只有从年纪长幼才能分清哪个是薛大老爷的嫡女薛三姑娘。薛四姑娘的脸上有十分明显的鄙夷,薛三姑娘却十分周到和礼貌,谢巧姝觉得,夏氏这个表嫂应该是个十分有教养的人。

    “三姑娘的长相是随母亲更多一些吧?”谢巧姝毕竟更年长些,生长环境造就了她善于察颜观色,知道薛云晗在悄悄打量她,也就更大方地随她看,她其实也在打量薛云晗,眼前的姑娘生得明眸皓齿,豆蔻年纪已初显风华,五官长得并不是很像薛家人,“表嫂定然是位大美人。”

    薛老太太想岔了,拍拍她的手道:“你也是个标志人儿。”

    谢巧姝笑一笑,低头作个害羞状,其实她是个明白人,对自己的长相是有几分自信的,只是不解,这位未曾谋面的大表嫂既然长相好、教养好,又怎么会和薛大老爷离心离德呢?

    到了晚间,薛老太太十分难得地在百善堂开宴,一大家子除了外放的薛三老爷一家以及在外面有应酬的薛老侯爷,都齐聚一堂,在厅里坐得满满当当,好不热闹。

    夏氏调养了一阵子已经好了大半,但是为着怕过了病气给大家,托了女儿带话给薛老太太告假。平日里薛老太太就不怎么待见夏氏,最近几个月更是一种眼不见心不烦的态度,没想到今儿却不允,饶是拖着病体,也要夏氏去露个面。

    “哥哥给我,哥哥给我!”

    夏氏还未进屋就听到孩童打闹的声音,刚踏进屋子里,就叫个小东西一把撞到腿上,低头一看,是白姨娘所生的五姑娘薛云念,旁边站着个有些瘦弱的小男孩儿,是周姨娘所出的哥儿,两个孩儿原是同一天的生日,如今都快两岁了,因为还小,往常除了年节和逢五的请安,这种场合一般是不抱出来的。

    两个孩子的奶妈见撞到了自家太太,连忙扶住各自的小主子,屈了膝低眉垂目说一句“太太恕罪。”,脸上不见一丝慌乱之色。谢巧姝在薛老太太身边坐着,瞧着这一幕双眉微挑,从下人的态度可见这位大表嫂将下人管理得有规有矩,却又并不是个严苛的人。

    白姨娘这些年知情识趣,除了常带着女儿给夏氏请安,几乎都待在自个儿院子里,不知这样的谨慎安分的性子怎么生出薛云念这么活泼的女孩儿,薛云念见是个熟悉的面孔,扔了哥哥不管,双手抱住夏氏的腿,咧嘴一笑露出只有几颗牙齿的漏风豁嘴,脆生生喊道:“五亲,五亲抱!”奶娘在旁边笑道:“五姑娘这是要太太抱呢。”

    夏氏病未痊愈不敢抱薛云念,她低头看着这小小的人儿,想起自己错过的女儿小时候那些时光,看着薛云念的眼光便分外柔和,摸摸薛云念的头顶,从木樨手里接过糖递给她,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哥儿也腼腆地伸出手拿了一颗。

    “给母亲请安。”夏氏过来请安,薛老太太只淡淡受了礼,并不多话,夏氏神色不改,寻了席面上合适的位置坐了。

    谢巧姝犹自想着,一两岁的孩子是不会撒谎的,可见夏氏待这两个庶出的子女待得好,样貌好、家世高、能理家,且又贤惠,薛老太太为何对这样的儿媳还不满意?

    “儿子给母亲请安。”

    谢巧姝就坐在薛老太太旁边,听到声音回过神来,见面前立着一个而立之年的男子,生得仪表堂堂,浑身透着岁月淬练过的稳重端方,身形不像自家哥哥那般大腹便便,反而有些清瘦,说话间行礼如仪,并不曾偷眼瞧她。

    倒是个谦谦君子。

    “你我母子之间,快别多礼了,这是你二舅舅家的巧姝表妹,我接她来府里住一段时间,陪我这老婆子说说话儿。”薛老太太拿手着这谢巧姝的胳膊给儿子介绍完,又对谢巧姝道:“这是你大表哥。”

    二人见了平辈礼,薛世铎是嫡长子,应有主人之姿,又见母亲十分开怀的样子,因此多说了一句:“表妹多住些日子,就当这里是自个儿家里。”

    薛老太太笑道:“正是这话,巧姝丫头可千万别拘束,若是有什么缺的或者不便的,就告诉你表哥。”

    薛世铎是个男子,只当母亲是着实喜欢这个侄女儿,夏氏却心里一动,薛老太太这话说得有些怪,男子管着外头的事,后院里却是女人做主,谢巧姝一个女客若真有什么不便,那也应当找薛老太太,找管家的薛二太太,再不济也是找她,怎么也不会找到薛世铎一个男人的头上。

    薛老太太特意吩咐过,因都是家里骨头至亲的几个人,且人又不多,分两桌反而少了和乐气氛,因此今晚便只安排了一桌,薛老太太拉着薛世铎讲了大半天的话,才放薛世铎入席坐了,薛世铎理所当然地坐到了夏氏边上去。

    后头的薛二老爷、薛老四陆陆续续进来,薛老太太只稍作介绍便让他们入了席。薛老太太往常最喜欢刘氏所出的哥儿,今儿却不大理睬,而是把大房的两个小孙孙唤到跟前,和谢巧姝一起逗弄。

    更稀奇的是,刘氏一点不虞都没有,意有所指地笑道:“大嫂,你觉得咱们老太太这位娘家侄女儿怎么样?”

    夏氏低头喝茶,轻笑道:“弟妹前些日子说的不错,眉目如画、气度娴雅,的确是位难得的佳人。”刘氏听她说得心平气和,似乎毫无情绪波动,冷哼一声,心道看她还能撑多久,转身回了她自个儿的座位,关心起今儿才放出来的薛云萍。

    夏氏这才搁了茶杯仔细打量,谢巧姝正弯腰低头,拿帕子擦拭薛云念襟前沾着的糖粒,这姑娘的眉目在女子当中数得出的好看,最难得的是顾盼之间的灵动神采叫人难以移开目光。夏氏觉得女儿虽然长得像她,性子却截然不同,论起气质来,谢巧姝倒有点像少时待字闺中的她。

    这么想着,她便不由自主看向丈夫,他也正看着谢巧姝的方向若有所思,丈夫的脸上已褪去了青涩染上了沧桑,这么多年就是再旺的一盆火恐怕也已经只余灰烬吧。

    薛世铎似有所觉,回过头来怕夏氏误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终究无从说起。

    一个容颜殊丽,一个清俊儒雅,年岁虽然差得远了些,相貌却完全配得上,更何况薛老太太绝不会害自己的儿子,谢巧姝于薛世铎正是一个良配。夏氏端起梅子青的荷叶杯猛饮一口茶,她这些年欠了薛世铎的,有人能替他圆了也好。

    只是这茶,怕是炒得不好,也太涩太苦了些。

    ***

    三月初五,宜开市、造屋,宜嫁娶。

    今日的天气其实算不得很好,阳光不如前几日透亮,风也有些大,不过并不影响京城出现万人空巷的局面,毕竟,宣和帝最受宠最能耐的二皇子娶妻,娶的还是有朝廷柱石之称的魏国公的嫡孙女。

    二房的院子里两个丫头正在扫地,一个丫头拄着扫把道:“可惜了,这么大的热闹咱们没机会去看看。”

    端簸箕的丫头也跟着说道:“是呀,别说亲王娶媳妇儿难得遇见,就是魏国公府这么阔气的也少有呀,听说嫁妆足有一百二十抬,每一抬都放得满满当当!”

    按惯例,皇子婚前赐封地,宣和帝前两日已经赐了二皇子为睿亲王并昭告天下,只等大婚之后就携王妃就藩。

    “听谁说的?”

    端簸箕的丫头听到人问,头也不抬,回道:“仁哥儿的书童说的呀,他刚从外头回来。”

    说完才反应过来是二姑娘薛云萍的声音,连忙丢下手里的东西行礼请安,心里思量着府里规矩是不准下人嘴碎的,但她们两人说的是今天满京城的人都在说的事儿,应当没什么打紧的。

    两人低着头,因此没有看到薛云萍冷凝的脸色,“内院里的丫头便应该检点些,如何和外头行走的小厮不清不楚的。”

    薛云萍点了两个婆子,“无规矩不成方圆,来人呐,给她们各自掌嘴二十。”

    两个小丫头十岁都不到,还留着头,这罪名着实扣不上去,但是薛云萍一脸煞气,一院子的下人都不敢忤逆她,两个婆子咬了牙上前扭住小丫头的手就扇起嘴巴。

    先前老太太暗示薛云萍有意勾搭二皇子,刘氏还道是薛云晗的污蔑之词,这会儿见薛云萍心浮气躁满面怒容的模样,刘氏再不敢笃定自信地驳回去。

    她站在台阶之上,手里捏着一纸人命诉状,心里越发烦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竹马未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蜜丝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丝余并收藏重生之竹马未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