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薛云晗往日进宫从未留宿过,宣和帝这一句“住在德妃宫中,谁叫门也别开”的叮嘱实在太过怪异,有心想要多问一句,宣和帝却住了口,并且竖起手掌阻止她开口。

    宣和帝还是在德妃宫里用了午饭,如今身份不同了,又有许多人盯着,薛云晗不好多问,一向谨守本分的德妃更是不开口,这一餐在沉默中结束,宣和帝用完饭回乾元殿时,薛云晗和德妃送到宫门口,御驾远了,薛云晗才问道:“怎么不见皇上身边平日跟着的那个侍卫统领?”

    “你说的是郑大统领呀。”德妃答道,显然也觉得宣和帝话里有话,“郑统领家中前两日夜里失了火,家眷只是受了些轻伤,但是房屋家具损毁了不少,小孩子和女眷都惊吓得厉害,郑统领无奈只得请了两日假,这两日都是由陈副统领当值。”

    近日气候炎热,薛云晗连着很久都未出门,内宅里自然听不到这些消息,而林恒已经全心为明年的秋闱做准备,除了假期几乎都待在书院里,因此昨日也未曾听他说起。京里的大户人家都流行木结构的房子,天干物燥的的确容易失火,原也算是寻常事,只是连着宣和帝中午说的话就显出了不同来。

    为了以后临盆时有力气些,德妃最近吃了饭总要在院子里头走几步,薛云晗扶着她,问道:“太子的身子最近可好了些?”

    “小皇孙洗三的时候太子还出来和客人们见过,露了片刻的脸就又回去了,最近一旬未露过面,去探视的人都被挡了,说是要静养,你也知道的,太子这是积年的老毛病。”德妃以手叫停跟着的宫人,和薛云晗两个往前走了一阵,低声道:“皇上有一回叹气,没头没脑地说了句,皇后怕是心灰意冷了。”德妃说这话给薛云晗听,是直觉义女比她更了解宣和帝。

    薛云晗皱眉,张皇后对什么心灰意冷,对太子的身体还是对宣和帝?

    这头还未想明白,那头就有宫人领了傅晴柔进宫,德妃娘娘点了头,林嬷嬷便亲自去门口迎了进来。

    傅晴柔精神气十足,五官大气舒展,身量健美颀长,即使面对可能成为婆婆的德妃也还是那副爽利大方的做派,德妃一见便心生喜爱,到底从小就养的四皇子,真个如嫡亲的婆婆一般拉着细细问了许多年龄、喜好之类的。宣和帝已经默许,傅家以儿女意思为重,傅晴柔和四皇子显然是彼此有意的,因此这桩亲事十拿九稳,德妃拉着未来儿媳一直聊到傍晚才尽兴。若是再晚了就得赶上宵禁,想着今晚宫里怕是有事发生,由林嬷嬷亲自领了傅晴柔出去。

    片刻之后,傅晴柔果然又折了回来,林嬷嬷脸色肃然,低声道:“今日出不去了。”

    德妃和薛云晗俱是一凛,当即吩咐宫人锁大门下钥匙。

    ***

    出了德妃宫里,宣和帝依旧和往日一样在乾元殿混着打发了一下午,但这一天也许比平日漫长些,过了很久太阳西沉,夜色笼罩了大地,在这一轮阴阳交替中,升起一轮圆如玉盘的明月,洒下片片湛然银光。

    “皇后娘娘说去岁亲自学番人的法子酿制了些葡萄酒,在梅树下埋了一冬喝起来口感正佳,想请皇上过去品尝。”

    今天是九月三十,论理是要在张皇后宫里过的,这几年和发妻越来越陌路,这规矩便有时候守着,有时候没守,今夜张皇后特意派了太监来请,毕竟是太子的母亲,宣和帝有时候也会留些情面给她。

    宣和帝抬头看一眼夜空,眼风扫到乾元殿的大太监梁三全,看到后者垂着的眼皮动了动,“走吧。”

    “皇上驾到——”

    宫女太监在交泰殿大门口密密麻麻跪了一片,张皇后屈膝弯腰姿态极为恭顺,脖颈优雅地垂下,让人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宣和帝淡淡说一声“起”,径直朝里面走去,张皇后早习惯了丈夫的冷落,起身的时候轻轻一笑,跟在后头也进了殿,一路将宣和帝引导至殿后的花园里。

    交泰殿历来是中宫居所,格局档次是其他后妃宫殿比不了的,其他殿内多是砌几个花坛配上花房送的盆景,交泰殿却是实打实的造得有山石并池塘的园子。此时月朗星稀,池塘里蛙声阵阵,习习凉风送来幽幽金桂香,花架下的石桌上摆了几盘瓜果小碟,颇有些寻常人家赏月的意趣。

    宣和帝顿住脚步,回头朝张皇后看一眼。

    张皇后挥手让伺候的人都下去了,朝宣和帝款款地一笑,倒像刚成亲时还未沾染诸多算计的温良模样,“今晚的月色很好,让臣妾想起了年轻的时候,所以厚颜请皇上赏个脸,和臣妾共赏月色。”

    宣和帝对梁三全道:“你下去候着吧。”梁三全垂手立到远处廊下和侍卫们站在一起,正好看得到帝后二人的情形,却又听不清说话声。

    张皇后脸上笑意更盛,亲手执了酒壶给宣和帝斟满一杯,宣和帝接了杯子不喝,她又给自个儿倒了一杯喝了,“皇上,臣妾有件事要求您。”

    她自个儿坐到了对面的石凳上,说了句惊雷一般的话:“您退位当太上皇,让豫儿做皇帝怎么样?”

    “左右您也不喜欢当皇帝,臣妾知道的。”张皇后脸上露出哀伤,恳求道:“豫儿怕是活不了多久了,就让他当几天皇帝,不给他留下遗憾,好不好?”

    “我前几日去看过豫儿,虽然病势重了些,但以往更凶险的时候都挺过来了,太医都说了只要好好调理将养着便是。”宣和帝重重放下酒杯,像看陌生人般看着张皇后,“你这做母亲的竟然诅咒儿子?”

    “豫儿就算挺过来了也活不过你!”张皇后脸上的哀伤消失,被愤怒取而代之,“这些年他的病一直反反复复,你的身子却一天好似一天!”

    “呵呵,如果豫儿当不了皇帝,是他遗憾还是你遗憾?”宣和帝冷笑,“豫儿的性子随我不随你,打小就不喜欢和人相争,到太子这个位置都是你逼着上来的,他有为当太子开心过吗?”

    “也罢,皇上不仁,臣妾只能不义了。”张皇后收了脸上的表情,冷声道:“豫儿身子是弱了些,但他的儿子健康得很,让你封豫儿的儿子做皇太孙,你不愿意;让你做太上皇,你还是不愿意;那么,为今之计,只好让皇上病逝,豫儿登基,才可以名正言顺地传位给我孙儿了。”

    宣和帝往后退一步,“你要弑君?”

    远处突然亮起了熊熊火光,交泰殿外头的宫道上“起火了”“快去救火”的声音此起彼伏,张皇后望向失火的方向,得意一笑:“皇上,永寿宫起火了,侍卫们不敢怠慢,定然都去灭火了。”

    永寿宫是宣和帝生母从前所居的宫殿,平日都有人守着,这火起的蹊跷,若是有意安排之下,将碍手之人调去灭火,只留下得用之人,宣和帝就只能依靠身边跟着的亲卫了。宣和帝见廊下的侍卫副统领陈铭毫无动静,诧异道:“陈铭家世代忠君,你竟然说动了他。”

    张皇后嗤笑一声,道:“良禽择木而栖,昏君有何可忠?”

    “如果朕今夜死了,就算你控制住了宫里的局势,明日又如何面对朝上的大臣们?”

    “难为皇上替我操心。”张皇后端起杯子悠闲地抿一口酒,信心十足的笑一笑,拍拍手,常嬷嬷送上来张明黄绫锦,似乎是一道圣旨。张皇后接过来展开,双手恭敬地呈到宣和帝面前,“即便是反对,御林军在我弟弟手里,五军营和神机营也早已投效,掀不起什么风浪。”

    “至于您最爱的二皇子,”张皇后顿了一顿,笑意爬满眼角的皱纹,“身子本来就没好利落,听闻父皇去世,因承受不了打击,今夜就跟着去了。豫儿是太子,皇上病逝了,他就是名正言顺的新君,明日一早,诸事已成定居,您说,大臣们哪里会反对?”

    宣和帝不理睬张皇后的自信,他接过圣旨细看,只见上面写着:朕在位期间海晏河清,天下太平……皇太子李豫仁善忠义,人品贵重……望诸位臣工及皇子勠力同心,共戴新君。今夜的月色实在太好,雪亮的光华似水般倾泻下来,照得圣旨上的字体一清二楚,赫然正是宣和帝本人的笔迹。他不由想起了诱五公主去魏国公府的那张字条,握着圣旨的手不可抑制地抖了起来。

    东宫内,一向怕过了病气给儿子的太子逗弄着怀里的这点骨血,因时间很晚了,奶嬷嬷提醒道:“小儿多眠,太子殿下不如让小皇孙先睡下,奴婢明日再抱他过来?”

    太子只笑一笑,仍是兴致勃勃地玩儿子的小手指玩了半天,方抬头问道:“什么时辰了?”

    宫人道:“巳时一刻。”

    太子点点头,将儿子递给奶嬷嬷,宫人们退下,他抚摸妻子熟睡的容颜,在床边坐了半晌,到了外间,吩咐道:“去交泰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竹马未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蜜丝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丝余并收藏重生之竹马未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