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簋店 > 第29章 嫘祖,嫘祖丝

第29章 嫘祖,嫘祖丝

作者:江湖太妖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傍晚,安遥做了一桌子看上去并不美味的晚餐,但是几个人都饿坏了,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心情挑三拣四。

    钟云琪拨拉两筷子炸鱼,说道:“刚才有一只黑白花的猫进来了,不知道是不是流浪猫。”

    凤九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轩辕小桃,笑道:“可能是附近有人养的吧。”

    “嗯……”钟云琪左右看看,看到一楼阳台的落地窗打开了一条缝,“可能是从那里钻进来的,我给它弄点吃的去。”说完夹了两块鱼放进碗里,又倒了一些菜汤端了出去,搅拌均匀放在阳台,嘴里还叫了两声咪咪。

    “卖萌可耻!”凤九低声嘲笑。

    桃老板瞪了他一眼,“关你屁事!”

    凤九揶揄道:“他亲手给你准备的饭,怎么样?晚上当宵夜啊?”

    桃老板道:“滚!”桌子下抬腿就踢了过去。

    “哎哟!”安遥痛呼,郁闷的收回自己的大长腿。

    他招谁惹谁了这是。

    凤九憋笑,随便扒拉两筷子粥不粥饭不饭的米饭,然后一推饭碗,“我吃饱了,你们随意。”

    张助理一直低着头吃饭,味同嚼蜡。他从上了那辆车就开始害怕,莫名其妙的害怕,到一桌吃饭的时候恨不得端了饭碗离开,连头都不敢抬。他现在特别怀念自己之前在分公司做经理的日子,轻松惬意,还有美眉可以调戏。自从拍了钟老爷子马屁之后,这种惬意的日子就离自己一去而不复返了。

    呜呼哀哉。

    吃完晚饭,外面的雨也停了,天空仍旧阴沉,灰色的云雾在半山腰缭绕。

    “大家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我们要去一趟嫘祖洞,告诉她一声我们过来找他有事。”安遥说完又看向站在落地窗前盯着外面那只饭碗发呆的桃老板,“小桃,凌晨你要不要占卜一下?”

    轩辕小桃收回视线,随意的嗯了声,然后走到沙发边上坐下,仍旧在发呆。

    安遥看着客厅里的这几位,忍不住就想叹气。

    凤九从来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自从拔掉神羽,他就变得与世无争起来,显得特别气人。坐在他旁边的则是张助理跟刘榴,刘榴靠在张助理的肩膀上打瞌睡,俩人特别自然的牵着手,造型对比美的辣眼睛。张助理自从被强制拽到这个圈子里之后就满脸惊恐,若不是刘榴在身边,估计早就吓的跑掉了。

    至于剩下的那俩人……

    安遥瞅着似乎有着深仇大恨装作彼此不认识的两位,更加想叹气了,“那就这样,各位先回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这栋别墅屋子很多,自己住还是合住自由组合我就不管了。小桃,十二点的时候我去找你。”

    桃老板点头,第一个站起身来上楼。

    “那个……”安遥看向钟云琪,“钟先生,你现在有没有什么事想要问我?”

    钟云琪抿了抿唇,道:“如果那只猫没有人养的话,我能带回去吧?”

    安遥:……

    安遥:“这您随意,我可以帮你办理宠物登机手续,前提是……我们走的时候它能过来跟你一起走。”

    “那我没有问题了。”钟云琪站起身走到楼梯口,停了脚步又问:“晚上他占卜,需要我在吗?”

    安遥说:“啊,随意……如果……”

    钟先生道:“既然随意就不要吵醒我了。”

    安遥:……

    刘榴支起身体,放开张助理的手要去厕所。

    张助理硬是扑上去把人拽住,哭唧唧的一起进了厕所。

    安遥用力揉了揉眼,觉得特别心累。

    凤九笑嘻嘻的说道:“小安啊,叔叔先去休息啦,晚上记得喊我哟。”

    安遥无力的挥挥手,然后整个人瘫在沙发上,觉得自己特别可怜,可怜到他都开始想爸爸了。

    桃老板看着占卜的结果,啧了声:“逢凶化吉?难不成嫘祖还会扑上来揍我们一顿吗?”

    安遥无奈道:“被嫘祖揍一顿貌似算不上凶吧?她没有战斗力的。”

    “我们这次来只是来找嫘祖的吧?嗯?”桃老板道:“如果还有别的要求得加钱啊。”

    安遥用力维持住自己的严肃表情,“是,只是来找嫘祖,但是前提是要找到她。如果她吐了丝把自己裹起来,哪怕我们把这个地界翻个遍儿都未必能找到。”

    桃老板摆摆手道:“放心,只要她是自由状态,知道钟先生过来了一定会出面的。”他现在一想到那个成天要跟自己挣地位的家伙就满肚子火,不过他不怕,只要红线不断,谁都斩不开他跟姬轩辕的姻缘。

    凤九笑道:“不管怎么说,你找了这么多年好歹今年碰上了,总不能就这么闹别扭闹下去吧?”

    他话音刚落,一股奇怪的灵力波动从远处传来。

    安遥一步冲到窗边,“着火了!”

    嫘祖山突然冲出冲天火光,几乎照亮了半边天。

    然而火光还未能成势,天上猛然炸出惊雷,大雨再一次瓢泼而下。

    “有人渡劫?”凤九惊了,“卧槽,有没有搞错,在嫘祖山?嫘祖不拍死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福地洞天,用自己的道行滋养着周围的山脉土地,怎么可能容忍陌生人在这里渡劫?

    “应该不是……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安遥说完,推开窗户就跳了出去,转瞬没了影子。

    “那不是渡劫的火光和雷光。”轩辕小桃收回视线,将桌子上的龟甲收了起来,“是有人碰到了不该碰的结界,引发了天雷。”

    凤九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我是不是太蠢了?好像我丢了一些东西,连常识都丢了似的。”

    桃老板走到窗前,眯着眼寻找狴犴的身影,顺便回答道:“并不是,你之前也这样,脑子跟蛋壳一起扔了。”

    “我只有涅槃的时候才有蛋壳!而且那不叫蛋壳!”凤九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外面的风雨气息顺着打开的窗户扑了他们俩一脸,带着秋夜的寒凉。

    桃老板转身看他,声音清冷,“因为你瞎折腾,你跟姬轩辕一样,没事瞎折腾,就不能好好过日子,结果把自己折腾成白痴了。”

    凤九翻了个白眼,“别闹,跟现在的他比起来,我强多了好吗?”

    桃老板嘲讽道:“你跟一抹神识转世的比,丢不丢脸。”

    “神识转世也是姬轩辕本人啊!”凤九耸肩,“算了,我算是看出来了,说他好你也不爽,说他不好你也不爽,不说了!”

    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只能听到哗啦啦的雨声和轰隆隆的雷鸣。

    不过盏茶工夫,安遥扛着个白胖子嗖的窜进窗户,将白胖子丢到卧室唯一的一把椅子上,然后抖掉一身的水,“嫘祖山出问题了。”

    白胖子在椅子上扭了两下,砰的一声变成了一个个头不高白嫩嫩胖乎乎的男孩模样,“特么的,气死我了,有人在我家门口下了阵法,我自己回家不小心碰到,差点烧掉一层皮!”他边骂边伸出自己的手,手指红彤彤的,有些肿的模样。

    轩辕小桃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卧槽的喊出来,“嫘祖?”

    嫘祖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俩人,他吃惊的大叫:“饕餮!怪不得远远的我就闻见你身上的味儿了,还以为自己嗅觉出问题了呢!”

    “不是,你,你不是女的吗?”轩辕小桃有点儿晕,要不是能看透他的本体,简直不能想。

    嫘祖娇羞的一捂脸,“哎哟,听说他最近喜欢男人啦,所以……”他蹦下椅子,原地转了个圈,“好看吗?”

    “死胖子!”桃老板咬牙切齿。

    “你个吃货凭什么说我胖!”嫘祖不满的哼唧,“我这叫丰满,手感可好了。”

    凤九干咳了一声,打断了这俩见面就眼红的情敌,“那个,嫘祖……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嫘祖圆嘟嘟的小脸儿绷了起来,“知道,而且就算你们不来,我也要去找你们的!”说完,他咬牙切齿脸色铁青道:“我丢了好几件衣服,连一盒子内裤都被人偷了!!!特么的,别让我知道他是谁,否则我一根丝吊死他!!!”

    “果然是这样……”安遥原本的担心成了真,脸色十分难看,“原本是以为你又重新吐丝织布了,后来想想不太可能……果然是把衣服偷走了啊。”

    “蠢货!”桃老板从鼻子里喷出一股气音,“连贴身的衣服都被人偷走,你还好意思生气?若我是你,早就气的把自己吊死了!”

    “我也不想啊,而且偷我衣服的人绝壁不会是因为暗恋我!”嫘祖这个时候也没心情跟轩辕小桃吵架了,“先是偷走了我的衣服,又去我刺绣的工作室捣乱,然后现在居然封印了我的洞府,简直岂有此理!”他说着,跟一枚炮弹似的冲到安遥面前,拽着他的脖领子,“狴犴,你可是专门负责人间界安危的,出了这种事你可不能袖手旁观!你知道的,我的衣服丢一件少一件!足足丢了三件,三件啊!!还有我的一盒子……”

    “我知道我知道!”安遥连忙把嫘祖从自己身上摘下来,“我们这次就是来查这件事的,那个小桃,你把那个盒子拿给嫘祖看一下,看看是不是他丢的衣服上的花纹。”

    轩辕小桃撇着嘴从包里拿出盒子。

    嫘祖猛地跳过去,抱着盒子仔细地看,然后皱起眉头,“这……这是龙图,我曾经绣过一条龙图大手绢送给金龙做生日礼物,这个上面的丝绸,就是那条手绢的一部分……”

    安遥诶了一声,“我爸的手绢??”

    “你爸那个用下半身思考的老家伙,惹祸了吧?这手绢不是他弄丢的,就是不知道他哪个小情儿偷出来的,啧啧。嫘祖我要是你,我绝壁不能忍啊这件事,好心送了个礼物,结果……”凤九幸灾乐祸的煽风点火,对于能让那条只会用下半截思考的老龙吃瘪,他心情就无比愉快。

    嫘祖一双圆溜溜的大眼儿立马看向安遥,眼里的泪珠子溜溜转,差点就要落下来了。

    安遥扶额,“我,我去问问……”说完一溜烟就跑了,这种家丑,实在是不太适合外扬。

    安遥跑了,嫘祖立马又看向凤九,双手捧脸,目光充满期待道:“我闻到姬轩辕的味儿了,他也在对吧?我去找他好不好?”说完不等别人回答扭头就要往外跑。

    桃老板伸手抓住了他的后衣领,冷声道:“哪个让你去了?”

    嫘祖挣扎了半天,哼道:“我俩是夫妻!”

    “卧槽我不能忍了!”桃老板抡起拳头就要揍人。

    “哎哎哎,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别动手!”凤九连忙拉架,“小桃你别这么冲动。”

    桃老板甩甩拳头,冷哼,“当初要不是他,我也不至于着急忙慌的去找月老麻烦。”

    “奸诈,要不是你,他能躲着我?”嫘祖拽回领子,也气哼哼的,“我去找他,有本事公平竞争!”

    “谁要跟你公平竞争你这个小三!!”桃老板又要揍人。

    “哎呀呀哎呀!小心把姬轩辕吵醒,你们知道他是有起床气的!”凤九又劝,还差点被桃老板的拳头糊到脸上。

    两只受都气哼哼的,谁也不理谁。

    安遥在自己房间里给他爹打电话,结果没人接,又烧了传音符纸,仍旧没有回信,实在是不知道这老家伙究竟在哪里厮混,安遥觉得心力交瘁。

    夜晚很快就过去了。

    一大早,钟先生踩着露水晨跑回来,就听见别墅里传出噼里啪啦的动静。他推门进去,就看见俩人抱着从楼梯上滚下来,旁边站着好几个看热闹的。

    “这是怎么回事?”钟先生问离他最近的张助理。

    张助理忍不住的擦汗,“我,我也不知道啊。”

    轩辕小桃比嫘祖高半头,嫘祖比小桃胖一圈。俩人自从听到钟先生出门的声音就忍不住开始相互挑衅起来,然后拱出真火开始斗殴,从二楼房间打到楼下,你拽我头发我戳你鼻孔,打的一点儿美感都没有。

    “姬轩辕!”嫘祖看见站在门口的真神,忍不住就想放手扑过去。

    “滚蛋,姬轩辕是我的!”小桃毫不示弱的把人拽回来,抡起拳头就砸。

    “我的!!”

    “我的!!”

    “我的我的!”

    “去你大爷的,我的!”

    钟先生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俩人,直到嫘祖忍不住吐出丝把轩辕小桃捆住,而轩辕小桃张大了嘴巴,咬住嫘祖一条腿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

    尼玛昨天刚知道自己就是所谓的姬轩辕之后今天就看见俩人为了争夺自己打起来,这种感觉真是特么的令人不爽!

    非常不爽!

    “你们够了!”钟先生看着一地狼藉的客厅,火气大涨。

    他一声怒喝,身后隐隐显出帝王之气,金光闪耀,神龙盘旋,凤唳九天!

    张助理噗通一声就给跪了。

    然后被刘榴用力拽起来。

    “这成什么样子!”钟先生头疼,指着翻倒的沙发和茶几,“麻烦打架请滚出去打,不要在这里影响别人!”

    嫘祖抽了抽鼻子,忍不住嘤嘤嘤,“姬轩辕你吼我,人家好伤心啊。”

    轩辕小桃吐出地方那条腿,用力一扭脸,“哼!”

    “你哼什么哼!”钟先生看着那张巨脸变回道原本的样子,指着嫘祖问道:“他是谁?”

    嫘祖收回自己的丝,眼巴巴的看着钟先生说:“人家是你心爱的嫘祖呀~”

    “心爱个屁,你这个死裁缝!”桃老板抬脚就踹。

    “你个吃货!”嫘祖毫不示弱。

    钟先生看着胖小子,漠然道:“我记得嫘祖是个姑娘。”

    嫘祖双手捧脸娇羞道:“嗯哪,人家……哎呀,人家听说你喜欢男人嘛。”

    钟先生说:“你听谁说的?我不喜欢男人。”

    嫘祖一愣,“你不喜欢男人为什么要跟小桃形影不离的?”

    钟先生也愣了,忍不住抬眼看向戳在一旁生闷气的桃老板。

    桃老板傲娇的哼了声,弯腰去扶被自己踹倒的沙发和茶几。

    嫘祖转了转眼珠子笑道:“既然你不喜欢男人,那我也可以是女人啊。”说完原地一转,云烟散去,一个漂亮丰腴的古典美人儿出现在众人面前。

    钟先生抬脚就上楼,“再见,我去洗澡了,你们继续。”

    “哎哎哎……”嫘祖想要追,结果被刘榴挡住。

    “讨厌!”嫘祖打不过刘榴,气哼哼的回到座位上,“安遥说你们要找我帮忙,这就是找我帮忙的态度?”

    桃老板恢复了平日装逼又冷静的模样,他坐在嫘祖对面冷笑道:“你连家都回不去了,到时候还得要找我们帮忙,如今我们亲自来了你不感恩,居然还想要态度?”

    “你!”嫘祖气的圆脸儿一鼓,“那也要讲究个顺序,你们求我在先。”

    “那又怎么样,我们已经知道了想知道的东西。”桃老板的手掌搭在膝盖上,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节奏,“所以……关系不成立。”

    “土匪!”嫘祖捂着脸嘤嘤嘤,“坏人,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名弱女子!”他抬起脸找到躲在一边儿的安遥,怒气冲冲道:“狴犴你躲什么,要不是你爹弄丢了手绢,我未必会丢衣服!都是你爹的错!”

    安遥转身冲进厨房,咣叽把门锁了。

    嫘祖撇了撇嘴,开始生闷气。

    钟先生冲完澡,拿着手机坐在床头,考虑要不要把机票时间改签。他宁愿自己掏钱回去,也不想在这里了,简直快疯了。

    安遥简单的煮了一锅小米粥,凉拌了个黄瓜,糊弄了一顿早餐。

    “如果他们已经拿到了衣服,为什么还要封住你的洞口?”安遥喝了两口粥,突然问道。

    嫘祖又变回了男生的模样,主要是他女生的样子跟人吵架,实在是太不雅观,为了时刻提防情敌动手,男生比较占优势。

    他听到安遥这么问,也不是很懂的回答:“我平时三个月回去一次,主要就是接受香火和守护养蚕人。他们封住洞口我顶多就是不能接受香火了而已……难不成他们想要我洞府里的那些东西?”

    “衣服?”安遥有些心神不宁的问道:“你洞府还有多少衣服?”

    “没多少啊……我的衣服又不容易破……”嫘祖突然一愣,猛然站起来,“纺车,我的神器纺车!”

    嫘祖有神器,除了可以裁剪风云彩霞的剪刀,就是那架无物不可纺的纺车。

    当初姬轩辕有一件仙袍,就是嫘祖抽了圣气龙气天地精华清风流云纺进丝线内织就,仙袍一上身,光华万丈,后来成了后世模仿的各色龙袍。

    “各地龙气被夺,他们无法储存,也许就是想要得到嫘祖的纺车,将夺来的龙气纺入丝线之中……”凤九目光一凛,道:“嫘祖,你洞府内是否有自己的阵法?”

    “自然有啊,不然人人都能进去,那还了得……卧槽!卧槽!”嫘祖连续两个卧槽,“难不成他们阻挡我进去的原因就是想要破解我的阵法?”

    “你有多久没回去了?”安遥问。

    “三个月啊!”嫘祖饭也不吃了,“不行,我得回去看看,三个月……虽然三个月他们未必能破坏我所有阵法,但是把我家翻得乱七八糟,回头收拾起来也麻烦啊。”

    “带上混沌,我们一起去。”安遥几口喝光碗里的小米粥,擦了擦嘴巴,看向钟云琪,“钟先生,你也要去的。”

    钟云琪听了个云山雾罩,对安遥的邀请也没有拒绝,毕竟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只是……他现在可一点儿神力都没有,去了难道不会拖后腿吗?

    张助理一听要去后山,连忙狂摇头,腮帮子上的肉都甩的飞了起来,“我不去我不去,我在家里看家就好!”

    “混沌有无视阵法的能力,你不去解除阵法就会很麻烦。再说你沾了姬轩辕和刘榴这么多年的光,总要报答一下吧?”桃老板安静的擦嘴,继而威胁,“你若不去,我就揍你!”

    简单粗暴,杀伤力十足。

    张助理汗出如浆,嗫嚅的说不出话来。

    “张助理,有……这么大的本事?”钟云琪看着快要哭了的张助理,实在是不太懂。

    桃老板笑道:“钟先生有所不知,混沌此物天生没有五官,因为它胆小,不想听不想看不想问不想闻,但是却有敏锐的感觉,可以寻找到最让自己安心的地方。包括他现在这副模样,既显得圆滑,又不会总被人骚扰,而且扔进人群里就不容易找到。若不是他太贪心想借助钟家气运保自己平安,也不至于一起被我发现。不过他现在玩自我封闭,拒绝所有有危险的地方……”

    钟老板蓦然伸手,一束金光打入张助理眉心,喝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装傻,信不信我让刘榴再也不理你了!”

    张助理捂着脸伏地哀嚎打滚,浑身上下腾起一团云雾。

    待云雾散去,一名高壮的肌肉帅哥捂着脸爬起来,跺脚嘤嘤嘤的哭:“小桃你讨厌,你讨厌,呜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簋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太妖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太妖生并收藏簋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