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031章孤岛民宿

    到了现在,人生地不熟的,徐启正就决定干脆就跟着这老太太走算了,反正也没有别的地方去。

    老太太去的地方,乍看起来跟他们去的饮马店差不多。都是绕过了高耸的楼房之后,有小一块儿开阔的土地。饮马店是有一个城中村,这里是一栋白色的小楼,四周是一片草地。

    小楼就像是被高楼大厦包围的孤岛,遗世而独立,又像是老太太本人孤单古怪却又倔强。

    明明都是被城市遗忘的地方,这里却比饮马店强太多了。徐启正他们看到这座小楼都傻眼了。

    “大妈,您要租给我们的房子就是这里么?”徐启正不确定地问。

    “你当我说话是在放屁呀?告诉你,我还没老糊涂呢,说租给你们就租给你们了。”老太太不太高兴地说。

    “可是,这里也太好了,我们……不太合适吧?”徐启正犹豫着说。徐启正手头上可没什么钱。

    陆蓁蓁赶紧拉了徐启正一把。

    “小舅舅,黄叔把工资给你了,就放在我这儿了。奶奶既然答应租我们,你就别再犹豫了。”

    “黄毛,他给你钱了?不是说不要了么?他别又一下拿出八万给我?黄毛这人可真是倔。”徐启正嘴上虽然抱怨着,却终于放下心了。在家时候不觉得,一到了外面,没有钱实在太愁了。

    如果是徐启正一个人,他就真的把陆蓁蓁送到学校宿舍,自己在饮马店凑合了。

    他什么条件都忍,他也相信只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他就能让陆蓁蓁过得不比别人差。

    老太太打量了他们几眼,觉得他们都不像是耍心眼的奸猾人。

    “这样吧,一个人一月一百块吧,这小丫头跟我住在楼上,楼下的房间你们自己随便挑。不过家里有什么力气活,换煤气,提大米呀,这些小子可得帮我老太太的忙。”

    徐启正他们一听老太太要的房租都傻了。这也太随意点了吧?饮马店那里脏乱差小平房还要200块一间房呢,老太太这边就是花园洋房,居然只要100块一间?这也太占便宜了吧?

    “大妈,这也太亏您了,不然您看这样行不行?只给我外甥女一个房间,我们三个一个房间有张床就行,我们400块钱,租您两间房,别的房你还是租给别人吧。怎么也是一笔收入,就这样我们都亏您了。家里的活我们给您包了,还帮您做饭怎么样?”

    徐启正这人也厚道,他看出来了,这老太太也是一个人住,所以已经对她产生了同情心。

    可惜,老太太根本就不领他的情,冷哼一声。

    “一人一房间,一月400块。家里的活也不用你们包,我老太太有手有脚的还能动,除了搬东西,你们定时打扫卫生就好了。我不用你们给我做饭,别人做得饭我吃不惯。同意就住,不同意就走。”

    这老太太态度很强硬,她的脾气实在太怪了。她摆明了就是不差钱,也不要别人同情她。

    徐启正他们也呆了,他们这些小伙子还真没跟这种固执得老太太打过交道。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话。

    还是陆蓁蓁开口问道。“奶奶,我们到时候可以在厨房里做些吃得么?我小舅舅就是为了陪我念书才来北京的。我们大概会卖点小吃维持生计。”

    老太太一听,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一楼的厨房,你们用吧。”

    一排人很快就进了二层小楼。这房子很像是那种旧时的家庭旅馆,占地很大,每一层都有4~5个房间,还有地下室。

    虽然从外面看着已经有些年头了,里面却装饰得古朴而又温馨。

    到了一层,老太太直接从抽屉里拿出一串钥匙丢给了徐启正,就带着陆蓁蓁上楼了。

    陆蓁蓁却不怎么在意老太太的态度,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

    上辈子,陆蓁蓁什么地都住过,什么苦都吃过。

    她见了太多嘴上耍花腔,心眼却不好的人。所以,对老太太脾气古怪,嘴上强硬,心里却很善良的人,反而更理解她,也愿意体贴她,照顾她。

    到了房间门口,老太太用钥匙帮陆蓁蓁打开了房门。

    老太太嘴上不说,实际上却非常中意陆蓁蓁做房客。给她挑得房子可以算是空房子里最好的一间。

    只见这间房子窗子靠南,窗外的铁栏上爬满了爬山虎,窗台上还摆着两盆仙人掌。靠窗的位置有一张单人床,上面放着整齐干净的被褥,墙边有一张写字台。

    陆蓁蓁走过去,打开窗子,窗帘很快就随着小风吹起。陆蓁蓁甚至能闻到房子里有阳光的味道。

    “这房子实在太好了。”陆蓁蓁忍不住回头看着老太太说道。

    “你觉得能住就好。”老太太淡淡地说着,嘴角却弯起了一抹微笑。

    住在一楼的徐启正他们显然也挑到了他们喜欢的房间,把行李一放,下午干脆就开始帮老太太做起了大扫除。

    刚刚去饮马店见识了什么叫做残酷的现实,老太太却又给他们带来了一个美梦。

    徐启正他们都是讲良心的人,既然老太太说让他们打扫卫生,他们就要把这房子打扫的干干净净的。

    三个小伙子加上陆蓁蓁,很快就把楼上楼下都打扫了一遍。

    一时间,整栋古朴的小楼里都充满了年轻又有朝气的声音。

    老太太并没有离开自己的房间,只是坐在窗前的摇椅上,看着一张老旧的照片。

    照片里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只剩下她一个。

    不知不觉,她就已经老了。

    然而,那些青春快乐的事,却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

    ***

    到了晚上,原本很“抠”钱的徐启正特意买了不少的羊肉回来。

    作为大家长,徐启正很正式地邀请老太太下楼去,跟他们一起吃涮火锅。

    “大妈,我们在老家就是开火锅城的。我们的火锅城在县城里还挺有名的,每天都有很多人去吃。您也去尝尝我们特有的手艺,怎么样?”

    老太太听了他的话,半天没反应。

    原本,徐启正都以为这老太太不会理他了。他自讨了个没趣,都准备要下去了。

    老太太却缓缓地从摇椅上站了起来。

    “你说得天花乱坠,得,那我就去尝尝你们的涮羊肉吧,大夏天的吃羊肉得多热呀?”老太太一脸嫌弃地说着,脚步却没停下来。

    徐启正也没反驳她,只是跟在她的身后。

    到了一楼,其他人已经围在一个火锅前面了。

    他们还搬了两台电扇过来,把风速调到了最大。就这样还是很热,火锅上面飘起了滚滚热气,还没吃他们就已经汗流浃背了。

    小豆子笑眯眯地说着。“夏天吃羊肉就是补,热了点咱们就忍着吧。等发了财,我就给咱们安空调。”

    “哈哈,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吃完火锅咱们再去洗个澡,肯定特别舒服。”陆蓁蓁正忙着调配佐料,每个人都盛了一小碗。

    老太太一过来,这帮小年轻就把她围住了。

    “大妈,实在不知道怎么感谢您好了!”小豆子很感谢这老太太,不然说不定他们这会儿还在大街上“飘”着呢。

    “其实,我们这次出来得挺仓促的。老大身上也没带多少钱。您要是不租我们房子,我们可能真得去饮马店住了。来之前,我们还真想到北京还有那种地方呢。”

    老太太冷淡地打断了他的话。“饮马店怎么了?哪里没有城乡结合部呀?少说那么多废话,我租你们房子,你们每月按时把房租给我就完了。”

    “这个您放心,我们出来混的讲的就是诚信。”

    徐启正信心十足地说道。到了现在,落脚的地方有了,他就只差一个开始了。

    陆蓁蓁给老太太倒了一杯啤酒,老太太很不客气地喝了一口。很快,大家就围着火锅开始吃了。

    徐启正,高明,小豆子他们三个关系本来就特别好,也都挺能说,凑在一起就能把正个方桌都炒得很热闹。

    在这个夏日的夜晚,他们都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憧憬。

    “正哥,你打算干什么呢?我们还要开火锅店么?”小豆子忍不住问。

    “开店是以后的事吧?我大概还是先干我的老本行?”徐启正沉吟一下说。

    “还卖煎饼呀?那我呢,高哥呢?正哥,你该不会还想投资我去摆地摊吧?”小豆子有点着急地问。

    “难道你都没发现么?”徐启正喝了一口啤酒,眯着眼看着他。

    “什么呀?”小豆子一脸疑惑地问。

    “你小子就是一个人才。你到了哪里都可以做接待客人的工作。至于高明,他比你聪明多了。很多工作他都能胜任,根本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这样呀,我还有这个本事?不过正哥,其实淘不到金子也无所谓,只要能跟你们在一起,我就很高兴了。我奶奶都不在了,正哥,蓁蓁,高哥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亲人了!”小豆子笑眯眯地说着,他又喝了一大口啤酒,直喝得一脸满足。

    “得,大正你听到没有?这小东西要赖你一辈子呢?”高明笑着说。

    “有什么关系么?我徐启正也无父无母,以后你们就是我亲兄弟了!”

    “行,以后咱们就是亲兄弟了,就像刘关张那样对着月亮结拜吧?”高明干脆就举起了酒杯,徐启正和小豆子也站起来跟他碰了杯。

    就好像干了这杯啤酒,他们就真的结拜了一样。

    陆蓁蓁也不说话,只是坐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他们。隔段时间就给老太太夹点菜到碗里。

    老太太也觉得这三个年轻人傻气得很有趣。她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热闹的晚饭了。

    虽然她嘴上说着,“你们这羊肉没有东来顺做得好吃。”心里却很满意徐启正选的肉和陆蓁蓁调制得酱料。

    几个年轻人已经习惯了老太太这种性格了,也没把她的话当成一回事。

    很快,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继续瞎聊了。

    老太太一听,这几个孩子都没家了。

    陆蓁蓁这个外甥女还是徐启正这个小舅舅带大的;小豆子就一个奶奶,最近还去世了;高明爸妈都再婚了,根本就不回家。

    顿时,她对这几个孩子又多了几分同病相怜的感情。

    老太太也是孤身一人,很多年来她一直独自守着这栋老房子。却没想到一时好心,她家里竟多了欢声笑语。

    中国人就是饭桌上的情谊,一顿饭吃下来,房主和租客的感情就好了不少。

    晚上的时候,陆蓁蓁把黄毛给的信封交给了徐启正。

    “小舅舅,不管怎么说,这都是黄叔叔的一片心意。”

    “你什么时候开始管黄毛叫叔了?”徐启正接过信封忍不住问。

    “因为他像叔叔。”在某方面来说,黄毛赢得了陆蓁蓁的尊重和信任。

    “嗬嗬,这孩子,注意大着呢。”徐启正笑着拍了拍陆蓁蓁的头。

    等到陆蓁蓁离开后,徐启正打开信封一看,里面不止有一张工行卡还夹着一张条子。

    “大正,把我当兄弟的话就别急着拒绝!北京那么大,你想闯出个名堂来,至少需要本钱。这钱是你应得的那一份,就不要推脱了!将来你发达了,别忘了兄弟就好。密码是陆蓁蓁的生日。”

    想到黄毛说这话时一脸仁义的样子,徐启正忍不住笑了。

    第二天,徐启正拿着卡找了附近的atm机一查,卡里面有20多万。

    到现在,黄毛的老爹也没对他正式解禁,黄毛还能给他凑这么多钱,也算是下了血本了。

    想到他们离开时,黄毛说省城火锅店永远都是他们的家。徐启正决定,他要把这份兄弟情谊记一辈子。

    这么多年下来,徐启正其实一直过得很辛苦,但是,他却从来都没有丧失过信心。

    他从小没妈,少时丧父,姐姐却像妈一样照顾着他。后来姐姐没了,他又遇到了一群情投意合的小兄弟,一直帮助他,扶持他。现在,他又有了乖巧的外甥女,心疼他,理解他,支持他。

    徐启正仔细一想,他的前半辈子好像还真没白过。

    只是,想起欺负陆蓁蓁的刘寡妇,跟陆蓁蓁相亲的张胖子,小时候那些总是说陆蓁蓁命不好的村民,徐启正无论如何都不想继续平凡下去。

    如果,从现在开始不断地努力,他是否也能带着兄弟们改变生活,带着陆蓁蓁改变现有的地位?

    有一天,那个趾高气昂的张胖子是不是也会向他弯下腰,低下头?

    徐启正终于决定接受黄毛这份珍贵的心意。

    有朝一日,徐启正飞黄腾达,绝对不会忘记老家的那群好兄弟们。

    ***

    手里有了这笔巨款,徐启正终于算是松了口气。

    他先取出钱,交了老太太一年的房租。此外,老太太的一日三餐徐启正就包了。

    开始的时候,老太太还说,她吃不惯别人做得饭。可一尝到陆蓁蓁做得饭,老太太就不用别人叫了。一到饭点,就准时出现在楼下的餐厅里。

    徐启正笑着说:“大妈,我爹就是我们那边有名的厨师。想当年,十里八乡的红白喜事都愿意找我爹下厨。

    这么多年下来,没想到我外甥女继承了我爹的好手艺。不是我吹,你吃我外甥女烧的饭绝对不亏。”

    “是,什么时候,别用你外甥女出手,你这个当舅舅的给我烧上一桌?”老太太故意跟他抬杠。

    徐启正也不生气。

    “大妈,你还别说,我这手艺也不错。等那天我外甥女不在家,我就亲自下厨给您做顿好的。”

    “得了吧,你小子下厨,我老太太可不吃。”老太太好像就喜欢跟徐启正这个“大家长”斗气。

    “哈哈哈……”可惜,徐启正脸皮很厚,从来都不生气。

    ***

    很快,陆蓁蓁的学校就快开学了。

    师大离老太太家走路也就半小时的路程,老太太特意找附近一个修车的老头,帮陆蓁蓁弄了辆二手女士自行车。

    老太太吃穿用都有自己的讲究。这小车一推过,陆蓁蓁一看就觉得挺漂亮。

    “奶奶,这是新的吧?这也太漂亮了?我骑着合适么?”陆蓁蓁忍不住问。

    “这小丫头说什么呢?你年纪轻轻的就该用这种鲜亮的东西。平时你舅舅也不管管你,看你这一天到晚的穿得都是些什么呀?那些衣服不是灰的,就是棕的,又不就是黑的,你又不是小老太太?品味还不如你奶奶我呢?”

    老太太对陆蓁蓁的品味嫌弃得很。

    徐启正干脆就趁机接话道。“大妈,蓁蓁她妈早早就去世了,也没人教她这些。不然趁着开学前,您帮我外甥女选选衣服吧?我出钱,再给您也选一套。”

    “选衣服倒也不是不行,得,干脆我就带着你们去吧!”老太太很痛快就答应他们了。

    当天晚上,老太太就带她们去附近的百货商场了。

    因为来北京的时候,带的行李不多,徐启正特意带着小豆子和高明买了两套换洗的衣服。他还想给老太太买套衣服来着,却被拒绝了。老太太说,她的衣服都是要找裁缝做的。

    老太太一回头就给陆蓁蓁选了好几套衣服,有裙子有衬衫,都是粉的,浅蓝的,鲜嫩的颜色。

    陆蓁蓁有心说她不需要这些,可是其他人都说她穿着好看,价格又不贵。

    看着她小舅舅那么开心的样子,陆蓁蓁实在没办法拒绝。

    到最后,陆蓁蓁干脆就换下旧衣服,穿着一条长裙回家的。

    这么长时间以来,陆蓁蓁总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老了。她又长得不漂亮,根本就没有打扮自己的念头。

    直到她穿着这条粉色的长裙,跟在三个挺帅气的小伙子身边走着,才发现有人再回头看着他们。

    陆蓁蓁突然觉得,她的青春好像又回来了。

    原来,在青春的年华里,她也可以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就算有缺陷,也被遮挡住了,别人看不见。

    走在她身边的老太太突然拍了拍她的脊背:“抬起头,挺起胸来,挺漂亮一个小姑娘,干嘛成天缩得跟小老头似的?我早就发现了,你这丫头不太对劲。”

    陆蓁蓁笑着看着她,没有作任何解释。

    “你看你,小小的姑娘非得要把话藏在心里。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出来呗,你又不欠别人什么?这一点,你可就不如你小舅舅了。”

    徐启正干脆就拍了拍陆蓁蓁的头。“蓁蓁,你听见大妈说得了吧?咱们又不欠别人什么?有什么话你就说,你的愿望,小舅舅一定会帮你实现的。”

    此时,天已经黑下来了,远处的高楼大厦灯火明亮,近处的路灯闪着柔和的光。

    大概夜色真的有一种魔力。陆蓁蓁第一次拉住了小舅舅的手臂。

    她突然做了一件很大胆的事,指着远处的大m标记的洋快餐店。

    “小舅舅,我想吃那里的冰激凌,我在电视里看到过。”

    徐启正忍不住笑了,从口袋里拿出五十块钱交给了陆蓁蓁。“想吃咱们就买。”

    “我也想吃!”小豆子跟着欢呼了一声。

    “行,你们一起去买!”徐启正笑眯眯地说。

    等到两个小的都走了,徐启正才叹了口气对老太太说。

    “大妈,今天还真谢谢您了。我们家蓁蓁小时候,村子里总有人传她的谣言。有一次,我没看住,她一出门就被坏小子糊了一脸泥。后来,这丫头就特别听话,特别为别人着想,只是有什么话都放在心里,不愿意说出来。她呀,一直都觉得自己长得难看。在这方面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

    老太太听到陆蓁蓁还有这么一段过去,不禁有些心疼。她深深地叹了口气。“哎,这些小王八蛋就是欠揍。蓁蓁,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也没什么,就是她左额角有块儿胎斑。”

    “胎斑?我听说这个不是挺好弄得么?去整容院做个激光除斑就行了吧?”大妈沉吟着说。

    “还有这么回事呢?斑能除掉么?”

    徐启正打算尽快找个好地方开店,然后多赚点钱,将来找个机会送他外甥女去除个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煎饼妹的开挂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雀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雀鸣并收藏煎饼妹的开挂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