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煎饼妹的开挂人生 > 第135章 各方混战

第135章 各方混战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35章各方混战

    ——本来应该是10万票的。

    阿孝坐在沙发上,想着小马哥那天离开时在他耳边说的话。

    小马哥是跟阿孝了承认他买票了,而且这票数还不对。

    那么,到底是谁插手了这个比赛呢?

    阿孝忍不住想起了他们家那个老头子。想到这里,他不禁头皮有些发麻。

    真的会是那个人干得么?

    从小到大,那老头就喜欢看着阿孝一次又一次地跌倒。说难听点,他就是以欺负阿孝,折磨他为乐。偏偏,老头性格很乖,又见不得别人对欺负他。

    参加这次“唱得响亮”的大赛之后,阿孝之所以化浓妆化到连亲爹都认不出来,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逃避。

    他不希望他家老头把这件事,当成是他发起的挑战。他甚至希望老头真的开始关注私生子,把他忘了就得了。

    可是,在他心里其实也明白,这只不过是一向情愿的痴心妄想罢了。

    阿孝紧张地搓着自己的手指。此刻,他也说不出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

    他不想离开这个舞台,他想要一直唱下去,他喜欢在舞台上的感觉。他想要彻底脱离容家,只当阿孝。他可以成为一名歌手,靠唱歌赚钱。

    然后,过几年跟陆蓁蓁结婚,过着简单又幸福的生活。这才是他现在的梦想!

    为了这个梦想,他第一次想要反抗他的父亲。

    不知什么时候,阿孝的拳头攥得死死的,手背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

    突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阿孝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他紧张地拿起手机,并不是刻在他脑海中的那个电话号码。这才稍稍送了一口气,阿孝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

    电话的那头,一点声音都没有,过了好一会儿,阿孝都不耐烦地想要挂电话了。

    那边才开始说话,是个熟悉的,让人反感的女声。

    “我帮你摆平了票数,让你成功晋级全国6强。怎么说,你也应该谢谢我吧?”

    那声音软软的,甜腻腻的,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诱惑。

    听那声音,就感觉那女人像是要跨过电话线,扑倒他似的。

    阿孝一下就想起来了,是那个欺负过陆蓁蓁的女人宋美然。

    原来,票数那事不是他们家老头子干的?这就好!

    想到这里,阿孝那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放下去了。

    阿孝显然根本就没把这个女人当成一回事,也懒得继续听她说话。干脆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

    电话那边的宋美然,原本还想着跟阿孝邀功,借机讨好他,显示自己的能量。

    结果,还没说两句话,对方就挂了。

    宋美然直接就闹了个没脸,气得干脆把电话砸在地上。

    “怎么了,宋小姐?您交待的事情已经办好了。”一个中年男人讨好地看着她,脸上带着献媚的笑容。

    “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宋美然干脆就迁怒了这个男人。

    宋美然这种无礼的态度,那男人却还是得低着头走了出去。

    没办法,现在的宋美然就是有这种实力。

    韩爷已经放出话,打算跟宋美然结婚。此时的宋美然差一步就是正牌韩夫人了。她的地位已经五人能够动摇。

    对于“转正”韩夫人这件事,宋美然明明应该感到很开心。

    可是,明明已经快要胜利了,她的心却像是破了个洞空虚得厉害。

    她的丈夫是个年纪比她父亲还要大的老头。他比她大了三十多岁。

    她有时候,大早晨起来,看见枕边那张老树皮一样的脸,甚至会觉得很恶心。

    可是,她的下辈子就要跟这样的老头绑在一起了。她还要像个下贱的奴婢一样讨好着他,取悦他。靠着他的钱和权力生活下去。

    宋美然怎么想都觉得不甘心。

    她思来想去,在嫁给韩爷之前,无论如何都要得到阿孝。当然,如果,能让阿孝成为她的情人那就更好了。

    这个想法或许疯狂,却是让她坚持下去的唯一办法了。不然,总有一天,她会被生活折磨掉疯掉的。

    所以,这次她决定软硬兼施,威胁利诱,让阿孝对她俯首称臣。

    只是,宋美然实在没有想到。阿孝一听到她的声音,就直接挂了她的电话。

    不管她是不是帮助了他?完全视她为无物。

    他就这么不待见她么?只是那又怎么样?

    她会让他跪在她的脚下,哭着求她的。想到这里,宋美然忍不住舔了舔唇角。

    生活本来就是这样,人总要想命运低头。就像煎饼妹们那帮人,以为搞掉一个刘大海,就算胜利了么?

    笑话,刘大海那样的人不过是她弄来的狗,她能拣来一大筐。

    不过,为了威胁震慑,她还是觉得不换人了,还是决定把刘大海弄出来。不然,这件事就没有意思了。

    想到这里,宋美然捡起了那只掉在地上,却没有摔坏的手机。

    如果陆蓁蓁看到那只手机的话,一定会感到很奇怪。

    粉色的刀锋手机,跟阿孝给她卖的那只手机是同一款,外表看起来一模一样。

    *~*

    自从知道宋美然在后面搞出来那些事,阿孝在放心的同时,也忍不住有点担心。

    宋美然没傍上什么实权人物的时候,就敢对陆蓁蓁下黑手。

    现在,她显然是傍上了,有势力了,手都敢伸这么长了。这样的让人恶心的女人,能不对付他家小鹿么?

    阿孝抽空就给陆蓁蓁打了电话。

    陆蓁蓁却什么都没跟他说。只是说:

    “挺好的,煎饼妹挺好的,我挺好的,小舅舅挺好的,大家都挺好的。现在每周五晚上,白楼的人都会一起给你加油。阿孝,你要好好唱歌,争取一直走下去。因为听你的歌,大家会上瘾的!”

    在电话里,听着陆蓁蓁那爽朗的笑声。阿孝的心突然变得很柔软。

    “我都想你了。哎,没办法,我一定会拿到冠军给你做礼物的。”

    两人谁也没说实话,却都希望彼此好好的。

    阿孝跟陆蓁蓁聊了好一会儿,挂了电话,又给米学长打了一个电话。

    此时的米学长早就回到京城了。他家里也有不小的势力。

    接受了阿孝拜托的事,第二天,米学长就把他打听到的事情告诉了阿孝。

    “宋美然傍上了韩老。这段时间,圈子里一直在流传着韩老想娶她做继室。韩家大公子根本不同意。韩家父子斗得厉害。

    宋美然干脆就拿韩家二公子的生意伙伴,徐启正的快餐店开了刀。”

    米学长同时也把刘大海做得那些下三滥的事。煎饼妹被挤得的生意都做不下去。后来,陆蓁蓁他们开发了药膳羊蝎子,才硬扛下来。徐启正挺了下来,而且还找了机会,把刘大海打下去了。

    这些事米学长都跟阿孝说了。最后,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阿孝,煎饼妹这件事我帮不上什么忙。”他们家没到那份上,奈何不了韩家。

    过了好一会儿,阿孝才跟米学长道了谢,然后挂了电话。

    那一天,阿孝该练歌练歌,该吃饭吃饭。他真的很认真,看上并没有什么异样。

    只是,一个人的时候,他会坐在阴影里发呆。就连好兄弟阿直,也有不敢跟那样面无表情的阿孝说话。

    在不经意间对视,他都能在阿孝的眼神里看到一种说不出的寒意。

    很多事其实都不用在问了,阿孝完全能猜到,宋美然那种女人的脑子里在想着什么?

    他原本以为宋美然上次被他吓到了,至少会警醒一些。

    现在,显然那女人以为傍上个老头,就可以对他任意妄为了。

    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不过,阿孝却相信,很快他就有机会帮那个女人醒醒脑子的。

    *~*

    再次在煎饼妹,看见刘大海的时候,陆蓁蓁有些发傻。

    煎饼妹的所有人都没想到,刘大海居然这样就被放出来了?

    那天,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着刘大海被带走了。

    这才几天的功夫,刘大海就被放出来了?可见,他背后的势力有多大?

    徐启正明明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只是看到刘大海这副样子,他还是有些犯愁。

    第一次,兄弟们愿意跟他一起扛,齐心协力把刘大海弄进去。没两天,这刘大海就出来了。

    这样的事很可能会出现第二次,第三次。很可能,他们怎么弄,刘大海还是会被放出来。

    到了,最后,谁还愿意跟在他身边,陪他一起守护煎饼妹这家小小的店?

    这一刻,徐启正突然觉得有些茫然。他突然就能看到煎饼妹的结局了。

    他的心里一冷,突然多了几分悲壮和凄凉。

    直到陆蓁蓁却突然走到了他的身边,像小时候那样握住了他的手。

    陆蓁蓁的手还是很小,手指上布满了粗糙的茧子。

    徐启正突然想起在老家省城的时候,陆蓁蓁带着他卖煎饼,拉着他走上了这条道路。

    如果,那时候,陆蓁蓁真的放弃他的话,他永远不知道这条路上的风景是这么的美。

    在他住院,后妈不怀好意,没钱也没人帮助的时候,陆蓁蓁始终都没有放弃过。

    陆蓁蓁都可以走过来。

    他现在又怎么能轻易就认输呢?

    打倒刘大海一次不行,那就打倒他两次,三次,很多次。光打倒刘大海不行,那么就想办法干掉刘大海背后的宋美然。

    凭什么他们要这样被欺负?凭什么煎饼妹一定要被他们弄死?

    徐启正突然就不想这样垂头丧气了。他想要一直一直走下去,直到彻底走不动为止。

    至少,还有陆蓁蓁,他这个外甥女一定会跟他走到最后的。

    徐启正轻轻地握住陆蓁蓁的手,就像小时候要带着她出去玩一样。

    *~*

    此时,刘大海早已不是那副有钱的阔老板的模样了。

    他恢复了本来的面目,就是个死不要脸的大混混,他身后甚至没有带着一个小弟。就那样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大家面前。让人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反感。

    刘大海现在的样子显然不太好,他的脸完全肿起来了,为了遮掩伤口,还故意带了一副墨镜。

    他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短袖开衫,肆无忌惮地露出了前胸和手臂的纹身,脖子上挂着一条粗的黄金链子,就这样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家,他不是个好人。

    刘大海微微皱起眉头,如同站在舞台上念台词一般阴沉地说道:

    “其实,我本来想做个好人,好老板,好大哥。可惜,你们所有人都不肯给我一个机会,非要把我往死里逼。这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得,既然都这样了,我干脆做回真正的坏人,给你们看看吧!”

    刘大海就像是戏剧中的那个丑角,脸色黑得厉害,声音就像被砂纸打磨过一般,粗厉得有些刺耳。

    然而,煎饼妹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回应他的话。刘大海干脆就看向了最喜欢跟他作对的弟弟。

    “四湖呀,你不是一直想看大哥的手段么?你会看到的大哥真正的手段的。

    作为大哥最后一次警告,你们要是聪明的话,赶紧离徐启正远远的。不然出了差错,就别怪我刘大海不讲兄弟情面。”

    刘四湖撇着嘴,满脸不屑地看着他。

    “你早也没讲兄弟情面呀,不然你怎么可能会对小五做出那种事呢?他把你当亲哥,敬爱你,崇拜你,你却让他没法做人。有你这种大哥,还不如没有。”

    “好,既然你话都到了这份上,我也没话可说。”刘大海又看向徐启正。

    “阎王打架,咱们这些小鬼闹个什么劲?徐启正你要是真明白的话,就把你这家店关了吧?反正你今天不关,明天也会关。”

    他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在劝徐启正似的,实际上,他的声音里却充满了威胁。

    徐启正很平静地看着他。“不牢刘老板操心了。”

    “徐启正,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什么酒都不喝。”徐启正也强硬起来了。

    “好,咱们走着瞧。”

    刘大海挑衅了他们之后,就离开了。他好像就是故意过来恶心他们的似的。

    然而,第二天晚上,就有一桌过来吃羊蝎子的客人,借酒装疯,把店里的桌子都给砸了,也把客人们都给吓跑了。

    他们制服了那些喝醉酒的客人,民警姗姗来迟,把醉鬼带走。

    然而,那两个醉鬼的眼神却昭示着这只是一个开始。

    一时间,所有的人心中都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最早的一次,刘大海带着人来店里闹事的时候,也曾经威胁过,他会经常让人来店里闹事,闹到这里做不下去为止。

    没想到,现在他真的这么做了。

    马路对面,坐在宝马车里的韩佑文看着民警把那些人带走,不禁摇了摇头。

    他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

    高层办公楼的顶层,奢华的办公室里,韩佑文正愤怒地看向他大哥。

    “哥,你明明答应过的,你会全力以赴,帮煎饼妹渡过难关。为什么你到了现在,你什么都没有做?就眼睁睁地看着煎饼妹被那个女人折腾垮?你跟父亲的赌约到底还算不算数了?”

    韩家老大很冷静地从文件中,抬起头看着他的小弟。

    “佑文,我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父亲扔了很多难题给我,我根本就无暇□□。”

    韩佑文看见他这副样子,突然就神经质地笑了。

    “到了现在,我才明白,原来你缩了,你怂了。你表面说,看不上那个贱人,可是实际上,咱们家那老头一强硬,你就软蛋了。你跟他一样懦弱。父亲当初不就是因为懦弱的性格,被爷爷剔除了资格么?本来就不是姑父耍花招,骗取了爷爷的欢心。而是,你们根本就立不起来,也不可靠。”

    “小文,你再说什么?你怎么跟哥哥说话呢?这就是你对一直照顾你的哥哥的态度么?”韩家老大气愤地看向韩佑文。

    他突然觉得自己带大了一只白眼狼。韩佑文也不想想,母亲去世后,是谁一直在照顾他?虽然把他宠成纨绔子弟了。

    “怎么?你是怕我说中你的心事了吧?大哥,我不傻,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从来都不做让你担心的事。可是,到了现在,你还是让我彻底心寒了。

    你比那老头还不如,你根本就不敢娶跟他硬碰硬,也不敢正面冲突进行□□。

    你甚至害怕,那老头剥夺你现有的权力。所以,你怕了逃跑了,然后把我的朋友折腾进去了。

    你是个自私又虚伪的人,你永远也得不到你想要的一切。因为你根本就是个懦弱又虚伪的胆小鬼。这件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韩佑文说完这番话,转头就离开了这间豪华的办公室。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他为什么想跟徐启正黄毛交朋友。

    至少那些人真实,真心实意的对待他。可是,他从小就生活在谎言里,从来得到的只是虚伪的惯坏,或者冷漠的对待。

    所以,他才那么渴望徐启正的友谊。现在,就到了他在为这段友谊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韩佑文拿着他收集的材料,第一次主动来找他的父亲。从小到大,他见到韩爷都跟耗子见到猫似的。他怕他,一直都怕。哪怕到了现在,他已经变成了老头。他还是害怕着他。

    可是,为了挽救徐启正那家不值得一提的小店。他还是鼓足勇气走进了父亲的办公室。

    “怎么了?你找我有什么事?”韩爷坐在办公桌后面,一脸阴沉地看着他。他其实已经不需要工作了,但是每天的打量时间,还是会留在这里。

    韩佑文听了他的问话,颤抖了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地说道。

    “爸,我不反对你娶宋美然。作为你辛劳一生的奖赏,你娶八个20岁的姑娘也是应该的。”他从开始就像是孝顺地儿子一样,不断地讲着好听的话。

    韩爷不耐烦地看着他,似乎对他这种低劣的马屁一点都不感兴趣。

    韩佑文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只要宋美然能逗你开心,我们这些小辈真的不该反对这事。当然,她既然逗你开心了,得到一些奖赏也是应该的。只不过,爸你确定要给她找个奸夫作为对她的奖赏么?”

    韩佑文说道这里,韩爷直接就把烟灰缸丢过来,砸到了他的面前。

    “你说什么昏话?”

    “爸,我从国外回来的,玩得就是一个自由开放。我却没想到您居然也这么开放。”韩佑文却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又点了一把火。

    韩爷被他气得,不得不喝止道。

    “你小子有话直说。”

    “我没有什么话说,你不是早知道宋美然是为了人家的男朋友,才对待那家快餐店的么?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宋美然靠着行为艺术火了之后,迷恋上了人家的男朋友。

    人家小姑娘长得丑,头顶有块胎记怎么了?人家男朋友就是口味重,喜欢丑姑娘,不喜欢宋美然这种美女怎么了?这宋美然就不依不饶的,在学校各种造谣黑人家,在网上□□手黑人家。现在,还是要黑人家。”韩佑文太了解他爸的那点德性了,生怕他爸对徐启正的外甥女感兴趣,干脆就往丑了说她。

    这过程中,韩爷一声没坑,继续听他胡说八道。

    “爸,你知道么?宋美然是阳光酒吧的vip。每次只有那位歌手唱歌的时候,她才去喝酒。前几天,她又利用你的关系,帮助那位歌手成功进入了歌唱比赛前六强。

    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宋美然是打算包养个小白脸,私底下解决自己的需求。你是不是该吃点东西,好好补补,注意一下身体了?还是说,您真这么开放,允许小老婆在外面乱搞。”

    韩佑文虽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句话都没提煎饼妹的事。可是,句句都在往宋美然身上捅刀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煎饼妹的开挂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雀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雀鸣并收藏煎饼妹的开挂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