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 > 第38章 【第八章 :三更夺命箭】

第38章 【第八章 :三更夺命箭】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六月的天空碧蓝一片,弦月湖上架起的九曲回廊边缘,正坐着一个衣袂翩跹的白衣墨发之人。

    他阖着双眸,玉笛横吹,潇洒飘逸。

    一道流畅如歌的琴音远远传来,与笛音相和,令人不禁莞尔。

    一只修长的手搭上了吹笛者的肩膀,随后响起了一道慵懒的声线。

    “又在和你的红颜知己琴笛相和啊。”

    叶则放下手中的玉笛,说:“景胜,你莫要胡言。”

    梁景胜轻嗤一声,“弦月湖对面就是女学了,难不成和你琴音传情那么久的会是个男的?”

    叶则满面黑线,他经历过不少游戏世界,古代背景的游戏世界当然也不少,但这并不代表他会认可古人十岁出头就娶妻生子的观念。

    梁景胜问道:“没想过要和对方见面吗?都已经琴笛相和五年之久了,生米也该煮成熟饭了吧?”

    叶则说:“如若对方只是单纯地想要以琴会友,我这样岂不是唐突佳人了?”

    梁景胜叹了口气,“你都已经十三岁了。”

    叶则抽了抽嘴角,“我又不是三十岁了,你作甚这副样子?”

    梁景胜道:“再过两年你就可以成亲了,挑个自己喜欢的不是更好?”

    叶则斜睨他一眼,视野中依旧是几年如一日的黑暗,“你都已经十九岁了,怎么还不成亲?”

    “我这是在给你传授过来人的经验。”梁景胜屈指敲了敲他的脑门,说道:“没看我现在都被逼得有家归不得了吗?”

    叶则淡淡道:“自作孽,不可活。”

    他站起身来,回头望了一眼琴声传来的方向,这才慢慢沿着九曲回廊走回弦月湖边。

    梁景胜走在叶则身后几米开外,看着前面那个身量纤细的少年缓步行走,宛如浊世佳公子般不染尘埃。

    ——倘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怎么也不会想到对方会是个眼盲之人罢?

    梁景胜有时候也会猜想,如若五殿下身体康健、目能视物,又该是怎样地惊才绝艳呢?

    但大抵是因为连老天都见不得他这样完美,才会想要剥夺他的健康、视力。

    *****

    叶则与梁景胜一同来到了骑射场之后,梁景胜就从马厩里面牵出了自己的枣红色骏马。

    他翻身骑上马,俯视着站在一边的叶则,嘱咐道:“我去参加训练了,等会儿一起去用晚膳。你要是无聊的话,可以去致贤阁看看书,或者去别的地方逛一逛,但是别走太远……”

    叶则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说:“知道了,你怎么一年比一年啰嗦?”

    “我这还不都是为了你?”梁景胜微微俯身,驱使着马儿往前跑去,顺手还摸了一下叶则的发顶,“乖乖听话有糖吃,五殿下。”

    叶则:“……”

    叶则安安静静地在骑射场边站了一会儿,耳朵听着马蹄声、呼喊声以及箭矢破空的声音。

    六月旬考结束后,国子监会举行一场骑射比赛。

    厉寒朔与梁景胜身为甲子班在骑射课上的佼佼者,自然被委任为甲子班的参赛选手。

    厉寒朔明年就会从国子监肄业了,除了基础学科之外,他还选择了医术、雕刻等学科进行深入学习。并且,在课余时间,厉寒朔还要学习很多国子监内没有教授的东西。毕竟,他身为厉元帅唯一的嫡子,将来必定是要上战场拼杀的。

    去年厉寒朔年满十五,本来是要履行左相与厉元帅的约定,与年方十二的左相嫡长女钟凝钰定亲。但不知缘于何故,厉寒朔拒绝了定亲,他的祖母奈何不了他,也只能让这个口头婚约就此作罢。

    自那之后,厉寒朔就被气急败坏的镇国公夫人赶出了家门。当时正值岁假,国子监的斋舍内只有路途遥远不便回家的学子。

    厉寒朔在斋舍内住了两天,就按捺不住寂寞跑到了皇宫内,通过枫华苑的假山隧道,来到了叶则的寝殿。

    叶则现在想起来自己午睡半梦半醒间,感觉到有人正紧盯着自己,都还觉得心有余悸。

    叶则清艳的脸上不由微微露出笑容,突然,他眉间微微一皱,侧身一滚险而又险地躲过了一支利箭!

    “是哪个混蛋乱射的?差点把人射到了!”

    “不知道啊,没看到有人往场边射箭。”

    “快看,那个差点被射到的是不是叶则啊?”

    “那个混蛋铁定要玩完儿了。”

    骑射场上顿时一片嘈杂,叶则刚站起身来正在拍身上的灰尘,就听到一阵乘风而来的马蹄声。

    “阿则,你没事罢?”

    厉寒朔翻身下马,寒霜覆面,后怕地将叶则一把揽进了怀里。

    叶则挣扎了两下,没有挣开,也就随他去了。

    “放心罢。我躲得快,没有受伤。”

    厉寒朔道:“我去看看那支箭。”他松开叶则,蹲下·身拔起射入地面寸许的利箭,细细察看了一番。

    箭头是三菱形的,箭杆是木制的,箭羽为白色——这是国子监最常见的箭矢样式。

    厉寒朔眉头紧蹙,又来回翻看了一下,注意到了箭羽尾端浸染了淡淡的红色。细细一闻,有一股似有若无的甜涩香气。

    他面上露出一个冷笑,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叶则问道:“怎么样?”

    厉寒朔道:“我知道是谁了。”

    叶则“哦”了一声,说:“那你处理吧。”

    厉寒朔看着他满不在乎的模样,不禁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触手凉滑,令人流连忘返。厉寒朔心里暖意融融,想来只有极为信赖他的情况下,叶则才会将这件事情全权交予他来解决罢?

    “想不想跑马?”

    叶则点了点头,正想要吹哨召唤自己的马儿,没想到却被厉寒朔一抱而起送到了马背上。紧接着,厉寒朔也跨上了马背,将他抱在了怀里。

    叶则的脊背紧贴着他的胸膛,一时有些坐立难安。他轻声说道:“……这么热的天,我们还是分开骑马吧。”

    厉寒朔道:“少糊弄我,你不是穿了我送你的云丝甲吗?穿上云丝甲以后冬暖夏凉,不会觉得热的。”

    叶则回头望了他一眼,问道:“你怎么知道我里面穿了什么?”

    厉寒朔一时竟有些无言以对:“……”

    他看着叶则回眸睨着自己的模样,莫名觉得有些熟悉,有一种心痒难耐之感。

    但厉寒朔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于是便伸手捏着叶则消瘦的下颌,扭过他的脸让他正视着前方——仿佛只有离开他的视野,自己才能平复胸口那几欲喷薄而出的感情。

    *****

    当晚,巡夜人敲了三下梆子,已是子时正点了。

    万籁俱寂,只听得“砰——”地一声,重物坠地。

    程昱被粗暴地扔了在黑黢黢的骑射场上,摔得浑身发疼。

    “你、你要干什么?”他双手撑地坐起来,狐假虎威地喊道:“你不怕我告诉爷爷,让他罚你吗?”

    一袭玄色长袍着身的厉寒朔冷冷一笑,手持一把紫杉木长弓,说道:“程昱,我背后的箭囊里面共有十支箭。你只管跑,射死了算我的。十支箭射完还没死的话,就当是你命大。”

    程昱怎会不知厉寒朔那百发百中无虚弦的箭法?当下,他就被这一番话骇得面无人色!

    “我哪里招你惹你了?你干嘛要用箭射我?”他一边颤声说着,一边往后缩去。

    “你把我精心饲弄的药田毁了,手都不洗干净就敢拿箭射人,你说你是不是蠢到家了?”厉寒朔冷声说道:“我往日不想与你计较,你就蹬鼻子上脸,仗着程先生的面子作威作福。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招惹阿则!”

    程昱大声辩驳道:“他不是一点事儿都没有吗?”

    厉寒朔道:“阿则没有受伤,不代表你就没有过错。你该庆幸他没有受伤,不然届时就不只有我来找你麻烦了。”

    ——国子监虽然一贯奉行学子之间的事情就由学子们自己解决,但若是出了人命,这条规矩也得要靠边站。

    程昱眼见着厉寒朔取出一支箭来,意识到他这回是动真格了!他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就往后跑去。

    厉寒朔也不拦他,只是拉满弓弦,一箭射出如流星落地!

    程昱听到背后传来的破空之声,闪身一躲,避过了第一箭。

    紧接着又是两支箭矢疾射过来,擦着程昱的身体两侧飞过,牢牢地钉在了地面上。

    程昱吓得双腿发软,不住地哭泣哀求。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一边跑一边大喊道:“你别射了!会死人的!真的会死人的……”

    厉寒朔冷着脸,不为所动地再次取出一支箭来,弓开如秋月行天。

    “嗖——”地一声,一支白羽箭划破空气,疾飞出去!

    “你怎么还射啊?我要告诉我爷爷!我错了!啊!——我不告诉我爷爷!求你别再射了……呜呜呜……”

    “我真的、真的知道错了……呜呜呜呜……”

    厉寒朔伸手向后一摸,没有摸到箭矢。原来十支箭已经射完,箭囊内空空如也——然而,他还有些意犹未尽。

    程昱烂泥一样瘫软在骑射场上,抬眼看到厉寒朔走过来,登时吓得瑟瑟发抖。

    “你往后给我夹紧尾巴做人,再使坏可不会那么简单就揭过去了。”

    程昱哭道:“我再使坏我就自己沉塘去!”

    厉寒朔道:“好,记住你自己说的话。”

    他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程昱,这才转身离开了骑射场。

    *****

    听完了厉寒朔简短的叙述,叶则忍俊不禁道:“所以,他被你射哭了?”

    厉寒朔怎么听都觉得这话有点不对劲,不过他也没有品出来哪里不对劲,便点点头道:“嗯,哭得挺惨。”

    坐在两人后桌的梁景胜:“……”

    叶则道:“再过两天就是旬考了。”

    厉寒朔:“骑射比赛你来吗?”

    叶则睨他一眼,“你和景胜都参加了,我怎么可能不来?”

    厉寒朔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失落。

    这时,梁景胜一句“先生来了”,让这段对话暂时告一段落。

    两天后,旬考开始。

    第一场考试结束后,叶则照例去弦月湖的九曲回廊上吹笛。

    没过一会儿,婉转流畅的琴音响起。

    厉寒朔与他并肩坐在九曲回廊边缘,听着这一曲琴笛相和。

    乐声渐低,叶则将手中的玉笛放下,望着琴音传来的方向,说道:“今日,她心中似有不快。”

    厉寒朔皱紧了眉,一言不发。

    叶则再度横笛,暗忖着吹奏一曲以慰佳人。

    厉寒朔愈听,心中愈是不快。他一直臭着脸,奈何叶则压根看不到。

    不过,叶则怎么会感觉不到那几乎都要实质化的低气压呢?他微微一笑,浑然不觉地继续吹笛。

    旬考在一天之内就会结束,学子们面临的压力都很大。

    不过,用晚膳的时候,食堂里可谓是人声鼎沸,极为热闹。

    叶则正在喝汤,就听得旁边一桌有人说:“今天女学那边也旬考呢。”

    “是啊,不过听说好像有人舞弊。”

    “你们想不想知道舞弊之人是谁呢?”

    “我早都知道是谁了,不就是钟凝钰嘛!”

    叶则眯了眯眼睛,这件事情在坑爹的人物简介中并未提及,不过这个时候正是刷游戏女主角好感度的绝佳时机!

    厉寒朔夹了一筷子菜送到叶则碗里,说道:“多吃点,不然每次抱起来都硌手。”

    叶则回过神来:“……其实你可以不抱。”

    厉寒朔摸了摸他细滑的黑发,说:“乖,不要闹别扭了。”

    叶则:“……”

    他突然好想掀桌糊厉寒朔一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声随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声随其并收藏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