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 > 第72章 【第十一章 :艳窟倚春楼】

第72章 【第十一章 :艳窟倚春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语半晌之后,叶则果断地摇头拒绝了池韶司的提议。

    他语气平淡地说道:“施主莫要胡闹了。”

    池韶司看了看他,指尖把玩着光滑圆润的白色棋子,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不会是想要趁机跑掉吧?”

    叶则思及他威胁自己的话,不由冷嗤一声,“贫僧怎么敢呢?”

    池韶司状似浑然不觉地微微笑道:“那我就放心了……阿则,你们佛教不是还有欢喜佛么?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说不定你去滚滚红尘中走一遭,反倒能对佛法有更深的感悟。”

    叶则瞥他一眼,淡淡说道:“你歪理倒是不少。”

    池韶司道:“过奖了,有句话叫‘先以欲勾之,后令入佛智’。阿则,你以为如何?”

    叶则嘴角一抽,并不答话。

    他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后,说道:“你输了,夜已深,贫僧就不叨扰了。”

    说着就要起身离开,但池韶司怎么可能会让他糊弄过去?

    池韶司眼疾手快地握住叶则的手,“你还没答应我呢。”

    叶则回过头,看着他无奈道:“施主,你让一个和尚去青楼,未免太过难为人了。”

    池韶司义正言辞道:“可我们又不是去喝花酒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佛门不是有句话叫‘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么?江姑娘还在倚春楼受苦,你还要顾忌那些俗世规矩吗?”

    叶则闻言默然,半晌后却轻轻笑了起来,“你们天魔教的人说起话来是不是都那么舌灿莲花?”

    池韶司察觉到他已有了松口的迹象,便笑道:“我字字句句皆是肺腑之言,阿则若是不信,只管看我日后的作为。”

    叶则微微颔首:“好,那明日还要请你为我好好易容一番。”

    如果他直接穿着南海佛门弟子的服饰进了名满天下的倚春楼,不消几日,道真住持定然要派人杀过来瞧一瞧究竟是谁堕了南海佛门的名声。

    池韶司忍俊不禁道:“我的易容术可不会教人轻易看穿,你只管放心罢。”

    叶则正要开口道谢,又听他说道:“你不必对我言谢,若非要谢我,不如留下来陪我多下几局棋。”

    池韶司的心思昭然若揭,叶则却不吃这一套。

    他抽回被池韶司握住的手,向着门口走去,平淡地说道:“时候不早了,早点歇息罢。”

    叶则阖上房门的时候,池韶司眼也不眨地看着他笑道:“也罢,来日方长。”

    如斯胸有成竹,仿佛已经肯定叶则不会拒绝他的爱慕之意。

    门缝间隙合拢后,叶则转身迈步离开,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了几分。

    *****

    窗外的霞光倾泻进来,铜镜中映出一张清艳的容颜。

    镜中人眉似远山、眼若桃瓣,三千青丝垂肩而落。

    池韶司的手指穿插·在叶则如瀑的发间,微微俯身,看向了铜镜里面的人影。

    他心中喟叹一声,问道:“……阿则,你愿不愿意还俗?”

    叶则一怔,立刻回道:“不愿。”

    池韶司并不气馁,只微微笑道:“我觉得你现在比以前更好看了。”

    叶则语气平静:“红颜白骨,皆是虚妄。”

    池韶司将手中的木梳放在梳妆台上,拿起一顶白玉冠,将拢在手中的三千青丝收进冠中。

    他的动作小心翼翼,几乎有些笨拙。

    叶则不由道:“又不是真的头发……”

    池韶司道:“可我怕你会疼。”

    他松开手,满意地端详了一下自己的成果,脸上不禁流露出些许笑意。

    但一想到叶则一走出去就会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池韶司又皱起了眉。

    叶则伸手扶了扶白玉冠,问道:“这样就好了吗?”

    池韶司道:“你转过来,我看看还有哪里要易容一下。”

    叶则依言转过身去,仰脸望着他。

    那一双清冷无波的桃花眼看得池韶司心神俱醉,心头登时有了一股俯身吻下去的冲动。

    他沉默半晌,艰难地开口:“你……你闭上眼睛。”

    叶则心中一哂,乖乖地闭上眼睛。

    池韶司右手抚上叶则的面颊,拇指轻轻在那丝滑的肌肤上摩挲了几下。他微微俯身,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叶则面上。

    习武之人五感敏锐,叶则又怎会感觉不到他的靠近呢?

    叶则微微偏了下头,就听到池韶司说:“别动,我还没看完呢。你也不想身份暴露,堕了南海佛门的名声罢?”

    叶则:“……”

    ——易容归易容,可以不要吃豆腐吗?

    看了半晌,池韶司还是没有舍得往叶则脸上涂些奇奇怪怪的易容药水。

    不知是什么心理作祟,他一点都不希望叶则顶着一张陌生的脸孔与自己走在一起。

    池韶司直起身说道:“就这样罢。反正你先前一直戴着斗笠,也没人看见你是什么模样。”

    叶则点了点头,从凳子上站起身来。

    他这一身行头都是池韶司置办的,锦衣华服替代了浅黄僧衣,玉带乌靴取代了布带僧鞋。

    眨眼间,就从一个不问世事的和尚变成了一个举世无双的公子。

    池韶司的眼神有一瞬的恍惚,他觉得自己好似曾在哪里见过这一幕。

    直到叶则唤了他一声,他才如梦初醒,回过神来。

    叶则状似不经意地问道:“施主方才是想到了什么?”

    池韶司微微笑了一下,“阿则,佛门弟子苦修数十年,只为求一个来世。你也是这样吗?”不等叶则回答,他又说道:“人世间若真的存在轮回之说,我大概在前世就认识你了。”

    叶则看他一眼,一边往门外走去,一边说道:“贫僧在佛前苦修,不为来世,只为今生。”

    池韶司跟上他,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门。

    门外,久候多时的花如练在看见叶则的一刹那立刻瞪大了眼睛。

    她难以置信道:“印、印溪?”

    叶则宣了一声佛号,说道:“阿弥陀佛,正是贫僧。”

    池韶司戏谑道:“阿则,你的自称可要改一下。不然到了倚春楼,岂不是不打自招?”

    叶则:“……我知道了。”

    *****

    天上乌金西坠,烟霞霭霭,倚春楼内象板轻敲、艳曲低讴。

    四个锦衣华服的年轻公子哥儿走了进来,为首之人面貌俊朗,腰佩一把镶着宝石的长剑。

    奉茶的婢女眼尖地认出他是凰山城的少城主,立刻去请出了倚春楼的老板娘。

    很快,一个风韵犹存的女子翩跹而至。

    她的妆容并不浓艳,浅淡宜人,笑起来眼波流转,就连眼角的细纹都显得风情万种。

    “莫公子今儿是来看玲珑姑娘的吗?”

    莫苍海轻咳一声,不着痕迹地瞥了女扮男装的花如练一眼,说道:“我今日只是带几位慕名而来的朋友来看看倚春楼,老板娘务必好好招待他们才是。”

    老板娘自小生在倚春楼、长在倚春楼,在风月场所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自然是人精一个。她一眼就瞧出来花如练是女扮男装的,而莫苍海究竟是个什么心思,不消多说她就能看穿。

    于是她盈盈一笑,说道:“莫公子放心,几位公子定不会失望。”

    亲自将四人领进了三楼的雅间之后,老板娘立刻吩咐婢女将倚春楼内的几个红牌姑娘都叫过来。

    不消片刻,六个或抱琴、或执笛的姑娘相继走了进来。

    她们莲步轻移,低眉垂眼,美得各有千秋,整个雅间仿佛都为之亮堂了几分。

    六人齐声道:“奴家玲珑、弄月、偎香、倚玉、翠微、花容见过四位公子!”

    莺声燕语,直教人心都软成了一滩春水。

    莫苍海道:“奏一曲来听听罢。”

    “是,公子!”

    抱琴的玲珑姑娘玉指一拨琴弦,婉转流畅的乐声一起,执笛的弄月姑娘便和上了琴音。

    而偎香、倚玉这一对最擅舞蹈的双胞胎姐妹花儿就和着琴笛之声,在铺了绒毯的雅间空地上进退回旋,衣袂飘飞间香风缕缕。

    翠微檀口微张,一把嗓音玉润珠圆,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悦耳。

    乐声节奏愈发急促,忽然,一声铮然的琵琶声响起,却是花容姑娘弹起了抱在怀中的琵琶。

    叶则为了避忌,并不抬头去看这一场歌舞盛事。他低垂着眼眸看向桌上的酒杯,琼杯满酌,酒液清亮似琥珀。

    清冽的酒香窜入鼻息,勾得他腹中馋虫蠢蠢欲动。

    坐在他身旁的池韶司举杯说道:“阿则,要来尝一下吗?倚春楼的‘醉千年’可是凰山城一绝。”

    叶则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

    另一边,花如练摇晃着酒杯,轻轻一嗅酒香,便小酌了一口。

    酒液入口之后,她忽然将玉白的酒杯一掷,抬眼看向莫苍海,似笑非笑道:“莫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莫苍海笑看着她,“姑娘,明人不说暗话,还请告诉我你们来凰山城的真正目的。”

    乐声停了,六个貌美如花的姑娘向着莫苍海盈盈一拜,便退出了雅间。

    雅间内一时静了下来,池韶司好整以暇地等着莫苍海出招,一点都没有大祸临头的紧张感。

    花如练道:“果然不愧是凰山城的少城主。”

    莫苍海笑容不变,“花堂主艳名远播,我又怎会认不出来呢?”

    花如练冷笑一声,正要讽刺回去,却听到叶则开口了。

    “少城主海涵,我们三人乔装打扮来此,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不知少城主知不知晓卢靖掳走江岚一事?”

    莫苍海道:“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卢靖之事,与我凰山城何干?”

    叶则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缓缓道:“如果,江岚就在倚春楼呢?”

    莫苍海一怔,额上慢慢沁出冷汗,“你说的……可是真的?”

    叶则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江施主是在西山穆家堡做客的时候,被卢靖掳走的。现如今,她被藏在了倚春楼中。穆家堡和水云宫若是追究起来,凰山城莫家少不了要伤筋动骨。”

    莫苍海狐疑地打量着他,“……出家人?”

    叶则无语了一下,这家伙关注的重点是不是错了?

    他淡淡说道:“贫僧法名印溪,乃南海佛门道嵩僧人弟子。”

    中陆九岳剑宗的论剑大会之后,南海佛门新秀印溪之名可谓是一夜之间传遍天下。

    莫苍海听到他自报家门,立刻安下了心,也许是因为对方身上有一种令人信服的气质,也许是因为胆敢冒名顶替印溪的人寥寥无几。

    思忖片刻,莫苍海道:“既然江姑娘被囚倚春楼,我作为凰山城的少城主,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他拍了拍手,雅间大门悄声无息地被人推开,倚春楼的老板娘迈着细碎的步子走了进来。

    “带我们去看看近来被客人藏在倚春楼的姑娘们。”

    卢靖极擅易容之术,不可能会让江岚以真实面貌留在倚春楼内。

    老板娘并不多问,只恭谨道:“是,公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声随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声随其并收藏攻略情敌手册[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