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带着手机来修真 > 第二十八章炼化树之灵

第二十八章炼化树之灵

作者:骑猪赏日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威力能增大多少?”张平眼前一亮,隐隐感觉这和前世的游戏中,炼化上铭文之类的东西,能得到伤害加成有些类似。

    “这就需要看炼化给法宝,所使用的属性品次优劣了。”李梅眨了眨眉,“每一种属性均都分为上中下三个品层,记得听养母说过,这个树之灵……好像,咦,那个。”李梅敲着小脑袋,回忆的思路卡壳了。

    “根据上古神志《炼器谱》记载,树之灵,十万年凝聚天地木之精华而成,为数不多单独列成的木属性中上品次,建议络印在攻击法宝之上。”声音浑厚充满老成,任凭故意遮挡,但还是掺杂了一点儿青年的稚嫩音调。

    “对,我养母就是这么说的。”李梅被这一提醒,惊喜道。

    旋即震惊无比,顺着祖辉惊讶目光望去。

    说此话的人正是张平,头也不回的趴在上烟萝树,仔细端详树皮每一寸脉络,两眼充满炽热的占有的欲望。

    “少爷,没想到你这么的博学多识啊,”李梅无比崇拜道。

    “哈哈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张平一脸的傲娇,终于从烟萝树之上,收回贪婪的目光,直起腰身。

    “梅儿刚才真是献丑了。”

    “怎么会呢,我只是活了太大岁数,看过了太多的典籍,一时想起来罢了。”张平挥挥衣袖,摆出高山仰止的大家风范。

    “活了太大岁数,看过太多典籍。”

    祖辉闻此,脑门连同整个大胖脸均都阴沉了下来,心中腹诽不已,“你才多大,就充大尾巴狼,也就骗骗李梅这种不经世事的傻白甜。”

    “少爷,没想到您竟是这么的博学多识。”李梅打心眼里,对张平的崇拜,达到了一个质的突变。

    “这也行!”祖辉一手握着牛鞭,一手抚摸着牛脑袋,满眼都充斥着诧异、不可理解。

    “人活一世,就要多读书。”张平轻轻撩起李梅,被风吹散的发丝。

    “咳咳,”任凭祖辉头脑发达,四肢简单,但这种两小无猜的场景,他在这里,无论如何都是显得多么多余,刻意大声干咳几声,打破浓浓蜜意的气氛,道:“家主,这两根破木头,还烧不烧?”

    “蕴含着树之灵的烟萝树,你知道需要多少干枯树木才能凝聚出一棵吗?烧烧,烧什么烧,出去吧。”张平也给祖辉定义了深深的印记,天真的白痴。

    “不就是取悦了美女的芳心吗,至于这么激动。”祖辉低声咕哝道,扬起牛鞭,甩出一个空响,径直离去。

    张平不住的窃喜,还真是得益于雪莲鹤的传承记忆,因为就在刚才,张平也在苦苦纠结烟萝树,是否真有李梅说的这么神奇,扔了害怕万一是真的天才地宝,相信自己这一辈子都会在后悔之中度过。

    然而不扔,看梅儿不是太肯定的神情,又有些不太确定。

    就在这间隙,张平直觉脑海如倾盆大雨,呈现出滚滚破旧古老典籍,铺天盖地,席卷而至,浓浓馥郁古老气息的书卷,一股脑破碎成模糊的光亮。

    拥挤入张平的脑海,与他的身体融合为一,就仿佛与生俱来别无二致,同时也从中也知道了,雪莲鹤乃是上古幸存下来的魂兽。

    怀里抱着温,香-软-玉,静嗅闻处子幽香。

    “少爷,你可以放手了。”

    “嗯啊?”张平装作什么没发生的样子,不会让双方都太尴尬,嘿嘿一笑道,“回屋吃饭。”

    “这两棵树放在那里?”

    “祖辉,你把它们拖到后院,让人守着……祖辉,人呢?”张平挠着脑袋。

    ……

    蘸满朱砂墨汁的画笔,畅快淋漓的跳跃在蕴黄灵纸上,清风扬起,卷动贴在树上的灵纸,哗哗作响。

    紧握笔杆之上的男人,不为所动,桌子旁侧立粉红兰花镶边罗裙的女子研磨,半个时辰过后,才将最后一张的灵纸绘制完成。

    “《炼器谱》写道,提炼树之灵,需要结成绵灵抽幻阵,用十张灵纸压制阵脚即可。”张平轻微一笑,胸有成竹的样子。

    “少爷,这灵纸上面,你没有灌灵,它还能发挥作用吗?”李梅担忧道。

    一提这“灌灵”二字,张平记忆神经线,便是一抽搐,“树之灵,它们不算是符箓,不过是启动此阵防止反噬的替代品。”

    两棵烟萝树静静躺在地上,四周都是掉落的花瓣。

    灵纸放好后,张平兽胎无五重修为轰然施展,嘴里掐念阵法口诀。

    痴嗔剑铮的长鸣,寒光绽放,锋利无匹。

    砰!

    一剑斩在左边的烟萝树之上。

    咔嚓!

    左边的烟萝树应声,碎裂成木屑。

    “……”

    张平面有错愕,看向李梅,得到的同样是,我也不知道的答复。

    嗡!

    十张灵纸无火自燃。

    张平仔细翻阅脑海的记忆,许久的沉默,得出一个很不确定的结论,此树很可能没有树之灵。

    振作精神,十张灵纸再次摆放好后。

    灵气灌注痴嗔剑,一剑刺出。

    刺向最后一棵烟萝树。

    一剑斩空。

    灵纸燃烧,火苗蹿腾久久不息。

    “又失败了吗?”李梅关心道。

    张平愣在原地,手持长剑,呢喃仰头望着天空。

    当再次与李梅对视时,脸庞变得苍白,嘴唇开始苍白的发颤,喃喃自语道:“出现幻觉了吗?”

    “你究竟怎么了,少爷,不要吓我啊!”李梅此刻已是魂飞天外,天涯独自飘零落寞的孤单,饱含着的委屈感,隐天蔽日袭满全身,充斥满脸的泪珠。

    “幻觉吗?”张平完全沉浸属于自己的世界。

    “少爷你挺住,我去找刘枫,让他……”

    “我没事了!”

    张平闻听“刘枫”二字,苍白的面容顿时恢复血色,眼神充满暴戾,向着李梅叫道。

    “少爷,你刚才怎么了?”李梅小心翼翼的问道。

    张平凝视手中长剑,唰!

    寒意的剑芒之光,自张平的一闪即逝。

    “少爷,你……”李梅不知所措。

    张平将自己的右手胳膊割开,任凭痴嗔剑的剑身疯狂吸允着张平的血液,本是散发白芒的长剑,渐渐转变成氤氲着的腥红色雾气,直到彻底包裹住整个痴嗔剑连同它的剑柄。

    “哈哈哈哈哈。”张平狰狞大笑,身前一片红色迷雾笼罩。

    ……

    “家主,就剩下最后的三针了。”刘枫脸上永远都带着的和煦春风笑意。

    张平醒来,见到自己胳膊缠着厚厚的绷带,但仍然有十几根,由气劲包裹着银针,插在手臂上,“谁让你来的?”

    “你的丫鬟李梅告诉我,她说你失血过多,昏迷床上,所以我就来了。”

    “啊啊啊!!!”

    刘枫一边解释,趁着张平注意力分散,咻咻咻,三针扎上。

    “抱歉家主,这最后的三针最痛了,”刘枫带有歉意道。

    “妈的,你是故意的。”张平留下伤心的泪水。

    “你怎么能够穿透我的皮肤呢?”

    张平擦拭泪水后的眼眸之下,已经泛起丝丝的杀意。

    无比冷酷的眼神着落在刘枫身上。

    刘枫低头不敢与张平眼睛直视。

    “家主,小的世代医学名家,这只不过是针灸中一点儿小把戏罢了。”

    “少爷,你怎么可以冤枉好人呢。”李梅抱打不平道。

    刘枫眼睛划过李梅的高-耸山峰,喉咙一动,向着李梅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仪,道:“多谢李姐姐的仗义执言。”

    “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李梅回了一个宫廷的高贵士族礼仪。

    “……”

    张平趴在床上,看着他俩二人一唱一和,左耳旁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你有被撬墙角的节奏。”

    右耳旁的一个声音告诉他,“人家他俩是门当户对,郎情妾意,去找叶嫣雪吧。”

    “刘枫,没你事了,出去吧。”

    “家主,你手臂上的银针,还需要旋转按摩……”

    “我会弄。”

    “家主,我给您开几副生肌活血的药方。”

    “不用。”

    “家主,请允许我和梅儿再说几句话。”

    “立刻滚。”

    刘枫刚踏出屋门,直觉脑后生风,脚尖180度旋转,正对门内,一只臭鞋子摩擦空气,啪打在他的脸上。

    ……

    “你炼化树之灵的时候,究竟看到了什么?”李梅双手如轻巧的小锤,轻轻敲击在张平的双肩,眨着大眼睛充满好奇的问道。

    “你说是刚才啊,当我劈开烟萝树的电光石火,脑海闪过无数的片段,感觉自己置身于万里无云的爽朗天空之下,光秃秃的是一望无际草原,漫无目的的行走,突兀的身前现出一个,头顶嫩绿新芽枝条的粗大树干,躯干刻满沧桑古老的气息,对我微微一笑,便融进了我长剑。”

    张平将繁杂的片段,捋顺道。

    “恭喜少爷,那你岂不是把树之灵成功炼化了。”李梅喜上眉梢道。

    “是时候,该找本剑技学学了,整天抡着拳头跟个原始人似得,终究不是回事。”张平深思熟虑道。

    “听说,张家不是有臧宝阁吗?里面更是有神品秘笈,你身为家主,任意从里面挑选几本,不就完了吗?”

    “那都是世俗之物,各宗门大派都不要的破烂货。”这堂堂镇家之宝,落在张平的嘴里,却好像变得一文不值,不屑一提似得。

    “家主,那你怎么修炼啊?”

    “我读了太多上古典籍,随便从里面抽取一本,不就完了吗?”张平当拔出最后一枚银针时,惊觉针尖有细小如蚂蚁大小的黑色污点。

    “银针还能生锈?”张平未及细想,将其扔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带着手机来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骑猪赏日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骑猪赏日落并收藏带着手机来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