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带着手机来修真 > 第三十三章放了那个女孩

第三十三章放了那个女孩

作者:骑猪赏日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好,”张平转念一想,面色大惊,奔出门外,直到自己先前居住的院落,不顾可能随时出现的紫涵宗人。

    张平蹲在凌乱不堪的床上,怀里紧紧握住手中的山寨手机,激动的颤抖道:“还好你没丢。”

    原来,张平当初急忙带着李梅,准备出去逃命时,竟然由于一时的疏忽大意,把手机落了下来,后来又由于一连串的事情发生。

    才因此忘了带手机,这在张平看来就是他装逼不挨打的神器、堪比前世的外挂,如果手机丢掉,张平相信自己,下一秒就会彻底的泯灭在这世间,连个较小的浪花的都翻不起来。

    “长老,这个前后院都搜过了,一无所有。”旁边院子外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张平喉咙一紧,心道,“他们这快就来了?”

    “把这三套院子重新找一遍,我刚才感受到灵气波动,绝不是我们紫涵宗弟子释放的。”沧海道人沉声道。

    张平擦了把额头的汗水,侧耳听去,分外觉得耳熟,不禁好奇道:“我刚才来的时候,没看见有人已经进来了。”

    眯着眼睛,透过门板的夹缝,穿过院子的大门,赫然看见站着十几名男子,围在一名看不清面目的女子中间。

    “我们都是修道之士,不会为难你,前提你要老实交待。”沧海道人拂尘扫动,对面前女子威逼利诱道,“你在张府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会被绑起来?”

    “我叫李梅,是张府的一名丫鬟,因为打坏了长老的一个杯子,所以被施家法。”女子低声如若嘤嘤细语。

    由于地方距离的不是太近,所以张平还是勉强能够听清,手按长剑惊呼道:“梅儿,竟是梅儿,她怎么会落到了他们手中。”

    “你在撒谎,张家区区的一个丫鬟,怎么可能穿得起这么贵重的绫罗绸缎,你究竟服侍谁?”身为洛斯家主的洛斯宁,一言戳穿道。

    “我就是撒谎,怎么着?”

    “你!”洛斯宁语噎气愤道。

    所有人没想到,看似面前的一个弱女子,竟然如此干脆利落承认。

    “梅儿,你好傻!”张平无奈叹道。

    洛斯宁愣神过后,响起哈哈大笑,他已年近中年,阅历丰富,而李梅终是抵不过这只老狐狸,一句话就把李梅的身份掏了差不多。

    “小姑娘,你姿色不错,是不是给张家的新家主张平做贴身丫鬟?他人在哪里?”洛斯宁拿出了一柄开刃的匕首,落在肌玉光滑的李梅脸蛋上,阴森道。

    “不是,我也不知道。”李梅也察觉到,自己先前很可能出了差错,眼眸中尽是坚毅之色,甚至没有半分的犹豫。

    “你瞧瞧,多好的容颜,我这一刀下去,你可就毁了。”洛斯宁匕首尖端抵在李梅脸蛋,只待轻轻用力一按。

    必是毁容破相!

    “我就是张府的一个丫鬟,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哈哈哈,小妮子你还真当,爷是泥糊的不成?”

    洛斯常食指落在刀背,马上用力按下去之时。

    “住手,我艹你祖宗!”隔壁的院落声音响起,咚咚,两名紫涵宗弟子自中堂破肚,尸身自两旁抛去!

    张平手持长剑,一剑便是飞天仙外剑的最后强招。虽然没有前面的铺垫,用作突击攻击,威力只能最多达到三成。

    但是对于偷袭别人,足够了!

    张平双眸古井无波,朗声道:“放了那个女孩。”

    张平爱命如爱自己,先前还真不想出去,但当看到李梅被抓住,身为堂堂男人,不出去也得出去!

    “张平,你杀我儿子,我要你血债血还。”洛斯宁看见张平,一步步走来,一步步进入紫涵宗弟子的包围圈,暴怒的心略微感安慰。

    当张平出现时,沧海道人眼睛便紧紧盯在了他的身上,同时,立刻制止了手下弟子上前的围杀。

    “把李梅放了,大老爷们别拿个女人说事?”张平发现洛斯宁虽然没有对李梅毁容,但却没有放人的意思。

    “少爷,你别管我,快跑、快跑啊!”李梅急道。

    “哈哈哈,放了她?除非你对我磕三个响头。”洛斯宁布着血丝的眼睛,恨声道。

    “我们又见面了。”沧海道人好似完全没有听到洛斯宁的咆哮,直不冷丁的道。

    张平只顾着洛斯宁了,完全没意识到,旁边竟还站着一名高手,而且是个唯一能够致自己于死地的人。

    不过此人的存在,并没有让张平有任何的惊慌,反而替代的却是无比的愤懑、委屈!

    “无耻的骗子!”张平还记得这个中年文士,给他下的定义。

    “你师父可好?”沧海道人冷声道。

    “他好着呢,用不到你操心。”

    “些许时日不见,你的修为又是长进了不少。”

    “如果你还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劝你不要插手。”张平不想过多树敌,一定要采取分解敌方的策略,也许只有这样,或许能够给自己带了一线生机。

    洛斯宁听着听着,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担忧,暗道:“他们怎么就跟聊家常似得。”

    “师父,我儿子洛斯常,就是他杀的,绝无虚言。”洛斯宁恳求道。

    “呵呵,友人见了免不得客套几句,但公私还是分明的。”沧海道人一语安慰住了洛斯宁,拂尘一扫,本是轻飘扶风之物,竟瞬间灌注气劲,丝丝发物隐有万钧之力,钢折不弯,“出手吧,我要为宗中弟子讨回公道。”

    “打就打。”

    张平痴嗔剑拔出,暖阳的光芒折射剑身,一股寒光透亮,寂寒刺进所有人双目。

    “这是把好剑!”在场所有人同时暗道。

    嗤咻!

    光亮表面的长剑之上,刹那弥漫血腥之色的红芒雾气,密麻交织。

    “这把好剑彻底的毁了。”在场的所有人再次同感暗道。

    沧海道人拂尘压如山峦的爆发力,瞬间欺近张平,让他喘不过气来。

    无数披散的丝根,如同钢线坚硬,张平根本来不及任何的反应,纵是横云渡敏捷身法,也是不及沧海道人的十分之一。

    这就是真正修为的绝对压制!

    这就是以强欺弱的正面写真!

    不给弱者任何的理由辩驳,一招定生死!

    张平格剑而档,刹那的红色迷雾充斥宝剑之上,附加千钧之力,斩出去。

    砰!

    千百根拂尘丝线,刺中张平!

    沧海道人平淡道:“你死了。”

    啊!张平嘶吼,整个胸前,感到如同万把尖刀齐齐插入胸肺,喘不过气。

    张平被这一刺,全身的战意不仅没有吓退,反而爆发出更加浓烈的战意,一拳击打胸前拂尘发丝。

    “我还没死。”

    噗!

    张嘴喷出一团绿色雾气,如弹射而出的飞弓利箭,直射向沧海道人的面部。

    “师傅小心。”洛斯宁惊呼道。

    “长老小心暗器。”一众的紫涵宗弟子,提醒道。

    “梅残剑,黄阶下品剑笈。”

    沧海道人白袍之下,长剑递出,一道坚硬裹挟着万千凝练的剑芒,如若万千冰雪盛开中的娇艳花朵,斩出花朵散开成的花瓣,剑芒无欲争锋。

    凝聚一团的绿色雾气,未及碰触到沧海道人的身子,就被一片白光闪闪,一望无际的剑芒遮挡。

    片片剑芒的花瓣,刺进绿色雾气,联力绞杀!

    瞬间将团的雾气,化散而成缥缈气雾。

    “桀桀~嗷。”

    福伯绿色雾气致中发出惨叫,分散的雾气一蜷,重新形成团状的雾气,直接回到张平的身体。

    沧海道人凭着高深的修为,直接正面将张平,自认为的必杀技击败,“没想到,你这小小年纪,竟会如此邪门恶毒之法。”

    “你的强大,是我所没有想到的。”张平被刚才拂尘扫中,虽说仗着蛮力诀,皮肤无损,但是体内筋脉所受到的震颤,几近将整个的血脉崩裂,努力压制。

    “你这炼体却是强悍,不过,可惜要夭折了。”沧海道人露出怜惜之情,眼神一瞟,示意让洛斯宁亲手报仇雪恨。

    洛斯宁真可谓是求之不得,只不过是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他的亲儿子暗算,就是张平杀的,他的父亲惨死,同样与张平脱不了干系。

    唯独,他从没有想过,是谁发动的这场不该有的火拼。

    洛斯宁修为聚灵七重,但论真正对修炼的领悟,还是远不及他的儿子洛斯常,毕竟洛斯常是真正在紫涵宗深造过得人。

    洛斯宁带着杀意,满含仇恨的怒火,一剑刺出!

    剑锋还未抵到张平的咽喉。

    空气传来一声清响,嗤!

    “洛斯宁小心!”沧海道人提醒道。

    张平积蓄已久的一指弹,正如所言,任你修为再高,轻轻一指弹出,一切都得下葬九幽之下!

    晚了?洛斯宁目瞪口呆,感觉胸口微热,低下头去看。

    这时,沧海道人出手。

    嗤!摩擦空气传来的响动!

    张平一指再次弹出击中。

    洛斯宁胸前露出两个涓涓流血的洞口,倒在地上。

    沧海道人快如闪影,身法之快,连遗留背后的倒影都是那么的不清晰、不明朗,瞬间举剑刺出,“你好狠的心!”

    “少爷……”李梅痛哭流涕道,闭紧双眼,不敢再去看。

    “横云渡,移沙平海。”张平强忍体内疼痛,运行筋脉,已然跃出数米。

    呛!

    一剑刺空,附带的剑锋之芒,掀起地面大块的泥石板碎裂成碎沫。

    痴嗔剑挥然舞动,飞天仙外剑一招舞出,若腾挪的仙子跳舞般,撅着屁股婀娜多姿。

    沧海道人将梅残剑演绎气势纵横难挡,本是怀柔与阳刚并集的剑笈,此刻已被充满怒气的沧海道人,生生使出万箭齐发,剑招千变万化,每一寸的剑芒,都带着悍然无比的飘零花朵,但即便擦肩而过,非死即伤!

    张平堪堪勉强,游走边缘逃避。

    下一刻,沧海道人丹田之内,挥然运转激射出八道真气,生生将张平所有的去路,全部包围。

    花瓣似的剑光弥漫,斩向张平。

    这一击,只要击中张平,不死也必定因为全身筋脉寸断,终生残废。

    张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原来如此之近。

    轰然使用流畅的这套剑法,竟然因为被封住去路,而不知如何施展。

    “我不服,我绝不相信生命到此为止!”痴嗔剑之上的树之灵,心随所至,刹那红色雾气滚滚涌出,生生在张平身前,祭出一道防御屏幕。

    梅残剑被沧海道人使得大成之境,真可谓登峰造极。

    剑芒所化的梅花状的花瓣,撞击树之灵的红雾,似有灼烧之威,发出嘶嘶的响声。

    张平乘此,下一剑招使出,几缕红芒缥缈之雾,蒸腾而起,似真似幻。

    沧海道人暗自咋舌,没想到这小小年纪,修为极低的张平,竟有如此之多的逆天法宝,贪婪之色眼底闪过。

    成百上千炼至极致的花瓣,朝张平层出不穷砍去。

    张平不为所动,曼妙的剑舞依然如故,不管周围已被笑成一团的紫涵宗弟子。

    “残!”

    梅残剑是有两个部分组成,沧海道人对付张平只用了上半部分,真正的剑法精髓,其实是在残字,浑然透发着一抹宁折不屈的梅花刚毅。

    此剑技如故!

    沧海道人一声断喝,万千散落的梅花瓣儿,裹挟着不可一世的剑芒,瞬间披散,道道的剑芒化成飘零如伞的剑意。

    如若波涛滚用的石流冲杀过去。

    地面瞬间被疯狂的剑芒,冲刷出巨型沟壑,草木乱飞,石板早已碾成泥土。

    红色雾气仿佛再也承受不住攻击,当最后一道的剑芒冲锋而来。

    咔嚓!

    崩溃碎裂,化成丝丝红气,竟再次凝聚而成红色屏障。

    承受剑芒袭来,如此往复,削弱了伤害达八成以上,红雾才彻底溃败,回到痴嗔剑。

    “这雾气竟有灵性?竟要以命相驳?”沧海道人呢喃道,眼眸的贪婪之色更加的浓厚。

    张平还未完成最后一招,然首当其冲,直觉的万千个冰锋,朝自己涌了过来,好似要将自己整个身体彻底撕碎。

    索幸,红色障雾扛下了大部分伤害,抵达到张平时,只是皮肉之痛,有蛮力诀护体,并无大碍,旋即最后一招完成,举剑擎天,跃身而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带着手机来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骑猪赏日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骑猪赏日落并收藏带着手机来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