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带着手机来修真 > 第八十一章活着回来就好

第八十一章活着回来就好

作者:骑猪赏日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平的腹部陡然,一股仿佛被压抑已久的暴虐气息,瞬间如同洪堤决口,倾泻而出,头顶之上蓦然现出,一个巨大的红色古剑符文,与之前更加明亮,红雾笼罩,席卷的罡风猎猎。

    “飞天贯日!”

    宛如一颗璨如焰火的星斗,霸道决绝倾劈而下。

    月儿面色一禀,同样修长的双眸紧绷,并无惧色,反而将手中的鞭子,摔打的更加剧烈,宛如一条巨龙攀岩而出,静如松,动如狡兔,“绮丽璀龙鞭。”

    吼吼吼。

    鞭锋挥舞,钢如火龙好似来自上古,扩散着浓烈的气息,咆哮不可一世,凶猛的龙头朝斩下的巨剑迎面撞击而去。

    轰隆隆!

    蹦蹦蹦!

    炼丹房内,掀起一道道的狂暴,将地面的石板碎裂,远处的几尊丹炉,更是发出猛烈低吟的震颤。

    月儿蹭蹭蹭,倒退数十步,咔嚓,俏足狠狠的向后一磕地,陷入地面半寸厚,堪堪仍旧抵挡不住身体向后退的趋势。

    本是红润的脸小脸,此时,已被一片的无比惨白所替代,满目惊惧,带着不愿承认眼前所发生的事实的神态。

    然而,嘴角挂着连珠的红线,轻轻滴落在殷红的衣袍上,反而将衣服的颜色,变得更加的鲜艳无比。

    张平深提一口气,脚下抹过一个不规则的行迹,“移沙平海。”双手伸出,搂在月儿的身后。

    咚!

    张平成了一个肉盾,胸前刚刚吻合的伤口,再次崩开,痉挛般的疼痛,将他全身具是一震,勉强的嘴角,扬起不羁的笑意,笑道:“你输了。”

    月儿低着脑袋,骤然脸颊红晕一片,随即,察觉自己有些失态,白了张平一眼,起身离开。

    张平不以为意,反而极为淡定的,取出两瓶止血粉,往胸前早已是厚厚一层覆盖成伽的伤口上,往上面洒了部分血粉。

    将欲将要裂开的细缝纹路,彻底的遮盖住。

    张平将这收拾好后,对着不知想些什么的月儿,训斥般的口吻,一口气说下来道:“虽然我没有太好的教养,但也不会嘲笑不如我的人。”

    月儿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怎么辩解,面露凝难之色,瞬间将这的气氛变得诡异、尴尬。

    “大胆,还敢教训我女儿?”蓝袍老者一直在旁边,面带似笑非笑,静观事情的发展,却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直到这时,才终于展示出了他作为一名父亲的角色,泠然薄怒道,“我父女二人辛辛苦苦的救治你,不思报答,竟然还恩将仇报,是非曲直不分,我堂堂金阳宗怎么会有如此弟子?”

    张平一愣,幽幽道:“刚才是你们救得我?”

    “难道这儿还有旁人吗?”不知为什么,月儿突然从旁出声道,双目反而还会含着若隐若现的亮光。

    张平拱手称谢道:“多谢前辈了。”

    “谢字就免了,一枚三品乌血凝丹,还有五枚止血丹,你就给三百枚灵石就好了。如果你没有这么多的灵石,也可打欠……”蓝跑老者摆出公私分明,丝毫必较的样子,不过还是考虑到了张平的经济实力,毕竟刚从他那里买了价值二百枚的丹药,故而也不想把张平逼急了,又提出了另一种的付款方式,只是还未将那‘打欠条’的三个字说出来时,就见到张平在纳戒中提留出了整整五袋的灵石。

    当然其中,也有来自休氏兄弟二人的。

    “前辈,这次就不还价了,一共五百多灵石,算是给你和这炼丹房的赔偿;如果日后但有所吩咐,弟子一定会不辞辛劳而来。”张平放下灵石,自觉的将地面上的狼藉简单的归拢一番。

    在蓝袍老者的不住咋舌下,张平淡如苍松,无波无念,轻轻远去。

    “你看看,在这小小的金阳宗,也是有卧虎藏龙的啊。不用总以自我为中心,以为自己大地方来的,就看不起人家。平时就要多学学我,你看看你老爸,上跟达官贵人,下同贩夫走卒,那个不是倾心相交。”老者这时,喜滋滋的将地上灵石,收了起来,还不忘将旁边愣愣出神的女儿,反复数落一通。

    “你就是整天喜欢跟不熟悉你的人,东拉西扯。”月儿好似心中有气,双眸泛动,一语毫不留情的将他父亲戳破。

    忽然,蓝袍老者眸子泛着深意,倏忽出现在月儿旁边,轻声道:“你感觉刚才那人比你的宁寒那个好?”

    “爹,你胡说什么?”月儿轻啐道,满面变得更加的红彻,匆匆上楼而去。

    蓝袍老者笑意连连,摇头笑道:“就你个小娃娃,还学着撒谎说自己怀孕,你怎么不直接说孩子都一人高了。”

    张平回到药王谷时,已经冷月高挂天边,宋宿还在院子等待他,见面先是嘘寒问暖,转了一大圈,才终于切回正题,“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

    “是。”张平有些震惊,没想到这金阳宗消息扩散的范围如此之广,自己不就是杀了个休氏兄弟吗?

    竟然连偏僻如此之远的药王谷都知道了,张平自我叹道,看来往后的些许日子里面,自己要多低调些了。

    宋宿凹陷的眼窝,猛然间光芒乍放,仿佛听到了一个极为诧异的消息,将手上的宝剑抓的更加紧,枯槁的大手不住拍打张平肩膀,声音都带着颤抖道:“活着就好,活着回来就是万幸,曾宝啊。虽然药王谷就剩咱俩人了,但是也绝不让他们看扁咯。”

    张平被说的一头雾水,想了半天,也没有把天上一句,脚下一句的想明白,“宋主事,药王谷怎么就剩咱们俩了?”

    这时,宋宿神色忧伤,黯淡下来,“肖奇出走了,辞别宗门下山去了,说是要遍访名山大川,学成之后,给他的什么挚爱报仇雪恨。”

    张平登时心中一禀,隐隐察觉到纳戒里面的那副蛇皮,也是颇有感应似得,轻轻颤动。

    “不要害怕,不就是与休和运决斗吗?有我在,他们谁也不能动你一根毫毛。”宋宿看到张平神色不对,误以为是害怕了。

    张平登时心中一暖,于是就简单的解释了一遍,张平也知道了大概的来龙去脉,原来之前苍荣来到过药王谷寻找张平未果,反而碰到了无所事事的宋宿。

    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这苍荣故意开了个恶意的玩笑,说什么张平与休和运在试炼去,做生死对决之类的。

    不过,饶是宋宿满身愤慨,但终究路途遥远,垂垂暮已,只能干瞪眼,眺望远方干着急。

    如今,张平将前应后果一说,反而留下了一脸惊愕的宋宿,喃喃自语道:“你一个人就杀死了休氏兄弟俩人?”

    张平苦笑道:“是啊,谁让他们点儿背。”

    “……”宋宿砸吧着嘴,一语被噎住。

    张平将日渐消瘦的宋宿扶进木屋,转身欲要离开时,躺到床上的宋宿,双目镌烁阴冷道:“你身中剧毒。”

    轰隆隆,张平的脑海泛起涛涌,犹如翻江倒水,将整个神识洗涤的空荡荡的,仿佛时间静止般,气氛异常的压抑。

    “你拜入我金阳宗是为了寻找解毒的药方吗?”宋宿语气平静淡然道,“只不过,恐怕要你失望了,虽然金阳宗不小,不过你这种毒丹显然绝非寻常丹药可比,这解药真的没有。”

    斑驳的月光洒下,投射进狭窄的木屋,将这二人的身影,直接形成了对立。

    宋宿没有杀机,只是宛如寻常之事,平静的取出蝎子,任凭它蚕食自己手指上的鲜血,渐渐连空中的血腥气,都要比张平身上的不知要浓厚上百倍。

    张平轻轻一笑,幽幽道:“多谢了,我所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解药。”

    “那你是为了什么?”宋宿手指上的一块皮肤,撕拉,被蝎子吞噬干净,连一滴的肉屑都不留下,露出森白的指骨。

    那段指骨,白的吓人,白的清冷、可怕。

    饶是张平也是杀过人的,但还是忍不住浑身一哆嗦,才缓过神来,“你担心的那些都是多余的,我做我该做的。”

    “哈哈哈,希望你能够识趣,我们深夜的交谈,很是愉快。”宋宿大笑,轻轻一捏肚胀的蝎子,淡黄的光晕浮现,只见这蝎子,将吞下的血肉,就又慢慢的吐了出来。

    那段干枯的手指,渐渐饱满如常,甚至带有几分焕然一新的面目。

    张平隐有抵触,不愿再去观看,也是一咧嘴巴,勉强一笑,算是回应,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炼的什么斜功?”张平直觉阵阵的恶心,肠胃涌动,都快要吐出来了,喝了几杯水,算是缓缓静下心来。

    之后的日子里面,张平曾单独去看过宁永昌三人,筋脉被挑,就意味着成了一名凡人,这种莫大的打击,是非常的巨大,三人整日消沉。

    让张平看到,也是心中很是愧疚,毕竟这种后果,他附有逃脱不了的责任,唯一能够将三人筋脉治愈的方法,就是找到神通大能,亲自出手,为他们三人重塑筋脉。

    而作为小队中的女性桂榴,虽未筋脉毁失,但是由于曾在那次狩猎狂雷穿山甲时,脸部受到雷的轰击,整半个脸烙印成疤,正直年青、华容茂盛之际,遭此突变,桂榴整日以泪洗面,很少出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带着手机来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骑猪赏日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骑猪赏日落并收藏带着手机来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