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楚玖GL > 第58章 初九(五十八)

第58章 初九(五十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棠说她考虑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进房间去行李箱里拿出睡衣去了卫生间。萧以荀都看瞎了眼,也实在没能从萧棠的行为里看出她在考虑的诚意来。只好静静的看着没拦她,她琢磨着大不了就是她和初九去酒店住几天呗,看她萧棠还会不会跟着来捣乱碍眼。

    “姐姐。”初九说:“我明天回宿舍住吧,腿好的差不多了,住宿舍上课更方便点。”

    被萧棠这么一闹,初九已经动了搬回宿舍的心思,萧以荀想了想,还是点头了。她并不希望初九就这么搬回去,好不容易看到点苗头了,就初九那鸵鸟属性,还不直接给她们打回原形,前功尽弃啊。

    直气的萧以荀牙痒痒的,等萧棠从卫生间出来,萧以荀冲她笑了笑,扔下一句:“你睡沙发,明天床就空出来了。”

    萧棠擦着头发,琢磨了会,这应该就是初九明天要搬走的意思吧。然后她就愉快的同意了,就睡一晚沙发,她肯定很消停不会瞎折腾的。

    初九拿着电脑回房间,路过萧棠身边的时候,萧棠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的腿,大白腿又细又长,她不否认初九长的漂亮气质也好,可她就是看初九不顺眼,谁让她和自己抢姐姐呢。初九喊萧以荀姐姐的时候,萧棠恨她都恨到骨头里去了。

    初九腿上残留的青黄瘀斑早已经恢复好了,现在的腿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损伤,肌肤光滑细腻,没有外伤所以连个疤痕都没留下。没伤没疤没打石膏,那就不是骨折外伤。

    萧棠看着她走进房间,在心里腹诽了一遍。而后,她就幸灾乐祸的嘟囔了一句:“可惜了,怎么是个瘸子。”再想想自己的腿脚,简直一瞬间优越感爆棚。

    萧棠不敢大声说,但声音也不算小,初九听见了,看萧姐姐的面子就没吱声,对于萧棠这种无关紧要但又少不了会有接触的人,她觉得也没必要解释,却默默的在心里问候了萧棠一千八百多遍。而且,就萧棠160的身高而言,看在大家眼里基本也就是个二等残废了。

    萧以荀听得一清二楚,她瞪了萧棠一眼,也懒得和这缺心眼的小屁孩解释。反正初九这算是内伤,等回头恢复好了,大长腿蹦来跳去的,欢实的还不闪瞎萧棠的狗眼才怪。

    因为没人解释初九的腿伤,萧棠更自以为是的认为初九真是瘸子。在心里欢天喜地的确认上帝打开一扇门,又会关上另一扇门的时候,正小气的腹诽自己身材长相气质比不过初九又怎么滴,好歹我四肢健全啊。

    再看萧以荀因为这个瞪她,她对于说出那句话反而生出一丝丝后悔来。可她看见初九和萧以荀那同款的手绘衣服,又心生不满。她拉不下脸来问初九,她也不敢问萧以荀,所以,整个人都在矛盾纠结中挣扎着。

    萧棠听见房间里有动静,估摸着是初九在收拾行李。她还想着初九怎么能和她斗呢,这还不是乖乖搬出去了!

    萧以荀起身去帮忙,顺手关了客厅的灯,开了落地灯。也不过是把几件最近穿的衣服装到箱子里,没几分钟就收拾好了。萧以荀拉开衣柜看了看,然后把那条薄毯拿出来放在床上,把她们盖的那条稍厚一点的毯子拿出去给了萧棠。

    萧以荀说:“客厅夜里还有点凉,你晚上盖好毯子,早点睡。”说完也不等萧棠回答,转身回房间还顺手关上门,落了锁。

    已经躺在沙发上的萧棠顿时懵了,都是女人关门就算了,还上锁是为啥啊?于是,萧棠把手机调成静音,玩的时候还竖着耳朵听动静呢。她寻思着,初九是不是就等着这会功夫,在姐姐面前可着劲的戳她刀子。

    对于萧以荀锁门的举动,初九也是不解,萧以荀看她满脸疑惑才说:“萧棠睡觉不老实,我怕她骚扰我睡觉。”

    “……”太敷衍了吧,萧棠睡觉不老实,她能梦游进来骚扰你吗?

    只看表情,萧以荀也知道初九显然是不相信的,反正无所谓。她要干嘛,初九也拦不住。她说是,初九还敢说不是嘛。

    萧以荀换了薄毯盖,给了萧棠厚的,她一点不是担心萧棠晚上着凉,而是因为初九怕冷。萧棠的这种坏习惯太多了,防不胜防还屡教不改,锁门还不是怕萧棠晚上偷摸进来,让她看见自己抱着初九睡觉,却躲她躲的和瘟神一样,还不得烦死自己和记恨死初九。

    第二天萧以荀和初九走的时候,萧棠还在睡觉,考完试以后她紧绷着的那根弦算是彻底断开了。萧以荀喊她回床上睡觉,她迷糊着爬起来应了一声,眼都没睁开抱着毯子就进了房间,一头倒在床上就又人事不省了。

    初九拉着箱子回寝室的时候,苗苗她们才从床上爬起来,开门的时候双眼迷蒙的看是初九倒没惊讶,只是在看到初九提进来箱子的时候,一个哆嗦,整个人都清醒了。

    苗苗问:“九,你被学姐退货了?”

    “……你才是货。”初九把早餐递给苗苗,打开箱子,把电脑和衣服拿出来,开始整理东西。霍然和时舞从上面探出个脑袋来看她慢条斯理的收拾东西,然后又收拾床铺。

    这收拾衣服,也许是回来换衣服的,这收拾床铺的话,肯定是搬回来住的意思吧。

    时舞问她:“你怎么搬回来了,你萧姐姐同意的?”

    “嗯,她堂妹来了,我也好的差不多了就搬回来住。”初九说着,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她把所有床单被罩枕套全部换了一遍,又挪到床下。

    霍然又问她:“你早上有课么,回来这么早。”

    “有啊,还早不着急。”初九边开电脑边说:“我腿脚慢,你们可抓点紧,早餐就快要凉了。”

    苗苗看了眼被她放在时舞桌上的吃的,然后去刷牙,霍然伸了个懒腰,叹了口气爬了起来,时舞又躺回去边挣扎边大喊一声说:“床,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吃早餐。”

    霍然刷完牙出来,白了时舞一眼,边吃早餐边说:“我越来越不确定不明生物是男是女了。”

    苗苗喝了口豆浆说:“忽男忽女,时男时女。”

    “她是女的吗?这是一个谜!”时舞蹭的探出个脑袋来说:“不如你去调戏一下她,然后根据她发火的程度做出判断,可能会靠谱一点。”

    “我虽然没调戏过她,但她也没少发火啊。可她发火的时候,也很平静,平静的毒舌我。”霍然觉得,不明生物能做到平静的看着她死。

    初九想了想,转头看着霍然说:“祸害,你最近去a大的次数好频繁。你是想勾搭不明生物,还是想勾搭你高中同学啊?”

    初九一问,又用审视疑问的眼神瞅着霍然,霍然顿感有点无所遁形,她最近总摸去a大,哪是因为什么高中同学啊,同学君早被她遗忘到家乡的某个角落对手指去了。

    “怎么会,要勾搭早勾搭了。”霍然眼神开始乱飘,她心虚的后背都开始冒冷汗了。不过,有些事情还是有问清楚的必要。她顺手拿了个包子咬了一口,然后故作冷静的问初九:“我在a大偶遇过许姑娘,初九你和她是青梅竹马,再加上学姐,你们现在是三角恋情吗?”

    初九莫名其妙的看了霍然一眼说:“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你需要去污粉。”

    霍然一听这就明白点了,初九不是喜欢玩暧昧的人,不喜欢的人对她表现的明显点,她就会想办法拒绝。就像上次那个男生,告白之前还有不少女生喜欢他,自打他和初九告白之后就变成了大写的悲剧。

    初九和学姐之间的暧昧,瞎子都看的出来,那她和许涔肯定是没什么的。霍然想着,为了确定还是变着法的问她:“那是什么?”

    初九说:“我和阿涔还没出生就认识了,从小就在一块。她干妈和我干妈是闺蜜,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唔,还有茹茹。

    霍然听完,终于‘霍然开朗’,大大松了口气。可还没三分钟,心又悬起来了。许涔和初九没什么,可她自己的麻烦还有一堆呢。

    初九见她松了口气,问她:“怎么着,你还想打击报复啊?”

    霍然说:“我有那么小心眼吗?”

    “也是,你又不是三零一的,打击报复这种事你是不会拖到第二天的,事过之后你最多也就是有落井下石的能力。”对于大家的脾气性格和行事作风,初九还是很清楚的。

    “……”你是有多了解我?

    时舞和苗苗静静的听完她俩对话,彻底的鄙视初九了。这得是多单纯,在感情上脑袋得是一根筋短到左右都衔接不上了,才会是初九这样的吧!

    这霍然自己都说了她在a大偶遇过许姑娘,也对她高中同学没意思,时舞还偷听到上次霍然和许涔的对话,霍然这会还有意无意的套初九的词,时舞和苗苗不往别处想,这智商和八卦心也不允许啊。

    时舞叹了口气说:“祸害啊,你干脆狠狠心,约不明生物出来见光死吧。”

    苗苗也说:“对,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霍然犹豫着问:“行吗?”要是能约出来,至于这么纠结么,刚认识那会就喊她出来约架了。对方别说是出来见面了,就是接电话,都是个大问题。如果搞的定,怎么能到现在还是不明生物呢。

    时舞说:“头发长。”

    霍然一头雾水,苗苗赶紧插了一句:“这个意思我知道,她是夸你见识短。”

    霍然无力的捂了捂脸,她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这么纠结过?

    苗苗又问大家:“她这表情是不是想说:有一种悲催,叫想死死不了?”

    “对,她想约人家出来见光死,结果发现人家压根不管她死活。”

    初九也忍不住说:“你要相信,好的总是压箱底的。”

    霍然作深沉状,翻来覆去的思考,可脑子里一团乱,最后一咬牙还是觉得豁出去了,她决定先从不明生物下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楚玖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长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顾并收藏楚玖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