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楚玖GL > 第76章 初九(七十六)

第76章 初九(七十六)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初九的干妈是个很认真负责任的人, 但只是局限于工作中, 私生活虽然不怎么上心打理,但也还不至于对孩子完全不上心,毕竟干妈还是很关心爱护阿涔的, 起码初九看在眼里, 作为一个旁观者她觉得自己可以做到很客观,初九认为只是爱的方式和表达方式不同罢了。

    反正初九就是有这种用胡思乱想来颠倒是非真相的能力,但她总认为猜错了的事情大部分时候其实是懵对了的, 而不经意怀疑对了的事情,一定是自己随口YY出来的,假的太不靠谱。

    这样大胆假设的思考方式,是太后教导出来的,可是不敢小心求证的行为, 是太后压迫出来的。如此看来, 太后的自我反省很正确,对初九的教育从某个点来说, 确实是潘楚两家教育史上的一大败笔。

    可是太后要是不同意可怎么办?初九想了想, 就给太后打电话请安, 然后顺口提了一个人在家有点无聊想提早搬回宿舍住的想法,她琢磨着先打回宿舍的幌子明修栈道, 然后再暗渡陈仓, 等以后太后发现问起来了,就往萧姐姐那推,说她一个女生住在外面, 太寂寞还没有安全保障,就去陪陪她。

    没想到,太后远在天边也管不着她,居然默默的听完之后一句话都没问还就同意了。

    初九一兴奋,就在床上滚来滚去了大半宿,打了鸡血似的天没亮就醒了,乖乖的洗漱完拿着小包袱就出门了。等她出现在萧以荀小公馆门口的时候,天才有了那么一丝丝的蒙蒙亮。

    萧以荀开门前眯着困到睁不开的眼,先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还顺便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清晨四点二十五分三十五秒。要不是知道来人是小初九,她肯定拿着拖鞋把扰人清梦的孽畜拍进墙里抠都抠不下来。

    萧以荀没有起床气,但是没有人喜欢睡觉被吵,萧以荀尤其如此,睡觉的时候谁敢把她弄醒,她就敢把谁弄死。

    “你昨晚没睡吗?”萧以荀真是低估了初九的行动力,一打开门,就看见初九穿戴整齐一脸精神奕奕的。萧以荀眼神逐渐清明起来,看着初九微笑,就有种阳光洒进心里的感觉,暖暖的。

    “睡了啊,一醒我就过来了。”初九看了眼睡意朦胧的萧以荀,然后不好意思的问她:“我是不是来早了,打扰你睡觉了。”

    “昨晚看书没注意时间睡得有点晚,这么早你不困吗?”萧以荀接过行李箱,拉她进屋,顺手把箱子扔在一边,拉着初九往卧室走。听见初九说不困,萧以荀拉她坐在床边,凑近她耳边说:“把衣服脱了。”

    轻轻淡淡的声音,又在似醒非醒之间迷迷糊糊的,听的初九心里一阵绵软,特别撩人。“哦。”初九伸手脱衣服,脱到一半又听见萧以荀说:“裤子也脱了。”

    初九一怔,小手揪着衣服,蒙蒙的转过脸来问她:“干嘛?”

    然后她看见萧以荀拉开衣柜拿出一套衣服来递给她说:“还穿你以前穿的睡衣。”

    看她那一副要死守清白的样子,萧以荀忍不住笑:“要非礼你我就亲自动手了,还等你反抗吗?”可能体力上是不如初九,但她还真不信初九会对她下狠手。

    初九这想反驳吧,又觉得小姐姐说的有道理,不反驳吧,又忍不住小脸一红,干脆冲到卫生间去换衣服。她出来的时候,萧以荀已经躺回床上继续完成没完成的补觉大事,听见初九走到门口的动静,萧以荀也只是抬了抬手拍了拍身侧说:“来陪我睡一会。”

    身边睡着小姐姐,自从确定自己喜欢人家之后,相互一靠近初九莫名就会紧张,腿伤的那阵子也和小姐姐在这住了一个多月不是好好的嘛。见萧以荀睡得很安稳,初九给自己的评价是瞎激动。

    初九打的鸡血肯定是名牌里超特效的,看看这持续性就知道了。哪能是一时半会就过劲的。初九睡不着,正用扑闪着的大眼睛从上到下,仔仔细细温柔的抚摸她小姐姐的脸,突然看见人家睁开眼睛欲诉还休的看了她一眼,手一撩就把她身上的衣服撩到了她脸上,还没忘记用搭在她细瘦腰身上的手捏了两把嫩肉。

    初九顿时两眼一抹黑,虽然她萧以荀没使什么劲,可是这种明显被人撩了一下的触感,还是刺激的她全身的皮都绷紧了。像初九这样从小被亲妈虐大的孩儿,对于皮绷紧的感觉真是太熟悉了。

    但萧以荀确实是真的困,她没逗初九,只是抱着初九把脸塞进了她颈窝里,像抱着大熊娃娃似的,然后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再睁开眼的时候都七点多了,不知道初九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又整个人蜷缩在她怀里,看起来特别乖巧。

    反正睡前不论是什么样的姿势,醒过来的时候,必然都会是初九窝在自己怀里,初九看起来不像是没安全感的人,她自己睡觉的时候睡姿也老实安分的像根木头,萧以荀有点纳闷,她觉得初九这样的习惯应该是被人培养起来的。

    萧以荀一回来就顾着联系初九,搬回学校之前就对厨房进行了扫荡,现在家里冰箱空荡荡的,和初九第一次来这借宿时一样,除了水能放进嘴里的东西,也就只有牙刷了。

    萧以荀洗漱完叫好外卖喊初九起床吃早餐,初九小憩了一觉醒来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吃早餐的时候萧以荀和初九说她找了家公司要去实习,一直会持续到开学。

    初九听完没做声,默默的喝着酸奶,在心里琢磨着小姐姐这言下之意真是要自己来□□啊。她白天实习去了,就晚上回来睡觉,那自己干嘛去?初九突然觉得有点不是滋味,有种被骗了感情骗了**的错觉,虽然她俩之间比小葱伴豆腐还一清二白,可是心里那种委屈简直无的放矢。

    看初九心不在焉的,萧以荀想了想,大概知道她心里是个怎么样的想法。萧以荀问她:“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实习?可以提前积累点社会经验。”

    初九没说去不去,直接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家开的?”这还有两周开学了,说去实习就去实习啊?而且自己才大一,理论和实践能力充其量也就打个杂,不是只有打零工的份嘛?

    可不是嘛!为了早点回S市来,她推了在总公司实习到一半的事,还是没能逃过去熟悉分公司的悲剧。萧以荀喝了口水,回避了初九认真又单纯的眼神,顺便连这问题也回避了。萧以荀问:“要不,你还想做什么?”反正她觉得初九的兴趣也根本不在这,这只是初九顺着发散性思维好奇问出来的槽点而已。

    果然,萧以荀没正面回答问题,初九那随口一问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分散了。她说:“也没什么事想做。”

    初九这语气听起来有点意兴阑珊,真像兴致勃勃的等着小情人回来腻歪,结果刚见面还没半点亲热劲,就被人惊喜的给泼了一盆冷水,一下子就从南方的酷暑穿越到了严寒的东北,从头到脚冻了个结结实实,还一点心理准备的时间都不给。

    好在初九从小在太后的教育下还是挺知书达理的,而且心理素质比她那小身板还硬朗。她这种死了旧爱的情绪因为有了新欢的刺激,也并没有持续太久。毕竟小姐姐和她并不能一直待在一起,倒不是会觉得腻味,可她现在还真怕相处时间久了,小姐姐辣么聪明一眼看穿她的小心思可怎么办?

    她总觉得小姐姐三五不时的撩她一下,是喜欢她的,可小姐姐又没啥明着暗着说喜欢自己。这样的话,她总觉得很心慌,完全淡定不起来了。

    初九没有实战恋爱经验,对于喜欢和爱,她是有些懵懂又分不清楚的。因为现在暧昧的气氛太诱人,她甚至没有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的勇气。她分不清楚萧以荀的态度,也看不清自己的心。

    初九喜欢和萧以荀在一起,可她又有点怕她喜欢萧以荀的心思被戳穿,万一人家小姐姐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被时舞她们起哄出来的误会,那不是连做朋友都尴尬的不行了嘛。

    而且现在面对小姐姐的时候,总忍不住害羞,害羞又忍不住脸红,而这种像呼吸一样自然的连锁反应又根本无法自控。

    可是说到小姐姐在琴房亲她的行为又是几个意思?如果不喜欢她,还能亲她吗?初九觉得很烦恼,想到这初九又觉得萧以荀是喜欢她的,萧以荀对于她的态度,往深了说就是在搞对象,只是没捅破窗户纸,没说过我爱你,我们在一起什么的,更像是心照不宣的认同,这种默认来自于羞涩还是默契,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就算往浅了说那也是暧昧啊,绝不是什么正常的友情关系。而且用苗苗和时舞的话说,就是这年头还有几个男女,男男和女女是正当朋友关系的?那种外星生物都快死绝了。

    “嗯,也好,这样我就能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了。”萧以荀倒说的很是认真,她想说圈养初九,可是想想初九平时的言行举止和衣着品味,不露锋芒也不至于低调无味,再瞅瞅初九对满园的熟悉程度,还有许涔和云姐。

    她要真想圈养初九,那着实是很费劲的。初九的家庭背景她没说过,只是能看出来家境似乎是很好的,初九不拘小节为人洒脱,虽然有时候还会犯二,可是基本的礼貌和各种场合该有的礼仪姿态绝对是切换自如,初九有种不是有钱人家养出来的高雅气质。

    偶尔还能从言谈举止中猜出来一些,萧以荀觉得如果就家世而言让初九圈养她的话,那她能少奋斗二十年也不一定。

    这都还在念书,圈养的定义无异于生活上的照顾,从年龄上来讲大家都是大学生,可是三零三孩子们的生存能力和三零一的相比,简直是大学生和小学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楚玖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长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顾并收藏楚玖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