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5章 嫡女逆袭(五)

第5章 嫡女逆袭(五)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必了。”沈望舒为魏王的厚脸皮惊讶了片刻,淡淡地说道。

    “你有喜欢的人?”魏王盯着她的眼睛认真地问道。

    “没有。”

    “本王也没有。”魏王顿了顿,继续说道,“遇到你之前。”

    沈望舒不说话了。

    “有婚约?”魏王又再次问道。

    “没有。”沈望舒目光闪了闪,想到了一个还没来得及提亲的侯府畜生。

    “本王也没有。”魏王紧张的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见眼前的少女不说话了,低声说道,“遇到你之前。”

    “我与王爷不合适。”俊美绝伦,身份高贵的青年皇族向她提亲,沈望舒到底是个女子,自然很有些虚荣,只是世上哪里有这么多的一见钟情,铭心刻骨呢?

    有的只是片刻的喜爱之后,激情褪去后,男人的抽身退步,女子却只能在后宅被禁锢一生。她不会再重蹈覆辙地嫁给一个侯府的畜生,也不会挑战魏王这样的高难度姻缘。作为皇族,魏王有大把的选择。

    若是不再喜爱她,只将她丢在王府,再去喜爱另一个叫他愉悦的女子就是。

    可是她该怎么办?

    若是之前的宋岚,只怕会再次抑郁而终。

    若是如今的沈望舒……

    上辈子的燕国皇子,就是魏王的下场。

    “你怀疑我的真心。”魏王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他不知宋岚遇到过什么,可是却已经看破了她的防备。

    她把自己缩在一个小小的壳子里,不愿意探出头来,唯恐自己受到伤害。

    “王府之中姬妾成群的日子,我过不了。王爷也不必说什么立誓的誓言。”沈望舒抬头止住了魏王的话语,突然笑了笑和声说道,“我与王爷不过认识几日,哪里有这么多的深刻的感情?今日脑子发热,待回头,王爷就知道什么叫做——不过如此。”

    她笑了笑,见魏王垂头,仰头却撞进了这青年的一双怜惜的眼睛里。她经历了不知几世,也从未见过哪个男子,会对自己露出这样的眼神。

    似乎他们都总是很害怕她。

    “本王不是那样的人。”她吃了多少苦,才会不再相信真心?

    魏王不知该说些什么,可是却忍不住伸手扣住了沈望舒的手腕,见她冰冷看来,又默默地垂下了眼睛。

    “本王会做给你看,你就知道,本王并不是一时冲动。”他松开了他的手,感受到残余在手中属于她的温度,轻声说道,“本王府中并无姬妾,只愿一心人,日后亦不会再有。”

    他明白沈望舒不会相信自己此时虚妄之言,最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才出府,径直往后宫的方向去了。沈望舒一脸复杂地看着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少女害怕的痛哭挣扎声,顿时顾不得魏王,沉了脸扭头看去。

    一个柔弱单薄,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家常衣裳,头上随意挽起的美丽少女,哭着被两个侍卫给拖了过来。

    她吓得花容失色,被丢在地上滚了满身的尘土,顿时大哭了起来。

    柔姨娘哀哀地叫了一声扑到了她的身上,母女两个抱头痛哭,仿佛眼前的沈望舒是那个最恶毒专横的人。

    沈望舒突然笑了。

    “就算婉儿有再多的不是,可是她也没有坏心眼儿,求大姑娘饶了她罢!”柔姨娘松开了宋婉儿爬到了沈望舒的脚下,哭着磕头叫道,“再如何,你们也是亲姐妹呀!大姑娘为何要赶尽杀绝,一定要迫害婉儿呢?!”

    她回头看着哭声一团的宋婉儿声嘶力竭地叫道,“婉儿就足够可怜的了!大姑娘为何依依不饶?!难道大姑娘的心,就这么狠,一定要婉儿的命?她是你的妹妹,也是老爷的女儿呀!”

    最后一句话哭着叫完,她如同无力的天鹅一般优美地伏在了地上。

    “这是在做什么?!”院子里这般吵闹,沈望舒就听见了一声威严的吼声。

    她扭头漫不经心看去,就见门口,宋丞相一脸惊怒地大步而来。

    他见了沈望舒微微一怔,脸色有些缓和,然而目光落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柔姨娘,还有那个哭得怯怯可怜的宋婉儿时,脸上又阴沉起来。

    “这是怎么了?你连姨娘和妹妹都要作践?”他带着几分怒火地质问道。

    沈望舒一双冷淡的眼,扫过宋丞相的官服,突然笑了笑,轻声说道,“我以为,就算对我身上的伤势不感兴趣,可是父亲得陛下嘉奖也是因我之故,总该知道和颜悦色一些?”

    “你一回府就闹出这么大的风波,我如何能和颜悦色?”宋丞相脸色僵硬地说道。

    他就是这样偏心,因此当宋岚嫁到侯府被人作践,回了娘家央求宋丞相护她一护,可是为了宋婉儿,他狠心地将宋岚赶回了侯府。

    他到她死,未发一言。

    “若我早就回府,早就处置了这丫头。”沈望舒如今并不是宋岚那般无依无靠的可怜姑娘,她在太后面前依旧有两分体面,又有了一个小小的爵位与封地,只要她想,甚至可以破家而出,自立门户,守着爵位过自己的日子,哪里会畏惧宋丞相的怒火。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不悦的宋丞相,缓缓地说道,“魏王都已经知道,当日太后遇刺之时,宋婉儿推了我一把,这是要将我置于死地!既然她要我死,为何我不能清算她?”

    “此事婉儿与我说过,她只是太害怕,害怕叫人伤了,所以推了你一把。”宋丞相沉声说道。

    “难道我不怕?”

    “你因此还得了陛下与太后娘娘的赏赐,难道……”

    “这是我的功劳,可是要害我性命的,我也不能饶恕。”难道她还得谢谢宋婉儿?沈望舒突然低低笑了,抬手,就有两个银甲侍卫将宋婉儿给压住。

    她的眼角泛着冷酷的光,看着宋丞相恼怒的眼神说道,“她做初一,我自然就做十五,礼尚往来。我只是太生气了,请父亲谅解我的心情,与谅解她的心情一样罢。”

    她缓缓地说完,脸色一沉指着宋婉儿吩咐道,“按规矩给我打!”她止住了宋丞相的话笑这说道,“如今我可是乡君,这是御赐的,想要打一个卑贱的庶女的权力还是有的。父亲若心疼,只往宫中告我去。”

    “你!”

    “只是父亲若闹得沸沸扬扬,我自然是嚣张跋扈的恶人,只是您这个庶女,也是谋害嫡女的毒妇了。”沈望舒柔声提醒说道。

    她的名声宋丞相并不在意,可是想到会连累宋婉儿,顿时就叫他迟疑起来。

    她迟疑的时候,魏王留下的侍卫已经提了板子摁着宋婉儿打了起来。

    宋婉儿本是最柔弱的女孩儿,又娇生惯养娇嫩可人,叫几板子全力打在了身上,顿时背上腿上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发出了尖锐的哭声。

    柔姨娘顾不得自己的“昏迷”,扑到了宋丞相的面前哭着叫道,“老爷救命!”

    “住手!”

    只是这些侍卫都是魏王的属下,哪里会听从宋丞相的愤怒喝止,充耳不闻,不过十几板子,就将宋婉儿打得没有了声息。

    “你莫非要打死你妹妹?”宋丞相扭头与沈望舒怒吼道。

    “她要害死我,这之前,我只好先弄死她了。”宋婉儿作践的,当初并不是她,可是她想到了那时宋岚遭遇的一切,却还是会为宋岚感到痛恨。

    宋岚又有什么错呢?她本该嫁给一个很好的男人,或许依旧会有妻妾之争,可是却不会那样惨烈,连自己的孩子都被丈夫亲手夺走。她看着宋婉儿身子底下流下了鲜血来,奄奄一息,含笑欣赏了一番,却见宋丞相竟扑到了宋婉儿的身前。

    “要打,就连我一起打!”宋丞相厉声道。

    若打了他,就是自己忤逆,沈望舒也并未想过叫宋婉儿这样简单就死了,微微颔首,叫侍卫们停手。

    柔姨娘已经扑到了宋婉儿的身上大哭。

    “你好狠的心呐!”宋丞相也担忧地去看宋婉儿,见她已经厥了过去,背上都被打出了森然的白骨,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回头指责道。

    柔姨娘也含恨看向沈望舒,只是顾忌魏王的威胁,只好垂头默默流泪。

    “这次给她一个教训罢了,若下回再敢谋害我,不要怨我扒了她的皮!”沈望舒小腹隐隐作痛,也知道自己伤势未愈。

    她心中忖思,见宋丞相对自己没有一点关切,只去看宋婉儿的安危,也不在意,只仰头与宋丞相缓缓地说道,“还有一事。”见宋丞相侧目看来,她满脸温煦,半点儿没有看到宋婉儿满身是血的恐惧,和声说道,“当年母亲亡故,曾留给了我一张她的嫁妆单子,我记得这些嫁妆在父亲手中,说是为我保管?”

    她笑容讥讽起来。

    宋岚当年嫁人,可没有看见她母亲的嫁妆,反而宋婉儿入门为妾时,嫁妆赫赫扬扬,十里红妆。

    也是因她嫁妆风光体面,因此虽然只是妾室,却在侯府格外有脸面。

    宋丞相的脸色僵硬了一瞬。

    “我已经是乡君,又有陛下的封地,如今正好一同管了,不必父亲再费心。”沈望舒仿佛没有看见宋丞相的脸色,和气地说道,“嫁妆里都有什么,嫁妆单子写得明明白白,父亲不必担心分不开嫁妆与府中公中之物。只是……”

    她微笑着扯起了太后的虎皮,毫不亏心地说道,“若与嫁妆单子上少了什么……我也只好……舍了自己这张脸,去宫里哭求太后给我做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