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29章 贵妃金安(十五)

第29章 贵妃金安(十五)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后娘娘?”

    她从假寐中醒来,就看到自己心腹的侍女立在自己面前,垂着眼睛大气都不敢出,仿佛叫自己受惊。

    可是她知道其实不是,她只是怕她恼怒,用她来撒气。

    这空荡荡只剩下了奢华与冰冷的端贵的宫里头没有一点儿的人气儿,安静得就跟坟墓一样。

    她不想骂人,也不想高声,可是却忍不住。她总是想,若她还没有一点儿的鲜活气儿,那这冰凉凉的皇后寝宫,就真的是个坟墓了。可是她脾气越坏,这宫里就越安静,从前荷妃的温柔贤德,如今都化作了当她成为皇后的跋扈粗俗,都化作了她的小人得志和不堪尊贵。

    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

    她如愿以偿地成为了皇后,逼死了贵妃,可是却发现自己过的日子,还不及当年在惠帝爱护之下逍遥自在的荷妃。

    她出身并不尊贵,得到了惠帝的青睐成为了皇后,却没法儿压制后宫那些有摄政王撑腰的后宫嫔妃。

    她们在贵妃在时,一个个安静如鸡,恨不能跪着说话,处处带着小心。

    可是当那个跋扈得叫人厌恶的贵妃死了,面对她这个皇后的时候,这些妖精们就再也没有了敬畏之心。

    她们毫无忌惮地在宫中勾引惠帝,穿得花枝招展,放肆谄媚,半点儿没有将她看在眼里,就算她发火儿愤怒,指着妃嫔喝骂,命人杖责,可是却只招来了嘲笑与不屑的打量与排挤。

    贵妃在时,她们敢碰惠帝一根手指头?!

    她不明白,温顺聪慧的自己,怎么就比不过那个除了一张脸招人喜欢,没有一点儿的贵妃,只是她想到当年是有惠帝的撑腰,贵妃才能够那样跋扈嚣张,随心所欲,因此便哭诉到了惠帝的眼前。

    惠帝从前多心疼她呀,想她要锦衣夜行,要守着他的宠爱却不能昭告天下,因此恨不能将所有的爱惜都放在她的眼前,维护她,保护她。可是当她成为皇后,统率后宫之后,再想得到他的支持,却只看到他厌倦的眼神。

    “你已经是皇后了,莫非还要朕来给你看着后宫?!”惠帝也觉得没意思极了。

    摄政王嘴里说着大政奉还,其实不过是个说法儿,如今依旧把持朝政,与从前没有什么不同。

    唯一不同的是,从前还有个贵妃会什么都不顾地指着摄政王骂他乱臣贼子,可是如今,唯一一个会在他四面楚歌无人相助的时候,死都不怕,旗帜鲜明地和他站在一起的人,都没有了。

    摄政王在前朝把他当一个摆设,这后宫的嫔妃们没有了贵妃的压制,从各处冒出来叫他身心俱疲。他本以为荷妃有了皇后的封号尊荣,就可以给他帮一点点的小忙,不必如何强势,只要压住后宫这些野心勃勃的妃嫔就好。

    别以为惠帝不知道。

    这些嫔妃哪里是对帝王感兴趣呢?

    她们是对帝王的血脉有兴趣。

    惠帝即位多年却没有子嗣,若有了皇子,就是皇长子,不仅如此,比起一个什么都不知道,想要反抗还得十几年的婴孩儿,惠帝这个时时想要翻身的皇帝,对摄政王来说威胁就太大了。

    若有皇子诞生,只怕就是惠帝的死期。

    因此惠帝苦不堪言,不仅不敢碰这些后宫的嫔妃,连自己真心爱怜着的皇后都不敢碰了。

    他小心翼翼地活着,不仅要拒绝如花美眷的柔情似水,还要抵抗那些汤汤水水里叫自己躁动不安的助兴的药。他一个人躲在帝王的寝宫里,却不敢宣召任何一个女人,憋得不行的时候,却只能自己解决问题。堂堂帝王,却要自己动手,惠帝不仅是羞愧,还有压抑的绝望。

    只要摄政王不死,他怎敢去睡女人呢?

    若贵妃还在,若是贵妃生下皇子,只凭着贵妃跟自己一条心又厉害泼辣,摄政王只怕是不敢用她的皇子的。

    惠帝心里的苦楚与怀念,又有谁知道呢?

    可是这些他都没有对皇后说过,不过是不想叫自己心爱的女人多心,只有自己疲倦地守着,可是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哭,皇后却哭着要他做主。

    她怎么能这样没用?!

    “可是……”那时皇后就对惠帝辩解道,“她们眼里,皇后算得了什么?”

    “那是你自己没用!”惠帝心烦意乱,颇有些口不择言地说道,“贵妃在时,她们敢多说一个字!?她还不是皇后呢!你自己想想,她在时朕多清净?怎么到了你,明明有朕的宠爱,有朕做靠山,还压不住几个女人?”

    他本不想这样和皇后说话,可是不知为何,他总是越发地想到了贵妃。那时他不喜贵妃的强势嫉妒,可是现在才发现,这是多么叫自己怀念的美德。

    “还要朕来教你不成?!贵妃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他说完了,看皇后哭得梨花带雨,心里憋闷极了,沉沉的压力压在心头,摔袖走了。

    皇后泪眼朦胧地听着他越发频繁地提到了贵妃,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儿。

    贵妃在时,他一天在她的面前骂贵妃无数遍,可是当贵妃被废,当她如愿以偿成为了皇后,本以为会两厢厮守,却愕然地发现,帝王的嘴里,贵妃的名字还是如同从前一样频繁。

    不再是嫌弃厌恶,而是怀着愧疚的怀念与怜惜。

    那个刚烈愚蠢的女人,被贬到冷宫不过几日就一把火把自己连同冷宫一同烧了个干净,如此决绝,连尸体都不肯留给惠帝。

    那场在冷宫的大火在夜里烧透了后宫的半边天空,她看着在夜色里刺目的火光,心里安慰的同时,却见惠帝疯了一样想要冲到火海里去。他嘴里叫着贵妃的名字,泪流满面,在她拼命拉住他阻拦他的时候,他回头看她的那一眼,叫她心里冰凉。

    或许是那时起,从她拦着惠帝不叫他去救贵妃的时候,他的心就变了。

    死了的人成了天仙儿,活着的真心的爱人,却成了没意思的女人。

    他怀念她,从前一切的不好全都忘记,只有她对他的好,对他的深刻的感情。

    那她算什么?

    他总是说对贵妃不过是利用,那些宠爱与盛宠都是假的,可是他们都忘记,当一个男人,把一个女人时时刻刻放在心上那么多年,就算是假的,却也变成了真的。

    弄假成真。

    她为了自己的威严,真的在容妃妖娆地打扮得花枝招展在御花园闲逛的侍候压住她,给了她两个耳光叫她日后消停一些。可是却没有想到惹来了那样大的麻烦。

    容妃出身十分高贵,母族乃是摄政王麾下得力的,从前在贵妃面前折腰罢了,她一个没有根基还没有本事,只靠着宠爱成为皇后的女人竟然敢折辱她,顿时就捅了马蜂窝。不仅前朝弹劾皇后善妒殴打无辜妃嫔,就连后宫的嫔妃们都一同跪到了惠帝的面前,求惠帝做主。

    都说皇后戕害嫔妃,不给人活路。

    那些妃嫔哭得可怜极了,从前叫她厉害起来的惠帝,又跑过来将她臭骂一顿。

    她被焦头烂额,因此脾气坏到了极点的惠帝给骂得狗血淋头,所有的奴婢与宫人妃嫔都在看着,没有留一点的脸面。

    她看到了那些妃嫔得逞的嘲笑,却不明白,她到底该怎么做。

    她还没有从皇后的春风得意之中回过神儿来,却发现自己没有了一点的尊严。

    尊严与威势,是惠帝亲手给她扒下来的。

    从此皇后在后宫的地位一落千丈,这些可恶的女人们,甚至都敢不再来给她请安,面对惠帝的时候,越发地肆无忌惮。

    她想要出手,却唯恐惠帝再一次喝骂她。她想要树立自己的尊严,却没人吃她这一套。她关在宫中悲伤春秋,对月流泪,怀念的是当年那些悠然惬意的时光,然而方才惊恐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惠帝已经不再与她同床共枕了。最后的那一次缠绵,还是她刚刚怂恿惠帝废了贵妃,成为皇后之后的那一夜。

    她从清高秀雅的仙女儿,变成了一个时时警惕的深宫的怨妇。

    怎么会如此?

    皇后捂着脸,连双手都在颤抖。

    她身上沉沉的织金的凤袍华丽刺眼,可是她从银镜之中看到的,却是一个已经失了灵气的目光茫然的女人。

    她当年多羡慕贵妃可以穿着奢华昂贵的宫装艳冠群芳呀,可是自己穿上了才发现,这样贵重的衣裳穿在她的身上,只露出了老气。

    可是她必须得这么穿,因为她已经是皇后,皇后怎么能穿轻飘飘的单薄的衣裳呢?还有没有体统?!

    “陛下呢?”回想了这么多,皇后什么都不想了,只想赶紧把惠帝的心拉回来,就算惠帝的心里还有贵妃,只怕还叫宫里的那些妖精们给迷住了心窍,叫她心痛欲裂,可她已经是皇后,她还要名声,就不能露出嫉妒来。

    她得赶紧生个儿子,到时候皇后与皇后嫡皇子,就能在后宫稳住了。这些筹谋,她当年都不必自己去想,可是如今,却要来拼命地算计,拼命地打算。

    “娘娘……”那侍女还是迟疑地唤了一声。

    “陛下又在容妃宫里了?”皇后嗤笑了一声。

    贵妃死了,容妃却起来了,这妖精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惠帝怀念贵妃,因此嘴里都是从前贵妃的点点滴滴。

    惠帝正缺个人与他一同怀念贵妃,自然对她更看重一些。

    不过,这宫里谁不知道贵妃才是帝王的心上人,皇后不过是小人得志,是惠帝不在意的人呢?

    帝王可以把自己孤零零地关在贵妃那已经没有了主人的凤仪宫中,一关就是好几天。

    他命凤仪宫中,当初服侍贵妃的宫人们依旧在那宫中做事,就算贵妃不在了,却依旧叫她们将凤仪宫打扫得干干净净,仿佛当贵妃一回来,就和从前一样。

    他写了许多的诗词,画了许多的画来怀念贵妃的音容笑貌,怀念贵妃对他的维护与一心一意,却连皇后的生辰都能忘记。

    他空着宫中最华贵的凤仪宫,却只叫皇后去住更偏僻的花容宫。

    他被摄政王在前朝折辱,丢脸到了护城河的时候,不会在她面前露出脆弱,却会在凤仪宫之中痛哭。

    他那么痛苦,甚至都叫她怀疑,当年他爱着的,到底是谁。

    “陛下带着人去了凤仪宫了。”那侍女小心翼翼地说道。

    她家主子打从封后之后,就再也听不得贵妃了。

    大抵是从前被贵妃压制得狠了。

    “还有什么?”皇后见她脸上带着愁容,心里突然咯噔了一声,忍不住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手腕儿。

    那侍女支支吾吾起来。

    “快说!”皇后尖锐地厉声道。

    “容妃,容妃进了个丫头给陛下。”那侍女知道此事是瞒不住的,急忙跪下顺便躲开了皇后的大耳瓜子,哆哆嗦嗦地说道,“那丫头眉眼儿,像极了,像极了贵妃。”她说完,半天都没有得到皇后的回应,急忙抬头,却见皇后呆若木鸡,一脸的绝望。

    “皇后娘娘!”见皇后突然泪流满面,那侍女吓坏了,急忙去扶住她。

    可是她能说什么呢?

    “像贵妃?”皇后的声音哽咽,心里没有了一点的快乐,她正想对自己说,就算贵妃重生,惠帝只怕都不会多看一样,可是心里的难过却是因为什么呢?

    她努力想要笑,却只流下了泪水来,泪眼迷茫之中,却看见惠帝兴冲冲地拉着一个垂头的女子进门。他多么高兴呀,似乎从她封后之后,就很少在见他这样真切的开心与欢喜,可是这些都不是为了她,而是另一个女子。

    那女子抬头,皇后心就凉了。

    的确很像,一举一动都有贵妃的影子,只怕容妃已经□□很久了。

    “瞧瞧她,是不是很像贵妃?”惠帝与皇后分享道。

    “朕想将凤仪宫偏殿给她住,就封贵妃罢。”惠帝温柔地扭头,对那垂头安静的女子露出了怜惜说道,“看她,似乎怕了,多可怜。”

    “一个来历不明的丫头,怎能越过诸妃呢?”贵妃与皇后只差一步,一个冒牌货,却几乎要与她并肩。

    皇后心里拧着劲儿地疼,在惠帝诧异的目光里拒绝说道,“她是个什么身份!一个被从上御前的没来路的丫头罢了,叫臣妾的话,她……”她才说到这里,却见惠帝猛地起身,用失望与厌恶的眼神看着她,许久,方才说道,“朕没有想到,你竟成了这么一个庸碌的模样!”

    他看都不愿意再看她一眼,冷笑说道,“看看你的嘴脸,你怎么能……”他拉着那女子出去,再也不肯看她。

    她拒绝都没用,惠帝亲手下了圣旨,封了那女子为贵妃。

    皇后的宫中成了冷宫,凤仪宫恢复了从前的风采。

    后宫嫔妃,都是奉承那个贵妃,她的眼前,再也没有一个人,连惠帝都不再看她了。

    她走在空荡荡的宫里,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失宠与厌弃。

    可是惠帝呢?

    他满怀愉悦与欢喜地寻了良辰吉日,与那个女子洞房,就在缠绵在那女子柔软的身体上的时候,感到自己的心重新活过来,感到了自己变得鲜活的爱意的时候,却感到心口一凉。

    一截冰冷的刀尖儿,从他后背而入,从胸前透出。

    那个在他身下□□,眼神却清明的女人,慢慢地拔出了手里的刀,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然笑着一刀一刀割在脸上。

    “臣妾,叫人在脸上动刀子,一点一点变成贵妃娘娘的脸的时候,每挨一下,就在心里念一句陛下。”这个血肉狰狞,却满脸是血泪的女子,在惠帝惊恐惊骇的目光里俯下了身,捂住他的嘴,叫他不能呼救,眼神变得疯狂起来,轻轻地说道,“臣妾脸上疼,可是心里更疼,全是为了陛下!”

    “臣妾的妹妹,叫阿香。”

    她狰狞地微笑,一刀抹过惠帝的喉咙,却只抹开一个口子,看着惠帝半死不活,痛苦无比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