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48章 重生娱乐圈(六)

第48章 重生娱乐圈(六)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不是周晨么。

    沈望舒眯了眯眼睛。

    他变得更消瘦了一些,脸上的轮廓也精致了许多,可是脸色惨白,带着一些不健康的青色。

    这和从前那个英俊活跃的青年,有了本质的区别。

    他看起来精神很不好,垂头快步向不远处的剧组里走去,脚步踉踉跄跄,却努力地忍着不要停下自己的脚步。沈望舒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他的那辆跑车上,目光闪了闪,再看周晨的高挑的背影,脸上就勾起一个淡淡的冷笑。

    那辆跑车至少几百万,哪里是周晨能买得起的,只怕是那位宋总给他的好处。只是沈望舒冷眼看着周晨那有些虚浮的脚步,就知道这段时间,周晨应该过得很水深火热。

    什么都是等价交换,他想得到男一号的位置,想要高级跑车,自然得用自己拥有的东西来交换。

    周晨除了自己的身体,还能有什么呢?

    看那难受的样子,想必奉献得不轻。

    怨不得沈望舒和他分手,他没有时间纠缠呢。

    上一世,被宋总折磨得几乎没有了人形的是吕容,周晨一点都没有受到伤害,所以在拍戏的时候发挥得特别好,演技爆发被观众承认,连剧组里的人都在夸奖他。可是这辈子没有了吕容,周晨自己承受了之前的一切,连神色都萎靡了许多,哪里还有什么绝世剑客的英俊风采。

    沈望舒觉得他这么个状态去演戏,只怕会引起剧组不满。虽然大概看在投资商的面子上不会有人多说什么,不过风言风语是少不了的。

    “那车可真不错。”孟芳菲不认识周晨,感慨了一下。

    她虽然也有钱,不过也没有这么昂贵的跑车。

    这个时候车停了下来,宋一河在前面眉开眼笑,挺着自己的胖肚子摇摇晃晃领路,带着众人下车一起进了别人家的剧组,就跟逛自家菜地似的。

    沈玄好容易不必被宋导堵在座位里出不来了,停了停,等到沈望舒走到自己的身边方才问道,“宋一河说希望你客串这部戏里的一个小角色,镜头不多,不过形象不错。”

    据说是什么魔教第一代的妖女,不过是这部戏里历史里的点缀人物,有几个画面,连个台词都没有,不过听说打扮得很好,他觉得还不错,就跟沈望舒提了提说道,“不会花费你多少时间,如果快的话,今天一天就差不多了。”

    只需要摆几个魅惑世间的造型就足够了。

    沈玄觉得很满意。

    张同舟之前就告诉他了,这个剧组里有吕容的前男友,顿时就叫他警惕起来。

    他当然不担心沈望舒旧情复燃,唯一担心的是前男友纠缠不休。他只听沈望舒的种种描述就知道,那个名叫周晨的王八蛋是一个无耻的小人,这种小人如果不要脸起来,沈玄担心他会牵连沈望舒的名声。

    在娱乐圈如果名声坏了,前途也肯定跟着完了。他一边凑在沈望舒的耳边说话,一边隐蔽地把孟芳菲挤到了一旁,看这个讨厌的女明星笑着去前面和宋一河说话,这才满意地说道,“算她识相。”他真是看这女明星不顺眼。

    “你又取关了孟姐?”沈望舒无奈地问道。

    “哼!”

    “重新关注上,不然有注意我和孟姐关系的,看见我总是取关她,会有很多麻烦。”一个小明星还经常取关一个对自己十分关照的前辈,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沈望舒并不愿意叫这些事情给自己和孟芳菲带来麻烦,见沈玄哼了一声却听话地点了点头,眼睛就弯了起来,缩在大家的身后握住他的手柔声说道,“不过,咱们可以建一个只有亲近人才知道的小号,那时随便你取关好不好?”

    到时候爱取关谁就取关谁。

    “这个可以考虑。”沈玄的眼睛亮了,偏头见沈望舒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不由目光温柔起来。

    多为他着想呢。

    孟芳菲虽然有一搭没一搭和宋一河说话,耳朵却扑棱棱听着后面的对话,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

    男人……就是这样被宠坏的。

    宋一河觉得孟芳菲的表情很怪,不过他急着在沈玄的面前卖好,哪儿有时间理会孟芳菲的心里活动呢?

    沈总说了,只要人设讨喜,招人喜欢,事成之后追加五千万的投资呢。

    五千万顿时就叫宋导热血沸腾了!

    他带着必胜的信心快步走到了剧组里,找着了自己的老朋友,却见老友正在大声咆哮。

    大半做导演的总有个大嗓门和坏脾气,不过如眼下这么暴怒的还真没有多少。宋一河早就忘了自己在剧组是怎么骂哭女演员的了,心里好奇了一下,顺着老友的目光就看见前面有一个脸色有些发白,十分不健康的男人。

    他双腿有些颤抖,似乎不太舒服,被骂得狗血淋头,却什么都不敢说,显然是十分理亏。宋一河看了一眼,就不感兴趣了。

    在这一行做事,谁没见过十个八个的帅哥呢?

    “怎么了?”他凑过来问道。

    “整个剧组都等他一个开工!给我迟到四个小时!”他的好友啪地把剧本往面前一摔骂道,“真是没法拍了!”

    “耍大牌啊。”宋导顿时觉得自己懂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青年,觉得很不眼熟,竟然想不起来这是哪个明星。

    他这个好朋友也是个很有名气的导演,与他极端的坑不同的是,在电视剧和电影方面都很均衡,没有大爆的电视剧,可是也没有扑街到火星的电影。

    很中庸,却很稳当,当然也很有实力,敢在他的剧组里耍大牌,真是自己作死。

    “大牌?!他算个屁的大牌!”好朋友显然是个脾气不大好的家伙,听见了宋一河的话顿时就指着面前面无土色的青年骂道,“一个三流小明星,也敢在我的剧组里充大牌?!你自己出去看看,去看看!跑龙套的都比你有名!”

    他破口大骂,骂得口若悬河,声音向着四周扩散,把剧组的工作人员都吸引了过来看他骂人,其中有不少看不顺眼周晨骤然蹿上来的,都在幸灾乐祸。

    一个没名气的小明星不知走了什么门路压在他们的头上,他们早就憋着一口气,如今得罪了导演,谁不心里乐呢?

    “算了,看在他的靠山上。”既然没名气还能演男一号,那肯定是有金主了,宋一河就很没有诚心地劝了一句,小声儿说道,“看在投资的份儿上。”

    宋导不也是看在投资的份儿上玩儿命讨好金主么。

    “下次你再迟到,就滚出剧组!”宋导的好朋友已经骂得爽了,理智回笼顿时就想起来这小明星是有靠山的,不耐地摆了摆手叫他去换衣服,这才扭头脸色不善地问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这两天来得太频了点儿吧?”

    这老家伙捧着个胖肚皮贼眉鼠眼的,顿时叫人家导演警惕起来了。他皱着眉头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撵人道,“剧组拍摄,闲人免进。”

    宋导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

    “我给你送一个好苗子。”他的胖脸笑成一朵花儿,对老朋友笑呵呵地说道,“你不是缺一个那个什么……魔教历史上第一妖女么?”

    “怎么了?”

    “小吕,过来。”宋一河用甜蜜的声音把沈望舒叫到跟前,见老朋友愣了一下,顿时就指着沈望舒卖力地说道,“看看这个形象!是不是很合适?!小吕是我们剧组里的人才啊,演技特别好,特别能吃苦!如果咱俩不是好朋友,我也舍不得把她借给你。”

    他接连叹息一脸为老朋友着想的样子,见沈望舒对自己的老友礼貌问好,顿时感慨地说道,“多有礼貌的好孩子,这年月可不多了啊!”

    他自以为自己笑得特别和气,其实充满了猥琐。

    不过那导演看了看沈望舒,迟疑了一下。

    “形象是没有问题,只是你这个老家伙从来都不为别人牵线搭桥的,怎么这么郑重推荐她?”

    沈望舒长得太美艳,活脱脱一个狐狸精,这导演看向宋一河的目光顿时就带了几分怀疑。

    不会是这胖子潜规则吧?

    “为了下一代的成长,为了艺术啊……”当然也是为了投资,不过宋导是个害羞的人,特别喜欢含蓄。

    好朋友顿时抽了抽嘴角,不过他和宋一河也是很多年的朋友了,又不是十分重要的角色,自然愿意给宋一河一个面子,更何况沈望舒的形象确实不错,妩媚妖娆,如果拍的好,那确实是一个能够魅惑人间的妖冶美人。

    又不是很重要的戏份,他打量了沈望舒一会儿,这才说道,“先换一下服装看看造型,如果可以,就是她了。”他顿了顿就和宋一河抱怨道,“剧组里最近事情多,我这女二号还没有着落,心里不开心。”

    不开心,就要骂人。

    他见周晨还傻乎乎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似乎整个人都呆住了一样失魂落魄地看着沈望舒,半点儿没有听自己的命令去换衣裳的意思,顿时勃然大怒。

    “做什么呢?!”他骂道,“我说的话不好使是不是?!”他就和宋一河继续抱怨道,“剧组开机十天,迟到八天,早退两天,还这个演不了那个演不了,麻烦死了!”

    他说了一番自己的辛苦,抹了一把脸不想说别的什么了,叹气说道,“早知道就不要宋总的投资了,也不知道我这招牌还能不能保得住。”这么一个要演技没演技,要态度没态度的家伙,简直没有一点的优点。

    比起这个男主角,同样带资进组的沈望舒简直就是天使!

    宋一河顿时骄傲地挺了挺自己的肚皮,看沈望舒都顺眼了好些。

    周晨正看着沈望舒惊讶,不敢相信沈望舒怎么会被宋一河亲自带来要塞进自己的剧组,听到了导演的抱怨,顿时脸色通红。

    他也不想迟到早退,可是宋总现在特别迷恋他,每天都要和他见面不说,还肯定要把他压在房间里缠绵,把他作弄得欲生欲死,浑身都疼得厉害。

    也不知宋总是从哪里找来了那么多花样,他每天都这么辛苦,当然状态不好,又不敢顶撞宋总,一旦宋总求欢,他就算已经疼得厉害不能承受,也得咬着牙根儿张开自己的腿。宋总并不是体谅人的,就算知道他要上工,也不会放开他。

    他每天服侍好了宋总,奔波着来剧组,当然会迟到。

    更何况这部戏里不仅有文戏,还有打戏,周晨走一步都觉得疼得厉害,哪里能演得出来。

    他一时被骂得满心的羞愧,还有那些剧组工作人员的眼神也叫自己脸红,况且都是在沈望舒的面前,顿时就忍不住涨红了脸。

    “还不快去?!”导演的咆哮还在继续。

    周晨顿时被吓得浑身一个机灵,顾不得对沈望舒为什么在这里的疑惑,僵硬着身体走了。

    “什么东西。”那导演顿时呸了一声。

    “我陪你去换衣服。”孟芳菲对沈望舒笑着说道。

    沈望舒一个没有名气,只在这部戏里只露几个脸的跑龙套的如果独自去换戏服,管道具的那些人员哪里会把她放在眼里,不说刻意刁难,冷落也是有的,可是如果有孟芳菲这个一线女星镇场子,那些后勤就会老实许多。

    沈望舒感激地对孟芳菲点了点头,见沈玄遥遥地站在宋一河的身后看过来,就对他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容,叫他不必为自己担心,这才和孟芳菲一起走了。

    她们走到道具间,正看见周晨脚步踉跄虚弱地捧着一件雪白的长衫走出来。

    天山剑侠中的剑客,白衣如雪,笑如春风,与其说是侠客,不如说是富贵人家出身的翩翩的贵公子。

    所以这个角色的服装都很精致美丽,务必要衬托出男一号的风流潇洒。

    不过看周晨的脸色,总是更像是纵欲过度啊。

    沈望舒和周晨无话可说,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就要从他的身边走过,然而才走过这个男人,却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小容!”

    周晨回过身来,拦在了沈望舒和孟芳菲的眼前,一张憔悴的脸上都是痛楚,含情脉脉地说道,“小容,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淡?”

    “我和周先生应该已经分手了。”沈望舒淡淡地说道。

    她的脸上完全没有一点对周晨的感情,周晨一愣,似乎没有想到沈望舒会对自己真的这样无情。

    他还没有名气,虽然跟了宋总,不过宋总是个喜新厌旧的人,谁知道多段时间对他腻歪了会不会还继续捧他?而且沈望舒是跟着宋一河一起来的,显然是要翻身了,就算不能翻身,而是只要以后在宋一河的面前美言几句,想得到角色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周晨又看了看和沈望舒并肩的女人。

    这是孟芳菲,是一线女星。

    周晨的眼睛顿时就闪烁了起来。

    “小,小容!”他两行眼泪滑落,颤抖地说道,“我知道我从前不是人,伤了你的心,我以后都不敢了。”

    他想到那天晚上,沈望舒把那杯掺了料的红酒灌进自己嘴里时的冷酷眼神,顿时打了一个寒战磕磕绊绊地说道,“我以后都会改!你可以生我的气,可是千万不要说分手!我们毫不容易一起走到今天的啊!”他泪流满面,痛哭道,“我这么爱你,没有你,我可怎么活下去?!”

    他哭得几乎没有了形象,叫人心疼极了。

    如果是从前,吕容看到,只怕不管他做了什么,都会原谅他。

    可不就是么。

    吕容被这畜生暗算,被宋总糟蹋得不成人形之后,这个男人也是这么哭了一场,叫吕容对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再也没有提过。

    她对他什么都能原谅,什么都愿意为他做,一直相信他爱着她。

    可是他给予她的回报,却只有冷冰冰的抛弃,还有带着另一个女人走到她面前,鄙夷地说着她肮脏。

    亲手把吕容送到别人床上的男人,竟然说她肮脏。

    沈望舒看着眼前憔悴可怜,泪流满面的青年,突然笑了笑。

    如果上了宋总的床就是肮脏,那么如今,周晨是不是也觉得自己很肮脏,很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他是……?”孟芳菲好奇地看着周晨在沈望舒面前哭着求她原谅,侧头看到沈望舒那一双眼中明明灭灭,忍不住低声问道,“是你从前的……”

    她没有说什么,打量了一下沈望舒,想到方才和沈望舒说着这个剧组的八卦,沈望舒只是笑笑,这才有些恍然大悟,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人看起来可不怎么样,咱们走吧,别叫他连累上新闻。”沈望舒正是有大好前程的时候,可不能被人给毁了。

    孟芳菲在娱乐圈见的多了,看了周晨一眼,就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而且能进这个剧组,显然周晨身后有金主,孟芳菲想到周晨是开着一辆高级跑车来的,顿时露出几分鄙夷。

    不管金主是男是女,这个周晨一看就是纵欲过度,实在叫人恶心。

    “你和他分手分得挺对的。”孟芳菲最近和沈望舒关系不错,这才说了过分的话。

    如果不是和沈望舒交情好,她只会冷眼旁观,不会多说这些把自己也搅和到里面去。

    “我当然要和他分手,你瞧瞧他。”沈望舒哼笑了一声,走到了周晨的面前,见这个英俊的男人仰起头来期待地看着自己,阳光的照射之下,这个男人英俊白皙的脸仿佛能够发光,生出了夺目的光彩。

    可是这份英俊,却只叫沈望舒厌恶得恨不能叫他立刻去死。只是想到当初吕容的身败名裂,沈望舒沉默了很久,看着他轻笑道,“你后悔了?”她突然一笑,艳光照人。

    周晨看着格外美艳的沈望舒,呆呆地点了点头。

    “你后悔的,不是没有带我去云端会所,而是叫我跑了,是不是?”沈望舒继续笑着问道。

    她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在阳光之下泛出冷冽的光来。

    周晨在这双仿佛什么都能看透的眼里,讷讷地说不出话了,急忙低下了头,不敢叫沈望舒看到自己怨恨的眼睛。

    当天要不是她跑了,自己又喝了那杯酒,怎么会……

    更叫周晨不寒而栗的是,第二天他勉强拖着酸软的身体去隔壁想要把摄像器收起来,却惊恐地发现,那个摄像器不见了!

    谁拿走了?

    周晨有些单薄的身体,在沈望舒面前颤抖了一下。

    “和好就不必了。你这种小人,之前能害我一次,以后就能害我第二次,这不是谈恋爱,这是要命呢。”

    沈望舒摆了摆手,看着道具间的人员把自己的服装拿出来,信手接了道谢,这才冷笑着看向周晨,鄙夷地说道,“而且我哪儿敢在和你交往?你啊……”她想到了从前周晨对吕容的台词,笑着走到他身边柔声说道,“这么脏,怎么配得上我呢?”她上下打量着周晨,之后哼笑了一声。

    “宋总叫你爽么?”这是视频传开之后,周晨对吕容问出的话。

    今天,沈望舒还给他。

    “小容?!”周晨吓得浑身乱抖。

    “好好儿拍戏吧。好不容易服侍好了宋总,你这回演得不好,下一回就没有这个好机会了。”

    沈望舒是迫切希望周晨成名家喻户晓的,她对这个男人已经没有什么在意,也不担心他日后会提及自己和他交往过。又不是封建社会,谁家规定不能多谈几次恋爱呢?这年头儿女孩儿们大多会遇上一两个渣,如果周晨想要毁她的前途,沈望舒也不会坐以待毙就是了。

    “他是我前男友,差点儿送我上了投资商的床。”沈望舒拉着孟芳菲走过周晨,走得远了,方才轻声说道。

    孟芳菲人不错,日后如果周晨要陷害她,孟芳菲大概会帮她说话的。

    “真无耻。”孟芳菲顿时鄙夷地说道。

    “我跑了,他就自己上了,你明白的,这部戏……”沈望舒就笑了笑。

    孟芳菲了然,她回头看了看失魂落魄的周晨,就笑着说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没有他干的这坏事,你和沈总也不会看对眼。”

    这么一比,沈玄简直和圣人也差不多了,想到沈玄对沈望舒的维护,孟芳菲就默默地羡慕了一下。不过周晨已经是“前男友”了,当然不算什么,沈望舒快速地穿了戏服走出来,顿时就叫孟芳菲眼前一亮笑道,“果然很合适啊。”

    修长玲珑的红裙女子,头上高高地晚起了一个灵动的发髻,一把镶嵌着红宝石的艳红纸扇插在她的发髻上,余下没有一件首饰,却红衣如雪,青丝如墨。

    她香肩半露,透出白嫩的肌肤,红裙之下,一颦一笑都带着极致的风情和魔魅,果然是一个绝世的妖女。

    仿佛她一个妩媚的眼光之下,就会叫人什么都听从她。

    沈望舒被两个导演来来回回地围观,嘴角抽搐,缓缓地放下了轻笑时绕着一缕黑发的优雅的手,看着这两个导演不由退后了一步,礼貌地问道,“您觉得怎么样?”

    她就见沈玄远远地走过来,一双眼里仿佛能放出光芒来,尴尬地咳了一声说道,“这服装很精良。”也不知是不是金主给的投资不少,这身儿衣裳特别地精致,材料也很好,可不是那种随意给人穿穿的破烂货。

    她就见宋一河的好朋友抬头看天。

    显然是假公济私,仗着有钱使劲儿败家。

    “多少钱?”比他还败家的是沈玄。

    他走到了沈望舒的面前,目光炙热地看着她穿得这一身儿的衣裳,突然扭头问道,“谁还穿过?”

    “什么?”导演有些茫然。

    “除了我家舒舒,这裙子还有谁穿过?”沈玄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家舒舒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

    导演默默深呼吸,眼看就要河东狮吼。

    “误会误会误会。”宋一河心里想要流泪,一边给不称职的经纪人使眼色,一边安抚自己就要火山爆发的好朋友说道,“关心则乱,关心则乱。”

    他顿了顿,拉着朋友走到一旁方才小声儿说道,“小吕的男朋友,才上岗还不懂事,你多担待一些。”宋导为了投资也是很拼了,伤心地摸着自己似乎发愁愁得消瘦了的肚子叹气道,“帮帮忙,好人一生平安啊!”

    他一脸苦逼却还是很妥协的样子,顿时就叫对方明白,这里头应该有些问题。

    导演决定忍了。

    “没人穿过。”他用最后的忍耐走到了沈玄和沈望舒的面前,耷拉着自己的老脸说道,“这个角色她是第一个过来演的。”

    “多少钱,我买。”沈玄继续说道。

    “什么?!”

    “我家舒舒穿过的衣服,怎么能被别人继续穿?”沈总很自然地说道。

    “他有钱,有钱!”宋一河恨死讨厌的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的家伙了,他拉着继续要咆哮的好朋友说道,“大富豪,人傻,钱多,忍他今天,明天大把钞票的!”

    他见沈望舒还很知道好歹地上前礼貌道歉,就放心了许多笑着说道,“你看看!小吕还是很礼貌的,可不是目中无人的人。”他知道好朋友对投资也很欢迎的,虽然明知道沈玄不可能去给人当冤大头,还是许了很多的好处。

    看在沈总人傻钱多的份儿上,大家都默默地忍了。

    沈望舒忍不住在心里笑了一声,又觉得很无奈。

    得亏这是宋一河朋友的剧组,不然换个人,还不把她从剧组骂出去?

    她勾着沈玄的手指叫他不要再多说什么,沈玄沉默了片刻,给导演道歉。

    他素来是高高在上的人,看也知道从来只说上句的人,可是现在却会为了沈望舒能够不被人挤兑俯下了自己的身份道歉,顿时就叫宋一河的目光变得温和了起来。

    “算了。”和人傻钱多的家伙计较太没意思,那导演哼了一声就继续开拍。

    沈望舒客串的角色并没有很多的戏份,也没有台词,只算做一个背影一样露了几个脸。

    这是很轻松的事情,本色演出就可以了,她按着要求拍完自己的戏份,得到了一件十分美丽的衣裳,换下来包好就塞进了沈玄的怀里。只是她不过是换好了衣服回来,就见沈玄正在和两个导演一起说话,两个老头儿都笑容满面的,不知沈玄说了什么,看沈玄的眼神特别含情脉脉。

    沈望舒嘴角抽搐了一下。

    方才那导演还一脸“老子看你不顺眼”呢,怎么一转眼对沈玄这么亲热?

    “这件衣裳,就小吕配穿。”这可不是方才的暴躁导演了。

    “你们俩是……”他看了看沈玄亲热地握住了沈望舒的手,顺便接收她手里的包裹,顿时露出心领神会来笑着说道,“郎才女貌,很般配啊。”

    他顿了顿就对沈玄笑道,“小吕的形象不错,以后如果可以,或许能深入合作一下。”他笑了两声又去拍戏,只留下了沈望舒一行人,沈望舒看着远远的似乎要开打的戏份,压低了声音对沈玄问道,“你不是也许了要给他投资吧?”

    沈玄眨了眨自己的眼睛。

    比较起来,沈总确实算是人傻钱多的典范。

    “这次没有。”他顿了顿方才说道,“他下半年有个拍摄计划,是个现代剧,我提供了一栋办公楼给他做布景。”

    他摸了摸沈望舒的头发轻声说道,“还能帮我的公司打广告,双赢而已。”他不会在圈子里留下人傻钱多的名声,也不是谁的戏都会投资的。

    他被张同舟恶补过演艺圈的常识,知道宋一河是国内顶尖的导演之一,方才愿意给他投资,他也知道宋一河虽然电影扑街,不过口碑却一直都很不错,这才把沈望舒塞进宋一河的剧组。至于宋一河的好朋友,既然能和宋一河结交,应该人品不差。

    不然,他也不会多说一个字。

    “那就好,钱是你辛辛苦苦赚的,不能这么浪费。”沈望舒温柔地说道。

    “不辛苦,赚钱很轻松。”沈玄沉默了片刻,决定还是要对爱人诚实,轻声说道,“几个简单的决策就赚到了。”

    “……”这人真讨厌。

    孟芳菲坐在沈望舒的身边,脸上带着温婉端庄的笑容,心里默默腹诽。

    沈望舒也被镇住了,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掐了掐他的耳朵咬着牙说道,“这是在炫耀是吧?”

    “再捏捏。”沈玄抖了抖自己空出来的那只耳朵,殷勤地凑了过来。

    他浑身都散发着精英范儿,稳重内敛,可是坐在沈望舒的身边,却老实极了。

    沈望舒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来,正要应沈玄的要求好好儿掐一掐他的耳朵,却见远处传来了一阵的惊呼,之后哗然大乱。

    她看见宋一河肥胖的身体还在里面挤来挤去,孟芳菲已经跑过去看什么情况,急忙也和沈玄跑过去。这看起来明显是出了事故,作为在场的人员,沈望舒并不只想看热闹,而是想看看是否有能够帮忙的地方。她拉着沈玄跑到了现场,顿时就愣住了。

    宋一河和他的好朋友两个名导演脸色铁青地看着地上一个晕厥过去的英俊白衣青年。

    他腰间配着宝剑,风姿不凡,倒在地上人事不知,身上还绑着威亚。

    “掉下来了?”沈望舒诧异地低声问道。

    这个昏迷的青年正是周晨,他脸色惨白一点血色都没有,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胡说八道!”剧组导演咆哮道,“才吊起来不到两米,是他自己晕的!”他回头脸色狰狞地对宋一河问道,“你说他是不是给我上眼药,嗯?!区区两米,才吊上去就惨叫,难道是对我不满?!”

    他指着结结实实的威压怒吼道,“这威压才换过!”之前就掉下来过一个女二号,他怎么可能还继续用有危险的威亚?周晨叫得太凄厉了,剧组人员忙不迭地把他放了下来,下来了就跟他玩儿晕倒。

    “剧组导演无视人身安全,造成明星晕厥?”这么狗屁新闻啊!

    “是不是太疼了?”沈望舒看了看周晨凄惨的样子,还有剧组导演厌恶的脸,突然轻声问道。

    “谁吊威亚不疼?!”

    “赶紧松开松开,人没气儿了就完了。”宋一河急忙叫一旁的人去给周晨解开身上的威压,迟疑了一下,见周晨还没有清醒,摸了摸鼻子很有经验地叫人解开周晨的衣服叫他能轻松呼吸,这才回头安慰自己苦逼的老朋友。

    只是他才安稳了两句,就听见身后有人一声惊呼,一扭头,就看见所有的围观的人,目光都落在了地上那个被解开了大半胸膛的男明星的身上。

    “看什么看啊?”宋导纳闷儿地说道。

    只不过是脱个衣服而已,如果是个女人还有看点,一个男人……

    男人……

    他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周晨的胸膛目光闪烁,之后,老脸红了。

    白皙消瘦的胸膛之下,几道鲜明交叠的鞭痕,勾勒出了一个淫/靡的画面。

    很火爆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