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58章 至死不渝的爱(二)

第58章 至死不渝的爱(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被感染的人,没有一个不变成丧尸的。

    沈望舒看着眼前安静看着自己的高大男人,眼睛突然变得酸涩。

    “被,被咬了?”宁父正快步走来想要感谢一下救命恩人,听到这个脸色顿时就变了。他听沈望舒说的话,知道这种病毒是一种很危险的东西,更何况之前保姆的异变已经把宁父给吓坏了,他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见他沉默不语,果然身后有滴滴答答的血液滴落在原木地板上,下意识地护住了沈望舒和宁母。

    他的表情变得纠结,身上也颤抖着,显然恐惧到了极点。

    如果这青年变成了丧尸,第一个吃的就的是宁家三口!

    宁父虽然有钱,可是手无缚鸡之力,根本不可能在丧尸的嘴里保护住妻女。

    不然他也不会差点被保姆咬死。

    “我走了。”阿玄看到了宁父眼里的恐惧,顿了顿,低声说道。

    “等等。”这么叫人出去,宁父觉得自己不就是一个白眼狼么。

    他虽然很害怕,可是却忍不住伸出手来拦住了这个沉默寡言的青年,看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平静得厉害,仿佛没有一点对于死亡的恐惧,沉默了很久,方才叹气道,“外头这么乱,你能去哪里哟!咱们家虽然简陋,不过屋子有的是,你先住着,没准儿咱们是自己吓唬自己呢。”他的理智告诉他应该叫这青年立刻离开。

    可是他却干不出这种过河拆桥的事情。

    “别走。”沈望舒握住了男人的手,轻声央求。

    “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你。”她绕过宁父,踮脚,摸着男人线条冷硬的脸轻轻地说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我们都在一起。”

    就算阿玄变成了丧尸,她也不想离开他。如果要死去,那就死在一起。她好不容易比阿玄还要早地说出自己的心意,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扭头对宁父强笑说道,“我记得二楼最里边的小库房用钢门锁着的,回头我和阿玄搬进去,您别乱开门。”

    她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和阿玄马上搬进去,如果出不来……”她想到了自己的空间,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她把吊坠取出来,虽然知道自己如果不死,这吊坠就不能给宁父和宁母使用,还是放在了宁父的手里。

    她想要保护宁父和宁母,却想陪着阿玄一起死去。

    “这是……”宁父听见沈望舒竟然是要和阿玄同生共死的意思,顿时眼前发黑。

    他颤抖着看着自己的女儿,再看了看其实只不过是第一次上门的男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叹气点头说道,“这孩子对咱们有恩,你做得对。”他宽心地笑了笑,慈爱地看着泪眼朦胧的沈望舒说道,“如果不是这个小伙子,我和你妈早就死了。就算发生什么危险,也就是晚了一步的事儿。”

    “不用去小库房了,就在这屋里吧。”他摸了摸沈望舒的头。

    “爸爸。”沈望舒不知道该对宁父说些什么。

    “咱们老的老,弱的弱,没有这孩子的保护,以后进来了坏人或是丧尸,也是死路一条。”宁父就很有理智地说道,“就算是死,咱们也得死得有点良心。”

    他脸色平静,转头和微笑的宁母手握着手站在沈望舒的面前,没有一点的勉强。他们都用慈爱的眼神看着沈望舒,宁母还把吊坠还给沈望舒笑着说道,“是你的东西,你就好好放着。你在,咱们就都在。你不在了,我和你爸爸要什么东西都没用。”

    虽然沈望舒来不及说这吊坠究竟是什么,可是宁母也猜出来了一些。

    “这里面有很多的物资,是个很大的空间。”

    “好好儿留着。”宁父顿了顿就笑眯眯地说道,“咱们最近是不必担心挨饿了。”他脸上坦然,完全没有了对阿玄的畏惧。他摆了摆手,晃晃悠悠地转身往客厅走小声儿说道,“趁着还有电,咱们得多充电。你要菜刀么?”他没头没脑地对宁母来了这一句,见宁母平静温柔的脸上露出几分呆滞,这才哈哈一笑笑着说道,“可防身切菜,真是出行的必备之物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宁母忍不住笑着摇头对沈望舒说道,“也不知看了什么小说,着了魔似的。”

    “《雨中菜刀行》这么经典的名著都没听过,真是没文化。”宁父批评地说道。

    沈望舒也读书少……真的没看过这本名著。

    可是她看着仿佛恢复了一贯家常说笑的宁父宁母,看他们对阿玄没有一点的排斥,又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她握了握阿玄的手,努力地吸了吸自己的鼻子,觉得自己穿越到了这个柔柔的富家千金的身上之后,自己也被她从前的情绪感染,变得柔软了起来。不过她明白,这是宁父和宁母对阿玄的默默的认可,哪怕他或许很快就会变成一个丧尸,却已经认同了他。

    阿玄的眼睛落在那对互相嘲讽的老夫妻的身上,侧头,默默地看住了沈望舒。

    他的手指僵硬了一瞬,紧紧地握住了沈望舒的手。

    “听说你从前是特种兵啊?”沈望舒看着这一世阿玄强壮的身体,他浑身充满了力量的线条,用柔软的小手掐一掐,就硬邦邦的,仿佛是掐在了石头上。

    她看阿玄的身上还穿着陈旧的迷彩军装,嗅着他身上传来的那充满了男子汉气息的味道,忍不住喟叹着把自己的脸放在了他坚硬的手臂上。她看到这个似乎对自己很沉默冷淡的青年,不着痕迹地抬了抬自己的手臂,叫自己枕得舒服一些。

    她忍不住微笑起来。

    他的样子看起来很冷酷,可是那颗心,还是那么柔软。

    “嗯。”很久,阿玄嘶哑地说道。

    他看着在自己的手臂上安心地闭上眼睛的沈望舒,心里的空洞都满足起来。

    “从前是。”他轻声说道,“刚退下来。”

    “然后就来找我了?”沈望舒侧头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阿玄每一世都不会有从前的记忆,这辈子显然也是一样的。她看着阿玄那双黑沉的眼睛,突然有些好奇地问道,“你的身手很好,怎么会受伤的?”末世的初期,只要克服心里的恐惧,注意不要被病毒感染,其实丧尸并不是不能战胜的。沈望舒当然知道泱泱大国的特种兵都是精锐的存在,不敢相信阿玄会输给一些初级丧尸。

    “这里告诉我。你在这里。”阿玄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看着沈望舒认真地说道。

    他只觉得自己的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叫他向着一个地方去寻找,那里有他最重要的人,比他的性命还要重要。

    他随着自己的心而来,果然找到了自己珍惜的爱人。

    可是这份相遇,又似乎太短暂了。

    阿玄的眼沉了沉,默默地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伤口,低声说道,“救……”他却觉得自己似乎是在刻意用恩情来要求回报,摇了摇头不说了。

    “是那个保姆咬的?”沈望舒敏锐地问道。

    那个保姆的丧尸扑到宁父身上的时候,阿玄已经来不及去阻拦,只好用自己的手臂插在了丧尸的嘴和宁父之间。不知是因为什么,明明人类的牙齿并不会那样锋利,可是那个丧尸的嘴里,却都是尖利的利齿。阿玄的手转眼就被咬破了,可是他当时并没有说些什么,而是反手抽碎了丧尸的头,把自己受伤的实情给掩盖下来。他明明嘴角,垂目轻声说道,“对不起。”

    他隐瞒自己被咬,并不是怕宁父自责,而是因为自私。

    他知道自己心爱的人一定会回到这里,因此,不敢叫宁父知道,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丧尸。

    他担心宁父把自己赶走,自己就看不到自己的爱人了。

    “这个时候,难道还要我说没关系?”沈望舒无奈地笑了笑,虽然知道并没有用处,依然从空间里翻出了消□□水来给沈玄清洗伤口。

    她的表情认真极了,仿佛所有的目光都专注地落在沈玄的手腕上。她长发垂落,露出一张皎洁柔弱的脸来,阿玄就靠在墙壁上,垂头静静地看着她。他垂了垂自己的头,在沈望舒披散的长发里轻轻地嗅了一下,顿了顿,偏头亲了亲沈望舒的脸。

    他见沈望舒抬头,露出淡淡的笑意。

    “你真好看。”他轻声说道。

    他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他想要好好地在有活着的时候,拥抱她,亲吻她。

    可是他不想说“时间已经不多了”这样的话,叫她伤心。

    “你的队伍里,是不是女性很少。”沈望舒看着这特别忍不住的高大男人,抽着嘴角问道。

    “一个。”阿玄竖起了自己的手指。

    “一个队伍里只有一个女性?”沈望舒眼睛都瞪圆了,不由同情了一下令人尊敬的特种兵们。

    阿玄点了点头,他垂头,小心翼翼地碰了碰沈望舒的指尖儿,又似乎很满足的样子,摸了摸沈望舒的雪白的手背。

    “你最好看。”他带着几分炫耀地说道。

    他仿佛很得意的样子,似乎沈望舒长得好看叫自己特别骄傲。

    沈望舒不由好笑起来,看阿玄似乎比方才要活泼了许多,又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就算和阿玄相处的时间不会更多,可是她依旧希望自己能和阿玄有一段最值得回味的回忆。她正想问阿玄这辈子姓什么,就听见外面传来了更尖锐的惨叫和更多丧尸的嘶吼。她隐隐约约听到有发动机的响声,不由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有了动静,只怕是这片别墅区的人发现事态紧急,开车想要逃离这里。

    可是除了家里,他们还能去哪里呢?

    千里迢迢冒着危险去奔波,还不如把自己的别墅都改造得安全一些,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活路。

    她并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人,不过这个时候她无能为力,不可能有能力从无数的丧尸的手里救人,她也不想叫阿玄过去。他再强悍,也只有一个人,还被传染了病毒,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作。

    她迟疑的时候,就听见外面的惨叫微弱了起来,抬头看着阿玄,努力强笑说道,“我不是见死不救。”她垂头抿了抿嘴角,轻声说道,“我只是没有更多的力量,而且比起他们,我爸妈更重要。”

    她的心肠,还没有经历末世,就已经变得冷酷了起来。

    “很好。”阿玄伸手摸了摸沈望舒的额头。

    他垂下了眼睛似乎在想些什么,嘴里飞快地报出了很多的材料来询问沈望舒是不是有。沈望舒的空间里这些东西应有尽有,点头之后,刚刚方才就知道了沈望舒有一个空间的阿玄完全没有对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些物资有什么怀疑的表情,轻松地把各种锋利的铁钉,铜线还有各种小型器械提起来往别墅外的围墙和大门走去。

    沈望舒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个男人跳上了好几米高的墙头。

    他对墙外纷纷仰头发出垂涎嘶吼的丧尸视而不见,专心地把所有的铁钉都镶嵌在了墙头上。

    他又调整着长长的铜丝,在各处半空来回缠绕,另一端和那些小型射钉枪等等连在一起。

    他把十多把射钉枪用不同的角度牢牢地架在了别墅的各处,不仅这样,还在别墅的各处隐蔽的地面上挖起了一个一个的小坑。

    那坑里都放着钉子。

    “叫伯父伯母小心不要踩到。”阿玄忙碌了很久,头上却不见汗水,只有病态的嫣红。

    沈望舒静静地看着这个男人。

    这个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却依旧在忙碌,想要她能够更安全地活下去的男人。

    “你歇歇吧?”她看见别墅里,宁父与宁母神态复杂地看着阿玄忙碌的这一切,宁父的表情里的感激与感慨叫沈望舒忍不住在心底怜惜阿玄。

    她看着阿玄明显地摇晃了一下,走过去抱住他强壮的腰轻声说道,“你做得足够好了。如果没有你……”她笑了笑,却没有多说什么,只知道拉着阿玄的手不想和他放开。阿玄显然也是不想的,正握着沈望舒的手,看宁父宁母似乎不见了,急忙挠了挠沈望舒的手心。

    他依旧是一副精英冷硬的样子,可是背后竟然是这样的闷骚。

    沈望舒不甘示弱,探出自己的小手指来,勾了勾阿玄的手指。

    两人的尾指纠缠在一起,谁都没有放开。

    “阿……玄来喝点水。”宁母笑眯眯地走过来,手里捧着的是一杯清透甜蜜的果汁。

    她听到了方才别墅外传来的惨叫,虽然离大门还很远,可是她依旧看得见有大泼的发黑的鲜血从外面渗透进了别墅的门里面。她也知道自己是无能为力的,见阿玄道谢仰头喝了,这才对沈望舒叮嘱道,“外头乱,你一个小丫头,不要出去招惹是非。”宁母也没有勉强阿玄去救人。

    “出了一身汗,看这脸儿红的,回去好好儿擦擦。”宁母对阿玄笑着说道。

    沈望舒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就见高大的男人那小麦色的脸孔上,正红得刺眼。

    她伸手摸了摸,脸色骤变。

    阿玄已经开始发烧了。

    所有的丧尸,都是在被感染者发烧昏迷之后转变的,它们再一次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就再也没有从前的记忆。

    沈望舒不安地看着阿玄。

    宁母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暗淡了起来。

    阿玄什么都没有说,俯身将地上剩下的铁钉都收好放在沈望舒的手里,定定地看了她很久,转身向着别墅的二楼走去。

    他要过去的方向,显然是沈望舒之前说起过的那个有着厚厚钢门的小库房。

    那从前曾经是宁父收藏古玩的房间,曾经堆满了宁父从广大收藏家手里购买到的珍贵的古董。

    虽然后来事实证明这些古董都是赝品,叫宁父苦逼地交了不少的学费,不过当赝品还没有暴露自己的真相的时候,宁父把这些当做可以流传千古的传家宝,因此特别安装了厚厚的钢门,在里面还放了一张小床预备时刻和自己的古董生活在一起。这个库房是通风的,不过却有些昏暗。

    沈望舒追着阿玄到了库房前,看了看他的眼睛。

    “保护好自己。”宁父叹了一声,却没有阻止沈望舒和阿玄一起进去。

    沈望舒回头愧疚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你这回的眼光很好。”宁父摸着沈望舒的头发说道,“比那个推开你的小子强。”

    宁柔之前的那个男朋友,正是方才在商场把沈望舒推闲了丧尸的那个。那曾经是一个妙语连珠,俊俏讨喜的青年人,他的话语里总是充满了甜蜜的柔情,可是在真正危机的时候,他却做出了本心的选择。不过那时他顺着楼梯往商场下方的出口逃去了,那么多的丧尸和惊慌尖叫的人群混杂在一起,沈望舒都不用想就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他推开她,然后他死了,就这么简单。

    比起另一个女人险恶的用心,显然都不算什么。

    沈望舒不由看向了别墅大门的方向。

    宋希一直都没有出现,也不知道是被商场里的丧尸淹没了,还是出了状况,不能来接收别墅里的物资。

    毕竟,别墅里可还有越野车和汽油呢。

    宋希既然这个时候没有出现,如果没有死,应该就顾不得这点小小的物资,而是应该前往幸存者基地所在的城市了。

    沈望舒记得那本书里的几大基地都有最顶级的异能强者,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一人之力就能够庇护整个基地的存在。当宋希重生之后,她带着物资就去寻找当时还在初期并没有崭露头角的几个强者,她和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然后赢得了他们每一个人的爱。

    她幸福地和几个强者生活在一起。

    沈望舒隐隐约约地记得,宋希本来就计划在得到空间之后,就前往隔壁城市,那里有一位日后被成为光明者的强大的异能者。

    据说男人举手投足之间,就能用光系异能将大片的高级丧尸给完全融化掉。

    她有些可惜,不然如果宋希出现在自己面前,她一定不会吝啬给她一刀的。

    然而宋希是一个心思狡猾的人,她唯恐宁父宁母又心软,在自己守着阿玄的时候又放财狼进门,不得不再三叮嘱宁父宁母不要给陌生人开门。末世的初期虽然秩序崩坏,不过最基本的规矩依旧存在。就算有人跑到这里来,看见这栋别墅的大门紧闭,也不会冲进来胡作非为。沈望舒听宁父宁母对自己的保证,这才拉着阿玄要走进小库房里。

    阿玄已经露出几分虚弱,靠在墙壁上,却不肯动。

    他艰难地对沈望舒摇了摇头,声音嘶哑地说道,“我一个人……”

    他不想叫沈望舒跟在自己的身边,发生不可挽回的危险。

    “你放心,丧尸刚刚醒来的时候,会有一个很短的衰弱期。”沈望舒本想把这件事当成一个笑话说出来,可是却听见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她温柔地给阿玄擦了擦头上的细密的汗水,柔和地说道,“我从这屋里里逃跑还是能做到的。”

    阿玄如果真的变成了丧尸,她也不会杀死他。这个库房的钢门这样坚固,可以任凭阿玄在里面不必担心他抱出来。他如果想吃肉,喝血……

    空间里还有很多新鲜的生肉。

    阿玄还是摇头,可是强壮得在方才忙上忙下的男人,却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了下去。

    他还保持着基本的理智和清明,看向沈望舒的眼睛里依旧带着不容错辨的爱意。沈望舒心里有些疼,走过去扶住了这个本应该英姿勃勃的男人,艰难地架着他走进了库房里去。

    她想要阖上门,却被宁父阻止了。他笑了笑,摆了摆手,却不去看沈望舒羞愧的目光,和宁母一起搬了小椅子坐在门边上,一边扒着门框往里看阿玄的情况,一边扭头对宁母吩咐道,“赶紧去拿菜刀。”

    宁母看着特别傲然的宁父,冷笑了一声。

    “别偷懒儿啊,不听话,回头叫你下堂。”宁父絮絮叨叨地威胁道。

    宁母一只手顿时掐在了宁父的老脸上。

    “宁总是吧?”她咬牙切齿地说道,“以前太平盛世,有钱就有美女,我人老珠黄的当然不稀罕了。你知道现在不太平啊,你那点儿钱还不如人家一块面包呢,真以为自己老鼻子老脸的还能糊弄住别人呐?!”

    她见宁父惨叫了两声,显然是发现这个世道变了,宁总已经不值钱了,看他无精打采地抱着一本小说看起来,这才胜利地一笑,去厨房去了菜刀来说道,“看谁不长眼!”

    谁要是敢进宁家别墅的门,她就给谁一菜刀!

    沈望舒安静地看着宁父和宁母。

    她知道,宁父和宁母在这里说笑,是为了叫她不要害怕孤独。

    就算知道会有危险,可是他们却不会为了安全就把女儿一个人放在一个危险的地方。

    哪怕她是自愿的。

    父母之爱,如同山一般厚重。

    沈望舒觉得自己很幸福,她对着宁父宁母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之后就把自己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阿玄的身上。

    他的身体里发起了剧烈的高烧,浑身上下都在冒汗,迷彩服都被汗水浸透了。所有的丧尸都是在高烧里转变的,沈望舒看着阿玄难受却默默隐忍的样子,看他陷入了昏迷却握紧了自己的手,默默地看了两个人紧紧相握的手,忍不住去勾勒阿玄棱角分明的脸庞。

    她的手微冷,轻轻覆盖在阿玄的头上。

    她不知道该如何抵御丧尸病毒,可是却知道怎么退烧。

    她也知道退烧这个办法早就已经被无数人试验并且失败过,可是为了渺茫的希望,还是从空间里找出了几个冰袋来放在了阿玄的身上。

    她拿了毛巾和水一遍一遍给阿玄降温,给他擦掉脸上的汗水,迟疑了一下,解开了阿玄身上的迷彩服,看见他在迷彩服之下,竟然什么都没有穿,坦然地露出了精壮有力的胸膛。他的肤色很漂亮,是健康的小麦色,和汗水混杂在一起,变得更加诱人。

    阿玄经历过这么多的世界,这一世的阿玄,似乎是最强壮,也是肤色最性感的一次。

    可是沈望舒却没有时间去欣赏,只来得及把阿玄褪掉了上衣,给他降低身上的热度。

    她一遍一遍覆盖在阿玄的耳边,叫他的名字。

    宁父和宁母坐在门口昏昏欲睡,连沈望舒都不记得究竟守着阿玄过了多久。她没有停息地给阿玄擦拭着身上头上的汗水,另一只手还被他紧紧地握在手里。

    她看着阿玄无声无息的样子,忍不住将自己的脸贴在他尚且还有心跳的胸膛上,喃喃地说道,“你说过的,不论到了哪里,都不会丢下我。不论变成什么样子,都会找到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她蹭了蹭他的胸膛,将自己的嘴唇压在了阿玄的心口的位置。

    她静静地贴在阿玄的身上,转头,却见不知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宁父,正眨着眼睛看着自己微笑。

    她下意识地笑了一下,之后垂下了自己的眼睛。

    宁父和宁母,还不知道占据这具躯壳的另有其人,他们真正疼爱宠溺的女儿,早就已经不在了。

    如果他们有一天知道了,会不会很伤心?

    看着宁父小心翼翼地把宁母往怀里揽了揽,又对沈望舒露出担忧的表情,沈望舒不由想到了上一世。

    她那时功成名就,刚刚凭着一部修仙大片问鼎金花奖的影后宝座,正是炙手可热的时候,可是吕可却对她提出了辞职。她对沈望舒的挽留只是微笑,背着一个小小的双肩背包,提着行李箱回到了她和吕容梦想开始的地方。

    她把这么多年赚到的钱都捐献给了自己和吕容生活过的孤儿院。

    她不再做风风火火的明星经纪人,而是坐在一群孩子们中间,笑得那样美好。

    面对闻讯赶来劝说她跟自己回家的沈望舒,吕可却笑着摇头。

    “我看见你站在最高的位置,就已经没有遗憾了。”吕可笑着捧着几个孩子送给自己的简陋的玩具,那双眼睛里带着了然,“有沈总在你身边,其实我已经不能帮你什么。”

    “谢谢你,舒舒。”她抱了抱沈望舒的肩膀,轻声说道。

    那个时候,沈望舒甚至不能明白,吕可为什么要感谢她。

    她看着吕可在自己面前泪流满面,看着她抱着曾经和吕容一起拥有过的东西痛哭失声,她为了什么在感谢自己?沈望舒那个时候真的不明白,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当她终于能想明白的时候,忍不住心里有细密的刺痛感。

    吕可之后的很多年,都没有再和沈望舒见面。她每年都会给沈望舒寄来自己的祝福,还有一些简单的照片和自己织的有些简陋的毛衣。花色颜色都是沈望舒喜欢的,可并不是吕容喜欢的。

    直到很多年后,她才接受了一直不肯放弃的张同舟。

    她站在简单却温煦的婚礼上,对沈望舒道谢。

    “那么多年,我一直在想,如果小容经历过那一切,她受过的伤有多深?”周晨早就音讯全无,宋总虽然是被他连累,可是也身败名裂,不得不退出了商场而去恢复了自己挖煤老板的本行。

    吕可说起周晨的时候,脸色变得平静,对想要给她当伴娘无奈却是已婚身份的沈望舒轻轻地说道,“一切都没有发生,真的太好了。”她的笑容安静,沈望舒站在她的对面,看她对着婚礼外地天空微笑。

    原来,吕可早就知道,她不再是她。

    她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质问和怀疑,就这样默许她停留在吕容的身体里。

    可是她也不再叫她小容。

    因为大概吕可的心里,她唯一的小容,并不是如今的这个。

    最亲近的人,总是会更多地留意你,对你的一举一动都熟悉万分。

    一旦有一点的改变,外人或许看不出来,可是真正疼爱着她们的亲人,真的看不出来么?

    沈望舒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可是现在想到,又觉得自己被发现,并不是一件不能理解的事情。可是她却忍不住想到吕可那时的泪水。如果她能够更像吕容一点,如果她没有懈怠得不愿去掩饰自己,会不会吕可不会发现她的异状,不会就那样伤心欲绝,却还要强颜欢笑?

    已经有了一个吕可,难道还要叫宁父和宁母再次伤心?沈望舒看到宁父装睡,却偷偷守着自己的小心翼翼的样子,终于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她穿越到了谁的身上,就要真正地把自己融入到这个人的人生。

    她也要真正地演绎出那些女子的人生,而不是如同之前那样放肆。

    没有遇到阿玄之前,她从来都很小心地不要叫任何人知道自己的异状。

    可是遇到阿玄之后,或许是炫耀,或许是一种傲慢,她就不再约束自己的行为,叫人们的眼中,更像是“沈望舒”,而不是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的那个女人。

    她不应该再这样放肆下去了。

    沈望舒柔软了自己的眉眼,那柔弱之中楚楚可怜,似乎叫宁父怔忡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似乎是女儿变得正常了,他还对沈望舒招手,似乎真的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似乎沈望舒之前的性情不同,真的叫宁父担心过。

    他担心骤然变化的世界,叫自己的女儿变得偏激。

    可是现在她“好”了,宁父才露出之前的担心。

    沈望舒知道这是宁父对宁柔的爱,她变得更加温柔,在宁父宁母都露出放松,宁母眼里的怀疑也都消失不见了的时候,就感到身边一直无声无息的男人,手指轻轻地一动。她心里狂跳,突然转头看去,就见不知何时,阿玄的一双眼已经睁开,用呆滞的眼睛看着天花板。他僵硬地转头看着就在自己身边和自己靠在一起的沈望舒,脸上扭曲出了一个狰狞的表情。

    他的眼睛变成了灰白,瞳孔尖锐没有一点的感情,咆哮了一声,扣紧了沈望舒的手,扑到她的身上。

    他张开了嘴,露出了尖利森白的牙齿。

    电光火石之下,沈望舒竟推不动身上的阿玄,眼睁睁地看着他向自己的脸上咬下来。

    他变成了丧尸,什么都不记得,也什么都不会知道,唯一知道的,恐怕就只有身边叫他垂涎的食欲。

    沈望舒看着嘶吼着咬向自己的阿玄,听见宁父宁母惊慌的阻拦,不知为什么,就算阿玄变成这个样子,却没有一点的害怕。

    他从来没有伤害过她。

    “阿玄啊……”她轻声唤道。

    他的尖利的牙齿,停留在她的脸颊旁,他依旧用力地扣着她的手,眼里是野兽一样饥饿没有人的理智的光。

    他在颤抖。

    可是他没有再咬下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