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69章 至死不渝的爱(十三)

第69章 至死不渝的爱(十三)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想做什么?”南岚指尖儿火光点点,冷冷地指住了动了动身的宋磊。

    她的眼里压抑着冰冷的火焰,仿佛如果宋磊敢为宋希说话,就要送他去死。

    高大英俊的男人沉默地扫过笑得无辜的沈望舒,还有同时看向他的阿玄三个。

    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敢呵斥沈望舒当众杀人,下一刻就得下去陪那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他沉默了很久,大手压在腰间,慢慢地放开了自己的□□摆了摆手,招呼一旁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幸存者跟自己上了后面基地的车,又想了想跳下了基地的车叫他们带着幸存者回去,一脸无奈地走过来。

    “下一次不要影响这么坏。”他无奈地说道,“避着点人。”

    “知道了长官。”沈望舒不介意表示自己是个良民。

    反正和她有仇的宋希已经被阿玄塞丧尸的嘴里了。

    “她真的……”宋磊迟疑地问道,“真的害过你?”

    “不然我要她的命做什么?你当我是杀人狂?”沈望舒微微一顿,疑惑地看向阿光。

    这个清秀的少年虽然嘴角在勾起一个纯洁的笑容,然而目光却落在了不远处。那是一家三口正在瑟瑟发抖地看着他,就算宋磊方才叫幸存者上车,这三口竟然也没有跟着过去,而是用惊恐的眼神看住了这个笑吟吟的清秀少年。沈望舒感到阿光眼里慢慢地露出戾气,想了想压低了声音问道,“这是你的家人?”

    “是呀。”阿光偏头,露出一个纯洁的微笑。

    “把你丢在路上那个?”南岚突然问道。

    阿光笑着点了点头,对远处正迟疑不安的三口之家招呼了一声。

    富态的父亲,美丽的母亲,养得油光水滑的小少爷……真的看起来很幸福。

    沈望舒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宋磊的目光一下子就警惕了。

    这么久的相处,他终于发现,温柔如水善良和气的宁柔只不过是一个假象,真正的宁柔,拥有着一颗狠戾果断的心。他不由皱眉道,“这三个不是也和你有仇吧?”

    “不巧,还真是。”沈望舒笑着看了阿光一眼,温柔地说道。

    她垂头露出半截雪白的颈子,柔弱得仿佛风中摇曳的花枝,然而宋磊的眼睛都疼了起来。他捂着额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库房里宋希的惨叫还在凄厉地传出来。他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摆了摆手,转过了身去当做眼不见心不烦。

    这简直就是默许和纵容了,沈望舒眼睛微微一亮,戳了戳坐在前排的阿光的肩膀笑眯眯地说道,“你想怎么弄死,赶紧的。宋长官暂时看不见。”

    宋磊再次发出一声叹息。

    他觉得头更疼了。

    干坏事儿小点儿声儿啊!

    阿光的眼睛霍然一亮,然而他看到身边面无表情的南岚,眼里的兴奋却变得无措起来。

    如果……他想要弄死亲生父亲,会不会叫南岚觉得自己很狠毒?他家老大,会不会不喜欢狠毒的人,不喜欢……

    “他丢下你,丢下你母亲,出轨养外室,还和外室有了一个孩子?”南岚吐出嘴里的一个烟圈,把香烟随意地丢在车外,转头,用安静的眼神看着点头承认的阿光,哼笑一声说道,“我记得你说过,他为了救那个女人,把你母亲推到丧尸的嘴里,害的她被咬。这真是伟大的感情,令人感动。”

    她不再看阿光,对立在库房外的阿玄使了一个眼神,漫不经心地说道,“考验着感情的机会又来了,这回可以鉴证他们是不是真爱。”

    “怎么鉴证呢?”沈望舒很捧场地问道。

    阿玄不屑地嘶吼了一声,觉得南岚竟然大出风头,叫丧尸很不高兴。

    “库房里不是有两个丧尸么,送这二位进去,如果生死关头这位先生还愿意护着这位女士,宁愿自己去死,那就是真爱了。”南岚慢吞吞地说道。

    “老大?!”阿光惊呆了。

    “那个小儿的……”南岚嗤笑了一声说道,“别说什么孩子是无辜的啊。”

    “你们自己决定就是。”那是阿光的家事,沈望舒不会置喙,只是叫阿玄走到自己的面前。

    高高大大的丧尸飞快地走过来在她的身边蹭来蹭去,看见南岚把沈望舒和阿光都从车上带下来,急忙把南岚用力挤开,自己趴在沈望舒的肩膀一起去看那三个吓得不轻的一家人。他看了看阿光,再看了看那一家三口,第一次没有嘲笑这个少年,只是嘶吼了一声,指着已经没有声息的库房嘶哑地说道,“没,饱。”

    两只高级丧尸的食欲可好了。

    阿光沉默地看向那个和自己同年纪的少年。他想到了很多,想到母亲因这母子俩登堂入室的痛苦,想到这个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兄弟把自己推到在地,催促父亲赶紧逃跑,想到他洋洋得意地坐在车后座上对自己露出嘲笑的表情,仿佛是在对自己告别。他想到了很多很多,嘴角却慢慢地勾起了一个笑容,轻声说道,“不送他去喂丧尸,把他留下来,自己讨生活。”

    他不叫这个兄弟去死,就叫他感受一无所有在末世挣命的痛苦。

    就算他以后有奇遇,可以和现在的自己一样有了绝顶的力量,可是他也不会害怕。

    他叫他在末世苟延残喘,担惊受怕地过每一天,一如他的从前。

    至于他的父亲和那个外室,阿光的嘴角勾起一个单纯的笑容,轻声说道,“这二位还是送给丧尸好了。”他们亲手推了他的母亲入丧尸的嘴,那就享受一样的待遇才公平。他们造成了他的母亲十几年的痛苦,那自然该偿还,他这个做儿子的也没有立场替母亲说一句原谅。他也从没有想过要原谅这两个人。他的手指指住了那个少年,看向用力颤抖的那两个男女。

    “要么你自己驾车离开,要么你自己和你爸妈一起喂丧尸,你自己选。”他笑眯眯地说道。

    那个柔弱精致的女人霍然将目光投在自己唯一的儿子身上。

    那个少年吓得已经浑身无力,几乎要跪到在地,用惊恐的眼睛看着那传来丧尸嘶吼的库房,再看看面露央求的父亲和母亲。

    仿佛他的决定,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

    他哆嗦了一下,在阿光阴柔的目光里不再多说什么,抢过了他父亲手里的车钥匙转身就跑。

    那个富态的男人似乎被这个结果惊呆了,震惊地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儿子在生死关头丢弃了自己,头也不回地上车开动了汽车一溜烟儿地跑了。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叫住自己的儿子,可是最后却绝望地看向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儿子。那个女人已经无助地瘫软在了地上,握着他的衣角低低地哭泣。

    她泪流满面,依旧妆容精致,叫人怜惜极了。

    “看起来,你们儿子替你们做了决定。”什么才是最刺伤人心的呢?沈望舒觉得眼前的就是了。

    这被儿子抛弃的父亲与母亲,也算是活该倒霉。

    阿玄已经大步走到了这两个人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了颤抖的两个人一眼,伸出僵硬冰冷的手,拖着这两个人就往库房里走去。

    走到半路,那个男人突然冲着阿光尖叫起来,声音凄厉地叫道,“阿光,阿光!爸爸错了!是爸爸的错,爸爸被她们给骗了!”富态的保养得很好的男人嚎啕大哭,鼻涕眼泪都流下来嚷嚷着叫道,“爸爸是爱你的,是爱你妈妈的!爸爸知道错了!”

    他口不择言,只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放自己一马,完全不在意一旁眼神呆滞的女人。

    “这句话,妈妈曾经多么想听到啊。”阿光姣好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他似乎变得脆弱了很多,叫了南岚一声,把自己埋进了南岚冷硬的怀抱里。

    沈望舒眯了眯眼。

    这少年看似无比哀伤需要人安慰,可是她恍惚看到的那个勾起的嘴角是怎么回事儿?

    “老大,我心里难受。”阿光蹭着南岚的肩膀哽咽地说道。

    南岚很少看到这少年这样无助害怕,沉默了一下,主动伸出手把他环抱在怀里,淡淡地说道,“别怕,以后有我在。”

    “嗯!”少年仰头,眼里泪光点点,可是看向南岚的目光充满了依赖。

    沈望舒被恶心坏了,听着一个男人刺耳的尖叫,再听着少年伪装无助的声音,踉跄了一下扶住了越野车。她看到阿玄很轻松地就把那两个人给提到了库房门外,哗啦一声拉开了铁门,就看见里面两个丧尸被阿玄的威压压制得不敢动弹,丧尸不远处的地上,正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

    她的身上脸上都被丧尸啃食出了很大的伤口,皮开肉绽,露出森白的骨头,可是却还没有死,仰面朝天地在地上抽搐。

    阿玄把那对男女都丢进了库房,对那两个跃跃欲试的丧尸嘶吼了一声,也不在意那两个人在互相推搡,忘记多年的恩爱要把对方推到丧尸的跟前,俯身任劳任怨地把奄奄一息的宋希拖到沈望舒的面前。

    曾经精明干练的女人,躺在地上,用无神的眼睛呆呆地看着居高临下看来的沈望舒,几乎不能喘气了。

    “你!”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在发生变化,剧痛之中又有一种很难过的感觉,那是自己要变成丧尸的感觉。

    “被丧尸一口一口吃掉的感觉怎么样?”沈望舒看着眼角迸溅出了血迹,用恐惧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宋希。

    她就站在宋希的身边,也不在意自己被她的血沾染自己的裙子,俯身欣赏地看着她残破痛苦的样子。她微微一笑,笑得如同晨露一般清澈动人,眼神又天真又无辜,和宋希记忆里的宁柔完全没有两样。这个总是清纯乖巧的女人伸出手挑起她的头发,压低了声音问道,“知道自己就要变成丧尸的感觉怎么样?”

    “真疼啊。”沈望舒想到上一世宁柔被丧尸咬死在商场时的感觉,低声说道。

    那个时候的宁柔,有多么害怕?有多疼?

    她也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丧尸扑上来吃掉,想要求救,可是没有人会来救她。

    她以为最好的朋友,把她送进丧尸的嘴里。

    “你想叫宁柔经历过的一切,我全都还给你。”沈望舒看着面露哀求的宋希,轻笑,用最动人的声音温柔地说道,“你从没有想过,她……我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什么空间,什么异能,只要你想要,宁柔其实什么都能给你。”她静静地看着身体颤抖,用惊恐的眼睛看着她的宋希,侧头看了看正在全神贯注安慰阿光的南岚,微笑说道,“你当然很疼,可是你才被吃了几口?你知道身体被活生生全都吃光的痛苦么?”

    她想到这些,就觉得不论自己做什么,宋希都是罪有应得。

    她辜负了的,本就是这世间最美好的信任与感情。

    “多亏了你,才有现在的宁柔。”沈望舒笑着起身说道。

    可是宋希的目光却变得扭曲起来。她不知道宁柔的身体里已经换了灵魂,只以为沈望舒这样说,是在说宁柔因为她的陷害变得有了心机。

    她用仇恨的眼神看着把自己变成这样凄惨的宁柔。她想到方才被丧尸一口一口咬在身体上的剧痛,想到亲眼看着自己的血肉被丧尸兴奋吞咽的恐惧,感到自己的生命在这难以忍受的剧痛里流逝。她知道自己会变成丑陋的丧尸,会成为人人喊打的怪物,更加绝望。

    “你!”

    宁柔凭什么拥有这一切?!

    是因为她长得美丽么?还是因为她是千金大小姐,就有无数的男人推崇她?

    那个把她拖进库房的男人真强大呀,还那么听宁柔的话,可见一定是宁柔的追求者。

    她有了最强悍的南岚做朋友,还有了那么英俊冷硬的男人□□人,这真的很幸福。

    宋希的嘴角勾起了一个狰狞不甘的表情,死死地看着惬意的沈望舒,突然用自己最有的力气大声尖叫道,“你们都知道什么?!她就是一个自私鬼!”她扭着头用仇恨的眼神看着好整以暇的沈望舒嘶吼道,“她有空间!物资无穷无尽,你们都知道么?都知道么?!”她看到那个高大的男人上前走到沈望舒的身边,仿佛是护着她一样将沈望舒拉在自己的怀里,还飞出一脚。

    这个男人一脚踹在宋希满身是血的身上,把她踹飞了出去。

    宋希奄奄一息地在尘土里滚动,狼狈不堪。

    她挣扎着,用自己最后的清明与理智,看向那个男人。

    他戴着墨镜,看不到眼里究竟是什么情绪,可是却只鼓着把沈望舒护在怀里,还僵硬着手拍着那个美丽女人单薄的后背安慰着。

    那刺目的怜惜,叫宋希仇恨。

    她也曾幻想过自己被无数的强者簇拥,可是重生之后一路走到现在,她却一无所有。

    可是她变得模糊的眼睛,却敏锐地看到阿光从南岚的怀里探头,露出诧异的表情。

    宋希满是鲜血的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看阿光的表情就知道,宁柔并没有把空间的事情告诉他,这样的秘密,想必会叫阿光和宁柔之间产生心结。

    更重要的是她知道,光明者生性乖僻,心眼儿很小……

    光明者如宋希所愿,果然从南岚的怀里扑棱出一颗脑袋。

    “哦,你有空间啊。”他翻着白眼儿看着尴尬的沈望舒。

    “是啊。”沈望舒勉强镇定微笑。

    最近忙,还没有来得及把空间的事情告诉阿光和阿土。

    “你看,她承认了。”阿光笑眯眯地对期待地看着自己的宋希摊开了一双手,十分优雅可爱。

    他的笑容宋希已经看不真切了,可是那种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却叫宋希几乎疯狂。

    “她隐瞒你,欺骗你,她没有把你当成真正的同伴啊!”宋希觉得自己的喉咙里全都是鲜血,几乎是用绝望的声音在嘶吼。

    她声音里有着叫自己都恐惧的悲愤,那种曾经智珠在握,可是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的悲愤叫她猛地吐出一口漆黑的鲜血。她的耳朵里都是巨大的轰鸣,从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切的算计竟然都被这几个人全不在意。这还是人么?这简直不是人!

    正常人谁能承受被人隐瞒,被人排挤?!

    “我又不是她的谁,她没有义务告诉我,对不对?”阿光一脸被吓到的样子,躲进了南岚的怀里。

    他感到南岚安慰地拍着自己的肩膀,眼睛一亮,却装模作样地说道,“你可真恶毒。宁小姐可从来都没有少了我的吃喝,更何况,作为异能强者,一个空间不过是锦上添花,算得了什么?”他还笑眯眯地掩饰着自己的表情,觉得沈望舒连阿玄是丧尸都告诉他,那有没有空间真的关系不大。

    丧尸的秘密可比空间的大多了。

    少年清越的目光,下意识地看向那早就寂静无声的库房。

    他的同伴甚至可以毫不动容地将那两个畜生和丧尸关在一起,为他报仇,那曾经的一点小小的隐瞒又算得了什么?

    南岚在护着他,就什么都足够了。

    他抱着南岚的腰,趴在南岚的耳边低声轻叹道,“这真是一条毒蛇。我真庆幸,没有这样的朋友。”

    据说这个女人和南岚与宁柔是最好的朋友,可是却可以毫不犹豫地陷害她们,伤害她们,他一想到自己身边如果有这样的朋友就不寒而栗。在宋希绝望的眼里,少年的声音冰凉,却在给她的一切都盖棺定论,轻声说道,“这样的女人,不配做老大的朋友。”他的冷酷,叫宋希眼前一片血色。

    原来在光明者的眼里,宋希是这样令他厌恶的存在。

    她再也承受不住,意识也变得模糊,浑身剧痛之外还似乎滚烫,慢慢地,变得僵硬起来。

    沈望舒退后了一步,躲在了阿玄的背后警惕地看着她。

    这个曾经在重生之后呼风唤雨,有了很多男人喜欢她的女人,终于出师未捷,连一个上辈子的情人都没有看到就死在了这里。

    沈望舒看着宋希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她的眼睛变成了丧尸的样子,嘴角流着黑色的血迹,身体残破不堪,却似乎完全没有感觉一样摇摇晃晃地嘶吼着。似乎是因阿玄的威压,这具丧尸不敢往这里过来,而是站在那里似乎在不知所措,呆滞无力。

    南岚叼着烟打开□□,指住了宋希这具丧尸。

    她的手指里运转火光,侧头看了看阿玄的方向。

    高大的黑发男人微微颔首,之后猛地把沈望舒推了出去!

    电光火石之下,一声怒吼在沈望舒的背后响起。

    她震惊地转头,就看见一道漆黑瘦长的影子和阿玄抵抗在了一起。那道影子被阿玄拦住,露出了一张漆黑干枯的脸,那双带着血光的眼睛里充满了暴虐与狡猾。他有一双枯瘦漆黑的手,此时正从阿玄的肩膀上慢吞吞地□□。他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攻击会被发现,看到墨镜摔碎在地上的阿玄,发出了威胁与愤怒的吼叫。

    这是一个丧尸,令人不寒而栗的丧尸。

    沈望舒想到自己差一点被这丧尸一爪掏心,顿时浑身都是冷汗。

    南岚二话不说,抬手对那丧尸就是一枪。

    一颗被火光缭绕的子弹冲向这丧尸的头部,丧尸偏头霍然抓住了高速运转的子弹,却发出一声尖啸。

    子弹上灼热的火系异能爆发,将丧尸的手炸裂了一块,熊熊燃烧着烧向了丧尸的脸。

    这丧尸惊怒异常,可是却更加垂涎地看向南岚的方向。

    和异能者狩猎高阶丧尸进阶一样,高阶丧尸同样对高级异能者的血肉充满了与众不同的食欲。他甚至愿意为了这极其美味的气息,很有理智地将那些普通人放过,不动声色地隐藏在一旁想着一击即中。这种理智对于丧尸来说是一种进步,可是对人类来说却并不是一件好事。他并不喜欢阿玄身上和自己相同的味道,而是更垂涎南岚的血肉。

    他用力一跳,越过了阿玄向着南岚扑去。

    “老大!”阿光看到南岚退无可退,俊秀的脸上露出惊慌,飞快地扑在了南岚的怀里,用自己的后背迎向了这具丧尸。

    他或许可以用自己光系异能,可是在南岚有危险的时候,他却担心自己的异能不能阻拦丧尸。

    这是和阿玄势均力敌的丧尸,他没有把握将丧尸净化分解,一旦丧尸没有被净化,那么南岚依旧会有危险。他惶急地把南岚护在自己的身前,却感到一个巨大的水球冲着自己而来,把自己和南岚砸飞了出去。

    这突如其来的水球将丧尸的目标全都击退,那丧尸一击不中,扭头恶狠狠地看住了沈望舒。这也是一个很美味的食物,可是不及那两个甜美。丧尸偏头想了想,慢慢地转向沈望舒。

    沈望舒眯起了眼睛。

    另一侧,宋希转化的丧尸,嘶吼着向她扑了过来。

    似乎是对沈望舒的怨恨太过浓烈,就算死去,她也依然记得要杀了沈望舒。

    与其同时,高阶丧尸也向沈望舒扑来,一道飞快的光影之下,沈望舒被一双坚实有力的手臂拦腰抱起,向一旁滚去。丧尸的势头停不住,沈望舒就看到一道血光,宋希的头颅被高级丧尸一把抓碎。

    那丧尸本来正露出得意,看到自己抓错了猎物,顿时咆哮起来。他将宋希无头的身体愤怒地甩在一旁,转头,用狰狞的表情看住沈望舒的方向。沈望舒感到自己被放了下来。

    阿玄仰头嘶吼了一声,撕碎了身上碍事的衣服,露出苍白满是伤疤的上身。

    他向那丧尸奋力扑去,转眼之间就和丧尸滚成一团。

    同样用爪子撕裂对方的身体,同样相互啃咬,同样被一爪爪碎了血肉,依然能够战斗。

    那个丧尸是沈望舒打从末世后见过的最强悍的一个,和阿玄相比竟然不落下风。沈望舒看到两只丧尸在被撞碎了的瓦砾之中咆哮翻滚,看到他们一爪子下去,就有一片的墙壁或是房屋被打碎。

    她急切地向前两步,可是阿玄却扭头奋力对她嘶吼了两声,不许她过来冒险。他担心她在这样危险的时候受伤,更担心的是她会被这个丧尸伤到感染。他有意识地抱着这个丧尸向着更远处的方向扭打。

    巨大的属于高阶丧尸的压制力之下,丧尸的巨大嘶吼中,无数的低阶丧尸从各个街道逃出来,聚集在一起瑟瑟发抖。

    沈望舒看着那无边的丧尸群,手脚冰凉。

    她一动不动。

    这是阿玄最危险的关头,她不能以关心阿玄的名义去拉他的后腿。

    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分心来保护她,那或许会叫他被那高阶丧尸撕碎。

    她什么都明白,可是心却疼得厉害,忍不住捂着嘴哽咽出声。

    “你们走吧。”她的脸上滚落下晶莹的泪水,听着远处阿玄的嘶吼声,还有街道都在战栗的倒塌声,转头,对正将阿光护在身前的南岚,和一旁已经目瞪口呆的宋磊笑了笑,轻声说道,“我陪着阿玄。”

    她的目光投向远方,轻声说道,“我永远陪着他。”他胜利,她在他的身边。如果他失败,被毁灭,她也依旧会追随他,陪在他的身边。她的表情变得平静安宁,南岚却红着眼睛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陪着他,那你爸妈怎么办?!”她凶狠地问道。

    “爸爸妈妈有你,有阿土,有阿光。”沈望舒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对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住自己的南岚微笑说道,“可是阿玄只有我。”

    他什么都没有,只有她了。

    她知道或许会叫宁父宁母伤心,可是她最先想到的,却是阿玄惶惶不安寻找她的样子。

    她将自己的头轻轻抵在南岚的肩膀上,感到自己最好的朋友的身体在颤抖。她笑了笑,从自己的脖子上把那个带着空间的玉石挂坠摘下来,就和当初将这个交给宁父宁母一样,安静地说道,“如果我死了,滴血认主你总是会的,是不是?”她对踉踉跄跄走过来的阿光笑着说道,“这回你连空间的用法都知道了,你明白了?我没有把你当外人。”

    她看到阿光眼眶红了,就笑了。

    “快走吧,趁阿玄还能拦得住。”

    “你和我一起走!”

    “如果阿玄赢了,我就去找你,反正他也未必会输。”沈望舒拉开南岚的手臂笑着说道。

    她看向一旁已经目瞪口呆,似乎没有从这巨大的打击里回过味儿来的宋磊。

    这个沉默俊朗的青年今天遭受到了很多信息的冲击。

    从沈望舒翻脸弄死自己的好朋友,到阿光把自己老爸喂了丧尸,再到温柔纯美的女人竟然还有一个非常罕见,从末世以来就没有出现过的空间,最后,最为叫他惊恐的是,他竟然和一只丧尸称兄道弟了很久!

    阿玄是丧尸,这群没心没肺的宁家人竟然将这么一个强悍危险的丧尸带在身边,更叫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丧尸还会说话,会援救普通人,还在基地得到了一个玄王的称号。

    怪不得他从来不摘下墨镜。

    怪不得他从墨镜之后透出,看向他的目光总是叫人不寒而栗。

    宋磊一想到自己竟然在丧尸的嘴里死里逃生无数次,就觉得背后都是冷汗。

    “你们胆子也太大了!”

    “闭嘴。”南岚头也不回地呵斥了一声,转头凝重地看着沈望舒。

    她明明有着最柔弱的身体,可最温柔的性情,可是却可以为了自己的爱人,爆发这样巨大的勇气。

    “这个时候走,算什么同伴。”她把玉石挂坠重新挂在沈望舒的脖子上,慢吞吞地靠在了越野车上淡淡地说道,“一起出来,当然一起回来,难道我们是抛弃同伴苟且偷生的人?如果那样,”她笑着点燃了或许是这辈子最后的一根烟,含糊地说道,“我都要看不起自己。”

    她一脸的坚决,而阿光目光晶莹地看着她,慢慢地走到她的身边,将自己塞进了她的怀里。

    “老大不走,我也不走。”他只剩下她了,也只想留在她的身边,不管是生,还是死。

    “千金小少爷。”南岚冷硬的脸柔和了,摸了摸阿光的脑袋。

    宋磊左看右看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和南岚靠在一起,侧身问道,“能不能给我一支烟?”

    “不能。”南岚断然拒绝。

    阿光从她的怀里警惕地看着他。

    这青年觉得光明者的眼神比丧尸还恐怖,沉默着靠得远了一些。

    “我爸妈怎么办?”沈望舒震惊地看着这群死心眼儿。

    “还有阿土呢。”南岚满不在乎地说道。

    她一脸的撂挑子,沈望舒也低头看着每次送出去都要被丢回来的空间挂坠儿,万万想不到这年头儿空间是这么不招人待见。

    她虽然一脸震惊,可是心里却暖和起来。她用自己这辈子最温情的眼神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听见远处的房屋大片地倒塌,之后声音全无,寂静起来。她下意识地向着那片寂静看去,看到无数的丧尸蜂拥而去,满心慌张的时候,看到漫天的尘土里,一道高大的影子缓缓走来。

    他高大强壮,□□的上身全都是血迹,黑色的头发上染满了血污,那张英俊的脸,还有大片的伤口。

    无数的丧尸隐藏在他身后的倒塌的尘埃里,晃动如同鬼影。

    沈望舒的心猛地抽搐起来。

    她一动不能动,看着那高大的丧尸用压迫得她不能动弹的气势走到自己面前,眼里是狰狞与冷酷。

    “阿玄?”她试探地问道。

    丧尸眼里的冰冷,在这声呼唤之中霍然褪去,他裂开森森的牙齿,合着血迹,对她龇牙咧嘴地笑了起来。

    沉重冰冷的身体,压在她的肩膀上。

    “舒舒!舒舒!”他叫了两声,扭头对身后发出了嘶吼,在沈望舒震惊的目光里,那些影影绰绰的丧尸纷纷退后,消失在了街道之中。

    “你能命令他们了?”沈望舒诧异地摸着他冰冷的脸。

    他的伤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愈合,她几乎不能相信,从前只是压制丧尸的阿玄,已经可以命令丧尸。

    “吃掉晶核,进化了。”丧尸显然想要收敛脸上的洋洋得意,可是却没有成功,趴在沈望舒的耳边嘶哑却美滋滋地说道,“进化,可以做了!”

    他垂头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某处。

    到死都在孜孜追求的,原来就是这个!

    沈望舒被丧尸的追求惊呆了,她茫然地回头,却看见南岚和阿光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之后,又不怀好意地看向脸色微微一变的宋磊。

    “我觉得咱们得谈谈。”她看了看一脸“吃了你!”的阿玄,意味深长地看住了军方高层的未来之星宋磊。

    青年的脸色,顿时一片铁青!

    沈望舒却拉着正叽叽咕咕要求她摸摸自己已经可精神了的地方的丧尸,露出了真切的笑容。

    她的笑容里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还有乌云很快散去的阳光。

    这份希望永远不会磨灭,当她再次恍惚地睁开眼睛,却听见一声声清越悠远的洪钟声中,缭绕的云霞与漫天的霞光倒垂而下,一个年老的白衣修士,喜气洋洋地指着她面前说道,“回道尊的话,这就是这一届选拔出的最优秀的弟子,掌教真人说,您可以先挑选他,作为您的真传弟子。”

    他的手指之下,一个面容俊秀,如同一把剑一般充满了锐气的少年,抬起头来,紧张地看住了她。

    沈望舒端坐云端,俯瞰这顾盼生辉的少年。

    “我拒绝。”她收回目光,漫不经心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