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74章 论种马男主的倒掉(五)

第74章 论种马男主的倒掉(五)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得亏元婴大修士皮糙肉厚,没有被狐狸咬下一口肉来。

    不过就算这样,羲梧道君的手上依旧血流不止,被狐狸咬得鲜血淋漓。

    他本在用感兴趣的眼神看着对自己死不撒嘴的狐狸,看到自己的手竟然被咬破,却低低地发出了疑惑的一声。

    俊美温润的青年伸手将狐狸胖嘟嘟的小爪子给握在手里,看它不耐烦地一爪踢开,也不恼,更不在意自己在流血的手背,只是晃着还吊在眼前的狐狸对脸色冷淡的沈望舒疑惑地说道,“这小狐狸怎么能破开我的法体?”

    他可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不仅丹田之中的元婴稳固无比,就是一身的血肉也在灵气的滋养之中千锤百炼,说能硬撼飞剑法宝那是天方夜谭,不过一只小小的狐狸幼崽儿,可咬不开他的皮肤。就算是妖狐,也不可能啊。

    可是他的手却在流血,顿时就叫羲梧道君疑惑起来。

    这狐狸明显有古怪。

    狐狸本皮毛乍起,目光凶煞,听到这个小身子一僵,尾巴慢吞吞地向着地面耷拉下去。

    它偷偷儿去看沈望舒身上的表情,什么都没有看出来,不知该不该撒嘴,顿时为难起来。

    “本道尊养的狐狸,当然与众不同。”沈望舒不动声色地将狐狸抱过来。

    小玄飞快撒嘴,乖巧无比。

    只是羲梧道君看看自己流血的手,再去看沈望舒,迟疑了一下小声儿说道,“是不是有古怪。”

    他看见沈望舒伸出雪白的手,勾了勾狐狸的下巴颏儿,这毛茸茸的团子下意识地眯眼抬头张嘴,如果不是沈望舒压住了它,似乎还要翻过肚皮来,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沈望舒却不理睬他,只垂头掰开狐狸的嘴,看了看它的小尖牙,见淡淡地说道,“它天资绝伦,当然和外头的狐狸不一样。”

    “那你在干什么?”羲梧道君不耻下问。

    “你皮糙肉厚,我瞧瞧有没有咯碎了我家小玄的牙。”沈望舒很平静地说道。

    这显然是偏袒,小玄听到了,歪头用得意的眼神看了脸色发青的羲梧道君一眼,高高地竖起了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

    “吱吱!”愚蠢的凡人它家舒舒肯定看不上!还不退散!

    这狐狸还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抬起自己的小身子一门心思去推开羲梧道君。

    “受伤的是我好吧?”羲梧道君苦笑看了看自己的手,见沈望舒无动于衷,也不在意她的冷淡,径直起身走到她身后的冰床旁,从上头挑了几瓶不同的灵丹收入怀中,这才回身坐在她的对面,手中发出白光将伤口医治妥当。

    他再看看那只正对自己横眉立目,比这同门师妹还要小气,拿了两枚灵丹跟要了它命似的狐狸,看它气的小肚皮一起一伏的,皱眉喃喃地说道,“这狐狸怎么看起来怪怪的。”

    再聪明的妖狐,也没有伶俐到这个份儿上吧?

    “小玄有分寸。”沈望舒摸着狐狸的小脑袋轻声笑道。

    她的嘴角微微勾起,目光温和地看着转身对自己吱吱告状,要求拿住小贼的狐狸。

    这狐狸确实有些古怪,可是又怎么样呢?

    妖族生性警惕,对人修充满了敌意,不是真正信任,放在心上的人,它们绝不会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

    这狐狸却坦然地将自己最柔软单薄的小肚皮和丹田露出来,随她想要做什么。

    它既然是真心依赖她,那沈望舒也不会在意一点点的古怪。

    羲梧道君终于发现自己在师妹的心里是远远不及狐狸的。只是看着这短短时间就变得油光水滑,软乎乎还会撒娇的狐狸,又觉得确实很招人喜欢。

    那毛茸茸的大尾巴,胖嘟嘟的小短腿儿,一翻身还有一个暖融融的小肚皮,看着沈望舒雪白的手放上去在皮毛里抚弄,狐狸还发出舒服的哼哼声,叫羲梧道君都觉得心里痒痒。只是这狐狸素来是不许被别人碰一下的,羲梧道君想了想,心中更加生出了期待。

    他决定也寻一只狐狸去。

    当然,不要白毛,一点儿都不好看,怎么着也得找一只火狐,如火娇艳灿烂,那才美丽,配得上道君的绝世风姿不是?

    他心里已经决定,就对自己未来的灵兽有了几分期待,不由对沈望舒好奇地问道,“这狐狸你从哪儿捡的?”

    沈望舒指了指自己的门外。

    狐狸一边眯着眼睛享受沈望舒给挠肚皮,转头鄙夷地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它四只小爪子都缩在自己的肚皮上,老老实实地享受。

    羲梧道君已经跃跃欲试,也懒得看沈望舒和这狐狸的相处,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师妹处可还有给这狐狸炼制的那种灵丹?”

    那是妖兽修炼特别用的灵丹,不是沈望舒宠这只狐狸,寻常非常难得。羲梧道君这时候为未来的灵兽打算,厚着脸皮地说道,“小玄吃不完的给我一些就行。”他看到狐狸警惕地扭头看着自己,对他笑了笑,果然见这狐狸勃然大怒。

    它两只爪子抱住沈望舒的手,用力摇动自己的小脑袋。

    舒舒给炼制的丹药,就只是小玄一只狐狸的!

    沈望舒看到狐狸小心眼儿的样子,掐了掐它的耳朵,看了看地上。

    被小玄踹飞的灵丹正有几枚在地上滚着。

    可是就是小玄不要的也不给人!狐狸从桌上跳下来,炸成一颗毛团子,对羲梧道君发出威胁的叫声。

    元婴大修士哪儿有功夫和一只狐狸对掐啊,羲梧道君更担心自己碰这狐狸一根白毛儿都得被偏心的师妹捅一刀,不过宽容一笑,伸手霞光一招,将地上的灵丹全都卷走。

    他一边嫌弃这是地上埋汰了的,一边又对气得肚皮鼓鼓的狐狸露出挑衅的笑容,笑着对沈望舒说道,“掌教真人处,你还是去看一眼,就算不给红月的脸,至少别叫她闹腾掌教真人。”他顿了顿,压低了声音说道,“红月最近也不像样儿,为了她那个弟子,咱们这些师兄弟处没有不被她上门讨要东西的,你压压她也好。”

    红月仙子得了岳羲之这么一个好苗子,当然要全力照顾。

    不仅她亲自给岳羲之传功,还上门对同门师兄弟讨要所有有助修炼的宝贝。

    功法,灵丹,法宝,灵器,只要红月仙子看中的,就非要不可。

    只要谁不乐意,她就闹着说人家嫉妒她有个好弟子,不给法宝就是嫉妒岳羲之的才能不愿意叫他出头。这么闹当然怨声载道,只是红月仙子总是一副很有理的样子,还闹得沸沸扬扬,叫人不得不捏着鼻子吃亏。

    羲梧道君和红月仙子之间的关系很不好,他素来不喜红月霸道,因此红月仙子来和他讨要一件高阶护体的防御法袍的时候,被他一口拒绝,如今已经算是结了仇了。羲梧道君看似风流不羁,其实为人非常温和。

    就算与红月仙子不和,却不会在外诋毁她,口出恶言。

    “我知道了。”沈望舒脸色平静地说道。

    俊美的青年这才飞快地走了,化作一道流光,直奔当日沈望舒发现小玄的地方。

    既然那里能发现一只狐狸,没准儿还能发现第二只是不是?

    当然,不要什么白毛儿狐狸,只要火红的,最美丽的狐狸。

    沈望舒自然不知道羲梧道君心中渴望一只狐狸的急切,她看着小玄气得浑身乱抖,之后看了她一眼,耳朵都趴了下来,沮丧地走到了洞府的角落里面壁,只将一个很失望伤心的小背影留给自己,忍不住低声笑了。

    她就看着那只狐狸把毛茸茸的尾巴和屁股留给自己,可怜极了,还时不时偷偷回头看一眼自己,不由心里生出莫名的怜爱,走到这狐狸的身边伸出手去抱它毛茸茸的小身子。

    狐狸装模作样地推拒了一下,就满意地回到她的怀里。

    看在舒舒这么离不得它,它就勉强接受她这一次的道歉。

    “地上的灵丹都脏了,我可舍不得给你吃。”沈望舒看狐狸看似不在意,其实竖着耳朵在听,就笑眯眯地说道。

    这等甜言蜜语,生性直来直去,看上就滚成一团从不知人类还要虚伪地表达感情达到更邪恶目的的狐狸哪里见识过呢?它的尾巴果然翘起来一些。

    “他家的灵兽就只配吃你不要的,省了咱们还要清扫。而且你看看。”沈望舒温柔地摸着狐狸的大尾巴,却听到一声微小的喘息,这狐狸竟小身子一软就无力地趴在了自己的手上,耳朵轻轻抖动,那双狐狸眼儿里泛起了潋滟的水光,不由疑惑地又揉了揉它的尾巴喃喃地说道,“难道我太用力了。”

    她就看到这狐狸小声儿喘息,勉强起身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不由摸了摸它。

    毛茸茸的皮毛之下,竟是滚烫一片。

    沈望舒又压住它查看它的气血,却见狐狸扭着小身子不肯。

    她看它神气活现的,知道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目光温柔地说道,“更何况……羲梧待我一向真心。”不是冲着这真心,谁敢从她的冰床上拿走那么多的灵丹?

    那些灵丹虽然是沈望舒自己炼制的,可是价值连城,是高阶修士修炼用最重要的东西。

    小玄仰头看着她脸上淡淡的温情,想了想,冷哼了一声。

    不过这一次,它没有生气,而是轻轻地将只小爪子压在沈望舒的手上。

    它没有找到她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人住在这冰峰之上,守着漫天的风雪和寂寞。

    那些同门对她没有一点的感激,对她的庇护理所当然。没有人能和她亲近,只有羲梧道君对她还算有些真心。一想到这里,小玄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心口,觉得那里疼得厉害,连对羲梧道君的不喜欢,都慢慢地化作了对他的一点感激。

    它把自己温热的小身子都放在沈望舒的手上,轻轻地叫了两声。

    以后,它再也不离开她,叫她如此孤单。

    小玄变得这么老实,沈望舒倒是意料之外,她垂头看着安静地闭上眼睛趴在手上的狐狸,笑了笑就起身。

    “吱吱?”

    “去见见红月。”沈望舒温声说道。

    小玄忍不住露出一个鄙夷的表情。

    这显然是看不上红月仙子做派的样子,沈望舒笑了笑,抱着这灵气逼人的狐狸就走到了洞府之外。外面的风雪依旧铺天盖地,沈望舒的脸上恢复了清冷淡漠,她抱着小玄驾着剑光向着广明宗掌教的方向而去,却远远地就听到了大声的吵闹。

    她叫迎过来的宗门弟子都纷纷避开,脚下一踏,几乎是转眼就驾着遁光到了宗门的大殿。此时大殿之中正有一个容貌艳丽,咄咄逼人的女修,在对广明宗掌教纠缠说话。

    广明宗掌教看起来头疼极了,不管她在闹什么,全都摇头。

    “掌教师兄偏心!”见广明宗掌教不肯应承自己,这艳丽的女修顿时顿足嚷嚷道。

    “胡说!”广明宗掌教并未看到沈望舒,只对面前的女修怒道,“红月,你还敢纠缠不休!?你为了岳羲之,最近闹得还少了不成?不必说岳羲之是不是真的犯错,就是他没有犯错,难道灵霄这个做尊上的,就不能责罚他?!”

    他的目光落在默默立在一旁,脸色苍白却依旧身姿挺拔的岳羲之身上,目中难掩失望地说道,“就算吃了委屈,可从未有撺掇师尊来大闹的!这个先例一开,执法殿日后如何行事?!”他没想到这少年竟然是这样的脾气。

    到时候宗门的法度,难道要看弟子受不受宠,而不是是不是触犯门规?

    若受宠了,挨了惩戒就闹到掌教真人处,日后那些得宠的弟子谁还会依照法度做事?

    越加得宠,越加万众瞩目的弟子,也该当谨言慎行,为弟子表率才是。

    这岳羲之怎么还唯恐天下不乱?

    因这个,广明宗掌教之前对岳羲之的好感都变得稀少了。

    岳羲之感到他的不喜,垂了垂自己的眼睛没有说话,身形却晃动了一下。

    沈望舒漠然地看着他,嘴角微微勾起。

    上一世,畏惧灵霄道君的威名,谁不高看岳羲之一眼,从没有人敢冒犯他。更何况就算岳羲之吃了委屈,灵霄道尊也不是大吵大闹的性子。

    她和红月仙子不同,只问根源,若是岳羲之的错,她不会庇护,可若不是岳羲之的错,她也一定会为岳羲之讨回公道。

    因她公正,因此岳羲之也不敢行事偏颇,因此在广明宗的声誉极好。

    可是如今换了一个师尊,只怕他就不会如同上一世那般循规蹈矩了。

    “好好儿约束你的弟子!”广明宗掌教也烦了,这些天和红月仙子为了此事再三争执,他少办了多少的大事?他虽然为人平庸,不过到底是一宗掌教,见红月仙子依旧不肯罢休地大吵大闹,脸色更加冷淡地说道,“不许再去冒犯灵霄道尊!道尊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留你一条性命就是看在你是门下弟子,再敢生事,我先处置了你!”

    他虽然疾言厉色乃是对岳羲之怒吼,可是却都是说给红月仙子的。

    “难道化神就是就能无法无天了不成?”红月仙子尖叫道。

    “她为什么不能?”广明宗掌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冷地问道。

    “她为什么能?”红月仙子大声反问道。

    “就凭她身为化身修士,镇守宗门,为宗门不被外宗欺凌!”广明宗掌教恨不能拍着桌子怒声道,“你们在后头享受安逸,可知道灵霄的辛苦?三百年前诸宗争锋,十位化神修士齐聚东海,东海被打得半边儿海域万里冰峰,海退山出,那时候你在哪里?若不是灵霄,那次宗门划分的时候,广明宗可能安享这三百年的太平,可能有三百年无数的资源?!你还做梦呢!”

    一个宗门,若没有化神修士坐镇,只会成为其他宗门嘴里的肥肉。

    真以为修真界都是善男信女不成?

    这些宗门,与天相争,资源就这么多,不去用强力的修士去争抢,谁会给你那么多的资源?

    “可是……”红月仙子语塞,之后顿足道,“这是她应该做的!”

    “什么?”

    “她也是宗门的一份子,当年修炼的时候得了宗门多少资源,难道不应该效死回报么?!”

    广明宗掌教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他竟然有些不明白,为何有人能把这些事情说得这样理直气壮。

    “宗门再栽培她,这么多年她也千倍百倍地回报回来了。千年安逸舒泰,你还想怎样?”他沉默了很久,苍老的脸上变得疲惫而难过,踉踉跄跄地跌坐在一旁的椅子里掩面,仿佛不想去看红月仙子那张理直气壮的脸。

    他也明白,红月仙子叫破的,是很多同门心里的想法,这宗门里,对一直都冷漠的灵霄道尊或许敬畏,却并没有太多认同感,总觉得她为人高傲孤冷,看不起别人,还享受宗门的供奉。他苦笑了一声。

    “你也享受了宗门最好的资源,你又为宗门做过什么?”他抬头反问道。

    红月仙子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她愤恨地看着广明宗掌教,却不知该如何反驳。

    她虽然是元婴修士,可是在这修真界之中却并不是最强悍的那个,当然做不到如同当初灵霄道尊做的。

    她甚至远远不如羲梧道君。

    “行了,你走吧。”看到红月仙子依旧很不服气,广明宗掌教感到身心俱疲。他心里叹息了一声,只觉得眼前竟无路可走,宗门的压抑叫自己透不过气来。

    他摆了摆手叫红月仙子离开,正摆手却见沈望舒抱着狐狸平静地走了进来。就算亲眼目睹了这样激烈的争执,可是这女子美丽的脸上却没有一点的表情,还是她怀里的狐狸目中露出了冰冷的愤怒,趴在沈望舒的怀里,死死地看着红月仙子。

    红月仙子堂堂元婴修士,却被一只狐狸看得背后冰凉。

    她心里生出几分不安,动了动嘴角,却抿嘴冷冷地看着沈望舒。

    同是女修,她在宗门或是外面处处不及凌霄,因此心里充满了敌意。

    “我听说掌教真人处有人闹事,因此过来看看。”沈望舒坐在广明宗掌教的身边,淡淡地说道。

    她挑起冷淡的眼看了红月仙子一眼,之后漠然地忽略过去。

    这般目中无人,比公然呵斥还要侮辱人,顿时就叫对面那艳丽的女修涨红了脸。

    她也是大修士,是修真界最顶端的人,可是却永远在灵霄道尊的面前低人一等。就如同收录弟子,得是灵霄道尊不要的,才会轮到她。这是一根刺,刺在红月仙子的心里不知多久,若不是因为这个,她也不会在岳羲之被沈望舒责罚之后,就闹得不可开交。她喜欢在同门的帮助之下,看着灵霄道尊孤立无援的样子。

    就算为宗门做了那么多,可她在宗门却永远不是被人喜欢的那一个。

    “灵霄!”

    “我与掌教说话,有你什么事?滚!”沈望舒指了指大殿门口。

    “你!”

    红月仙子本就大怒,然而看到沈望舒冷冷地看向自己,那双眼睛泛着冰冷的杀机,手中闪过一道道的灵光,顿时心中一凛。她退后了一步,脚下闪过一抹赤色的火焰,将自己死死护住,然而逼人的火焰,却在殿宇之中那开始一寸寸冰冻之中呜咽了一声,化为了须有。

    整个大殿都爬上了一层雪白的冰霜,红月仙子半张脸陡然碎裂,鲜血淋漓,岳羲之闷哼了一声,跪到在地,半边身体已经化作了冰像。

    他身在生死关头,却努力用惊喜的眼睛看住了淡淡端坐,眉头都不眨的沈望舒。

    这样举手投足,就可以压制所有修士的强者,才该是教导自己的师尊。

    “羲之!”红月仙子见他脸色惨白,在短短数息中显然已经伤了道基,急忙上前护住他。

    她顾不得自己脸上的剧痛伤口,将一颗火红的灵丹塞进岳羲之的嘴里,看他脸色红润,冰霜褪去,这才吐出一口气来。

    “你好狠毒的心!”她回头指着沈望舒怒斥道。

    沈望舒手指之间冰霜缭绕,她仰头,看着无数繁星汇聚的穹宇顶端,面容冷清地说道,“再不滚,你就不要走了。”

    她并不是在说笑,霍然抬眼冷冷地看住了红月仙子。她身上充斥着肃杀的威压,一瞬间爆发强悍的灵气竟将红月仙子彻底压倒跪在地上。仿佛在大礼参拜沈望舒,后者浑身发抖,终于知道自己在化神修士面前如此渺小,竟不敢说话。她的沉默叫岳羲之更加失望,这少年伏在地上调和了气息,抬头看住了风暴眼里的白衣女子。

    “请道尊收我为徒!”他高声喊道。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心,这个清俊的少年对沈望舒郑重地磕下了头去。

    “羲之?!”红月仙子再也没有想过,心爱的弟子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已经双目圆睁,不知所错。

    打从岳羲之拜入她的门下,她就一直倾心爱护。

    她虽然有很多的缺点,霸道嚣张,还与沈望舒不和,可是却是真心地爱护着岳羲之。她将他当做自己的传承之人,是想要将一身的道法领悟都交给这个少年的。

    为他,她得罪了多少的同门?厚着脸皮管同门讨要宝物,难道她就不丢脸么?她那么心高气傲的人,却为了岳羲之将一切都抛下,只为了叫弟子能够安然地成长,可是如今,自己这爱重的弟子在自己面前说了什么?

    他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要拜入别人的门下?

    做人怎么可以这样?!

    “你这个逆徒!”红月仙子今日上门都是为了给岳羲之讨回公道,却没有想到一片真心全喂了白眼狼,气得眼里都泛起了晶莹的泪光,伤口变得更加狰狞。

    岳羲之侧头,用愧疚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复又变得坚定。

    他虽然修为尚浅,可是也知道有个好师尊是最重要的。他还要在宗门修炼不知多少年,难道自己所需要的资源,都要红月仙子厚着脸皮去和别人讨要?

    这短短时间就已经叫红月仙子怨声载道,叫他暗地里被人嘲笑,或是被人敌视,因为红月仙子同门手里的,本是要培养自己弟子的,他却横空出世抢走了那些灵丹法宝,那些同样心高气傲的弟子怎么可能在心里没有怨言?

    他不想过这样的日子。

    灵霄道尊却不同。

    她修为高深,在道法上有独道的见解,可是叫他修行得更快。

    身为化神修士,应该会有很多的资源供给他修炼,那不必去得罪那些同门,也不会再为自己修炼所需的灵丹头疼。想到这里,岳羲之不由自主地看向沈望舒的方向,见她听到这话脸色都没变,雍容大度,有上位修士的风采,远远不是方才蹦跳尖酸的红月仙子能比拟的。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她怀里那只狐狸。那狐狸被养得油光水滑儿,脖子上挂着一个玉佩,那是最高级的护身玉符,化神之下全力一击,都击不碎那防御。

    这狐狸正歪着头蹲坐在沈望舒的怀里,潋滟的狐狸眼儿里,充满对他的不屑。

    它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枚碧绿的灵丹,两只爪子抱着捧在自己的嘴边,啃一口看他一眼,看他一眼不屑地喷一下气,喷一下气,再啃一口灵丹。

    连那灵丹,都充满了最充盈的灵气。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是如此了。

    岳羲之闭了闭眼,深深地拜了下去。

    红月仙子已经泪流满面。

    她最是要强的一个人,却在沈望舒面前丢尽了脸,之前的争执仿佛就是一场笑话。更重要的是……若那冰冷的女修真的收下岳羲之,那她还怎么出去见人?

    “我拒绝。”沈望舒在岳羲之热切的叩拜里,垂目揉了揉怀里的狐狸。

    看它哼了一声,小小地挣动了一下,似乎在和自己置气,显然岳羲之的举动叫它很不高兴,她不由摸了摸它的尖耳朵,转头看着脸色铁青的广明宗掌教淡淡地说道。“我从前就对师兄说过,弟子根骨重要,心性却更重要。今日这弟子可以为我比红月出众拜入我的门下,来日,若我广明宗衰落,只怕他不会为宗门支撑尊严,而是立时改换门庭!”

    她字字诛心,广明宗掌教的眼里果然也生出几分忌惮。

    仰慕强者没有错,可是将自己的师尊撇在一旁……特别是,红月有错,却从未亏待过岳羲之。

    “为何道尊要拒绝我?!”岳羲之从未想过自己竟然再次被沈望舒拒绝。

    不知为何,他心里生出难以言喻的痛楚。

    仿佛冥冥中,他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他看着沈望舒,却觉得自己熟悉极了,仿佛眼前这个女子,本就该是他的师尊。

    她应该对自己很温柔,会对自己微笑,会一心一意地对待他,宠爱他,什么都愿意为他做。可是这份宠爱,她宁愿给一只莫名其妙的狐狸,也不给自己。

    “不配为人。”沈望舒淡淡地下了结论。

    “凌霄不屑夺人弟子。他依旧是你的弟子,带下去好生管教。”广明宗掌教深深地吐出一口气,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下方那锐气无限的清俊少年,眯了眯眼,对忍不住捂住嘴发出呜咽的红月仙子冷冷地说道,“怨不得灵霄不愿见他。这样的弟子,还能留一条命,就是给你体面了!”

    他摆手,再也不理会面前的两人,对沈望舒侧身说道,“你来得正好,我本还有事情要寻你说说看。”

    红月仙子哪里受得了这个,她愤愤地看了依旧执着地看着沈望舒的岳羲之,拂袖而去。

    那少年顿时就被广明宗掌教扫出了大殿,消失不见。

    “又怎么了?”沈望舒看小玄似乎很懂事地趴在自己的怀里,可是小身子却紧绷着,不由飞快地露出淡淡的笑纹。

    这种在外人面前给你面子,等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的样子,还蛮有趣儿的。

    显然狐狸很生气自己被一个少年孜孜不倦地追求。

    “你不知道,狐族又出大事了。”广明宗掌教长长叹息一声,拍案低声说道,“妖族都乱套了。”

    “又怎么了?”沈望舒漫不经心地问道。

    趴在她怀里的狐狸纹丝不动,可是一只耳朵扑棱棱竖了起来。

    “狐王失踪了。”广明宗掌教叹气说道。

    “这个您说过了。”早就大家都知道了,九尾天狐失踪了么。沈望舒并未放在心上。

    “新狐王失踪了,就是那只玄狐。”广明宗掌教扶额。

    沈望舒沉默了起来,一时大殿之中寂静无比,只有狐狸哼哼唧唧地扒拉她的衣摆的声音。

    “狐王这位置是不是受了诅咒?”沈望舒突然问道。

    除了这个,她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狐王都这么倒霉。左失踪一只天狐,右失踪一只玄狐,这是干了天打雷劈的坏事儿,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谁知道!只是你也知道,狐族是妖族之中的大族,如今狐族动乱,妖族内部乱套自顾不暇,魔修已经蠢蠢欲动。”

    广明宗掌教对狐王受不受诅咒完全没有兴趣,他见沈望舒看着自己沉默,红着老脸低声说道,“魔宗宗主不日会前来广明宗,说是有要事相商,只是我瞧着却居心叵测,到时候就全都靠你了。”魔宗宗主正是一位化神修士,若没有沈望舒坐镇,到时候就是血洗了广明宗,也没处说理去。

    魔宗心狠手辣,就跟狼一样,只要看出谁虚弱了,一定会往死里咬的。

    沈望舒冷哼了一声。

    “你不要听红月胡说八道。”广明宗掌教见她目光落在红月仙子离去的方向,不由沉沉地叹息了一声,喃喃地说道,“可是……这个宗门……”

    享受了太多的安逸,只知道拉帮结派还自鸣得意,还有多少修士拥有真正的修炼之心呢?他一时忧心忡忡,又不知该如何改变,身心俱疲地缩在椅子里茫然地说道,“在我的手上,宗门怎么能……”他不再说下去,目光暗淡到了极点。

    沈望舒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叫她说,广明宗气数已尽,还有什么好说的?

    公然排挤庇护宗门的化神修士,还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能够把化神修士踩在脚底下。这得是多蠢的人才干得出来的?

    她漫不经心地点头,起身告辞。

    广明宗宗主并没有挽留她,显然是无颜面对她。

    她走出恢弘寂静的殿宇,慢慢转头,看向殿宇之上剔透的飞檐,听着悠扬的醒神钟声,转移开目光,径直离去。

    狐狸小玄安静乖巧地把两只小爪子搭在她的手臂上,一声不吭。

    直到回了寂静冰冷的洞府,乖乖巧巧的毛团子霍然从沈望舒的怀里一跃而出,直奔洞府的角落。

    它奋力摇了摇毛茸茸的大尾巴,留给沈望舒一个冷酷的背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