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83章 论种马男主的倒掉(十四)

第83章 论种马男主的倒掉(十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青年有着世间最妩媚的容颜。

    更叫人感到恐惧的是他的身份。

    九尾天狐,这是妖族之中最强大的妖修,是狐族的王者。

    可是他们听见了什么?化神大修士灵霄道尊亲口承认,这妖族是她的道侣。

    这一刻没人想到什么被人称颂的感情,只有巨大的恐惧,和对九尾天狐的痛恨。

    这只狐狸竟然魅惑了灵霄道尊,叫她破宗而出,将自己和九尾天狐之间的感情昭告天下,彻底地毁了自己的威望和无尽的前途。

    “这灵狐,这灵狐……”眼睁睁看着曾经万分讨好的胖狐狸变成一条尾巴能抽死八个自己的狐王,广明宗掌教简直呆住了。

    他不由想到前些时候在沈望舒面前嘀咕的九尾天狐失踪的事情,又想到了沈望舒一脸无辜地抱着狐狸伪装对狐族的不感兴趣,顿时觉得很受伤。然而天穹之上相互依偎的两个人,如果不看身份,真的很般配啊。广明宗掌教是第一次看见自家师妹的脸上,露出那样真切的笑容。

    破冰的笑靥,叫广明宗掌教的眼眶湿润了。

    “都是生灵,有什么不能喜欢的。”他在广明宗修士惊呼中大声说道,“修得人形,就已修得人心,既如此,与人修有什么区别?!”

    一众广明宗修士忍不住对他的言辞破口大骂。

    人修和妖修能一样么?就算修成了人形,可那照样儿是妖物啊!就如这狐狸,生得这般绝艳的姿容,人族之中谁能比得过?

    灵霄道尊的道心竟然这般不坚定,就这么被迷惑了去。

    更何况这狐狸也太狡猾了,前些时候口口声声闭关冲击大乘,之后冲击失败下落不明,都以为他陨落了,谁知道是偷偷儿爬上了灵霄道尊的洞府,勾引人来了。

    这么美丽绝丽的青年,只要勾引了,还能有不成功的?

    诸位修士显然忘记,灵霄道尊日常捧在怀里的就是一只舔爪子舔得兴致勃勃的胖狐狸来着。然而胖狐狸那多没有魅惑之气,还算什么妖狐?眼前的只怕才是叫人暗道危险的人物。

    沈望舒的修为太高,若说之前还有人敢对她出言呵斥,然而当她差点儿一剑干掉魔宗宗主之后,就算对她与妖族结缘万分不满。然而这些修士也就敢骂骂广明宗掌教了。他们甚至不敢抬起头去看天上的那两道人影。

    因为更叫人感到恐惧的消息,在他们的心中回响。

    灵霄道尊破宗而出了。

    日后广明宗再也没有化神修士的庇护了。

    这位庇佑了广明宗千年安宁的大修士,终于再也懒得费心,从此海阔天空,与他们两不相欠。

    那他们日后怎么办?!

    这个巨大的问题,恐惧得叫每一个人都心在颤抖,眼前的道路一片迷茫,叫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当灵霄道尊离去,谁又能成为他们的靠山?

    这个时候,修为仅此于沈望舒,已经是元婴后期大修士的羲梧道君就显露了出来。这个正神色莫名地仰头,抱着一只气鼓鼓的黑狐狸默不作声的青年,已经成为众人心中的救命稻草。这个时候,从前就算羲梧道君和他们的交情不怎么样,可是广明宗高阶修士们最擅长的就是“既往不咎”了。

    他们用热切的眼神看着羲梧道君,仿佛这个青年的身上承载了他们最深切的希望。

    元婴后期大修士与化神修士只差一步,更何况羲梧道君和灵霄道尊师兄妹之间的交好天下皆知,也曾经得到过灵霄道尊很多的指点,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进阶化神。

    若羲梧道君进阶,他们就又有靠山了。

    一时间宝殿之中的高阶修士,看向羲梧道君的表情就变得亲昵了起来。

    “师弟?”广明宗掌教是个软柿子,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可是他却并不在意,而是有些担心沈望舒。

    他当然希望自己这个孤冷的师妹得到真切的感情,从此不再寂寞,被男人细心呵护,可是又忍不住担心沈望舒,毕竟那是妖族,妖族的无情狡诈素来在修士之中很有市场。他很怕九尾天狐是在欺骗灵霄的感情,担心当他得到了灵霄的真心之后,就会践踏这真切的感情,会伤害到沈望舒。

    情这一字最伤人,他这师妹成名千年,却始终在情上懵懂,九尾天狐是第一个走进她心里的……呃……狐狸……

    因此,广明宗掌教就想问问和沈望舒亲近的羲梧道君,这九尾天狐究竟会不会好好照顾沈望舒啊?

    羲梧道君显然已经成为沈望舒的代言人。

    “师兄?”羲梧道君正仰头看天若有所思,听到呼唤茫然地看来。

    他修长的手指正在轻轻地摸着怀里黑狐狸的小身子,那本记恨地看着天空上相依相偎,光芒万丈为人瞩目的两人的黑狐狸,被捏得似乎松弛了下来,炸成一颗球的皮毛重新软乎乎地覆盖在了身体上。

    它眯着眼睛由着青年在自己油光水滑的皮毛里抚弄,看见广明宗掌教正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己,顿时翘着尾巴龇牙咧嘴,露出威胁的表情。它的表情十分凶狠,然而那老者的表情也十分扭曲。

    广明宗掌教看着这黑乎乎的狐狸,突然想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这狐狸!”他颤巍巍地指了指小黑。

    他依稀仿佛大概记得狐族,似乎也失踪了一只黑狐狸!

    “啊,被师兄发现了啊?”羲梧道君对自家狐狸被戳穿了身份突然不大在意了。

    他疼惜地垂目看了看自家的小黑,又对广明宗掌教露出一笑,捏着狐狸的胖爪子柔声问道,“羡慕么?他们立于天上的风光无限?”那被无数人仰望,成为无数人焦点,成为修真界最万众瞩目的存在,看看他家小黑就知道了,那都羡慕得恨不得啃自己的毛爪子了。羲梧道君是一个非常体贴的人,就对小黑垂头风情万种地笑了。

    小黑一顿,顿时就吱吱叫了起来,毛爪子坚定不移地指向天空。

    广明宗掌教的一张老脸都扭曲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羲梧道君露出一个俊美的笑容,脚下一踏腾空而起,转眼就立在沈望舒和小玄的身边。

    对于正被人关注的时候有人来抢风头,小玄万分痛恨,眯着眼睛瞪着总是给自己找麻烦的羲梧道君。

    羲梧道君对他置之不理,只把胖嘟嘟的黑狐狸高高举起,看它骄傲地甩尾巴,声音细微,却透过了无限的法力,在天空之中震荡。

    “此乃玄狐狐王!”

    小小的黑狐狸被高高举在半空,用纵横捭阖的神情看着下方痴痴仰望的愚蠢弱小的人修们。

    方才它看见小玄出风头,嫉妒得眼珠子都红了,这种在人修面前耀武扬威的感觉真的太好了,这才是妖族最深刻的梦想。

    可是小玄却抢走了这样的好处,叫堂堂玄狐狐王只能在地上和愚蠢的修士们一起看着。不过它此时的心愿得到了满足,本觉得自己光芒万丈,大概可以被加入到狐族历代狐王那充满了传奇的历史之中,然而歪头看了看小玄那俊美绝伦风姿无限,又垂头看了看自己毛茸茸的小身子,顿时勃然大怒。

    这么不威武的样子,怎么叫狐王威风八面?!

    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化作一道黑色的灵光,转眼就化作了黑发黑眼的女子,傲然地立在羲梧道君的身侧。

    她身后的狐狸尾巴高高地翘着,炫耀地甩了甩。

    沈望舒沉默地揉着眼角,看见羲梧道君那满意得几乎也要露出一条狐狸尾巴的样子。

    “师兄,你积点儿德。”把狐狸都给骗成什么样儿了?

    这玄狐狐王今日化作人形立在羲梧道君的身边,那马上修真界就得风风雨雨开始传说玄狐狐王和羲梧道君不得不说的二三事了。特别是当灵霄道尊被九尾天狐迷惑之后,羲梧道君被玄狐迷惑的故事一定非常有市场。到时候整个修真界,或许妖族都会默认羲梧道君和玄狐之间的关系,这黑狐狸也真是挺倒霉的。

    怎么被这么一坏人修给捡到了呢?

    “小黑?”羲梧道君才听不见沈望舒说了什么呢,对黑狐微微一笑。

    他俊美的脸上带着对小黑的温柔与担心,他的表情有些担忧地轻声说道,“天狐与灵霄成就双修之缘,都说天狐迷惑了灵霄道尊,只这一样,你似乎就比不上……”

    玄狐最恨自己不及天狐了,她抖着头上黑乎乎的毛耳朵仇恨地看了爱出风头,骚包的小玄,仰头大声说道,“本王也魅惑了你!”

    她见羲梧道君似乎呆住了,顿时冷哼了一声,只是有些紧张,唯恐这人修不帮自己吹牛皮地甩着漆黑的尾巴飞快地问道,“人修!你愿意从此给本王梳毛么?愿意给本王炼丹么?愿意成为本王的坐骑么?!”玄狐狐王觉得,这人修还是有点好处的,可以收来做个奴仆。

    可以给她炼丹,当她化作黑狐狸的时候可以抱着她走来走去,还可以给她梳毛。

    特别是这仆人还是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这放在妖族,多么有面子的事情啊!

    “我愿意。”羲梧道君柔情万种地说道。

    左右灵兽契约在身上,谁是谁的奴仆算什么呢?

    此言一出,不仅广明宗门下的修士,就连整个修真界关注此地的修士,都在震动。

    无数的灵光遥遥地立在天边,向着广明宗的方向看来。

    “从此我羲梧,也破宗而出,不再是广明宗门下。”羲梧道君深切地知道,小黑已经暴露,他就不可能再留在广明宗内。

    他想到沈望舒方才与魔宗宗主一战时,想到广明宗掌教用自己生命激活大阵时那同门的不知感恩,也想到当灵霄破宗而出时这些修士对自己的前倨后恭,一时意兴阑珊。他已经记不起当初是怀抱着什么样雀跃的心情拜入广明宗,可是这千年来所看到的,却都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底。

    他若浑浑噩噩,一生留在广明宗和光同尘也就算了,偏偏他不能够成为那样的人。

    这个广明宗,已经没有他愿意守护的东西了。

    他只是有些不舍地看着下方的广明宗掌教,露出淡淡的歉意,然而这位老者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个细微的笑容,仿佛很欣慰,也没有半点对广明宗未来的恐惧。

    他坦然接受了自己师弟师妹的离开,也从未想过阻止。

    反而,他似乎对他们有了更加在意的幸福,感到很满足。

    羲梧道尊动了动嘴角,却没有再说什么,只回头看向沈望舒的方向。

    殊不知小玄的九条尾巴都要气炸了!

    他本想得好好儿的,沈望舒已经承认了和自己之间的关系,那日后海阔天空,别的不说先找个洞天福地双修个百十来年的庆祝一下,谁知道羲梧道君阴魂不散,看这样子是赖上他们了。

    一想到这里,小玄就气得尾巴疼。

    他一张祸水脸充满了狰狞,死死地看着厚脸皮的羲梧道尊,又扭头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沈望舒,努力博取同情。

    沈望舒忍笑摸了摸他的尖耳朵,对羲梧道君微微颔首,侧头对小黑温声问道,“你既然已经承认自己的身份,还回去狐族么?”

    黑发女子正在得意自己的无限荣光,听到这个微微一怔。

    她本就是狐族的狐王,虽然是趁着小玄不在自立为王,不过能自立那也是需要相当实力的。狐族是她无法割舍的一部分,她迟疑地抖着耳朵,本想说回到狐族去,可是看到羲梧道君暗淡的目光,又一时张不开自己的嘴。她不知所措地站在半空,一向凶狠的目光变得万分茫然,一时灵气连接不上,突然重新变成了一只黑乎乎的狐狸。它漂浮在天空茫然了很久,突然挫败地垂下了自己的小脑袋。

    就这点儿修为,回去做什么?做狐族的负累么?

    它觉得自己被一双温柔的手抱了起来,哼了一声,尾巴缠住了青年的手腕。

    能叫它沉淀心情留下的地方,似乎只有这个青年的身边了。

    “如何?”羲梧道君心底一松,对沈望舒挑眉。

    沈望舒看着显然不知道自己掉进狼窝的黑狐狸,看它懵懂茫然,实在可怜极了,不过这可怜也就可怜了一瞬,又询问地看向羲梧道君。

    “师妹去哪儿,我暂时也去哪儿吧。”羲梧道君已经无家可归,觉得还是沈望舒身边牢靠些。

    到底是半步大乘呢。

    小玄的尾巴更疼了。

    他磨牙看着这讨厌的人族修士,看到沈望舒沉吟的表情,知道她和羲梧道君特别亲近,不由眯了眯眼睛,见沈望舒似乎对自己都不大关注了,一时心中思虑很久,突然看向广明宗掌教的方向。

    他看向那老者突然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用灵力将自己的声音送入这老者的耳中,轻轻地喃喃了几句,果然见这老者脸色大变,用惊慌与紧张的表情看住了他,在沈望舒转身就要离开的时候,这老者突然大声唤道,“师妹等我!”

    他一把扯开了身上象征着掌教身份的道袍,踉踉跄跄地驾着一道灵光追在沈望舒的身后。

    他这样简单地就将掌教的身份丢开了。

    沈望舒停住脚,看向这老者的方向。

    这老者能够离开束缚他的掌教之位,离开这群广明宗的无情无义的同门,她当然欣喜,可是却又有些不明白。

    小玄得意洋洋地飞落在她的面前,炫耀地说道,“是我说动了他。”

    “做得好。”沈望舒一挑眉,重新把自己的目光汇聚在小玄的身上。

    青年九条毛茸茸的尾巴都在满意地飞舞,显然把沈望舒的目光重新拉回自己的面前非常得意,并隐蔽地对羲梧道君炫耀了一下。

    “不过,你是怎么说动他的?”

    小玄顿时得意地笑了。

    隐隐约约威胁了一下这老头儿自己不是很情有独钟,谁知道这老头儿就相信了,巴巴儿地跟了来呢?

    不过这个结果真的不错,不仅他家舒舒对他刮目相看,就算为了叫自己这个多情心眼儿多的狐狸留在舒舒身边,这老头儿就得把羲梧道君看住了,叫他少在自己面前晃悠。

    天狐大人觉得自己一箭双雕了,一回头就对上了一双苍老的忧心忡忡的眼睛。这老头儿还担心沈望舒心里对天狐不是那么真心生出难过的情绪,把担心压在心底不说,却努力追在沈望舒的身后,叫她不要冷落了小玄。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小玄多好呢。

    “掌教师兄这是怎么了?”羲梧道君可不知小玄坏啊,抱着小黑好奇地飞过来。

    广明宗掌教卸任之事还不及两个大修士破宗而出来的震撼。

    毕竟掌教没了,换一个也就罢了,有什么打紧的。

    广明宗掌教欲言又止,见羲梧道君似乎想要飞过去和沈望舒凑在一起,急忙拉住他绷着老脸说道,“你也是有狐狸的人了!做什么和师妹拉拉扯扯的。”

    羲梧道君嘴角一抽,垂头看着果然很不满,凶神恶煞的黑狐狸,竟觉得这师兄说得很有道理。

    毕竟彼此都是有狐狸的人了,就算是师兄妹,也该避讳一些。

    “不过掌教师兄这么干脆离开,我真是惊讶极了。”这老头儿方才一脸为宗门豁出命去,谁知道转眼就追着他们一起跑了,把偌大的宗门都丢下,羲梧道君都能想到风雨飘摇中的广明宗,有没有了万事通明的掌教真人,会乱成什么样子。

    他知道自家师兄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因此更加好奇地连声问道,“师兄是累了?还是舍不得我和灵霄?”他觉得后者可能性更大一些。

    “我前半生为了宗门耗费无数心血,如今,也该操心操心你们了。”广明宗掌教叹气说道。

    他老奸巨猾,一眼就看出来羲梧道君怀里的狐狸傻得冒烟儿,不必提。可是天狐狡猾,他得盯住了。

    敢辜负他师妹,他拼着身陨道消,也得罢了天狐的皮当围脖!

    因心里考虑着这些,因此广明宗掌教都不觉得自己方才被大阵吸走了灵气气血双亏了。然而沈望舒是知道他的虚弱的,迟疑了一下,就放开了手中的灵剑,将广明宗掌教环绕在其中一同向着一处记忆里的洞天福地而去。

    修真界中有不知多少的天地奇景,夺天地之造化,灵秀无比,然而灵气旺盛之地总是会有各种的阻碍,洞天福地之外,也会有天然形成的各种防护的障眼法或是阵道。

    所幸羲梧道君对阵道颇有涉猎,因此很快就破开了一处洞天福地的禁制。

    当然,心眼儿多的才会阵道精通,由此可以看出,羲梧道君是个有七巧玲珑心的人。

    沈望舒看中的福地隐在群山云海之中,灵气翻涌,因深入了群山腹地,各种妖兽妖植无数,因此罕有人至,他们一行人也是仗着有两名半步大乘,还有一个元婴后期方才会这样轻松地进入。

    沈望舒对远离人世分外满意,有羲梧道君再次在洞天福地之外重新设置了无数的禁制与防御大阵,这才抱着重新化作白狐的小玄一起进了洞府。这些洞府乃是天然形成,各处还衍生出了灵宝,是修炼的最好的场所。

    广明宗掌教之前伤了道基,被沈望舒塞了无数的灵丹忧心忡忡地闭关去了。

    羲梧道君抱着小黑占据了福地的右半侧,兴致勃勃地开始继续炼丹。

    只有沈望舒,抱着小玄在福地之中游走,垂头看着懒洋洋舔爪子的狐狸轻声说道,“这是我们以后的家。”

    或许,这就是他们永远的家了。

    小玄停住了,之后仰头静静地用晶莹的狐狸眼看着沈望舒,片刻,裂开了一个妩媚的狐狸笑脸。

    它凑过来,舔了舔沈望舒的脸颊,完全没有一点的清/欲。

    它把毛茸茸的尾巴和自己的小脑袋都搭在沈望舒的肩膀上,透着格外的安宁与温柔。

    沈望舒亲了亲它放在自己脸颊上的小爪子,看它再次扯开嘴笑了。

    她觉得自己会过得很幸福,就算之后小玄拉着自己没日没夜地双修了好几年,不过看在这狐耳青年是在为自己稳固境界,忍着忍着竟然也就习惯了。双修之后的百年里,她和小玄游山玩水,走遍了修真界所有美丽的地方。

    这段时间里小黑依旧不能化形,急的天天在洞府里吱吱直叫,追着自己的尾巴绕圈子,可是却很有骨气地拒绝了沈望舒的灵丹,似乎只肯吃羲梧道君炼制的废材丹药。广明宗掌教破关而出,修为……没长,不过却将之前亏空的寿元弥补了回来。

    百年间修真界沸沸扬扬都是灵霄道尊与羲梧道君为妖狐迷惑的传闻,一时之间诸宗震荡,不敢去寻沈望舒的晦气,却打上了广明宗的主意。

    广明宗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完全没有强力修士,那些元婴修士养尊处优这么多年,早就忘记如何争斗。

    初时还有人担心对广明宗出手会引起沈望舒的不满,可是当一次次的试探后,当沈望舒完全没有为广明宗张目,诸宗的动作就大了起来。

    那些曾经属于广明宗门下的道场与矿场,都被人夺走,可是广明宗却无能为力。

    没有了圆滑百变,诸事上心的掌教,没有了大修士的庇护,他们才终于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

    风雨飘摇,当广明宗一次又一次地被人欺凌却束手无策,有人跪在群山之外,请求沈望舒几人的回归。

    离经叛道也可以,无情无义也可以,喜欢妖族无所谓,只要回去宗门,就什么都可以。

    他们在开始失去之后才知道后悔,可是沈望舒却再也没有兴致为他们出头。

    这如今的仓皇,就如同上一世,当灵霄陨落,羲梧远走,掌教退位,岳羲之整合天下道门,当广明宗的道统消失在了那无尽的道法之中,他们才会露出的表情。她的心里没有一点的同情,当然也不会有一点的帮助。唯一叫她感到欣慰的,是狐族再次出了一只狐王,挑起了狐族和妖族的重担,而小玄和小黑就不会再担心狐族,也不会再返回狐族。

    那是一条如同火焰一般艳丽的火狐。

    如同一团烈火,踏着火红的狐火而来,眉眼间都是濯濯的自信,是美丽得无与伦比的女子。

    羲梧道君抱着依旧是一团黑漆漆的小黑,仰头看着那火焰一般的美艳女子,看着她化作一只巨大的美丽的火狐,却没有一点的动容。

    他看了看那美丽得叫人睁不开眼睛的火狐,再看看怀里这些年又变得更胖的黑狐狸,笑了。

    还是他家小黑最好看了。

    火狐来去匆匆,小玄却似乎放下了一段心事,并热情邀请沈望舒继续双修。

    她和小玄双修的好处太大了,彼此的灵气气息交融,短短时间就纷纷稳固了境界,并吸纳了海量的灵气。而小黑看到那火狐的修为竟然远远地超过了自己,更不提回去狐族的话。

    回去了做什么?与其在红狐狸的面前示弱,还不如在天狐的面前示弱呢。

    因新狐王的横空出世,因此妖族重新变得稳固起来。

    然而叫沈望舒感到诧异的,却是魔道隐隐传来的风声,盖因魔道百年来最出风头的竟然是一个名为岳羲之的弟子,这个青年身败名裂被正道驱逐,却在魔宗宗主的提携之下拜入了魔宗。不仅短短几年就突破了化神的修为成就半步大乘,甚至还在修为大成之后战胜了近些年重伤反复的魔宗宗主。

    这位魔宗宗主确实是一位人物,当知道自己后继有人之后仰天大笑三声,坐化在自己的道场之中。

    岳羲之接过了魔宗宗主的势力,成为新任的魔宗宗主。

    他魔威震天,比从前的宗主还要心狠手辣,短短时间连灭了几个不服从他的宗门,将魔道整合在了一起。

    然后他带着魔道修士,挑起了对正道的战争。

    正道修士之中化神修士颇有几个,和魔道化神修士对阵还算合适,然而却并不是岳羲之的对手。岳羲之在斩杀了数名正道化神修士的时候,悍然又将魔威投向了妖族。

    他似乎对同时压制正道与妖族没有什么压力,一时间妖族的势力再次龟缩。沈望舒知道这些的时候,被正道修士求到了自己的面前。小玄的面前,也卧着一只伤痕累累的火红的狐狸。沈望舒并不是一个圣母,可是她却依旧没有办法看到天下的生灵因岳羲之遭受屠戮。

    遍地赤水,血流漂杵,原来她还是不能狠心得对这一切视而不见。

    更叫她惊讶的是,当她找到了岳羲之的时候,发现了比岳羲之短短时间进阶更令人惊讶的事情。

    “是你?!”她诧异地说道。

    在自己面前秀致的青年,的确是岳羲之,然而却又不是他。

    内里,竟然是魔宗宗主的元神。

    “原来如此。”沈望舒恍然大悟,对魔宗宗主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冷笑。

    她终于明白为何魔宗宗主一直对岳羲之另眼相看,原来早就看中了岳羲之的这具天才绝世的身体,想要夺舍。

    魔宗宗主的身体当年受创,想必已经残破,他身为魔道修士,对于夺舍不仅没有什么心理压力,更要紧的是,对夺舍后不会跌落境界有着属于自己的法门。有了岳羲之的根骨,有了魔宗宗主多年的参悟,想要走向更高深的境界,就真正地有了希望。她不由想到上一世,岳羲之究竟会是个什么结局。

    他那时可是管魔宗宗主叫岳父大人的。

    也不知老泰山有没有问好女婿要了他这令人垂涎的身体。

    魔宗宗主用岳羲之的脸哈哈大笑,他气血旺盛,还是最盛年的时候,远不是从前可比。

    他随手一抓,就是魔焰滔天,半边天空都为滚滚的黑炎弥漫。

    沈望舒信手一剑,就破开迷障,将天空重新清扫出了清澈的光明。

    “你也进阶了。”魔宗宗主阴沉地看着这个总和自己作对的女人。

    若不是棋差一招,他本可以将沈望舒在当日的广明宗就置于死地,将她的神魂抽出,彻底湮灭。

    然而这个时候不是闲话家常的时候,远远的一声狐啸,一只九尾天狐撑开了巨大的身体,九条长尾将无数的魔修从天穹之上扫落,它不过一爪,就仿佛能将天地撕开,死死地将身后的妖族护在身后。

    沈望舒含笑看了它一眼,就重新将目光落在魔宗宗主的身上,两人同时向着更高的天空飞去,转眼之间无尽的冰霜与魔气在苍穹之上翻滚,尖锐的嘶鸣阵阵,两名高阶修士的斗法,叫这片天地都在震动。

    天地崩裂,山河倾斜。

    所有的修士都在仰头,紧张地看着那激烈的争斗。

    一旦沈望舒都落败,岳羲之的魔威只怕更加难以压制了。

    沈望舒从未有过这样势均力敌的争斗,只觉得身上的灵气都在慢慢地消散。

    她的身体被魔气渲染上了一层黑色,而那浑身浴血,已经只剩下一条手臂和一条腿的清俊青年,却看着她露出了一个诡异的表情。

    “我赢不了你,灵霄。这天下有了我,为何还有了一个你?”他退后了一步轻声说道。

    沈望舒再次一剑,向着他的身上斩落。

    这青年的脸上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

    “岳羲之的记忆最深处,竟然有的是你的影子。”他全然不在意自己被沈望舒削成了人棍,舔着自己的嘴角兴奋地说道,“本座败给你,却不会叫你得意。岳羲之既然喜欢你,那你下去陪着他,算是本座的一点回报!”他嘎嘎地大笑了两声,就在沈望舒顿变的脸色之中将自己的气息节节拔高,一只漆黑的元婴浮出身体,吸纳着无尽的灵气开始膨胀。

    “快逃!”沈望舒冲着下方的修士厉声喝道。

    那里面有羲梧,有小黑,有广明宗掌教,是她全都不能看着死去的人。

    可是半步大乘修士的自爆是没有人能够抵挡的,已经灵气耗尽的沈望舒也不能,她近在咫尺,看着一心要与自己同归于尽的魔宗宗主,脸色苍白。

    一道刹那的白光,一道巨大的身影将她紧紧地圈在了中间,层层叠叠的狐尾将她护住。

    一只白狐将那巨大的风暴吞下,护住了下方无数的修士。

    沈望舒泪流满面。

    不知何时,她重新回到了金色的空间,却伏在地上痛哭失声。

    小玄在最后护住了她,陨落在她的面前。她眼睁睁地看着那只重新化作雪白团子的狐狸,血肉横飞在自己面前消失。

    她不知哭了多久,就听到自己的面前传来翅膀扇动的声音,仰头就看到一本陈旧的书册飞舞在自己的面前,如同熟悉的那样慢慢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它在沈望舒木然的目光里一寸寸化为虚无,可是最后,却有一道金色的光芒从书册之中飞出,在沈望舒的面前上下浮动。光芒消散,沈望舒猛地一怔,捂住了自己的嘴。

    那是小玄的妖丹。

    这颗圆滚滚的妖丹载沉载浮,微微转动间悬在沈望舒的面前。

    它将地上那属于阿玄的金色的字迹,吸纳进了妖丹之中。

    沈望舒敏锐地感觉到妖丹之中,有什么在孕育。

    她想那或许是她的阿玄。

    这颗妖丹,带给沈望舒新的希望,她想到那些书册消失时留下的金色的光芒,还有妖丹吸纳金芒之后变得更加灵动鲜活,抿了抿嘴角,重新闭上了眼睛。

    或许她要做的,就是收集这些书册留下的金光,供养这枚妖丹。

    妖丹恢复,她的爱人就会真正地来到她的身边。

    她再次睁开自己的眼睛,觉得双臂剧痛,一个英俊逼人的男人狂喜地抓着自己的双臂,狂喜道,“嘉儿,你回来了?!”

    他的身后,是一个捂着嘴伤心地落泪,一脸“为什么你抱着别的女人”的柔弱女人。

    沈望舒侧目,看着这奢华明亮,灯火通明的欧式别墅,一个壁炉上,一个文雅温和的女子,正在灿烂地微笑。

    和她有八成相似的脸。

    沈望舒一把搡开面前陷入狂乱的男人,尖利的高跟鞋用力踹进他的小腹。

    “我姐姐才死半年,你和我来这套,畜生不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