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92章 灰姑娘(九)

第92章 灰姑娘(九)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雷玄看起来却一点都不想理睬他。

    这位穿了一件艳色西装,看起来却不庸俗,只多了几分风流倜傥的俊美男人,同样丝毫不介意自己被无视。

    他的目光从高森和雷玄的身上转移开,就落在了沈望舒的身上。他笑眯眯的打量着沈望舒,眼睛里流光溢彩,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踏着优美的脚步走到沈望舒的面前。

    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他伸手要去亲吻沈望舒的手背,被无情地拒绝也没有一点尴尬,只是柔情万种地说道,“这位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都不必沈望舒回答的,就深情款款地说道,“大概是在梦里,大概是在上辈子,我是那石桥,而你在石桥上走过。”

    什么乱七八糟的。

    沈望舒初时还不知道这男人是谁,听了这个顿时就知道了。

    这和家里那只小胖子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说着这没啥叫人心动的情话,非要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花花公子。

    “你喜欢被踩么?”她冷淡地问道。

    石桥那不就是用来踩的么。

    这男人哽咽了一下,默默地扭头看住了眉目不动的雷玄,之后僵硬着脸上的笑容重新看住了沈望舒。

    好不解风情的人哦。

    “你是谁?”自己的话竟然还被录音,高森的表情顿时就不好看了。

    更何况录音可以有,可为什么要录下他口口声声对楚湘云不过是玩玩儿的话?他觉得这男人出现得太奇怪了,心里疑虑,然而却看到这青年叹息了一声,哀愁地看了看沈望舒,就走到了雷玄的身边。

    他才要坐在雷玄的身边,就被男人冷漠推开,这才叹气说道,“为了你一个短信,我坐了十个小时的飞机拼了命地赶回来,唯恐叫你不高兴,现在是怎么回事?想当不认识我?”

    “你没用了,可以走了。”沈望舒都不吃风情万种那一套,更何况雷玄经过昨晚,觉得已经找着了和沈望舒正确的相处方式。

    他这样无情,男人顿时就惊呆了。

    “喂!”

    “零花钱翻倍。”雷玄冷冷地说道。

    男人顿时闭嘴,拨弄了一下头发准备一点儿都不哀愁了。

    “雷泽。”雷玄介绍说道。

    沈望舒早就猜到这是雷天那个不负责任的花花公子老爸了。虽然他对自己颇为和气,不过沈望舒却不大喜欢他。这个眉目似画的男人只顾着自己的风流快活,可是从未想过自己儿子的心情。

    在雷天的成长中,这个做父亲的存在大概还不及家里的佣人来的熟悉。而且听雷天的只言片语,他爸爸每一个女朋友都会对他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名为雷泽的男人,并没有把自己的儿子当成一回事儿。

    不然,哪个女人敢对雷天那样欺负呢?

    “盛瑶。”

    她脸色淡淡地点了点头,显然对雷泽并不是很热情。

    雷泽却感兴趣地偏头看了看沈望舒,侧头对雷玄眨了眨眼睛。

    他看起来风流俏皮极了,明明比雷玄年长,却比他有活力多了。

    然而雷玄却始终无动于衷,他只是翻看着手里的文件,又抬头默默地看着沈望舒。这么个眼神,沈望舒哪里还想出去散心呢?不得不重新回到了雷玄的身边坐在他的身边。她继续用冷淡的目光看向高森,侧头和雷玄对视了一眼,不客气地说道,“合作案,我和阿玄都看过,先期投资,我们可以多投入,不过关于那块地上的迁徙让渡,得由高氏负责。”

    “雷氏是国际财团,如果参与迁移工作,会事半功倍的。”高森皱眉说道。

    他并不愿意接手的,就是地皮问题。

    不仅是居民,还有各类盘根复杂的产权的工厂和办公楼,都叫人非常头疼。

    “雷氏把事情都做了,还要高氏参与做什么?”沈望舒顿时就笑了。

    高森目光有一瞬间变得锋利,几乎不敢相信同是高氏的股东,可是沈望舒却在为雷氏说话。他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疼得厉害,这种疼痛,是他在失去自己妻子的时候感受到的一样的疼痛。

    他忍不住捂住了心口,哀伤地看着沈望舒,垂目思考许久,方才挺起了自己的脊背,努力输人不输阵地说道,“瑶瑶说得对,既然这样,地皮的事情归我,只是其余的……”还有更多的问题,高森看向雷玄。

    他不明白,这个雷总这么冷酷无情,盛瑶到底喜欢他什么。

    这样的男人,显然对女人都不感兴趣,就算她勉强留在他的身边,可是也没法得到真感情不是么?

    “余下的双方继续沟通吧。”沈望舒漫不经心地说道。

    这个项目可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完成的简单的项目,想上下嘴皮子一碰就完成那实在是做梦。她也不急在这一时,只不过是想要给自己昨天夺走高希做个交代罢了。她一脸的言尽于此,高森再想说些什么都不能了,只能苦笑看着她柔声说道,“既然公事说完了,那可以说私事了么?瑶瑶,咱们今天一起吃个饭?”

    “你可真无耻。”高希都已经是自家的了,沈望舒顿时就不客气起来。

    雷玄正把文件摔在面前的桌上,眯着眼睛看着同样英俊的男人,冷冷地说道,“她没空!”

    “雷总……”

    “我再给你两个选择,”沈望舒突然就笑了,她双手压在雷玄的手上,和他十指相扣,偏头慢吞吞地说道,“或许高先生是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人。要么你追求我,要么得到这个项目更多的合作,你想怎么选?”

    她从不拒绝别人的真心,只会问问,这真心究竟是真是假。此时看到高森那苍白的脸色,沈望舒就觉得可笑透顶。他口口声声说着爱和真情,说着喜欢盛瑶,可是现在却被堵得哑口无言。

    因为他知道,这个选择是真的。

    继续追求她,就会触怒雷玄,那这个合作案很可能会泡汤。

    在合作案是否能够实现上,还是在女人上,高森显然又有了选择。

    这就是他所谓的感情。

    沈望舒真的很想知道,当合作案和楚湘云摆在一起,这个男人会怎么选。

    “你就这么想叫我出丑?”沈望舒的冷漠,令高森很久之后,露出了然的苦笑。他退后了一步,深深地看着一脸讥讽的美丽女人,却觉得自己的心底在隐秘地疼痛。

    这个一脸冷漠的女子始终不相信他是真的喜欢她,也始终不相信自己的感情。可是他没有办法告诉眼前这个女人,他选择自己的财富江山,可是并不代表自己的感情是假的。可是这个时候说这个有什么用呢?她已经定了他的罪。

    虽然他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是因为楚湘云么?

    可是他只不过是怜惜她,只不过是情不自禁……

    “你已经是个小丑了。”沈望舒不客气地说道。

    高森点了点头,勉强笑了笑,保持着风度转身走了。

    他消失得很快,沈望舒眯了眯眼,看到他的那副多情的样子就觉得恶心透顶。她希望当高森把地皮的事情解决,当整个合作案畅通无阻之后,就把高森打落尘埃,可是现在想想又觉得实在便宜了他。

    她面容美丽,然而脸色阴郁,雷氏兄弟都在沉默,沈望舒沉吟了片刻,转头对雷玄笑了笑,问道,“最近还有什么好项目?”雷氏这么大,不可能在一个项目上吊死不是?

    雷玄伸手取了两个文件,放在沈望舒的手上说道,“给你练手。”

    “千万合约你给人练手?”雷泽眼巴巴地看了很久了,突然怪叫了一声。

    “三天花掉一千万的败家子没有资格说话。”雷玄更加冰冷地说道。

    他深深地看了雷泽一眼。

    这俊美的男人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西装口袋,强笑道,“一句话都说不得?”这才说了沈望舒一句,还并不是不满,只是好奇了一下,竟然就要停他所有的卡。

    这个弟弟真是太狠心了。

    他的心里哀怨地叫了一声,脸色也变得有些萎靡了起来,然而看沈望舒飞快翻阅文件的样子,又露出淡淡的异样。

    这个弟弟从前就没有更多的表情和感情,他对家人也十分冷淡,如果不是自己这个大哥死皮赖脸地扒着他,早就不知道忘到哪个天边儿去了。然而这个弟弟竟然突然有了心上人,还似乎对她在意得不得了。这叫雷泽觉得更有趣了,然而想到这一次回来是为了什么,就笑了笑。

    “既然你愿意结婚了,那小天我就带回去了。”当初把雷天塞给弟弟,就是为了叫弟弟有点儿属于人的热乎气儿。

    更何况弟弟眼瞅着后继无人,做哥哥的只好把自己的小孩儿塞给他。

    “小天在盛家过得很好。”沈望舒皱眉说道。

    “我的儿子。”雷玄同样冷淡地说道。

    这两个人坐在一起,都看起来有几分不悦,在这一刻,雷泽突然觉得这两个人的表情都似乎很相似。

    他沉默了一下,方才斟酌地说道,“不合适。”

    雷玄是整个雷氏的掌控者,日后如果和眼前这位小姐结婚,那雷天就非常尴尬了。

    他算得上是雷玄养大的孩子,可是却又不是雷玄真正的血脉,日后只怕会因此有一些纷争。雷泽俊美的脸有几分严肃地说道,“小天以后会有很多麻烦。”他看起来和雷玄一点都不像,脸上的表情也很丰富,不过沈望舒还是更喜欢雷玄的脸,冷淡地说道,“如果做父母连麻烦都不能为孩子解决,那还有什么资格自鸣得意,左右他们的人生?”

    雷泽呆呆地看着她。

    “比起留在你的身边,小天在盛家过得更快乐。”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雷泽,不过沈望舒却并不介意骂他两句。

    毕竟家里的小胖子因他吃了很多苦头。

    “留在你的身边,看你多交女朋友,然后被这些女朋友挨个儿欺负?”这种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沈望舒最知道了。

    他们只顾着自己风流快活,哪儿顾得上别人的喜怒哀乐。她目光冰冷地看住了瑟缩了一下的雷泽,把这些天自己所见所闻全都说了一遍,这才冷笑说道,“所谓家,不是因血脉,而是因为心。你不在意他,就算嘴上说一万年你爱他,你也依旧是……”

    “我是爱着他的。”谁不是爱着自己的儿子呢?雷泽低声说道。

    他只是……没有准备好怎样做一个父亲。

    他也不想找借口,说那些对儿子不好的女人,他都分了手,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女人来来去去,叫他声名狼藉。

    “可是你更爱你自己。”沈望舒更加不客气地说道。

    这个令雷泽无言以对,他左右看了看,见沈望舒冷笑,雷玄漠然,小声儿说道,“我错了。”

    “在我们面前道歉没用。”沈望舒摇了摇头,冷淡地说道。

    “小天喜欢什么?”雷泽突然问道。

    雷玄垂了垂眼睛,冷淡地说道,“真心。”

    当然,雷总觉得这小胖子最喜欢的就是当电灯泡,不过看在彼此都是有身份的体面人,还是不要说这些不开心的话题了。

    他的声音虽然很冷,不过雷泽显然是被震动了,他虽然游戏花丛,放荡不羁,然而多少还能听得进去别人的话。此时他点了点头,抿嘴仿佛在思考自己究竟怎样算是真心,一想到这个,急忙凑到雷玄的耳边戏谑地笑问道,“你成功了?”

    千里迢迢把他从南半球给叫回来,时差都没倒,就为了叫他个支招讨好自己的爱人。

    雷泽觉得自己最大的八卦就是这个了。

    他一脸的在意,然而雷玄却露出几分鄙夷,侧头看着平日里吹嘘得厉害,结果完全败下阵来的哥哥。

    他矜持地点了点头。

    雷泽就笑了,他笑眯眯地问道,“之后呢?有没有送玫瑰,送巧克力,送蛋糕啊?”

    “他把小天送给我了。”沈望舒漫不经心地说道。

    雷泽一愣,不敢置信地扭头看住了自己的弟弟,他的表情十分悲愤,又带着几分可怜巴巴的样子,再也忍不住了,起身小声对阿玄说道,“女人最喜欢听好听的,不仅如此,你平时得多让着女人,要学会满足人家的心愿,还有多说点好听的,多笑一笑。……你知道笑是什么样子么?”

    他用力把雷玄的嘴角挑起来,却总是不成功,叹气说道,“你这么英俊,只要笑一笑,什么女人都一定会被你迷住的。”

    “我觉得不笑更英俊。”沈望舒淡淡地说道。

    雷泽再一次被这诡异的审美惊呆了。

    他一脸震撼地看着喜欢板着脸而不喜欢笑脸的沈望舒,在后者那强大的气场里讷讷了两句,就垂着脑袋起身说道,“我要去找小天了。”他迟疑了一下,垂目轻声说道,“你得信我,我是爱小天的。”

    那是他唯一的儿子,他不喜欢才见鬼。他目光有些茫然地喃喃自语说道,“我少了承担,以后会努力照顾他。”他不否认年轻时还没有一个父亲的自觉,因为他自己到了现在还像个孩子,甚至不如弟弟稳重。

    他依旧很喜欢玩儿,当一个花花公子。

    可是这一次,他同样不想忽略自己的儿子了。

    沈望舒依然没有怎么搭理他。

    一个不合格的父亲想要浪子回头,难道做儿子的就一定要忘记从前的伤害么?

    沈望舒并不觉得可以这样。

    雷天已经得到了最好的照顾,对他而言,雷泽的存在就不是那么重要了。他依然是他的爸爸,可是除了这个还剩下什么?孩子最需要父亲的时候,这个父亲却并没有在他的身边,而是把他丢给别人。

    雷泽俊美风流,生来是讨喜的翩翩贵公子,可是沈望舒却觉得雷玄比他可爱一万倍。她只是挑眉看着雷泽恍惚地走了,当他修长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面前,这才低声说道,“后悔了也不把小天还给他!”

    雷玄动了动凉薄的嘴唇。

    雷总非常希望小胖子赶紧被他亲爸接走,毕竟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整天半夜不睡觉,真的不是为了讲童话故事的啊!

    他怀里抱着一脸心疼的沈望舒,抿了抿嘴角,低声说道,“不送走。”

    这句话实在违背了雷总的内心世界,他的脸色更加黑沉,可是却没有后悔自己的话。

    “你真好!”沈望舒凑过来亲了亲他冷硬的侧脸。

    雷总顿时觉得自己之前的话非常机智!

    他微微偏了偏头,露出自己另一侧侧脸。

    沈望舒看着面无表情扭头,看似嫌弃的英俊男人,却忍不住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她伸手捧住他的脸,用力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看到雷玄把手里的文件都掉了,笑眯眯地说道,“还想亲哪里?”

    雷总一脸冷漠地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虽然脸上冷漠,可是身体却很诚实地发热了。

    沈望舒笑着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嘴唇,俯身把文件都捡起来,白皙的手指绕着雷玄漆黑的头发柔声说道,“快点处理这些文件,今天工作都做完了的话,我们可以出去约会。”她一脸憧憬地抚掌说道,“只有我们两个,晚上还可以在外面吃饭……等等你做什么?”她被雷玄小心地放进了一旁的沙发里,看他快步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了很多份文件,埋头开始工作,连目光都不落在自己的身上了。

    “工作。”雷玄冷冷地说道。

    他左右开弓,不时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或是写下一些建议,当沈望舒眼巴巴看了他两小时之后,男人扬起了头

    他叫董秘书进来,把文件丢给她。

    “雷总?”董秘书顿时被这高速的工作效率震惊了,虽然从前雷玄在工作上同样非常干脆,可是两个小时看完一整天的文件也很反人类好吧?

    然而她只是推了推眼镜腿儿,目光不着痕迹地看着一旁美丽动人,正对雷玄露出风情万种一笑的沈望舒,咳了一声方才说道,“您今天下午还有一个集团例会……”她话音未落,却听见雷玄冷着脸慢慢地说道,“改到明天。”

    “那今天下午?”

    “我要去约会。”雷总用冷漠的声音,说着桃花朵朵开的话题,顿时就叫董秘书的手指和眼镜腿同时僵硬了。

    “好的,约会。”真是君王不早朝啊。

    董秘书深深地看了这昏君一眼,侧头又看了看祸国妖妃盛助理,这才慢慢地推荐道,“明珠酒店的夜景非常不错。”

    她咳了一声,收拾好了雷玄签署的文件对雷玄问道,“需要定位置么?”她想了又想,就继续说道,“女孩子都喜欢旋转木马。”大概是觉得这一下午的时间去游乐园玩玩儿,再去吃个晚饭也差不多了,她就继续说道,“午夜场最近有一部电影很好看,《你是我的肝》。”

    “噗嗤,对不起,对不起……”沈望舒万万没有想到教导主任竟然生活过得很丰富多彩的,顿时感到深深的嫉妒。

    “都是我应该做的。”昏君身边也得有贴身小太……照顾他的人不是?董秘书瞬间转换了自己的职业。

    “可以,去订票。”雷玄觉得电影一定挺好看的,那都是肝儿了,肯定很重要,一定是爱情电影。

    他面无表情地想着,默默地想到了自己那花花公子的亲哥吹嘘看电影的时候发生的一幕一幕。

    可以亲亲,还可以上下其手,可以……

    董秘书郑重点头,快步出去,不多时,重新进来,要了沈望舒的电话号码,之后很快就有短信进了沈望舒的手机。

    “这是?”沈望舒看着上面两组验证码,迟疑地问道。

    “团购,便宜。”董秘书板着脸说道。

    “您可真是勤俭持家啊。”堂堂国际财团的总裁办公书里竟然出现了团购二字,沈望舒顿时觉得心情非常复杂。她再次犹豫了一下眼巴巴地抬头问道,“明珠酒店的晚餐也是团购么?”

    好吧,虽然雷总很有钱,不过能省钱就省钱好了,他们可是还有两个小孩儿,两个老人要养呢。沈望舒觉得自己很会过日子,却见董秘书沉默地看着自己。这种教导主任等待干了坏事儿的同学坦白从宽的模样,顿时叫她压力很大。

    “明珠酒店是雷氏旗下。”她给沈望舒科普。

    沈望舒茫然点头。

    “所以雷总是免费的。”董秘书郑重地说道。

    “……这约会真是很便宜啊。”沈望舒深深地感慨了一番,又对雷玄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表示能省钱真的太好了,这才看见董秘书满意地点了点头,昂头出去了。

    她敬畏地目送走这位秘书大人,踩着自己轻便的鞋子走到了雷玄的身边笑着说道,“董秘书倒是很可爱。”虽然很严厉刻板,听说从不通融,不过沈望舒却对董秘书的好感不小,她想着这约会的路数,不由笑道,“看起来是个生活很快活的人。”

    “嗯。”雷玄对为自己任劳任怨的秘书缺乏关注,只把沈望舒抱在怀里轻声问道,“你喜欢?”

    “别去游乐园了,咱们直接去看电影好了。”

    旋转木马沈望舒曾经很喜欢,不过游乐场什么的,还是该一家人一起去才热闹。她觉得过几天可以带着两个小孩儿一起去,见雷玄并没有什么反驳,就笑眯眯地抱着他的肩膀说道,“咱们就去看这个……什么什么肝的好不好?”她看见雷玄的眼睛亮了起来,拉着他就出了办公桌,对坐在隔壁的董秘书道谢,一起去了附近最大的一家电影院。

    正是上班族上班的时间段,因此电影院里的人并不是很多,沈望舒和雷玄手牵手坐在后面的包厢里。

    这显然是一部爱情轻喜剧,并不是很沉重的爱情故事,只有暖暖的,有些小搞笑的日常,仿佛春日的阳光,清新又温暖。

    整个电影的色调是暖暖的,就算有一点小小的波折,可是却不会叫人感到很伤感,沈望舒是做过演员的人,看出这部戏的演员虽然都很青涩,可是却带着独有的干净的气息。

    这部电影很适合情侣观看,看完也会叫人为之一笑,心情也好了很多。沈望舒一边觉得董秘书的审美不错,一边默默地吐槽了一下这部电影的名称。显然这恶俗和当初宋导的《玫瑰女侦探》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部电影的剧情很简单,可是沈望舒却觉得短短时间就结束,甚至当黑色的后幕开始滚动,才叫她恍然电影的结束。

    整部电影她都依偎在雷玄的怀里,叼着爆米花,自己吃一颗,就喂给雷玄吃一颗。

    男人来者不拒,张开嘴巴把甜甜的零食吃在嘴里,却一直都没有出声。

    “好了,咱们走吧。”沈望舒觉得这电影看完心情都好了,抬头拉着雷玄起身的时候,却看到这个男人沉默地注视着已经早就没有画面的电影屏幕没有动。他的眼里浮光掠影,目光变得有些迷茫,甚至抬头茫然地看了沈望舒一眼。

    在沈望舒疑惑的目光里,他静静地把头枕在沈望舒的手臂上,轻声说道,“从前……我看到……”当屏幕里暖暖的电影在播放,雷玄的眼前看到的,却是另一个画面。

    他似乎同样坐在一个陌生又仿佛很熟悉的电影院里,静静地看着大荧幕上,一个美丽冶艳的女人,她有无边的风情,在那个最璀璨的舞台上骄傲地盛放着独属于她的风采。

    他无法把自己的眼睛从那个女人的身上转移开,因为他知道,那是自己的爱人。

    就算她和如今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可是雷玄却还是知道,那就是他的……

    “舒舒。”他把脸埋进沈望舒的手心,轻轻地说道。

    他本能地知道,这才是她真正的名字。

    沈望舒的手用力颤抖,在观众纷纷退场有些喧哗的电影院里,突然涌上了淡淡的酸涩,轻轻地点头,“嗯。”

    雷玄仰起头,看着眼眶通红的爱人,努力把嘴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弧度。

    他并不想知道那些画面代表着什么,也不想知道,当他缓缓从那个画面脱离开,看到的那个和自己面貌不同的男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那或许是他从前的记忆,可是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他冷硬的心底,突然有些嫉妒那个男人,因为他也曾经得到了爱人的全部的爱。就算那是他自己,他也嫉妒他。可是他的舒舒,现在在他的身边,而他却是……“我是雷玄。”他仰头,用认真得近乎誓言的表情说道。

    不是那些从前的每一个的自己与曾经,他就只是雷玄。

    “当然,你是雷玄。”沈望舒俯身亲了亲他的脸颊。

    雷玄抬头亲吻自己的爱人。

    他的眼睛里变得有了更过的涟漪和波动,不再是一成不变的冷漠和无情。

    “舒舒。”他唤了一声。

    沈望舒轻轻地应了。

    他再三地唤了她,问她,“我是谁?”

    他的声音依旧有些冷意,可是沈望舒却听出了其中的忐忑,她心里怜惜他,柔声说道,“你是雷玄。”

    对于雷玄来说,这就足够了。他点了点头,这才起身和沈望舒一起走出电影院。他揽着爱人柔弱的肩膀,把每一个看到沈望舒美丽都露出惊叹的路人都瞪开,却不知道穿着昂贵黑色西装,看起来充满了威严和成熟魅力的自己,同样是别人眼中的风景。

    沈望舒都不知道已经是第几个时尚美女风情万种地看过来了,不过显然雷总同样把她们当成了自己的情敌,用冰冷压抑的目光,把这些美女吓得花容失色。

    这么不解风情,沈望舒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没有叫雷玄怜香惜玉。

    她只是更紧地缩进雷玄的怀里,对所有人宣告雷玄的拥有权。

    看完电影,两个人又在街上逛着,漫无目的,却觉得只要两个人相互依偎在一起就足够,直到到了感到饥饿的时候,沈望舒才和雷玄一起到了明珠酒店。

    这座酒店同样坐落在市中心的一侧,从前是另一家国际酒店,之前改了名字,据说是被人收购,还改了明珠酒店这个名字。可是沈望舒却没有想到,收购酒店的就是雷氏财团。这座高达一百多米的五星级酒店,在夜间灯光璀璨,当真如同一颗明珠。

    沈望舒和雷玄径直到了顶层的旋转餐厅,俯瞰着整个城市的夜景。

    这个餐厅非常昂贵,每天只接待十桌客人,因此餐厅里安静得厉害,只有美妙轻缓的钢琴声从正中传来,那里有一位钢琴师在认真地演奏。

    沈望舒觉得气氛很好,特别是酒店的经理知道雷玄过来吃饭,还殷勤地过来为雷玄倒酒。

    这可是顶头老大,当然要好好巴结,只是他家雷总平日里别说带着美女吃饭,自己能有赏夜景的雅兴都是竹子开花儿了

    这位酒店的经理同样好奇地看了看沈望舒,深深地觉得这位不是一般女性,心里敬仰,已经在心底把她当做老板娘一样讨好,狗腿地倒酒介绍菜色。

    沈望舒看着这位经理舌灿莲花地介绍着酒店里的招牌菜,笑着点头,又对雷玄隐秘地眨了眨眼睛。

    “吵。”雷玄表示收到,声音冰冷地说道。

    “打搅雷总,打搅雷总了。”这经理终于发现自己是个电灯泡了,顿时抱歉地笑了。他对沈望舒致意,正要退场把这个十分美丽的气氛留给两个有情人,却听见餐厅灯外面突然传来了喧哗。

    巨大的喧哗声顿时就令整个餐厅安静美好的气氛消失了,一旁就餐的几桌人发出了不快的抗议。之后更大的喧哗声传来,一个穿着白色西装,修长清俊的男人奋力挣脱了几个拉住他的保安,冲到了酒店经理的面前。

    “你怎么敢!”他脸色愤怒地咆哮道,“你怎么敢把我的行礼丢出酒店?!”

    沈望舒坐在灯光昏暗的地方,突然挑了挑眉。

    这不是她的好哥哥盛伦么。

    不过看起来这哥哥从那个叫他感到压抑,充满了铜臭的家里自由飞翔而去,过得也不怎么样么。

    脸色铁青,还咆哮,太不艺术家了啊?

    “盛公子。”酒店经理面对沈望舒时热情洋溢的脸顿时吧嗒一下就掉下来了,公事公办地说道,“你已经拖欠了半个月的房费了。”

    天杀的这个盛公子,当初看在他是盛家总经理的份儿上叫他吃住在自家酒店,还允许半个月一结账,谁知道夭寿的这家伙跟盛家玩儿什么脱离关系,身上没有一毛钱地净身出户,这半个月的开销,他还不知道管谁要呢好吧?经理觉得头疼极了。

    “我不是说用我的画来抵账么?”盛伦高声质问道。

    酒店经理的脸更公事公办了。

    “恕我直言盛公子,您那些画别说抵这半个月的房费餐费服务费,我儿子今年五年级,画的都比您强好么?”

    真当自己毕加索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