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102章 星际荣光(四)

第102章 星际荣光(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望舒就像没看见克里那张忧郁的脸似的,扭头对自己的姐姐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你瞧,他一直喜欢的就是我呢。”漂亮天真的金发少女脸上绽放着无比的光彩,那带着喜悦和一点点小小炫耀的表情顿时叫艾菲心软了。她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妹妹,伸出手摸了摸她几乎在发光的小脸儿,轻声问道,“这么高兴?”

    当卡尔斯上将坦言自己的感情时,妹妹脸上的喜悦表情叫艾菲觉得心里酸酸的。她有些欣慰,可是又有些嫉妒,又有着难以言说的失落,又对卡尔斯带着几分警惕,冷冷地看着这个身姿笔挺的黑发军人。

    “我会查证的!”她冷冷地说道。

    如果叫她知道卡尔斯是在骗她,他一定完了!

    “玄罗不会骗我。”沈望舒扭着细白的手指小声儿说道。

    人心险恶,特别是男人的心,艾菲暗金色眼睛微微一沉。

    她还是更喜欢还是个学生的克里,而不是在军部厮混了几十年,一颗心黑透了的卡尔斯,毕竟这家伙能在军部混得风生水起,只怕手上不怎么干净。

    艾菲自己也是军部的高官,当然知道军部里都是一些什么货色。

    哪怕妹妹真的喜欢卡尔斯,她还是犹豫了。

    卡尔斯的心机深沉,又强硬强势,这样的男人爱着一个女人的时候千好万好,可是若不爱了,只怕翻脸无情。

    这一点远远比不上还未走出学院,还很心软的克里。

    就算日后克里也会成为自己哥哥那样满服心机,铁血无情的人,可是每个人的心底都会对自己曾经最纯洁的时光留有柔软的一块地方。

    爱丽丝在不需要争斗,最令人心安的时候遇到他,当然会是不同的。艾菲的心里想着自己的心事,揉着沈望舒的金发温柔地说道,“姐姐不会妨碍你,只是……这都是卡尔斯的片面之词,等姐姐都查证了,证明他说的都是事实,你再喜欢他好不好?”

    “他不会骗我。”

    艾菲摸了摸单纯的妹妹,笑了笑没有说话。

    卡尔斯这王八蛋真会骗人。

    “在这之前,我希望你保持克制。”她对卡尔斯冷冷地说道,“也不看看你多大年纪了,竟然敢肖想我的爱丽丝!”她板起脸的时候很有威严,沈望舒眨着眼睛看到卡尔斯那张线条冷硬的脸微微抽搐了一下,似乎被击中了要害,不由好奇地问道,“他多大了?”

    看起来三十多岁,不过看艾菲愤愤不平的样子,应该年纪更大一些。正在花儿一样年纪的金发少女顿时用一双水润的眼睛看住了自己的爱人。

    “你说。”艾菲对卡尔斯命令道。

    不止女人,男人的年龄其实也是个秘密。黑发上将的嘴角微微颤动了一些,嘴里含糊地说了一句什么。

    沈望舒拼命地抖着耳朵,什么都没听见。

    克里有些不安地动了动自己的嘴角,看像他大哥的眼神更古怪了。

    “多少?”沈望舒好奇地仰头问道。

    卡尔斯上将似乎很不想说话,可是在艾菲紧逼的目光里垂头低声说道。“九十岁。”

    “多少岁?!”

    “九十。”黑发男人已经闭口不提了,克里摸了摸腰间的光能剑,替自己的大哥说道。

    少年的脸上同样非常抑郁。

    沈望舒默默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年纪。

    十五岁,最天真美好的花季少女来着。

    虽然在现在的世纪,联邦的科技水平非常发达,人类的生命已经超过了三百岁,对于联邦的人类来说,九十岁正是盛年,不过沈望舒还是对自己的爱人刮目相看了。

    这已经不是老牛吃嫩草的问题,而是她该叫什么的问题。她想了想,迟疑地说道,“我能叫你老爷爷么?”看到黑发男人的脸黑了,默默地憋气却不敢对自己发作,她隐蔽地坏笑了一下,扑进艾菲的怀里。

    “我还是幼崽儿呢!”她骄傲地仰着小脑袋说道。

    “对对对。”艾菲眼睛都笑得眯起来了,抱着怀里的小幼崽儿不撒手。

    她顺便看了一眼竟然好意思连幼崽毒不放过的黑发男人,觉得这家伙真该天打雷劈。

    “九十岁了,竟然还妄图娶我家爱丽丝。”她得意地说道。

    “姐姐多少岁了?”沈望舒突然问道。

    艾菲上将阁下猛地停住了,她脸上的笑容僵硬,垂头看着正一脸无辜的妹妹,只觉得心口好疼啊,然而看了很久,还是觉得妹妹大概只是随便问问,沉默很久方才叹气说道,“八十五。”

    爱丽丝是菲尔德家最小的孩子,她们父母本没有想到会再有孩子出生,所有的兄长都比她年,艾菲当然也不例外。她觉得不要再继续年纪这个话题了,抱着沈望舒颇有些优越感地对卡尔斯仰头道,“你可以回去了。”

    “让玄罗再陪陪我吧。”沈望舒嘟了嘟嘴。

    艾菲被她吧嗒一下亲在脸颊上,顿时眼睛发飘,拒绝的话说不出来了。

    对面的黑发男人目光沉了沉,走到沈望舒的面前坐下,安静地看着她,偏了偏自己的头。

    “你也要?”沈望舒弯起眼睛,声音清脆地问道。

    上将阁下冷峻地点头,看到艾菲警惕地把妹妹往怀里揣了揣,眯了眯眼睛。

    他转着自己手指上一枚漆黑的戒指,伸出手,把沈望舒的小手儿牢牢地握住。

    “喂!”她还没死呢。

    卡尔斯显然对艾菲的愤怒完全无动于衷,把那枚戒指戴在了沈望舒的中指上,顿了顿,看在那纤细的手指在戒指里空荡荡的,垂头默默转移到了沈望舒的大拇指。

    少女纤细柔软的小手儿,就在他的手里,他用力地握了握。

    “大哥?”克里觉得艾菲上将就要拔刀了。

    “我只爱你。”在这个时候,黑发男人抬眼,安静地看着抿了抿嘴角的少女,认真地说道。

    他没有说什么花言巧语,也没有什么更多的话语来倾诉自己的爱意,只有这一句话,掷地有声地落在沈望舒的耳朵里。

    她觉得心底有什么在盛开,似乎眼前都是快乐幸福的色彩,点了点头,努力从艾菲紧紧的怀里爬出来,凑了过去用自己花瓣一样柔软的嘴唇碰了碰他的脸。这张脸坚硬又冷漠,可是沈望舒却感到自己接近他的时候,这个已经九十岁了的男人,猛地屏住了呼吸。

    艾菲的脸都青了,冷冷地看着卡尔斯上将。

    这个时候,这个男人侧头,把自己冷冷的嘴唇印在沈望舒的嘴角。

    克里觉得这辈子要叹的气都要叹完了。

    有没有必要一定要在人家姐姐的眼皮子底下动手动脚呢?他看着自己这个素来对感情没有任何兴趣,甚至家族中隐隐有传言喜欢男人的哥哥,低声说道,“真是难办。”

    之前家族之中已经开始策划他和爱丽丝的订婚婚礼,他虽然对爱丽丝没有什么感情,可是名门之间的联姻就是这样,他从未想过拒绝。因为他同样是卡尔斯家族的一份子,享受了家族带给自己的荣光,就要做出符合家族利益的事情。

    娶一个家族承认的妻子,努力爱上她,对她好,生下孩子,用自己的力量来保护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明明想得都很好,可是一转眼,有姑娘对他说,“不喜欢啊!”

    家族知道他要和爱丽丝订婚的这么多,这以后自己成了单身汉,明明该是自己的妻子变成哥哥的妻子,家族里还不一定说出什么来呢。

    克里对自己的哥哥没有什么嫉恨抱怨,只觉得头疼极了。

    卡尔斯当然也想到这个问题,却看着沈望舒轻声说道,“别担心,有我在。”他还想摸摸沈望舒的手,却看到艾菲那双暗金色的眼睛已经化作了最汹涌的沉沉的郁色,心里冷哼了一声方才起身,弯腰看着沈望舒,努力把自己的脸软化成一个柔和的弧度,安慰说道,“克里的问题,不是问题。”

    他看了一眼英俊的脸都扭曲了的弟弟,带着他开门走了。见他走了,艾菲冷哼了一声。

    她抱了抱自己的妹妹,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妹妹现在看卡尔斯充满爱意,什么都没法子劝阻他。

    爱情就是这样,在最浓烈的时候,是听不进去任何话的。

    沈望舒知道她是在为自己担心,乖巧地趴在她的怀里。

    两姐妹就这样休息了一晚,第二天直到沈望舒感到一丝颤动,方才清醒过来。

    她趴在艾菲的身上往窗外看去,就看到窗外并不是她习惯的白天和黑夜,而是一片壮阔的星海。闪耀的星球和无数的行星带在她的眼前慢慢地飞过,仿佛他们正穿行在其中。沈望舒觉得这么多世界,这个世界带给她的,是另一种新奇的感受。她两只手扒着窗子看着,艾菲不由从后面摸了摸她的头。

    沈望舒默默地垂了垂自己的小脑袋。

    大家都喜欢摸她的头,经常摸……会秃的吧?

    也不知道联邦的高科技,有没有研究出有效的生发剂。

    她晃了晃自己的小脑袋努力忘记这个令人惊恐的问题,呆呆地看了一会儿,按着身体的记忆爬到床边,伸开自己的手,理直气壮地等着堂堂军部威严的上将阁下为自己换衣裳。

    艾菲似乎习惯了,给沈望舒换上了一件粉嫩嫩的还镶嵌着奶油花边儿的漂亮裙子。沈望舒看着镜子里面那个天真可爱的金发小姑娘很久说不出话来,动了动嘴角,她还是没有提出什么意见。这娇嫩的颜色,同样是她第一次穿。

    她习惯了那些成熟的装扮,发现自己还可以扮演少女的时候,心情非常复杂。

    不过这件粉嫩嫩的裙子确实很好看,沈望舒满意地转了两个圈儿,这才牵着艾菲的手走出了房间。这是一条银色的走廊,艾菲的军靴在地上踏出了干脆的声响,沈望舒跟在艾菲的身后慢慢地走过这条走廊,看着自己的姐姐脸色沉着,肩头将星璀璨,她走过的地方,所有的军人都在对她敬礼。

    那是一种沈望舒说不出的气势,还有被人憧憬追随的强势,和在房间里的那个温柔的姐姐完全不同。

    她抓紧了艾菲。

    她是这样的天之骄女,怎么能叫她还没有绽放真正的光芒,就因阴谋陨落呢?

    沈望舒到了现在还没有明白,为什么会有人针对菲尔德家族。

    她只知道将菲尔德家族送入万劫不复之地,叫这个百年名门在这片星海之中绝迹的那个人,在艾菲死后娶了茉莉,夫妻两个开始了荣耀的一生。

    一个成为军部高官,把自己的家族发扬光大,一个成为联邦平民之中敢于对名门质疑的英雄,被无数人敬仰。明明是敌对的两个人,他们却冲破了名门与平民之间的阻隔,得到了更多对他们的勇气做出认同的人们的祝福。

    可是最后的最后,这两个人其实并没有永远地生活在幸福里。在两百年后,那个男人在星域航行时被星际海盗刺杀,头颅被高挂在菲尔德家的墓地里,而茉莉,却在那次航行之中下落不明。没有人知道海盗们把她带到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她在之后究竟过着什么日子。

    这就是结局,可是最后的最后,都没有菲尔德一定要被置之死地的原因。

    沈望舒轻轻地呼出一口气,目光在阴影之中阴沉了一下。

    “怎么了?”似乎感受到她的心情,艾菲垂头轻声问道。

    那双和爱丽丝完全不同的,有些冰冷凉薄的暗金色眼睛里,带着不容错辨的关切。

    “姐姐知道安迪上将么?”沈望舒小心翼翼地问道。

    艾菲皱了皱眉,似乎是在厌倦,然而看到妹妹好奇地看着自己,目光努力温柔下来说道,“一个同僚而已。他骚扰你了?”

    她的声音冰冷,仿佛是真的和那个男人有一些恩怨的样子。沈望舒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我从前在学院听人说过,军部的几位上将之中,有一位安迪上将心胸狭隘,并且擅长阴谋,对菲尔德家族充满了敌意。”她敏锐地感到握着自己的手微微一颤。

    艾菲短促地冷笑了一声。

    “别担心,我知道了。”她温和地说道。

    “真的有恩怨么?”沈望舒央求道,“别叫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曾经向我求婚,我拒绝了。”艾菲用很平静的表情说道。她想到了一些更叫人厌恶的事情,沉默了片刻方才继续说道,“他以为菲尔德家没有男人,娶了我就可以吞并整个菲尔德,真是个蠢货。”

    菲尔德家的男人都战死,在最脆弱的时候露出了自己无力的弱点,那些想要把菲尔德化作己有的野心家当然会打她这个长女的主意。只可惜艾菲一个个干脆地拒绝,包括拒绝了这个艾迪上将。

    那个男人眼中的野心,叫她心生警惕。

    她当然不会叫他如愿以偿。只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的心胸这样狭窄,竟然连她的妹妹都知道他怀着对菲尔德家的怨愤。

    被拒绝,得不到,所以就来怨恨别人?真是可笑。

    “姐姐小心他,听说他可会陷害别人了。”沈望舒关切地说道,“杜撰叛国文件什么的,我觉得他很拿手。”

    艾菲听到她这仿佛小大人一样的话,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她摸了摸沈望舒的头发,后者心有余悸地试探着揪了揪自己的头发。

    没秃,她就放心了。

    “我会小心他,爱丽丝不要担心。”可是被妹妹担心着的感觉真的很好,艾菲脸上的表情真切了很多。

    不过这份愉悦,在看到迎面走来的黑发男人时,顿时变成了郁闷。

    艾菲冷冷地看着阴魂不散的男人

    “你怎么在这里?”她脸色不好看地问道。

    卡尔斯上将的目光都落在沈望舒的身上,看她看似乖巧地躲在艾菲的身后,却拿小手给了自己一个小小的飞吻,眼角微微柔和了起来

    艾菲猛地回头,看向妹妹。

    迎面看向她的是一张清纯无辜的小脸儿。

    总是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艾菲慢吞吞地回头,顿了顿,再次扭头。

    金发小姑娘正掩唇打一个小小的哈欠

    她歪头,更加无辜地看着姐姐,一双蓝色的眼睛仿佛能溢出水来。

    艾菲这才满意地回头,没有看到身后清纯的妹妹把小手儿从嘴上拿开,继续飞吻,再次盯住了卡尔斯上将,不悦地说道,“卡尔斯,你该在你的旗舰上!留在我这里,我很不高兴。”

    每一位将领的旗舰都是他们最重要的领地,这个家伙停留在这里,叫艾菲感到深深的冒犯。她对卡尔斯没有什么好感,可是看在妹妹的份儿上,努力地平和说道,“我感谢你前来救援,不过这不代表我会允许你做多余的举动。”她感到妹妹偷偷儿拉扯自己,只好吞下了嘴边的话。

    她其实并不愿意自己的妹妹嫁给眼前的男人。

    “她在哪里,我就在哪里。”黑发上将淡淡地说道。

    他的身后,一名修长俊美的金发青年快步走过来,看到艾菲,停下来敬礼。

    他的目光扫过沈望舒,眼里竟然露出一抹庆幸来。

    “这位是爱丽丝小姐吧?”艾菲和卡尔斯都是沉默的性格,彼此对持的时候,就一直在互瞪,似乎在绕着圈子用眼神厮杀,沈望舒都能感到刀光剑影了,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

    她好奇地看过去,就看到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高挑的金发青年,他笑起来的样子充满了阳光和热度,叫人感到很愉悦。就听这青年自我介绍道,“我是上将的副官,您可以叫我兰斯。”

    沈望舒眨了眨眼睛,看着这个笑得格外开心,似乎满脸桃花开的军装青年。

    她偏了偏头,一脸迷惑。

    “你好。”她礼貌地笑了笑,觉得这突如其来的热情真是非奸即盗。

    难道想挖自己长官的墙角?

    艾菲冷冷地哼了一声,叫这青年伸出来的手讪讪地收了回去。

    “爱丽丝小姐不知道,上将对您很用心,昨天一直都在关注您的健康。”这名名叫兰斯的青年显然能说会道的,转眼就装作看不到艾菲的眼刀,殷勤地跟在沈望舒的身边飞快地说道,“上将昨天一天没睡,一直都等在这里,就是为了能再见到小姐一面。我做了上将阁下几十年的副官,从没有见过阁下对任何一个女人有过这样的感情。”

    他顿了顿,带着笑容慢吞吞地说道。“男人也没有。”

    艾菲突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冷笑。

    兰斯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继续讪笑。

    虽然有些尴尬,不过他俊美极了,漂亮又讨喜的人,总是叫人不忍苛责。

    沈望舒笑眯眯地偷偷去牵走在自己身边的黑发男人,小声儿问道,“这么关心我啊?”她一根小手指头,在男人粗糙的大手里小小地挠了挠。

    真不愧是名门菲尔德家的小姐啊,还会用小手指。

    俊美的副官看到自家上将阁下身体更加僵硬的样子,顿时对爱丽丝小姐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觉得自己看到了一条金灿灿的大腿,为了前途必须要抱紧,不由更加热切地推销自家的冷面上将,喋喋不休地说道,“阁下当然关心爱丽丝小姐,只是我们上将是一位腼腆的人,爱在心底口难开。”

    他幽幽地露出一个哀伤的表情,在沈望舒睁大的眼睛里继续说道,“他爱得是这么内敛深沉,只有爱丽丝小姐才能真正看到这如同岩浆一样炽烈的感情,这喷薄如同大海的内心!”

    沈望舒觉得这位副官先生就算不再混军部,也完全可以混个首席浪漫诗人什么的当当。

    “这样啊……”原来阿玄对她是爱在心底口难开啊。

    那之前的情话,原来还是内敛腼腆之后的结果。

    那如果不腼腆了,岂不是得叫她被熊熊爱火给烧化了?

    “上将阁下把真心捧在您的眼前,只求您闲来无事时的一点垂怜!”

    “够了。”原谅艾菲是个正义的军人,听着这些实在是太恶心了。她侧头看了看正一双眼睛充满晶莹的泪水,似乎被这感情感动了的俊美副官,摆手叫他滚出自己的视线,这才对沈望舒叹气说道,“我现在非常后悔。”

    早知道就不要把这两个家伙放上战舰。她正要再次叮嘱沈望舒不要被甜言蜜语给骗了,就听见不远处的舱室之中传来了欢呼。这欢呼还带着几分稚嫩,却充满了热情。

    她挑了挑自己的眉,牵着沈望舒走到了舱室前。

    两侧的守卫将门打开,露出的是一张张沈望舒很熟悉的笑脸。

    “爱丽丝!”罗莉快步走上来,把沈望舒拉向舱室里的同伴。

    所有人都快步走过来,簇拥在沈望舒的身边。

    这单纯而热烈的感情,甚至叫他们忘记一旁还站着两名军部高官。

    沈望舒看着这熟悉的脸,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这是当时乘坐飞船逃离战舰的同伴们。他们毫发无损,脸上还很激动,显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罗莉方才把战舰上的事情都和我们说了,爱丽丝,你真能干。”一个高大的少年走到沈望舒的面前,想要拍拍她,可是看到她柔弱的样子,又只好收回手,热切地说道,“我为从前小看你向你道歉。”

    爱丽丝真是太柔弱了,看起来一根手指头都能戳倒了似的,因此虽然她出身名门,可是在实力至上的联邦学院里,对她有好感的不多,只把她当做一个混日子的大小姐。

    可是这一次,她令大家刮目相看。

    这具柔弱的身躯里存在的坚强与勇敢,并不比他们任何人少。

    沈望舒抿嘴笑了笑,躲在罗莉身后伪装天真少女。

    “那当然,爱丽丝做出判断时的样子帅极了。”罗莉与有荣焉,似乎比自己被夸赞还要高兴。

    “听说这一次军部会授予我们奖赏,也不知道会不会授予我们勋章。”联邦勋章是军人的骄傲,只有最优秀的军人才会得到。这现在大家就纯属在yy了,一个个目光憧憬,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罗莉把沈望舒从人群里拽出来拉在一旁,抓了抓自己红色的头发,似乎很焦躁的样子,不大一会儿就忍不住回头问道,“我听说军部高度赞扬了我们这一批的学生,似乎要优先挑选我们这些人补充到军部去。”

    “你想去?”沈望舒问道。

    “你呢?”

    “我想继续深造。”沈望舒老老实实地说道。

    罗莉沉默了。

    她皱了皱眉,方才轻声说道,“趁着这个时候进入军部,还能有个好职位。”然而她想了想,还是叹气说道,“算了,我还是留下继续读书好了。”

    “为什么?”

    “多学习学习总是没有坏处的。”罗莉低声说道,“至少,当我可以驾驶机甲的时候,可以有更多的经验。”沈望舒在战舰中的那一幕幕熟练的判断冲击着罗莉的心。

    虽然她知道作为指挥系的学生一定会对这些得心应手,而她这种机甲系的就只需要跟在这些聪明人的身后指哪儿打哪儿就行了,可是罗莉还是希望能多长点儿脑子,叫自己可以聪明一点。不过这话她可不好意思说,看到沈望舒不问,又隐隐地松了口气。

    承认自己笨笨的,还是很需要勇气的。

    克里一脸苍白地坐在罗莉身边的窗边,目光无神地把目光投向外面无边的星海。

    “他看起来很憔悴啊。”罗莉看了这少年一眼,偷偷地说道。

    忧郁的英俊少年,总是会吸引更多的眼球。

    英俊的少年听见了,抿了抿嘴角,没有力气去反驳这个叽叽喳喳的丫头。

    “这是为什么呢?”一把天真无邪的声音仿佛是在火上浇油。

    克里阴郁地看着伪装成一个无辜少女的沈望舒,他早在之前她装模作样的时候就看出她是个什么样儿的家伙了,目光幽深。

    他被他大哥吓得一夜没睡。

    “我真的不喜欢克里,学姐如果喜欢,大可以去追他。”沈望舒看到罗莉对克里多了疏远的意思,唯恐这少年以后少了爱慕者伤心,笑嘻嘻地说道,“我有喜欢的人了,他在那儿。”

    她顿了顿,在罗莉顺着自己的手指看去,之后露出了一个惊恐的表情时,顺便问道,“是不是比克里优秀多了?”她在这么个时候还不忘记踩自己一脚,克里觉得自己的未来只怕不大光明。

    这么个姑娘嫁到卡尔斯家,想想胃都疼。

    “卡尔斯上将?”罗莉压低了声音,用惊悚的声音问道。

    她不由想到昨天那高大的黑发男人一把就把沈望舒给揽在怀里的画面。

    “他和你……不大搭啊。”她讷讷地说道。

    不过她看到沈望舒对自己微笑,还是不安地问道,“上将阁下喜欢你么?”卡尔斯上将的冷酷闻名全联邦,虽然他战功赫赫,是有名的长胜将领,带着自己的舰队战胜过无数的敌人,可是他看起来太冷酷了,听说还非常铁血。

    这么冷硬的男人,怎么配得上如花似玉,小绵羊一样的金发少女呢?罗莉觉得喜欢卡尔斯上将还不如喜欢克里呢,小声说道,“听说他不喜欢女人,叫我说,你还是和克里订婚好了。”

    克里坐在一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订婚的事情吹了,他还是要有事儿没事儿地被提溜出来跟自己大哥做个对比。

    天知道,之前艾菲嫌弃大哥反而更喜欢他,已经叫他大哥在他床边静坐一整晚了。

    那种目光叫人做噩梦。

    “不喜欢女人?”沈望舒看到罗莉担忧的表情,忍不住心里一暖。

    被人放在心上的感觉不错,不过被人让出心上人送给自己的感觉就很怪异了。

    罗莉明明很喜欢克里,却努力露出了不在意的样子。

    “我听说上将阁下喜欢男人。”罗莉探头探脑观察了一下,见没人注意自己,压在沈望舒的耳边小声儿说道。

    “胡说!”克里真是再也听不下去了,这再不反驳,回头只怕会被他大哥发配到白矮星上去。他起身皱眉说道,“都是有人胡编乱造的。”

    “什么胡编乱造,我都知道是谁,就是那个金色头发的!”罗莉却露出了不忿的表情,冲着克里说道,“喜欢男人又怎么了?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又不是生不出孩子。”

    联邦对同性婚姻并不鄙夷,而且科技日新月异,同性之间只要经过培养皿,依旧会制造出下一代来。更何况在军方之中大多都是男人,因此同性婚姻在军方非常普遍,罗莉觉得克里小题大做,怀疑地问道,“你不是歧视吧?”

    最近经常有人高喊复古流,要求废除同性婚姻法。

    克里顿时抗拒地说道,“我不歧视,因为这件事就是子虚乌有。”

    “那么漂亮的男人在身边还不下嘴?”这回换罗莉八卦了。

    克里气得直闭眼睛。

    沈望舒顿时就明白为什么金发副官对自己这么热情了。

    因为沈望舒的出现,把他从和自己长官之间的绯闻里给解救出来了。

    不过看在他那么卖力推销自家长官的份儿上,沈望舒还是笑眯眯地听着,看着罗莉和克里不服气地斗嘴。她看着这风华正茂的两个少年少女,看到他们的生命没有陨落,不由露出了一个真切的笑容。

    这个笑容美好清澈得令侧头要求她支援的罗莉一怔,目光有些发飘地说道,“不过说起来,爱丽丝可真是好看。”她觉得自己从未见过这么柔软单纯的女孩子,不由红着脸把自己的手臂搭在了沈望舒的肩膀上。

    沈望舒习以为常,看着笑嘻嘻的罗莉说道,“学姐也很好看。”

    她真诚的咱们,叫面前黑发少年的脸上露出不妙的表情。

    他只是一脸复杂地看着这两个化干戈为玉帛,把爱慕对象一甩情敌成了好朋友的两个女孩子,许久之后,看到罗莉不时不自在地扫过自己,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罗莉还是喜欢他的。

    然而卡尔斯上将阁下是不知道罗莉暗恋很美的内心世界的,此时看到两个女孩子彼此接近,说笑亲昵,脸色微微一沉。

    他越过对自己敬礼的所有的学生和军人,走到沈望舒的身边,把她扣进自己的怀里,顺便用冷酷的眼神,冷冷地瞪了红发少女一眼。

    罗莉觉得莫名其妙。

    她觉得自己是良民,什么都没做。

    “她是我的!”黑发上将用冷硬的表情对红发少女做出宣告,默默在心里运气。

    连女人都不能放松。

    这万恶的联邦同性婚姻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