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105章 星际荣光(七)

第105章 星际荣光(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茉莉在纠结的瞬间,联邦的官员已经走了上来。

    “家里的孩子不懂事。”艾菲淡笑着说道。

    一个养女而已,又是一个似乎不安分的,在这些联邦高官的面前完全不算什么。

    他们的眼里只有艾菲,又因为艾菲的重视分了一点儿给沈望舒,之后就没有别的了。连称赞,称赞的都是艾菲教导有方,菲尔德名门之名名不虚传,根本没有沈望舒什么事儿。

    沈望舒微笑当了一会儿淑女就彻底觉得够了,花瓶什么的也挺累的,不着痕迹地退后几步,走到卡尔斯的身边,偷偷儿牵住了他的大手,这只大手反应很快,马上就回握住了她的,大掌将她紧紧包住。

    沈望舒笑得眯起了眼睛。

    茉莉趁着这个时候赶紧避开了。

    她觉得站在这里都非常窒息。

    那种被人无视的耻辱,还有那些联邦高官在听到她种种劣迹时鄙夷的眼神,叫她心生惶恐。

    金发少女看似天真无邪的话,却几乎将她置于死地,她简直不能呼吸了。

    爱丽丝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茉莉忍不住去看那个金发的少女,却看见她悠闲地和黑发上将握着手,享受着两个人之间的甜蜜。然而很短的时间之后,卡尔斯同样被高官们围住,这一回沈望舒的存在就比较有分量了。

    在发现黑发男人每说两句话就要猝不及防地看这少女一眼,珍惜得仿佛要将她放在掌中,这个看起来就是个傻白甜的女孩儿的形象就清晰丰满了很多。更何况彼此聪明人,还是傻白甜更受人欢迎。

    卡尔斯上将就都强悍的了,不需要再娶个聪明的妻子锦上添花不是么?

    当听到卡尔斯亲口说爱慕着菲尔德家的小姐,所有人嘴上祝福,心里却开始疯狂盘算这件事的利弊。

    沈望舒被簇拥在中间,看着乱糟糟的人群简直哭笑不得。她看着这些尔虞我诈的联邦高官,心里并不喜欢。勉强带着笑容和艾菲退场,几乎是逃难一样。

    看着她撇开一双纤细白皙的小腿儿跟着艾菲扬长而去,卡尔斯摸了摸自己方才被轻轻啃了一口的脸颊,怔怔地望着菲尔德家的飞船离开说不出话来。他仰望着天空,看着飞船消失,却收不回目光。这种呆滞叫一旁的副官兰斯恨铁不成钢。

    “阁下,咱们还需要回军部做报告。”卡尔斯这是才从战场上回归,还没有回到军部报道就冲去救心上人了,兰斯觉得这也蛮拼的。

    黑发上将仰望星空,一个字都没有回答他。

    兰斯深深地吸了口气。

    他觉得自家上将真是古往今来最没有存在感的男朋友了。

    连艾菲上将都比他看起来会照顾人。

    作为副官,不仅要操心长官的公事,还要操心长官的私事,金发副官觉得必须给自己一个大大的赞字。

    卡尔斯垂了垂眼睛。

    艾菲这样难缠,他就是想要亲近自己心爱的女孩儿,都被那女人给警惕地推开了。

    “您可以登门拜访。”兰斯顿了顿,开始传授传说中的不要脸之法,阴险地贴在卡尔斯的耳边轻声说道,“菲尔德家的老宅总不会跑的吧?”

    当然,如果艾菲上将拒绝自家长官进入菲尔德家的大门,那就更能博取爱丽丝小姐的同情了,兰斯觉得这么阴险的想法从前自己肯定想不出来,这必须是跟在卡尔斯上将身边久了,近墨者黑了。他阴险地笑了两声,就看见黑发男人转头安静地看着自己。

    “这都是你的主意。”他淡淡地说道。

    兰斯的脸顿时就不好看了。

    这明显是自家长官如果被艾菲将军质问,就要副官背黑锅的节奏。

    说好的几十年的真爱呢?!

    金发副官呆呆地看着无耻的长官,一片真心为了狗,发誓以后再也不管这长官破事儿了。

    艾菲显然不知道卡尔斯即将顺应自家副官的好主意上门拜访,她一身疲惫地带着人回到了菲尔德的老宅。这是一座很古旧的宅院,正中的一座白色的圆顶房子已经有些衰败了,然而宅院的占地很广阔,不仅有飞船停靠的地方,还有更大的花园。

    沈望舒走过那开得灿烂的花园,想着四周看着,一直牵着艾菲的手走到了房子里,就看到干净的客厅里摆着很多的照片。

    一尘不染,显然每天都在擦拭。

    她的目光落在那些照片里开朗大笑的人们身上。

    那是爱丽丝的父亲母亲还有哥哥们。

    他们的时间仿佛凝固在了大笑的这一刻,叫沈望舒看着那幸福快乐的笑容,就觉得心里很难过。

    她走到艾菲的身边坐下,趴在她的腿上安静地看着这些照片。茉莉同样跟了回来,她知道艾菲对自己不假辞色,唯恐她再一次把自己赶走,缩着头飞快地走上楼去。

    她却没有看到,正垂目擦拭一个相框的金发女人抬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捏着沈望舒的下颚无奈地说道,“你总是这么天真,她……”妹妹是个好心的孩子,看到茉莉的眼泪,就不愿意自己再把她赶走。

    “姐姐不喜欢她,为什么?”艾菲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茉莉,这才是沈望舒奇怪的。

    茉莉虽然在和爱丽丝独处的时候总是会用言语坑害她,可是在家人的面前一向很小心乖巧,从前爱丽丝的父亲母亲就都很喜欢太过听话的茉莉。

    可似乎艾菲对茉莉总是这么冷淡,当父兄战死的消息传来,她就变了脸不肯再忍耐,对茉莉越来越不喜欢,甚至已经决定当茉莉成年之后,就叫她离开菲尔德家。沈望舒看到艾菲沉默,撒娇地推着她问道,“为什么呢?”

    艾菲抬手摸了摸妹妹的头。

    她含糊地说道,“不投缘,以后不要和她一起玩,我记得你和罗兰家的小姑娘很要好,以后跟她玩儿吧。”

    她说的就是红发少女罗莉的,沈望舒点了点头。

    艾菲就笑了,轻声说道,“姐姐总不会害你。”

    她不喜欢茉莉,是因为曾经看到这个乖巧懂事得叫人心疼的女孩子,偷偷儿把爱丽丝最喜欢的一个八音盒丢进了火堆里。

    那是她们的父亲从星际商人手里买到的,可以演出一个小歌剧的八音盒,里面漂亮的公主和王子栩栩如生,非常的奇妙,爱丽丝非常喜欢,抱着不松手,连睡觉的时候都要抱着。可她们的父亲并没有偏心,给了茉莉的是同样很美丽的八音盒,同样有优美的歌曲和惟妙惟肖的人物。

    茉莉当着所有人的面道谢,非常开心。

    可是她在看到爱丽丝手里同样得到了一个父亲赠与的八音盒,脸色有一瞬间的不高兴。

    艾菲就是因为这个表情,专心留意了茉莉很久,终于看到她趁着爱丽丝没有留意,透出八音盒烧得干干净净。

    当爱丽丝伤心的时候,她还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在她身边安慰。

    在爱丽丝和父亲道歉,说不小心弄丢了父亲给的八音盒,她竟然还可以装模作样地为爱丽丝求情。

    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险恶到这个地步,从那个时候开始,艾菲就很有意识地隔开茉莉和自己的妹妹,唯恐妹妹吃亏。

    可是爱丽丝太天真,总是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而她想要赶走茉莉,却唯恐妹妹会因为自己的决定觉得她是一个坏人。

    她也曾经想把发生过的事情告诉妹妹,可是有什么用呢?

    以爱丽丝的性格,只怕茉莉掉几滴眼泪,马上就会原谅她做过的事情。

    “我还是更喜欢学姐。”沈望舒乖巧地说道。

    艾菲更加愉悦。她换下了身上笔挺的军装,露出了女子特有的柔软,叫副官把一些文件拿过来给自己看。

    沈望舒趴在她的腿上看着她审阅那些军事文件,沉默了一下,突然低声说道,“姐姐,文件要保管好,不要叫人拿了你的信物去。”艾菲的信物是一枚独特的印章,用光学系统在印章上雕刻着无人能够仿制的印记,只有盖上这枚印章,才能说明这份文件出自艾菲的手中。

    上一世那些艾菲背叛联邦的文件,之所以被人快速承认,都是因为上面盖上了这枚印章的痕迹。

    艾菲微微一愣,垂头问道,“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姐姐的印章还在手上么?”沈望舒突然问道。

    “怎么可能在。”艾菲就摇头笑了。

    军部的文件非常多,如山如海,就算很多权限不够的文件早就被下面的那些中将准将拿去审阅,可是送到艾菲面前的却依旧茫茫多。这么多的文件她不可能一个一个看完盖印,更多的是下面的几名心腹副官审阅,平常的小事直接由副官批阅,如果是不能决断的大事才送到她的面前来,因此印章是在副官手中的。

    不过艾菲却并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能够成为她的副官,当然会是她绝对信任的人。

    所有的军部高官都是这么干的,不然早就都累死了,还打什么仗。

    连卡尔斯的文件,平常大半都是兰斯在处理。

    她笑着点了点沈望舒担忧的小脑袋,柔声说道,“你放心,在安全的人手中。”

    沈望舒心里叹了一口气。

    她当然知道副官保管长官的印章是约定俗成,可是这些副官里,的确出现了叛徒。

    不知道是哪一个,不过肯定有,不然那些叛国文件是从哪里来的?

    看到她为自己担心,艾菲脸上更加温柔,沉声命人端了热乎乎的奶茶来,看着妹妹小仓鼠一样捧着杯子喝得香甜,笑意更深,突然问道,“爱丽丝,等你毕业,来给姐姐做副官吧?到时候姐姐的印章就给你保管好不好?”

    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想到如果妹妹天天陪在自己身边是多么的幸福,然而却失望地看见金发小姑娘哼哼了两声,扭着手指不说话了。她心虚地看着自己。

    看她没精打采的样子,艾菲怎么可能舍得发火儿呢?只好把痛恨都投在拐带妹妹的卡尔斯身上,含糊地笑道,“等你毕业的时候再说。”

    她不弄死卡尔斯不算完!

    然而她看着妹妹在意自己的样子,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印章我会拿回来好好保管。”她当然信任自己的副官,可是看妹妹的样子,如果印章不拿回来那肯定是睡不着觉的,因此对妹妹妥协了。

    她才说完这句话,就见金发小姑娘惊喜抬头,对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忍不住更加无奈了。拿着印章,就说明要审阅全部的文件,她恐怕是军部中第一个会被累死的上将。

    沈望舒心想事成,顿时就催着她赶紧要回印章。

    艾菲从善如流,扬声叫今天值班的副官把印章拿过来。

    那个副官急忙把印章取来给了艾菲,看到自家长官随意地把印章丢给妹妹,那金发小姑娘似乎很天真地抛来抛去,虽然脸上带着惊容,却什么都没有说。沈望舒开心地玩儿着印章,又好奇地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又对艾菲低声说道,“如果从前盖的文件有问题,该怎么办呢?”

    她就希望艾菲的那个敌人安迪上将还没有对艾菲动手,不然就损失大了。不过她目光闪烁了一下,还是偏头问道,“所有的军部上将,都把印章留在副官的手里么?”

    那看起来副官才是幕后老大啊,沈望舒觉得如果是这样,要不要下去去抱抱卡尔斯那金发副官的腿?

    她还不知道,金发副官迫切地想要抱她的腿。

    “没错,你要明白,副官是我们最信任的人。”艾菲点头说道。

    副官是离长官最近,什么都清楚的人,非心腹忠心,绝对不可能被提拔到这个位置。

    军部的高官们勾心斗角惯了,都是疑心很重的人,能够把印章都留在副官的手里,可知他们被如何信任着。

    沈望舒满意地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

    既然这样,安迪将军的私人印章,是不是也落在副官的手里?

    来而不往非礼也,上一世他拿出那么多艾菲通敌叛国的证明文件,上面都明晃晃地盖着艾菲的印记。

    这辈子,也得叫安迪将军尝尝这个滋味儿了。

    她眯着眼睛在心里想着坏主意,把那位还未见面的安迪将军在心里挂了号,这才看了看天色。

    天色变得有些晚了,白日的喧扰都稀薄了很多,沈望舒有些惆怅地看着外面的天色,觉得自己真是很不高兴。她觉得阿玄的这一世虽然很会耍心眼儿,不过这老男人年纪一把了,却不大会柔情蜜意的,两个人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他都不知道说一句以后来看她。难道还要她再主动一点么?

    她现在的人设可是天真清纯小可爱啊!

    哪儿有小可爱主动的道理。

    因此,她就在心底给阿玄画了一个打叉叉。

    茉莉不和她们吃饭了,沈望舒和艾菲一起吃了饭,艾菲知道茉莉一直魂不守舍,也不肯管,爱吃不吃。到了傍晚,陆续却开始有白天的学长与家人一同登门致谢。

    他们都很感激沈望舒在媒体面前的那席话,因为那确实是救了大家。

    比起拯救性命,沈望舒更拯救的是他们未来的人生。

    因此多少感激的话都说不清了,艾菲虽然是联邦上将,不过却不肯在这个时候摆架子,不管是高官子女还是出身平民,在她的面前都一视同仁。

    因为她的这份态度,这些心中忐忑的家长们对菲尔德家倒是改变了从前的印象,觉得是很温和不骄傲的人。不过这些孩子们经历过惊心动魄的一幕,都已经很疲倦,呆了不久就都纷纷告辞离开,只剩下最后的一家人,笑眯眯地留在这里。

    跟沈望舒还很熟。

    是罗莉一家。

    “你怎么样了?”罗莉眼睛亮晶晶地坐在沈望舒的身边,精神很好的样子。

    沈望舒看她活蹦乱跳的,深深地羡慕着这些机甲系的高材生。

    身体素质都太高了,这明显都是一群蹦蹦跳跳十几天都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我挺好的。”不远处罗莉的家人正在和艾菲说话。看脸上的表情倒是颇为亲近。

    这姑娘出身的罗兰家族同样是联邦名门,不过和艾菲从前没有太多的交际,因此平时是十分生疏的。这时候隐隐约约的,沈望舒听见他们在和艾菲说着不久之后的一次前线换防,仿佛是罗兰家族的人想要投入艾菲的麾下混点儿军功。

    罗兰家族世代都是机甲部队的主力,战损率非常高,一不小心就在战舰的炮火之中和自己的机甲一起被炸得尸骨无存,因此他们挑选长官非常谨慎。

    “伯父知道了你在战舰里的表现,就说想要和菲尔德合作。”罗莉的伯父就是罗兰家的族长,她压低了声音说道,“伯父和欣赏你,也决定信任艾菲将军。”

    能教养出沈望舒这样勇敢却聪明,也同样不会为了功劳舍弃同伴的家族,菲尔德家当然会被人重新看待,因此虽然罗兰家的族长同样觉得菲尔德家这死得就剩下两个女孩子,战死的比率太大,却还是愿意试一试,如果自家的孩子能在艾菲的手中平安,以后会更加紧密地合作。

    那位罗兰家的族长一边和艾菲说笑,一边时不时地含笑看沈望舒一眼。

    这个同样一头红发的中年男人,看到沈望舒和罗兰非常要好,眯了眯眼睛,呵呵地笑了。

    那个什么……这个菲尔德家的小姑娘听说非常受到艾菲的宠爱,还是一个非常温柔善良的人……如果能娶进家门就很好了。

    到时候菲尔德和罗兰家族联姻,他们的地位会更加稳定。

    特别是艾菲只有这一个妹妹,那还有不照顾的?

    只可惜这位爱丽丝小姐似乎对罗兰家的男孩子没有什么兴趣,族长大人有些遗憾地扫过今天打着感谢的旗号带上门的几个最优秀英俊的子侄。

    看到沈望舒似乎不大开窍,还没有什么喜欢的表情,只知道和罗莉说话,不大一会儿功夫就和罗莉凑在了一起窃窃私语,他顿时忍不住有些失望了。然而失望了片刻,这位罗兰家的族长眼睛又重新亮了,看着罗莉的目光充满了期待。

    联姻这个问题,如果男孩子不行,那女孩子能行的话也没有什么问题啊。

    反正又不是不能结婚!

    “罗兰大人?”艾菲就看见红发男子那爽朗的脸忽青忽白,又是笑又是哀愁又是双目放光,那一张脸都能自己演一出戏了,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她是在军部厮混的高官,这位罗兰家的族长是有点儿小聪明,不过在艾菲的眼里完全不够看。

    一个机甲系出身的肌肉男有个屁的心机啊,她看了两眼心里就有数了,哼了一声觉得罗兰家的族长胆大包天,竟然敢肖想自己的妹妹。

    也不怕叫卡尔斯那老男人给送到前线去当烈士。

    沈望舒也觉得浑身一冷,一个哆嗦。

    “你冷啊?你这身体也太弱了。”罗莉是一位大冬天只穿背心儿还觉得刚刚好的女中豪杰,顿时有些鄙夷地说道。

    她虽然这么说,还是先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沈望舒的肩膀上。

    怯生生的金发小姑娘缩在大大的外套里,因为打了喷嚏,鼻间儿红红的,倒是有几分可怜。

    一旁几个罗兰家的少年顿时眼睛就直了。

    然而畏惧艾菲,他们还是默默地垂下了脑袋,罗莉却不需要有这个担心,给沈望舒把外套扣好,小声儿嘀咕着说道,“身体这么弱,你平时不吃饭么?”

    “吃的。”沈望舒乖巧地说道。

    “吃多少?”

    沈望舒想了想,比划了一下。

    “才一碗饭?!”罗莉顿时怪叫,连一旁的几个红发少年都默默地拿震惊的眼睛看过来,显然觉得沈望舒这胃口跟猫咪差不多,拍着自己大胸脯得意地说道,“我可以吃五碗饭,还得是大碗!”

    她比划了一下自己用的饭碗的大小,沈望舒顿时叹为观止,盖因那碗都有自己的脑袋大了。然而罗莉的食量还是受到了自己兄长们的嘲笑,红发少年们都用力锤着自己强壮的胸脯儿,时不时地去看沈望舒一眼。

    “八碗。”

    “十碗。”另一个傲慢的声音说道。

    “十碗,再加一瓶能量剂。”

    这几个兄弟说着说着就彼此怒目而视了,显然觉得彼此都说了大话。

    在可爱小姑娘面前怎么卖弄自己才能博取青睐呢?必须得说自己是个……

    饭桶。

    沈望舒那颗小脑袋里唯一出现的,就是这个评价。

    她看了看吵成一团纷纷指责彼此骗人的几个罗兰家的少年,不由同情地看了看罗兰家的族长。

    家里养着这么一群能吃的家伙,想必很辛苦的。她动了动嘴角,动不能想象这位族长是怎么带着这一群大肚汉艰难地在联邦过日子的,现在没有被吃破产也真是辛苦了。她听着有趣儿极了,忍不住软软地偏头笑了起来。那几个少年听见笑声,扭头,看到天真可爱的小姑娘笑得美丽极了。

    红发少年们的口水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天可怜见的,军部里的女孩子太少了,就算是有,大多也是罗莉这等暴力型,哪里有眼前这软乎乎白嫩嫩的小姑娘呢?

    如果一定要喜欢罗莉这样的姑娘,他们还不如去和男人结婚算了,左右其实都差不多。

    各个方面来说。

    因此,当卡尔斯带着一脸疲劳的克里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群小崽子围着自己的爱人流口水。他冷冷地哼了一声,快步走到了沈望舒的面前,用自己强壮的身体挡住了那些觊觎的目光,顺便扭头对罗兰家的族长露出冰冷的表情。

    后者多少很心虚,撬墙角被当场抓获太不好意思了。罗兰家的族长决定几年都不要把孩子们送到卡尔斯的战舰里了,不然只怕要“被”烈士。

    他用自己的小人之心揣测上将的同样很小心眼儿的肚量,不得不把家里没用的孩子们给叫回来。

    只有罗莉天不怕地不怕地坐在沈望舒的身边,仰头看着卡尔斯。

    黑发上将换了一件非常笔挺的制服,修长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沈望舒躲在罗莉的身后欣赏着这份强壮的美,只觉得自己的爱人猿背蜂腰,一双修长有力的长腿在笔直的裤管里,叫人忍不住想要摸一把。她仰头天真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卡尔斯的身后站着英俊苍白的克里,这少年看见沈望舒用天真的声音软软说话就觉得胃疼,深深地吸着气儿,心说可真会装啊。

    这不明摆着的么。

    因为想她,还唯恐艾菲上将不给开门,因此无耻地打着感谢的旗号上门。

    他这个弟弟现在就是一个叫门的道具。

    “带克里过来看看。”卡尔斯沉声说道。

    他是个举一反三的优秀人才,金发副官的一句话,就叫他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更合适了。

    虽然克里并不需要感激沈望舒,因为他同样是留在战舰保护同伴的人之一,不过……都经历过生死了,那得是生死之交。朋友上门,这个可以有吧?

    朋友的哥哥跟着上门,又有什么不对呢?

    如果没上门,还不知道这群罗兰家的家伙竟然敢打他家舒舒的主意。

    “克里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罗莉是个有什么说什么的性子,看了看少年疲惫的脸,就大声说道,“你是不是被这样那样了?!”

    她叫沈望舒捅了一下,一个机灵,看到英俊的少年理都不理睬自己,顿时起身走到了少年的身边上上下下地担心问道,“你哪儿疼?叫我看看吧,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是不是被卡尔斯上将给揍了?罗莉小姐担心极了,恨不能把少年被扒光看一看。

    克里继续沉默。

    少年觉得自己从前的沉默寡言,都是因为受不了这些愚蠢的死丫头了。

    什么这样那样……哪儿疼的……他哪儿都不疼!

    “没事。”他淡淡地,冷漠地说道。

    “叫我看看。”红发少女已经伸手来扒衣裳了。

    这么豪放,克里顿时撑不住了,然而冷着脸躲闪的时候,心里又用力地松了一口气。

    看来未婚妻虽然黄了,这头号儿爱慕者还没飞,年少英俊的克里少爷还是很有人气的。

    不然如果连个爱慕者都没有,那还有什么资格做联邦机甲系第一的风云人物呢?

    “我想你了。”趁着罗莉起身,黑发男人立刻就坐到了沈望舒的身边,小小的沙发里,他的身体宽阔,把沙发占据得满满的,连沈望舒娇小的身体都被挤住了。

    她正动了动自己软软的小身子,就感到一双大手抱住了自己的腰肢,转眼就被男人放在了自己的膝盖坐下。卡尔斯的身材非常高大,强壮有力,起码有一米九的身高,和娇小柔软的少女比起来,仿佛铜墙铁壁。

    沈望舒整个人都伏进他的怀里,更加感到自己和他的身体差别。

    他那么高大,而自己看起来更小了。

    那双有力的大手还放在她的腰间,灼热有力。

    沈望舒无语地感到了正顶在自己腿上的坚硬。

    她抿着嘴角,沉默地看着正默默看着自己的黑发男人。

    男人垂目看了看自己的腿,又一脸无辜地看了看沈望舒。

    “忍不住。”他是真忍不住,从来都禁欲的自己,只要碰上这少女的身体就会变得忍不住,这能怪谁呢?

    上将阁下同样觉得自己很冤枉,然而看到垂在自己胸前的那颗红彤彤,连耳朵都红透了的小脑袋,他突然觉得喘不过起来。他掐着沈望舒的手越来越用力,还未等他更加亲昵一些,却感到眼前的小姑娘被另一只手提了起来,挣脱了自己飞出了自己的怀抱。他沉默地看着艾菲。

    这一回他没有起身和艾菲争抢。

    因为根本起不来。

    “和姐姐坐。”艾菲警惕地看了一眼突然呼吸粗重的卡尔斯,把沈望舒放在自己的腿上,抱着她的腰继续和罗兰家的族长继续说话。

    沈望舒一脸复杂地坐在姐姐的腿上,继续充当小可爱。

    那个什么……坐在女人的腿上……这体验还是第一次呢。

    “卡尔斯上将也在的话,就再好不过了。”罗兰族长唯恐自家孩子被卡尔斯穿小鞋,看这个男人冷漠地垂目看着自己的腿,再粗狂也觉得这位大概心里很不高兴,大笑着,双眼期待地对艾菲笑着说道,“咱们家的孩子联合起来建立了功勋,联邦上下谁不对我们几个家族交口称赞?不如我们办一个庆功会,带着这些孩子,盛大热闹一点,至少不叫孩子们的功勋被人小看,上将阁下觉得呢?”

    顺便叫那些敌对的家族们看一看,他们这养出来的孩子才叫不一样呢。

    名门之中并不是铁板一块,有交好的,当然也有对立的。

    这个时候出出风头,如果能气死一个两个的就更好了。

    “庆功会……”艾菲看了看怀里的妹妹,迟疑了起来。

    “可以。”卡尔斯在一旁冷冷地说道。

    “我还没有决定。”艾菲冷笑着说道。

    “那就快点决定。”黑发上将不悦地说道。

    “你敢命令我!”

    罗兰家的族长默默地在一旁缩成一团,和捂着脸一脸无奈的沈望舒看着这两位上将阁下话不投机半句多。

    “庆功会在哪里举办呢?”少女清越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两位上将都闭嘴了。

    沈望舒蓝色的眼睛里仿佛带着星光,合住双手憧憬地说道,“我还没有参加过庆功宴,会很热闹么?”

    她看起来好奇极了,艾菲顿时就说不出反对的话。她摸了摸对什么都很好奇的妹妹的头温柔地说道,“爱丽丝喜欢的话,咱们就在联邦酒店庆祝,到时候,把你的同伴都带来热闹一下好不好?”她心里已经在盘算多邀请与自己交好的名门来给妹妹捧场,顺便叫她认识更多的人。

    卡尔斯同样点头,顿了顿,问沈望舒道,“你有新礼服么?”

    “爱丽丝有很多最新款的礼服。”送礼服这种老掉牙的招数,艾菲将军真是见多了。

    卡尔斯点了点头,看着一脸堵住自己嘴后得意的金发女人,冷冷地勾起了自己的嘴角。

    “可是我没有。”他看着沈望舒,慢吞吞地说道。

    “爱丽丝又不是裁缝!”看着她妹妹做什么?卡尔斯家族的族长没有礼服,这是骗傻子呢?!

    黑发男人落寞地垂了垂眼睛,低声说道,“家里,没人为我考虑这些。”

    英俊的少年克里顿时被挤兑得缩进墙角。

    “我帮你挑挑款式吧?”沈望舒忍笑得好辛苦,脸上还得露出纯洁怜惜的表情,真的很考验人。

    当然,能努力挤出落寞可怜,卡尔斯上将也辛苦了。

    人生如戏,都靠演技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