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114章 丑夫(一)

第114章 丑夫(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言一出,席间的乐律都猛地停顿了一下。

    沈望舒撑着自己的下颚,含笑把玩着手中的青玉酒盏。

    她看起来满不在乎,当然,也确实并不是很在乎。

    因为会令她在乎的那个人,她的母皇,一声不吭,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只有那用白玉束发的美貌男子,脸上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怔怔地看着她。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笑得美艳无比的沈望舒的身上。

    一时间的静默之后,沈望舒的身边传来一声怯怯的抽泣,那美丽得无与伦比的少年伏在她的面前,身躯在颤抖,仿佛害怕到了极点,又似乎伤心到了极点。他仰头看着沈望舒的时候,似乎眼里只有沈望舒一个人的存在。

    沈望舒从那双漆黑如同星辰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个一头长发用金环高高束起,容貌美艳张扬得刺眼,笑容放荡不羁的女子。她穿着一件长长的华服,满身都是风华绝世。

    “殿下不喜奴么?”他含泪问道,惹人怜惜。

    只可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外表长得好看,就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败家女。

    她哼笑了一声,伸出手指挑起了那少年的下颚,笑着看了看。

    “你当然很美,只是你生得这么美,只入本王的府中实在可惜了。”

    “殿下?”

    美艳的女子声音带着几分蛊惑地说道,“你的姿容,就算在后宫也是拔尖儿的。贵君想叫你服侍我,可本王却是一个孝心人,怎么能不呈给母皇就自己受用这等绝代佳人?”

    她看着这少年一张雪白的脸慢慢地红了,痴痴地看着自己,目光却转向上方露出几分兴致的女帝,笑着说道,“这都是贵君的心意,若母皇不要,岂不是辜负了贵君的辛苦?母皇一向爱重贵君,也当爱重他的心意。”

    “陛下!”那精致华美的男子脸上闪过淡淡的急迫。

    沈望舒用力把这少年的脸冲向上方的女帝。

    “给本王做通房,还是给陛下做解语花,宠冠后宫,你自己选择。”她低声对这少年笑着说道。

    她掩住了眼底那翻滚的厌恶。

    这个少年她当然知道。

    这是贵君林氏千挑万选出来的绝色少年,天生媚骨,将她这个身体的主人迷惑得几乎晕了头,甚至都不再上朝,因此叫她的声名大跌。

    所有人都在说,已经过世的凤君两个皇女,大皇女文韬武略,然而三皇女却是一个金玉其外的没用的货色,她只知道享乐,甚至分不清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这个世界是一个女子为尊的世界,女子的身份非常高,男子的地位远远低于女子,就如同别的世界的翻转。这个世界里女子的身体素质也确实强出男子很多,不仅征战耕种读书上朝君临天下的是女人,甚至那些男子都只能待字闺中,在家绣花持家,或是相妇教女。

    他们的体质很柔弱,是需要人怜爱的娇花,甚至本身就以柔弱为美,白皙净白为好,面目姣好的,才是被人称赞的。

    女子的眼光也是如此,她们喜欢柔弱的美貌男子,也更喜欢那些羞答答的样子。

    可是沈望舒就觉得不大喜欢。

    她很少会来到女子为尊的世界,因此……虽然觉得女子为尊很正常,可是看到男人翘着兰花指柔弱地说笑,还真的很难接受的。

    不过这个世界的男子都净白无须,不然一个胡须大汉穿着一件袒胸露背的宫装在那里翘兰花指什么的,沈望舒隔夜饭都得吐出来。

    不过虽然男子以温柔宁和为美,不过很少会有男人把自己打扮太出格,有些书香门第的男子同样穿着正常的服饰,简单地束起自己的长发,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不过这般持重的男子没有这个世界男子中一贯的娇态,因此被认为是刻板无趣,死气沉沉,并不会受宠。就比如沈望舒这个身体穿越的生父,明明是书香门第的大家公子,平日里端庄宁和,却从不得女帝宠爱,最后抑郁地死在宫中

    女帝最宠爱的,乃是眉目美貌,风流婉转的林贵君。

    沈望舒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笑了笑。

    可惜了林贵君出身不高,乃是宫人出身,因此就算先凤君过世,也只能安居在贵君的位份上,再也不能寸进。

    他出身不高,当然也连累了自己所出的二皇女。

    如果不是三皇女自己作死,还默默地坑了自己的亲大姐,之后女帝的位置,也不会落到二皇女的头上去。

    沈望舒想到上一世的这位三皇女,其实觉得她并不无辜。

    这女人出身极好,因凤君早逝,因此被大皇女跟女儿一样抚养长大,然而却对大皇女非常地厌恶,觉得大皇女蝇营狗苟,为了皇位连亲情都顾不得,还下狠心地迫害林贵君父女简直丧尽天良。

    她又被林贵君送给自己的几个绝色的少年迷惑,枕头风吹得厉害,更加觉得林贵君的无辜可怜,进而认为大皇女是个恶毒之人。

    对于大皇女对林贵君和二皇女的再三紧逼,她挺身而出,拦在之前,令大皇女不得不投鼠忌器。

    她还向女帝请求,后宫不可无主,求里林贵君成为新的凤君。

    她还将大皇女的很多机密泄露给二皇女知道,顺便经常在女帝的面前说林贵君的好话,贬低大皇女。

    ……

    沈望舒想到这里,觉得三皇女上辈子在最后落得个被废除王位,贬为庶民流放边关,最后冻饿而死什么的,还真的蛮活该的。

    不过她如今成为三皇女,虽然心里有些不高兴,不过却并不希望上一世的一切重演。她不是那个只知道享乐,耳根子软的三皇女,同样也不是一个亲者痛仇者快的畜生。

    林贵君逼死凤君,想要将大皇女拉下马,想要弄死她,既然这样,她必然不会叫林贵君父女好过。曾经亏欠了过世的凤君和如今的大皇女的,沈望舒会帮他们讨回来,就当做是……三皇女对她们的亏欠赎罪好了。

    沈望舒静静地看着玉杯中荡漾的碧绿酒液,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她虽然废物庸碌,可是一张脸,却生得艳冠群芳,乃是女子之中仪容最美的一个。

    连那被他说动了野心的少年,也忍不住惊艳地回头看她。

    此时唯一顾不得上看她的就是那位林贵君了。他再也想不到从前一见美人就会喜笑颜开地收下的三皇女这回吃素了,竟然不喜欢美人了。更何况他感受到了三皇女的转变,只觉得浑身冰凉。

    如果女帝一口拒绝,那代表她根本就没有对下方那个正扬起了一张漂亮脸蛋儿,娇嫩得仿佛能掐出水的少年心动。可是现在的沉默,却叫林贵君浑身一阵一阵地寒冷。他看着下方那少年身上雪白半透明的轻纱,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他似乎有些眼熟。”许久,女帝的声音慢慢地传来。

    女帝并不是一个庸碌的人,在前朝雷厉风行,唯一为人诟病的地方,就是后宫的审美了。

    优雅端方的贵公子不喜欢,就喜欢妖妖娆娆的小妖精。

    “女儿听说,当年贵君就是一袭雪白轻纱献舞于母皇,宛若云间精灵,美丽无比。如今这少年的穿戴倒是与贵君当年有几分仿佛。只是女儿年纪小,不曾目睹当年贵君的轻妙,也不知这少年有贵君的几分风姿。”

    下方,一名银冠女子起身,容色朗朗,一派的光风霁月,英姿勃勃令人看了就心生仰慕。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也很稳健,仿佛她的笑容里,什么都可以化解。

    说出的话,同样令女帝那张并不是很美丽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纹。

    “没错,大皇女说得叫朕有了几分回想,果然很像你当年。”她侧头对林贵君笑着说道。

    林贵君努力地笑得要好看一些,看着下方的那少年,紧紧握住手中的酒杯。

    他当然和当年不能比了,因为男子的韶华易逝,他已经开始老了。当他愕然地发现自己的脸上有了第一条皱纹的时候,就心生惊恐,也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如同从前那样妖娆地在女帝面前谄媚。

    因为年少的妖精是红颜祸水,可年老的妖精非要挤着满脸的皱纹飞媚眼儿,那就是丑人多作怪了。更何况后宫的嫔妾可以妩媚动人,可是后宫之主的凤君却必须要端庄,有凤临天下的美德与雍容。

    为了能成为凤君,这几年他不得不修身养性,把自己从从前的妩媚魅惑中转变,变成一副稳重安然的样子。

    连身上的服侍,都不再是从前的白纱,而是青色如玉的锦衣。

    这些年他就这么走过来的,女帝并没有多说什么,他还以为女帝已经习惯了。

    没有想到,原来女帝喜欢的,还是从前自己的样子。

    “当年我不及他。”林贵君忍着心里的恐惧笑着说道。

    “的确是不及你大胆。”看到那少年怯生生地伏在地上,头都不敢抬,女帝怀念地笑了。

    她感兴趣地看着这衣裳单薄的少年,目光又落在沈望舒的身上。

    虽然她并不喜爱已经过世的凤君,然而对于凤君留给自己的两个嫡女却是当真喜爱。

    大皇女似她,雷厉风行,又有礼贤下士之风,又能谨守君臣母女之仪,处处维护她这个母皇,才德出众,是非常优秀的继承人。

    三皇女虽然读书不成,习武也是个废材,并且头脑简单有些蠢,不过胜在有一张美貌绝伦的脸。

    赏心悦目,谁不喜欢自己的女儿是个美人?更何况女帝和三皇女说话从不需要在心里多想什么,反正这小白直来直去的,因此对她倒是比大皇女更宠爱些。

    她倚重大皇女,然而宠爱的却是三皇女。

    所以,就算三皇女在她的面前非常放肆,可是女帝却从不苛责。林贵君也是因此,方才费心笼络三皇女,最后得偿所愿,将大皇女姐妹都打压了下去。

    女帝只有三女,没有了大皇女姐妹,可不就轮到他的二皇女了么。

    “你真舍得?”女帝笑着对沈望舒问道。

    她明显已经意动,问这个不过是走过场,林贵君眼前发黑,努力没有倒下,同样期盼地看住了沈望舒。

    女帝素来疼爱三皇女,更何况也不会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美貌少年和女儿争抢,如果三皇女说舍不得,那这少年肯定就不会进宫了。

    他一双急切的眼睛,落在了沈望舒的身上。

    沈望舒抬眼笑了笑,起身绕着自己腰间的一个金丝荷包笑眯眯地说道,“母皇对我一向爱如珍宝,我的心里,母皇才是最重要的人,您的喜欢才是我心里欢喜的事情。一个小侍而已,更何况我私心里,就觉得最美的小侍就该是您才配得到,舍得舍不得的,您赏赐我几件前些时候外邦进贡的珍宝,我比得了美人还开心。”

    她从来都是说心里话的,女帝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好,回头,你去内库里自己挑!”女帝大笑,叫那少年走到了自己的身边,满意地点头。

    “更何况我想说舍不得,贵君也不干啊。方才您不知道,那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沈望舒继续笑着说道。

    林贵君还未收起的扭曲,顿时叫女帝看了个真切。

    她笑了笑,和声对他说道,“朕知道你的心意。”

    林贵君看到她在自己的手上拍了拍,觉得心里发苦,又不知道怎么就落到了眼前的局面。

    明明是他要给三皇女一个美人,盖因他听说三皇女对王府中的那些美貌的少年完全没有一点的兴趣,只当养着一些宠物似的养着,一直以来,竟无人能够侍寝。

    听说三皇女放话,自己第一次要临幸的有格外的意义,因此必然要一个人间的绝色。他更知道虽然女子看重男子的贞洁,然而其实女子也总是会对自己第一个宠爱的男子另眼相看,因此寻来这绝色的少年好生□□之后,意图送到三皇女的榻上。

    如果三皇女真的宠爱了他,那这少年说话的分量定然在三皇女面前不一般,三皇女昏聩,过不了多久,肯定就能被糊弄住。

    当然,上一世也同样如此。

    如果不是三皇女后来认识了命中的克星,爱得恨不能把自己的王府双手奉上的少年,如今这个,已经能够给三皇女做主了。

    挑拨三皇女与大皇女,这少年上一世是罪魁祸首之一。

    只是沈望舒却觉得,如今这少年归了女帝,就算从前听命林贵君,日后当这少年得宠,只怕也不会将曾经自己的主子看在眼里了。

    挺好的。

    祸害女帝去吧。

    她觉得很满意。

    虽然女帝对三皇女一向宠爱,然而沈望舒却并不会对女帝有什么更多的感情。

    如果不是女帝的冷落,默许林贵君在后宫的张狂,凤君也不会抑郁而死。

    若凤君还活着,三皇女有人教导,也或许没有日后的悲剧。

    可是这一切对错谁又说得清呢?

    沈望舒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女帝命那少年坐在自己的身旁倒酒,这才坐回了原位。

    她眉眼精致风流,抬眼就看到大皇女正带着几分复杂地看向自己的方向。

    她举杯对大皇女示意,后者似乎感受到她难得的亲近,举杯对沈望舒遥遥示意。

    她在三皇女那些仇恨的记忆里,总是恨铁不成钢地说教,可是在沈望舒的眼里,却是一位很好的长姐。

    她努力在凤君过世之后护着自己和妹妹往前走,走过了林贵君的无数的谋害,也走过了很多没有父亲的艰难的岁月。没有了父亲的皇女在后宫能过什么日子?当女帝宠爱林贵君,整个后宫为林贵君把持的时候,就算女帝心里有两个皇女,可她不能注意到的事情太多。

    因此,大皇女在护着妹妹艰难长大的同时,成为一个稳重刚强的人。

    三皇女安享安逸,因此变得任性糊涂。

    沈望舒只希望最起码,这辈子不要拉大皇女的后腿了。

    她就想不明白了,亲姐姐做了女帝,难道还不如异父的姐姐当女帝不成?

    亲姐姐总不会祸害她吧?

    不过三皇女早就不知道死到哪儿去了,沈望舒只是笑眯眯地捡着眼前的一些蜜饯吃着,看着眼前的那无数美丽的姬人旋转舞蹈,那长长的水袖和更如花般盛开的裙摆在她的面前盛放,沈望舒解决了一个小小的麻烦,顺便给林贵君添了一回堵感到挺满意的,因此脸上一直带着笑容。

    看到她专注那些美丽的男子,大皇女又皱了皱眉头,然而想到方才妹妹突然懂事了一下,还是忍耐着没有对她说教。

    她不喜欢妹妹喜爱美色到了神魂颠倒的地步。

    明明妹妹是皇女,可以在朝中建立自己的基业,怎么可以沉迷于美色呢?

    可是大皇女还是知道要给妹妹留一点颜面的,努力压住了心里的滔滔不绝的说辞。

    更何况女帝的心情更好,下面的舞乐更加迷人,大皇女不愿搅和了女帝的兴致。

    她们没有父亲,一举一动,如今都仰赖帝宠。

    直到这次的宴席结束,大皇女方才追上了正拢了拢身上披风的沈望舒,走在她的身边叹息了一声。

    她眉目之间由着沈望舒没有的坚毅,沈望舒看了看自己雪白修长的手,再看看大皇女那双带着几分老茧的手,就知道大皇女还是个文武全才。

    不过姐妹里有一个能干就行了,如果她同样出色并且样样精通,只怕女帝就得睡不着觉了。她再宠爱自己的皇女,也得掂量掂量同父所出还拧成一股绳儿的两个强势皇女会在朝中集结起多大的势力。沈望舒觉得自己这被子当个富贵闲人就好了。

    其实,所有人眼中的废材,有的时候比人才更有用。

    “阿鸾。”大皇女突然唤了一声。

    三皇女小字阿鸾,这些年,也只有大皇女会这么叫她了。

    “什么事儿啊?”沈望舒摇摇摆摆,风姿绰约地问道。

    她的双目迷蒙,一脸的不感兴趣,然而大皇女还是跟在她的身边轻声叹气说道,“你年纪还小,不好早早就临幸姬人小侍,不然会伤身。且那些小侍虽美,却并无德行,与你并不相配。”

    她这些话都是好意,沈望舒当然听出她的担忧,然而这么直来直去的,怨不得当初的三皇女不喜欢。大皇女显然是老调重弹,温声对沈望舒说道,“父君没了,咱们的父族也已经衰落,你虽有母皇宠爱,不过……”

    “皇姐想说什么啊?”沈望舒开口问道。

    “你先别宠幸那些小侍,男子的好坏不在容貌,而是在德行。”大皇女看见妹妹似乎听进去了,脸上一喜,努力平和地说道,“世家出身的男子大多稳重内敛,是极好的脾气。只是世家重礼法,若你大婚之前就有了小侍,虽是平常,多少叫人心里不痛快。”

    她探身过来紧紧地抓着沈望舒的手认真地说道,“想想咱们的父君!你忍心叫那样的男子,遇到和父君一样的下场?”

    那些风姿翩翩的世家公子,或许没有美貌,可是却会是被人敬重的贤内助。

    大皇女觉得,比起那些美貌的小侍,那些世家公子才更值得人去喜爱维护。

    沈望舒听着大皇女的话,垂下了自己的眼睛。

    她抿了抿嘴角,垂头去看自己的手腕。

    那里光秃秃的一片,曾经的那个金锁早就不见了。

    “我暂时不想成亲。”她垂目说道。

    “为什么?”大皇女脸色微微一变,突然问道,“你府里那些妖精们撺掇你了?!”她扣住沈望舒的肩膀,呵斥道,“一个个狐媚妖娆的,什么东西!留着做什么?!”

    沈望舒无奈地看她。

    就这么凶巴巴的,三皇女喜欢她就奇了怪了。

    要知道,林贵君多贴心啊,还知道给送美人投其所好,还有今天并没有在场的二皇女,妹妹妹妹叫得可亲热了,什么都不呵斥,温柔到了极点。

    “我本来就想都送出府的。”三皇女最得女帝喜欢,因此开府就封王,都称鸾王。她开府的时候得到了很多的赏赐,王府也修得富丽堂皇,生来就是一个富贵锦绣窝。

    林贵君为了笼络三皇女也算是下了血本,还从女帝的内库里讨了几十万两的银子供给三皇女开府,因此三皇女养着那些美貌少年一点儿压力都没有。不过沈望舒显然是不喜欢自己的府里有那么多的男人的。

    她也不是三皇女,怜香惜玉,等着把这些少年以后都收房。

    她还是老老实实等着阿玄来找她好了。

    “送出府?”大皇女突然愣住了。

    她扶了扶头上的银冠,打量了一下沈望舒,迟疑片刻方才问道,“真的?”感到或许是妹妹要立起来了,大皇女的脸上露出喜色。

    “既然如此,回头我与母皇说,你也开府了,不如也在朝中历练?”之前三皇女的确也立于朝堂之上,不过那都只是因为她的皇女身份,半点儿差事儿没有。

    三皇女频频得女帝赏赐,也不缺钱,怎么可能为了一点差事卖命,更加懒得费心去做事。她这样什么都撒手不管,却叫女帝更加放心她,虽然大皇女知道女帝喜欢三皇女的原因,却不愿叫妹妹庸碌下去,叫世人看不起。

    都道鸾王金玉其外,大皇女听着当然心里不痛快。

    沈望舒就笑了。

    “我们姐妹之间,皇姐优秀出众就足够了。我一个闲散的皇女,其实如此,在母皇的面前说话更有分量。”

    “可是……”

    “我就等皇姐荣登大宝的那一天,到时候有皇姐庇护,就算我庸碌一生,谁又敢妄言呢?”

    眼前美艳绝伦的女子目光清明,哪里有从前的浑浑噩噩。

    大皇女看着风姿绝世的亲妹妹,用力睁大了眼睛。

    “从前,你都是迷惑林贵君的?”

    不……那是三皇女真挺好色耳根子软的。

    沈望舒被大皇女噎住了,很久之后,高深莫测地微笑,艰难地点了点头。

    既然大皇女都帮她的转变合理地做出了解释,那她以后也不用再想怎么就突然大变活人了。

    “我将那些小侍逐出王府,往后王府里只留侍女,不要那些个狐狸精似的男人了。”沈望舒对大皇女柔声说道,“我也不想太早成婚,就当做是我被哪个小侍伤了心,变态……怪异了,对男人突然不大感兴趣了,也就算了。”

    她含糊了一下自己以后不会再理睬那些小妖精了,这才努力地想着阿玄这一世的身份。不过她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来,金色空间的异变也令她心神不宁。

    狐狸小玄的妖丹上的那团火焰,她总觉得非常熟悉。

    她皱了皱眉,还是没有说话。

    大皇女迟疑了一下。

    其实她怀疑这皇妹是真的被狐狸精伤了心,不然怎么美人都不要了?

    “不成亲怎么行?不绵延后嗣,难道你想无后么?”她低声斥责道。

    不过她知道自己的话不好听,妹妹不大爱听,想了想便叹气说道,“回头叫你姐夫好好劝你,你姐夫温和,不似我,总是……”

    她在朝臣面前八面玲珑,说出的话从没有一点叫人挑剔的地方,可是面对唯一的同父妹妹,却总是守不住说一些叫人心里不痛快的话。倒是她前年迎娶的正君,出身世家端方温煦,不仅处处妥帖,而且知道她的心意,因此对三皇女多有规劝。

    三皇女倒是对这位姐夫十分亲近。

    沈望舒心里叹息了一声。

    若不是之后,三皇女为了自己真爱的少年迁怒了这位姐夫,从此疏远,其实她未必会变得那么没脑子。

    大皇女到死只有这一位正君,她被登基为女帝的二皇女赐死的时候,这位正君以身相殉,又将与大皇女唯一的血脉送出了上京,隐姓埋名保住了一条性命。

    那位正君知道如果自己不死,二皇女难以心安,因此抱着一个因病亡故的和自己的幼女一般大小的孩子葬身火海,把自己烧得面目全非。

    那个病死的孩子,被认为是大皇女唯一的女儿。

    因此,才有了大皇女血脉的延续。

    沈望舒是尊敬这样的人的,她点了点头,含糊地说道,“以后听姐夫庭训。”

    那个什么……这个与众不同的世界,总是叫沈望舒再三地刷自己的人生观呢。

    “你肯听话就好了。”大皇女还是宠爱自己的妹妹的,想到她可怜襁褓中就失去了父亲,顿时就觉得妹妹可怜到了极点。她也不愿意逼迫她,更想要叫她快乐地成长,更何况现在妹妹明白过来了,她也就不必担心妹妹被林贵君父女笼络了去,越发温柔,邀请沈望舒和自己同车。

    不过她不是无所顾忌的三皇女,那车简朴得叫人不忍看,沈望舒看了看那棉布帘子的乌突突的车,回头看了看自己奢华无比,拿水晶珠子当帘子,最华美的轻纱做车壁的宫车。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败家女还真的比任何人都过得开心。

    沈望舒同样觉得,比起严于律己的谨慎之人,自己其实更喜欢当个败家女。

    “坐我的车吧。”有好车不坐,那不是有病么。

    沈望舒还想和大皇女说说话,硬拉着她上了自己的宫车,命人挑起了四面的轻纱,好看这街道清楚一些。

    “奢侈。”大皇女坐在软软的垫子里,看沈望舒漫不经心地靠在垫子里一脸惬意,忍不住笑着说道,“不过你是皇女,奢侈也是应该的。”

    这也太没原则了。

    不过沈望舒很受用。

    因为大皇女这般纵容的态度,代表着等这皇姐登基,自己可以依旧败家下去。

    “皇姐最近在忙些什么?老二,”沈望舒顿了顿,撑着自己的脸颊斜靠在垫子里向外看去,就见远远的似乎有几匹烈马穿行过宽敞的街道向着此处而来。

    她并没有在意,因为三皇女的宫车世人皆知,百官都要避道的,那几匹烈马虽然来势汹汹,不过敢撞她一下试试!沈望舒很快就进入了败家女并且嚣张的角色了,她哼笑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道,“老二正在笼络几位大将,似乎想要和一位什么将军联姻。”

    当然,二皇女肯定没戏。

    因为沈望舒清楚地记得,二皇女登基时后宫里可没有一个将军。

    不过……将军?

    “娶个将军,那将军是男人?”沈望舒已经能熟练掌握在女子为尊的世界里的说话方式了。

    看看,一个手中握有兵权的大将是个男人,这是不正常的……

    “我知道是谁了,整个朝中也就那么一个男人为官而已。”大皇女显然也非常平静。

    她见沈望舒好奇地看着自己,不由无奈地笑叹道,“你就知道吃喝玩乐,竟素来不在这里上心。前两天西北大捷,不是有一位男子的武将入京?听说战功赫赫,西北大捷全是他的功劳,母皇喜他赤诚沉稳,已经将他调入城郊大营为主将。城郊大营是咱们上京唯一的驻军,怨不得老二打他的主意。”

    见沈望舒漫不经心地听着,大皇女便叹气道,“一个男人能走到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

    沈望舒嘴角抽搐了一下,觉得分外喜感。

    “不过我听说那位大将身高九尺,面容漆黑,丑陋无比。亏老二下得去那个嘴。”大皇女觉得二皇女为了大位,也是拼了啊。

    她同样见过那位大将,真是见了一次……

    比女人都魁梧勇悍,还矫健有力,说是个女人也有人信啊。

    大皇女一边觉得二皇女也是辛苦,一边皱眉低声说道,“可不能叫她捡了这个便宜。”

    “肯定成不了。”沈望舒断言说道。

    “虽然他貌丑,跟个女人似的,不过娶回来做正君供起来就算了。回头老二多纳几个柔媚的小侍岂不是什么都补足了?”大皇女觉得二皇女真能干得出来这种事儿。

    当然,她一向觉得,府中有一个正君就足够,再多的男人就没有必要了。

    因此大皇女身边一向特别干净。

    “殿下小心!”

    沈望舒正要细细地告诉大皇女那个二皇女以后的正君是何方人物,就听到马声嘶鸣,下人惊恐的叫声,宫车震动骤停,自己猛地向前滚去。

    美貌绝世的三皇女殿下头上的发髻都歪了,狼狈地看着大皇女抱住了一旁的车辕,自己悲剧地向车下滚去。

    “殿下!”

    “阿鸾!”

    惊恐的叫声里,沈望舒只恨自己没长个吸盘,默默迎接即将到来的脑震荡。

    一双有力强壮的手臂,在烈马的嘶鸣里猛地扣住了她的腰,将她提了起来。

    “英雄!”沈望舒高呼了一声,侧头,入目的,是一张轮廓分明的英武的脸。

    猿背蜂腰,气势逼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