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炮灰有毒 > 第152章 天君(十二)

第152章 天君(十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哪怕是禁制反噬,她也得先宰了清苑仙君。

    不过反噬起来的状况,确实很叫人不爽。

    玄曦天君沉默地走到自己爱人的身边,往她嘴里塞了一把仙丹。

    “等等!”谁家仙丹就跟批发的似的喂呀,望舒少君被满嘴五颜六色的仙丹噎得直翻白眼儿,艰难地伸出手想要阻止他。

    “闭嘴,吃!”玄曦天君冷酷无情地往她的嘴里又塞了一把仙丹。

    这等气魄,这等威势,不要提心虚的望舒少君了,就连云空圣母都瑟缩地缩了一下脖子。

    她的目光忍不住落在远处那正被炸得细碎的身体上,那是他另一个弟子清苑仙君的法体。之后,一道碧绿的灵光自那血肉之中仓皇地飞了出来,在碧落的尖叫声中,那道灵光化作一道茫然透明的元神,隐隐是清苑仙君的样子。他抖成一团,用恐惧的目光看着横了自己一眼的师妹。

    之后,他拼命地向云空圣母的身边飞去。

    仿佛只有师尊能够保护他。

    望舒少君再一次挥了挥自己的灵剑。

    然而这一次,却有一道灵光从天外垂落,将那虚浮的元神给笼罩住,之后漫卷的水光透过星河而来,带着无边的威势,缓缓地围绕在了清苑仙君的身边。

    云空圣母的脸色有些难看。

    她仰头看向头上那片星海。

    那里面,群星的深处,有一颗大星辉映,无比的霸道。

    天帝的脸色同样不大好看,然而他看到望舒少君竟然这样冷酷地斩杀自己的师兄,顿时就皱眉,仿佛想到了什么,难掩厌恶地对望舒少君说道,“就算他再不对,也是你的师兄!你就不记挂那么多年的情分,就一定要对他依依不饶,对他下这样的杀手!?”他觉得望舒少君行事非常暴虐偏激,这种一言不合就动手杀人实在太叫人不能接受了,因此便叹息说道,“朕的弟子,怎么看上了你?!”

    他希望玄曦天君爱上的,是最温柔善良的女仙。

    可望舒少君却偏偏不是。

    这时候知道当圣母了?

    当初追杀自己的时候,这天帝怎么没说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呢?

    望舒少君就当没听见,一双犀利的眼睛看向远方的那道水幕。

    非常稀薄而简单的水幕,仿佛只是寻常的水光,然而那隐隐透出的威压,却令人感到敬畏。这时候谁有时间理会天帝的唧唧歪歪啊?

    左右这老男人也就只能嘴上说说了,望舒少君警惕而戒备,却看到那碧落,在看到水幕的瞬间,一下子就变得惊慌了起来。她的身体都在颤抖,一双如水一般的眼睛用力地张大,之后还忍不住发出了抽泣的声音,泪流满面,完全没有形象。

    “师尊。”清苑仙君被自家师妹斩落了法体,此时元神都变成了虚影,隔着水幕战战兢兢地叫了一声。

    云空圣母没有理睬他,只将目光投落在天穹之上。

    “师尊说得不对。”就在这静默之中,玄曦天君突然开口,他俊美的脸非常平静,用挚爱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爱人,顿了顿,声音清越地对天帝说道,“当他算计舒舒的第一时间,就断绝了和舒舒的兄妹之情,他才是最无耻狠心的那一个背叛者。彼此之间,就只是敌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舒舒做得没有什么不对,她其实是一个最温柔真挚的人,我能被她爱上,真的很幸福。”他用自己的语言,来表示着对望舒少君的爱和维护。

    天帝用力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他其实心里,比起望舒少君,更喜欢清苑仙君。

    懂事乖巧还听话……他觉得这样的仙人,才是适合留在仙庭的仙人。

    望舒少君那种,就太不听话了。

    “你怎么……”玄曦天君没有对他怒吼,也没有暴怒,可是却表达着对望舒少君的深情,天帝简直觉得不可理喻。

    玄曦天君就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看向远方的那道青年的元神。

    自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妹青梅竹马什么的,听起来真是太讨厌了,看见了这种家伙,就都得弄死!

    “您别忘记,若不是他,我也不会被牵连进入那空间裂缝。”俊美青年默默地摸着脸颊上一道早就看不见的伤口,看到天帝想到此事一脸的心疼,似乎还要摸摸自己的脸,急忙在云空之中后退了一步,顺便不动声色地将身后抱着小柳看热闹的六道仙君推了出来。

    眼看着天帝的宽大的手掌疼爱地摸上了属下英俊的脸,而六道仙君的脸色已经僵硬得成了石像,他不由挑了挑眉。

    天君大人俊美高贵的脸,只有自家舒舒能摸,不给任何人摸。

    给个老男人摸那就更过分了。

    “天君!”六道仙君被吓得浑身发抖,又被气得眼睛发红。

    这主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恶毒了?!

    仙君大人的脸被天帝摸了一把,不仅要直面天帝的那张突然发黑的阎王脸,那一旁天后,云空圣母的脸色,真是就别提了。

    六道仙君觉得自己迟早要完。

    “坏!”小柳眼看自己真爱的储备粮被动了土,顿时气得变成了一条碧绿的小蛇,翘着尾巴尖儿,龇牙咧嘴地叫了一声。

    它搭在已经绝望,双目放空还是回忆自己仙生的六道仙君肩膀上,龇牙,冲着天帝嗷嗷就是两口。

    然而无往不利,碰谁谁黑的蛇牙,碰到这老男人的手的瞬间,就有一道金光猛地绽放,之后,小蛇哭着飞回了六道仙君的怀里。

    它张开了自己的嘴,缺了一枚蛇牙。

    那个什么……天帝的手,还是很坚硬的。

    “坏啊。”小柳流着晶莹的眼泪,抽抽搭搭地怀念自己刚才还好好儿的蛇牙,顺便在六道仙君的怀里伤心得盘成了一团。

    它一向很快活,却因为被天帝的手崩了牙齿而变得这样可怜,六道仙君猛地回过神儿来,却没有感觉到自己对这一直奴役自己的小蛇的幸灾乐祸,只有一种心疼。他急忙垂头,把小蛇捧到自己眼前,摸着它抽抽搭搭的小脑袋问道,“疼吧?”

    “疼啊!”豁牙小蛇哭着张大了嘴巴。

    六道仙君急忙把它捧在怀里,摸着安慰了起来。

    他摸了一把,看到小蛇已经满足地缩进了自己的怀里,还把尾巴尖儿圈在了自己的手腕上,不由露出了一个放松的笑容,之后脸色猛地一僵。

    他为什么!竟然安慰了一条上古妖蛇!

    “你怎么这么坏?!”云空圣母看到小柳的牙没了,顿时愤怒地指着天帝骂道,“从来不干好事儿!你简直坏到了极点!”在她眼里,天帝简直跟究极反派差不多了。

    “这也赖朕?”是这小蛇先下嘴啃的啊。

    天帝觉得自己无辜极了。

    云空圣母却不听,深深地认为天帝这是欺负完自己弟子又欺负自己的宠物,虽然看在这有外人在因此不能对他暴打,不过还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她将目光转移到了天帝与小柳的身上,就收回了看向星海的目光,又叫骂了两声,之后脸色微微一变,看着那被护在水幕之中的元神,看到他已经变化为一个清隽的青年的模样,目中就露出了淡淡的悲悯,轻声唤道,“清苑。”

    “师尊。”清苑仙君看到自己的师尊,就忍不住泪流满面。

    他不能从水幕中出去,却还是扑到水幕上,流下了虚无的眼泪。

    “弟子想您,想您极了。”当师尊在的时候,他哪怕是在北地那荒冷之地,可依旧过着安定而从容的生活,当师尊消失不见,他就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那种能叫人崩溃的,连神国的妖兽的命运都要一同背负的巨大的压力几乎把他拖垮,他已经不再想为了这些妖兽做更多的事情了,反正这些粗鲁的妖兽永远都不会感恩,他只是垂头羞愧地说道,“弟子真的不是有意的。”他这说的就是将天帝符箓打向望舒少君了。

    “不是故意?”云空圣母听到这句话,脸色就猛地冷淡了下来,淡淡地问道,“不是天帝与你说,禁锢你师妹,就叫你重返仙庭的么?”

    清苑仙君猛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他没有想到,云空圣母竟然连这个都知道。

    天帝对他的承诺,只有天帝与他及碧落知道,可是如今在这师尊的嘴里,他听到了同样的话。天帝和他师尊这样亲近,同样令他诧异。

    然而他正在不知所措,却听到碧落流着眼泪低声喃喃道,“天后……”

    在这个时候,当云空圣母的身份,被碧落这虽然细微,却被所有人和妖兽都听到耳朵里后,气氛都爆炸了。

    不仅是清苑仙君用力地张大了双眼,就连那些正气势汹汹讨说法的妖兽们,都将巨大的眼睛投向了讪笑的云空圣母。其中一个最毛茸茸的妖兽,晃着大脑袋慢吞吞地飞了出来,歪头好奇地问道,“你不是无名仙么?怎么成了天后了?”它回头问自己的小伙伴儿们,“天后是啥?”

    妖兽们都叼着爪子摇头。

    云空圣母嘴角抽搐了一下。

    “为了这群蠢货,你竟然逆反仙庭!”天帝一边深深地怀疑云空圣母和望舒少君的品味,一边鄙夷地说道。

    “多纯洁的妖兽啊,看到它们,我就觉得这三界还是很光明的。”望舒少君欣慰地说道。

    “没错,多可爱。”云空圣母同样顽强地说道。

    “天后呢,就是天帝的妻子。”六道仙君为了不要英年早逝,决定出个风头叫大佬们看到自己的好,笑眯眯飞出来,用非常温和的声音说道,“无名仙就是仙庭的天后,日后,你们可以叫她云空圣母,或者圣母娘娘。”他顿了顿,在这群妖兽茫然的目光里继续说道,“你们该感到荣耀,因为天后,是仙庭之中最为尊贵的上仙之一,是我们……”他躬身对云空圣母致意,轻声说道,“最憧憬的上仙。”

    “那我们是不是也是有身份的兽了?”那毛茸茸的妖兽甩着尾巴问道。

    “……可以这么理解。”六道仙君勉强地微笑。

    “那我们可以和望望回去北方,永远在一起,不要被追杀了么?”那妖兽欢呼了一声,继续问道。

    “这个……”这个六道仙君就不能决定了,如果望舒少君真的回北地去了,那玄曦天君也会前去,那天帝弟子被人拐走,还不吃了他啊?

    六道仙君这时候就深深地怨恨自己生了一张生事的嘴了,然而却还是默默微笑,用含蓄的目光温和地说道,“少君……应该永远和天君在一起,不是么?”这个马屁拍得好,脸色铁青的玄曦天君用赞赏的目光看了这青年一眼,微微颔首,揽住望舒少君的腰肢。

    天君当然会和他家舒舒永远在一起。

    若日后与他家舒舒一起回北地,那个什么……天君的窝里也永远不许这些妖兽们占据!

    望舒少君才消化了仙丹之中恐怖的仙灵之气,方才一直在闭嘴,终于回过味儿来了。

    她揉了揉自己憋闷的心口,觉得神魂之上,有一道禁制破开了。

    显然是云空圣母的禁制。

    “那天后也没啥用啊,还不如做神国的主人自在。”妖兽们鄙夷了一下,它们用最仇恨的目光看着天帝,然而当看到从前的那些本以为死去的妖兽重新回到自己的面前,两波妖兽彼此相认融合成了一波,那巨大的连绵不绝的兽吼和各种绒毛齐飞,简直令整个仙庭都变得群魔乱舞了。

    望舒少君只是在调养自己的气血,就当没看见这些妖兽就跟乱世相逢了似的,咳了一声看向清苑仙君。

    打从一开始,她就没把目光从这人的身上转移。

    她真是没有想到,清苑仙君这些年还真的修炼得不错,竟然没叫她一剑给连元神都给斩了。

    “师妹。”清苑仙君在她看来的时候,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他垂头,几乎不敢去看自己的师妹。

    望舒少君只是短暂地笑了一声。

    虽然她没有多说什么,然而眉目之间的狠戾却令人惊恐,那碧落正看着那水幕惊恐得几乎要流下血泪,却在这乱糟糟的妖兽们之中,猛地想到了什么,虽然被妖兽们捆得结结实实的,却努力将自己的头转向了云空圣母的方向,尖声叫道,“天后娘娘,天后娘娘,您救救我们吧,清苑,清苑是您最疼爱的弟子啊!”她用力地哭泣道,“求您看在师徒情分,庇护我们吧?!”

    她惊恐得令人迷惑。

    就算面对望舒少君,也从未有这样恐惧的表情。

    云空圣母的目光,慢慢地冰凉。

    “阿玄说对了一句话。”她的声音慢慢地传来,“当清苑对望舒动手的那一刻,望舒就没有了师兄,而我,同样没有了这个弟子。”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这句话,却不是对望舒少君,而是她扬起了头,对那群星闪耀的星海之中,缓缓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快穿之炮灰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飞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翼并收藏快穿之炮灰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