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暗杀游戏 > 第一回合(3)

第一回合(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总的来说,游戏第一回合,安淳觉得自己的行动还算是比较成功的。

    虽然没能看到暗杀者版本的游戏规则,不过他也没有多大心里落差,毕竟那本来就是计划之外的事。确认了季凌的安全,那么接下来的四天时间,他也就能清闲度过了。

    安淳用一天时间把自己手里的工作收了尾,成功领到了六千报酬,每每到了这种时候,他才会觉得自己不是废柴,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也算是成功的吧。

    只是人要对比起来,这刚刚维持好的心理平衡度恐怕就要失衡了。他不想和季凌比,也没得比,不是吗。

    老板给他发消息,说手头还有个编程任务要交给他,安淳拒绝了。

    就他现在的处境哪有什么心思编程序,他得攒攒精力和体力,光对付季凌就已经够让人头疼,何况接下来等着他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妖魔鬼神。要都像孙杰那样,恐怕自己半路就已经去见阎王了。

    未知的事情总是让人恐惧,安淳原本就衰弱的神经最近更是紧绷不松,加上楼上一户租客好巧不巧的最近要搬走,这几天收拾东西发出的乒呤乓啷声就没断过。

    几近失眠了三个晚上,安淳终于忍无可忍,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下想要睡着,还不如去路边二十块一晚的小旅馆听一晚浪/叫和喘息,于是在第四个持续噪音的晚上,他毅然决然带着钱包和钥匙就离家出走了。

    华灯初上,夜色撩人,这附近的环境其实还不错。安淳伴着夜晚的凉风,在零散的人流里走了一段距离,直到周围的环境陌生起来,紧绷的神经这才微微松了些。深吸一口气,心里顺畅了不少。

    其实说来奇怪,继那天他从警局回来之后,季凌就向人间蒸发似的,再也没有任何消息。按道理来说,季凌给他留了字条,应该是等着自己主动联系,但是安淳却总觉得没有联系的必要,从主观客观各种意义上都是。

    季凌是什么样的人,一肚子坏水儿暂且不提,往好处说他是一个十分有想法和主见的人,往坏处说他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变态控制狂。

    安淳是绝对有权利说这句话的,因为季凌的绝大部分变态嘴脸都是他都见过,那是一段实在不愿意去回想的往事,明明几乎模糊不见的记忆,却随着被卷入的荒唐游戏而渐渐清晰起来。

    他对季凌的第一印象其实是非常好的,很漂亮的一个孩子,头脑聪明,又十分乖巧听话,自己没有又十分向往的东西这个人全都有。他常常仰望着他,向往着他,后来两家父母交好,两人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朋友。

    能和出众优秀的人成为朋友,这本来是一件很令人骄傲的事情,可是慢慢地,他发现这个人似乎和自己想象的样子完全不同。

    季凌善于伪装,人前一副听话懂事的天使模样,人后却干尽了缺德事,比如把同学的作业偷偷撕掉,午睡时剪掉女生的辫子,把班费偷出来塞到某个人的书包里。被诬陷的人就是安淳,然而在他一脸懵逼百口莫辩的时候,季凌却以一个英雄者的形象站了出来,给自己做了不在场证明。

    害人的也是他,救人的也是他,目的不过是为了让一个处在无助处境的人对他产生依赖和信任,明显他做到了,从那之后,安淳就拿他向英雄一样崇拜,几乎对他言听计从。

    可怕的是季凌却并不满足于此,对于没有挑战性的东西很快他就腻了,他开始言行诱导安淳去做一些和他曾经做过的缺德事类似的事情,看着对方慌张苦恼害怕,似乎他能从中得到无限的快乐。

    当然,要不是季凌亲口告诉他这些,恐怕安淳永远也不会知道,一个孩子竟然能坏到这种程度,也许季凌说得对,他确实没什么智商,永远被人牵着鼻子走。

    两人最后一次见面,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夹杂的轻蔑和讥讽,如今回忆起来依旧让安淳寒心。

    在那天,季凌和他摊牌了,并且狠狠地嘲笑了他的愚蠢,而他就跟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似的,在知道了全部真相之后却摇着头小心翼翼地问他:“那以后我还能跟你一起玩吗?”

    愚蠢,白痴,傻/逼。这是安淳对那时候的自己的评价,光自己想想就够恶/心的,怪不得季凌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把他从大石头上推了下去。如果能重来,他还是自己跳下去吧。

    安淳心里有点发堵,越是不想去在意的事情反而更在意。毫不过分地说,时光真的是给他造成了实打实的心理阴影。

    话说回来,季凌这种人,肯定心中早就打好了算盘。虽然他渣,但是安淳并不觉得他是个出尔反尔的人,说好的事情应该不会反复无常,所以一切准备好之后自然会来找过来吧。至于留下的那张字条,安淳觉得要是自己主动联系过去肯定就着了他的道,现在不是从前,他不想再顺了人渣的意,重蹈覆辙。

    安淳定了定神,把飘远了的思绪拉回来。

    不知不觉走到一家小餐馆前,透着玻璃窗看进去,餐馆不大,倒是挺干净的。

    安淳突然有些饿了,肚子也应景地叫了一声,他看着里面满满当当的坐席,正在犹豫之际,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一个明亮的女声在身后响起:“进去坐吧,楼上有位置。”

    那是一个高高挑挑的女生,扎着马尾辫,穿着一套简单的运动装,看着和他年龄相仿,细看下来脸也有些熟悉。

    两人对视了几秒,突然同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女生先开了口:“是你,高三同班的那个,叫安什么……”

    “安淳。”他赶紧接道。

    “哦对,安淳同学,我记得你。”女生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我也记得你,丛月同学。”安淳紧张地搓了搓手。实在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偶遇老同学,而且还好巧不巧是自己高中时代的女神,他心中不由拍起了几朵小浪花。

    旁边的餐馆这时候显得十分恰合时宜,对方主动提议一起吃个饭叙个旧,安淳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并不想拒绝,于是几分钟后,两人面对面坐在了餐馆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

    事实上,面前的这个人与自己记忆中的女神形象还是有一定差别的,当初雪白细嫩远看都反光的皮肤如今看起来却有些粗糙,穿衣风格也不如以前那么抢眼了,少了股灵动,不过却沉淀出了气质。

    据丛月说,她和这家店的老板是朋友,得空就过来做做兼职帮帮忙,今天是下班收拾了一下就过来了,没想到在店门口遇到了旧识,挺惊喜的。

    安淳也挺惊喜的,心想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他默默地观察着丛月,发现她比以前开朗了许多,相比起来自己则依旧是这副鬼样子,不免有点懊丧。不过两人一边吃饭,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高中往事,气氛倒也没怎么尴尬。

    一顿饭下来,安淳抢着付了钱,丛月也没拒绝。临走的时候交换了手机号码,又主动和他要了个拥抱,让人受宠若惊。

    这次意外的邂逅把安淳烦闷的心情捋顺了不少,也不去小旅馆了,出门拦了辆出租车就回家了。

    没想到洗澡过后竟然又收到了女神的慰问短信:到家了吗?今晚谢谢了,很开心。

    安淳神清气爽地读着短信,心情大好。

    片刻后回复:到家了。应该我谢谢你才对,我也很开心。

    发送成功之后他又盯着丛月发来的那行小字反反复复地看了几遍,然后把自己扔到了床上,对着天花板喃喃自语:“难道我的春天来了?”

    **

    迷迷糊糊有些想睡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为了防止自己间歇性失聪症耽误了工作上的事情,安淳的铃声用了一首很激昂又突兀的曲子,把他吓得心脏咯噔一下,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

    本来以为会是丛月,拿过来却发现是个未知号码。

    他没有接陌生电话的习惯,但这次不知怎么就鬼使神差地点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晚上好,我的守护者,和漂亮女人吃饭愉快吗?”

    安淳先是一愣,随后各种念头涌进脑袋里,他拿近手机有些生气的反问:“你监视我?”

    电话那头随即传来一阵轻笑,安淳以为那是默认,刚想发作,对方却说道:“怎么会,碰巧路过而已。”

    “哪里会有那么多碰巧的事。”

    “你不就在一个月色皎洁的美好夜晚碰巧遇到了一个心仪的女人吗?”

    “那是我高中同学。”安淳下意识就反驳了一句,然而说完他就后悔了。

    果然,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更加愉悦了:“虽然我知道你是急于反驳我,不过你这种试图在我面前撇清与别人的暧昧关系的行为,是人容易让人误会的。”

    安淳对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懊恼不已,但实在不想被他牵着鼻子走,干脆就承认了:“没有,我没反驳你,我确实喜欢她。”

    话音刚落,气氛突然就有点僵,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两秒,之后却依旧是熟悉的轻佻语调:“是嘛。”

    安淳有点莫名的尴尬,他把这归咎为自己的第一次表白,虽然不是对着本人说。同时他也感觉到季凌的情绪似乎不是很好,他把这归咎于他恶劣的人品和变态的控制欲。

    想到这里,安淳感觉有一丝丝的解气。毕竟二十年了,他再怎么不出息,也不是曾经被他玩弄鼓掌里的白痴了。

    季凌似乎读出了他的想法,发出一声类似于冷哼的鼻音,“反正都是无所谓的事,还有,你最好提前收拾一下,明天会有人去接你。”

    “……我知道了。”

    “你其实很期待吧,哈哈,晚安。”季凌说完就挂了电话,这次没给他反驳的机会。

    安淳把手机扔到一边,默默对着比了个中指,然后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暗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蝉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蝉刀并收藏暗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