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暗杀游戏 > 第七回合(3)

第七回合(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淳把自己蜷在床上呆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穿好了衣服。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午夜一点多了。季凌不知道去了哪里,并且在之后的一个小时之内一直没有回来。

    他坐在床边,仿佛丢了魂魄一般,整个人都有些恍惚。身上还是有些燥热,被触碰的感觉始终无法消失,连同身体的疼痛和心里一丝隐隐的烦闷,不停地折磨着他。

    安淳有一瞬间会想,如果季凌就这么走了,永远地消失就好了,去往不知名的世界,和自己的人生相错,从此再无瓜葛。只是每每他想到这里,总会觉得心里没来由地钝痛起来。

    安淳不懂,他对自己复杂的心情完全不能明白,他用手抵着额头狠狠地敲打了两下,决定放弃思考。

    他并没有原谅季凌的所作所为,只是不想回忆,也无暇去想。

    黑暗中他的心跳越来越快,慢慢从心底涌出一股熟悉的不安感。

    安淳拿起手机,又看了看时间,午夜一点半。

    趁着那股不安还没有变强,理智告诉他应该尽快出去找到季凌,然而感性上却对见到季凌有着很强地排斥感,这让他纠结在原地半天也没有动作。

    大约过了几分钟,外面突然传来轻微的开门声,周围环境的静谧让安淳很快捕捉到细小的声音,他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僵在原地甚至不敢大口呼吸。

    脚步声仿佛被特意放得很轻,但是安淳可以听到,还听得一清二楚,来人正在慢慢靠近他所在的这间卧室。随着脚步声的逐步接近,安淳也在慢慢后退,然后退到了墙边,摸到了窗台上的一颗盆栽,拿在了手里。

    门外的脚步声突然顿住,紧接着“吱呀”一声,卧室房门被人推开。

    安淳蓦地举起了盆栽,还没来得及脱手砸过去,定睛一看,站在门口的人影有点熟悉。

    屋内除了窗口倾泻进来的微微月光之外,没有任何光源,而两人却早已适应了这样的亮度,一个在门前,一个在窗边,遥相对望着。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半晌,季凌突然自嘲般地笑出声,说道:“你不必这么防着我,我说了不会碰你,就是真的不会。”

    安淳没有说话,在确认来人确实是季凌之后,微微松了口气。即使这是个误会,他也并不想解释什么,沉默片刻后把手中的盆栽重新放回了窗台原本的地方。

    季凌关好房门走了进来,兀自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过程中安淳条件反射般后退了几步,季凌没有看他,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你去睡吧,我们明早就回去。”他的语气相当平淡,犹如妥协一般地通知道。

    安淳只是略微怔了一下,并无暇惊讶于他做出的让步,他心中的不安并没有随着季凌的归来而消散,反而越来越浓,这让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也许季凌就不应该回来,或者说……他们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我们现在就走,”安淳心里突然有些发慌,他对着季凌说道,“再在这里待下去可能会有危险。”

    季凌原本均匀的呼吸声明显顿了顿,随后睁开了眼睛,神色有些复杂,“你真就这么痛苦?这么排斥?一秒也待不下去了?”

    安淳愣了一下,随即明白是季凌误解了自己的意思,但他没办法作出回应,只是沉默两秒,避而解释道:“现在已经是游戏第六回合的最后一天了,我对危险的预知通常都很准确,我们时间不多了,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是吗?”季凌看着他的眼睛,仿佛在确认话里的真假,片刻之后突然笑了一下,又重新合上眼,“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有人要来杀我的话,我很欢迎。”

    安淳语塞,对他的话感到有些难以接受。季凌闭着眼睛倚在椅子上,仿佛置身事外的模样,让他的心里突然泛起了丝丝寒气。

    这样的状态仿佛是回到了游戏刚开始的时候,或者说,也许季凌根本从始至终都没有真正相信他口中所谓游戏的存在。

    若是果真如此,那么季凌之前的一切配合不过是为了达到他的目的,而自己的态度或许就是决定他配合与否的关键,甚至是唯一条件。

    安淳突然有了这样的意识,他握着拳头的不自觉地紧了紧。

    他强压着心中的不安,还想要做最后一番争取:“我真的没有骗你。”

    “我知道。”季凌没有睁眼,却给出了意料之外的回答,“你根本不会撒谎。”

    “那你为什么……”安淳皱着眉头,语气迫切又不解。

    “你没有撒谎,不代表我相信你说的话。”季凌突然睁开了眼睛,说道,“即使我相信你,也不代表我会按照你说的来做。”

    “……什么意思?”安淳看着他,心里突然有了点不太好的预感。

    季凌微微一笑,把他的预感变成了现实,“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他说道,“我想我应该有选择死亡的权力。”

    *

    安淳很绝望,他明明能够预感到危险在逐步接近,却无法采取任何有效的行为,他甚至无法独自离开,他在游戏中的任务是保护季凌,一旦远离目标,就相当于在为暗杀者的行动创造条件,他不能那么做。

    安淳坐立难安,只能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时而看看窗外静谧如初的街道,时而看看手机里一分一秒流走的时间。

    到目前一切都很平静,除了他心中澎湃着快要溢出来的不安感。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按以往来说,这种不安通常是在季凌真正面临危险的时候才会变得这么强烈,可如今时间已经快到午夜两点,屋里屋外一切如初,根本找不到任何违和的地方,然而不安越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安淳越来越慌越来越怕。他不想再干等下去,迅速地环顾了一下整个房间,最后把角落里的旧沙发拖过去抵在了门边,但还是觉得不够,又把一旁的木衣柜也推了过去。

    他完成这一系列动作,还没来得及离开门边,突然看到有一个红点从面前的木衣柜上一晃而过。他愣了愣,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随即心中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接着便是强烈地心悸。他转头往季凌的方向看去,却发现红点来回摆动着,最终竟是落到了自己身上。

    安淳瞬间明白过来这意味着什么,呆站在原地失去了行动能力。

    他并不能看到红点的真正位置,却莫名觉得眉心有点轻微的灼烧感。

    有人要杀他。是谁?为什么要杀的不是季凌,而是他?

    他脑袋里尽是些这样的念头,没有察觉到季凌正坐在暗处定定地看着他,目光冰冷。

    杀手没有动手,另一拨人先一步闯了进来。

    在安淳晃神之际,有人大力地踹开了用沙发和木柜抵住的房门,随后一波人举着枪冲起来把他按在了地上。待他反应过来之后,双手已经被拷上了冰凉的手铐。

    闯进来的这波人自称警察,不远万里连夜赶来,为的就是把他缉拿归案。

    安淳一头雾水,询问旁边的警察自己犯了什么罪,还没得到答案,门外又走进来一个人,众人纷纷让路,这人明显是这群警察的头儿。

    安淳认识这个人,并且一看到他,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他的脑中当即浮现出四个大字:阴魂不散。

    蒋自舟毫不在意安淳敌视的眼神,迈着大步走到他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已经有目击证人与警方举报,亲眼看到你杀害了陆平,你现在是重大犯罪嫌疑人。”他话音微顿了一下,又补充说道:“我说过我会找到你的杀人证据。”

    目击证人?杀人证据?安淳皱着眉头看着蒋自舟,一脸的难以置信。

    他根本没有杀人,何来证据?

    他刚想反驳,但是还没有来得及组织好语言,蒋自舟大手一挥,命令手下押他出去,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安淳被拽着胳膊着离开了屋子,甚至走之前都没来得及回头再看季凌一眼。

    到了街道上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周围已经停了数量警车,每辆警车旁都站着两名警察,为了捉拿他这个所谓的犯人,这帮人还真是大动干戈。

    安淳最终被押进了中间的一辆警车里,左右两边分别坐着人,像是怕他逃跑一般把他挤在中间。

    这时候他已经基本冷静下来了,最起码已经能清楚地理顺思路。

    第六回合的最后一天,这一天有人要杀他,有人把他用手铐拷了起来,有目击证人做了伪证,给他按上了一个莫须有的杀人罪名。

    事情仿佛在向着脱轨的方向发展,安淳能清楚感受到自己心中的不安并没有消散,虽然没有先前自己生命临危时那么强烈,但却依旧让他心慌意乱。

    在这种节骨眼儿上,自己突然获罪,蒋自舟不惜带人连夜找到小镇,难道就只是为了将“犯人”尽快捉拿归案吗?安淳并不能相信。

    他往两边看了看,对着比较面善的警察问道:“蒋自……我是说你们蒋队,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看似面善的警察突然绷起了脸,斜睨着他神情不屑道:“你以为我们蒋队是谁?他早就盯上你了,我劝你省点力气,别打什么歪主意,善恶终有报,你是逃脱不了法律制裁的,懂不懂?”

    安淳:“……”

    对于这位警察的这番话,安淳竟无言以对,不过里面有一句他倒是十分赞同,善恶终有报,他清清白白,凭什么给他按上莫须有的罪名?

    他绝不能任由事情往糟糕的地方发展下去,可是要怎么做呢?

    安淳有些犯难,皱着眉头陷入沉吟。

    这时候警车前的呼叫器突然响了起来。

    驾驶座上的警察连忙接起,得到的是蒋自舟的命令,说让他们先押送犯人回城,自己留下来处理点事情,之后会自行返回。

    安淳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想了想,又向旁边的警察问道:“留在这里的除了他还有其他吗?”

    那警察白了他一眼,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问那么多干什么?先管好你自己吧!”

    警车很快被发动起来,安淳有些急了,想往旁边的窗口探望,又被警察一把按了回去,“老实点!”

    他眉头紧皱,心里的不安再次涌动出来,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道:“我明白的自己的处境,我只想在离开之前跟我的同伴再见一面,可以吗?”

    面善的警察神色微顿,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然而下一秒依旧声严色厉地拒绝了他:“少废话!乖乖呆着!”

    安淳失望了下来,最后往窗外看了一眼,坐正身体,不再说话。

    他突然觉得这里的所有警察仿佛都像是蒋自舟的傀儡,训练有素,并且绝对服从着他的命令。

    其实在听到蒋自舟要单独留下的那一刻,安淳几乎就已经能够断定他的身份,然而事已至此却似乎有些晚了。蒋自舟狂妄又狡诈,安淳毫不怀疑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他利用了所有人,只为了给自己创造出最有利的局面,去杀死季凌。

    想到这里,安淳有些认命地闭上眼睛。他蓦然意识到,从自己被手铐拷上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失去了一次为数不多的重生机会。

    警车渐渐加速,朝着远离小镇的方向疾驰而去。

    蒋自舟效率极高,很快便证实了他的想法。这时候警车才刚刚驶离小镇,走了还不到二十分钟的距离。

    安淳晕得极快,丝毫没有每次重生之前的那些不良反应。

    后来他猜测,季凌当时定是被一刀毙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暗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蝉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蝉刀并收藏暗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