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20章

第2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容蔚然是个少爷,哪里做过什么针线活,他也没亲眼看见谁缝衣服,不清楚怎么穿针引线,如何缝上破开的口子。

    但这一刻,容蔚然觉得椅子上的女人做的就是那事。

    只不过她缝的不是衣服,而是自己的皮|肉。

    那一针一针,血|淋|淋的,他看着,好像扎在自己腿上,五脏六腑都疼的痉挛。

    半响,容蔚然面部肌|肉僵硬的动动,艰难的挤出俩个字,“疯子……”

    下一刻,他跑进卫生间,呕吐声紧跟着响起。

    容蔚然把胃清空了出来时,女人已经包扎好伤口,晕了过去。

    地上的毛巾带着一圈血水,是她用嘴咬出来的。

    她蹙紧眉心,脸上的高的,分不清多少是汗,多少是泪。

    仰了仰头,容蔚然狠狠地抓住头发,眼眶热的他很难受,他的心口又开始疼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扯到了。

    施凉再次醒来,是在容蔚然怀里。

    她信任的人不在身边,因此,她不敢放松警惕。

    乱七八糟的气味弥漫着,搅的人要发疯。

    容蔚然抱着施凉,察觉搭在自己身上的手动了动,他的手臂收紧,“醒了?”

    施凉的脸色和死人无异。

    “感觉怎么样?”容蔚然擦擦她下巴上有些干涸的血迹,嘶哑着声音问,“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施凉动着苍白的嘴唇,“没事了。”

    捧着她的脸仔细看看,真是惨不忍睹,容蔚然咬牙,从喉咙深处碾出一句,“如果可以,我真想撬开你的脑袋,看看里面装了什么!”

    施凉说,“装了脑浆。”

    胃里翻滚,容蔚然又想吐了,他的嘴巴发苦,忍不住破口大骂道,“操,你还是不是女人?!”

    施凉脱力般挂在他的臂弯里,“我是不是女人,你不清楚?”

    哼了哼,容蔚然胡乱亲着女人的发顶,还有心情跟他斗嘴,看来是真没事了。

    他打死也不会说,刚才从卫生间出来,看她晕倒在椅子上,怎么也叫不醒的时候,自己哭的跟个寡|妇似的。

    “你告诉我,为什么不去医院?”

    “小时候去过医院的停尸房。”施凉轻叹,“从那以后,我就怕去医院。”

    容蔚然大概是懂了,有的人对某个地方,某件事有恐惧心理。

    跟他怕蟑螂一个意思。

    “你那时候跑去停尸房干什么?”

    施凉说,“胆子小,去那儿练胆子。”

    容蔚然抽抽嘴,骗小孩的说词,算了,他也不想追问,自己现在还没从那一幕里缓过来。

    “桌上那些医院用的东西,你都是什么时候准备的,放家里干什么?打算没事给自己打个针,再划一刀,缝一缝?”

    “有备无患,也不占地方。”施凉淡淡道,“我缝衣服的技术一流,缝别的,也不会差。”

    容蔚然觉得这女人的十句话里,不一定有一句是真的。

    他厌恶透了这种感觉。

    总有一种错觉,自己是棋盘上的棋子,而非执棋者。

    “张开嘴巴,我看看里面破没破。”

    “别看了,我怕你会吐。”

    “啰嗦。”容蔚然捏住她的脸,又不敢使太大劲,怕她疼着,“姐,你乖乖的,听话。”

    施凉嘴里都是血腥味,他皱眉,认真记下来,要在赵齐身上一一讨回。

    破裂的嘴角有湿软的的东西,是容蔚然,施凉任由他亲着自己,也不嫌恶心,她的声音发虚,“去拿我的包,把里面的手机给我。”

    容蔚然不配合,他不容拒绝道,“我晚上留下来,你不用找谁过来,有我就够了。”

    施凉毫不留情的泼他冷水,“你能做什么?”

    容蔚然意外的不发怒,还送上坏坏的笑脸,“我什么都能做。”

    一副死也不会走的样子。

    施凉身上有伤,不想再这么下去,她妥协了,“衣橱里有件蓝色的睡袍,去拿给我换上。”

    容蔚然一听,就想多了,他立即起身,冲到衣橱前,扒出睡袍。

    施凉见他傻不愣登的抱着睡袍,两眼看着自己,“傻弟,换衣服也要我教你?”

    “没力气就闭上嘴巴。”

    容蔚然给她拉下运动服的拉链,解里面那件后面的几排扣子,他干这事显然是熟练的很,手指头轻轻一勾,盔甲就掉了。

    施凉听着青年粗重的呼吸,“你想要我光到什么时候?”

    滚动几下喉结,容蔚然扯了扯嘴皮子,压制着体内急促|躁|动的东西,本质的恶性散发出来,“大姐,你浑身上下,没哪儿是我没亲过的,还不准我看了?”

    他忽然有种不正常的冲动,极度不想再有其他男人看到这样的美景。

    谁看了,他会挖了那人的眼珠子。

    只能是他看。

    容蔚然垂下眼皮,遮住了眼底莫名的血色。

    血衣掉到地上。

    施凉换上干净的睡袍,“去打盆水给我。”

    容蔚然去打了水,抱着盆,然后就不知道怎么做了。

    他个高,这样看着,特别傻。

    施凉说,教小孩子的口吻,“把毛巾打湿了,给我擦脸,脖子,手。”

    容蔚然凶巴巴的瞪她,“我知道!”

    施凉看一眼青年,目光扫到了他发红的耳朵。

    容蔚然看着她被勒出血痕的两只手,“上过药了吗?”

    施凉,“嗯。”

    容蔚然沉默着拧毛巾,动作生疏的铺到施凉的额头,鼻子,下巴,没碰她的脸,“家里有没有冰袋?”

    施凉半垂眼帘,“冷冻那边的冰箱门后面,最底下那层有。”

    容蔚然的眼底划过一丝阴霾,阴森森的说,“我不会放过他的。”

    施凉抬眼,“听着,容蔚然,这件事到此为止。”

    容蔚然冷着脸,“不可能。”

    “那你想怎么着?”施凉说,“难道你也学赵齐,抓了他,找十几个人,外加一条狗,挨个上?”

    容蔚然骤然捏紧毛巾,“什么,他还牵了条狗?”

    施凉“唔”一声。

    她怕狗,怕到只要经过,都能头皮发麻的地步,可想而知,当时她的内心是怎么情形。

    容蔚然一拳头砸在桌上,盆震了震,水溅的到处都是,他气的站起来,用力踢了一下桌脚,盆直接翻到地上。

    施凉情况不好,否则已经把暴走的青年压制住了,她索性充耳不闻,让对方尽情发|泄。

    点了根烟,容蔚然绷着脸,表情很恐怖,他在心里把赵齐吊起来暴打,同时又在生自己的气。

    是他连累了施凉。

    如果不是他跟赵齐这些年的那点破恩怨,对方怀恨在心,施凉又怎么会遇到这种遭遇,差一点就……

    吐着烟雾,容蔚然闷闷的,“对不起。”

    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二次道歉,第一次也是对她,尽管别扭,却也是真心诚意。

    施凉的烟瘾犯了,她闻着熟悉的烟草味,“给我吸两口烟。”

    挑了挑眉,容蔚然深吸一口烟,全部渡入她的嘴里,缠了一会儿才离开,他把烟掐了,捡起地上的盆,把地板一拖,重新打了水回来。

    水换了好几次,毛巾也是。

    容蔚然擦上瘾了,殷勤的很,眼神更是炙热,像两团火,“其他地方要擦吗?”

    施凉的嘴唇翕合,“今晚不用。”

    她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没有精力陪他玩,“我累了,想睡觉。”

    容蔚然把她抱|上|床,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鬼迷心窍的从嘴里蹦出一句,“施凉,我保护你吧。”

    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自己愣住了。

    浑身都臊的慌。

    卧槽,那话别的女人听了,能扑到他怀里,化成水。

    但是换成这大姐,肯定要嘲笑他。

    果不其然,施凉这次是给容蔚然砸冰块,“你身手不如我,年纪比我小,要怎么保护我?”

    容蔚然额角蹦出一根青筋,刚才说那句话的绝对不是他,是某个天下第一大|傻|逼,什么保护,又不是幼儿园小朋友。

    他面子上挂不住,冷哼一声,“你厉害啊,怎么还被人抓去,弄成这副德行?”

    施凉闭着眼睛,呼吸悠长,她睡了。

    容蔚然撩开女人额前的发丝,唇贴在她的额头,吧唧亲了一口,又往下移,碰碰她的脸,嘴角。

    “大姐,你喜欢我吗?”

    熟睡的女人给不了回应。

    容蔚然摸摸她的嘴唇,最好不要,不然我会远离你的。

    这还没怎么样,仅仅是他看到她受伤,自己就心疼了,哪天如果真动了陌生的心思,那岂不是把命交到她手里?

    容蔚然去拿冰袋,忙到深夜才躺旁边,把人搂怀里,手伸进去,抓住一边,满意的睡去。

    第二天清早,敲门声如同恶鬼索命。

    容蔚然把被子往脑袋上一蒙,“操,谁他妈找死,还让不让老子睡了?”

    施凉早醒了,她靠在床头,“是你家里人。”

    容蔚然捏着球玩,“不管。”

    施凉拿开他的手,“去开门。”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无所谓?”容蔚然一把掀开被子,露出张裹着戾气的脸,还带着愤怒的委屈,“我回去了,被打不说,肯定会被关在房里禁足,起码要好几天都不能出来看你。”

    施凉理理睡袍,“看我干什么?”

    容蔚然有瞬间的呆愣,他吼道,“老子想你,不行啊?“

    施凉永远是个理智凌驾一切的人,她在给情绪失控的青年分析现状,“赵家想必在昨晚就找了你的父母,他们知道了赵齐的事,没有立刻派人带你回去,而是调查了事情经过,现在也查到了我和你的关系,应该会叫你不要再跟我有联系。”

    容蔚然检查施凉的脸,消肿了,嘴角有青紫,他伸手按着她的后脑勺,亲她。

    没多久,容斌的声音在大门外面响了起来,“老六,跟大哥回家。”

    之后是容幕远的声音。

    知子莫若父,荣振华知道小儿子的脾性,所以才让他在a市的大哥和四哥亲自走这一趟。

    足足过了十来分钟,容蔚然亲够了,“我回去了,你一个人不行,让那个黄什么来照顾你。”

    施凉喘着气,“我的事你别管了。”

    “记得打破伤风,那个伤口要按时换药,还有……”容蔚然抓到手机,翻翻,念给她听,都是饮食方面的,“我让小虾跟虎子在小区里看着,赵家要是来人,他们会通知我的。”

    说完了,他让施凉面对自己,“你没有什么要说的?”

    施凉揉揉他的头发,“少顶嘴,主动认错,能免一点|皮|肉之痛。”

    女人的语气和动作都覆盖着温柔的味道,容蔚然怔住了。

    他在心里骂了声操,又不是不见面了,怎么搞的跟生离死别一样,“你好好休息吧。”

    门一打开,守在门口的荣斌跟容幕远就不约而同的抬头,看着他们的六弟,用一种非常古怪的眼神。

    容蔚然反手带上门,“大哥,四哥,我脸上长花了?”

    荣斌严肃着脸,“她没事吧?”

    容蔚然说,“昨晚我没去,今天就多一宗失踪案,过几天会在某条河边,或者在哪个犄角旮旯的黑袋子里发现她。”

    “……”

    容幕远咳一声,“老六,跟赵家决裂,以后的很多事都会被牵制,你这回太冲动了。”

    容蔚然沉默了。

    他是很冲动,可是再来一回,还是会做相同的举动。

    那时候什么家族利益,自身的麻烦,会面临的后果全抛开了,满世界就一个流着血的女人。

    容斌沉声说,“老六,大哥还是觉得你以前那样的活法很好。”

    容蔚然手插着兜,“我现在不还是么?”

    “你确定?”容斌的目光犀利,仿佛已经洞察到了什么,“以前的你,会为了个女人,做出这种事?”

    电梯门打开了,谁也没进去。

    容蔚然侧过身子,“大哥,你不觉得自己管太宽了?”

    “我是为你好。”荣斌是少有的不安,“施凉可以在沈肆身边办事,说明她有的不止是能力,还有心机,布局的手段,这和你身边的那些女人不一样,她不是你能够驾驭,可以应付的。”

    容幕远眼神阻止荣斌,没成功,他往下说,“老六,大哥怀疑施凉是有目的的接近你,这次之后,你就别再跟她联系了。”

    容蔚然嗤笑,挑起了唇角,“我偏不呢?”

    兄弟俩剑拔弩张。

    容幕远赶紧打圆场,他两只手各搭一边,拍拍荣斌和容蔚然的肩膀,“好了好了,先回去。”

    容蔚然回到家,早早等着的荣夫人快步迎上去,“老六,你爸在书房。”

    她的气色不好,像是一夜没怎么睡,神情担忧,“待会儿无论你爸说什么,你都不要跟他顶嘴,知道吗?”

    荣斌跟容幕远随后进来,“妈,我们说了一路了,老六知道的。”

    容蔚然摆摆手,他刚进书房,便被自己老子踢的跪在地上,头顶是充满威严的训斥声,“无法无天了,谁给你的胆子?”

    书房的气压极低。

    荣振华背着手,俯视着小儿子,“你平时在外面怎么玩,爸都由着你,因为爸知道你在大事上面不会没轻没重,可是你这次怎么做的?你清不清楚,就因为你的意气用事,会让整个荣氏损失多少?”

    容蔚然懒懒的,“不清楚。”

    荣振华看他那样,毫无悔改之意,气的抄起球杆挥下去。

    容蔚然的背部一抽,疼的他差点栽下去。

    容振华的额角鼓动,又是一下,“赵齐做了手术,以后会有哪些并发症还未知,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儿子这么心狠手辣!”

    “英雄是那么好当的吗?”

    容蔚然的面部扭曲到一起,汗往下滴,面前很快就有一滩水迹。

    他是个倔脾气,硬是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完全把俩个哥哥和施凉的叮嘱抛到脑后了。

    容振华换只手,接着打。

    书房只有球杆打在皮|肉上的闷声,持续了很久。

    球杆沾了血,容蔚然握紧了下手,身子晃了晃,他扶住桌角,掷地有声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在房里好好反省,什么时候想明白了,知道错了,再出来。”

    他何曾打过孩子,这是生平第一次,那些血刺的他头晕眼花,站不住脚。

    容蔚然被禁|足了。

    容夫人看到他后背一片血,当场就晕了。

    大厅气氛沉闷。

    容斌坐着不动,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容幕远拿脚踢他几次,都没反应,“爸,老六还要去学校呢。”

    荣振华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他喝口茶,“老四,你弟弟他今年去过几回?”

    “那也是学生啊,”嘀咕了句,容幕远摸了摸鼻子,“老六身上有伤,要尽快去医院处理的吧。”

    容振华直接电话联系家庭医生。

    容幕远,“……”

    爸生这么大气,都动手了,老六这回怕是没那么容易过关了。

    大哥也不替老六说话,突然装起深沉来了。

    还有那个让赵容两家反目成仇的女人,说是在盛晖工作,是盛光德的人。

    可别再扩展下去,把盛家扯进来了。

    一直没说话的容斌起身,“爸,我去公司了。”

    容幕远也跟着说,“我也得走了,还有个案子要备。”

    其他三兄弟都不在a市,这事没往外伸张,他们还不知晓。

    容斌跟容幕远走出大厅,各有心思。

    “大哥,那个施凉……”

    容幕远记的清楚,姓施的很少,“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容斌不答反问,“老四,桂兰还好吗?”

    “……”容幕远翻白眼,“我就是随便问问。”

    “很多事的起因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容斌面无表情,“问都不要问。”

    容幕远的眼中浮现一抹诧异,连大哥都这么反常,他更好奇了。

    上午,容振华去了医院,免不了接受赵家人的怒火。

    他回来后,让下人泡了杯茶,放凉了都没想起来喝。

    容夫人面容憔悴,“赵世昌是什么态度?”

    容振华端起凉透的茶水,“赔一条腿。”

    容夫人跌坐到沙发上,她冷冷的说,“赵世昌想要我儿子一条腿,除非我死了!”

    “要说,这件事归根结底也是赵齐不对在先,他不掳走人,胡作非为,哪有后面的事。”

    容振华说,“赵齐被老六打伤进医院是事实。”

    “他不也伤了人吗?”容夫人说,“根据那些人的口供,赵齐是要把人弄死。”

    她转而对自己老伴埋怨道,“你也是,再怎么也不能打老六啊,你看你把他打的一身伤。”

    容振华哼一声,“不打他,怕他不想记性,以后做出比这还要严重百倍的事出来。”

    那赵世昌逮了这个机会,是不会轻易罢手的。

    “他呢?”

    容夫人叹气,“一口饭没吃,在房里砸了会儿东西,消停了。”

    “让他折腾吧,折腾累了,自个就老实了。”容振华一拍椅子扶手,“这次跟赵家不好交差啊……”

    “赵世昌要是真因为这个跟容氏隔开,他的损失会更大。”

    容夫人叹了口气,“这件事要怪就怪那女的,也不知道给我们老六灌了什么*汤。”

    她站在一个母亲的出发点,本能的偏袒自己的孩子,“老六的性子不坏,没人指使,诱导,又怎么会干出那么残忍的事。”

    容振华哼道,“说这话也不害臊。”

    荣夫人尴尬了,她嘴硬道,“我说的是实话。”

    容振华说,“实话就是你儿子是个乖宝宝?”

    容夫人头疼。

    她当年取那名儿,心里是那么期盼着的,结果盼着盼着,就不抱希望了。

    一样米养百样人,几个儿子的性格各有不同。

    “振华,那你说怎么办?”

    容振华说,“下午叫他去趟医院。”

    “他还有伤呢,”容夫人的脸色不好,“再说了,老六是不可能会去的。”

    容振华板着脸,“就是绑,也要把他绑过去。”

    “绑过去了,他也不会开口。”容夫人忧虑道,“如果他再做出点别的举动,搞不好还让情况变的更加糟糕。”

    “我觉得还是想办法给他做思想工作,得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自愿去跟赵家道个歉,低个头。”

    “低头道歉?”容振华完全不抱希望,“这就别指望了,他从小到大,比他老子嚣张多了,哪天不是横着走,什么时候给谁认过错?”

    “也是……”容夫人蹙着柳叶眉,“总归有办法的。”

    荣振华寻思着,去会会那个施凉。

    他要看看,能让他小儿子疯成那样的人,究竟有什么能耐。

    “也许有一个人可以试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