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23章

第23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容蔚然回去的时候,施凉站在阳台,他扫了眼,“你在看什么?”

    施凉的视线上移,夜空有一轮明月高挂,“中秋节快到了。”

    容蔚然搁下手里的袋子,“是吗?”

    他对节日没概念。

    施凉拉上阳台的玻璃门,往客厅走,“西瓜买了?”

    容蔚然拍拍袋子里的大西瓜,“这不是吗?”

    施凉去厨房把西瓜切了,瓤色泽鲜艳,看着很有食欲。

    她跟容蔚然一人一把铁勺,对着半个西瓜开吃。

    看看眯着眼睛的女人,容蔚然的声音模糊,“我怎么觉着,你像只狐狸精,阴险狡诈,在算计着谁?”

    他把西瓜籽吐桌上,“卧槽,不会是我吧?”

    施凉挖了块西瓜吃,“算计你什么?”

    “谁知道,”容蔚然|舔|掉她唇上的西瓜汁,“我哥说你接近我是有目的的。”

    施凉从唇|齿间溢出几声轻笑,眼角眉梢尽是桃花,“是啊,小弟弟,你哥说的没错,我在利用你。”

    容蔚然呆愣住了。

    几秒后,他抬手扣住施凉的后脑勺,吻深到抵进喉咙里,窒息感蜂拥而来,霸占脑海。

    “妈的,吃个西瓜都妖成这样,就知道耍着老子玩!”

    施凉喘着气,唇红的妖冶。

    盯着她,容蔚然的眼睛里黑压压一片,有东西翻涌着,撕扯着。

    施凉舀西瓜汁喝,“去拿t。”

    容蔚然的呼吸一滞,捉摸不定这女人此时的心情是好,还是不好。

    不管了。

    他飞快的进房间,又飞快的出来,手里拿了一把,红的,蓝的,绿的,颜色还都不重。

    “急什么,”施凉慢条斯理,“我把西瓜吃完。”

    容蔚然都身了,他咬牙,“你也不怕撑着!”

    施凉置若罔闻,在容蔚然的骚|扰下吃撑了。

    容蔚然摸她的肚子,“活该。”

    施凉坐着没动,“去把窗帘拉上。”

    容蔚然咬她一下,“遵命。”

    他去玻璃门那里,阴沉沉的目光巡视对面那栋楼,冷意闪过。

    窗帘拉严实了,客厅里的温度都开始攀升。

    桌上的半个西瓜就剩空壳了,摇摇晃晃的。

    容蔚然从后面环抱施凉,她的手撑着桌面,腰弯出魅惑的弧度。

    把人往怀里带,容蔚然亲她的耳蜗,后颈,流连忘返,“回头你给我也纹一个。”

    施凉看着木桌的花纹,有些晕眩,“你想纹什么?”

    容蔚然用牙|咬|住t,撕开口,他从鼻子里发出一个音,几分慵懒,几分撒娇,“还没想好。”

    施凉的脖子一疼,小狗|咬|住了,就不松口。

    容蔚然爽了,人就疯了起来,满嘴粗俗不堪的话语。

    “谁在干你?”

    “……”

    “叫声哥哥。”

    “……”

    施凉的手往后,大力抓住埋在她颈子里的脑袋,“闭嘴。”

    “轻,轻点,老子迟早被你抓成秃头!”容蔚然粗着嗓音,帅气的脸庞挂了放|荡不羁的表情,“姐,你喜欢我吧?”

    施凉没答复,只是笑。

    那笑声听在容蔚然耳朵里,有一丝轻蔑。

    他的心里窝了团火,心脏好像在滋滋冒着烟,那感觉真是糟糕透顶,绝无仅有。

    容蔚然直接扳过施凉的脸,封住她的嘴,动作粗鲁野蛮起来。

    桌上的西瓜歪倒了,又滚到地上,四分五裂。

    楼下,盛馨语仰着头看,她在容蔚然进电梯后留意过了,是七楼。

    刚才她看见一个人影在阳台,之后又过来一个,窗帘被拉上了,视野里一片昏暗。

    容蔚然多的是女人,唯独这个让她倍感烦躁,愤怒。

    她不想承认,那是危机感。

    因为那个电话。

    容蔚然现在跟那个女人在干什么?搂搂抱抱,打情骂俏,还是在上|床?

    盛馨语冷笑,在容蔚然那里,女人就是生活的调剂品。

    他不跟任何一个谈情说爱,这是她不在意他风流的原因。

    如果他动心了,那怎么办?

    手机响了,盛馨语接通电话,又挂断,她的表情变幻莫测。

    坐回车里,盛馨语看着手机上的照片,指尖滑|动屏幕,她的双眼忽地一睁。

    想起来了。

    这女人就是那天在店里碰见的。

    没来由的厌恶。

    所以当时她会做出冲动的行为,趁对方出去见朋友,将对方看过的那几十件衣服全买了,丟给下人穿。

    盛馨语是盛家大小姐,盛晖的唯一继承人,踩在枝头的凤凰,多少人仰望,巴结。

    跟个陌生人没必要那么来,显得掉身价,但是她就是不舒坦。

    那么做了过后,内心是说不出的愉悦。

    盛馨语用力将手机扔到副驾驶座上,容蔚然怎么会跟那个女的在一起?

    阿青说她叫施凉。

    “真是一个恶心的名字。”

    盛馨语又拿起手机,把那张照片删了,她竟然不知道对方在家里的公司上班。

    怎么都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过?

    想想又觉得正常,区区一个财务部小主管而已。

    盛馨语开车回家,进门就问,“妈,爸呢?”

    王琴看剧,“有事出去了。”

    “哦,”垂了垂眼,盛馨语神色如常,“妈,我去睡了。”

    她边上楼边想,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急这一时。

    得好好谋划谋划。

    几天后,容振华收到一个邮件,里面没别的,只是几十张照片,主人公都是他小儿子跟施凉。

    这点不足为奇。

    但是其中有些照片里定格的画面让他面色凝重。

    容振华起身,背着手在办公室来回走动,又回到桌前,拿着照片看。

    神情是清晰的震惊,难以置信。

    容蔚然被叫回去,下人们都不在,诺大的大厅只有容振华和容夫人,迎接他的是审|犯|人的压抑气氛。

    他懒洋洋的脱掉皮鞋,“这是准备给我来哪一套?”

    容夫人问道,“老六,你现在的女性朋友是谁?都有哪些?”

    容蔚然抬头,“怎么?”

    “爸,妈,我记得你们以前不过问这个。”他扯了扯嘴角,“尤其是爸,你可答应了我的。”

    容振华点点桌面,“自己看。”

    容蔚然趿拉着拖鞋过去,看到摊开的那些照片后,眉头霎时间就紧锁了起来。

    照片都是偷拍的,不算太清晰,却也能分辨出是谁。

    有张是施凉的手举在半空,容蔚然抱着头,表情愤怒,又无可奈何。

    还有张是容蔚然拿着扫帚扫地,施凉坐沙发上磕瓜子。

    乍一看,就是女王和男仆。

    容蔚然的神情怪异。

    原来他在那个女人面前,怂的没边了。

    一张张看完,容蔚然龇牙咧嘴,“爸,你派人监视我?”

    容振华冷哼,“我才没那闲功夫!”

    “是有人发给你爸的,”容夫人说,“也不知道存的什么心思。”

    容蔚然的眼底掠过深重的阴霾,存的不就是让他不痛快的心思。

    他转脸笑,“爸,妈,这是情|趣,懂不懂?”

    容夫人跟容振华,“……”

    容蔚然坐下来,气定神闲,完全没有一丝慌张,好似这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刮风下雨般平常。

    容夫人指着照片,“那她为什么让你做家务?”

    小儿子在家,从来都是酱油瓶子倒了,都不扶一下的,现在竟然被一个女人指使着拿扫帚扫地,她接受不了。

    “什么家务啊,就是扫点瓜子皮,你们也不是不知道,我能做什么?”

    容蔚然暧|昧的眨眼,“况且我扫瓜子皮,是有条件的。”

    容振华板着脸,“又是情|趣?”

    容蔚然点头,拿了个苹果往上抛,靠这个转移内心的暴躁。

    容夫人看着他,“老六,你没当真吧?”

    容蔚然嗤笑,“哪能啊。”

    “妈,我怎么可能傻到为了哪棵树,放弃一片森林?”

    容夫人的眉心并没有舒展,“那你跟她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容蔚然玩世不恭的笑,“就是玩儿。”

    “她比我大几岁,我这不没碰过么,就觉得新鲜。”

    容夫人松口气,那就好,新鲜劲早晚会过去。

    容振华问出一句,“除了施凉,你现在还有别人?”

    “嗯,”容蔚然啃了口苹果,“有几个固定的。”

    他敢断定,如果自己摇头,这事就他妈没完了。

    容振华跟容夫人眼神交流,那就没事了。

    老六能三心二意,说明没动感情,真的只是玩。

    容振华是坚决不允许谁挑战他的权威,想搞什么自由恋爱,除非先|剥|掉容这个姓。

    “你平时跟其他人也这样?”

    容蔚然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看心情。”

    他只在施凉面前偶尔低个头,关于这点,他老子是无从查证的。

    大厅气氛稍缓。

    容夫人说,“振华,这些照片怎么处理?”

    看着碍眼。

    小儿子为这么个女人,打残赵齐一条腿,好几天不回来,就跟她在一起。

    容振华还没动作,一只手伸过来,照片被收收,塞进纸袋子里面。

    “我拿去扔了。”

    说着,容蔚然就把纸袋子扔进垃圾篓,毫不犹豫。

    后面是容夫人语重心长的劝导,“老六,你在外面怎么玩都可以,其他心思千万别动,到时候该结婚了,还是得结婚,不能误了正事。”

    “我跟你爸的意思是,馨语那孩子真不错,你试着接触接触。”

    容蔚然盯着垃圾篓里的纸袋子,戾气横生。

    他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抱着把吉他拨弦。

    下一刻,吉他被砸到墙上。

    医院里,赵齐正在让小护士给他按|摩,病房的门突然被踹开,他见到容蔚然,直接瘫了,“你干什么?”

    小护士吓的缩到一边。

    赵齐挺喜欢她,看着不忍心,“你出去吧。”

    小护士战战兢兢的跑了。

    赵齐歪头,“哟,什么风把六少吹来了?”

    他吞咽唾沫,不好,这小子踹着火药桶来的。

    想炸死他。

    “有话好好说,容蔚然,你成年了,杀人是要吃牢饭的。”

    赵齐头皮发紧。

    冷笑出声,容蔚然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赵齐,好啊你,派人跟踪我,拍照片给我爸,你胆儿真大。”

    赵齐困惑,“什么照片?”

    容蔚然怒吼,“他妈的,跟老子装什么大头蒜?”

    他生平最讨厌被人算计。

    赵齐被他吼的耳膜疼,“滚你妈逼,你看看我现在这憋屈样,还有那狗屁闲情整你?”

    容蔚然的眼珠子转动,脸色阴晴不定,“不是你?”

    赵齐抹了把脸上的口水,“不是!”

    容蔚然皱眉头,“那是谁?”

    赵齐吼叫,“我怎么知道?!”

    他怪笑,“六少,别不是哪个女人的相好的来找你算账了。”

    容蔚然扇他,“别他妈阴阳怪气的。”

    赵齐怒目圆睁,又想起什么,容蔚然口中提的照片,跟踪,他大概能猜到跟谁有关了。

    看来除了他,还有的是人等着好戏登场。

    耳边响着声音,“很好笑吗?”

    赵齐脱口而出,“很好笑。”

    结果可想而知。

    赵齐满嘴血腥味,等他出院,新仇旧恨还有的算。

    出了病房,容蔚然一拳头挥在墙上,他咬牙切齿,“别他妈让老子知道是谁!”

    跟他玩阴的,够小人。

    容蔚然平时是只管吃喝玩乐,逍遥自在,但他是容家人,从出生那天开始,就意味着责任和荣耀得同时受着。

    几个哥哥没有哪个不是家里安排的婚事,绕不开利益二字。

    玩可以,该收心的时候,必须照做,不能违背。

    容蔚然对着虚空吐出一团白雾,他开车离开,下意识的去施凉那儿,车子突然在半路掉头,去了皇世。

    到了那儿,容蔚然大张旗鼓的点了十多个,清纯,妩媚,优雅,风|骚,什么样儿都有。

    他在包间里待了两个多小时,就去了酒吧。

    刚停好车,容斌的电话打过来了。

    “老六,照片的事我听妈说了,我觉得你正在往一条危险的路上走。”

    容蔚然打开车门的动作一顿,“大哥,你什么意思?”

    “从小到大,你是我们几个里面最聪明的,不要装傻,”容斌沉声说,“老六,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容蔚然下车,他甩上车门,“大哥,爸妈胡思乱想,你怎么比他们还严重?”

    “是不是大嫂快生了,你也跟着神经质?”

    容斌忽然问,“你在哪儿?”

    隔着手机听见劲爆的音乐,嘈杂的背景,他就知道是在酒吧。

    “大哥,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挂断电话,容蔚然散漫的坐在吧台位置,狩猎般的眼神扫视着舞池。

    这里只有时暗时亮的光线,充斥着放的声音。

    暧|昧永远不缺。

    两杯酒下肚,容蔚然蓦地眯起了眼睛,目光停在一个尽情扭|动的女人身上。

    大小姐一改淑女打扮,穿了身黑色包|臀|连衣裙,身材火辣,性|感。

    周围不少男的在拿眼睛干着她。

    容蔚然见着人朝他这边走过来,近了才发现那张脸上的妆容很有一股子风|情。

    盛馨语先是一愣,惊讶道,“六少,这么巧啊。”

    她露出尴尬的表情,也许是不想被人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

    那些男人火热露|骨的视线让她一边享受着,一边感觉自己成了坐|台的小姐,两三百一晚的那种廉价货。

    容蔚然上下打量。

    盛馨语笑了一下,“怎么,六少干嘛这么看我,有哪里不对劲吗?”

    容蔚然似笑非笑,“真没想到,堂堂盛家大小姐的舞姿那么有味道。”

    盛馨语坐在他旁边,“你想不到的还有很多。”

    她要了杯酒,手支着头,腕部纤细而雪白。

    容蔚然注意到是施凉最常喝的petrus。

    盛馨语见他看着自己的酒杯,“六少,这酒味道不错,要不要尝尝?”

    面对她的邀请,容蔚然拒绝道,“不用,我喝不惯。”

    他扯了扯领口,迈着慵懒的步子往舞池里走去,那双迷人的电眼随意扫动,一派花花公子范儿。

    盛馨语捏紧酒杯,抿了一口就蹙眉,她根本喝不了这味儿。

    瞧出美女痛苦的表情,酒保挺纳闷,酒多的是,不喜欢干嘛要点?

    他再去看,美女也去了舞池,凑在容六少跟前。

    盛馨语的屁|股被摸了一下,她的身子一僵,扭过头去看,男男女女混乱着,什么也没发现。

    过了会儿,她又被摸了,还被掐了一把。

    盛馨语这次反应很快,她抓住那只手,大声质问,“你干什么?”

    男人一脸无辜,“小姐,我才想问你,你干什么?”

    他凑近些,“好香啊。”

    盛馨语知道自己是遇上流氓了,她求救的眼神看向容蔚然。

    容蔚然在跟一个高挑成熟的外国女人调|情,视而不见。

    盛馨语深呼吸,快步过去挽上他的胳膊,“亲爱的。”

    容蔚然的人,这里没有谁敢碰。

    那男的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变,他立刻退到人群里,寻找下一个目标。

    盛馨语说,“六少,谢谢你。”

    她的手还搂着容蔚然,没松开的意思,身子更是贴了上去。

    容蔚然问了句奇怪的,“累吗?”

    盛馨语不明所以,“啊?”

    容蔚然却忽然弯了腰背,在她耳边说,“别动。”

    盛馨语不动了。

    她的心跳乱糟糟的,只剩下青年帅气桀骜的脸。

    以为会有的亲密举动,并没有发生。

    只有这样的姿势是在亲|吻着她,而不是他的唇。

    容蔚然已经直起身子,揽着那外国女人,“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

    盛馨语像是被耍了,她攥紧手指,不甘心的自言自语,“容蔚然,你不是喜欢玩吗,我陪你玩。”

    十点多,容振华得到小儿子一晚上的行踪。

    先是去的皇世,然后是酒吧,在舞池亲|吻盛馨语,带个外国女人离开,之后又去了丰绣花苑。

    这一晚上,疯是疯了点,他却是放心了。

    容振华揉揉太阳穴,长长的叹口气。

    一些旧事在脑子里浮现,老三当年爱上一个女孩子,说要娶她,最后他不得不用了手段。

    事情解决了,代价是伤了父子的感情。

    老六不是老三温润的性子,真发生那样的事,会越挫越勇,跟他反着来。

    容振华望着夜色,爱情可以有,必须在门当户对,利益关系的基础上。

    如果不是,那就不能存在。

    这头,容蔚然到了施凉那儿,想她想的不行,“给我抱会儿。”

    几种香水味飘进施凉的鼻子里,尤其是amouge,一闻就闻出来了。

    她推开青年。

    容蔚然被推的后退了好几步,火上来了,“你躲什么躲?”

    施凉抱着胳膊,“把衣服脱了再抱。”

    容蔚然一怔,他的喉咙里发出笑声,“这么心急。”

    施凉蹙着眉心,“知不知道你有多臭?”

    容蔚然三两下弄掉沾上香水味的衣服,坏笑道,“那你把我身上的味儿盖掉。”

    他捏着施凉的下巴,碾上那两片唇,“你检查检查这里。”

    只有酒味和烟味,没有其他气息。

    施凉按住他,拉下来一些。

    凌晨一点多,房里的温度渐渐降下来,夜深了。

    容蔚然坐在床头,汗水打湿纱布,身上的男性气息浓烈,眉眼间有一抹野性。

    “我对你好吧,把东西都给你留着。”

    施凉拿两根手指拎起柜子上的一个t,里面装满了,沉甸甸的,随后又指指地上,“你是给它们留的吧。”

    容蔚然捏她,“分那么清楚干嘛,多没劲。”

    施凉看手机,“一点四十了。”

    容蔚然眨眨眼,骂道,“操,怎么这么晚了?”

    他不是才来吗?

    就做了爱,没干别的。

    六少爷头一次觉得时间过的真他妈的快,不够。

    施凉说,“你的裤子在客厅,手机在门口的鞋柜上,走之前帮我把厨房水壶里的水装一下。”

    容蔚然是不留下来过夜,家里二老等着呢,可他还没提,她是怎么知道的?

    施凉挑着红唇,“还不走?”

    撇撇嘴,容蔚然亲着她的肩膀,留下牙印,“不想走了。”

    他特喜欢在这女人身上制造过。

    “不想走也得走,”施凉拍拍他的脑袋,“明天公司有发布会,我事情多,没精力折腾了。”

    容蔚然哼笑,“真要我走?”

    施凉挥手。

    容蔚然黑了脸,把她的嘴唇咬|破了,才捡了衣服出去。

    装水的时候,容蔚然走了神,差点把热水浇到手上,他心有余悸。

    “我走了啊。”

    之后是关门声。

    施凉打开烟盒,拿出一支香烟,用手夹着送到唇边。

    她摸着打火机,好一会儿才按动。

    一簇火苗照进眼睛里,有什么一晃而过,沉寂了。

    第二天,施凉去了公司,坐下来没多久,张范找她,“董事长叫你过去。”

    施凉问道,“有说是什么事吗?”

    张范摇头,“不清楚。”

    施凉没再多问,她上了顶层,敲门进去,里面不止有盛光德,还有盛馨语,早就等候多时,一副高不可攀的千金姿态。

    施凉抬眼,盛馨语也正好看过来,她们四目相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