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40章

第4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医院是容氏旗下的,得知小少爷浑身是血的被送进来,院长他老人家差点摔了茶杯,当下也不敢耽搁,就火急火燎的带着外科一把手赶了过去。

    手术室外是容夫人碎碎叨叨的声音,她双手合十,满脸的担忧,容斌陪着,面色沉肃。

    不多时,容幕远从法庭那边赶来,脑子里依旧塞满辩护人的证词,他少有的混乱,“妈,大哥,老六怎么样了?”

    容夫人只是摇头。

    容斌沉声说,“还在手术室。”

    容幕远松松领带,往长椅上一坐,“爸呢?”

    容斌说,“他把施凉叫过去了。”

    容幕远一愣,刚要说话,容夫人就开口了,语气里是强烈的厌恶抵触,“别提那女人的名字,妈不想听。”

    气氛闷了些。

    谁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搞到现在这样,甚至还把人送进手术台上,却是始料未及。

    室内,一片压抑。

    容振华坐在真皮沙发上,上位者的姿态令人敬畏,“施小姐是不是应该跟我说说,这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施凉是站着的,她给出回应,“容先生比我更清楚,不是吗?”

    容振华的双眼里迸射出一道精光,这孩子的城府之深,难以预测。

    绝不能再让她跟老六有瓜葛了,否则老六只怕是要栽大跟头。

    “上次是容某的疏漏,忘了问施小姐,”容振华说,“现在你可以说出你所图的东西了,不论是什么,容某都会考虑。”

    施凉说,“我只想安稳的留在这座城市。”

    容振华皱眉,上次也是这个答复,a市对她似乎是特别的存在,“这样,国内外任何一个城市,你随意挑选,容家会给你最好的资源,包括你的朋友,如何?”

    施凉摇头,“容先生,我不是在等您加价。”

    她淡淡的说,“有些话我一个微不足道的外人说也不合适,所以就不说了,至于我跟您儿子……”

    容振华等着下文。

    施凉给出他想听的,“容蔚然的路还很长,未来不可限量,而我不过是他成长路上的众多石头之一,他现在只是暂时的驻足,有一天,他会越过去的。”

    容振华的眼睛徒然一眯。

    他越发的困惑,也越发的赏识。

    如果能为容氏所用,那就好了,可惜……

    “施小姐,下个月容盛两家订婚,容某不希望有任何意外发生。”

    “放心吧,”施凉笑了一下,“董事长的意愿和您一样。”

    容振华默了几秒,“想不到施小姐会有那样的身手。”

    “小时候身体不好,总是生病,胆子很小,”施凉捏了捏手指,“不怕容先生笑话,我那时候怕黑,怕打雷,见血就晕。”

    她笑了起来,叹口气,“特别没用。”

    “家里想要我的体质能好一些,就给我报了班。”

    容振华问道,“不知施小姐的家人……”

    “都过世了。”

    施凉没有给容振华再发起攻势的机会,她打了招呼出去。

    走廊很安静,施凉穿的细高跟鞋,嗒嗒嗒的声音清冷而缓慢,两只手上的血凝固了,黏的让她反感,她拐弯,进去洗手间。

    对着镜子,施凉才发现自己脸上,额头也有血,不知道什么时候蹭的,她这副模样,再配个红裙子,挺吓人的,那容振华是见多了大世面,见怪不怪了。

    施凉洗干净脸和手,慢条斯理的补妆,镜子里的女人五官生的妖冶,眼角眉梢间绕着魅惑,红唇一点,风情万种。

    这才是她,也必须是她。

    楼道里,小虾跟虎子蹲在台阶上说话,他俩的命不值钱,也习惯了打小的那套蟑螂般的生存方式,皮外伤都不管的,撑撑就过去了,不会上医院来看。

    小虾咧着破裂的嘴角,他竖起大拇指,“那施凉真他妈厉害!”

    虎子似乎还没回过神来,懵了。

    好半天,他说,“你不觉得怪吗,就她那身手,别说一个,就是十个彪哥也不够打的。”

    “可不是,我还真没见过一个女人那么能打的,她招招都是往人最弱的地方打,一看就是老手,当时我就跟看见拍电影……”

    声音突然就停了,小虾一扭头,眼睛瞪圆,“虎子,我怎么搞不懂你的意思?”

    “搞不懂就搞不懂吧,”虎子气馁的抓头皮,“我也不懂。”

    小虾翻白眼,“你刚才那副深沉的嘴脸装的还真像,老子都快吓出毛病了。”

    虎子抓着楼梯扶手站起来,不轻不重的踢踢小虾,“别逼逼了,去看看六爷的手术好了没?”

    “看个鸟啊,”小虾搓搓牙花子,“容家人不让靠近!”

    他也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这女人的脸蛋再美,身材再好,也经不住熬啊,我要是她,就趁着六爷新鲜劲没过,赶紧多捞点。”

    后面冷不丁响起一个声音,“你说的有道理。”

    小虾跟虎子先是头皮一麻,俩人猛地回头,闹的整张脸都成了猴|屁|股,“施,施小姐。”

    施凉靠着墙壁,“接着说,我还想多听听。”

    虎子两眼乱瞟,手偷偷掐住小虾,拧了一把,小虾疼的跳起来,人也不能继续装死了,他的小眼睛贼溜溜的转,嘴里的话顺了起来,“我就是一粗人,说的都是屁话,施小姐就当我刚才是放了个屁,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啊。”

    施凉轻笑,“你跟着容蔚然多久了?”

    小虾脸红了,“好几年了。”他撞撞虎子,拉人下水,“几年来着?”

    虎子掰掰手指,“五年多。”

    小虾冲施凉重复了一声,还机灵的加一句,“六爷人特好,真的!”

    施凉的笑意更浓,“那他怎么一点都没学到你的圆滑?”

    小虾眨眨眼,这是被夸了吧,他晕乎乎的,脑子也不灵光了,“这个……”

    虎子鄙视的哼道,“六爷那是不屑!”

    施凉纠正,“他是蠢。”

    小虾跟虎子膛目结舌。

    施凉转身离开时丢下一句,“那次是因为我没有防备,对方拿了刀,所以才会被扣。”

    小虾看看虎子,虎子也看他,终于明白刚才搞不懂的是什么了,听了解释,他们也就没再去想,本来就不是爱动脑筋的人。

    傍晚的时候,容蔚然醒了,他把床前的几张脸扫了一遍,就问,“人呢?”

    容夫人很是无奈,“你爸,你妈,你大哥,四哥,这都不是人吗?”

    容蔚然挣扎着要起来,挂点滴的架子都被他拽的摇晃,“施凉呢,你们把她弄哪儿去了?”

    容夫人急忙上前,眼睛又红了,“蔚然,你别乱动,快躺下。”

    容蔚然根本就安定不下来,他看向自己的父亲,嘴唇上结痂的口子出血了,那样子像个疯子,“爸。”

    容振华不语。

    得不到答复,容蔚然的呼吸变的粗重,他撑着床,额头冒汗,“大哥,四哥,把她找来,我现在就要见她!”

    容斌的眼神复杂,当时施凉出手的画面还在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震撼。

    他承认,如果他跟施凉单对单,会输。

    那个赵齐就是个草包,他怎么可能伤到施凉。

    偏偏老六傻了,深陷了进去,丝毫没发觉到不对劲。

    证据,容斌缺的是彻底揭穿施凉,要她毫无还击之力的证据。

    “老六,你要好好休息。”

    “是啊,”容幕远附和着说,“其他的事,等你伤好了再说。”

    容蔚然看他们的表情都有些奇怪,以为是施凉出了什么事,心里更急,挣扎之中把伤口裂了。

    他不配合医生护士,手上的点滴都拔了,一个劲要往外冲,谁拦就吼谁,容振华看的来气,让人去叫施凉。

    “去酒吧那种地方唱歌,惹是生非,到一些乱七八糟的地方打工,把自己搞的不人不鬼,跟人当街,这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的想要的生活?”

    容蔚然扯扯嘴皮子,“想说教,找你另外几个儿子去。”

    容振华的眼神凌厉。

    容夫人赶紧去拉他的手,“好了,振华,孩子都受伤了,你就别再……”

    容振华冲她呵斥,“慈母多败儿,他有今天这样,就是你给惯的!”

    “我不惯儿子,惯谁?”容夫人也上了脾气,这些天提心吊胆,吃不好睡不好,烦的很,“要不是你使的那法子,他能受委屈,进医院吗?”

    “有话就不能好好说,非要用生意上的套路,你们是父子,是一家人,他是你儿子,不是你的下属,更不是你要击垮的敌对!”

    容振华被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红。

    容斌跟容幕远默契的保持沉默,这时候,哪边都不能帮。

    敲门声响了,病房里的争执声骤然一停。

    容蔚然伸长脖子,难以掩饰的激动,“进来。”

    施凉推门进去,几道目光同时砸向她。

    容振华看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容夫人责怪的盯着施凉,之后发现小儿子对人眼巴巴的那样儿,她头疼,说要回去,眼不见心不烦。

    “老六,我送爸妈回去了。”

    容斌在容蔚然耳边低语,叫他好好养伤,至于那些让他小心施凉,别中圈套的话,早就说了很多,他不信,也不听,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是不会再提了,免的适得其反。

    容幕远也没多待,跟他们一道走的。

    病房里静了下来,施凉坐在床前,也不说话,就是看着容蔚然。

    容蔚然的声音虚弱,带有一贯的痞气,“难道我更帅了?”

    施凉还是没说话。

    容蔚然的嘴角耷拉下来,喉咙干涩,“你是不是觉得我特窝囊啊?”打个架还得靠一个女人摆平,这都不好意思说出去。

    “我问你,”施凉的手撑着膝盖,上半身微微前倾,“这几天都上哪儿去了,在干些什么?”

    容蔚然的舌头僵硬,又很快恢复,吊儿郎当的说,“还能干什么,你也知道我有那些个狐朋狗友,玩起来不分昼夜。”

    施凉扇他的脸。

    容蔚然暴怒的一瞪,“操,老子都这样了,你还有没有点……”

    施凉加重力道。

    容蔚然的心脏比脸上疼,他抓住施凉的手,嘶哑着声音,“我受伤了,你还打我,真狠心。”

    施凉反手握住容蔚然,抓着翻开他的掌心,上面有很多条细口子,不知道是怎么弄的,指甲里也有脏黑的泥,惨的很。

    “你把自己搞成这样,伤心难过的是你爸妈。”

    容蔚然偏过头,不吭声了。

    施凉没再去扒他紧捂着的那点自尊,“疼吗?”

    容蔚然很委屈,“疼。”

    施凉摸摸他的掌心,放下了,“躺着吧。”

    见人要走,容蔚然立刻去拉,“你上哪儿去?”

    施凉松开他的手,“回公司。”

    “不准,”容蔚然霸道又蛮横,“你就给老子在这儿待着!”

    施凉当他是无理取闹。

    容蔚然大力把手背的点滴拽掉,疯了般跳下床去抱她,双臂勒的发紧,低吼着,“你敢走出去一步,我就打断你的腿。”

    施凉看到青年带出血珠的手背,她的太阳穴突突的跳,“给我回去躺好,马上!”

    容蔚然倔强的抿紧嘴唇,“还走不走?”

    看着他,施凉几不可查的叹息,“我给公司打个电话请假。”

    容蔚然像个孩子那样笑起来,他把头靠施凉身上,那么大高个,做这个动作别扭又不舒服,可他就是不想离开。

    第二天,容振华就做了个令人意外的举动,他不顾容夫人和容斌的反对,把容蔚然接回家,还答应让施凉自由进出。

    施凉不知道是不是容振华发现了什么,给她设了陷阱。

    她必须抓住每一次机会。

    越接近目标,暴露的风险就越大。

    可是施凉怎么也找不到想要的东西。

    容家小少爷受伤的事传的沸沸扬扬,说是他一人单挑几百人,描绘的场面惨烈到不行。

    黄金殊给施凉打电话,问是不是真的。

    施凉吃着苹果,“就几十个。”

    “那也了不起,”黄金殊说,“你不知道,我们公司那些女的更加崇拜容蔚然了。”

    施凉抽抽嘴,“现在的小姑娘是怎么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有什么好崇拜的。”

    “非也,”黄金殊一本正经,“那是血气方刚,男人本色。”

    施凉,“……”我看那就是古惑仔系列的电影看多了,被荼毒的。

    小少爷又作了,她挂了电话过去,晚一点,房间得被砸了。

    到底是年轻,身强体壮,容蔚然的伤口愈合的快,又生龙活虎。

    离两家的订婚日期越来越近,他就像是个旁观者,该干什么干什么,悠闲自在的很。

    施凉推开身上的人,起床洗漱,一日之计在于晨,他们也是。

    容蔚然伸展四肢,吃撑了的哈巴狗,“今天周六,你要出去谁?”

    施凉在衣柜前换衣服,“你未婚妻。”

    容蔚然皱眉,“她又想干嘛?”

    “去了就知道了。”施凉扭头,“帮给我拉一下拉链。”

    容蔚然的目光火热,他几大步靠近,贴在施凉后面,唇凑上去,“你背上的弧线很美。”

    施凉撩头发,“还有更美的,想试试吗?”

    容蔚然浑身都疼,他臭着脸拿手去勾拉链,往上一拉,“早去早回,她咬你,你就用脚踹。”

    “我会的,我还会踩两下。”

    施凉出门后不久,容蔚然被几个保镖强行压回家了。

    容振华没时间等他自我觉悟。

    另一边,施凉去了诚意公司,盛馨语说是让她提供好点子,真正的目的就是指望从她身上找到那么一丝难过,气愤,羡慕,好来满足自己。

    诚意这边策划过众多场富家子弟的订婚结婚典礼,盛馨语的要求很多,其实也就一个,就是奢华。

    她想要拥有一场盛大壮观的订婚宴,让那些名门望族见证那一刻。

    盛馨语蹙了下眉头,遗憾的是妈妈生病了,不能来。

    “怎么样?施主管有想法吗?”

    施凉看着策划案,“我个人觉得现场以鲜花为主会更浪漫。”

    “鲜花……听起来不错,”盛馨语露出笑容,“原来施主管喜欢那种风格啊。”

    她通知策划师,换成鲜花。

    施凉把策划案丢到一边,“大小姐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不急,”盛馨语说,“我要去试礼服,施主管也一起吧,帮着给我看看。”

    她说完了,微微笑着,从头到脚都散发着高贵的气息。

    施凉也回了个笑,“好啊。”

    礼服是皇室高腰款,盛馨语穿上后,称的腰细腿长,无比高雅。

    施凉说,“礼服很漂亮。”

    “这是全球唯一一款,”盛馨语满身的优越感,故意放慢语调,挑衅而得意的意味,“我很期待那天的到来。”

    施凉的唇边勾了勾,她也很期待。

    容盛两家的订婚即将到来,一切都顺利筹备着,似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是盛馨语,而是在施凉身上。

    失败者值得被同情,关注。

    施凉好像很可怜,大家试图从她脸上找到点强撑的蛛丝马迹,却一无所获。

    张范跟姜淮也在其中,两人盯着施凉看,还很不走心的安慰她。

    “容蔚然那么花心,他就算是结婚了,照样风|流。”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施凉夹着烟,“你俩都没事干?”

    张范调笑,“这不是怕你想不开吗?”

    “我有什么想不开的,”施凉说,“过几天我可能要出差,桌上拿几盆就交给你们照看了。”

    “出差?”

    姜淮跟张范异口同声,他们没接到消息。

    施凉的眼波流转,意味深长,“我说的是可能。”

    姜淮明白了什么,出差也好。

    16号,盛光德把施凉支出a市,以防万一。

    施凉到那儿的当天,看到不该出现在她面前的容蔚然。

    “姐,我们私奔吧。”

    施凉觉得好笑,可她笑不出来,因为青年的目光太过真诚,“奔哪儿去?”

    容蔚然牵她,“跟我走。”

    他们是临时去车站买的车票,漫无目的,所以就选的即将出发的一班车。

    容蔚然不坐硬座,上车就很快去补了软卧,车厢四张铺位,另外两张空着,就他和施凉,倒像是成了他俩的小包间。

    “可乐喝吗?”

    “不喝。”

    “火腿肠吃不吃?”

    “不吃。”

    容蔚然出奇的有耐心,“苹果呢?”

    施凉到了极限,“安静点。”

    容蔚然的眉头深锁,这个女人坐着不动,也不出声,他心里没谱。

    “我是偷跑出来的。”

    “知道,”施凉闭目养神,“到站了就下吧。”

    容蔚然低着声音,“施凉……”

    他的喉结滚动,想问“你喜不喜欢我,愿不愿意跟我走”那些话却卡在了嗓子眼。

    怕被拒绝。

    容蔚然在这个女人面前,不那么自信。

    施凉没睁开眼睛,“别说话,我想睡会儿。”

    “你就让我说一句,”容蔚然抱着她,“我是真的挺喜欢你的。”

    施凉睡着了。

    容蔚然从未有过的暴躁,烦闷。

    如果这趟车不停就好了,他也不用这么纠结。

    “我爸又骗我。”容蔚然自言自语,“他就想要我们几个都按照他画好的路走。”

    “知道他是怎么跟我说的吗,他说是当年对不起盛馨语的妈妈和外公,想补偿她。”

    “拿老子补偿,去他妈的!”

    施凉的眼睑动了动,下巴靠在容蔚然肩窝里。

    容蔚然骂了一会儿,“真没劲。”

    他们在y市下了,去酒店,太阳下山,房里才消停。

    衣服裤子动一件西一件,扣子崩的到处都是,彰显着之前的疯狂。

    容蔚然从背包里拿出套工具,叫施凉给他在手腕纹个东西。

    施凉拍在他的胸口,当笑话听,“去洗个澡冷静一下。”

    “不用。”容蔚然躺着,浑身肌|肉分明健壮,“快点。”

    施凉半响说,“我做不来。”

    “出去找家店,让专业的给你做吧。”

    容蔚然先是一怔,而后掐着施凉那多花,“操,你他妈别告诉我,这儿是别人给你弄的!”

    施凉一言不发。

    容蔚然红了眼,“老子要杀了他!”

    “鬼叫什么?”施凉说,“那就是我自己弄的。”

    容蔚然粗喘着气,脸色骇人,“真的?”

    他慢慢蹲下来,“施凉,你别再玩我了,我现在就是个傻|逼,真的,你说什么我都信。”

    施凉垂下的眼皮掀起,“我没给别人弄过,会很疼,你忍着点。”

    “没事,我不怕疼,”容蔚然特男人,“来吧。”

    过了几瞬,他就开始嚎叫,又疼又痒。

    施凉拧着眉,“别动。”

    容蔚然满头大汗,“一个字母都不能少。”

    半个多小时后,他的手臂上多了一串字母,施凉名字的拼音。

    “好丑。”

    嫌弃的看看,容蔚然说,“该你了。”

    施凉抬眼,那里面一闪而过不知名的情绪。

    容蔚然露出一口白牙,帅小伙笑的很开心,“我的名字比你多一个字,忍着点啊。”

    施凉后仰一些,明显的拒绝,声音也冷了下去,“别开玩笑了。”

    容蔚然的眉毛挑高,“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在开玩笑?”

    他愤怒的钳制住施凉的胳膊,怎么也不放手。

    施凉最后还是把容蔚然的名字纹在了左边手臂上,独自盯了很久。

    好像有什么要发生了,不在计划中。

    或许,已经发生了。

    容蔚然把她拉怀里啃,骂骂咧咧道,“今天这事,我这辈子绝不会再跟谁做第二次,太了。”

    施凉心不在焉,“知道就好。”

    在房里躺了会儿,施凉看了眼手机,她去买混沌,就再没回来。

    容蔚然给施凉打电话,发现手机在床上,他的内心徒然生起一股不安。

    连鞋都顾不上换,容蔚然趿拉着一次性拖鞋跑下楼,问了前台说是出去了,他立刻跑到街上,“施凉?”

    垃圾桶旁觅食的野猫受惊,嗖的一下窜进花坛里。

    容蔚然低咒,在街上边找边喊,人没找到,他心烦意乱的时候,手机响了。

    那头的容振华说,“半天的时间也够疯了,接你的车很快就到。”

    宽容大量的口吻,仿佛半天已经是仁慈了。

    他低估了施凉对小儿子的影响力,才把局面弄的这么不如意。

    现在要动施凉,都得经过深思熟虑。

    “等你回来了,去见见馨语,好好聊一聊,明天对你们来说很重要。”

    容蔚然的面色阴沉,“你非要用对付三哥那招对付我吗?”

    容振华语重心长,也十拿九稳,“爸相信,你会做出和你三哥相同的选择。”

    容蔚然冷笑,“我不是三哥。”

    “老六,不要意气用事,”容振华说,“否则爸保证,你永远都见不到人。”

    容蔚然把手机砸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