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谁 > 第64章

第64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海茫茫,一个人想找另一个人,充满无数的可能,也许蓦然回首,就是重逢,也许一生都在错过。

    从国外到国内,容蔚然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寻找,他找了三年,去过很多小镇,山村,见过很多人。

    那些经历填充进他千疮百孔的世界里,而有个地方依旧是空荡荡的,什么也填不了。

    每次在街上看到有点像的背影,容蔚然都会发了疯的追上去,之后失魂落魄的转身。

    一次次的从期待,激动,再到失望,他的身体疲惫不堪,伤痕累累,灵魂孤独悲凉。

    支撑他抬一下脚,迈出一步,不停往前走的是刻骨铭心的执念,不死不灭。

    容蔚然想,他会一直找下去,到最后一口气,生命的尽头。

    黄老爷子一年前去世,容蔚然闻讯后去见了一面。

    人都有自己的命数,谁也逃脱不了。

    老爷子一生都在窥视天机,给别人看命,他反而是个明白人,命这东西,是死的。

    临走前,老爷子对一直站在床前等着什么的容蔚然说了一句话。

    他说——去南方,你的命运会迎来转机。

    黄金殊也是那么对容蔚然说的,“阿凉肯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想念着我们。”

    “她不能跟我们联系,应该是有不得已的苦衷,阿凉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最后,黄金殊哭着说,“请你不要放弃寻找她。”

    老爷子的葬礼过后,容蔚然就一刻不停的往南走,他必须相信老爷子,不能去犹豫,怀疑。

    因为他没有给自己留回头路,背后抵着把长刀,锋利无比,一旦他停下来,往后靠,迎接他的就是皮。

    他要想活下去,就只能向前奔跑。

    半年后,容蔚然来到海边的一座小镇。

    这里的民风纯朴,生活简单,空气里会有淡淡的咸腥味,那是大自然带给小镇的独有味道。

    容蔚然住在一位老人的家里,每天跟他一起晒晒渔网,捡一点小鱼小虾,再听听老人的唠叨。

    “海上有个岛,”老人望着大海的方向,他的脸上满是岁月留下的深重,勾勒出沧桑,“我们这里的人叫它貝岛。”

    容蔚然拿着瓶啤酒喝,随口问,“爷爷年轻时候去过岛上吗?”

    “去过,常去的,”老人苍老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回忆,想起了什么,“岛上有一种花,白的和雪一样,听说在夜里会变色,还有一种植物,叶子特别大,能当雨伞用,也能做菜。”

    老人说到这里,满眼都蕴着笑意,“等我儿子回来了,你跟着他,上岛去看看。”

    容蔚然沉默了。

    据他了解,老人的儿子多年前就在一次出海时遭遇突变,发生了意外,葬身大海。

    老人得知消息,悲伤过度,病倒了,他自我逃避,觉得儿子没死,还活着,是去海的另一边了,有一天会回来的。

    镇上人也都没有戳穿老人,让他在期待中度过晚年。

    容蔚然抬起手背擦擦额头的汗,“好。”

    “镇上的很多人都离开了,也不知道这外面有什么好的,难不成头顶的天跟我们这里的不是一个天?”

    碎碎叨叨的,老人问道,“小伙子,你找到你妻子了,还会回来吗?”

    容蔚然的身子前倾,脖子上的玉掉出来,在半空轻轻晃动,他又给放回领子里,小心的按按。

    “会的,我很喜欢这里。”

    老人来了精神,“那好啊,到时候老头我如果还有口气,就给你们做好吃的。”

    他叹口气,“哎,我儿子喜欢吃我做的饭菜,好些年都没回来了,不知道在外面吃的好不好。”

    容蔚然的喉咙干涩的动了动,他垂下眼帘,额前碎发盖下一片阴影,隐藏了所有。

    这世上,大多都是不如愿的,极少才能称心如意。

    他仰头灌进嘴里一大口酒,冰冰凉凉的温度窜遍四肢百骸。

    “不能那么喝,”老人说,“会伤身的。”

    容蔚然笑笑,“爷爷,我没事。”

    “还是年轻啊……”

    老人晒了一会儿太阳,困了,就躺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容蔚然去拿了薄毯子搭在老人的身上,他靠着树,后脑勺磕上去,在传来的疼痛里强迫自己清醒,不能醉了。

    年轻吗?

    他三十出头,心里住着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那些快乐,幸福已经久远,想不起来是什么感觉了。

    容蔚然离开的前一天,老人在屋子里摔倒了,他醒来,人就糊涂了。

    老人把容蔚然当儿子,紧抓着不放,嘴里不停的念着,“大宇啊,你终于回来了。”

    容蔚然看看老人干枯粗糙的手,又去看他眼睛里的泪光,半响说,“我……”

    “饿了吧,”老人慈爱的说,“爸给你煮鱼汤去。”

    容蔚然望着老人急急忙忙的身影,心里五味陈杂。

    在这一刻,他的脑子里浮现父亲佝偻的背影,清晰,又模糊。

    深思了许久,容蔚然把脚边的背包放回自己的单人床,改了行程,决定过些天再走。

    施凉知道了,会赞同他的。

    小镇上的住户不多,人们见到老人拉着高大俊美的陌生男人,说是他儿子的时候,他们都默契的去选择圆老人的梦。

    “刘老,人回来了,这回你高兴了吧。”

    “高兴高兴。”

    老人好像年轻了不少,逢人就拉着激动地说上一通,谁都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开心。

    容蔚然成了好人,镇上的名人,同时出名还有他的自身条件,很快就出现上门给女儿谋亲事的。

    “刘老,小凤是你看着长大的,她是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这放眼望去,整个镇上,是绝对找不出比她更心灵手巧的了。”

    那妇人噼里啪啦的说着,一张脸上全是骄傲和自豪,“不如就把小凤嫁过来,你的床前也多个能干的人给你端茶送水不是?”

    “小凤是好孩子,”老人说,“可惜我家大宇结婚了,有伴儿。”

    “啊?”妇人伸着脖子左右看,“人呢?他人呢?我问问去。”

    她是不信的,人岁数大了,一摔就出事,神志不清了,把外地人当成死去多年的儿子,这嘴里说出的话,能是真的吗?

    老人喊了两声,“大宇?”

    容蔚然从外头回来,“怎么了?”

    妇人一见他,就自来熟的迎上去,热情地做了一番介绍,主要是推销自己的小女儿,“我家就在不远,有空常来玩,多走动走动。”

    容蔚然淡淡道,“大姐,我有爱人。”

    妇人惊的合不拢嘴,“真有啊?”

    她往后看老人,脑子转不过来弯,“不是……”假的吗?

    容蔚然伸出左手,无名指上有一个白金戒指。

    瞪着他手上的戒指,妇人还是不信,她凑过去,“刘老人糊涂,他不晓得,我是晓得的。”

    “你就一个人来的镇上,也没见有其他人啊。”

    不知道是怎么了,妇人有种错觉,此刻,这个外来的年轻人身上散发着一股令她呼吸困难的悲伤。

    她正要开口,就听见对方说,“我已娶妻。”

    确定是真的,妇人失望的走了。

    容蔚然随意坐在门槛上,他拿出烟盒,夹住最后一根烟,半天也没摸出打火机。

    老人递过来火柴盒,“她是不是不愿意回来啊?嫌我们这儿穷?”

    容蔚然用不惯火柴,他划拉了两支火柴,才出火花。

    “不是。”

    老人,“那是为什么?”

    容蔚然吐出一团烟雾,久久都没说一个字。

    老人拍拍他的肩膀,“吵架了吧。”

    “多让着点,过日子磕磕绊绊是会有的,这才是一个家的样子。”

    容蔚然深吸一口烟,他发誓,找到了以后,他会拼命对她好,比以前好上千倍百倍。

    这一切的开始,是他找到她。

    老人察觉他的情绪不高,“以后再有上门来说事的,你都不要管,爸会给你打发掉的。”

    “应该不会出现那种情况了。”

    容蔚然起身,手夹着烟,“我出去走走。”

    他一走,老人养的那条大黄狗就慢悠悠的跟在后面,惬意悠闲的很。

    一人一狗在小屋前后转悠,穿过树林,停在土丘上。

    “大黄,我觉得爷爷知道我不是他的儿子。”

    容蔚然把烟蒂放在嘴里,昨晚他迷迷糊糊的,感觉老人在床边看他,可能是清醒了,又不想醒,想继续糊涂。

    大黄狗甩甩尾巴,追着蝴蝶撒欢。

    容蔚然把烟灰弹出去,“你倒是自在。”

    那个妇人回去后,就跟左邻右舍嚼舌头根子,一传十,十传百,闹的人尽皆知。

    那个长的跟大明星似的外地人结过婚,有老婆,他们很相爱。

    那些年轻姑娘们知道了,关起门来伤心难过,嫉妒未出现的女人。

    除了一个人,一件事,容蔚然不在乎别的,他不会在镇上长住,打算这两天就找机会跟老人说离开的事。

    不知不觉走到海边,容蔚然手插着兜,漫无目的的走着,有一次,他跟施凉说过,要带她来看海。

    如今来是来了,她却不在。

    容蔚然停下脚步,转头看身后到他大腿位置的小女孩,“你跟着叔叔做什么?”

    小女孩抿抿嘴巴,不说话。

    她长的其实挺好看的,就是有点黑,扎着一个冲天辫,用红色的绳子绑着,在风里|摆|动,很可爱。

    容蔚然忽然想,他如果有女儿,一定也会像这个孩子一样,机灵,可爱,天真。

    这个想法来的突然,以可怕的速度在心底扎根,促使容蔚然半蹲着,语气变的柔和了些,“告诉叔叔,你是不是迷路了?”

    “没有迷路,”小女孩攥着脏兮兮的小手指,“叔叔你是住在刘爷爷家里的那个人吗?”

    容蔚然点头,“嗯。”

    小女孩高高的仰起头,“我姐姐喜欢你!”

    “她说,她说她想嫁给你,可是你有喜欢的人了。”

    容蔚然弯唇,“是啊。”

    “那,那真是太遗憾了,”小女孩小大人似的说了句话,她的眼珠子转转,“我叫阿春,叔叔你叫什么呀?”

    容蔚然被小女孩刚才的那句话逗乐,抬手摸摸她的头发,“叔叔的名字没有阿春好听。”

    阿春皱皱小鼻子,不高兴,“小气鬼。”

    容蔚然笑出声,也有人这么说过他,他也的确是。

    小气,自私,他就是这样的人,这一辈子都不会变了。

    阿春在沙子上面蹦蹦跳跳,欢快的情绪感染了周遭的每一颗尘埃。

    她把手放在嘴边,说悄悄话,“叔叔,我告诉你噢,岛上有仙女。”

    容蔚然觉得小孩子的世界真单纯,“是吗?”

    “嗯!”阿春一边说,一边拿两只手比划,“她有长长的头发,这么长!”

    容蔚然看小女孩把手放到沙子上,“你见到的仙女头发拖地了?”

    “是我个子矮啦,仙女的头发真的好长的,”阿春认真的说,“仙女可漂亮了,她是这世上最漂亮的。”

    “比叔叔喜欢的人还要漂亮!”

    “我相信。”容蔚然隐隐笑了一下,“她是仙女嘛。”

    阿春张着小嘴巴,喜悦的拽着容蔚然的衣服,她跟阿爹阿妈,跟很多人说过,大家都不信她。

    只有这个叔叔愿意听她说。

    “叔叔,怎么办,我也有点喜欢你了。”

    “……”

    容蔚然往前走,“仙女会飞吗?”

    “不会了,仙女受了伤,”小跑着跟上去,阿春扁嘴,难过的说,“她不能走路。”

    容蔚然脚步不停,随意问,“为什么?”

    “她没有腿,不,不是,”阿春摆手,“仙女的腿走不了路。”

    容蔚然的声音夹在海风里,“怎么会走不了路?”

    “不知道诶,”阿春更难过了,“我想再去岛上看仙女,阿爹不让我去。”

    容蔚然说,“那就不要去了。”

    “可是,”阿春说,“可是我想带仙女离开小岛,到外面去。”

    容蔚然,“为什么想带她离开?”

    “仙女不快乐,”阿春眨着大眼睛,“阿爹说外面的世界跟我们这里是不一样的,我就想着,仙女离开这里,就能快乐起来。”

    容蔚然说,“外面的世界没有这里好。”

    阿春跳到前面,“真的吗?”

    容蔚然说道,“等你长大了,去了外面,你就会知道的。”

    阿春唉声叹气,小眉毛忧伤的揪在一起,“我什么时候能长大呀……”

    容蔚然忽然想起自己的童年,他也这样急着想长大,恨不得一睁开眼睛,就变成和父母一样的大人。

    “叔叔?”

    阿春好奇的问,“你为什么要来我们这里啊?”

    容蔚然从来不把自己的伤口翻出来给谁看,也一字不提,现在面对着一个岁的小孩子,他却有了想说的念头,“叔叔在找人,路过这里,就来看看。”

    阿春眨巴眼睛,“那找到了吗?”

    容蔚然说,“没有。”

    “叔叔你不要怕,”阿春拉他的手,“我家小花丟了,我找了好多天才找到它,叔叔一定也能。”

    容蔚然,“嗯。”

    海边陆续有人过来,打破原来的安宁。

    容蔚然没了继续散步的心思,“叔叔要回去了。”

    “好吧,那我也回家。”

    跑远了,阿春回头,不停的挥手,“叔叔再见——”

    下午,容蔚然就又见到小女孩,还有她的姐姐。

    姐妹俩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唯一不同的是,姐姐眼中没有小孩子的单纯。

    “阿姐,你脸红了。”

    “没有。”

    “还没有,你脸比苹果还红。”

    “都说了没有了!”

    容蔚然听姐妹俩你一言我一语,他后仰一些,背脊靠着椅背,眼眸半眯,姿态慵懒迷人。

    耳边的声音停了,又变成悄悄话模式。

    “阿姐,叔叔有喜欢的人。”

    “烦死了,阿春,你都说了八百遍了好么?!”

    “等我长大了,叔叔如果是一个人,我就嫁给他。”

    “哼,等你长大,他都老了。”

    “那正好啊,我照顾他,像照顾阿爹那样。”

    “不想跟你这个小孩子说话了!”

    “不说就不说,我找叔叔说去,他比你好看多了。”

    “死小孩,我是你阿姐,你这么说我……”

    意识一点点模糊,容蔚然在姐妹俩平凡真实的打闹声中渐渐睡去。

    阿春跟她姐姐对视一眼,两人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叔叔睡着了,好像比醒着的时候要快乐,他一定在做很美很美的梦。”

    “出去吧,我们不要吵醒他。”

    “那阿姐你先出去。”

    “你先!”

    姐妹俩瞪着彼此,谁也不愿意服软,最后就一起走了。

    回去没多久,阿春又来找容蔚然,跟他说仙女,说家里取了名字的小花小草,也说玩的要好的几个小伙伴。

    容蔚然多数时候都是听着。

    他太寂寞了,连一个孩子的快乐都想分到一点。

    容蔚然离开小镇那天,阿春不知道从哪儿知道的,从家里跑过来,拿出一个大贝壳,“叔叔,这个送给你。”

    容蔚然低头去看,那贝壳在小女孩的手心里捧着,是她珍贵的东西。

    “叔叔不要,你留着吧。”

    “不行!”

    “这是小白,它能给我带来好运,”阿春说,“现在我把我的幸运给你,你就能找到要找的人啦。”

    容蔚然默了几瞬息,他弯下腰背,把小女孩抱起来,“谢谢。”

    阿春的小脸红红的,手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想着回去要跟阿姐炫耀。

    容蔚然欲要把小女孩放下来,她突然把手伸到他的脖子里,惊讶的说,“叔叔,你也有啊。”

    “嗯?”

    “这个玉,”阿春说,“和仙女的一模一样呢。”

    容蔚然身子僵硬,“你说什么?”

    他用尽所有力气没让自己失控,怕吓到孩子,“阿春,你说你见过这块玉?”

    阿春拽着玉摸摸,“嗯嗯。”

    “我见仙女也有,就挂在她的脖子上面,真的是一样的。”

    容蔚然的牙关霎时|咬|在一起,血腥味泛起,面部线条紧绷出恐怖的程度,他一声不吭,手无意识的发抖。

    阿春喊疼。

    把小女孩放到地上,容蔚然垂了垂眼,他的声音平静,眼睛里面有什么在激烈翻涌,往心脏聚拢,大力撕扯着。

    “阿春,你再跟我说说那个仙女的事。”

    “叔叔,我都说完了的,没有别的了,阿爹就带我去过岛上一次,”阿春说,“他现在也不带我去了。”

    容蔚然翻着小女孩先前所说的那些,慌乱地去寻找自己想要的,他嘶哑着声音,艰涩的开口。

    “你说她……走不了路?”

    “嗯啊,”阿春小鸡啄米的点头,“仙女坐在很奇怪的椅子上面,有个很高很好看的叔叔在后面推着椅子,他,他就把仙女推走了……”

    容蔚然垂下的手紧紧攥着,呼吸粗重,“还有呢?”

    “那里种了许多漂亮的花儿,有好高好高的墙围着,还有几个大个子叔叔站在外面,我进不去。”

    阿春仰着脸,“叔叔,你的玉跟仙女一样,你也是天上下来的吗?”

    “那你能不能去看看仙女,带她去外面的世界啊?”

    脸上有水,阿春奇怪的摸了摸,“下雨了么?”

    下一刻,她呆呆的张大嘴巴,“叔叔,你怎么哭了?”

    容蔚然流着泪笑,“沙子进了眼睛。”

    阿春紧张的说,“那我给你吹吹,阿爹说的,这样就不疼了。

    容蔚然的衣袖被拽着,他的眼睑上温温热热的,眼眶越发的酸痛,“阿春,谢谢。”

    “不用谢的。”

    小小的阿春并不知道,她无意间让一个在黑暗中行走的人看到了曙光。

    镇上每个月都有两次要上岛,送一些瓜果蔬菜。

    那天,容蔚然混进船舱,和村民们一起入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你是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