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这个男配不太完美 > 第39章 无双公子(十三)

第39章 无双公子(十三)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谷雨堪称十分甜美的笑容在宫袖月清澈的目光下逐渐变得僵硬,又怕他去揭开马车帘子查看,便立即上前拉过宫袖月的胳膊,带着他一同转身指着左右向他介绍着这一路过来看见的风光。

    宫袖月虽是微笑着应和谷雨,眼角处却多了一抹黯然,他并不是什么都没看见的,即便谷雨在刹那间将青玉和那个孩子一起扔进了马车里,但她的速度又怎么可能快过他眼睛看到的速度?

    而且谷雨还很是贴心地将青玉先扔进马车里当那孩子的垫底,该是说谷雨对所有人都这么的温柔呢还是说那个孩子特别的重要呢?只是这些宫袖月都不能问出来,如果谷雨真的承认了这件事情,那样的话他的处境就未免太过可悲了。

    完全没注意到宫袖月在想些什么的谷雨自顾自地向前走着,心里却百般思虑,那个孩子是京城勾栏处的小倌儿,现在将他送回京城也不太现实,如果带回郡主府……不不不,这绝对不可能!

    听说那孩子是被鸨公强迫接客时,大胖小胖见他可怜便出手救了下来,看来也是一个命苦孩子啊,若是宫袖月同意的话,她倒是挺想将他收入骄阳军下的,如果以后风临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的话,骄阳军培养一些男兵会不会比较好呢?

    一路都在思考这些问题的谷雨不自觉地就已经带着宫袖月来到了郡主府前,府邸壮阔,朱红木柱立在府门旁边,像是两位忠诚的守卫,而门口处一左一右各有着一只石狮子,谷雨上前,伸手拂过一只狮子,清冷眸光向着这府邸看去。

    这便是原来谷郡主的家么?

    “大月亮,走,我带你进去看看。”

    谷雨走到宫袖月身边,从他的袖口中摸出一只手来,紧紧握在掌心便拉着他向着郡主府内走去,这里便是她和宫袖月要生活很长一段时间的地方了,虽然并不能称为谷雨的家,但到底还是给谷雨产生了一些归属感的,毕竟她在这个古代才算是真正的不请之客啊,有那么一块地方完完全全是她的地盘,这种感觉也挺好的。

    或许她还可以改造一下这府邸,宫袖月喜欢什么样的院子呢?感觉他对任何事情都平平淡淡的,看不出来有什么喜好啊……他好像比较喜欢琴的样子,该叫大胖去买一把好琴回来了吗?不,那家伙毛毛躁躁的一向干不了什么细致事情,还是她自己去好了。

    还有小胖,那个自作聪明的蠢女人!

    谷雨情绪一下子就变得气愤了起来,她自己闹出来的事情还是让她自己解决吧,既然是她姐妹二人买下了那孩子,就让她们将他带回家去。这样想着,谷雨无意识之下也将宫袖月的手攥得紧了些。

    “郡主……”

    感到有些疼痛,宫袖月迟疑了一会儿,伸出另外一只手覆在谷雨的手上,将它缓缓推开,而后双手又缩回了袖中,只露出几根白嫩嫩几乎与那纯白色的袖口融为一体的指尖尖出来。

    说到底,他还是在意那个孩子的。

    让宫袖月不得不承认的是,谷雨并没有她自己所说的那般在乎他。

    如果不是他执意要跟来金鳞的话,谷雨是不是就打算独自回到这里,与他江湖深远,再也不见了呢?毕竟就连谷雨要离开京城的消息都是从娘亲那里听说的,她都从来想过要自己亲自来和他告别。

    现在更是凭空冒出了一个孩子,让宫袖月不得不提起了戒心。他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谷雨的身上,却只等来一个不确定的回复,谷雨还有千万种选择,可他只有这一条路走下去,没办法返回,更不容得他后悔。

    ……是他最近太过得意了,怎么忘记了女子皆是薄情寡义之人。就算是付出了身体他也毫不在乎,但他绝不会丢失了这一颗心脏,更不会因此爱上谷雨的。

    为今之计,他就只能夺取谷雨的正夫之位,进而拥有指挥骄阳军的权利,或许可以以此杀掉女帝,他要让女帝眼睁睁看着她所珍爱的这如画江山如何在他手中翻覆,血流成河。

    如此,他不但不能排挤那个孩子,还要帮助谷雨接纳他为夫郎,这才是一个正夫应该做的,不刻薄不尖酸,可他真的要这样做吗?

    就这样将她推到别人的身边?

    见谷雨毫不生气甚至是有些慌乱地轻轻拉起他的手仔细看有没有什么攥红的地方,那脸上的疼惜不似作假。宫袖月也开始不确定他的想法了,明明他最初想要的只是可以推翻这个天下的强大力量,可现在好像越来越贪心,越来越不知满足了。

    感觉头脑一阵晕眩,就连眼前的谷雨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终是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宫袖月失去了所有的意识,向后倒去……

    “臭丫头,好不容易带个男人回来了,你就这么对人家的?”

    骄阳军中数十年来的老军医给宫袖月把完脉之后就一拐杖打在了谷雨的屁股上,惊得谷雨立刻离她三米远,才敢揉着屁股可怜兮兮地问道:“水姨,您先说他怎么了呀,干嘛一见到我就打啊!”

    水姨全名周清水,与谷雨娘亲算是拜把子姐妹,一直以来拿谷雨当自己亲女儿一样对待的,故而也就没了主仆之间的生疏,从小到大,谷雨干出一些混账事情的时候,就受到娘亲和水姨的混合双打,后来谷雨娘亲去世了,水姨再也没打过谷雨。

    今天这么打了一下谷雨的屁股,倒是四年来的第一次。

    听见谷雨的问话,水姨叹了一口气,然后柱着拐杖走到书桌前面开始写药方,继而说道:“这娃一直以来郁结于心,本就体弱多病,而且近日来不眠不休的疲惫让他扛不住了吧?”

    不眠不休?确实这两日赶路会劳累了一点,但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难道是自从他回宫府后就一直没有休息好吗?还有那什么?郁结于心?宫袖月是为着什么事情才会将自己弄到这种地步?

    谷雨越来越觉得宫袖月像是一道谜题,她越是解,产生的问题就越多,当初因为匆忙之下翻阅了原著,对于宫袖月这个人还完全不了解啊。

    正在烦恼之际,水姨写好了药方递给谷雨,又好像在怀念以前,开口说道:“宫家男子,情深不寿。丫头,你若是真爱上了那男娃,要么离他远点,要么保住你自己的小命别死了。”

    “水姨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水姨!”

    谷雨还想要继续问时,水姨早已不理会她,自己柱着拐杖慢慢走远了,背影有些孤寂。

    那个孩子啊,真的和他舅舅长得一模一样,让水姨情不自禁想起了过去种种事情,已是一大把年纪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了几分想要哭的感觉,若是谷雨娘亲在天上知道了也会来嘲笑她的吧?

    现在谷雨爹娘还有宫袖月的舅舅都死了啊,就剩下她这么一个断腿的残废,孤零零地活在这个世上,不过也该不远了,再过些日子,等谷雨再强大些,强大到足以庇佑她所爱之人的时候,她就也去天上找他们三人了。

    宫谷两家的怨恨希望在谷雨这一辈上可以解开,不若她便是死,也该不瞑目的。

    宫袖月的舅舅,是谷雨娘亲挚爱之人,只是谷雨娘亲身为金鳞郡主,保不定自己的性命哪天就丢在战场上了,所以才将宫袖月的舅舅推给了自己的皇姐,也就是如今的女帝,当年的女帝不比现在无情,她个性温雅,对宫袖月的舅舅多年痴情不改,所以才使得他后来心甘情愿地付出了自己的性命也要救女帝一命吧?

    宫家男子,皆痴情,皆薄命。

    谷雨娘亲当初将宫袖月的舅舅托付给女帝,就是想要改变宫家男子这种被诅咒一般的宿命,可没想到反倒是将他送入了无底的深渊。

    女帝因着宫袖月的舅舅才一心想要谷雨娘亲死去,四年前江北城一战太过惨烈,她到后来才明白原来那不过女帝的一个阴谋,故意粮草不发,援兵不至,为的就是想要谷雨娘亲死!

    谷雨娘亲该是早就知晓的,心灰意冷之下才放弃了抵抗,被万刃穿心死在了江北城下。她以为,如此这般,宫袖月的舅舅就会在皇宫里好好活下去,一世安康。可没想到骄阳军中有士兵不平,竟要暗杀女帝。

    最终,女帝活下来了,谷雨娘亲一心想要保护的人却同样孤寂地死在了黑暗幽深的冷宫之中。

    人心,是会变的。

    谁能够想到当年如此温雅如此痴心的太女殿下为了那个冷冰冰的位置,为了那至高无上的权利,居然会算计自己的亲妹妹,一手造成十万骄阳军的覆灭,还将昔日恨不得捧在手心上的心爱之人送去冷宫,任其自生自灭呢?

    如今的太女殿下和女帝当年简直一样,看上去也是温文尔雅,但那不过是屈服在骄阳军下的懦弱隐忍,若是一朝得势,怕是谷雨的下场就会与她娘亲一样吧?

    原本谷雨念及女帝为她皇姨,便想着守好金鳞就罢了,可这样的宽容只会涨女帝的嚣张焰火,将她自己送命战场罢了。她本想要将当年的全部真相告诉谷雨,可谷雨性格愚实,她现在还不能与老奸巨猾的女帝为敌,便只好先忍了下来,等到以后再一步步地告诉谷雨。

    直到后来,京城抢亲的消息传来,她才发现谷雨其实一点都不像她的娘亲,虽是年轻气盛,但不得不说谷雨要比她娘亲有担当得多,就算是要得到这天下又怎样?她这一把老骨头只要能够有点用场,她都愿意成为谷雨登临帝位时所践踏前进的枯骨。

    然后,谷雨若是还能与宫袖月好好的生活下去,那三人在天上也该欣慰的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这个男配不太完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亦孤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亦孤行并收藏这个男配不太完美最新章节